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31日星期五

沙巴盗採珊瑚礁事件与沙巴旅游部长的鬼话连篇


江汉明先生前阵子揭发,十多年来,沙巴东海岸沿海的盗采珊瑚作业的事件后;沙巴的执政政府的部长或是有关执法部门,像往常一样,先装模作样;然后,随便找几个烂透的鬼话来骗骗人民。大家不妨看看这些沙巴的政客部长,可以多么的不负责任和偏袒,摊在太阳下鱼肉沙巴人民:

1. 报章:“部长說,調查結果發現,業者已經沒有在獲批准臨時地契的哥隆邦水域一帶採沙,丹絨巴都沙場也沒有沙堆出現, 業者則在斗湖阿拔士路八哩的加工廠對五月廿七日所採集的海沙進行加工。 無論如何,馬希迪表示採沙地區的臨時地契已於二零零五年滿期,未向土地及測量局申請更新。”---(1)

尊贵的部长!伟大的沙巴国阵政府!

2005年期满的执照。调查结果发现,业者已经没有在这地区採沙,因为这里沙场没有出现沙堆,业者只是对2009年5月27日采集到的海沙加工!特委会和部长,你们是精神错乱,还是连这一点逻辑都不懂?还是沙巴人民比较好骗?这不是盗採,是什么?

沙场没有沙堆就是没有开採?难道不可以是卖完了?难道不可以是在检查人员来之前早就清理干净?难道不可以是挂羊头卖狗肉,醉翁之意不在沙,当然看不到沙啦?

2. 报章:“部长說,海業局於上個月十八日對該地區展開海床偵察,發現海床根本就沒有珊瑚礁石存在,而且在該地區附近的費特力瑚瑚礁並未受干擾及完好無損。 他說,根據法律,礦物與地質局根本無權發准證給任何人在州內開採沙石,有關指控完全不正確。 他說,特委會也指礦物與地質局已證實,取自上述地帶,與海沙參雜的珊瑚碎片,乃是已死去的珊瑚,屬海沙組合。 因此,馬希迪表示根據特委會的調查結果,整體上來說,有關斗湖水域珊瑚礁遭摧殘的指控完全沒有根據。” ---(2)

尊贵的部长!伟大的沙巴国阵政府!

执法人员展开海床勘查,发现附近的海域珊瑚礁未受干扰,在採沙这段海床根本就没有珊瑚礁。这说明什么?当年发执照时,就知道附近是珊瑚礁地带?在珊瑚礁附近开采,不会影响生态和局限珊瑚的生长?如果没有作业,可能珊瑚已经长满这个海域?

这十多年来的开采,就算这个地点有珊瑚,也已经被完全被采集了,对吗?

勘查结果是说,这个地点没有珊瑚,只有珊瑚碎片,结论是:整体来说,有关珊瑚礁遭摧毁的指控完全没有根据!是吗?结论不能是说:这个海域的珊瑚礁已经完全被盗採,完全被摧毁,只剩下碎片吗?部长怎么做如此牵强和仓促的做结论?

为什么不像江汉明先生所说?去检查这公司的产品?翻查这公司十多年来的发单(Invoices)?去与这公司的顾客群考证?为什么这採沙(沙的主要成分是矽,silica, Si)的公司,可以那么大量卖碳酸钙(Calcium Carbonate)和石灰(lime powder, Calcium Oxide)给农业界,却没有听说卖任何的沙给任何建筑公司?这样的调查和结论会合乎常理,合乎沙巴人民利益,不是吗?

3. 报章:“儘管如何,他說由於採沙地區之臨時地契期限早在二零零五年己逾期,為了防止該公司繼續在之前獲批准臨時地契的哥隆邦水域一帶採沙,該部透過環境保護局已於上個月廿五日下令該公司停工,意即批准環境衝擊評估的任何條件皆已逾期,若該公司繼續在同樣地點作業等同非法及抵觸二零零二年環境保護條例和一九六八年土地法令。 他說,由於採沙地區之臨時地契己逾期未更新,環境保護局建議州土地及測量局援引土地法令對付上述採沙業者,如果有充足的證據的話。”--- (3)

乌啦啦!执照在2005年已经逾期,为了防止继续採沙,已经在1009年6月25日下令该公司停工!
部长,停工!原来他们从执照逾期到上个月没有停止过么?你怎么说是没有根据的指控?我们不单不要罚款了事!我们要失责的人,所有有利益关系的人被揪出来!

沙巴旅游部长,沙巴国阵政府!你究竟是要保护什么人的利益?广大沙巴人民?还是利益团体?你是要掩盖什么人的过失?你们在掠夺沙巴人民的遗产!或是整个掠夺事件的帮凶!你可以逃得过这个责任吗?

***********************************************************************
附录:

马西迪:发予斗湖某私人公司 岸外采沙执照失效
亚洲时报:2009-07-27 14:07:45

州旅游、文化及环境部长拿督马西迪曼俊昨日指出,争议性的沙巴土地及测量局发予某私人公司在斗湖岸外采沙的执照已告失效,迄今无记录显示该执照获得更新。他说,该局总监拿督奥斯曼加玛是在提呈予他交待此事的报告中这麽说明,惟州旅游、文化及环境部常务秘书尚需多一、两天的时间来提呈相关的全面报告。他表示,他会在接获这些报告并详读内容后发表文告向公眾作出交待。马西迪是在社交网站Facebook回答为何斗湖盗采珊瑚事件之调查工作迄今了无下文时这麽表示。

人民公正党斗湖区部主席拿督江汉明于较早时在报章揭发十年来斗湖和仙本那沿海的盗采珊瑚作业,有关私人公司冒采海沙之名,实质是采取珊瑚内主要成分的钙(calcium)加工成石灰粉末(limepowder)。他也指责州政府维护本州海洋自然生态毫无决心。他强调,州政府必需正视这项长达十年之久的盗采活动,绝不能马虎了事或把事情扫入地毯底下企图遮盖真相。因为珊瑚礁被肆意盗采不只严重破坏大自然生态,更间接剥夺人民利益和美好的生活空间与素质。

他表示掌握充足的证据,包括盗采者生意来往资料,产品权威化验报告等重要文件,进而显示了开采者所出产的并非用以建筑材料的普通海沙,而是具有更高市场价格与需求的珊瑚礁化石灰粉末。他也表示指奥斯曼加玛就珊瑚盗采问题所作解释是一篇自相矛盾和污辱人民智慧的言论。在江氏揭发此事后,马西迪已表示要澈查此事。沙巴环保协会主席黄德也呼吁政府澈查此事。

***********************************************************
附录

湖仙沿海珊瑚被盜採肆意破壞?馬希迪稱調查結果有關指控子虛烏有
华侨日报:2009-07-29

【亞庇廿八日訊】州旅遊、文化及環境部長拿督馬希迪曼俊今日公佈特委會對斗湖至仙本那沿海珊瑚礁被盜採和肆意破壞的指控所展開的調查結果,以州旅遊、文化及環境部副常務秘書為首,成員包括環境保護局總監等組成的特委會調查後,證實有關指控乃子虛烏有。

他說,根據調查,所指的採沙公司為蔡若揚公司(譯音),業者蔡若揚(譯音)女士於二零零二年九月三日獲環境保護局批准環境衝擊評估報告,以在哥隆邦水域(臨時地契編號10900268)進行採沙活動,佔地二點零一六公頃。

他說,特委會於上個月廿九日對該地區內三個運作中心展開調查,即沙布古哥隆邦灣,丹絨巴都沙場(鄉村地契編號105465825)和坐落在斗湖阿拔士路八哩的加工廠。此乃環境保護局於上個月十八日首次連同漁業局、斗湖助理地稅官、海事局和土地及測量局對上述地點進行調查的後續行動。

他說,調查結果發現,業者已經沒有在獲批准臨時地契的哥隆邦水域一帶採沙,丹絨巴都沙場也沒有沙堆出現, 業者則在斗湖阿拔士路八哩的加工廠對五月廿七日所採集的海沙進行加工。 無論如何,馬希迪表示採沙地區的臨時地契已於二零零五年滿期,未向土地及測量局申請更新。---(1)

