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4日星期二

亚庇中央医院课题∶邱庆洲迷失在政治利益中

我愿以一颗谦卑的心,祈求我以一颗客观的眼睛看事情。

亚庇区国会议员,民主行动党的邱庆洲先生日前在报章对以医院课题发表文告,其中内容矛盾和利益考量的蛛丝马迹,在这里一一细述和分析,把模糊焦点的事物扒开,把事情的真相还原,说清楚讲明白。

邱庆洲说∶
(1) 如果亚庇中央医院撤离危楼的问题,引发的医疗危机;得靠私人医院来支援是一个事实,就是卫生部长失责。

(2) 民事服务职工会合作社大楼(Wisma Khidmat)适合当医院,停车位问题有可以解决方案。这建筑物不是危楼,农业部迁出是因为有自己的大楼建成。

关于∶亚庇中央医院撤离危楼的问题,引发的医疗危机;得靠私人医院来支援是一个事实,就是卫生部长失责?

亚庇中央医药的被宣布为危楼的事件,造成亚庇成为一个没有中央医院的城市,是不争的事实。沙巴人民没有忘了,就危楼报告,邱庆洲曾经影射专业工程师顾问公司的危楼结论不够客观,有瑕疵,结果以自己的助手发文告道歉了事。

请教邱庆洲先生,一个城市是不是应该有中央医院之余,一定要有后备医院;当发生紧急事件,突发事件,如变成危楼,忽然发生火患,塌楼等意外时,可以马上有后备设施支援;这样做不称职是吗?医疗体系不应该这样管理的是吗?

邱庆洲先生不认为这是件突发事件吗?既然是突发事件,重点是什么?马上解决是吗?人民是不会停止生病的,任何一个时候,都有病患。所有报章报道的个案,QEH医生们说的“危机造成的不必要的死亡”,难道救命不是最重要的事情?这些病患需要被治疗吗?时间重要吗?卫生部这时二话不说,毅然决策,马上通过和私人医院合作,为沙巴亚庇的病患提供及时的救援,这样以人民生命为优先的施政有什么不对了?

邱庆洲先生可以拿出证据证明,卫生部已经知道危楼的真相,而对问题不采取行动数年之久?如果真的如邱庆洲先生所说般,沙巴政府是不是该承担最大的责任?在沙巴,长期负责卫生部事务,有非正式沙巴卫生部长之称的沙巴马华议员,邱克海先生又应该承担什么责任?邱克海先生对这事情可从头到尾,没有发表过一句话啊!

邱庆洲先生怎么认为卫生部长廖中莱当了卫生部长一年需要负责?廖中莱需要为几十年前的失误负责?逻辑吗?政治理念上人民可以不认同他,但不代表你就可以颠倒是非,误导视听。

邱庆洲先生,大概也知道,马来西亚政府医院,公共医疗服务便宜,事实是一个假象。人民不必在口袋拿钱出来付费,以为这样就是便宜的医疗服务?事实上人民还是必须从纳税钱来买单。邱庆洲先生知道沙巴的政府医院,平均一张病床的每天平均用费是多少吗?这样可能看事情就会更客观了。

关于∶民事服务职工会合作社大楼(Wisma Khidmat)适合当医院,停车位问题有可以解决方案。这建筑物不是危楼,农业部迁出是因为有自己的大楼建成?

邱庆洲先生的坚持叫人怀疑了;人民生命是不是首要?邱庆洲先生似乎不太在意这点,邱庆洲先生确实特别在意工程。Khidmat 不是危楼是你可以说了算吗?一旁1英亩地可以用是你说了算吗?可以共用回教大厦的停车场是你说了算吗?可以6个月改装完工是你说了算吗?不是专业工程师顾问,而且没有真正数据在手,什么人敢如此定论?难道邱庆洲先生参与了整个沙巴内阁的策划?朝野政党联手拼计划?

邱庆洲先生选择忽略和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这些人的意见?中央医院290名专业医护人员认为Khidmat不合适;时间流失造成不必要死亡。全国民事服务职工总会认为Khidmat不适合;这样的作业叫服务人民的专业医护人员吃尽苦头,时间是首要的考量。沙巴退休公务员协会认为Khidmat不适合。沙巴建筑师和测量师总会认为中央医院的地点交由专业人员来研究和建议,不该由政治人物说了算。沙巴卫生部总监的最佳选择意见你选择听不见!这些代表绝对不是少数人的意见你选择不听。

