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日星期三

偏见和去人性化

上个星期天到古达(沙巴北部)走走,有个朋友问问有没有兴趣看看一个待沽的种植地,好奇的随他走。

走了一段小路,一个不足500方尺的老白锌木屋,看是风雨中随时要倒下了。叫了一阵门,没有回应,心中好奇,把整片的木板窗掀开,一阵柴火的味道,里头没有人;但看来是有人居住的,用简陋来形容大概是太过乐观和粉刷。没有电流,没有电器,没有桌椅,几乎没有家当,整个地方最新颖的东西,是一个外头盛雨水的水缸旧塑胶水缸。到处看看这片荒废多年的椰林,许多没有照顾的果树,处处是荒芜的小径。

回头到这个小木屋,发现两个消瘦皮肤棕黑十来岁的少年,门牙已经发黑和脱落。看来应该是上中学的年龄的他们,全程少年讲的马来语极为“巴刹”,我问起不上课吗,兄弟俩尴尬的笑笑摇头。不久,少年的妈从大路走近回来,手里拉着一个6-7岁的女儿,口里咬着红红的槟榔的龙谷斯(Rungus)大娘,从几公里外的每个星期天的露天市集(Tamu)回来,先生大概是和别人聊久了,落后在后头。

少年和妈妈用土话急促的交谈了一回,她有点焦虑的问道,“这土地你买了吗?什么时候要我们搬”,我赶紧解释只是看看。交谈了一会,原来他们在这里住了两年多,不是自己的土地,地主看他们没有地方落脚,就让他们住下,算是帮忙看看这个椰林,要嘛可以在这土地栽种,免费不必缴租。先生和两个孩子,给附近的一些人做一些田里的散活,赚点现钱,割割树胶,摘摘油棕,遇到就干,没有固定的活,没有活干就闲着。

交谈了一回,就告别了这个家庭,心想他们可能看见和可以走到文明的世界,那么近,却又那么远。赤贫就存在离代表文明世界的泊油公路和电线不到一公里处,却始终每天回到这个破屋。学校是什么?报章是多么多余的东西?电视是匪夷所思,自来水水龙头是神话,一切的用水是天上通过下雨来的恩赐。

心想,难道这些人不能勤奋些吗?贫穷大概真的与民族的习惯有关吧?懒惰,今天有酒今天醉,工作一天,休息两天,发了薪就休息几天,这大概都是许多人对土人的评价。边走心中这样想着,没有努力的耕作,就是要注定贫困了,这就是因果吧?一大串的问号,这样的人占沙巴1/4人口,这样能要求票选出优秀的议员?还是更容易被利诱?人穷志短?这样的解释,符合了我一向的认知,这样才叫我比较释怀。

就在小路上遇见她的先生,这位先生说了几句,竟然开口跟我讲起客家话,这先生却是道道地地的华裔,与土著女子通婚,在这里活了大半辈子。这样的突如其来,叫我震撼不已,久久不能忘怀。谁说贫穷是与民族有关?什么民族都有贫穷吧?华裔就没有贫穷吗?里头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原因和故事?为什么会走进一个没有回头路的恶性循环漩涡?我们对弱势的人群有怜悯吗?还是这些怜悯是有附带条件的?是视肤色政治立场信仰而定?

很多时候,自己会用习惯性的认知和眼光,偏见来评论一些个人,一些民族和一些国家的国民。我们是这样笼统的归类,某些民族是比较天生天养,这些人的命比较贱?某些族群比较乐天懒惰,“贫穷是因为他们天生懒惰”?淡淡的一个解释,把人,把族群,把这个事情看成立理所当然和麻醉自己的恻隐之心。同样的,一些人会认为某些民族比较贪心,往往会掠夺全部。更多的时候,民族间的偏见是有双向交流的,总之把别人非人性化,理所当然的省略掉人与人之间的人性和怜悯。

西方媒体会把中东的人们,刻画成宗教极端的画面,合理化,麻木作为人对同类的怜悯之心,死多少人就不过是个数目罢了。把中国朝鲜彩绘上社会主义的万恶不赦,去掉人性化,合理化一切的制裁和非人性的政策。直到那一下天摇地晃的汶川大地震,一个一个动人的画面,告诉世人,每一个生命都值得拯救和珍惜,原来每个人都有妈妈和家人,爱的人,每一个人都是有血有肉,有亲情,有情感。一个美国人,一个中国人,跟一个中东人,又或是一个马来西亚人的生命,不是同样的珍贵吗?