他說,海業局於上個月十八日對該地區展開海床偵察,發現海床根本就沒有珊瑚礁石存在,而且在該地區附近的費特力瑚瑚礁並未受干擾及完好無損。 他說,根據法律,礦物與地質局根本無權發准證給任何人在州內開採沙石,有關指控完全不正確。 他說,特委會也指礦物與地質局已證實,取自上述地帶,與海沙參雜的珊瑚碎片,乃是已死去的珊瑚,屬海沙組合。 因此,馬希迪表示根據特委會的調查結果,整體上來說,有關斗湖水域珊瑚礁遭摧殘的指控完全沒有根據。 ---(2)

儘管如何,他說由於採沙地區之臨時地契期限早在二零零五年己逾期,為了防止該公司繼續在之前獲批准臨時地契的哥隆邦水域一帶採沙,該部透過環境保護局已於上個月廿五日下令該公司停工,意即批准環境衝擊評估的任何條件皆已逾期,若該公司繼續在同樣地點作業等同非法及抵觸二零零二年環境保護條例和一九六八年土地法令。 他說,由於採沙地區之臨時地契己逾期未更新,環境保護局建議州土地及測量局援引土地法令對付上述採沙業者,如果有充足的證據的話。--- (3)

馬希迪公佈特委會調查結果,以回應人民公正黨斗湖區部主席拿督江漢明律師最近所作出的指控。 江氏表示已掌握充足的證據,包括盜採者生意來往資料,產品權威化驗報吿等重要文件,進而顯示了開採者所出產的並非用以建築材料的普通海沙,而是具有更高巿場價格與需求的珊瑚礁化石灰粉末。 他強烈要求州政府就此事件向人民公開眞相,並要求徹查當中是否涉及濫權貪污。

************************************************************
附录:
江汉明针对沙巴旅游部长的敷衍了事,所发表的文告

KOTA KINBALU, July 30, 2009: Parti Keadilan Rakyat (PKR) Tawau chief Datuk Kong Hong Ming challenged Tourism, Culture and Environment Minister, Datuk Masidi Manjun to make public the purported report prepared by his Special Committee on its investigation on the alleged coral mining incident in Tawau for public scrutiny.

“It is the right of the public to know the truth and as to what had happened to the coral reef, which is a national heritage,” he stressed.

In a statement issued here today, Kong categorically described the statement by Masidi on Tuesday on the so-called finding of the Special Committee, as merely a “public relation” gimmick by the Ministry who anxiously wanted to close this issue of utmost public interest for reason only known to them.

“Such a statement coming from a cabinet minister is a total disgrace and waste of time and public resources. The minister has failed in his duty. I cannot help but to conclude that it is yet another blatant cover-up by the government,” Kong charged.

In his statement earlier, Masidi proclaimed that the investigation carried out by the Special Committee had found that the allegations by Kong over the alleged illegal mining of corals in the waters off Tawau, to be false, as there were no living corals in the said TOL (Temporary Occupation of Land) and that the Friedrich Reef nearby was not disturbed or encroached upon.

“The Mineral and Geosciences Department has confirmed the dead sea coral mined in the licenced area can be classified as sea sand mixed with sea coral,” Masidi further noted.

A fumed Kong however rebutted that perhaps only the minister and his special committee knew what they really meant. “Obviously, they did not understand that coral reef is calcium carbonate and sand is silica. They also turned a blind eye as to why such a heavy deposit of dead sea coral in the affected area”, Kong said

“Masidi seemed to have failed to grasp the whole issue and was at loss as to how to deal with the problem in hand. "

His special committee had no direction or clue as to how to investigate other than taking a boat ride to the open sea to confirm that no sand mining was done on that day. It is therefore no surprise that the theft of coral reef has gone undetected for more than 10 years causing irreparable damage to the state and its environment.

“It is a clear reflection that the State of Sabah is managed or rather mismanaged by incompetent leaders who had constantly failed in their duty to protect the interests of the state and allowed the matter to be swept under the carpet,” he lambasted.

Kong categorically maintained that the minister and his Special Committee did not carry out a proper and thorough investigation on the matter at all which by right should also have checked on the products sold by the company involved since 1997 until today, which consist of only products processed from coral reef.

“Neither had they tested the products from the factory, nor inspected their sale invoices, nor interviewed their customers. For if they had done so, they would know that the company had only sold products of coral reef or calcium carbonate to operators of oil palm mills, aquaculture farms, chicken feed mills and farms for more than 10 years, and had never sold sea sand to any contractor at any time.

“In substance, there was no probe at all. How could any conclusion be reached based on one cursory visit to the open sea?” said Kong, picking holes in the minister’s statement earlier on the special probe.

Kong, a former state minister and presently PKR Tawau chief, also disagrees with the special probe report's conclusion that "there was only dead sea coral in the 2.016 hectare area where the operator had been earlier licenced to mine."

Masidi clarified in his statement that "dead sea coral could be classified as part of sea sand" which the operator in question was licenced to mine for five years until 2005.

To this, Kong replied “The licence issued, which has since expired in 2005, was only to mine sand and not any coral reef, dead or alive. For the minister now classify sand as dead coral reef to cover up the issue is outrageous and scandalous.”

“If there were only dead sea coral in the area inspected, what happened to the living coral? Dead sea coral forms the substrate for living coral”, point out Kong, adding that it is simply ridiculous to suggest that one vast area in the open sea is composed of dead sea coral.

Kong referred to his earlier statements whereby he had alleged that the operator had been using huge sea hammers to demolish the corals in the dead of night before harvesting them later. The operations had been going on not only in the patch of sea inspected by Masidi's ministry but had also moved elsewhere undetected for more than 10 years”, reiterated Kong, “and covering large areas of the sea.”

“The truth is that the government had failed, neglected and turned a blind eye to the massive destruction of our heritage when it is their rightful duty to protect and preserve for our future generations. The massive damage is irreversible and irreparable. It is a gross violation of our fundamental human rights and a shameful episode in our history. It is scandalous for a cabinet minister to come up with such a dubious statement in an attempt to brush aside the whole issue under the carpet. The minister should make public the purported report prepared by the special committee for public scrutiny, inquiry and further actions.

“The minister should take full responsibility for this shameful episode, and if he has any sense of accountability, he should resign as a cabinet minister for failing to discharge his ministerial duty entrusted on him,” Kong stressed.

首席部长,请停止掠夺沙巴人民的遗产!


沙巴的森林木业是个很复杂的话题,缠脚布一样的又长又臭。20世纪60-80年代初,木材曾经让沙巴成为马来西亚最富裕的州属。问任何一个沙巴人:

1.什么人控制沙巴的森林伐木执照?
2.什么人得益最多最大?包括伐木后的土地?
3.沙巴人民那么多年来,究竟从这些森林资源累积得到过多少好处?

近日,沙巴州政府批准在沙巴仅剩,面积萎缩到一个小角落的几个原始森林保留区之一的马里奥盆地(Maliau Basin)的缓冲区(buffer zone) 伐木。这些都是整个婆罗洲仅剩不多的物种和生态保留和研究基地。或许这就印证了这个腐败到无可复加的政权,里头一些厚颜无耻的河边野人议员说的“随便你们罗!你们要选黄金还是猴子就自便!”。

谁不知道马里奥盆地拥有丰富的煤炭和黄金资源?根据文献,英殖民地的土地测量时期,整个北婆罗洲的矿物资源分布图早就已经完成。谁不晓得,政客对这个资源虎视眈眈?

图:沙巴1970-1995年原始森林资源枯竭图

Source: State, Communities and Forests in Contemporary Borneo



数十年来,所谓的保留森林被太阳底下被盗伐,国阵政府,沙巴州首席部长们,请问你们该要负什么责任?

