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2日星期二

沙巴人的悲愤-- 两个妈祖神像的背后

虽然有不同的信仰,但我愿以一个真诚和尊敬的心情来阐述我的看法。

古达市政局批准妈祖的建设计划,后来又被取消,随及而来的是沙巴州回教理事会搬出一大堆不成理由的理由。章家杰先生的确是愤然辞职,隔天在报章大大方方的宣布自己的宗教信仰;先生对一些人的政治干预和公报私仇,放大到藐视其他种族和宗教尊严的举动,完全不能妥协和不能委曲求全。在这种藐视和政治迫害的前提下,妈祖基金会主席章家杰先生在法庭上的控诉供词,恰恰说明了一切的原由;沙巴首席部长运用权位之便,假公济私公报私仇,弄来个什么Fatwa,把私人恩怨,不惜搞成宗教和种族对立。

正当妈祖基金会控诉沙巴政府,古达市政府和州秘书的审讯案件步入尾声,先是首相希望可以庭外和解的意愿;迫不及待跳出来喊话的,是每每大选为执政党站台的沙巴中华商会主席Sari Tan,要章家杰先生接受庭外和解的献议。沙巴人民突然日前从团结党的于墨斋那得知,来自纳闽的海南会馆(由于墨斋的政治秘书林猷阡任主席),获得沙巴州政府原则上同意让他们建另一尊妈祖神像,奇怪的是,地点也是在古达。

一个恶霸枭雄,固然叫人咬牙切齿。但在一旁助纣为虐,伪善的假仁假义,会是更叫人痛恨的。不同的政党,有不同的政见是可以接受的;不同的的政党,可以有不同的斗争方法;但是离开做为人的大原则(principles),公平,公正,诚实,尊重等,是不能被原谅的!这样包装下是叫人迷惑的,大家看看这拨开包装赤裸裸的,同样的内涵,你看看谁是千古罪人?

(1) 在那些铁腕统治的年代,人人明哲保身。这些人,与大家一样,有父母妻儿,前程光明,却毅然放下身段,不畏强权,奋力斗争,争取身为公民应得的权力。结果有人剥夺公民权,有人被关起来,有人被内安法令下被保护,有人辞官明志。前提是,这些都是人民天经地义的权力,不该乞求,不是吗?

(2) 一天,在围墙倒下的前一刻,压迫者大义凛然的说∶“不是我的错,是你们这些人种族宗教极端,争取的方法不对;不识相的知道谁是主谁是仆,谁是老板谁是伙计!你看,另外这些人乞求,好好听话的,我可以给,多一点拨款吗?多一点学位吗?多一点福利吗?公开招标吗?搬迁学校吗?妈祖神像吗?”。封建时期的主仆关系,英国人统治,日本人占领时期的霸道,不是同样的道理吗?

(3) 好了,这些人敢怒敢言,不顾自身为民请愿吗?就是不给你们所争取的;迫不得已了,就是把这些给了一些愿意配合演出的-- 团结党的于墨斋和林猷阡。“人民看!其实问题不在我,问题在章家杰的身上!”

(4) 别忘了噢!不止一次,不止两次,是无数次的;华团诉求事件,选举的糖果派发后,一些人不是都埋怨,其他群体太过分了,要求太多!乘机威胁!

(5) 好了,国阵死忠站台者和支持者的陈友仁和其他华社社会贤达,合唱团般歌颂和为首席部长背书∶可以啦!重要的是求财不是求气,重要的是得到我们要的神像,我们不是要斗气,章家杰就忍下这口气,和气生财!别再追究!庭外和解啦!大家就牺牲掉,忘掉章家杰而已吧!歌颂团结党的于墨斋和林猷阡吧!团结党是实实在在,不为政治,不为廉价宣传,为人民利益委婉的斗争!

(6) 如果你也认为,让步的该是章家杰先生,我们应该唾弃当初为不平而顽抗斗争和发声的,应该歌颂为人民圆滑纠璇于霸权的政治人物,你认为该歌颂的是于墨斋和林猷阡,结果可以合理化手段(end justified the mean),你认为滥用公权假公济私的不该被揪出来。请大家不要再埋怨!大家都该加入国阵,参与协商,参与分配,参与容忍,参与分配。

(7) 哎呀!团结党!凭你的实在工作和圆滑的政治手腕,合作协商而不是对抗的工作方式,你怎么不争取公平选举?你怎么不为沙巴解决水电供的问题?你怎么不反对燃煤发电?你怎么允许沙巴成为最穷州属?你怎么允许之前的所有工程不公开招标?你怎么允许非法借贷的泛滥?你怎么允许非法移民?你怎么允许毫无节制的赌博执照老虎机?你怎么允许吸尘机?你怎么允许木山被盗伐得体无完肤?。。。。。难道你没有感觉?还是你没有帮沙巴人争取?

(8) 你可以不认同自民党的政治理念,你可以不喜欢章家杰这个人!章家杰先生的诉讼案,不是华人问题,不是华教问题,不关种族问题,不关宗教问题,无关神圣无染的妈祖。那是一个正义公义的诉讼,纠正一个公权私用的施政体系,一个揭发滥用权力的政府,指正一个揽权滥权不称职的政治人物!为什么宗教团体甘心把它宗教化?于墨斋,林猷阡和陈友仁却要甘心为这首席部长背书,种族化这个课题?让他大摇大摆找个台阶?

