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30日星期四

是啊!就是光天化日绑架和要胁你,你吹咩?

电供干扰对沙巴人来说什么时候改善过?什么时候停止过?尤其是东海岸的城市。40多年来,实在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很多人根本就麻木了!政治人物呢?沙巴的政客早就熟透了这个大原则:“说多错多,不说没错;多做多错,不做不会错”。

沙巴州电供公司(SESB)在沙巴扮演什么角色?绝对是老板!自从私营化之后,州政府允许独家经营;享有垄断的利益,却不因独家供应,负对人民基本生活便利的责任!

停电影响做生意,too bad (真不幸)!停电频繁影响工业生产,tough (爱莫能助)!大概很多人不晓得很多的机器的开机(start-up),需要半个小时到1个小时的时间,一来一回,自求多福啦!频繁停电造成的交通灯失灵,问哪个沙巴开车的没遇过?对不起,州部长和议员,政府机关主管都有司机,或者有警察开路的。

沙巴人民异常热烈反对燃煤发电的事,大概是这些利益团体始料未及的事情。沙巴州电供公司今天在各大报章不讳言,原本东海岸兴建燃煤发电厂计划是要在今年内为东海岸供应300兆瓦电力,而一劳永逸克服东海岸缺电的问题。 但可惜计划受反对,电供短期难改善。

计划中的发电站如下:
(1) 金马利第1期150兆瓦发电站计划估计是在2012年才竣工。
(2) 金马利第2期150兆瓦发电站,在2019年才完成。
(3) 丹南巴达士河上游150兆瓦水力发电站,估计会在2017年才竣工。
(4) 兰脑的里瓦谷150兆瓦水力发电站,预计2018年完成。

几个令人寻味的问题:
(1) 为什么150兆瓦的天然气发电和水力发电厂,最快也要3-5年才可以完工生产。沙电计划中300兆瓦燃煤发电就可以1年内建好,并开始输出电供?这是什么科学?什么逻辑?还是根本就是扭曲事实,说成燃煤发电就是马上可以解决问题,其他选项很慢。谁可以接受这样的歪理啊?

(2) 沙电说燃煤发电本来可以解决电供问题,可惜可惜被反对,所以人民要自吃苦果咯!沙电为什么一定要坚持燃煤发电?难道没有其他燃料吗?为什么不考量其他选项?柴油发电机呢?天然气发电呢?不需要劳师动众的300兆瓦,300兆瓦的燃煤发电,不是吗?50兆瓦的柴油发电就可以解决了,不是吗?

(3) 沙巴现在需要650兆瓦的电供,现有的发电量为770兆瓦,沙巴不够电吗?不是!长远来说我们需要更多的电供没错!沙巴面对的是沙电的失责!沙巴发电厂发生故障,不晓得什么原因,查阅数年的报章新闻,通常是几家一起发生!是巧合?还是大有文章?这种集体故障该由人民来承担?方便的推到反燃煤组织的身上?

(4) 现有770兆瓦的发电量的Capacity Payment (发电设施收费)由官营沙电买单!其中的120兆瓦的产电设施虽然不买电(Tariff Payment),但设施收费照跑的! 后备产电能力为18%。 沙电要马上增加300兆瓦的能力,把后备产电能力为推向65%。10年后,假设需求量没有突发增长,沙电会有1360兆瓦,到时的后备产电能力为110%,这是什么管理逻辑啊?

最终就是利益在作祟,谁设立了产电设施,并签署电供买卖合约(Power Purchase Agreement, PPA),就能在未来20年垄断这个市场!相当久的一段时间,将不会再有新的竞争者入场!保证收入!当然,煤炭买卖利益团体会拼命争一杯羹!

追根究底,2008年某天,当国能主席廖穆基在沙巴各大报章刊登广告,要反对燃煤发电厂的沙巴人面对缺电的后果。还有今天沙电的“兴建燃煤发电厂计划可惜计划受反对,电供短期难改善”的说话,难道不是光天化日光明正大的绑架和要胁沙巴人民。 反对建燃煤发电产是吧?就不给你电供,就是要惩罚你!是啊! 你吹咩?

自认爱民如子,亲民的沙巴州政府,国阵政府,沙巴首席部长,内阁部长们,议员们,你们怎么允许这样的暴行在沙巴赤裸裸的上演!这是什么世界啊?

“多做事少說話”

每每沙巴首席部长受到一些反对的声音,例常经过一轮华裔政治领袖和华团领袖的护航和歌颂功德后,对媒体说∶“要说的,华社领袖也已经评论,我不需多说;現在是多做事少說話的時候,热衷於搞政治祗是浪费时间。”

好一个“多做事少说话”,看看见报章,沙巴的掌政者,部长们,政客们和政治投机者们,究竟是说还是不做?

沙巴副首席部长,沙巴团结党的百林多次在不同的场合,也发表文告说2010年沙巴将完全消灭赤贫。大家拭目以待!2010年,大家应该还有机会见证的!别只是说!要做哦!“大家要珍惜丰收节!”,这是什么名堂啊?

沙巴的地政房屋部长哈芝芝 23/4/2009证实州政府设下在明年达到零违章屋的目标,已因为受到各种外来因素的影响而无法落实。但州政府会重新检讨落实零违章屋目标的日期,同时已决定推后至2020年,或与联邦政府订下于2020年落实全国零违章屋目标的日期划一。说了做不到哦!

首席部长兼财政部长日前在移交15項總値317万令吉基设工程的接纳书予成功得标的承包商时宣布,保证将公开招标方式发出沙巴发展走廊下的工程,以及第九大马计划之下的其余工程。他说:“政府将会在近期內公佈第二批通过公开招标方式发出之工程…一切都是公开的”。截至今年初,28%的沙巴发展走廊计划,15项共值5亿4,900万的工程已经“不公开招标”发放。近日来属于联邦政府管辖的数个医院维修工程招标前场地视察,实在的来了60家承包商。希望沙巴政府的公开招标是真的公开!不要把整亿整亿的工程分了,那些20万一个的就拿来公开招标,做工程安慰奖!别只说说罢了!

沙巴的商会领袖在每届大选为政党站台实在不是什么大新闻,在这些人把拇指头伸得长长歌颂功德,为掌政的背书的时候;沙巴的丹南水力发电厂及纳闽巴道巴道发电厂电力生产量危急故障,州内实施分区停电,民怨沸腾!就算不是这样,问问东海岸,山打根斗湖拿笃,什么时候解决过?那个沙巴人的自来水,如果幸好有水,最便宜的过沥水芯不是黑泥浆色?沿海航运政策什么人得益,沙巴港口归谁管?什么人买单?那样是有利士农工商?讲了多久了?到底做不做啊?

为了争取出位争取职位,报章上华裔议员的自弹自唱,自己的伙计赞自己老板,浪费多少的版位?这些人为什么不听他们老板的话,只说不做啊?

资料更正和疑问-- 钱用在刀口上还是肥缺?

我相信公平公正,负责任和据实的讨论。一位朋友常常提醒我要客观据实,才不惧担当负责。今天他找来了一份22/4/2009的沙巴州议会议事录(Hansard),发现报章报道州议会的数据有误差,在这里更正∶

沙巴州资源发展及资讯工艺部
1. 推行了4年〔2005-2008〕,资讯通讯工艺课程共52,684人参加,耗费 RM11,500,000-- 每个人花费 RM218

2. 推行了3年 〔2006-2008〕,英语课程共2,833人参加, 耗费 RM7,500,000 (不是报章的 RM84,000,000)-- 每个人花费RM2,647 (不是RM29,650)

就算关于英语课程的花费报道有落差,还是不能解决一些合理的怀疑。让我在这里再给大家分析这数据延伸出来的合理怀疑,或许公共账目委员会(PAC),反贪污委员会,国家稽查部或是有其他有关部门也该思考一下∶

假设星期六和礼拜日不上课,1年52个星期,一年下来有260上课天,4 年有1,040 上课天,培训了52,684人。假设其他假日一律照常上课,除去周六和周末,连续4年,风雨不改,每天必须招收50个学员!

