2009年4月3日星期五

18X笑话—话事人的音乐修为

话说在波勒兰的话事人移交权力晚宴上,相互暗地里较劲是少不了的。

嘛嘛爱献他甘邦出生,却出色的英语∶“白头,你知道吗,我们做大事,在国际舞台混的,随时洒两手在所难免。你看我的打鼓功力就知道,犹如我发展之父的称号,鼓声万马奔腾的气象,叫许多人折服的。你玩什么乐器吗?”(You play any instrument?)

白头面有难色,淡淡的说了∶“是的,我玩电子琴” (Yeh…I play organ)。

哈欠伯忍不住要插嘴了∶“是啊!我的吉他功力也洒得不赖的,尤其是玩起蓝调blues 时的那种无拘无束和包容的气概,还会叫人如痴如醉,肯定可以比美我的开放之父的美誉的”。

嘛嘛就是眼角猛瞪哈欠伯,心想∶你这糟老头,开放你个屁,我一世英名,就差点儿被你搞坏了。心有不忿的,不愿跟哈欠伯说话,想来个孤立哪个不识趣的家伙!所以继续和白头说话∶ “白头阿,你玩电子琴,玩些什么音乐啊?”

白头从面有难色, 变得苍白,小声的答到∶“I play my organ ok!”。

Organ= 电子琴 或是解析为器官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