政治动物啊,你可以玩弄出神入化的政治手段,你可以这样一厢情愿的包装自己;历史会扒开一切虚伪华丽的外衣,给你的真面目实实在在的记载下来。政治动物啊,纵使神是慈爱和宽容,我祈求伟大的神明,把那些政治化让神明染尘埃的人要备受内心的谴责和报应。

13 条评论:

· 康华 · 说...

拍掌叫好!

海南会馆无端端被拖下水,林先生将成为民族千古罪人。

正掌心 说...

颠倒是非是这些政治人物的专长,总之,当人民是白痴就对了!那么的巧合的时间点?这回还要借用神圣的神明,来成就这样的政治把戏,典当自己的宗教,配合演出,真的很悲哀!

如果是其他宗教的神像和建筑物,大概要惊天动地了!背后的导演!你侮辱神明的罪业,有一天你必须面对!

Botak 说...

宗教自由是我們憲法下的權力, 每一次那些豬瘟拿別人宗教問題來開刀, 製造話題, 就使我火冒三丈. 最下賤的就是那些陪着他們玩遊戲的協商派, 似乎我的宗教權力要經過大家讓一步來解決.
這種問題,不能妥協.

northborneo 说...

好,一针见血,正中目标。

最可悲是有人明知这是以“以X治X”,但却配合演出。可悲可叹。

oic 说...

well said,although I don't like chong KK but I support him on this issue.

朱刚明 说...

Maybe Sabah Government should consider building more Matju Statues at major seaside towns.

Perhaps on localities such as Kota Kinabalu, Papar, Kuala Penyu, Sipitang, Sandakan, Lahad Datu, Tawau, and finally Labuan.

What about Pagodas or any other statues that could attract tourists and of religious significance?

Random Snapshot 说...

Yi simply used this move to lick Musa's shoes in order to increase his chance of becoming the next Chinese DCM. Given the fact that Musa has so much power and often do thing against the public's opinion (i.e. don't give a shit about what other's think), he might appreciate Yi's stupid trick and give him some extra points for this "nice act".

Yi of couse knew that is a stupid trick and will piss off the public. However he was so close in lossing the last election, and probably knew that he might not make it the next round. Hence trying to become the next Chinese DCM within this term is obviously a higher priority than other more noble cause.

That's the political reality in Sabah / Malaysia for the time being. It takes at least 2-3 more rounds election to strait thing up.

黄 维 崇(显良) 说...

写得好!每个朝代都会出现一些如民族罪人、奸臣、汉奸、走狗之类的小人物,当然,要当什么角色也是自取的,不是别人为他套上的,所以,政客在作任何决策之前,必须三思而後行。

正掌心 说...

叶兄所言,明确的道出许多人的心声。

李兄,是的,完全是英殖民时代的手法,华人管华人,印度人管印度人!

OIC, I totally agree, lets segregate our preferences of one's personality and their deeds.

朱兄,I support your call. Let the people do to fulfill what they find it necessary in theirs believe. The tourists part is consequencial to it.

What the Hainan Association refuations today, tell exactly the crux of the matters. They have been applying for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temple for 13 years now. Who run the government all these while, BN government isn't it?

L, I personally think your observations reflect totally what Yi has in his calculation.

黄兄,那么一天,马来西亚的朝野政治人物都三思后行,在乎礼仪廉耻,在乎历史评价,那是马来西亚人的福气咯!

吾説八道 (林伯芳) 说...

新普通国民主义(人民是老板)是我们要的。市议会要民选那我们才有机会当老板。真正的社会民主一定要从市议会民选开始。反对市议会民选就是反对真正的社会民主。如果你希望你的妈祖神像不会被政棍拿来玩?请向不落实市议会民选的政棍说不。

我们要的是有选举权者,每个人都能好好地看清所谓的政治玩家。

正掌心 说...

林兄,

赞成“人民是老板”这个概念,赞成民选市议会。

普及人民的公民醒觉和水平,被特意压制太久,这是当政的不是。

被用来传递信息的媒体管道依然欠缺,足球赛事转播比公民意识醒觉更重要,这是当政的浅见。

但人民改变的意愿不够强,贪图方便捷径,贪图安逸,贪图小便宜,懒惰,“别人不行,自己就可以”的特权心理,这是人民的责任。

很大程度,当人民的水平提高,对制度的要求随着提高。当然,这不能是当政者施暴政的籍口。这或许是大家可以努力的方向?

victorlee 说...

离开沙巴回到西马,那时候团结党主席百林还是首席部长,章家杰的自民党还在起步.....沙巴过后被独裁者老马的污桶控制......那些陈X 仁原来还在出卖华人利益.

....今天看了你的部落格,感触良多,....时间是前进....应是已经超过15年没回去沙巴走走......问题还是依旧.....滥用职权的还是在滥用职权....最悲哀的是沙巴人.


沙巴,多年未再前去....很想念....日子过得太快.

华人要继续扮演重要角色...历史需要创造,大家要走出勇敢的第一步

历史的脚步不停,让大家努力奋斗,为社会新风尚,改革开放政策全面努力.

(斗湖晨报的朋友,在巴华执教国文的宽柔马来学系毕业的同学,报界朋友请联络.得空上来聊天聊天)

李甜福
我的布落格:http://onemalaysiaforreal.blogspot.com/

正掌心 说...

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