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4日星期五

骨气和窝囊

章家杰先生,在当年的妈祖事件,不畏强权,不甘屈服于挂宗教种族特权之名,行欺压之实的不公平政治合作,毅然辞去现在许多华裔政治人物不顾吃像,朝思暮想的副首席部长官位。在308前的政治氛围下,不眷念权利,不屈服于霸道的“党内部机制和尊卑有次”,需要莫大的决心和勇气,这是我尊崇的马来西亚少有的政治家骨气。

沙巴自民党州议员彭育明,日前在州议会勇敢的揭发地方官员选择性登记赤贫人口的恶性;炮轰民生问题的根源是因为地方议会在解决基本民生事项时失责。这样的言行是一针见血,直捣问题核心的,但却间接掌刮了所有的政党的政治利益分赃, 。相比下,一些政治人物,永远不敢正视和触及这个敏感点,乐此不疲,治标不治本的,在地方议会失责后造成的问题,来收拾残局,当清道夫,施小仁小义,挂着服务人民的旗帜,一石二鸟,完全不问根本。

沙巴自民党陈树平先生,日前要求首相展现他的改革决心和魄力,铲除涉嫌贪污舞弊的领袖,每6个月评估表现的举措,盖括到州级领袖。对以有前科,不能胜任,涉嫌舞弊的任何领袖,甚至包括首席部长,如果涉及这样的指控和涉案,给予马上革除。陈树平这样的表态,在国阵里头是极为罕见的。可以想象,一个不时,大小事物,连一点杂音也要召见全州媒体报章主编喝咖啡,要求关照避讳的首席部长,会容得下这样的“意见”?容得下这样的说话引发数天来沙巴政坛的骚动?

陈树平的下场肯定就像国阵里头,指正国王新衣谎言的小孩,被排挤被冠帽子,甚至被迫辞职的悲惨。如果赛益依不拉欣当时任司法部长时的表现,是一泉政治清流;我认为沙巴自民党里头有另一股政治清流。

正当民愤沸腾时刻,那个沙巴人不说吸尘机?谁没有遇过他的亲戚亲人到处要特权,要project, 卖工程?谁不问木山给了谁?谁不问工程给完那个朋党?谁不问煤炭发电背后的利益考量?谁不问非法移民在大选时的角色?谁不问3倍价码的Sabah Factor? 谁不问沙巴首富是谁?谁不问本州政治人物在沙巴物价昂贵的角色?谁不问什么人包庇公务员的糜烂和腐败?谁不问州政府在沙巴第2贫穷州里的角色?不正视和求改革,一味逃避,为权贵歌颂公德,这些人讲的时候,有没有鸡皮疙瘩啊?

马华的邱克海∶“同意无党派人士续任副首席部长不妥,惟支持慕沙续任沙巴首长兼任巫统联委会主席”。马华不是也有不中选的政治人物,被委任为上议员,而当官的吗?马华什么时候又改了立场?舍弃“唯才是用”取“唯党员是用”?虚伪!有奶的就是妈!马华308在半岛怎样倒下来,你知道吗?

团结党的于墨斋∶“谈论国阵精神,自民党不够资格”。如果因为别人家一个广告,就在大选败下阵来,要申诉是背后插刀,抽后退。于墨斋(1)是认为自己的功绩根本就是画在宣纸的太平盛世景象,不堪一击?还是(2)他认为人民根本就是草包,白痴,弱智,愚蠢报章说的就照单全收?继续做你的春秋大梦吧!关起门来幻想吧!大家别惊讶,当国阵这面旗帜在半岛倒下来时,曾经在这面旗帜下被压迫,被嘲弄的人们,竟可能是最后守护着这面旗帜和精神的人们!特权,非特权;协商,我胁你伤;容忍,我容你忍;民主,我主你民。

这几天的报章好多人护主心切呵,有人差点愤慨得要以死相谏,青天有眼,一定要保佑再生官老爷长命百岁,拜拜不够,要叩上三个磕头!有人的拇指比起来,可要世界纪录最长了!晚上睡觉时,不必转辗难眠,猜想人民的观感;是的人民看见的是一群窝囊的太监,在千方百计讨好!

6 条评论:

山城客 说...

