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8日星期三

慕沙式的民主议会和狡辩


这就是沙巴首席部长能人所不能的!


“妳有什么证据指所有人都反对燃煤发电计划?”慕沙说她在州议会误导人民!

第一,什么人说所有人了?是你慕沙自己在州议会说“所有人”吧?

第二,请问首席部长,所有人都赞成燃煤发电吗?。哦!“不是所有诗南和拿篤都反对燃煤发电”,这就代表赞成啦?你什么甘榜的逻辑啊?

“….. 并非所有人都反对[燃煤发电],事实上,如果没有电流,人民会更加生气”慕沙把焦点推到紧迫性上。

第一,没有电流,沙巴人民的确生气。但是人民是生气执政了几十年来的国阵政府,把沙巴搞成什么烂州,最贫穷州属!人民的衣食住行都搞不好;基本设施,基本的水电供变成每届大选时,利诱威迫的饵!

第二,首席部长,沙巴人民“更生气”没有电供,可以给你当成是进行燃煤发电的“祝福”吗?

第三,沙巴人民永远的疑问,为何沙巴出产洁净的天然气,要卖到外国?沙巴却要进口肮脏的燃料煤炭来发电?

沙巴巫统说:“我们有40万党员,全力支持燃煤发电!”

沙巴人民,你们听到吗?谁政治化这个问题了?

沙巴巫统州议员苏海里赛德说:“如果这样下去[反对燃煤发电], 以后东海岸人民活在一片黑暗中,就不要怪[国阵]政府没有去解决了!”

这,是推卸责任吗?还是威胁人民?谁叫你不解决电供了?给东海岸300MW的天然气发电吧!

沙巴人民要电供!也要洁净的电供!沙巴人更要不被当成傻瓜的待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录:「所有人民都反对燃煤发电」 首长批秋菊误导

(本报亚庇十六日讯)路阳区州议员谢秋菊今早在州议会动议,讨论备受争议的燃煤发电厂计划,结果不只遭州议长驳回,同时也挨首长痛批她「以偏概全」,误导人民。亦是沙巴进步党副主席的谢秋菊,是援引议会常规第23(1)条文,在州议会口头问答时点后,动议讨论「反对在沙巴兴建燃煤发电厂」事宜,但遭州议长拿督朱哈以「非紧急事件」为由驳回。不过,朱哈说,他审阅了谢秋菊的提案,发现该事不紧急,可以在辩论时提出,而有关部长会作出回应,所以为避免耽误议会的进行,驳回此议案。

此外,首长拿督慕沙阿曼在谢秋菊读出提案内容时,从座位上站起来斥责,曾担任其财政部助理部长的谢氏,误导人民,因并非所有沙巴人都反对使用燃煤发电。「妳有什么证据指所有人民都反对此计划?可能只有一小部分人民,或者是反对党党员,反对兴建燃煤发电厂?」

亦是双溪西甫架的拿督慕沙说,并非所有诗南和拿笃人民,都反对此计划,事实上,如果没有电流,人民会更加生气。「以前也是妳最先要求为人民提供足够的电流...。」谢秋菊则争辩,她并没有使用「全部」或「所有人」这个字眼,但首长仍继续指责谢氏误导人民。除了拿督慕沙,亦是财政部助理部长的阿拔士州议员拿督道菲狄丁岸,也企图打岔,但被州议长阻止,因根据议会常规,州议员有权提呈动议和解释案由。无论如何,谢秋菊过后在议长要求下,顺利将案由读完。

谢秋菊说,在拿笃附近的甘榜西那骨沙哈拔联邦土地发展局兴建燃煤发电厂,是一项重要课题,因此计划不但对人民,特别是住在附近的居民健康带来危险,也对周围环境和生物多样性,以及本州生态系统,带来负面冲击。她说,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敦拉萨于今年9月宣布,大马政府将着重绿色能源发展,并亲自领导,负责推行国家绿色科技政策的国家绿色科技理事会。「首相作为国际和国家绿色科技先驱,却计划在拿笃兴趣燃煤发电厂,可说言行不一。」谢秋菊说,先进国已弃燃煤发电厂不用,为何沙巴却要使用人家已弃用的方法?她说,即将使用的科技,与政府提倡的亲环保和绿色科技背道而驰。她也质疑,为何这个于2008年4月,遭首长拿督慕沙阿曼拒绝建在拿笃诗南,过后在山打根实昆多又建不成的计划,最终却批准搬回拿笃,在甘榜西那骨的沙哈拔联邦土地发展局推行?

谢秋菊说,拿笃诗南和山打根实昆多人民,已拒绝燃煤发电,现在大部分沙巴人民已反对此计划。她希望,人民的心声能够透过州议会带到联邦政府,以便此计划能够马上被取消。「此事关系到公众利益,特殊和须马上在州议会讨论,故希望州议长考虑允许,在州议会讨论。」东古州议员苏海里赛德在州议长驳回该动议后,马上站起来说:「东古和拿笃人民非但不反对兴建燃煤发电厂,还希望政府加速推行这项计划。」

国能是透过子公司沙巴电力有限公司,打算在被指渺无人烟的甘榜西那骨沙哈拔联邦土地发展局,兴建一个能生产300兆瓦电雨的燃煤发电厂,以解决沙巴,尤其是东海岸电供不足问题。首相今年九月和最近到访沙巴时,一再表示此计划「势在必行」,并强调人民若要稳定的电供,就必须有所牺牲。

12 条评论:

匿名 说...

What if we build the plants beside UMNO supporters' bouses? I think ALL of us would agree.

正掌心 说...

Or next to all YBs' houses. Make sure they stays there day-in day-out though.

eddieliow 说...

勇敢的站出来跟政府说,是大声的说“不,我们不要”。

· 康华 · 说...

如此强词夺理,教人咬牙切齿!

正掌心 说...

Eddie,是的,沙巴人民必须大声的告诉这些人,人民才是老板!

康华兄,这些政客的言论,近来越是变本加厉,越来越叫人吃不消。

山城客 说...

慕沙式的,也就是纳吉式的,他只是纳吉豢养的一只学会了贪污的狗。

路見要鳴 说...

山兄,
他比狗还不如,充其量是支猪!

正掌心 说...

山兄和路兄,你们就别开狗和猪的玩笑了。这样的比喻,对猪和狗多么不公平和不敬啊?!

Frank C 说...

I hate Musa the most.....

Botak 说...

他們把我們當傻瓜慣了, 而我們是否繼續當傻瓜? 這種未開化的狡辯和言論可以再而三的出街, 真想問國陣的支持者有何感想.

山城客 说...

哈哈哈哈!原来我们把狗和猪侮辱了,人家这些动物才不会像这两条屎虫那么低级呐!
郑兄,一言惊醒梦中人,以后再也不拿他们比做猪狗了,哈哈……^_^

正掌心 说...

Frank, I felt the same too. But it does not reduces any sins of all his other cronnies, collaborators and all YBs who fail to perform or perform otherwise.

光头兄,或许正如你所说,问题的最根本,也是人民吧?一些死蠢,就是要纵容,死忠,被虐狂......莫名其妙。

山兄,哈哈哈.....屎虫,这个....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