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3日星期四

沙巴首席部长“心意已决”要“一个马来西亚”

沙巴州首席部长说自己“心意已决”,指示要沙巴民事雇员合作社大厦(Wisma Khidmat),1年内改建为私立医院。指示大夏的业主,沙巴信贷机构,马上动工!耗费超过1亿马币,建造拥有150床位的医院。哗!我以为只有封建时代的皇帝才有“心意已决”这玩意,沙巴首席部长真的不愧是全国国阵政府的典范!看看事态发展如下:

  1. 去年,最先说是为了解决亚庇没有中央医院危机,全力配合卫生部的方案。
  2. 年初,正当卫生部要拍板定案时,首席部长在一个公共假日,召集全体内阁成员,向到访的部长反对收购私人医院议案,拖延整个进程。极力推荐给卫生部丢空多年的Wisma Khidmat改建,说6个月内可以完工。
  3. 就很多已知的问题,和许多专业团体疑问,卫生部正式拒绝Wisma Khidmat 改建中央医院的建议。
  4. 首席部长说无论如何,沙巴州政府会为了沙巴人民的福利,进行这项政府拥有的私人医院计划,要拨款1亿,1年内改建成150个病床医院。到时可以租借给卫生部。收费将会是所有人民可以负担的价码,大约是低于或与中央医院收费同等。
  5. 卫生部长表示改建是州政府自己的权限,保养和营运一家医院的费用不是一个小数目,州政府要谨慎考量。
  6. 沙巴首席部长改了口吻,“多一家私人医院,有助提升本州医药旅游!亚庇私人医院屈指可数,多一家私人医院,人民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州政府设立私人医院并非要赚钱为目的,而是为人民提供所需的服务,以实践首相的一个大马,以民为先,即时表现的概念”。
  7. 连久违人格已经破产的政客也起来背书“兴建多一家私人医院是没有错,它可以为本州人民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

最尊贵的沙巴首席部长所说的每一句堂皇理由,叫沙巴人感动。但想深一层,倒想请教首席部长,可不可以为我这些无知的草民解解惑?

1. Khidmat大厦,地点处于交通死角,每天交通高峰时段的寸步不移,更不要说星期5的祈祷日时的交通堵塞。上班时间,大家开车经过不妨注意,在khidmat大厦丢空的这段时间,没有任何人在Khidmat上班,单单在附近上班的车辆,几乎要塞满Khidmat大厦所有的停车位。Khidmat改为医院时会是什么情景?

2. Khidmat大厦机构的安全与否的疑问,众多团体组织质疑和提出建筑物本身不合适改建为医院的意见。一意孤行的沙巴首席部长,您是怎样做决定和克服这样的难度的?

3. 亚庇人民是控诉什么?沙巴亚庇是缺私人医院还是缺政府医院?全沙巴多少个城镇有富丽堂皇的政府医院,却没有足够的医务人员?亚庇中央医院宣布为危楼撤出后,受影响的是可以负担私人医院的中上收入人家吗?这些人没有足够的选择吗?不是的,是中下收入的人民所缺乏的,是“免费”的政府医院,亚庇不缺私人收费的医院!

4. 究竟这样的政府拥有的私人医院,是提供支援,补卫生部不足,提供廉价医疗服务?还是要锦上添花的,为沙巴医药旅游添佳话?沙巴首席部长说:“不以营利为目的”建私人医院该不是为了排除人民的不良观感而设的谎言?骗取没有太多的反对后,后头又偷偷邀请大的医疗集团来运作?拿人民纳税人的钱,打着要救人民出水深火热的机遇,建政府拥有的私人医院,结果是要涉足医药旅游的大饼,想与私人领域分一杯羹?万一有任何闪失,这一切的风险由政府(人民纳税钱)垫底买单,这样的如意算盘也未免太目中无人吧?

5. 建沙巴政府拥有的新私人医院工程的顾问团,好久好久以前已经委任了,是著名的御用建筑师突然冒起坐拥价值数以十亿计的丝绸港,也是沙巴巫统大厦计划的建筑师。沙巴首席部长,这是巧合吗?在Khidmat建新沙巴政府拥有的新私人医院,承包工程会公开招标吗?还是直接聘用御用承包商?据说是承建沙巴巫统大厦的其中一个承包商。沙巴首席部长,这是巧合吗?

6. 为什么沙巴民事雇员合作社大厦的拥有者不是沙巴民事雇员合作社?而是沙巴官营的沙巴信托机构?里头有没有隐瞒什么事实?或是制造工程为什么人开脱?沙巴信贷机构不是应该鼓励中小企业而放贷?为什么拥有一所大厦?为什么变成私人医院投资者?沙巴信托机构是慈善团体吗?以非营利为目的吗?还是一般营利为主导的公司?沙巴信托机构大概不会用这个机会偷偷把营运方针改成“慈善社会关怀和非营利”,来方便日后,光明正大合理化,许多不知道怎样已经放贷出去,却怎样也无法要回来的贷款?

7. 一亿马币是不包括土地和建筑物吧?一亿马币包括什么东西?150 病床与所有相关需要的设施?这是间完整的中央医院?这包括所有的专科?不会有完整的心脏专科和手术设施对吗?不会有完整的癌症发射治疗设施和仪器对吗?会有完整的放射性透视设施和仪器吗?会有中央消毒系统器材吗?会有中央洗涤部门吗?会有中央紧急急救部和救护车服务吗?会有直升机紧急降落坪吗?这样的医院能独当一面吗?这样的私人医院能给亚庇人什么样的好处?