(1) 1个人上1天课要收RM218,会不会是贵得离谱呢?

(2) 假设这是5天的课程,4年不间断,每个星期则要招收250个学员!你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规模的活动吗?一个地点上250个学生大概不可能吧?

(3) 就算他分很多个地点吧!10人一个班,25个中心,把这些中心(承包商)的名单公布吧!这些中心究竟有没有培训的设备?有没有挂名的幽灵中心?什么人鉴定和审核?

(4) 把这些被培训的学生的名单公布吧!看看有没有填表格写名字就可以向政府收钱的情况?这部门做过什么监督和审核的动作?有没有公务员培训重复计算双重收费?

(5) 谁鉴定什么人符合资格可以上课?怎样鉴定?算沙巴有380万人口吧,扣除18岁以下的人口,扣除50岁以上的人口,扣除蓝领,扣除有“身份疑问”的人口。 又要符合“特别为本州青年、自愿团体、社团、较不幸人士而提供”的条件;随手一捉,每20人就有1个受培训过?这可是个壮举啊!

RM2,647 收费的英语课程该不会是1个月吧?两个月的课程,这样的收费是国际水平收费了!算是3个月的课程吧!3年2,833个学员,以3个月为期,每期收生236人。

(1) 236个学生在同一个中心上课?每一期(3个月)收RM624,692。这样的生意收入也未免太诱人了吧!公布这些中心的名字吧!看看有没有大家熟悉的名字?

(2) 算他是比较合理教学人数为15人一班,要开15班,究竟沙巴有几个合格的英语培训中心。不妨也公布名单,让大家帮忙鉴定,哪些是真的,哪些中心连26个字母还读不齐。

(3) 如果说合理的每个月RM450收费,英语课程为期6个月,这个问题就更加糟糕了。连续3年,为期半年,不是学校学院和大学,全州特别为这个计划开办的30班全职英语班!这就像是一头大象,总不能被隐藏在一个人的衣服下吧!公布这些人的名字吧!让有关单位去调查,有没有舞弊?有没有愿意借个名字注册的,收费打折!但中心又同时向政府要全额收费?

2千万可以做什么?同样的结语,身为纳税人,这是不是一个山高皇帝远的山头?有没有人管,有没有监察,有没有审核,有没有连续审核?还是这根本就是个不必为绩效负责的肥缺?

2009年4月27日星期一

一个首席部长的自白和政绩自我检讨

面对党内“以前的首相也有撤换不称职的首席部长的经验”呼吁,沙巴首席部长的政治秘书黄志强做了这样的文告,刊登所有的沙巴中文报章。这样的文告已经越来越少见而珍贵非常,不在沙巴的朋友恐怕没有机会看见,文章后头特别转载,与大家分享。这文告是这样解读的∶

(1) 黄志强可以代表什么人?他不是州议员,他不是什么华社领袖;他是因沙巴进步党而成为首席部长的政治秘书,他最终选择拾沙巴进步党,继续当首长政治秘书。他有发表意见的权力,但他顶多可以代表自己。身为首席部长的政治秘书发的文告,当然是老板叫的,不是黄志强有感而发的;所以这顶多就算是首席部长借黄志强的文告,对华社的自白喊话。

(2) 沙巴首席部长喊了些什么话?
(a) 他得到联办领袖和3届首相的信任,其他人不必教首相做事。
(b) 他处处为人民利益设想,有远见,知道什么是对人民好的。
(c) 其办事纪录让人铭记在心,人民在二屆大选全力支持由他主导的国阵是最好的证明。

(3) 沙巴首席部长的政绩自我检讨如下∶
(a) 即位后宣佈沙巴发展政纲,该计划在第九大马计划下逐一落实。
(b) 他的领导下,沙巴有了沙巴发展走廊。
(c) 亞庇国际机场和第二总站获扩充。
(d) 外來遊客人数每年超过二百卅万人次。
(e) 关注华社的需要,过去二年來就批准超过一千八百万令吉常年拨款资助州內所有华校和非回教宗教团体。
(f) 明锐和准确的判断力以及理财有方,使本州有能力提呈有史以來总开销最高的州财政预算案,达卅亿令吉。
(g) 沙巴汉受委沙巴大学副校长和关税局总监。
(h) 解散沙巴联邦发展局以州发展局取代。
(i) 将山打根发展成为教育枢纽和辟建新辂。

(4) “如果我們要发展,就需要一個稳定与和睦的政治环境。我們祗需要看泰國,就可以看到动乱对任何人及做生生意都沒有好处。”

这个年代,要敢站在人们面前推销自己的还不够,一定要敢卖花赞花香!一定要敢邀功!一定要一人做事多人邀功,多次重复使用!要关掉资源管道,慢慢发放,当成是施舍,慢慢领功!要敢给人们远景!要用纳税人的钱作一些建设,说成是功绩!把多年的劣政废除,也算是功绩一幢!要敢用钱,用得约多越是功绩!管他猴子人猿还是上天下海,一定要邀功,煤炭发电厂迟点再说!各位!这就是沙巴首席部长的自我评估的成绩单了。

这样的口吻结尾不也很熟悉吗?动乱对任何人及做生生意都沒有好处!烈火末熄也好,印尼也好,泰国也好,上3届大选的重点宣传也好,华人做生意的,你最好自己想好好!当半岛发源地已经绝迹的事情,你不妨来沙巴看看,这里“价值保留”还真不错的。

这样算什么政绩啊?非法移民课题呢?贫穷问题呢?贫乏的公共设施呢?断电断水的问题呢?工业化呢?除了甩大笔纳税人的钱所主导的发展计划,有持续发展吗?环境恶化呢?社会治安呢?社会问题呢?公共交通呢?普偏偏高的生活费呢?官营机构的垄断和加重人们负担呢?沙巴是天堂啊!

转载∶

黃志強發文告駁斥陳樹平, 力挺慕沙領導有方∶首席部長政治秘書黃志強指出,聯邦領導層對首席部長拿督斯里慕沙阿曼的信任是不容置疑的,慕沙一連獲三名首相的信任,自由民主黨署理主席拿督陳樹平不應該教新任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如何處事。

他今日發文告反駁陳樹平前天的言論時指出,身為領袖就必須處處為人民的利益設想,他相信首席部長知道甚麼是對人民好的,也認同種種難處。慕沙的記錄已經告訴大家,自己是一名有遠見,處處為沙巴着想的領袖。他說,慕沙受委首席部長後,即宣佈沙巴發展政網。該計劃在第九大馬計劃下逐一落實。今天的沙巴有了沙巴發展走廊,在慕沙的領導下,亞庇國際機場和第二總站獲擴充,外來遊客人數每年超過二百卅萬人次。

他說,慕沙一直都在關注華社的需要,過去二年來就批准超過一千八百萬令吉常年撥款資助州內所有華校和非回教宗教團體。他說,慕沙的敏銳與準確的判斷力以及理財有方,使本州有能力提呈有史以來總開銷最高的州財政預算案,達卅億令吉。

除此之外,他說,沙巴聯邦部門也在改革之中,例如沙巴漢受委沙巴大學副校長和關稅局總監,解散沙巴聯邦發展局以州發展局取代。他說,慕沙也將山打根發展成為教育樞紐和闢建新路,其辦事記錄讓人銘記在心,人民在二屆大選全力支持由他主導的國陣是最好的證明。

他說:「如果我們要發展,就需要一個穩定與和睦的政治環境。我們祗需要看泰國,就可以看到動亂對任何人及做生意都沒有好處。」黃志強亦反駁陳樹平,指沙巴國陣並沒有低估州內反對黨,畢竟反對黨在國陣裡頭有許多朋友。「還希望這種領袖不是“披着羊皮的狼”,抑或身穿國陣上衣而心在反對黨者。這種領袖身處於幻覺中,分不清政治幻想與政治抱負,不識禮節。總之,拿督陳樹平不適合搞團隊。」

钱用在刀口上还是肥缺?

