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3日星期六

多么美味可口的肥肉啊!

沙巴每回要/可能要政权交替时,人民最大的忧虑是什么?沙巴有大得惊人的工程!沙巴有目光远得那么惊人的当家政治人物!

在这些政治人物的计划里头,保证你30年内,不需要在沙巴建任何的学校,它足够应付30年后的学生人数! 30年内,不需要在沙巴任何一个地点建医院!但那时候,这些建筑物可不可以用,那你自己保重了!

沙巴现今的耗电量为650兆瓦,未来十年计划增加600兆瓦,部长说没放弃要建一家300兆瓦的燃煤发电厂!这样沙巴的电供,可以给未来40年的电供?到时,残旧到什么程度,沙巴人的后代,自求多福了!

当前的沙巴频频电流干扰究竟是不够发电设施?还是电流输送网络?19/5/2009沙电耗资1.49亿,签署工程合约,提升亚庇外围电流输送网络。沙电在报章感谢沙巴州政府的6亿马币grant and soft loan (特殊用途经费和免息贷款),这是人民的纳税钱吧?什么才是首要的?马上解决问题的30-40兆瓦的发电量?这个数目绰绰有余!先做输送网络?

日前沙巴政府宣布州内阁原则批准:“确保沙巴州首府至2050年仍享足够水供,吧巴将建大水坝”,1200百万公升(日产)(1200MLD, Million Little Per Day)耗资28亿令吉。

1. 40年后的用水需求,现在建一个超级沥水厂?这是老马的逻辑思维的一脉相传!建设会老旧吗?全部的投资在一个地点,还是分散风险好?

2. 每一个“日产百万公升”(MLD)的生产能力,要价200万马币!1百万马币一个“日产百万公升”是有点奢侈了!哈罗!马来西亚的反贪委员会,国会账目委员会,沙巴人民,反对党!你们疯了吗?你们是管小不管大的是吗?

3. 打着捍卫沙巴纳税人权益,到处支持(只支持沙巴州政府号召的)或反对(反对州政府反对的)计划的沙巴行动党的邱庆州,你在哪里?

4. 这样的工程公开招标吗?24亿马币的沙巴发展走廊算什么东西啊?吵得面红耳赤的逼宫,分得前首相的沙巴特别拨款10亿令吉算什么?一个沙巴政府主导的州水供工程,就耗费28亿。

他就是要在这届的任期内委托了这个工程!你不高兴吗?没有了明天不重要,一些人穷得只剩下钱!万一明天还再来,那时天掉下来的礼物啊!


附录:確保州首府至2050年仍享充足水供, 吧巴將興建大水壩
2009-05-21 16:11:03

【亞庇廿日訊】州內閣已原則上批准在後年開跑的第十大馬計劃下,在吧巴凱魯安村興建比兵南邦巴巴貢水壩大三倍的水壩及在洛加宜建新濾水廠,以確保州首府至二零五零年享有充足水供。卸任基本設施發展部長拿督陳樹傑披露,上述計劃屬亞庇區第三期水供發展計劃之一部份,斥資廿八億令吉的凱魯安村水壩與洛加宜濾水廠,每日產水量高達十二億公升,足以應付整個州首府至二零五零的需求。他今日在基本設施發展部移交部長職權予拿督斯里百林吉丁岸時指出:「州內閣上個月已原則上批准上述計劃,以應付整個州首府的水供需求。我們大約對所需要開銷進行估計。」

他說,上述計劃將在第十大馬計劃下分階段撥款加以落實。他說,人口增加及沙巴發展走廊等各項發展計劃已開跑,州首府明年的儲備水量每日祗有五百萬公升,未來二、三年必須設法增加水供以應付需求。他說,目前,亞庇水供基本上是來自巴巴貢水壩,一部份來自吧巴與斗亞蘭德里望濾水廠,但巴巴貢水壩水量不足應付未來十到十五年的需求。他說:「這些計劃的概念是為州首府建立一個強大的儲備水供,我們向巴巴貢水壩學習,這麼多年來,該水壩能應付亞庇區的水供需求,是因為我們將水儲在一處,山打根的西加力水壩也是如是。」