2009年7月23日星期四

政治家的智慧―――写东姑拉沙里

他的口才,比不上一些政客的雄辩,
他的手腕,比不上一些权力狂的运筹帷幄,
出自一个活跃的老巫统党员的口,
至少,这次,是少有的开明心怀,开诚布公,坦白,宏观。

他知道这是个烂透的政党,病入膏肓,
“那是被一种叫贪腐的病毒侵袭,让这个政党每况愈下,
越是微弱时,越是需要扇起浓浓的种族主义,和
扭曲与滥用公共机构,来维持他的权势政权”。

“先贤的建国努力,他们的清廉正直,要求公平,和忠于执行职务委托 ”,
他从历史和心灵深处寻觅,是他不愿离去的原因,
你可以体谅他的民族主义吗?
要自己的民族茁壮,站起来,不是罪过。

民族主义有别于种族主义,
“马来民族主义,不应该是一个建立在土著与移民的零和游戏上的,
我们的本意是要共同建立一个家园,
一个联合在繁华,自信和宽阔视野的马来群体中,
不是永无止境的分而治之的下等政治手段。
我们的本意是要培养起一些马来领袖,能当之无愧的领导这个国家,
面向全体人民的共同未来,为马来西亚的未来,
不是一再回顾,哪段被英殖民地政府,阴差阳错把大家撮合在一起的历史"。

他说党派政治,到了这个地步,不再是重要了,
“我们未来的政治必须建立在健康,公开竞技的民主系统上",
我们需要一个跨越政党,一个唤醒全体人民,全面当家作主的醒觉。

“我们的公共机构的公信力已经被侵蚀得荡然无存,
当民众的信心低于一个极点,一个民主的政体将不再运作”,
人民当家的要求问责的公共机构,
我们需要一个革新的政府,让人民重拾对这个国家的信心。

我们期盼全民的醒觉,真正的民主,问责的公共机构,当之无愧的政治人物!

*********************************************************************

附录:东姑拉沙里:我为什么不能接受再益的邀请


Source: The Malaysian Insider
By Tengku Razaleigh Hamzah

JULY 22 — I am honoured that Datuk Zaid Ibrahim should speak so highly of me, and consider me worthy of national leadership. He invites me to join PKR, and to dissociate myself from a party which he now finds fascist and racist.

I am under no illusions that Umno is bound for destruction on its present course. Neither do I hold unrealistic expectations about the possibility of reform when the rot has gone so deep.

I offered myself for the Umno presidency last year on an agenda of thorough-going reform. I proposed a complete democratisation of Umno by opening all positions to election by every ordinary member and abolishing quotas on candidacy. I said Umno must do this to be consistent with the principle of democratic governance demanded by the Federal Constitution. Every member’s vote must count, and every member must be free to offer himself for leadership. I was stopped by the quota system that I opposed.

I am the last person to entertain illusions about the ease of reforming Umno. The party that I joined half a century ago as an idealistic young man has indeed lost its soul. It has become corrupt, this corruption has weakened it, and as it grows weaker it is tempted more and more to fan racial feeling and abuse public institutions to maintain power. This is a death spiral.

I am aware of Umno’s weaknesses. I have not failed to point them out from a sense of loyalty to the cause for which Umno was formed in 1946, a cause which our present corruption betrays.

I am not in Umno because I “harbour hope of saving Umno” in its present incarnation. I remain because the cause for which Umno was formed, and the principles which guided its promotion, has not gone away just because we have lost our way 60 years later, and they need to be upheld.

The high principle of Tunku Abdul Rahman, Tun Razak and Tun Ismail, their devotion to nationbuilding, their incorruptibility, their sense of fair play and their devotion to duty, exemplified for me as a young man the meaning of this cause, and how it could be both Malay and Malaysian, nationalist and cosmopolitan, traditional and contemporary, at one and the same time.

The Malay cause was not premised on an eternal zero sum game between the native and the immigrant. We meant to build a nation united by a prosperous, confident and enlightened Malay community, not a permanent state of divide and rule by political lowlife. We meant to foster Malay leadership worthy of national leadership, and we looked to our common future as Malaysia rather than to our past as people accidentally brought together by colonial history.

So much is ideal. Yet it is important that we hold up ideals in today’s moral chaos. The future of our political system lies in a healthy, competitive democracy. If so, whether or not it looks realistic right now, we shall need a reformed incarnation of this nation’s most important political party. The Umno ideal which I embraced half a century ago has a role to play in the future we hope for.

A second reason I shall not be accepting Zaid’s kind offer is that things have deteriorated to the point that party affiliation is really not the issue anymore. The issue is how we are to save our country.

Our major public institutions and our political system have degenerated to the point that the public no longer trusts them. A democratic system of government cannot function below a certain threshold of public confidence. The suspicious death of Teoh Beng Hock under the custody of a watchdog body reporting directly to a prime minister who has his own public confidence issues may have pushed us below that threshold.

What we must do now goes beyond political parties. We need the rakyat to rise up to claim their institutions, and demand that our public institutions are answerable to them. We must wake up to our sovereignty as citizens, reclaim the constitution which constitutes us as a nation and guarantees our rights, and demand a comprehensively reformed government to restore public confidence. We must do this before it is too late.

2009年7月21日星期二

你是马来西亚最大的负担和耻辱!


转载:Dr M says the Chinese are the real masters of the country

不必再百思不解,
不必再寻寻觅觅,
为什么会有恶名昭著的国家干训局(INTAN)?
为什么会有人指着你的鼻子叫你CINA BABI?
为什么会有发疯向诉求的人吐口水?
为什么有人指着镜头叫你寄居的滚回去?
为什么会有人满脸红疹的歇斯底里的撕照片?
为什么会有对人民权益的争取大喊Keterlaluan!Biadad!

答案就在这里!

扶贫助弱没有错!
错的是,老兄!贫穷和弱势与种族根本就是两回事!
错的,是躲在后面消费贫穷和弱势群体权益的贪官污吏!FULL STOP!

***********************************************************************
Dr M says the Chinese are the real masters of the country
Source:The Malaysian Insider

By Leslie Lau
Consultant Editor



KUALA LUMPUR, July 21 — In what appeared to be a veiled criticism of the prime minister’s economic reforms, Tun Dr Mahathir Mohamad played the race card in a posting on his blog yesterday by claiming that non-Malays, and particularly the Chinese, were the real masters of the country.

While he did not name the prime minister, Mahathir put up a stout defence of the NEP with well-worn arguments in what appeared to be an expression of concern over the current administration’s economic liberalisation policies.

“Because they (the Malays) are willing to share their country with other races, the race from the older civilisation of more than 4,000 years and who are more successful, as such today whatever they have now is also being taken away from them,” he wrote in what appeared to be a reference to the Chinese community.

Datuk Seri Najib Razak has announced reforms to the capital markets, taking away the 30 per cent Bumiputera requirement, sparking concerns among some Malays that government protection for them was being taken away.

The prime minister also announced recently the setting up of a merit-based scholarship programme in what was seen as an attempt to appease the non-Malay communities who have been complaining of unfair distribution of aid for top students.

But Mahathir argued in his latest blog post that 39 years after the NEP was introduced, the Bumiputera share of the corporate pie remained at just 20 per cent while the Chinese share stood at 50 per cent even though they consisted of just 26 per cent of the population.

“The Bumiputera property holdings are only 15 per cent while the rest are held by non-Bumiputeras because urban property is worth more than rural property.

“Non-Malay leaders who put themselves in the shoes of the Malays, if they are honest, will feel the disappointment of the Malays in seeing nearly all business and industry in the hands of the non-Malays.”

Those who lived in high-end housing estates were mostly non-Malays, he said while claiming that a significant number of Malays lived in squatter houses.

The latest remarks by Dr Mahathir, who still commands significant support among Umno members, could potentially stoke nationalist sentiments against Najib’s reforms.

In defending the NEP, Mahathir is also signalling once again his displeasure with some of Najib’s policy directions.

Last week, Mahathir criticised the government for reversing his policy of teaching science and mathematics in English.

In his latest comments, the fiery former PM said the NEP was not introduced by force, or by seizing assets, but was even amended many times when there were non-Malay objections.
He pointed out, in oft-heard arguments made by Malay nationalists, that the Malays had gave non-Malays voting rights and citizenship during independence.