沙巴州资源发展及资讯工艺部长于墨斋22/4/2009在州议会透露,从2005年开始至2008年共有52,684人参加了该部门提供的资讯通讯工艺课程,耗资RM11,500,000。该部门提供的英语课程自2006年开始,直到2008年共有2,833人参加,耗资RM84,000,000。这两个课程是特别为本州青年、自愿团体、社团、较不幸人士而提供。相关报道

正当这个经济拮据的年代,正当这个报税的季节,看见沙巴州政府推行这样的“免费课程”计划,这样的花费,这样的价码,不禁要问问,纳税人的钱用在刀口上了吗?看看这样的数据解读∶

1.推行了4年,资讯通讯工艺课程共52,684人参加,耗费 RM11,500,000
每个人花费 RM218

2.推行了3年,英语课程共2,833人参加, 耗费 RM84,000,000
每个人花费 RM29,650

3.上述两个课程是特别为本州青年、自愿团体、社团、较不幸人士而提供。

纳税人的钱用在刀口上吗?1亿的耗费可以做些什么?

在没有中央医院的亚庇建一间100张病床的先进医院!一些“施恩要图报”(更何况是纳税人的钱)的沙巴政客,不时打锣打鼓号称全国最开明,对华文独中拨款,这个数目大约是相等10年的拨款!这个数目的钱可以建另外30兆瓦柴油发电厂,东海岸的沙巴人不必受停电的酷刑!去年沙巴大学附近发生女生被掳事件,市政局说要安装避路安全监视电视要的2百万,还得等联邦政府拨款。这数目可以把沙巴主要的城市安装至少10万个闭路电视和相关设施!

身为纳税人,大家都想知道:这些课程有多长时间?一班几个学生?教些什么东西?什么人来教?什么人来鉴定这些“承包商”合不合格?什么人来鉴定学术成绩?谁参加了课程?谁来鉴定什么人有资格参加?收费合不合理?

公共账目委员会(PAC)和反贪污委员会是不是可以调查一下?这一切有没有沙巴熟悉的朋党公司?公布所有被认可的训练中心名单,做个公开鉴定吧?有没有不合格的中心?有没有舞弊的情况?有没有贵得离谱的收费?这些资源使用后究竟得到些什么样的绩效?毕竟这样的“人力资源投资”真的不便宜!这是不是一个山高皇帝远的山头,没有人管, 没有监察,不必为绩效负责的肥缺?

2009年4月24日星期五

骨气和窝囊

章家杰先生,在当年的妈祖事件,不畏强权,不甘屈服于挂宗教种族特权之名,行欺压之实的不公平政治合作,毅然辞去现在许多华裔政治人物不顾吃像,朝思暮想的副首席部长官位。在308前的政治氛围下,不眷念权利,不屈服于霸道的“党内部机制和尊卑有次”,需要莫大的决心和勇气,这是我尊崇的马来西亚少有的政治家骨气。

沙巴自民党州议员彭育明,日前在州议会勇敢的揭发地方官员选择性登记赤贫人口的恶性;炮轰民生问题的根源是因为地方议会在解决基本民生事项时失责。这样的言行是一针见血,直捣问题核心的,但却间接掌刮了所有的政党的政治利益分赃, 。相比下,一些政治人物,永远不敢正视和触及这个敏感点,乐此不疲,治标不治本的,在地方议会失责后造成的问题,来收拾残局,当清道夫,施小仁小义,挂着服务人民的旗帜,一石二鸟,完全不问根本。

沙巴自民党陈树平先生,日前要求首相展现他的改革决心和魄力,铲除涉嫌贪污舞弊的领袖,每6个月评估表现的举措,盖括到州级领袖。对以有前科,不能胜任,涉嫌舞弊的任何领袖,甚至包括首席部长,如果涉及这样的指控和涉案,给予马上革除。陈树平这样的表态,在国阵里头是极为罕见的。可以想象,一个不时,大小事物,连一点杂音也要召见全州媒体报章主编喝咖啡,要求关照避讳的首席部长,会容得下这样的“意见”?容得下这样的说话引发数天来沙巴政坛的骚动?

陈树平的下场肯定就像国阵里头,指正国王新衣谎言的小孩,被排挤被冠帽子,甚至被迫辞职的悲惨。如果赛益依不拉欣当时任司法部长时的表现,是一泉政治清流;我认为沙巴自民党里头有另一股政治清流。

正当民愤沸腾时刻,那个沙巴人不说吸尘机?谁没有遇过他的亲戚亲人到处要特权,要project, 卖工程?谁不问木山给了谁?谁不问工程给完那个朋党?谁不问煤炭发电背后的利益考量?谁不问非法移民在大选时的角色?谁不问3倍价码的Sabah Factor? 谁不问沙巴首富是谁?谁不问本州政治人物在沙巴物价昂贵的角色?谁不问什么人包庇公务员的糜烂和腐败?谁不问州政府在沙巴第2贫穷州里的角色?不正视和求改革,一味逃避,为权贵歌颂公德,这些人讲的时候,有没有鸡皮疙瘩啊?

马华的邱克海∶“同意无党派人士续任副首席部长不妥,惟支持慕沙续任沙巴首长兼任巫统联委会主席”。马华不是也有不中选的政治人物,被委任为上议员,而当官的吗?马华什么时候又改了立场?舍弃“唯才是用”取“唯党员是用”?虚伪!有奶的就是妈!马华308在半岛怎样倒下来,你知道吗?

团结党的于墨斋∶“谈论国阵精神,自民党不够资格”。如果因为别人家一个广告,就在大选败下阵来,要申诉是背后插刀,抽后退。于墨斋(1)是认为自己的功绩根本就是画在宣纸的太平盛世景象,不堪一击?还是(2)他认为人民根本就是草包,白痴,弱智,愚蠢报章说的就照单全收?继续做你的春秋大梦吧!关起门来幻想吧!大家别惊讶,当国阵这面旗帜在半岛倒下来时,曾经在这面旗帜下被压迫,被嘲弄的人们,竟可能是最后守护着这面旗帜和精神的人们!特权,非特权;协商,我胁你伤;容忍,我容你忍;民主,我主你民。

这几天的报章好多人护主心切呵,有人差点愤慨得要以死相谏,青天有眼,一定要保佑再生官老爷长命百岁,拜拜不够,要叩上三个磕头!有人的拇指比起来,可要世界纪录最长了!晚上睡觉时,不必转辗难眠,猜想人民的观感;是的人民看见的是一群窝囊的太监,在千方百计讨好!