他說,政府已經決定頒佈憲法將凱魯安村十二平方公里地段列為集水區。他表示政府也在探訪在靠該水壩發電的可能性。為進一步增加水供,陳樹傑表示州內閣亦同意斥資二億令吉提升德里望次期濾水廠,以及另五千萬令吉提升吧巴次期濾水廠,將兩廠每日產能分別提高八千萬公升和四千萬公升。他說,吧巴濾水廠是為應付需要金馬利石油及天然氣總站之需,因為該計劃需要大量水供。出席職權移交儀式包括新任基本設施發展部助理部長彭育明及原任助理部長拿督加比林,工業發展部助理部長拿督邁克阿生及部門高級官員。

沙巴反对党快览

沙巴的政治有没有议题?肯定有,而且是很明显的,执政党有着明显和严重的过失。既然如此,沙巴的反对党的表现如何?不太客气的评论:老人政治,死气沉沉,过多的历史的包袱把这些人,这些党团压得喘不过气!

先说沙巴进步党,沙巴进步党毕竟是刚刚退出国阵的政党,当了好多年的执政党一份子,现在要扮演反对党的角色。说这个退出国阵的举动,究竟是不认同国阵政府的斗争?还是在国阵被局限在2x4(分配到2个国会,4个州议会)?还是没有分配到角色可以扮演,而默然离开?

一些进步党议员在许多议题上开始扮演它的监督政府的角色,以准确的数据为根据,不同的人专攻不同的的议题,算是比较有系统化的论政。一些则是还是停留在历史中,门面功夫,在国会问问题在报章展示,当是交功课。但当杨德利大动作建议要弹劾前首相,反贪局马上大动作调查他,难道不说明沙巴进步党沉重的历史包袱吗?没有杨德利的沙巴进步党,今时今日又可能继续斗争吗?

公正党的的许多领袖,毕竟是很有历史背景的过来人!各族主导人物有杰菲里(卡达山),安沙利(马来人),刘静芝(华人)等等。一般的感觉,公正党对许多的课题缺乏兴趣;在没有选举的日子里,对许多不合理偏差的政策施政,不太有兴趣发言;吝啬的提供一个比较完整的替代方案。党内的权力角力,种族政治的阴魂不散,在成功得到权力时,估计会有激烈的斗争。一些异数如江汉明等人,虽然没有当选,却还是比较务实不间断的服务,实际行动抗衡偏差的施政。一些年轻的党员,非常有热忱和理想,热衷寻求问题的改进的方案。

沙巴民主行动党,没有全面的施政方案和主张;小眼睛小心胸,不成气候,赶走了皇帝,自己做皇帝。火力全开批评别人沟渠部长,每天报章看到的就是,站在水沟旁路旁的民主行动党!全州性处处巡视工程,像是工程承包商老板多过国会议员。在执政党本身施压排挤腐败领袖时,议员出其不意的,与民众观感完全背道而驰的,嘉许执政党首席部长,让危机轻松化解。

邱庆州对沙巴议题和政府的行政偏差,选择性的发言是众所周知。对某些政府的工程,邱庆州可以为反对而反对,州政府反对的购买私人医院,不问价格最大力反对。同样的,邱庆州也可以为赞成而赞成,州政府要建一亿的巴士终点站,他不单不问合理与否的赞成,还自告奋勇要跟中央交通部要拨款。州政府要花一亿改建Wisma Khidmat,建一家“政府拥有的私人医院”,纵使许多290名中央医院医务人员,退休公务员协会,全国公务员职工总会,许多专业团体认为不合适。不问合适与否,不问价格合理与否,没有人愿意表态,他是第一个大声附和首席部长英明决定的人。这像是首席首席部长的忠实守护者,多过像反对党。

但无论如何,沙巴行动党也有一些青年才俊党员,充满理想热诚和抱负,渴望人才和好的施政建议,虚心求贤,开明正直,这是不幸中的一点点的希望。

笼统的结论,沙巴反对党的生态,还是被一群旧时代旧思维,拥有沉重历史包袱的领袖所领导;在处理自己的包袱过程中,可能要付出昂贵的代价,甚至包括可能是人民的利益。沙巴反对党,能不能够在未来的沙巴政治扮演更大的角色,或有效的执政管理这个满目疮痍的州属,就要看这些青年才俊,多快可以取代这些旧人,成为领导的核心,施展抱负。

2009年5月20日星期三

身为执政团队,这个责任你逃得了吗?