“At that time the official name for the country was the Federation of Malay States (Semenanjung Tanah Melayu) but when it was joined with Singapore, Sabah and Sarawak it became Malaysia.
“With that, the identity of the Malays in their own country was lost,” he said.

Mahathir anticipated that “with this article I am sure to be branded a racist by the non-Malay racists”.

“But if they are willing to accept the truth they can compare the sacrifices of the Malays who are the original owners of this land with their sacrifices for the interests of the country.”

He argued that the way forward for peace and progress was for the distribution of wealth in the country to be fair even if unequal.

2009年7月18日星期六

转载:生气吧,马来西亚人!

出处:惑与不惑之间

《生气吧,马来西亚人!》

20多年前,当我是大学新生的时候,龙运台的书《野火集》里那篇《生气吧,中国人!》给了我很大的启示。对社会乱象不生气是姑息养奸。多少罪恶就在我们的沉默下不断的发生。

不要期待英雄,因为有一个英雄,就必有一群懦夫。只有大多数人不沉默,我们本来就无需英雄。--鲍鹏山,新说水浒

Always standing up when standing is not easy.--Street Fighter, the legend of Chu-Li

生气吧,马来西亚人!

转载欧阳文风牧师的文章,《华人笨蛋!》。

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生气了。早上在纽约读到赵明福死的新闻,还有反贪污委员会的反应,加上政府高官如纳兹里的言论,我对我的国家彻底失望!

接下来,再在〈独立新闻在线〉读到陈文华揭露如何被反贪委员会盘问,调查官员极尽恐吓威胁之能事;如此对待一名市议员,甚至比犯人也不如,这个国家是极权的共产主义国度吗?

更糟糕的竟然还是调查官员不允许陈文华坐着「协助调查」(这是好听说词,哪有人如此对待协助者),还指着他的眉心,开口大骂他「CINA BODOH!」。

一名市议员被调查官员以如此种族主义的字眼谩骂,如果这个官员不被对付,你以为这个国家可能对一般华人平民有多好?

基宫案无声无息,反贪委员却忙着调查欧阳捍华、刘永山、郭素沁、黄洁冰、杨巧双、谢永贤、李宝霖,对了,还有赵明福。这些人不是不能调查,但更明目张胆的基宫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名牙医到底有甚么本事兴建壮观如皇宫般的住家,一扇门就可以等于一幢单层排屋的价格,钱从哪里来?明显的问题不查,却敲锣打豉查几个年轻的民联议员,这是甚么意思?

反贪污委员会到底是反民联,还是反贪污?

更甚的是,竟然骂陈文华「华人笨蛋」?!反贪委员会这是一个怎么病态的组织?!

不过,或许他骂得对,或许华人真的是笨蛋!否则,怎么可能默默忍受这种侮辱?

华人真的可能是笨蛋,明知贪官那么多,明知马华民政当家不当权,还有华人支持马华民政,还有华人投票支持国阵。

华人真的很有可能是笨蛋,种族主主义横行,马华民政到底做了甚么?有官员骂华人市议员是笨蛋,马华民政的声音在哪里?可我们的华社会还有人笨到以为马华民政是我们的希望。这种华人不够笨吗?

华人真的非常有可能是笨蛋,安华当年的黑眼圈,马哈迪说他是自己打自己,真的有人相信,一大把一大把的选票就这样给了当年的马哈迪和国阵,根本不理马哈迪是怎么以种种恶法治国。许多华裔优秀学生进不了大学,拿不到外国深造奖学金,马来人却没有这种问题。这是种族主义,还不够明显吗?笨蛋!

可是面对种种不公平的政策,动不动国阵还有人拿出513来吓选民,可还有华人还是支持国阵,这些华人不是笨蛋又是甚么?

华人是笨蛋?!

真的,我越来越怀疑马来西亚有许许多多的华人是笨蛋。懦弱、无知、贪生怕死、欺善怕恶、别人施舍一点甜头,就晕头转向,只想赚钱,只想发财,有奶就是娘,这种人不是蠢才笨蛋又是甚么?

醒醒吧!如果这时候还不醒,还不辨是非,还不反抗,真是彻头彻尾的经典超级大笨蛋!

2009年7月17日星期五

责任下放的年代,马来西亚的公共服务领域还有什么表现指标(KPI)可以期盼的?

很多年前,上第一堂商业管理课时,教授没有正式授课,花了这堂就跟大家聊,责任和权力的问题。良好管理惯例的大原则是:“权力可以下放,责任不能下放”。在委派工作时,必须连带给以恰当的资源和权力;但工作的责任是不能被下放委托的。这样的一个原则,在多年的反复实地印证,是正确无误的。

马来西亚的前交通部长说:“我不知道,我下任最后一天,我的部门常任秘书(SUT)叫我签这PKFZ的支持信,不关我的事!我被误导!”。责任下放和撇清责任的经典例子。各位!你要细心看看,这样的马来西亚部长级讲话,每天都在发生!

当然,这种“下放,不必承担责任”的事,跨越宗族宗教和政治立场党派。 也是最能体现一个国家,一个国家的国民了。这肯定是首相要倡议,最能代表一个马来西亚了。不信?

近日闹得满城风雨的雪州前大臣豪宅事件,地段原本有2个地契,原来近来才由某行政议员批了合并土地的文件。他怀疑有官员故意隐瞒事实或失责,误导他签署批准信,他要追究官员是否失责后,才决定如何对付涉及的官员。先不说因为政治立场?让不让土地合并?这个情况允许土地合并有什么问题?他说的,恰恰是:“不关我事!我被误导!”。

如果你可以接受这样的解释,能够就这样让犯错的人大摇大摆的走出大厅;请你做好心理准备,你一定也要接受:

如果有一天,人民的纳税钱亏了数以百亿,部长说有官员误导,不关他事!一天,你的血汗钱养老棺材本被亏光了,部长说有官员隐瞒,他会彻查后,才决定怎样对付涉案的官员!你们的钱!他不能负责了!

不必再推辞什么集体领,导集体负责!大家绑在一起,不会单独那样容易折断,有难同当,有什么大风大浪不能熬过的?政府行政最高机构的内阁,以后不必再负责任了!上台后第一件事,是保留权力,下放一切责任!不是政府的错!是有其他人错!是马仔的错!是执行工作的公务员的错!

面对难以解决的问题,人民的问题是没有办法了,顶多是把前朝的官员的尸体挖出来,历史书拿出来,让大家鞭尸,出口气就是了!他就算是负责了?你的亲友在执法人员扣留问话后损伤,他说“怎么知道人会要跳楼?”,他说不关他事啦!。你或亲友被窃被抢,这不能赖到他们的头上吧?是坏人的错,不是他的责任啦!

你会羡慕别人的人民公仆,吃君(人民)之碌,担君(人民)之忧。别人的人民公仆是站在灾难现场抢救和保卫人民的先锋。别人的人民公仆,在问题没有发生前的鞠躬尽瘁,不眠不休,防范保卫人民的利益。别人一视同仁的执法标准。别人的人民公仆会为失责下台一鞠躬。

马来西亚有什么?保留权力,下放责任!高官的排场!高官的礼遇!封号的泛滥!执法人员可以有选择性的反应!人民的自求多福!

2009年7月16日星期四

不要神化也不该妖魔化一个人

我们很多时候对事情的看法,往往是很情绪又或是潜意识的。Stephen Covey 在他的著名著作《The Seven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中叙述Paradigm Shift (叫什么?思维模式转移?)的例子:

星期天早上,纽约地铁是很安静和没有什么人潮的,一个人在车上清静的阅报。一会,上来了个父亲,带了两个小男孩。孩子上车不久后,开始不安于座,开始大声打闹,甚至是推挤到其他人的报章,影响别人的清静和阅读。瞄了一眼做父亲的,他确是在车上木无表情,完全不为他的孩子打扰了别人而有所愧疚,完全没有做好身为一个父亲应有的责任。

一会,孩子的行为实在变本加厉了,这乘客实在忍不住了,轻声的叫醒像在沉思的父亲。“先生,原谅我的唐突,但,你的孩子真的干扰了大家”。这是这父亲像清醒过来,连忙一脸愧疚的,一边道歉的说道:“真的抱歉,孩子们打扰了,啊,我们刚从孩子的妈的葬礼出来,孩子们失去了妈,我真的不晓得该如何去安慰他们,真的抱歉”。这时的你会不会从一个责怪的思维,马上转移到,想尽自己一点的能力,伸出一点点的援手或同情?