2009年4月20日星期一

沙巴人民的诉求(7) – 沙巴不需要煤炭发电厂

日前和几位关心沙巴事物的朋友们聊开了,我们决定发起,以沙巴人民为本,跨政治背景,跨种族宗教,对联邦或沙巴当政者,政策和施政的诉求。我们要求现今的政府跟进,尊重和附顺人民的意愿;我们要求以此为准则,作为我们选择未来政府的根据;我们要求未来的政府以此为施政依据。诉求将随着时间逐步讨论,吸纳,撰写和提出;请求大家帮忙建议和讨论,并把诉求转贴出去。

反对燃煤发电厂的立场

16/4/2009,趁着在山打根公干的空档,见过了沙巴环境保护协会(Sabah Environment Protection Association, SEPA)山打根分会以及山打根反燃煤发电厂行动委员会的朋友。对以他们反对在沙巴任何地点建立煤炭发电厂的立场,以及约4万已经联署的沙巴人民,在这里表示支持。

背景

沙巴日常的正常电力需求是650兆瓦(650MW)
沙巴现有的总发电量为770兆瓦(770MW)

在沙巴,停电的事情,是司空见惯的,尤其在东海岸的斗湖,山打根和拿笃,沙巴电供公司(SESB)近日宣布,沙巴的系统平均电供干扰时间指数(system average interruption duration index, SAIDI)从2006年的4千分钟,到目前的1千分钟1年(1 年17个小时)。电力受干扰的问题是什么?官方的说法不外是独立发电厂故障,洪水暴涨水力发电站停产,老旧的转压站故障,电线被盗,被全州猖獗的非法木屋区的偷电活动造成电供不足和系统不稳定。事实上,绝大部分问题发生在地区分布网上(distribution system,10公里半径距离内), 而不是跨区域电供传送系统(transmission system, 远过10公里的传送)的问题。

3/4/2008,沙巴首席部长宣布,不批准在拿笃设立300兆瓦的煤炭发电厂。当时,首席部长在报章宣布,“经过谨慎考量,州内阁决定放弃有关计划,我们不愿看见当地的人民承受福利和健康的风险,及对环境可能造成的伤害。。。对此,我相信有人会说,现今我们有了洁净燃煤发电技术;但同样也有专家不认同这样的说法。”

很快的,这些人提出在山打根建立煤炭发电厂的建议,受到没有预期的前烈反对。但这回,州政府则是迟迟没有做决策。国能主席前能源部长更是在报章登报,要反对燃煤发电厂的人负责,在很快的将来,沙巴因没有推行燃煤发电厂,将面对电供缺乏。

事实是,什么人敢说,因为有了洁净能源技术,燃烧煤炭发电是个洁净的能源?不是的!对以许多政治利益团体的枪手和文宣工作队,转移视线,攻击这些环保朋友个人;批评这些环保工作者为自己好,反对发展,以至其他人没有发展的机会;说这些人虚伪,因为他们开的车,同样污染。对以这种模糊焦点,狡辩,人身攻击,颠倒是非的事情,希望多一些朋友可以说明,暴露这些下三烂手法。

坊间的阴谋论这样的∶使用煤炭游说团体,游说国能和国油;如果国油把较值钱较干净的能源(汽油和天然气等)买出给日本等先进国,不必以低于国际价格卖给国能(或SESB, 或独立发电站)发电,国油可以把多赚的钱或“节省”的钱,与国能分享。当然使用煤炭游说团体为国能赚了钱,自然希望在买卖煤炭赚一笔,同时希望在煤炭发电的买卖电供合约(power purchase agreement, PPA)又得到较好价钱。煤炭发电厂都是建议为数以百兆瓦的规模,一,为求国油看见较有规模的“节省”,二,电供合约中的规模费(capacity payment),甭管SESB向独立发电站买不买电(根据电表,买多少付费多少),这个部分的钱是肯定要付的。沙巴的环境和人民则是处以被动的角色,最好没有问题,发生问题时,什么人要负责?

事实上,争论这个课题,应该集中在这几个重点上∶

争议点一∶2008年初,沙巴电供公司大事宣传,在耗费不菲的建造下,沙巴西海岸和东海岸的主要电流输送线(grid line)终于完工。当时建造连冠东西岸输送线的理由。就是可以一劳永逸的,把西海岸(亚庇)的多余电供送到东海岸(斗湖拿笃山打根)。今天,一些利益团体,大言不愧的通过文宣,说把电流从西海岸通过300公里的输送线,输送到东海岸的输送能源流失(transmission loss)过高的说法,是整个问题矛盾关键之一。

如果从西海岸输送电流到东海岸流失太大,那世界各地如美国加拿大数以千公里的输送线又是如何计算的?既然如此,现在建议中的山打根300兆瓦的煤炭发电厂,输送到西海岸,难道就不怕流失?砂劳越巴昆大水坝的发电可以通过海底电缆,把电送到半岛,难道输送流失就可以接受? 把部分电流输送到沙巴东海岸就不行?

争议点二∶沙巴不用进口的煤炭发电,还有没有其他选择?水力发电,太阳能发电,风力发电,汽油发电,天然气发电,生物残渣发电?沙巴有其他选择。

沙巴的西海岸岸外生产大量的天然气,现在所知的决定是,把沙巴的天然气,输送到砂劳越的明都鲁加工,输送天然气的输送管耗费又是个天文数字。为什么有洁净的能源,却把他送到他州?把它天然气液化,送到日本去发电?自己进口肮脏的煤炭来发电!这样不是很讽刺和不合逻辑吗?为什么不能在沙巴西海岸的Kimanis发电,然后通过电缆输送到300公里的东海岸?

沙巴的棕油(约1 年5百万吨的原棕油)是全马的1/3产量,这也是代表全世界棕油产量的十分一。全沙巴约120家棕油厂,年产5百万吨的油棕果渣(empty fruit bunch, EFB),理论上可以足够提供生产400兆瓦的电流,受联合国气候变化合作组织(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for Climate Change Convention, UNFCCC)的洁净发展机制(Clean Development Mechanism, CDM).

争议点三∶沙巴有个得天独厚的历史背景,叫北婆罗洲,这对旅游业是个不可多得的条件。沙巴没有高度的工业化,这劣势必须成为沙巴发展生态旅游的优势。沙巴有世界遗产地位的神山公园,沙巴有世界十大潜水天堂—西巴丹,沙巴有美丽的岛屿,沙巴有世界仅有最大的人猿保育中心,沙巴有迷失世界之称的Maliau Basin, 沙巴有世界数一数二的热带雨林研究中心—Danum Valley , 沙巴依然是世界十大超级多元物种中心(world mega bio-diversity site)。这一切理由足够说服沙巴州政府,不要为了区区的一两百兆瓦的电能,把沙巴的这一切优异条件给毁了吗?


诉求
(1) 沙巴州政府对以悬而未决的燃煤发电申请,马上给以议决拒绝。对于一些走后门的小量煤炭使用,州政府马上制止。州政府应该马上立法,宣示沙巴对以使用洁净能源的决心。停止沙巴电供公司,国能和某些有特殊利益团体和政治人物,歪曲事实和混淆视听。使用沙巴有的洁净能源来发电。

(2) 把沙巴仅有仅剩的有利条件(competitive advantage)保存---沙巴的天然环境和生态资源,留给下一代。

(3) 反贪委员会或是国会公帐委员会,马上着手调查,关于这样的阴谋论;有没有因为利益关系,侵犯人民的基本权益?

