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9日星期三

血债血偿的荒蛮

内政部长说:“这些人是无心冒犯某个社群的,他们只是对鲁莽的政府决定表达不满”。

苦恼,为什么你变成这些人的代言人,
这样,偏袒的印象把你的动机给折扣了,
因为,你理应是国家法律的捍卫者,
因此,不该把司法裁决和法官慈悲的判词也抢着说。

但是,我认同你对事对人的宽容,
但愿,你的宽容是阳光普及每个人事物。

如果,这是一时鲁莽的人们的道歉:我们无心冒犯,对错误表达方式,请求宽恕,
结果,是比较让人感觉到诚恳和文明的,不是吗?

内政部长接着说:“也发生过有人把x动物的头,丢到y教堂,但是没有闭路电视录影,没有办法把涉案人绳之以法”。

原来,你最终还是相信血债血偿,一眼赔一眼的古老教条,
惊讶,你还是相信两个错误,会使第三个错误变成正确,
因为,是你把司法不能伸张正义的思维恶果种子栽种下去的。
这个,你必须对历史负责。

(照片:部分土耳其和西亚地区的人叫这东西 evil eye, 人们相信佩戴了他,会看透别人的邪恶念头,从而避开邪恶,有点与华人的照妖镜相似)

4 条评论:

Botak 说...

怎么看起来像甜品--蛋糕之类的。。。

正掌心 说...

哈哈,早餐没吃吗?从几mm到几cm都有,通常有个孔让人挂着,bazaar街上都在卖。

山城客 说...

法律不外乎人情呀^_^
刚好我们多情的内政部长把它发挥得淋漓尽致,被瞧见了。
巫人煽动是无心的冒犯,他族煽动就是存心的冒犯,天才的思想!

正掌心 说...

李兄,有时真的很怀疑,说了,有用吗?

最不能理解是还有很多对这个政权忠坚不二的人。政治可以是每5年的RM50,政治可以退化到只是州议员的好服务(投诉,剪彩,通沟剪草,甚至是找狗找猫)。

政治和议员可以是,无关国家大方向,无关社会公义公正,无关治国立法,无关良好管理,无关对人民负责,无关。。。。只问自身利益权势。我鄙视这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