我不是马华更不是翁诗杰的粉丝(fan),我更不是拿了别人好处,为人写字当文棍或抢手的。我只是以我一贯的立场,好的,不伦是什么政党和政治立场的,应该被嘉许和认同;不对的,也别管他什么政党的,应该被指正和纠正。

大家不妨放开心胸,把整治立场放一旁,把偏见暂时收检一下;不要偏帮,对自己人抑恶扬善,对别人反之。不要神化也不该妖魔化一个人为原则,读读这篇专访翁诗杰的报道,看看你有些什么领悟?我个人认为,

(1) 翁诗杰的“不要债留子孙”,排除万难(翁口中的四面埋伏),在真实的政治圈子里头众多的顾忌和自身考量里,冒着揭发别人的饭碗,冒着开罪官商勾结的势力,允许PKFZ事件揭发,发展到今天的这个地步。做为一个在位的马来西亚政治人物,翁诗杰在这件事上,没有逃避,没有退缩,没有一味“宽于律己(自己的阵营),严于待人(敌对的阵营)”的态度,值得认同和肯定。

(2) 犯罪者或是所有的失职者,一人做事一人当,公平公正正义应该涵盖所有人,这当然也包挂敌对的阵营的人物。犯错的人应该被审理和惩罚;为了政治考量盲目的攻击,让犯罪者可以有机会躲避在一个大政治政党雨伞下,逃过制裁,这样同样是违背法制的精神和人民利益期盼的。

当然,事情还未盖棺定论,且看后续发展,就看翁诗杰是不是能够坚持到最后了。

********************************************************************

转载:星洲:獨家專訪翁詩傑:有些事現不方便講‧“該說的,不帶進墳!”
調查巴生港口自由區 , 2009-07-15 19:34


翁詩杰接受《星洲日報》獨家專訪時,對於別人在巴生港口自由區弊案事件上怎樣看他,怎樣講他表示心知肚明。他更首次揭露了整個事件過程中不為人知的許多事.

(獨家報導:侯雅倫)2008年的全國大選後內閣改組,拿督斯里翁詩傑接任交通部長職,同時也接過了一個燙手山芋――巴生港口自由區弊案。這個課題之前在國會被多次提出質詢,有關方面也已多次回答,原本已準備“關閉檔案”。但是翁詩傑堅持要交由一家獨立國際稽查公司來重新調查,卻造成了滿城的風雨。為甚麼要徹查巴生港口自由區事件?為甚麼要替國陣政府招惹麻煩?翁詩傑的動機是甚麼?是逞英雄嗎?或是針對誰而來?這是很多人心中不解的事。

不要“債留子孫” 因一句話決查到底

一個偶然的情況下,翁詩傑在一個電視節目中聽到了“債留子孫”這句話。這四個字刺激了他的神經,使原本對巴生港口自由區計劃心生疑問的他,決定進行一個全面的調查。翁詩傑說,不要“債留子孫”,就是他執意調查此案的動機。他花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得到財政部的同意,聘請一家獨立的國際稽查公司――普華永道來進行全盤深入的稽查。翁詩傑也聲明一定會公佈這項調查報告。不過,報告完成後卻遲遲未出爐,引起公眾的不滿。反對黨因此事視翁詩傑為箭靶,對他窮追猛打。與此同時,也出現了各種各樣的說法,包括批評政府企圖隱瞞真相,竄改內容,以致報告拖延公佈。

翁詩傑接受《洲日報》獨家專訪時,對於別人在這個事件上怎樣看他、怎樣講,他表示心知肚明。他更露了整個事件過程中不為人知的許多事。不過,對於一些問題,他坦言有些事情現在還不方便講,但他說:“有些話不會把它帶進墳墓!那不是我!那不是我!”

“資料有限不能阻止我徹查”

問:你要調查此事的動機是甚麼?這引起很多疑問。
翁:坦白說,當時我想到的是不要債留子孫,雖然我手頭上的資料非常有限,但並不能阻止我去做一個徹底的調查。

問:2004年時已經敲定這項計劃,你在2008年把它交給首相。你本身所涉及的層面是甚麼?
翁:我本身由始至終不涉及舉債。我所涉及的,只是把有關報告交給首相。
曾以書面向首相提建議在向上報的同時,我的另外一個涉及面是,我發現到債務對港務局造成很沉重的壓力,於是找了一些會計師進行了一些局部的調查。同時,我也曾以書面向首相提出建議,表示這種舉債數額,對港務局來說太沉重。港務局也曾經要求我向財政部建議重組年利4%的貨款償還期。我兩次都是把港務局的報告呈上。整個過程中沒有涉及修改之前的報告。

問:身為部長,你應有權力作出修改,為何你不這樣做?
翁:因為合約已經簽了,也有政府所委任的測量師,所有的文件和建議已經審核了。到了部長的階段,除非我們有實據來推翻或質疑專家的意見,否則我們甚難推翻之前的決定。

放狠話才允獨立調查

正因為我苦於手上完全沒有資料,但由於數目之大,所以我認為有必要由PWC來作調查。

問:為甚麼用了這麼長的時間才決定交由PWC來調查?
翁:我面對人為的阻礙。他們一直要我用內部稽查,但我拒絕。

問:後來為甚麼又得到允許了?
翁:因為我說了一些狠話!我說:要批就批,不批我就自己買單!總之,必須要得到財政部的批准,因為他們是付款的一方。5個月的拉鋸戰,你很難想像其中的情況。

“我由始至終沒涉及舉貸”

問:是甚麼促使你去調查PKFZ事件?
翁:在去年308大選後,我接任了交通部長。在那之前,我聽過PKZF,但沒有去過。我第一次去,是在去年5月初。接下來是要面對國會的提問。當時,我只能夠參考手上僅有的資料,並且要先消化這些資料。在5月10日,港務局把對整個PKFZ的開發工程、規模、範圍和估價作了一個議決。其實港務局董事局在2月已經敲定,但由於碰到大選和國會解散,於是拖到5月間才議決。
按照政府程序,任何一個法定機構都不能直接把報告呈給財長或首相,而是必須通過部門的部長來提呈。在這個情況下,既然港務局董事局已通過,加上政府所委派的測量師正式審核,並做好了整個評估的數額,我就把整個原件呈交給當時的首相兼財長敦阿都拉。

近12億數額引起興趣

與此同時,正因為有關款項數額之大,近12億令吉,引起了我的興趣。我就順藤摸瓜,一直追溯,從那裡開始關注整個計劃。港務局向政府借的錢是一筆巨大的數額,分20年來還。我第一個印象是,必須確定它有攤還能力,PKFZ必須要有賺錢,有足夠的盈利,否則,搞不好就會債留子孫。其實在2004年時,PKFZ整個計劃已經初步敲定,再拖到2008年才把它實體化。
我在2008年出任部長時,只是把有關文件報給首相,而財政部是在2007年批給董事部貸款。我本身一分錢都沒有借過。認為必須要有獨立調查, 正因為如此,我認為必須要有獨立的調查,而不是內部稽查。到了10月,好不容易才由港務局委托普華永道來進行調查。

問:為甚麼從5月到10月,拖了這麼久的時間才決定交由普華永道來稽查?
翁:那是因為們必須得到財政部的批准。
普華永道作為一家國際稽查公司,是根據慣有的權限來調查。這由他們與港務局本身敲定,交通部沒有介入。

