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5日星期六

关于稻田的一两个记忆

日前看到一篇关于兵南邦的报道,兵南邦位于亚庇的郊外,一个稻田区将会改为污水处理厂的地点,感触良多。稻田一天一天的减少,景物每一刻在变迁中;儿时许多对于这里稻田的印象,已经慢慢的消失。乘在没有完全遗忘前,就把一些些模糊的印象纪录下来。

小时候的家住在兵南邦的禾田芭(稻田),邻居都是耕田为生的卡达山家庭。每当在稻田的插秧期完成后,收割前,往往有一两个月的空档期,大家的生活比较悠闲。这个时期,会常见到卡达山妇女,穿着以黑色为主系的传统服装,戴圆锥形的竹帽,背上一个大竹篮,手里通常拿着蚌形的竹筲箕,在稻田里,在田垄旁的小水沟边寻寻觅觅。

要是遇上幸运的一天,会在水沟钓到,或遇上几条躲在禾稻根部,卡达山人叫“果母丹”gomutan 或gombui,一些人叫它ikan keli。不是什么,就是泥鳅了,用筲箕一捞,就放到大竹篮子里,上面放一两片的大树叶覆盖。清理后,随意涂上一些盐,用油煎至金黄色,就是一家的丰盛晚餐了。

当然不是每天都那么幸运的,大部分的时候,她们会在田里找到,叫 “兰堆”landui 的东西,“兰堆”者,就是蝌蚪了。在那些年代,交通和物资不太发达的年代,这些田乌溜溜的东西,可是 一种蛋白质来源了。妇女们会选择一些有成年人拇指大小的家伙,捞起来放到篮里。这东西真的没有尝过,但据一些卡达山朋友的回忆,这些兰堆被清洗后,放到锅里,放很少量的水,放入类似“亚叄”会释放酸性的果子,放一些辣味霸道的“指天椒”,据说吃起来香滑,没有骨头,但有浓浓的肉味。

在水沟和田垄旁,采摘一些水蕹菜,也几乎是必定的动作。在水稻生长期间,稻田也会长出一种叫“干谷段”kankudon的水生植物,妇女们会采摘它们的嫩芽,这菜清洗后清炒,美味,且有点像羊角豆的滑溜口感。

这一切,大概就要随着我们这个年代的过去,不再有了。

10 条评论:

俊杰 说...

我是80年代的孩子。。。
我沒有下過田,沒有在小溪游戲。。。
我的童年時Nitendo,Pentium II。。。

現在長大了反而想要親近大自然。。。
想要到遙遠落后的國度隱居,脫離城市的捆綁。。。

正掌心 说...

或许这就是时代变迁吧?但老实说,撇开物质,田园生活的生活素质是比高度城市化的生活好很多。

亚金 说...

有趣,有趣。

Eric How, 说...

Never try before.....
Envy.......

Will You Marry Me 说...

你好,我需要您的帮助。我正在筹集1百万个祝福,以向我的女朋友求婚。所以,请到我的部落格留言,给予祝福。

这是我的部落格,http://willyoumarryme2010.blogspot.com/

谢谢!

正掌心 说...

亚金,在沙巴,这些大概连在博物馆也看不到了,永远消失在岁月里。

Eric,different people has different experiences, that's the beauty of humanity too.

Will You Marry Me, good luck to you.

Frank C 说...

Will you marry me,

搞大了,她就自然囔着要和你结婚了。急什么。。

---------------------------------

· 康华 · 说...

Frank C,不要教坏他啦!

正掌心 说...

哈哈哈,同意康华所说,Frank 你别教坏别人的儿子啦!

Will You Marry Me, 加油!

Frank C 说...

一百万,是一万个一百。

如果我老婆这么别扭,老天,我可能要八十岁才能完婚。

Anyway, 祝你早日成婚。不要赔了夫人又折兵。如果情况允许,向你女朋友要个折扣,一万个就很好了。。。

Will You Marry Me,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