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日星期四

沙巴人民的诉求(6) – 拉近贫富差距,调降生活成本-- 政府和官营企业的角色

日前和几位关心沙巴事物的朋友们聊开了,我们决定发起,以沙巴人民为本,跨政治背景,跨种族宗教,对联邦或沙巴当政者,政策和施政的诉求。我们要求现今的政府跟进,尊重和附顺人民的意愿;我们要求以此为本,作为我们选择未来政府的根据;我们要求未来的政府以此为施政依据。诉求将随着时间逐步讨论,吸纳,撰写和提出;请求大家帮忙建议和讨论,并把诉求转贴出去。

背景


15年前的暑假,在英国北美学生交换计划下,到美国打工,每天干13小时,干足两个月,剩下一个月绕了整个美国和部分加拿大城市走了一圈。记得跟我一同打工的一个英国年轻人的经历,他每年夏天就到美国东岸海边城市打散工3个月,当时每小时最低薪资5美元,一天干个10来小时,其余的时间,他就生活在斯里兰卡的一个渔村。他说,在那9个月的时间,在斯里兰卡的生活,他可富裕的,活得像个皇帝,什么事都不需干。

这样总比大部分马来西亚人,不见天日的早出晚归,挣得月入几千上万,除了衣食住行,柴米油盐酱醋茶,水电过路费,还要倒欠的生活素质来得高是吗?

理论上,越是贫穷的国家,贫富差距会越大;越是贫穷的地方,越低生活成本理应越低。但例外的,往往就是一些有大量暴发户的新开发市镇,发现金矿宝石的城镇,开发林业的城镇等;物质输送缺乏,但偏偏又有一些钱来得容易的人口,不计较的花费,结果生活成本飙升,沙巴的生活成本高昂的其中原因,这点是有的。商贾的贪得无厌是因素吗?可能。独家垄断生意的因素存在吗?可能。人民消费行为助长居高不下的生活费?可能。其他供应成本高昂?可能。

今天我们就衣食住行,专注在沙巴州政府的一些直属投资公司,官营公司,和有影响力,有特殊利益关系的企业,造成的垄断,牵一发动全身的的角色,是难辞其咎的。

住房价格
今天,沙巴一包50公斤的洋灰平均约RM17,半岛大约RM14;沙巴的建筑钢铁料一吨约RM2,300,比半岛约RM1,700-1,800,平均贵RM500-600。洋灰和铁料大约占一般房子材料成本的30%(或是售价的20%),比半岛平均高出1/4的价格,这样能不反映在卖价上吗?能不叫沙巴人民买单?这是肯定羊毛出自羊身上的。

沙巴独家洋灰厂叫沙巴洋灰工业有限公司(Cement Industries Sabah Sdn Bhd);沙巴的独家建筑圆铁和花铁条加工厂叫沙巴钢铁工业有限公司(Steel Industries Sabah (s) Sdn Bhd)。价格牢牢的被控制,时常缺货的情况,问问沙巴的建筑业者就知道有多严重。半年前,政府说开放入口,符合资格的发展商,可以申请从国外入口。近半年来,联邦政府迫于无奈,宣布取消洋灰顶价,得取消约25-50%的入口税,至一律10%税。首先,中央政府在这方面,为了保护几家洋灰生产商,牺牲全马来西亚人的事实不必争辩。

其次,可悲的是什么?
沙巴政府通过它的投资公司SEDCO (Sabah Economy Development Cooperation)
拥有沙巴钢铁 25%股份
控制日本漆51%股份
拥有Guocera (Labuan)瓷砖 30%股份
与沙巴港口Sabah Ports (官营)主导控制沙巴洋灰65%股份
投资在主要建材贸易公司Perkasa Trading Sdn Bhd

你试试说进口吧!会有人不讳言的提醒你,你以后自己照顾自己吧! 你没进口时,休想本地洋灰和铁厂会给你货,排队等货时,你可几天才等到一车供应!这就是沙巴!

政府扶持发展?还是分一杯羹?还是剥削人民?还是与民争利?当房价高企,房租和银行借贷昂贵,经营成本全面高涨,成恶性循环。沙巴政府对沙巴骄人的全马第2高生活成本城市的巨大贡献!

交通和“行”
沙巴没有半岛般四通八达的大道,也不知道半岛人民有什么好骄傲的,51年发展成果也不过是向大道公司高价租借罢了。沙巴土地辽阔,道路发展欠缺,陆路运输费高昂是必然的。任何城镇的公共交通根本不必谈,几乎没有,算了!没有车辆,在沙巴是不能生存的!每个人得靠自己的车辆,能节省吗?