2009年4月15日星期三

沙巴人的最大悲哀

在我告诉大家什么是沙巴人最大的悲哀,如此沉重的课题之前,允许我说个18X有色笑话。这个笑话可是我一个最幽默的好朋友L,成千上万个笑话集中的经典之一。今天不问自取,就这里说一篇∶

话说两个白人探险家在非洲吃人部落被掳,关在笼子里。第1晚,部落烧起熊熊营火,数百个部落壮男,满身油亮,围着营火起舞。第1个探险家被带到营火前,一个貌似酋长的,指着探险家,以他仅懂的英语问∶“you, Whiteman, die or pangkapangka?”(你,白人,死?还是pangkapangka?)。他心想∶这回逃不了了,虽然不知道什么是pangkapangka,大概没什么比死更可怕吧?他小心翼翼,轻声的选了,“pangkapangka!”。酋长大声宣布∶“good! Pangkapangka!”。

一时之间,众人一阵骚动,pangkapangka 声响振天,起劲起舞。第1个探险家就这样被拉到一旁,任由数百壮男,排队唱他的后庭花! 一直到晨曦间,最后一个干完后,被抬回笼子里。第1个探险家痛苦惨绝人寰,以他仅有的力气,对他的朋友说∶“whatever you chose, don’t chose pang-ka-pang-ka!”(千万不要选pangkapangka!),说完就昏阙过去,一直没有醒过来。这朋友很惊骇,心想这pangkapangka 必定是不可言语的酷刑,无论如何也不可选。

第2晚,同样的场景,轮到第2个探险家。酋长问∶“you, Whiteman, die or pangkapangka?”。这人满是愤慨,与其被折磨,不如就义,视死如归,大声说∶“Die!”。酋长大声的宣布∶“good! die! by pangkapangka!”(pangkapangka 至死!)。

沙巴人民半个世纪以来,历经白人统治,白人被赶走,来了个恶霸;恶霸倒台,来了个贪婪的;贪婪的倒了,来了个不做事就爱钱的;推到这不做事的,来了个吸尘机。

沙巴人的最大悲哀是什么?原谅我的悲观,看我们现有的选择,在下一个选举时,沙巴人的下场就是,“you! Sabahan! rot or die?”(腐败还是死?)。“Good, continue to rot!or die, by rotting!”(继续腐败,或是腐败至死!)。

2009年4月14日星期二

亚庇中央医院课题∶邱庆洲迷失在政治利益中

我愿以一颗谦卑的心,祈求我以一颗客观的眼睛看事情。

亚庇区国会议员,民主行动党的邱庆洲先生日前在报章对以医院课题发表文告,其中内容矛盾和利益考量的蛛丝马迹,在这里一一细述和分析,把模糊焦点的事物扒开,把事情的真相还原,说清楚讲明白。

邱庆洲说∶
(1) 如果亚庇中央医院撤离危楼的问题,引发的医疗危机;得靠私人医院来支援是一个事实,就是卫生部长失责。

(2) 民事服务职工会合作社大楼(Wisma Khidmat)适合当医院,停车位问题有可以解决方案。这建筑物不是危楼,农业部迁出是因为有自己的大楼建成。

关于∶亚庇中央医院撤离危楼的问题,引发的医疗危机;得靠私人医院来支援是一个事实,就是卫生部长失责?

亚庇中央医药的被宣布为危楼的事件,造成亚庇成为一个没有中央医院的城市,是不争的事实。沙巴人民没有忘了,就危楼报告,邱庆洲曾经影射专业工程师顾问公司的危楼结论不够客观,有瑕疵,结果以自己的助手发文告道歉了事。

请教邱庆洲先生,一个城市是不是应该有中央医院之余,一定要有后备医院;当发生紧急事件,突发事件,如变成危楼,忽然发生火患,塌楼等意外时,可以马上有后备设施支援;这样做不称职是吗?医疗体系不应该这样管理的是吗?

邱庆洲先生不认为这是件突发事件吗?既然是突发事件,重点是什么?马上解决是吗?人民是不会停止生病的,任何一个时候,都有病患。所有报章报道的个案,QEH医生们说的“危机造成的不必要的死亡”,难道救命不是最重要的事情?这些病患需要被治疗吗?时间重要吗?卫生部这时二话不说,毅然决策,马上通过和私人医院合作,为沙巴亚庇的病患提供及时的救援,这样以人民生命为优先的施政有什么不对了?

邱庆洲先生可以拿出证据证明,卫生部已经知道危楼的真相,而对问题不采取行动数年之久?如果真的如邱庆洲先生所说般,沙巴政府是不是该承担最大的责任?在沙巴,长期负责卫生部事务,有非正式沙巴卫生部长之称的沙巴马华议员,邱克海先生又应该承担什么责任?邱克海先生对这事情可从头到尾,没有发表过一句话啊!

邱庆洲先生怎么认为卫生部长廖中莱当了卫生部长一年需要负责?廖中莱需要为几十年前的失误负责?逻辑吗?政治理念上人民可以不认同他,但不代表你就可以颠倒是非,误导视听。

邱庆洲先生,大概也知道,马来西亚政府医院,公共医疗服务便宜,事实是一个假象。人民不必在口袋拿钱出来付费,以为这样就是便宜的医疗服务?事实上人民还是必须从纳税钱来买单。邱庆洲先生知道沙巴的政府医院,平均一张病床的每天平均用费是多少吗?这样可能看事情就会更客观了。

关于∶民事服务职工会合作社大楼(Wisma Khidmat)适合当医院,停车位问题有可以解决方案。这建筑物不是危楼,农业部迁出是因为有自己的大楼建成?

邱庆洲先生的坚持叫人怀疑了;人民生命是不是首要?邱庆洲先生似乎不太在意这点,邱庆洲先生确实特别在意工程。Khidmat 不是危楼是你可以说了算吗?一旁1英亩地可以用是你说了算吗?可以共用回教大厦的停车场是你说了算吗?可以6个月改装完工是你说了算吗?不是专业工程师顾问,而且没有真正数据在手,什么人敢如此定论?难道邱庆洲先生参与了整个沙巴内阁的策划?朝野政党联手拼计划?

邱庆洲先生选择忽略和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这些人的意见?中央医院290名专业医护人员认为Khidmat不合适;时间流失造成不必要死亡。全国民事服务职工总会认为Khidmat不适合;这样的作业叫服务人民的专业医护人员吃尽苦头,时间是首要的考量。沙巴退休公务员协会认为Khidmat不适合。沙巴建筑师和测量师总会认为中央医院的地点交由专业人员来研究和建议,不该由政治人物说了算。沙巴卫生部总监的最佳选择意见你选择听不见!这些代表绝对不是少数人的意见你选择不听。

邱庆洲先生看来特别在意节省,建议了很多个暂时的解决方案,下南南或兵南邦的店屋暂时改装为中央医院,神经病院该为中央医院等等。就说说节省,改装需要钱吗?需要!改装另外开销多少钱?好几千万,可能上亿?全国的医院都是照医院规格建的,这些沙巴的临时店屋医院要长久使用吗?如果是要长久使用,邱庆洲先生请你务必不要再控诉联邦政府亏待沙巴人,这是你千方百计,替沙巴人争取要求的。

医院只是暂时用的是吗?最后还是要建新医院是吗?邱庆洲先生知道卫生部过去10年来的建造完整医院的费用是多少?不少过100万一张病床是吗?“暂时的医院”是违反“第一次就做对,每次都做对,杜绝重复施工和浪费”(do it right the first time, and every time, avoid rework and wastages)的良好管理原则,造成不必要的“重做”。重做的结果是,浪费时间,浪费人力资源,浪费财力资源,浪费其他资源做低效率的事情。

结论∶医院问题上与某些沙巴政客英雄所见略同,同声同气?

邱庆洲先生对沙巴国阵的任何计划都批评,唯独这个,突然同声同气了?沙巴执政党忽然的施政完美了,以人民的利益为出发点了!下一届请不必投行动党了,现今的执政党就够好了?

里卡士医院500张病床,连同整修翻新和土地,卖价2亿7千万,平均54万一张病床,比任何卫生部在沙巴建的医院的一张病床1百万便宜多少?