8. 沙巴政府拥有的私人医院,请问工作的医护人员是公务员还是私人公司雇员?医生和护士从哪里来?不是打算向政府医院挖角吧?结果沙巴人民还是没多增加没少的医疗人员啊!还是打算要重金从国外聘请医药转才?这又怎么可以是非营利医院可以做到的吗?

9. 马来西亚政府医院的医疗费廉价免费,根本就是一个长期的误会!政府医院的开支直接由国库人民纳税钱所支付罢了!根据马来西亚卫生部的平均医疗营运开支平均花费(人员,药物,资源,设施,配备等),每天每张病床平均要耗费约RM380的开销。沙巴政府愿意长期倒贴?还是要建一家给皇公贵族,部长议员,高官显要的私人医院?

10. 沙巴州政府,把一切可以私营化的和不该私营化的,赚钱和亏本的,要不是免费,就是廉价送了!沙巴的海港,沙巴的神山公园,沙巴的水供,沙巴的石油天然气资源,沙巴的电供,沙巴的公共泊车收费,沙巴的外劳体检,沙巴的商用车辆验车,沙巴的机场,沙巴的道路常年维修,沙巴的官用车辆,沙巴的林业。。。。。 哪一样不是已经私营化了?因为这样才可以“切除亏损”!哪一个不是鱼肉人民,遗漏百出的计划?这回沙巴州政府怎么突然有承建和良好营运私人医院,这样天大的勇气,和雄心万丈?

11. 沙巴州政府需要把中央政府管辖的卫生问题扛上肩膀,是证明中央政府的无可救药?既然中央政府无法解决非法移民涌入,沙巴政府打算成立自己的军团,保卫沙巴的领土完整吗?沙巴人民对警察,反贪,廉政,公平选举,教育等等服务更加不满!沙巴州政府可以扛起责任,为沙巴人出头吗?还是没有钱的事,你们不干的?“一个马来西亚”是这样的吗?

是的,没有一个沙巴人民会嫌弃太多的政府医院或是私人医院的。请那些要奉承的厚颜政客,不要拼命把罪名套在别人的头上,质疑怎么会有人反对建医院。与自己的影子交锋,向人民邀功的投机者,谁不要医院了?人民是不愿看到太多疑问,太多私人利益,利益冲突,太多未知,太多的公款由私人公司调配,太多的没有透明度的花费人民纳税钱!沙巴首席部长,执意要制造这工程的理由究竟有没有“太牛”了一点呢?

“州政府设立私人医院并非要赚钱为目的,而是为人民提供所需的服务,以实践首相的一个大马,以民为先,即使表现的概念”。噢!为沙巴人民提供服务吗?一个马来西亚吗?为什么沙巴人要忍受电流不足,几乎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首席部长,为什么不服务人民一个正常的电供?为什么允许沙巴产的天然气输送到外地,沙巴却没有天然气发电,要沙巴人硬啃350兆瓦的煤炭发电?沙巴人民的生命比较贱,比较好欺负是吗?一个马来西亚!

服务啊?首席部长大概出入私人飞机和有警察开路,吃好的,睡的是高床软枕吧?为什么不看看沙巴的公共交通,看看那十年如一日的烂道路,看看沙巴的贫穷,看看沙巴的治安问题,看看沙巴奄奄一息的经济!好堂皇的口气哦!“服务人民,多一个私人医院可以选择,一个马来西亚!”

17 条评论:

· 康华 · 说...

听说他们有亲戚关系。

正掌心 说...

有听闻。像封建皇朝,多过民选政府。

上议 说...

沙巴国陣对沙巴州的政策.

有如是私人的后花园,

爱怎么办就怎么办~!!!

正掌心 说...

这样的形容是贴切的。

大佬 说...

沙巴成立自己的军团保卫沙巴的领土完整!现在驻守沙巴的是西马驻军,埋伏的是非法移民,简直被殖民了。

· 康华 · 说...

大佬讲得很对。所以不要怪沙巴人的本土主义。

正掌心 说...

Dear Da Lao and Kang Hua,

I am outstation, using a computer with no Chinese inputs. I agreed, ask these people to leave their posts and let people who are able and willing to do the work for Sabahan.

鐵娘子 说...

馬來西亞的政客都是穿長裙子的,因此才有裙帶!!!

正掌心 说...

铁娘子,帮忙想想办法,如何能让更多的人民,看透他们的裙带,还有他的祸害。

Botak 说...

看到沙巴人的埋怨就很感叹,这个地方如果一早治理妥当根本是天堂。。

正掌心 说...

叶兄,这样的说法完全正确,沙巴50多年来都“遇人不淑“。

Frank C 说...

两个星期没见,

你换了这幅沉思的智者形象,好煞食....

难怪近来都没妞看我了....

正掌心 说...

东海岸的人猿和油棕树比较多叻!哪有半岛雌性动物多?哈哈!

Frank C 说...

配合你这幅书生结合浪子的新形象,不觉意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的雄性媚力,人猿和油棕树都要拜倒石榴裤下。

半岛很多忍者,都不知是公是母....

正掌心 说...

哈哈哈!对对对,奇异的国度。

Frank C 说...

慕沙的嘴脸让我看了真不开胃.

正掌心 说...

据说,他对哪些不顺从他的意愿的公务员的态度,比他的嘴脸,难捱好几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