調查不是要找誰麻煩

問:有一種講法是,之前交通部已在國會多次作出解釋,本來已經沒事了,為甚麼你還要自找麻煩,去重新挖出這個事件呢?
翁:是,有這種說法。

問:如果明知道會替政府惹麻煩,你為甚麼堅持要去查呢?
不查將成港務局永遠的痛
翁:如果我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那很容易做。但它最後還是解決不了我的問題。
那時候一直困擾我的是,這個問題若不解決,將會債留子孫。它會成為港務局永遠的痛。

問:但這也會把一些前朝領袖牽扯在內?你沒有顧慮到這一點嗎?
翁:如果要把一件事情做好,我就不會因人設限,顧慮到某些人私己的利益而有所迴避。
我認為應該讓事情水落石出。

應讓事情尋找原貌真相

我本來心裡就沒有針對任何人。畢竟我知道的事不多,也沒有預設立場說要針對誰或為誰找麻煩。我既然擔任公職,是不是應該把事情做好?在308大選中,PKFZ的課題被反對黨充份利用,極盡煽情之能事,成為一個置馬華與國陣於死地的致命武器。308投票之前,這個問題已經引起了各種各樣的講法,我們也受夠了。於公於私,從政治層面來看也好,或從治理國家的層面來看也好,都應該為這個事情尋找它的原貌真相。

“恐嚇造謠抹黑打壓,我遭十面埋伏”

問:整個事件上,你有沒有面對甚麼阻礙?
翁:普華永道的報告在今年端午節,5月28日那天公佈。過後,我看到有幾股勢力在大串聯對付我,如果用“十面埋伏”來形容也不為過。這股勢力,包括了以華裔反對黨為首的勢力、涉案人本身、以及涉案人所串聯的政商聯合力量。從這裡,也可清楚的看到政商勾結的力量。一股力量,是執政集團里若干人士對於公開這份報告採取全面抗拒,甚至大不以為然。

問:你所謂的串聯勢力,對你做了些甚麼?
翁:一,恐嚇,包括人身安全恐嚇;二,造謠抹黑;三,通過內部施壓作梗,阻止有關報告公佈。

馬華在過程中完全沒涉入

很明顯的是,若干國陣後座議員對這次的調查公佈報告的立場態度,是非常反動的。這些人有意無意為某些涉案人說話張目,也有若干人故意把它歪曲成這是行動黨跟馬華之爭。我必須說明的是,不管涉案人里有沒有涉及馬華領袖或黨員,這並不在我的考慮範圍內。但是馬華作為一個政黨,從整個事件的過程當中,完全沒有涉入。如果說馬華黨員個人有涉入,不能說是整個黨有涉及利益輸送,這對馬華是極之不公平的。

“不斷重複謊言,就會成真理?”

問:你所指的謊言呢?是否可說明一下。
翁:談到造謠的伎倆,不得不讓我們懷疑,到底造謠者是不是真的相信:謊言只要不斷的重複,就會變成真理。就有如希特勒說的,黑的可以說成白的,地獄也可以變成天堂。至為明顯的一點是,PWC的報告里,其中有一個環節是預測測港務局的負債情況,最糟的情況會到甚麼地步。裡面提到,它向承包商Kuala Demensi和向財政部舉債的。在利息4%的的情況下,如果港務局及PKFZ完全不能攤還,也不做任何的促銷,任由利上加利,即是說這段期間政府不插手也不介入,到了2051年,就會欠下125億令吉。

林吉祥對負債預測如至寶

行動黨的林吉祥對這點如獲至寶。他說,在翁詩傑接手後,欠債額就高達125億令吉。他把2051年假設性最糟的情況,套在現在翁詩傑領導的交通部。以此類推,如果我們向銀行貨款買房子,分20年來攤還的話,是不是也能說:我們現在就已欠下20年後連本帶利的款項?我覺得他這樣說有兩個可能性,一是低估民眾的智慧,二是蓄意撒謊。慣性的撒謊,重覆的播謊,是不能把謊言變成真理的。第二個謠言是說我把報告扣押不放。如果是這樣,5月28日我們公佈這份報告後,林吉祥如何第一時間獲取報告和附件?

很艱辛才得到解密文件

這份報告的附件相當多,是我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跟所有有關部門達致共識,才得到的解密文件。6月15日國會開始。大清早我們把300份報告和附件送到國會秘書處,議長說國會公共賬目委員會正在調查此事,等它開完會,聯同兩份報告一起發給國會議員,這也得到公共賬目委員會的同意。公共賬目委員會的成員包括反對黨議員,他們也同意這樣做,但林吉祥卻把帽子套在我頭上。林吉祥說我扣押,簡直是彌天大謊。第3個謊言,是政商勾結的傑作。在528之前,他們盡了一切努力希望這份報告不會面世。當時他們散播的謊言是,有人出價6億令吉來誘惑我,最後報告出來了,是說我不敢要。

涉案者在報告中呼之欲出

問:你被傳召協助調查的時候,你會把涉案人是誰說出來嗎?
翁:涉案人的身份在報告裡已呼之欲出,我不能兼做警察。

問:調查報告公開了,你是不是準備面對各種各樣的問題?
翁:我面對了啊。但不要忘記任何人都有極限,從2001年到2008年組閣之前,我並不在裡面。
這段時間,有人說我捅了國陣巫統的黃蜂窩。甚至說是,接下來必須要面對人家反撲,引起別人想方設法來弱化我的領導。

問:馬華下一次黨選,現在已有人在行動了嗎?
翁:這是事實。要來的總要來。我不齒這些人所做的是,除了政商勾結,我也看到某種程度的朝野結合。林吉祥追打的不是涉案人,追打的是我。因為我是馬華總會長,他打別人沒有好處,打我才有好處。他們政治上的對象是我。要把我抹黑,因為很多人不瞭解實況,他們就想製造一個假象,讓人家以為我是涉案人。

問:針對林吉祥每天提出提出3道問題,現在已經108道提了,你準備回答嗎?
翁:林吉祥提的108道題,日內我會把它全部列出來。讓你看看,有多少題是不斷重覆的,有多少題是在報告里有了答案的,多少道題是在國會解答了,後來在報告中又證實了的。

“我知道有人叫我SUPERMAN”

問:你對人家在背後叫你superman有甚麼感受?
答:superman就superman吧,哼!……很可笑。我又沒有把內褲外穿。至少有穿比沒有穿好。
這些都是一些政治混混,男人人都有。在兩軍交戰時,這些混混派不上用場。平時只為一兩個人效力,卻不能登上台面。

問:有沒有因為PKFZ的問題,而忽略或拖延了交通部里其他應該做的事?
翁:不會。例如民航,我邊處理這個問題的同時,也著手處理和提前落實了東盟開放領空的路線圖,我敢把最敏感的,馬新兩國的領空提前落實全面開放,清除了所有障礙。此外,我也一口氣開放13個在吉隆坡國際機場以外的機場,與新加坡有直航。同時,在與多國的民航降陸權,不只沒有拖緩,而且還加速處理。與此同時,我們在海運方面,目前在全面檢討大馬幾個主要港口在國際航運的競爭力,所採取的步驟包括挖深航道、幾個不同的港務局、港口和碼頭的營運者的關係、招商引資。

讓外國商船可航行到東馬

值得一提的是,拖拖拉拉多年的保護主義航運條規(Cabotage Policy),不讓外國商船從西馬的港口口岸開航到東馬,這也是東馬人民的心聲。我們取消了這個條規,讓外國商船可航行到東馬的港口。以前只有本國的商船可以開過去,現在外國商船也可以去到東馬的港口。其實這是我在打PKFZ最兇的同時,解決了東馬的這個問題。取消這個政策的用意,除了讓東馬的人民獲得更廉宜的貨品之外,也讓東馬港口更有競爭力。

“追查者比製造弊案者更可惡?”