邱庆洲先生为何忽然变了调?像某些国阵政客一样,纵使冒着“伤到自己人”的危险,冒着犯了 “不可抽后退,不可自爆其丑”的严明纪律条规;也要扭曲事实,扭曲数据,硬是黑白颠倒;不看历史背景,说以前国阵政府的私营化有问题,说以前收购私人医院太贵;这次一定要有project,建新医院!

邱庆洲先生什么时候开始认同∶制造工程,带动经济活动,比有效使用人民纳税钱更重要?难道邱庆洲先生不该坚持,卫生部一定要持续,有效使用纳税人的钱举动?

难道邱庆洲先生不应该力争,沙巴亚庇人民在最短时间,得到最好专业设计的医院?

当然如果这样的前提下,还能省下一些钱,比政府自己承建的价钱还要低就最好不过了。邱庆洲先生,你认为呢?这不应该是反对党应该力争的吗?这不该是行动党一定要坚持的吗?如果某私人医院能够符合这一切条件,价钱又比政府建的医院还要低,难道不是人民的福祉吗?

某些沙巴执政党利益团体不方便出面说的,邱庆洲先生也说了。管他合不合适,时间是不是最短,价钱是不是更合理,是不是更节省?浪费更多也在所不惜,总之,朝野政党一定要新project 就对了。朝野联手拼利益,在所不惜?沙巴行动党怎么就这样迷失在小小的政治利益中?反对党不单可以为反对而反对,有时,沙巴的反对党也可以为赞成而坚持赞成,叫人大开眼界。

数据自己会说话的,让人民有更多真实的数据来自己衡量吧!拼除偏见,就事论事,请你用说道理,用你的论据来说服我是我错怪你了。

相关新闻和数据:
Health Ministry mulls SMC takeover in 6 months by Malaysiakini

對衛生部洽購引發諸多揣測誣蔑表痛心疾首
沙醫藥中心擺事實講道理
2009-04-11 15:58:26


把民事雇员合作社大厦改建为医院退休公务员协会反对
认收购沙巴医药中心是最佳方案
2009-03-22 14:03:59


建中央醫院新地點需從長計議
先交專業團體研究
2009-03-25 16:09:40


沙卫生总监:庇中央医院情况紧急应即购沙医药中心病床严重短缺医务员压力大 2009-03-21 14:03:39

民事職總支持衛生部收購沙巴醫藥中心
2009-03-19 17:13:43


無醫院之城眾病黎多少無奈
劉官發調到保佛醫院
親情問候亦成奢偧事
2009-03-17 16:26:07


聯邦衛生部擬把民事僱員合作社大廈
改建為外科醫院
2009-03-10 16:44:57


Sabah health sector needs money, money, money...by Malaysiakini
Joe Fernandez Mar 10, 09 1:33pm


Hiew 'sorry if he offended Ikram CEO'
Published on: Saturday, December 06, 2008


就邱慶洲針對伊醫院結構調查言論
三專業組織澄清不代表彼等觀點
2008-12-04 16:20:13


邱慶洲憾見三專業團體未受邀參與檢查
修復醫院耗巨資太誇張言過其實
2008-12-02 15:43:34


劣質洋灰與海砂含鹽份高
導致混凝土鋼筋生鏽腐蝕
造成庇女皇醫院主樓毀損
2008-12-02 15:43:53

2009年4月13日星期一

审判日

到过法庭听审的朋友大概知道,真正的审讯过程是一个严谨程序,除了所谓人证和事证(物证),剩余的就是逻辑思考论证,排除不逻辑和有合理怀疑的可能性。无论如何,靠司法程序来张显公正和公义还毕竟是个最好的途径,当然有没有可能有冤案的?还是可能的;有没有可能有漏网之鱼的?同样有可能的。

在电影情节或是真实世界,一些有权有钱有势的,操弄司法,或是找来个口才了得的大律师,硬是把事情说成对自己有利的说法,法官坐在高台上,尽他所能,做个最合理的审判。

你可以想象这样的一个情况吗?这天,所有与你有关的人,家人,亲戚,邻居,老师,同学,朋友,敌人,同事,所有曾经和你有过接触的,哪怕只是瞄过一眼的路人,你心中批评过的,想过的人。全部人都到了一个很大足球场,坐满了整个足球场,四面有面很大很大的屏幕。这里没有法官,没有陪审团,没有律师。

审判开始,没有面红耳赤,没有狡辩,没有漏网之鱼,不会有冤枉,不需要言语,全部人注视着屏幕,上演着你的一生。你说的,你做的,你听的,你心想的,你的心机,你心里想的,你的口是心非,你的背叛,你的不可告人。。。。。完完全全的上演。这就是我相信的审判日(judgment day),多少人可以顶天立地,泰然无愧,面对你所在乎的人?

这样的标题的确是比较哲学性和信仰性的,没有意图挑起争议;可以接受的就多加思考,不能接受这样思维的,就当是鬼话连篇吧。

2009年4月10日星期五

及时行乐

我猜想是抱我那快4岁20公斤重的孩子的姿势不对,加上二头肩的问题,前天一觉醒来,背部竟然隐隐刺痛,以为是一般肌肉酸痛问题;昨天醒来,隐隐作痛变成了某些坐姿和走动时,有电流触电般的刺痛,没办法自己盥洗, 换裤子。

这是我有记忆以来,除了捐血,第一回睡在医院的病床,从一个房间推到另一个房间。医生为了确定伤的是骨头,枢纽神经(spine) 还是肌肉(muscle spasm)?结果我做了磁力共振图像断层扫描(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MRI)。还好,图像显示骨头和神经没有受伤,只是肌肉拉伤,打了一枚针,大概是放松全身肌肉之类的,下午还做了一个小时的物理治疗;加上特强止痛药,除了偶尔的电流触电般的刺痛,生活大小事情还是可以照常。医生说休息一个星期,继续吃药做物理治疗应该可以复原。

我想这忽发奇来的事,最受惊吓和不知所措的,也许就是我的太太吧?看她耽心受怕,真的过意不去,忽然有感而发。虽然一些人的人生可以那么坚毅,但人的生命有时又是很脆弱的,一切就在那一瞬之间。

或许我们真的该及时行乐了,哦,我不是说象没有明天般的放纵。

我是说,我们或许,该及时对我们在乎的夫妻父母兄弟姐妹孩子家人,朋友同事老师长辈,说该说,做该做的事情,该尽的孝道。哪怕只是一个电话,哪怕一句说不出口的肉麻话,哪怕是一份多么微小的心意,哪怕一个拥抱爱和关怀的表现,哪怕是放下那根本不值什么的面子,原谅和解求原谅。哪怕是无病无痛,也应该感恩和值得高兴,因为一些人的每一口深呼吸都要承受着难以言传的痛楚!

不该等,真的别等,现在就及时行,会是乐的!

2009年4月7日星期二

脱裤子放屁

到世界所有城市,各自都有特色和个性;但到他们华人集居的唐人街,倒是到处一个样的。有唐人街的地方,几乎可以肯定是华人占极少数的地方。因此,唐人街这种现象,不单是同宗族的集居相互照应,它更是一种身在异域,圈出一块小小的地区,在这里过着与周围极为不同的生活方式,它更有一种展示的意味。同样的在上海,你可以找到德国区;在美国的New Orleans,你可以找到很法国的社区。

好了,你可以想象北京上海香港硬要建个唐人街吗?不行的,因为整个社会,整个地方,整个国家的日常活动就是这样的,没有必要特别强调。同样的,你可以想象在马来西亚建个马来街吗?胡闹!马来西亚的大小城镇,早就已经融合了多元种族精神面貌和现代化的元素,勉强而行,就不过是脱裤子放屁而已!