1. 首相指示公共服务局(JPA)全面检讨发放海外奖学金的录取标准和作业方式, 申请失败者可翻案。“随着首相的指示,马华4位部长一位副部长,多位友族部长和政府首席秘书将于今天召见公共服务局总监,了解该局是否有执行和贯彻内阁之前对海外奖学金的发放所作的决定。”— 14/5/2009

2. 翁诗杰透露,内阁在今年初的一项会议上议决,公共服务局的2000份海外奖学金,必须依据新标准来发放—20%是纯粹以成绩为准,60%以种族比例分配,10%分配给东马土著学生,10%保留给弱势群体。-- 14/5/2009

3. 公共服务局总监依斯迈阿当指“公共服务局至今未接获任何有关内阁接管发放海外奖学金工作的指示,再等内阁确实的消息吧!”“2000份奖学金有8600人合格,当然有许多学生会做出投诉”— 16/5/2009

4. 翁诗杰∶“无关固打制,奖学金录取标准和机制出问题。内阁的议决还轮不到任何级别的公务员来否定”。16/5/2009

过去20-30年间,哪一年不发生,优秀的学生得不到海外奖学金?优秀生得不到国内奖学金?成绩最优秀的前十名却得不到进入国内大学特定学科的学位?优秀生挤不进国内大学的门槛?哪一年内阁不严正限时调查?哪一年是因为内阁的偏差?没有?哪一年不是公务员小拿破仑?

哪一年不发生,马华上下劳师动众,倾巢而出,救火似的,为学生出头,为学生上诉?全国各地的报章,图文并茂,马华部长议员领袖为民请命!学子沉冤得不得雪,就看命了。要翻案得直,部长议员领袖,那有不上神台封神封仙的?

每年拿不到本国奖学金,被新加坡大学录取并提供奖学金的人数,这几十年来,究竟有多少人?这样是不是叫人才流失?说什么招揽世界级人才,说什么鼓励人才回流,说什么华裔因为薪金少不愿当公务员?

马华喊了数十年为华裔争取福利,有真的争取吗?为什么要争权?难道不是应得的权利吗?有真的在决策层发言吗?为什么这样的偏差政策还是存在?还是无可奈何?继续你们的忍辱负重,为了谁?为人民还是为自己忍辱负重?这样的事情让人气馁!这样的新闻叫人麻木!马华却实实在在的,为每年多争取到几个,乞求回来的奖学金,当是政绩!

先不说同不同意这样的发放标准,考试成绩在全世界,全人类,根本就是一个完全科学化的鉴定程序,黑白分明,没有半点的灰色地带。把8600个人的名次排起来,有什么难?先把8600个学生成绩最优秀的前400个学生(完全只根据成绩)填满20%的名额。接下来根据成绩来排满各别种族比例的名额固打,共60%或1200个名额,其余个别10%给沙巴土著和弱势群体。

“内阁的议决还轮不到任何级别的公务员来否定”是翁总会长很尊卑有序的讲话风格!问题的症结也恰恰发生在这句话里。

(1) 内阁的议决是清清楚楚?内阁部长释放给下属执行的信息是公公正正?还是一个阳奉阴违的内阁指示?马华有没有在内阁要求理清,这样已经存在数十年的状况?毕竟在报章的喊话和翻案,是很被动,治标不治本的方法,不是吗?

(2) 连这样的一个工作也没有办法妥善完成,究竟是因为内阁没有办法给个清清楚楚的指示?假设内阁的指示和精神是正直无私的,为什么不见这20-30年来追究失责的执行者?杀一儆百,明年的工作肯定清清楚楚。但是数十年来,每年一直在重演同样的事情。

(3) 还是公务员无能?还是各级别的公务员就是公然否定内阁的议决?

