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3日星期一

审判日

到过法庭听审的朋友大概知道,真正的审讯过程是一个严谨程序,除了所谓人证和事证(物证),剩余的就是逻辑思考论证,排除不逻辑和有合理怀疑的可能性。无论如何,靠司法程序来张显公正和公义还毕竟是个最好的途径,当然有没有可能有冤案的?还是可能的;有没有可能有漏网之鱼的?同样有可能的。

在电影情节或是真实世界,一些有权有钱有势的,操弄司法,或是找来个口才了得的大律师,硬是把事情说成对自己有利的说法,法官坐在高台上,尽他所能,做个最合理的审判。

你可以想象这样的一个情况吗?这天,所有与你有关的人,家人,亲戚,邻居,老师,同学,朋友,敌人,同事,所有曾经和你有过接触的,哪怕只是瞄过一眼的路人,你心中批评过的,想过的人。全部人都到了一个很大足球场,坐满了整个足球场,四面有面很大很大的屏幕。这里没有法官,没有陪审团,没有律师。

审判开始,没有面红耳赤,没有狡辩,没有漏网之鱼,不会有冤枉,不需要言语,全部人注视着屏幕,上演着你的一生。你说的,你做的,你听的,你心想的,你的心机,你心里想的,你的口是心非,你的背叛,你的不可告人。。。。。完完全全的上演。这就是我相信的审判日(judgment day),多少人可以顶天立地,泰然无愧,面对你所在乎的人?

这样的标题的确是比较哲学性和信仰性的,没有意图挑起争议;可以接受的就多加思考,不能接受这样思维的,就当是鬼话连篇吧。

5 条评论:

山城客 说...

我国的司法并不能彰显司法的公正和公义呀,因为过多的金钱和政治因素介入其中以及自身的不独立性。多年前,即2004年杪的一个凌晨,在兵南邦的东贡岸小镇图书馆前面马路上,发生一起过气YB枪杀青年鱼贩的案子,当时,凶徒3父子皆被当场逮着,行凶的猎枪也适时到案,3凶嫌被羁押了11天,警方次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大众宣布已破此案。但是,本州人民空等了4年,并没有看到杀人犯伏法。当时,以刘伟强、刘静芝为首的律师团,告上去联邦司法部门,要求翻查此案,结果,由大内派来的4个查案人员,在此地住了十余天,回去后也同样不了了之。这向人民说明了什么呢?凶嫌与被害者的家属私下用钱解决,那是他们的私人事,不过不要忘记,在庄严的司法下怎样给出交代,对广大的人民又怎样交代?那毕竟是一条人命呀!人民见此情景,可谓一叶知秋——自求多福。大家的生命财产靠谁来保护?司法竟不能起到制裁罪犯的预期作用,谁才是可以相信的?
霹雳州跳槽议员的亲笔辞职信发给律政师后,理应接受和重新进行该3区的补选,但是,律政师竟然可以把它当作无效的信件?只因为这涉及当权政府的利益,因此亲笔签名也可以视为无效?!这是什么国家的司法?对于我国的司法,我个人是没有信心的,也不会相信它能保护国民,我们还不是个成熟的国家,虽然已经50岁,步入中年好久了,但是行为和思维还像个小孩,可悲。谢谢。

正掌心 说...

这个case我也有印象,的确是这样;在这个地方,caught red handed 也可以大摇大摆的脱身,好奇怪叻!

山城客 说...

确实,主导我国司法的是钱和权,所以,决定我们命运的也是钱和权,这是所有落后国家的通病。诚然,也是拜上梁不正下梁歪造就的,因此,有必要强调一个好的领袖对国家至关重要,而看看我国的领导人吧,已经一蟹不如一蟹了,这还不足以说明我国需要改朝换代吗?尽管有人说天下乌鸦一般黑,不过,新来乍到的乌鸦说到底总会有一段收敛期,不是吗.

· 康华 · 说...

刚在星报看到这则报导:

Former state culture, youth and sports minister Datuk Conrad Mojuntin will serve a six-month jail sentence beginning Monday, for threatening a businessman, three years ago.

杀人案无罪,恐吓案却要坐牢六个月,是不是很离谱?

正掌心 说...

山城兄,我完全赞成,一个国家没有独立,清廉,高效率,讲纪律的执法和司法机构;就算这国家能够物质上很富裕,这地方也难有高度的公民和法治社会。

康华兄,这简直就是荒天下的大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