既然在马来西亚建马来街是个笑话,那马来西亚需要建唐人街吗?马来西亚需要印度街吗?沙巴需要卡达山杜顺街吗?砂劳越需要达雅伊班街吗?如果你硬是把这个民族看成是历史和陪衬,而不是融合的其中一个元素,那样就圈个保留地,像美国的红番区,让这个民族活在博物馆的展示窗前吧!你不要奇怪,没有远见的卡达山杜顺领袖正领着整个民族进驻博物馆了。

好了,同样的情怀,华人事务部长是要来干什么的?要印度人事务部长吗?要Orang Asli事务部长吗?要卡达山事务部长吗?杜顺事务?达雅事务?伊班事务?马来事务?要沙巴事务部长吗?砂劳越事务部长?吉打,吉兰丹,丁嘉柔州等等事务部长?要回教事务部长?那佛教事务,天主教事务,基督教事务,兴都教事务部长?神经病!

究竟华人的什么事务需要一个部长来特别照顾?华人的衣食住行要特别处理?还是所有华人的治安和家庭纠纷要需要特别处理,以后都不用警察和法律,就用张天赐的方法解决?华裔学生的9A就是和其他马来西亚人的9A不同,需要华人事务部长来解决?还是华人的排泄物和其他马来西亚人不同,需要特别事务部长来照顾?

以后华人的交通,教育,贸易买卖,农业,制造业,卫生,出国,国防,安全,治安不在主流国家部门部长的管辖,那些是管“马来”西亚人的;华人的事,由华人事务部长管辖?是这样吗?

如果如他们自己说的,这是个有效公正公平对待各民族的政府,一视同仁的政府,一个以好的施政管理(Good governance) 为大原则的政府,需要吗?为了讨好你的华人政党政治人物而分官位?你们关起门来自爽吧!为了向广大的华人释放善意和宣示开明施政?人民真的不敢奢求,不敢放肆要人讨好;只求是个实行好的施政管理(Good governance) 为大原则的政府就心满意足了。

好了,什么人提起要华人当第二副首相的?在这种协商精神下,这种主人(ketuanan)和寄居者的关系下,有名无实,像住在皇宫里,却是个太监般,的内阁部长或是第二副首相,什么人兴奋了?或许马华或民政会的! 人民呢?谁在乎阿? 是整个理念的问题,不是职位的问题是吗?

我只希望那么一个安全的国家,警察和法庭做好自己独立良心的本分;反贪委员会做好自己的本分;让我们的孩子得到国家最好的教育;让我们得到国家最好的医疗服务;人民的每一分纳税钱,善用,用于人民的福祉;我们不怕吃苦打拼,只希望我们身上不需要背负寄生虫;我只希望我们不是被压迫被垄断被要便宜的人们。

2009年4月6日星期一

心胸狭隘而造成的伤害是无法补偿的

在我有记忆以来,父亲每天晚上到了华文新闻时间,总是风雨不改的,管他什么歌唱比赛,管他黄金影片档期,管他有了什么华丽台,管他什么选美直播,管他是天王老子,大家总是乖乖的把电视转到新闻的视频;尽量不大声讲话,避免影响大家“听新闻”,这种“听新闻”的习惯到如今不改。

这也许也是很多马来西亚人共同的习惯吧?从6点半,7点,9点改到8点,时间时常更改也不过是埋怨两句而已。自从RTM2 改为TV1播放,TV1为专门资讯频道之后;动辄把每天华语新闻由30分钟缩短为15分钟,以便为8点45分的足球赛让步的做法。高高在上,视人民为负担,而不是视人民为老板的部长们和国会议员们,容我说几句。

当权的可以喜欢在新闻怎样吹就怎样吹,怎样说也没关系,这样的报道不叫政府喉舌,不叫一面倒,该叫什么?你可以关起门继续你的春梦,自圆其说,当全世界都是弱智的。但到最后你最好确定,这是要强行灌输给人民,你不是对这样的报道深信不疑才好?

当权的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看新闻的人不一定要相信你说的东西,但看新闻还是每天人民会做的事;看发生了什么事,看局势的发展,看人性的善恶。如果你一厢情愿认为这是一班看新闻的是找上门的愚昧的信徒,可以任你愚弄,说教,任你鬼话连篇,神棍般任你骗了财再骗色,那你自便。

如果当权的还是不能珍惜,这些坚持看新闻的,是一群明辨是非,关心国家,关心社会,在乎国家的人民;还是不同意此时此刻,媒体为唯一可以集思广益,搜集人民意见意愿的平台,倡议建设性批判,倡议社会公义的平台,真诚发放政府施政资讯的管道;硬是把这些尝试推向非主流的民间媒体,请自便。

每天半个小时的资讯转播,其实真的少得可怜;现在硬要把全体马来西亚人,至少把5百万华人视为足球疯狂迷,看足球比看新闻更重要?你凭什么这样猜想?阿,的确是的,如果有人可以随随便便说,爱看辣妹辣舞是华人的文化,有什么不能闭着眼睛一相情愿猜想的?

这样的行为恰恰是口是心非的缩影,一面说要开明,一面做的是收紧管制。一面说要倾听,一面做的是“你们这种人,最好是莫听国事,莫谈国事”。一面说要痛定思痛,一面做的是变本加厉。表现出来的恰恰是没有治理国家的那种广阔的心胸,考量多说了几句华语,会伤了谁?考量这样损了什么人的高高在上的主人威严?考量做客的本来就不该管主人家的事?讲华语的就不爱国?讲华语的就不忧国忧民?

难道不可以宽容一点?所有的语言新闻都有,包括达雅语,卡达山语,伊班语,而且更长的时间;所有的地方新闻都有电台广播,阐述施政方向,地方需要,让人民参与讨论提供意见,倾听全面的声音,全民动员,向大方向迈进,这样不行吗?相信吧!钱的施舍,也未必能够弥补。心胸狭隘所造成的伤害,是最没有办法弥补的。

2009年4月3日星期五

18X笑话—话事人的音乐修为

话说在波勒兰的话事人移交权力晚宴上,相互暗地里较劲是少不了的。

嘛嘛爱献他甘邦出生,却出色的英语∶“白头,你知道吗,我们做大事,在国际舞台混的,随时洒两手在所难免。你看我的打鼓功力就知道,犹如我发展之父的称号,鼓声万马奔腾的气象,叫许多人折服的。你玩什么乐器吗?”(You play any instrument?)

白头面有难色,淡淡的说了∶“是的,我玩电子琴” (Yeh…I play organ)。

哈欠伯忍不住要插嘴了∶“是啊!我的吉他功力也洒得不赖的,尤其是玩起蓝调blues 时的那种无拘无束和包容的气概,还会叫人如痴如醉,肯定可以比美我的开放之父的美誉的”。

嘛嘛就是眼角猛瞪哈欠伯,心想∶你这糟老头,开放你个屁,我一世英名,就差点儿被你搞坏了。心有不忿的,不愿跟哈欠伯说话,想来个孤立哪个不识趣的家伙!所以继续和白头说话∶ “白头阿,你玩电子琴,玩些什么音乐啊?”