邱庆洲先生看来特别在意节省,建议了很多个暂时的解决方案,下南南或兵南邦的店屋暂时改装为中央医院,神经病院该为中央医院等等。就说说节省,改装需要钱吗?需要!改装另外开销多少钱?好几千万,可能上亿?全国的医院都是照医院规格建的,这些沙巴的临时店屋医院要长久使用吗?如果是要长久使用,邱庆洲先生请你务必不要再控诉联邦政府亏待沙巴人,这是你千方百计,替沙巴人争取要求的。

医院只是暂时用的是吗?最后还是要建新医院是吗?邱庆洲先生知道卫生部过去10年来的建造完整医院的费用是多少?不少过100万一张病床是吗?“暂时的医院”是违反“第一次就做对,每次都做对,杜绝重复施工和浪费”(do it right the first time, and every time, avoid rework and wastages)的良好管理原则,造成不必要的“重做”。重做的结果是,浪费时间,浪费人力资源,浪费财力资源,浪费其他资源做低效率的事情。

结论∶医院问题上与某些沙巴政客英雄所见略同,同声同气?

邱庆洲先生对沙巴国阵的任何计划都批评,唯独这个,突然同声同气了?沙巴执政党忽然的施政完美了,以人民的利益为出发点了!下一届请不必投行动党了,现今的执政党就够好了?

里卡士医院500张病床,连同整修翻新和土地,卖价2亿7千万,平均54万一张病床,比任何卫生部在沙巴建的医院的一张病床1百万便宜多少?

邱庆洲先生为何忽然变了调?像某些国阵政客一样,纵使冒着“伤到自己人”的危险,冒着犯了 “不可抽后退,不可自爆其丑”的严明纪律条规;也要扭曲事实,扭曲数据,硬是黑白颠倒;不看历史背景,说以前国阵政府的私营化有问题,说以前收购私人医院太贵;这次一定要有project,建新医院!

邱庆洲先生什么时候开始认同∶制造工程,带动经济活动,比有效使用人民纳税钱更重要?难道邱庆洲先生不该坚持,卫生部一定要持续,有效使用纳税人的钱举动?

难道邱庆洲先生不应该力争,沙巴亚庇人民在最短时间,得到最好专业设计的医院?

当然如果这样的前提下,还能省下一些钱,比政府自己承建的价钱还要低就最好不过了。邱庆洲先生,你认为呢?这不应该是反对党应该力争的吗?这不该是行动党一定要坚持的吗?如果某私人医院能够符合这一切条件,价钱又比政府建的医院还要低,难道不是人民的福祉吗?

某些沙巴执政党利益团体不方便出面说的,邱庆洲先生也说了。管他合不合适,时间是不是最短,价钱是不是更合理,是不是更节省?浪费更多也在所不惜,总之,朝野政党一定要新project 就对了。朝野联手拼利益,在所不惜?沙巴行动党怎么就这样迷失在小小的政治利益中?反对党不单可以为反对而反对,有时,沙巴的反对党也可以为赞成而坚持赞成,叫人大开眼界。

数据自己会说话的,让人民有更多真实的数据来自己衡量吧!拼除偏见,就事论事,请你用说道理,用你的论据来说服我是我错怪你了。

相关新闻和数据:
Health Ministry mulls SMC takeover in 6 months by Malaysiakini

對衛生部洽購引發諸多揣測誣蔑表痛心疾首
沙醫藥中心擺事實講道理
2009-04-11 15:58:26


把民事雇员合作社大厦改建为医院退休公务员协会反对
认收购沙巴医药中心是最佳方案
2009-03-22 14:03:59


建中央醫院新地點需從長計議
先交專業團體研究
2009-03-25 16:09:40


沙卫生总监:庇中央医院情况紧急应即购沙医药中心病床严重短缺医务员压力大 2009-03-21 14:03:39

民事職總支持衛生部收購沙巴醫藥中心
2009-03-19 17:13:43


無醫院之城眾病黎多少無奈
劉官發調到保佛醫院
親情問候亦成奢偧事
2009-03-17 16:26:07


聯邦衛生部擬把民事僱員合作社大廈
改建為外科醫院
2009-03-10 16:44:57


Sabah health sector needs money, money, money...by Malaysiakini
Joe Fernandez Mar 10, 09 1:33pm


Hiew 'sorry if he offended Ikram CEO'
Published on: Saturday, December 06, 2008


就邱慶洲針對伊醫院結構調查言論
三專業組織澄清不代表彼等觀點
2008-12-04 16:20:13


邱慶洲憾見三專業團體未受邀參與檢查
修復醫院耗巨資太誇張言過其實
2008-12-02 15:43:34


劣質洋灰與海砂含鹽份高
導致混凝土鋼筋生鏽腐蝕
造成庇女皇醫院主樓毀損
2008-12-02 15:43:53

8 条评论:

Eric How, 说...