但是章氏在杨德利即将接位首席部长时,却提出:华人不适合当首席部长:的歪论,为我所不齿,我不会欣赏这样卑鄙的政客。如果他的论点站得住脚,槟州的华人怎么可以一次又一次当‘华人不适合当的首席部长’了?为什么华人就不适合当首长呢?文化不够?基因问题?
不要忘记,这人有个浑号叫做“马屁精”,望文生义,就可以知道他的为人啦。岂有此理的是,当首长的轮值期轮到华人来当时,他却二话不说坐了上去,请问:他是华人吗?如果是华人,他并不适合坐首席部长的位子呀。如果他不是华人,干嘛来抢留给华人来出任的首长固打?
关于古达停建妈祖庙事件,我并不站他那边想。我不反对建妈祖庙,我所反对者章氏也。他恬不知耻地坐了两年华人不适合当的首席部长位子,对华社的贡献在哪,大家有目共睹。
当然,政客最喜欢祭出的一招就是:报道断章取义,歪曲他的原意。但是人民不是笨蛋,如果你说的话完全没有这样的意思,报刊登出来时摆明屈你,你可以向那些媒体提告诉控他们诽谤呀。你章氏当年并没有再深究媒体的报道责任,这又意味着什么呢?章氏自己心里最明白。窝囊他有份,骨气则免谈了!

正掌心 说...

山城兄,我能够理解也尊重你看事情的角度。比较宏观,衡量功过,盖棺定论过的方法。

在政治圈子里,大概没有人是完全政治正确的,功功过过,真的需要衡量过才好定论。

我的看法是这样的。就像是电影中的浑蛋,坏事做尽,叫人咬牙切齿,恨之入骨;但在关键时刻,却良心发现,做件好事。我很多时候,会选择原谅。当然,这样不是让人做坏事的籍口。事情这样发生,也只好这样看待。

事情的轻重,可能会因人而异,对我来说,这是我比较在乎的。

我认为事情也应该是,不管政治理念立场或肤色,一件事做错就是错,该责备;做对了就是对的,给以肯定;不应附件条件和背负。一个好人做坏事可以吗?一个坏人做好事又如何?好人坏人在现实生活怎样分辨?就事论事,或许对每个人比较公平?

请赐教。

山城客 说...

掌心兄,诚如您在前面一篇文章提及的:沙巴人太健忘。如果我们可以容忍这样的政客出言侮辱本族,或说是自我矮化吧,我不晓得对错的标准在哪儿?作为政客就一定要这样卑鄙不可吗?是不是因为政治本来就是肮脏的,所以对他的歪论也要抱持容忍?投票时依旧要支持他?那我们还在此对政府指点什么?还有必要吗?
章某人在人民党时代就出掌部长职,那时候我对他并没有成见。后来在团结党下台,国阵窃据沙州,推行首长轮任制,发表这种有损本族尊严的歪论后,始对其产生反感,而在下并非杨德利的支持者,我在此不为杨氏说话,纯粹就事论事。
在下不是政客,恕无法做到他们喜怒不形于色的高超境界,当年大选时,如果我在章氏的选区投票,就一定冲着他说过的窝囊歪论而不把票投给他。
他辞职是对不起当时投了他一票的选民,并非什么骨气,真有骨气的话,应该能屈能伸,咬咬牙忍完任期,何况他的辞职离开大选日也仅差一年而已。
既然章氏说出这种让华社尴尬的歪论,却在妈祖庙事件中还妄图我们站在他那边,好像我被掴了一掌,他回头却想要我帮他把陷进泥堆的车推上来,天下有着等没事吗?
谢谢。

正掌心 说...

山城兄,从你的角度看事情,我完全明白和理解。我赞同,口出歪理是该负责的。

对于玛祖事件,我还是认为做错事的是另有其人,责备的应该是做错事的人。

山城兄的博客怎么不让人留言?

山城客 说...

掌心兄,关于妈祖庙事件,你口中说的做错事的人想必是州国阵的头头吧?对于这个我倒没有异议。不过,由于是章氏在处理此事,使我支持的意愿也就淡了大半截。
首先,他在人格方面就不能令华人赏识了,其次,以卖族求荣的手段来笼络友族更是教人诟病。如果美国现任的黑人总统在竞选期间,被他本族的一个黑人跳出来说:黑人不适合当总统,试问会全美的黑人会有什么感受?
我们对于这事件的感受与认知不一样,这也是平常事,我只是把自己对这人的看法说出来,提供一个与您不同的观点,您别介意。
至于我的博客站没让人留言,是因为我开这个站的本意只是应朋友要求,把多年来写的,报章又不敢刊出的评论政府文章放于博客,好让他们看到,我并不想要留言。其实这些年来,我写了超过一百篇,因为有整半数当年没储存,只用Printer列印出来,现在要把它放进博客里,还得费一番功夫重新在电脑里只字只字键出,而且,所言之事也早已事过境迁,没什么价值了。

正掌心 说...

"如果美国现任的黑人总统在竞选期间,被他本族的一个黑人跳出来说:黑人不适合当总统,试问会全美的黑人会有什么感受?"-- 山城兄的看法和这样的思路,我信服。

不介意,不介意,谢谢赐教,我受益良多;这些意见帮助我看事情更加客观和多元。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