白头从面有难色, 变得苍白,小声的答到∶“I play my organ ok!”。

Organ= 电子琴 或是解析为器官

2009年4月2日星期四

沙巴人民的诉求(6) – 拉近贫富差距,调降生活成本-- 政府和官营企业的角色

日前和几位关心沙巴事物的朋友们聊开了,我们决定发起,以沙巴人民为本,跨政治背景,跨种族宗教,对联邦或沙巴当政者,政策和施政的诉求。我们要求现今的政府跟进,尊重和附顺人民的意愿;我们要求以此为本,作为我们选择未来政府的根据;我们要求未来的政府以此为施政依据。诉求将随着时间逐步讨论,吸纳,撰写和提出;请求大家帮忙建议和讨论,并把诉求转贴出去。

背景


15年前的暑假,在英国北美学生交换计划下,到美国打工,每天干13小时,干足两个月,剩下一个月绕了整个美国和部分加拿大城市走了一圈。记得跟我一同打工的一个英国年轻人的经历,他每年夏天就到美国东岸海边城市打散工3个月,当时每小时最低薪资5美元,一天干个10来小时,其余的时间,他就生活在斯里兰卡的一个渔村。他说,在那9个月的时间,在斯里兰卡的生活,他可富裕的,活得像个皇帝,什么事都不需干。

这样总比大部分马来西亚人,不见天日的早出晚归,挣得月入几千上万,除了衣食住行,柴米油盐酱醋茶,水电过路费,还要倒欠的生活素质来得高是吗?

理论上,越是贫穷的国家,贫富差距会越大;越是贫穷的地方,越低生活成本理应越低。但例外的,往往就是一些有大量暴发户的新开发市镇,发现金矿宝石的城镇,开发林业的城镇等;物质输送缺乏,但偏偏又有一些钱来得容易的人口,不计较的花费,结果生活成本飙升,沙巴的生活成本高昂的其中原因,这点是有的。商贾的贪得无厌是因素吗?可能。独家垄断生意的因素存在吗?可能。人民消费行为助长居高不下的生活费?可能。其他供应成本高昂?可能。

今天我们就衣食住行,专注在沙巴州政府的一些直属投资公司,官营公司,和有影响力,有特殊利益关系的企业,造成的垄断,牵一发动全身的的角色,是难辞其咎的。

住房价格
今天,沙巴一包50公斤的洋灰平均约RM17,半岛大约RM14;沙巴的建筑钢铁料一吨约RM2,300,比半岛约RM1,700-1,800,平均贵RM500-600。洋灰和铁料大约占一般房子材料成本的30%(或是售价的20%),比半岛平均高出1/4的价格,这样能不反映在卖价上吗?能不叫沙巴人民买单?这是肯定羊毛出自羊身上的。

沙巴独家洋灰厂叫沙巴洋灰工业有限公司(Cement Industries Sabah Sdn Bhd);沙巴的独家建筑圆铁和花铁条加工厂叫沙巴钢铁工业有限公司(Steel Industries Sabah (s) Sdn Bhd)。价格牢牢的被控制,时常缺货的情况,问问沙巴的建筑业者就知道有多严重。半年前,政府说开放入口,符合资格的发展商,可以申请从国外入口。近半年来,联邦政府迫于无奈,宣布取消洋灰顶价,得取消约25-50%的入口税,至一律10%税。首先,中央政府在这方面,为了保护几家洋灰生产商,牺牲全马来西亚人的事实不必争辩。

其次,可悲的是什么?
沙巴政府通过它的投资公司SEDCO (Sabah Economy Development Cooperation)
拥有沙巴钢铁 25%股份
控制日本漆51%股份
拥有Guocera (Labuan)瓷砖 30%股份
与沙巴港口Sabah Ports (官营)主导控制沙巴洋灰65%股份
投资在主要建材贸易公司Perkasa Trading Sdn Bhd

你试试说进口吧!会有人不讳言的提醒你,你以后自己照顾自己吧! 你没进口时,休想本地洋灰和铁厂会给你货,排队等货时,你可几天才等到一车供应!这就是沙巴!

政府扶持发展?还是分一杯羹?还是剥削人民?还是与民争利?当房价高企,房租和银行借贷昂贵,经营成本全面高涨,成恶性循环。沙巴政府对沙巴骄人的全马第2高生活成本城市的巨大贡献!

交通和“行”
沙巴没有半岛般四通八达的大道,也不知道半岛人民有什么好骄傲的,51年发展成果也不过是向大道公司高价租借罢了。沙巴土地辽阔,道路发展欠缺,陆路运输费高昂是必然的。任何城镇的公共交通根本不必谈,几乎没有,算了!没有车辆,在沙巴是不能生存的!每个人得靠自己的车辆,能节省吗?

本地或入口汽车的价格比真正国际价格高出许多!这能不反映在奇高的生活费吗?同样的,为了保护一家国家汽车公司,牺牲所有的人民。沙巴政府同样的通过它的投资公司SEDCO拥有组装Isuzu的Kinabalu Motor Assembly Sdn Bhd 21%股份,分一杯人民血汗钱的羹!

中央政府的沿海贸易政策(cabotage shipping policy)自1990实行,国内任何两个海港的贸易船运,必须由马来西亚拥有和注册的船只来服务,增加沙巴的成本的事实不容置疑,致以多少,则是不同的计算方法有不同的数目。

来回亚庇-拿笃机票,没有了亚航的廉价航空,独家Mas Wing 要RM400。沙巴8个港口,对不起,现在属于沙巴政府官营Suria Capital的,和马航一样,赚是公司的,亏蚀是政府的,沙巴政府的高生活费的贡献!

吃的
SEDCO控制拿笃面粉厂的51%股份,沙巴面食起价,同样的逻辑,在所难免。
每个餐厅和茶店的合法外劳至少要付RM1,500的人头税,加上中介费用约RM500,还有外劳体检费约RM190+RM95,难道不是转嫁给人民吗?

什么人做体检的生意,沙巴政府投资公司Warisan Harta Sdn Bhd,2007年共95,000人次体检。赚不赚钱?赚钱!赚了什么人的钱?人民买单!这就是沙坝政府对高生活费的贡献!

其他
郊外的停车位也硬性收停车费了,好,政府可以得到多少收入?不知道耶,给了私人公司负责!不还钱市长用公费崔收!

沙巴政府所有的有关工程或需要保险的业务用SEDCO的子公司IIB Insurance Brokers Sdn Bhd 的服务,赚不赚钱?赚!谁的钱?人民买单分担成本!

如果不时海关会捉获白米走私入口来东马,代表什么?国际的米价比沙巴便宜是吧?大马稻米局是扮演收取盈利的政府机关对吗?有没有贡献高物价?

太多太多了,一边私营化,一边把赚钱(赚人民的钱,提高生活成本的)的生意“州有化”,在官营架构下,再承包出去给特定公司,这就是沙巴政府的游戏的规则!这样的言论伤害了沙巴政府的感受?摊开来大家检验吧!

诉求
(1) 沙巴州政府应该马上停止发出垄断性(monopolized)的商业执照给个人,官营机构或财团。马上立法制订反垄断的法案,强制贸易和服务业的暴利征收惩罚性税收;以及鼓励调降到市场合理的盈利率。培养企业进场进军,对一些关键性,具广大牵连性的生产或贸易业,足成市场供求主导的公平公开竞争。

(2) 沙巴州政府马上立法,排除某些高牵连性领域的高门槛(trade barrier)和调降这些领域的繁文缛节,包括入口准证申请,执照申请透明处理等等。

(3) 以沙巴政府的直接和非直接控制权,强行要求所有涉及领域增进效率和减少浪费,强行把所有涉及领域的利润回归消费者,调降到合理水平,为求减低生活成本到合理的水平。

(4) 沙巴州政府马上全面公布所有官营公司过去5-10年的财务报告,它们的涉及的领域,它们的表现,它们的薪金和福利状况,它们的利润去处;这种公司理应赚得一本万利吧?摊开让人民检验。反贪和稽查师马上检验它们的营运有没有朋党裙带利益关系?是不是以人民利益为根据?是不是合理的管理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