本地或入口汽车的价格比真正国际价格高出许多!这能不反映在奇高的生活费吗?同样的,为了保护一家国家汽车公司,牺牲所有的人民。沙巴政府同样的通过它的投资公司SEDCO拥有组装Isuzu的Kinabalu Motor Assembly Sdn Bhd 21%股份,分一杯人民血汗钱的羹!

中央政府的沿海贸易政策(cabotage shipping policy)自1990实行,国内任何两个海港的贸易船运,必须由马来西亚拥有和注册的船只来服务,增加沙巴的成本的事实不容置疑,致以多少,则是不同的计算方法有不同的数目。

来回亚庇-拿笃机票,没有了亚航的廉价航空,独家Mas Wing 要RM400。沙巴8个港口,对不起,现在属于沙巴政府官营Suria Capital的,和马航一样,赚是公司的,亏蚀是政府的,沙巴政府的高生活费的贡献!

吃的
SEDCO控制拿笃面粉厂的51%股份,沙巴面食起价,同样的逻辑,在所难免。
每个餐厅和茶店的合法外劳至少要付RM1,500的人头税,加上中介费用约RM500,还有外劳体检费约RM190+RM95,难道不是转嫁给人民吗?

什么人做体检的生意,沙巴政府投资公司Warisan Harta Sdn Bhd,2007年共95,000人次体检。赚不赚钱?赚钱!赚了什么人的钱?人民买单!这就是沙坝政府对高生活费的贡献!

其他
郊外的停车位也硬性收停车费了,好,政府可以得到多少收入?不知道耶,给了私人公司负责!不还钱市长用公费崔收!

沙巴政府所有的有关工程或需要保险的业务用SEDCO的子公司IIB Insurance Brokers Sdn Bhd 的服务,赚不赚钱?赚!谁的钱?人民买单分担成本!

如果不时海关会捉获白米走私入口来东马,代表什么?国际的米价比沙巴便宜是吧?大马稻米局是扮演收取盈利的政府机关对吗?有没有贡献高物价?

太多太多了,一边私营化,一边把赚钱(赚人民的钱,提高生活成本的)的生意“州有化”,在官营架构下,再承包出去给特定公司,这就是沙巴政府的游戏的规则!这样的言论伤害了沙巴政府的感受?摊开来大家检验吧!

诉求
(1) 沙巴州政府应该马上停止发出垄断性(monopolized)的商业执照给个人,官营机构或财团。马上立法制订反垄断的法案,强制贸易和服务业的暴利征收惩罚性税收;以及鼓励调降到市场合理的盈利率。培养企业进场进军,对一些关键性,具广大牵连性的生产或贸易业,足成市场供求主导的公平公开竞争。

(2) 沙巴州政府马上立法,排除某些高牵连性领域的高门槛(trade barrier)和调降这些领域的繁文缛节,包括入口准证申请,执照申请透明处理等等。

(3) 以沙巴政府的直接和非直接控制权,强行要求所有涉及领域增进效率和减少浪费,强行把所有涉及领域的利润回归消费者,调降到合理水平,为求减低生活成本到合理的水平。

(4) 沙巴州政府马上全面公布所有官营公司过去5-10年的财务报告,它们的涉及的领域,它们的表现,它们的薪金和福利状况,它们的利润去处;这种公司理应赚得一本万利吧?摊开让人民检验。反贪和稽查师马上检验它们的营运有没有朋党裙带利益关系?是不是以人民利益为根据?是不是合理的管理方式?

2 条评论:

山城客 说...

很详细的数据,我现在知道自己穷的来由了,果然是个剥削人民的政府。长久以来,这里的人民都忽略了——或说是习惯了这种被剥削的生活,还在努力支持国阵,可悲呀!

正掌心 说...

真的,沙巴人(应该说多数的沙巴人)不晓得是健忘还是容忍度EQ特高,完全是三从四德般的逆来顺受。还有很多--

的士车资会要你命!4km 要你RM20你吹阿?当然受害的是游客和做生意的;的士,巴士,旅游巴士执照是被“固打的”;固打给谁就不好说了。

验车中心不是负担吗?难道没有更便宜有效的方法吗?

每个在饮食业或有关生产的,得每年另外上课,拿health cert,上一些无关痛痒的课,主要是收费不便宜叻,150一个人!什么人?独家,前公务员。

总之是好的动机,但结果在政治人物的护航下,成了无形的,重重的“收费站”,可以不加重负担?etc e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