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1日星期三

打不倒他,就追随他!


沙巴团结党和百林,一个曾经不畏强权,力争平等公平的沙巴传奇,现在剩下什么?

当年它推翻叫人无法再忍受的什么政党?国阵政府!
当年什么人动员暴动?一个没有人愿意说的历史!
当年什么人输了选举却要意图夺权?
当年什么人把东姑拉沙里戴的卡达山帽,歪曲成十字架帽,叫沙巴人民吃闷亏?
当年什么人惩罚沙巴人的勇敢改朝换代达9年?

百林和沙巴团结党,从趾高气扬的离开国阵,到低声下气人忍辱负重回窝,到今天的胸无大志,意志消沉,只求荣华富贵权高位重,傀儡又好,行尸走肉又好,逃避也好,真的不想斗争了。斗争时的凄凉,苦日子,孤军困战的无助,他不堪回首。

是的,既然没有办法绊倒对方的霸权,就追随他吧!

对!管制媒体!监督媒体!只允许歌颂政府!当政府的喉舌!媒体必须就是一面倒的歌颂!人民是要管制的!他们必会滥用言论自由的!他们必定是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政府是一定对的!与政府意见相佐的,就是恶意的!

从一个受害者,变成加害者间的一个小混混,能让你产生欲仙欲死的快感是吗?

************************************************************************

附录:诗华: 部落格及网页遭滥用 百林吁设监督委员会


(本报亚庇八日讯)沙巴团结党主席拿督百林倡议政府设立一个监督委员会,以有效监督被滥用的部落格和网页。他说,过去政府一味依靠传统媒体,如报章和电视等传递信息,但时代已改变,如今互联网已成为个人和政治人物发表意见和理念的平台。

他表示,无可否认,互联网带来许多好处,但同时也有不良的一面,例如电子邮件、部落格或网页被滥用以恶意中伤个人、领袖或政府。他强调,政府有必要针对这些恶意谣传、刻意中伤或不良政治意图的活动加以监督,提供正确资讯及加以驳斥。

百林在嘉达山杜顺文化协会为该党第廿四届中央代表大会发表政策性演词时,如此表示。他说,互联网对当下年轻人而言极为普遍,党领袖应贴近年轻人,以延揽新血入党。他认为,年轻人须被告知团结党神圣的斗争历史,免得他们受到没有明确方向反对党的言论所混惑。他促请该党青年团和妇女组各区部设立网页和部落格,以传达他们组织和活动的资讯,同时也可针对政敌的中伤指控作出反驳。他亦希望该党各区部与总部、各区部间及领袖间更频繁使用电子邮件,高效的双向通讯,能快速传达党与社会之间的信息。另外,该党最高理事会决定在中央代表大会后,推行「一个团结党」广招党员运动,在一年为限的运动里,要求一名党员至少招缆一名新成员入党。另一方面,百林也促请政府成立类似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沙巴稻米局,提升水利灌溉系统,以增加本州稻米产量,同时也提及灭贫、提升乡村基设及九月十六日被公布为公假的课题。

10 条评论:

· 康华 · 说...

英雄迟暮,大概就是如此吧!

正掌心 说...

康华兄四个字的确说得再贴切不过.

路見要鳴 说...

又是一个没骨气的家伙,
沙巴子民何其不幸!

Fairnation 说...

怎么就不见那些将要被砍伐的大树桐压死这些政治败类啊?

正掌心 说...

路兄,这点上,沙巴政坛的确是动物辈出. 怨不得别人。

Firnation, 我倒希望这些人200岁,让新上任的政府跟这些人慢慢算!I bet you, this is the fearest things of all, for all this animals,including the notorious 嘛嘛 M。

Frank C 说...

One time, he was the hero of Sabahan, gained with measurable support and respect.

But today, he is just known as one of the follower of Musa.

正掌心 说...

The small community of KDM itself divided into 3 partis, fighting for "interests" lead by Musa! Sarcastic? Lets leave it to history to judge.

Well being of the people, prosper of the people, progress of the people, does not seem matters for these politicians, I guest.

Frank C 说...

When the right time come, I will tell you what am I doing in KL...

It's unbelievable...

Botak 说...

想不到连他也说出这种话了。当年的英雄啊!晚节难保。

正掌心 说...

Frank, looking forward to hear from you.

Botak 兄,助纣为虐的,大概是最可耻的一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