没有最顶头老板的祝福,下属敢为所欲为?没有守护者,默许问题在根源滋长,问题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一句尊卑分明的讲话,问题就会自动解决? 要把数十年来被埋葬掉的,被牺牲掉的优秀孩子的生命和才华,推卸到公务员办事不力的身上!这样未免太过自欺欺人吧?太叫人气愤了。

2009年5月14日星期四

昂可!你好厉害叻!


马来西亚其他州属有没有这样的首长代言人我不清楚,沙巴的情况大家自己不妨看看!啊!我说代言人吗?如果不是首长代言人,斗胆许下的“他领导下本州可在5年内成为全国最富裕的一州”这样的承诺,谁该负责?昂可!你是自己讲的吗?你可以自己这样讲吗?这比大选时的竞选宣言还要夸张叻!

昂可!这种人才,应该马上就任做马来西亚首相才不会大材小用!马来西亚人的福祉哦!

昂可!每届大选你没有缺席过呼吁大家支持政府,真的辛苦你了。人民知道你和朋友们从未在慕沙身上得到任何好处的,你是自愿的,你是欣赏首席部长的领导和理财才能,集所有历代领袖的优点才这样说的!

但是,昂可!你好像也有为那些“沙巴是一个几近破产的州属时期”的官老爷站台耶!是你有份呼吁大家支持的耶!这“沙巴是一个几近破产的州属时期”是什么时期阿?谁当政啊?

昂可,如果不是遇到世界油价攀升,棕油水涨船高!棕油暴利税,不知道他有没有那么能力改善沙巴州库空空的局面?昂可,你可以对商会会员说明,你支持暴利税吗?

昂可!当沙巴华裔不太听,因为华人的当政政治领袖不太敢讲,讲了没人信的时候。沙巴华裔人民,最听的就是你的话,因为你是沙巴华堂总会长,你身负重任啊!

前阵子有人呼吁沙巴须要好领袖,包括可能有换首长的历史根据!昂可不也是第一个,出来呼吁大家要支持首席部长吗?“现在很多传言,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继续支持他领导本州”。嘿!我的老师教逻辑学,是不是留两招,少教我?这逻辑我真的不会推论耶!现在有很多传言,所以要支持!这。。。怎样解?

昂可!好想告诉你,你真的好“班奈”哦!


附录
---------------------------------------------------------------------------
陳友仁吁州人全力支持慕沙續任首長冀沙巴在未来五年成全国最富裕一州

亚洲时报2009-05-12 14:05:42

(本报讯)沙巴中华大会堂(华堂)总会长拿督陈友仁昨天表示全力支持,亦呼吁全民全力支持拿督慕沙阿曼继续担任首席部长,因为他领导下本州可在未来五年内成为全国最富裕的一州。他说,慕沙在担任首长以来的表现已足于证明他有绝对的能力做到这一点。他说:“沙巴曾经是一个几近破产的州属,在他(慕沙)的领导下,本州财政地位大有改善……在新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拉萨)的领导下,纵然是一年后,亦可看见极大的不同。”

陈氏是在其办事处举行的记者会上这麽表示。他表示,他于多年前就说明慕沙的领导才能如今已获得证,“现在有很多传言,但我认为我们必须继续支持他(慕沙)领导本州。”他声明从未在慕沙身上获得任何好处,纯粹是因为认同慕沙的能力,“他的商业管理背景与能力备受肯定,在从政前他已是一名成功的商人及银行家。”

认同慕沙领导能力。陈氏说,慕沙学到了前首席部长拿督哈里士的管理优点,却有与后者不同的处理态度,他在推行一项计划时往往不会忽略别人的意见。他说:“拿督百林也是好人,也是我的朋友,当年他出任首席部长时在政治上颇受欢迎,但其管理能力却有所不同。” 他表示,慕沙也是一名谨慎开销的人,每一分钱都几经思量才加以动用。

