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3日星期二

国际公关顾问公司的设计和包装可不是盖的!


“1个马来西亚”对全体各族人民,是个爱国的大口号,大呼吁,大融合,大团结。大家可以一起唱“一个马来西亚”也无妨,和乐融融,可以兼顾到政府的体面,开明和宏观的形象。

而对特定群体听来,兼顾到党斗争大方向的需要,它就是说:“这是我们唯一的土地和家园,我们不团结,就要被人统治了!一些人可以回去大陆,回去印度,回去荷兰!而我们只有一个祖先留下来的马来西亚,唯一的马来西亚”。

大家一起唱“1个马来西亚”的时候,别人会用眼尾瞄瞄那些不知所谓愚蠢厚脸皮的家伙,这些人间(尤其是这些教条信仰者)有一个不可明言的默契:“谁跟你一个啦?你是那些,让我们在自己的土地上,沦为奴隶的敌人啦!”(menjadi hamba di bumi sendiri)。

一个口号,可以包含所有的人,巫,华,印,卡达山,杜顺,伊班,达雅。。。。每个人认为自己是一分子,包容的,各自表述,各取所需。要分要合,完全视情况需要,可攻可守,可广可狭,伸缩性强。其中的主干民族,当然就是这个大圈圈里的另一个小圈圈啦!口号一样可以同步兼顾,这个高明吧?

可惜这里头的矛盾,是怎样也解除不了。要单一源流学校,这样才有可能从小融合各族人民,学校的老师必须负责塑造成一个马来西亚民族!但同一个时候,一些人付出了很大的牺牲和容忍,不要挑战这些人的特权和地位,这些人必须世世代代做这个土地的主人!一个马来西亚,一个民族,一种姓氏,一个语言,最好就是一个宗教;没有阶级之分,没有次等公民。只是一个,永远是寄人篱下,能有人身安全活着,呼吸着,有份糊口的工作,要心怀感恩人家地主才好!一个,永远是含金钥匙出世的王子!

毕竟,真理是需要在实践中求证,而不是用口号来包装的。矛盾的根源不外是《动物庄园》里头描述的其中一个症结“所有的动物是天生平等,但一些动物会比另一些更平等!”。特权的概念,与一切的普世大原则格格不入,一切的腐败滥权,黑箱作业,系统失灵,由此开始。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