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5日星期三

沙巴人的最大悲哀

在我告诉大家什么是沙巴人最大的悲哀,如此沉重的课题之前,允许我说个18X有色笑话。这个笑话可是我一个最幽默的好朋友L,成千上万个笑话集中的经典之一。今天不问自取,就这里说一篇∶

话说两个白人探险家在非洲吃人部落被掳,关在笼子里。第1晚,部落烧起熊熊营火,数百个部落壮男,满身油亮,围着营火起舞。第1个探险家被带到营火前,一个貌似酋长的,指着探险家,以他仅懂的英语问∶“you, Whiteman, die or pangkapangka?”(你,白人,死?还是pangkapangka?)。他心想∶这回逃不了了,虽然不知道什么是pangkapangka,大概没什么比死更可怕吧?他小心翼翼,轻声的选了,“pangkapangka!”。酋长大声宣布∶“good! Pangkapangka!”。

一时之间,众人一阵骚动,pangkapangka 声响振天,起劲起舞。第1个探险家就这样被拉到一旁,任由数百壮男,排队唱他的后庭花! 一直到晨曦间,最后一个干完后,被抬回笼子里。第1个探险家痛苦惨绝人寰,以他仅有的力气,对他的朋友说∶“whatever you chose, don’t chose pang-ka-pang-ka!”(千万不要选pangkapangka!),说完就昏阙过去,一直没有醒过来。这朋友很惊骇,心想这pangkapangka 必定是不可言语的酷刑,无论如何也不可选。

第2晚,同样的场景,轮到第2个探险家。酋长问∶“you, Whiteman, die or pangkapangka?”。这人满是愤慨,与其被折磨,不如就义,视死如归,大声说∶“Die!”。酋长大声的宣布∶“good! die! by pangkapangka!”(pangkapangka 至死!)。

沙巴人民半个世纪以来,历经白人统治,白人被赶走,来了个恶霸;恶霸倒台,来了个贪婪的;贪婪的倒了,来了个不做事就爱钱的;推到这不做事的,来了个吸尘机。

沙巴人的最大悲哀是什么?原谅我的悲观,看我们现有的选择,在下一个选举时,沙巴人的下场就是,“you! Sabahan! rot or die?”(腐败还是死?)。“Good, continue to rot!or die, by rotting!”(继续腐败,或是腐败至死!)。

4 条评论:

路見要鳴 说...

朋友别灰心,
黑暗的尽头是曙光!
有那个朝代可以万古长青?

Botak 说...

把政客們抓來pangkapangka, 從誰開始?

山城客 说...

只能怪当初沙巴的猪头领导者没长脑,为了自身眼前的一丁点利益出卖了整个沙巴,加入一个这么烂的贪腐殖民国。如果当时自个独立成国,好歹也是个拥自主权的国家,不必像现在般被强盗剥削后只吐出骨头来给你啃,甚至骨头还被他吃了一半才丢给你。亚庇市现在搞到连一家人民的医院也没有,枉为市,1BORNEO商场这么大规模有个屁用,能帮我们诊病吗?国阵比当时的团结党还烂。支持某人说的,最好有个议员钉盖后,亚庇要进行一项补选,这样,联邦那班大鳄为了想赢,就会立刻在短短的时间就替你造座医院了。不然……你可不要生病哦。灰心的尽头是绝望,我相信我们可以等到的。

正掌心 说...

昨天在山打根公干,刚刚才回到办公室。顺便见了了反对煤发电组织的朋友,接下来要写的题目。

在山打根的山芭,幸好没遇上pangkapangka.

路兄,谢了,I appreciate it.

去叶兄,哈哈,没关系由谁开始,总之每个捉pangkapangka 就是了。300个壮男,hmmmmm.....看他死不死。

山城兄,对的,总会有光明的到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