2009年5月12日星期二

沙巴人的悲愤-- 两个妈祖神像的背后

虽然有不同的信仰,但我愿以一个真诚和尊敬的心情来阐述我的看法。

古达市政局批准妈祖的建设计划,后来又被取消,随及而来的是沙巴州回教理事会搬出一大堆不成理由的理由。章家杰先生的确是愤然辞职,隔天在报章大大方方的宣布自己的宗教信仰;先生对一些人的政治干预和公报私仇,放大到藐视其他种族和宗教尊严的举动,完全不能妥协和不能委曲求全。在这种藐视和政治迫害的前提下,妈祖基金会主席章家杰先生在法庭上的控诉供词,恰恰说明了一切的原由;沙巴首席部长运用权位之便,假公济私公报私仇,弄来个什么Fatwa,把私人恩怨,不惜搞成宗教和种族对立。

正当妈祖基金会控诉沙巴政府,古达市政府和州秘书的审讯案件步入尾声,先是首相希望可以庭外和解的意愿;迫不及待跳出来喊话的,是每每大选为执政党站台的沙巴中华商会主席Sari Tan,要章家杰先生接受庭外和解的献议。沙巴人民突然日前从团结党的于墨斋那得知,来自纳闽的海南会馆(由于墨斋的政治秘书林猷阡任主席),获得沙巴州政府原则上同意让他们建另一尊妈祖神像,奇怪的是,地点也是在古达。

一个恶霸枭雄,固然叫人咬牙切齿。但在一旁助纣为虐,伪善的假仁假义,会是更叫人痛恨的。不同的政党,有不同的政见是可以接受的;不同的的政党,可以有不同的斗争方法;但是离开做为人的大原则(principles),公平,公正,诚实,尊重等,是不能被原谅的!这样包装下是叫人迷惑的,大家看看这拨开包装赤裸裸的,同样的内涵,你看看谁是千古罪人?

(1) 在那些铁腕统治的年代,人人明哲保身。这些人,与大家一样,有父母妻儿,前程光明,却毅然放下身段,不畏强权,奋力斗争,争取身为公民应得的权力。结果有人剥夺公民权,有人被关起来,有人被内安法令下被保护,有人辞官明志。前提是,这些都是人民天经地义的权力,不该乞求,不是吗?

(2) 一天,在围墙倒下的前一刻,压迫者大义凛然的说∶“不是我的错,是你们这些人种族宗教极端,争取的方法不对;不识相的知道谁是主谁是仆,谁是老板谁是伙计!你看,另外这些人乞求,好好听话的,我可以给,多一点拨款吗?多一点学位吗?多一点福利吗?公开招标吗?搬迁学校吗?妈祖神像吗?”。封建时期的主仆关系,英国人统治,日本人占领时期的霸道,不是同样的道理吗?

(3) 好了,这些人敢怒敢言,不顾自身为民请愿吗?就是不给你们所争取的;迫不得已了,就是把这些给了一些愿意配合演出的-- 团结党的于墨斋和林猷阡。“人民看!其实问题不在我,问题在章家杰的身上!”

(4) 别忘了噢!不止一次,不止两次,是无数次的;华团诉求事件,选举的糖果派发后,一些人不是都埋怨,其他群体太过分了,要求太多!乘机威胁!

(5) 好了,国阵死忠站台者和支持者的陈友仁和其他华社社会贤达,合唱团般歌颂和为首席部长背书∶可以啦!重要的是求财不是求气,重要的是得到我们要的神像,我们不是要斗气,章家杰就忍下这口气,和气生财!别再追究!庭外和解啦!大家就牺牲掉,忘掉章家杰而已吧!歌颂团结党的于墨斋和林猷阡吧!团结党是实实在在,不为政治,不为廉价宣传,为人民利益委婉的斗争!

(6) 如果你也认为,让步的该是章家杰先生,我们应该唾弃当初为不平而顽抗斗争和发声的,应该歌颂为人民圆滑纠璇于霸权的政治人物,你认为该歌颂的是于墨斋和林猷阡,结果可以合理化手段(end justified the mean),你认为滥用公权假公济私的不该被揪出来。请大家不要再埋怨!大家都该加入国阵,参与协商,参与分配,参与容忍,参与分配。

(7) 哎呀!团结党!凭你的实在工作和圆滑的政治手腕,合作协商而不是对抗的工作方式,你怎么不争取公平选举?你怎么不为沙巴解决水电供的问题?你怎么不反对燃煤发电?你怎么允许沙巴成为最穷州属?你怎么允许之前的所有工程不公开招标?你怎么允许非法借贷的泛滥?你怎么允许非法移民?你怎么允许毫无节制的赌博执照老虎机?你怎么允许吸尘机?你怎么允许木山被盗伐得体无完肤?。。。。。难道你没有感觉?还是你没有帮沙巴人争取?