我的一个老师常说:不要神化一个人,但也不要妖魔化一个人,这样才会有人性,这样才是公平平等的人与人交往的平台。有试过落难荒山野岭,在你最无助时,友族不计较的相助到底的经验吗?“去人性化”的事情不是在我们身边一再的发生吗?这些人贫穷真的活该?华裔都是有钱人不需要奖学金?又或者每个友族得奖学金都是偏帮?等等等。

每个人,不管什么肤色宗教和地位,不是动物,不是妖魔鬼怪,本来就不该受到不公平的看待与偏见。人与人之间,本来就应该要有人性吧?先检验自己,改变自己,然后再把这样的精神扩散出去,或许这样的马来西亚会跟美好?

9 条评论:

· 康华 · 说...

一篇值得我们大家省思的文章。

有时我也会有这些的疑问,或者我们都不可一概而论,不管甚麽族群,包括华人在内,都有一些比较懒惰,一些比较勤奋,也有一些贫困是无可选择的,也有一些富者,他们的财富是以正当的途径得来的吗?

山城客 说...

看了你的这个故事,很有悲怆的感觉。贫穷的确使人失去了许多东西,奢侈的东西不谈,光是基本的东西,就已经离得远远的。不过,再穷不能穷教育,孩子是国家未来的主人翁,这个华裔父亲应该给他的孩子上学。
国家不是有提供六年免费教育吗?不管给他们送华小也好,国小也罢,都可以受到应有的基本教育,不至于糟蹋了他们的未来人生。孩子的将来也许和贫穷不是很大关连,却肯定和他们家长的态度有关连。现今社会,没有知识,能做什么工作?A-Z也不能认识完,谁聘请?结果,只好在园丘工作,这是其父母所害,见了叫人心疼呀。既然不能为自己的孩子提供教育,又何必要生养这么多?不是在给社会制造麻烦吗?虽然没受教育者不一定会变坏人,但是机率极大,这是不容否认的,这个做父亲的,唉……

正掌心 说...

康华兄,

歧视和偏见的原因基本上就是忽视,法治角度,法律下人人平等的精神;宗教角度的众生平等的精神。最可怕的是,当我们允许自己的偏见,不要好奇别人可能也会这样回向自己。我们真的还有好远的路要走。


李兄,

我真的也不能理解这个做父亲的。但我又不敢肯定,究竟里头有没有不为人知的故事?我会更担心,我们的政府的扶贫工作,到底多有效?当我们看到福利部的寻找贫穷的小有成就,我想,难道政府不能做更多吗?

朱墨华 说...

也许与家庭、社会教育以及政体有很大的关系,逐渐地让原本没有偏见的人,不知不觉产生了偏见和歧视。

Botak 说...

土著的人生觀就是這樣, 依靠着大自然生活, 他們也不覺得怎樣窮. 但是一旦注入了我們的生活元素, 那貧窮就顯現出來了.
我們的扶貧工作是不夠的. 最低限度得讓人有基本水電設備, 那才叫'人'的生活. 雖然有些不負責任的人總說他們是土著就不需要這些. 東馬並入大馬這麼多年了, 政府的成績就是如此而已?

正掌心 说...

朱兄,

我同意,家庭教育,社会教育(正规教育的宏观性,包括大众媒体的主流思维,教会或教堂的说道等等)是除去偏见,恢复人性,最需要努力的地方。政治这一块是最直接和致命的,看现在这些从政的,真叫人担心。


叶兄,

政客几十年来的频频见报,宣布这宣布那,什么什么时候零贫穷,闪光的之后,急急忙忙飞到巴黎伦敦修养,探访念书的孩子,实在的,解决过什么问题,多少问题?

在实质有效的解决贫穷问题上,我真的怀疑,沙巴的政客,尤其是执政的政府,一是中饱私囊,二是千方百计保持原状,以达到控制的目的。真的很悲哀。

Frank C 说...

圣经有一篇幅,劝谕人们莫要自视过高,文中如下:

“For by the grace given me I say to every one of you: Do not think of yourself more highly than you ought, but rather think of yourself with sober judgment, in accordance with the measure of faith God has given you.”- Romans 12:3

谦虚实在是一门高深学问.

我们都是在现实主义与理想主义之中徘徊的迷失之徒.

我也见过这样的一群弱势族群.看着一群以受社会边缘化的赤贫种族,恻隐之心,油然生起.对于能力所能及,偶有遗憾...

唯有学习谦厚,知福,惜福.....

正掌心 说...

Frank,

谢谢分享。完全同意,我们凡夫俗子,常会不知不觉中自视过高,事实上,又是那么的卑微和无助。

对,要努力的学习谦卑,感恩,惜福。

匿名 说...

很感性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