問:談一談政商怎樣勾結?
翁:PKFZ這件事,牽動了馬華黨內政治神經,政商力量藉機深入黨內,甚至揚言將不借一切代價,要將我絆倒為止。這些人所要突顯一種價值觀是,追查弊案的,比製造弊案的人更可惡;粉飾太平,營造和諧假象,比追求真相來得重要。同時,有人舖天蓋地傳達一個訊息,說我這種做法是屬於個人行為,沒有得到國陣和內閣的批准,這種做法是不見容於國陣政府的。

每一環節按照程序去做

我今日所做的每環節是按照程序去做,不是為了討好權貴,也不借外力來鞏固領導地位,我只相信,這個事件應給它水落石山,探查真相,尋找解決之道,然後才能讓PKFZ擺脫陰影。這些大串聯,力求絆倒我為止,甚至不借用到大量的銀彈。我的勸告是:不需要煞費周章,浪費資源。
如果說我今日所做的是錯誤的,會使國家陷入水深火熱的,會使國陣蒙羞的、如果有關方面有更賢明者能夠為政府力挽狂瀾的、如果這種做法是跟國陣和馬華的政治文化背道而馳的話,我隨時可以引退,絕對不會有所眷戀。

在其位只求把事情做好

對我來說,從市井之地走到了權位的殿堂,每個人的人生都有所追求,我也有我的追求目標。即在其位只求把事情做好,而不是藉機卡油斂財;我更不會挖空心思要在退位後依然能遙控在位時所經營的財路。

問:既然進行調查了,報告也出爐了。這個事件,對國家的機制和對國陣政府的形象有沒有帶來一些正面的效果?
翁:正面的是,你必須要做一個選擇。這個案子並不是昨天才發生的,它季節性的沸沸揚揚,拖拖拉拉,歷時已久。是不是現在我們避而不談,就會從人們的記憶中消失?第二:我們說要求新求變求好,我們應該追求更大的透明度,應該樹立廉風,難道這不是一項考驗嗎?第三:這個案子涉及的款項這麼龐大,如果沒有解套的方法,最後是不是讓PKFZ的項目成為人們口中的白象,浪費公款,也使港務局泥足深陷,最後不能自拔。

設特委會救PKFZ

問:PKFZ既然是一個涉及巨款的計劃,在調查完畢後,接下來有甚麼計劃確保它能夠成功推行,使它不再成為國家及人民的負擔?
翁:我成立了三個特委會,第一個是設立一個專案小組,裡面的成員包括知名的律師、會計師、測量師和建築界的權威代表。這個專案小組是針對普華永道報告中所提到的疑團,去進一步鑑定。比如追究法律責任、建築界則要審核裡面所提到的索款有沒有超額。他們將針對裡面的事項逐一探討,然後才採取下一步行動。第二個特委會,是特別為PKFZ未來的盈運而設的。現在債務纏身,這個特委會是要探討如何掙脫債務,讓PKFZ轉虧為盈。第3個是為港務局設立企業架構,成員包括國際透明度機構和企業界制定日後港務局必須遵守的規則。這些各界精英所提呈報告的期限是8月10日。

“我不知道涉案者會不會受對付”

問:這個事件已經公開,你覺得最後會出現一個你想看到的局面嗎?
翁:如果這個計劃單從財經和企業的角度來看,它是有轉機的,是可行的。問題在於,經營者不懂得經營。

問:你覺得涉案者最後會受到對付嗎?
翁:我不知道。馬來西亞跟其他國家不一樣,如果你按照天理、良心、法治,那是另一回事。
有些話我現在不能說。但當我安享天年的時候,我不會把一些話帶入墳墓里。

問:你提到“追查弊案的比製造弊案的更可惡,粉飾太平比追求真相更重要”,這不是你在官場多年來一直都存在的現象嗎?
官場現象比想像中更惡劣
翁:是,但我沒想到比我想像中的更加惡劣。以前我們都知道這是存在的,但過去這種不公不義,不符合社會標準的事情,只能夠隱性來做,一般人只能把它當作是潛規則,盡在不言中。
可是今日已經變成顯性的,就這樣擺在台面上。像是說:我就是這樣!你奈我何?

問:揭發了弊案,如果沒有進一步行動對付涉案人,那你所做的事,不是白費了嗎?
翁:不要忘記,在整個體制裡,有理性的人都應該知道,我只能夠做好我的本份,我不能夠同時扮演審判官、主控官、陪審員、執法者的幾重角色,那是絕對不可能的。我只求在我的權力範圍內,把我的工作做好。當我豁出去的時候,我講的話不是要聳人聽聞,而是會講到做到。

出發點不是要求名求財

問:有人講你博宣傳,逞英雄。
翁:我自問,我的出發點並不是要求名也不是要求財。我只求做好本份。如果你說是博宣傳?那我所冒的風險也太大了吧?博取宣傳是為了要在權位上更上一層樓,但現在我還有更上一層樓的餘地嗎?這種風險之大,如果要博宣傳,為甚麼不見別人來?還輪到我嗎?一般上,如果是懂得權謀之術的人,絕對不會甘願去冒這麼大的風險。

我不是做戲是來真的

問:你是豁出去了嗎?
翁:一般上當我遇到麻煩時,不會輕易訴苦。能夠解決的便自己解決。現在的情況是,各種恐嚇和謠言,幾乎是到了足以讓一個正常人崩潰的程度。

問:有沒有想過,早知道這樣就不這樣做?
翁:沒有,義無反顧。所以很多人說我很固執。我從年輕到現在都是這樣。我不是做戲,我是來真的。

“道上兄弟恐嚇要我人間蒸發”

問:你說被恐嚇,是怎樣的恐嚇?是誰恐嚇你?
翁:有人通過道上的朋友來傳達訊息。說如果有一天我突然從人間蒸發,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問:那你為何不報警?
翁:我不會像一些人那樣,動不動就去報警登新聞。

問:你所提到的政商勾結,裡面有涉及馬華或巫統的前朝領袖嗎?
翁:不應該這樣說。任何人如果是以個人的身份,我不認為要把黨牽扯進去,這是不公平的。

政商勾結力量很大

問:涉及政商勾結的,有包括還在位的領袖嗎?
翁:我只能說政商力量很大。

問:這些力量是不是導致報告拖延出爐的原因?
翁:其實只有真正身處其中的人才知道阻礙在哪裡。
一,附件不能沒有解密文件。
二,法律責任問題,會涉及訴訟,它牽涉到PWC,港務局和我本身。
三,由於是新內閣,成員很多是新面孔,對整個事件不見得明瞭,所以這件事得向內閣先解說。

查弊案是在逞英雄嗎?

問:這份報告抖出很多事,內閣有阻止你把它公佈嗎?
翁:如果阻止就出不來了。不過,真的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

問:另一個講法是,你把問題抖出來了,但卻由國陣去面對後果。
翁:我倒要問,國陣是馬華的政府嗎?是翁詩傑的政府嗎?翁詩傑甚麼時候才入閣?在2002年,不是國陣政府執政又是誰?

問:你有聽到各種各樣背後的批評嗎?
翁:當然有!不只是背後的批評,直接的批評都有,說我逞英雄。我逞英雄?我也不阻止其他人來逞英雄,他們可以逞得更兇,為甚麼其他人不來逞英雄?查弊案是在逞英雄嗎?