(8) 你可以不认同自民党的政治理念,你可以不喜欢章家杰这个人!章家杰先生的诉讼案,不是华人问题,不是华教问题,不关种族问题,不关宗教问题,无关神圣无染的妈祖。那是一个正义公义的诉讼,纠正一个公权私用的施政体系,一个揭发滥用权力的政府,指正一个揽权滥权不称职的政治人物!为什么宗教团体甘心把它宗教化?于墨斋,林猷阡和陈友仁却要甘心为这首席部长背书,种族化这个课题?让他大摇大摆找个台阶?

政治动物啊,你可以玩弄出神入化的政治手段,你可以这样一厢情愿的包装自己;历史会扒开一切虚伪华丽的外衣,给你的真面目实实在在的记载下来。政治动物啊,纵使神是慈爱和宽容,我祈求伟大的神明,把那些政治化让神明染尘埃的人要备受内心的谴责和报应。

2009年5月6日星期三

声援黄进发

黄进发,素未谋面,只有在一些评论节目和网络媒体看过他的文章。

报道指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发言人黄进发,因撰写“一个黑色大马”的文章,嘲讽首相的新施政口号,昨晚在煽动法令下被捕。

真的不想多说,放了黄进发吧!不要把这一点点的良心也抹杀掉!

2009年5月2日星期六

亚庇一梦之一石四鸟

昨晚做了一个梦,全沙巴人亚庇人竟然比每个人中了头奖还要高兴。这毕竟是个梦,迷迷糊糊,怎样开头竟然没交待,亚庇区竟然要补选!

(1) 亚庇50万人口的城市没有中央医院的危机,十万火急,拖拖拉拉竟然大半年过去了,却没有什么解决的迹象!部长议员只有问谁得到合约,谁赚多少钱的,谁在乎人命。谁在这段时间要有亲人生病了,等待煎熬冷暖苦辣真的刻骨铭心。一个补选竟然马上有了解决方案!多么神奇啊!

(2) 沙巴的轮流停电,竟然在一场亚庇补选,马上解决了!临时发电机啦,什么啦,危机处理,从全国运来支援,马上到位!梦寐以求吧?

(3) 沙巴任何地点反对燃煤发电的意愿,沙巴首席部长已经公开表明过一次了!怎么转个弯,不同的“优惠”,换个地点就难以拍案拒绝?拖拖拉拉1年了,一场补选,竟然抚顺人民意愿!好高兴啊!

(4) 各种大小优惠,什么特别教育拨款啦!什么特别宗教拨款啦!什么修桥补路啦!什么公共交通,什么直飞,什么直航啦!什么非法移民问题啦!什么取缔非法借贷啦!什么关闭老虎机中心啦!一夜间最缺乏的政治意念就有了,问题解决了,多好啊!

老天爷不要怪这40-50万亚庇人黑心,大家倒不想哪个议员心脏病爆发而补选。 不如给这个梦想个开头吧!沙巴国阵华裔议员间,不是为了争陈树杰的副首席部长和基建部长的官位,争得完全撕破脸皮,不留情面,有你没有我吗?不如这样吧!团结党的于墨斋或是马华的邱克海,辞掉议员职位,通过补选寻求重新委托。

一来,可以让亚庇人民梦境成真,问题一次过解决!
二来,可以张显国阵议员的功德,在沙巴是多么受爱戴,重新被委托!
三来,为国阵的频频失手,扳回一局,振奋士气!功德无量啊!
四来,谁替这伟大政权立了此功,名正言顺当副首席部长,无话可说了吧?

一石四鸟,你说这样的梦好不好吗?你说这样的开头如何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