Hey bro, I just reach KL home.
KK is a good place! You are very lucky bro! Mth KK is great, It's my 2rd time reaching the peak.
Pulau Manukan is great! Very clear sea water! Tons of cute fishes!
One Borneo is just like "KL standard" Shopping Mall. Great over there.
One very cool thing about KK is the waterfront! Yes! Pub overthere play "live band"! Super cool for me. KL play "DJ". I 'm entertained more way far by "live band". Super Cool!!!

正掌心 说...

Hi Eric,good to hear that you reach home safely and you like Sabah. This is a blessed place indeed.We have all the 5 start S's for tourism-- Sea, Sand, Sun, Scenery, Shopping etc.

Come again one day huh! Keep in touch. Cheers!

山城客 说...

掌心兄,这个报道小弟也看到,如您一样,看后义愤填膺。恕直言,邱庆洲先生并不是个理想的人民代议士。一个为反对而反对的州议员,其本身已失去斗争之目标,也让人民感到无趣。其实选民当初投选他时就已经知道,为什么还要投他一票?这就是“挑坏苹果论”,在两个坏苹果中挑那个比较没坏那么厉害的,这是我国选民的无奈啊,不过,就此要强调一点,我们不会为当初的选择而感后悔,毕竟惟有这样才能把霸权国阵的议席削减。谢谢。

正掌心 说...

山城兄,我完全认同,打倒霸权无论如何是首要的任务。我也接触过一些很优秀和很有理想的年轻反对党朋友,没有沉重的过去。我只是希望反对党能尽快让人民信服,他们更能够和更勇敢的,也有一套完善的系统去芜存青,把有问题和无能的领袖更换,不要殃及人民。

山城客 说...

是的,国家的将来寄望在年轻一辈的身上了。或许因为他们没有背负太多过去的沉重包袱,也或许他们的脑袋拥有更进步的治国理念。问题在于有人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前景,百般阻扰无理抗拒,为的竟然仅仅是他个人的口袋利益!所以,不论谁主政,肃贪是第一任务,否则,纵使政策有多惠民,最终还是要栽进贪腐的泥淖里。期盼来届的大选,选民们能真正认清自己的位置,为后代和将来,善用手中的一票把贪腐的政党扳倒。当下政府如果继续以谁怕谁的心态来看待人民,我相信四年后选举时,人民会以同样的心态来看待这个政府,冤冤相报无了时,国家也持续出在纷争中。
鉴于我国的反对党候选人良莠不齐,有理想的选民在投选反对党时,都是抱着一颗很无奈的心情,有者干脆就放弃投票权了。这是反对党要正视的问题,挑选候选人时,不要给人一种饥不择食的感觉。赢了的反对党候选人,就是该区人民的福祉所依,关系人民的切身问题,不是选美的儿戏呀。

· 康华 · 说...

没有读到邱庆州认同Wisma Khidmat改建医院的报导,如果真的有到该地点去看,的确是不适合做医院。

我觉得Bukit Padang应该是可行的。

其实,QE那个停车场实在是个浪费,可不可以考虑在那里加建?

SMC不是不好,但一而再的这样向SMC收购,显示政府缺乏一个长远计划,只是问题来了找shortcut而已。

匿名 说...

邱庆洲可能是说话没有老山猪酱奸诈,直肠直肚,没什么心计, 至少他们很努力,我希望沙巴DAP加倍努力和改进, 为下一届执政,多做事。邱克海嘛!不必希望罗,就让他执政不做事,等收挡罗!不是吗?不做事还好,这大头佛可能就是他搞出来的。

正掌心 说...

山城兄,

也只有希望各个政党可以自我反省,给客户(选民)要的。而不是独家生意,Ford, Model T-- you can have any colour, so long is black!管你怎样想,这就是我要卖的。


康华兄,

诗华和亚洲12/4/2009。

坊间除了建议Bukit Padang, Secretariat, KWSP building,QE 停车场等的建议。我想我赞成建筑师协会的说法,请专业人士做专业的研究和结论,包括卫生部的hospital planners。

一些人的建议未免过火--如某医生建议把神经病院搬到Wisma Khidmat, 神经病院地点空出来建新医院,神经病院在高楼? 这样好吗?

报道说卫生部计划给亚庇1间普通医院,1间专科医院和1间心脏中心。我认同,全部选项同步进行的意见--解决两个不同的问题(1)马上短期的需要和(2)长远的需要。


匿名,

沙巴马华邱克海执政不执事的确是个事实。行动党渐渐冒起是好事,但前提是,去芜存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