內閣有人力阻公佈報告

問:談談你在內閣裡面對的阻礙。
翁:其實最大的考驗是在內閣。從今年新年前,報告幾乎已經成型了。我一直都在操心。有人說我們改報告,其實根本沒有這回事,普華永道是十分專業的。
解密的問題。在這裡面對很大的阻礙。一來一往多次,拖了很久。到了內閣也有人想盡辦法阻礙。在內閣里,我面對三次質問。這個旋渦越捲越深,深不可測。我也知道這些涉案人是誰。

問:你已經把話說出來了,如果內閣最終不讓你公佈報告呢?
翁:如果內閣不讓我公佈,我已經作好準備。可能我已不在內閣。
跟首相資深部長溝通

問:內閣是不是反對你公佈這份報告?
翁:也不是全部,這樣說不公平。也有一些部長是贊成的。

問:你是怎樣遊說他們讓你公佈?
翁:我不可能遊說,因為我不瞭解每一個人的背景。重要的是臨場表現,我之前跟首相有溝通,跟一些資深的部長也有溝通。

“有人開始收買代表為下屆黨選舖路”

問:你提到的銀彈攻勢,其實是要收買誰?
翁:他們收買的是中央代表、一些部落客、一些基層。

問:收買中央代表和基層?是不是為下一次的黨選舖路?
答:是,很明顯。

問:這涉及黨的形象和紀律,你身為總會長,準備採取怎樣的行動?
翁:收了錢的人會認嗎?這個課題我暫時不回答。不過,即使我退位,我也不會不吭一聲就一走了之,那不是我。

問:在公佈報告之前,首相有跟你討論過嗎?
翁:有,很多次,但我不方便說。

在位者一般上都有所忌諱

問:你現在不說,是因為不方便說,或是你有所忌諱?
翁:有些東西現在不方便講,在位者一般上都有所忌諱,這是全世界的潛規模。不管是我或他,都有忌諱。對我而言,這個忌諱並不是怕權位上的得失,但有時必須設身處地的替別人想一下。

問:外界對你有很多批評。
翁:對於外界對我的批評,我甚麼都知道。這也不是第一次了。

星洲日報‧2009.07.15

TREASURE HUNT ORGANISED BY PALLIATIVE CARE ASSOCIATION

朋友电邮一份Palliative Care Association of Kota Kinabalu (亚庇区临终安宁护理协会 )主办的一项“寻宝游戏”的单张,活动主要目的在制造公众认知,和延伸到有需要的儿童临终安宁护理对象。觉得很有意思,希望在亚庇的朋友可以帮忙宣扬,也希望有能力的或有时间的可以慷慨捐助和支援。

**************************************************************************

Dear friends,

Please see attached herewith a copy of the entry form for the treasure hunt, organised by Palliative Care Association of KK on 26 July 2009, Sunday.

Flag off at 7.30am at 1 Borneo, hunt around KK area, finishing point at 1 Borneo Pacific Ballroom.
Entry Fee includes a hi-tea at 1 Borneo Pacific Ballroom at 3.00pm, follow by prize presentation.
Please encourage friends to participate, as the activity is to create awareness for the services provided by Palliative Care Association of KK and to reach out to Paediatric Palliative Care.

We are expanding our service to caring for children dying of incurable cancers at home. This is to provide the medical treatment in relieving their pain and symptoms arises from the disease, care of their psychosocial issues, comforting their grief as well as their parents who grief even more. Your support and contribution will indeed make a big difference to our society.

Please fax form to 088-231506, entry fee will be collected on Briefing day, 25 July 2009 (Saturday), 2pm at the Lower Ground, South Atrium, 1Borneo Hyper mall.

Enquiries: PALLIATIVE CARE ASSOCIATION OF KOTA KINABALU

1) DR. JOSEPH NINAN 088-761472, 013-8397510
2) ELLEN YEE 088-231505/257507, O13-8110751
3) ANGELA ENGGOH 088-231505/257507, 013-8100751, Fax No. 088-231506

email: paliatif@streamyx.com

(Cheque to be made payable to PALLIATIVE CARE ASSOCIATION OF KOTA
KINABALU)

2009年7月11日星期六

转载:民主化:给纳吉的10大关键绩效指标

出处:惑与不惑之间

民主化:给纳吉的10大关键绩效指标

前言

7月11日是我国首相纳吉上任100天。虽然在接下来任期内的施政表现,才是大家应该关注的焦点,但民主政治传统中,每位执政者上台后首100天之成败,常常被视为未来4、5年政府任期绩效的指标。因此,执政届满百日,往往被视为新任国家领导人能否经得起考验的一项关键指标。

首先,我们肯定当局近期宣布的各项经济改革方案。这些果敢的开放措施,诚然有利于推动经济自由化,有助我国面对全球化的挑战;但经济族裔民族主义、朋党主义、贪污滥权等现象的威权主义根源也必须受到正视。如果当政者采取 “政经分离”的策略,继续铁腕政治,那么这些经济自由化措施将不过是权势者保持权位的门面功夫而已。

纳吉经历2008年308政治海啸和全球金融海啸的风雨飘摇之际走马上任他“一个马来西亚:以民为先,即刻表现”的概念被高度期许与推崇,他可选择尽情享受主流媒体的美言恭维,更可选择将此化为改革助力,紧抓接下去的100天黄金时期,进行法令松绑与政治大改造,引领国家脱离困境、再创新局。

过去100天,正是纳吉与公民社会关系跌宕起伏的冲突期。因此,虽然最新民调显示65%选民肯定纳吉的表现;当局实在没有太多高兴的理由,而应步入正轨,接受各界更加严格的检验。为了长治久安,纳吉在继续推动经济自由化之余,必须同时开始其政治民主化。

在各种对“百日政绩”的宣传攻势即将粉墨登场之际,我们这些联署团体提出纳吉在接下来的100天中要戮力完成的民主化“十大关键绩效指标”(KPIs),并吁请掌管全民团结及绩效管理事务的首相署部长许子根监督考核。

一、 霹州宪政危机
评估:情况继续恶化了六个月,严重威胁未来民主发展。
说明:皇室、司法、总检察署、选举委员会、警方、官僚、反贪委员会等非民选机关,已被卷入这场违宪的州政权更替之中。若国阵或民联在下届选举中,皆无法取得多数议席,乱局势必一再延宕。
关键绩效指标:解散州议会,重新选举。

二、选举制度与选务运作
评估:仍未达致自由与公平。
说明:缺乏公平与公信力的选举,不仅剥夺公民的民主权利、影响选举政治的竞 争性,更斫伤胜选者的合法性,引发如泰国与伊朗的乱象。若选举制度不予改变,这项问题即可在2010年选区划分时爆发。
关键绩效指标:成立皇家委员会重划选区。

三、司法和检察机关
评估:仍受行政机关牢控。
说明:在司法委任委员会仍由首相主导下,改革无疑是一齣闹剧。1998年以前的第121条(1)宪法所赋予的司法权依恢复遥遥无期。总检察署身兼管辖检察机关与联邦政府咨询的角色,形成利益冲突;同时,也控制副检察长和下级法院法官。
关键绩效指标:国会成立司检改革遴选委员会。

四、国会
评估:仍受行政机关牢控。
说明:无论下议院或委员会,对国会立法过程的领导皆付之阙如。在野党议员被驱逐的现象屡见不鲜。在野影子内阁的成立也未臻完备。
关键绩效指标:成立国会改革皇家委员会。

五、内安法令
评估:恫吓全体国人。
说明:允许未经审判的拘留和其他侵犯人权行为,是任何文明社会绝对无法接受的法律。
关键绩效指标:废除内安法令,废止任何未经审判允许拘留之条文。

六、警察
评估:依旧侵犯人权。
说明:警方滥权逮捕、被拘留者离奇死亡之事未曾间断,犯罪率仍然升高。
关键绩效指标:成立“独立警察投诉与滥权委员会”(IPCMC)。

七、媒体
评估:仍受政治监控。
说明:媒体遭严格控制、言论自由受压制下导致自我审查,平面与广电媒体的亦被国阵利益相关者垄断,形成进入障碍。诸如英国广播公司(BBC)等独立的公共媒体仍未出现。
关键绩效指标:国会成立媒体法规专责委员会。

八、资讯自由
评估:仍然受剥夺。
说明:攸关公共利益的重要资讯常被列入官方机密法令下,阻碍施政透明和问责制之可能,亦孳生腐败与监管不当之弊端。虽然雪州政府正草拟资讯自由法,联邦政府及其他州属仍无动于衷。
关键绩效指标:在联邦与地方层级皆设立资讯自由法。

九、地方政府
评估:仍然未经选举产生,有权无责,且对民意反应迟缓。
说明:“无代议权,恕不纳税”。地方政府不是黑道帮派,因此他们的征税权力需经由选举产生。
关键绩效指标:恢复全国地方政府选举。

十、反贪委员会
评估:选择性办案,仍难遏制贪腐。
说明:反贪委员会仍受行政机关牢控,一如其前身(反贪局),缺乏独立检控权。因此,沦为当权者打击政敌的工具,而非反腐肃贪的独立机构。
关键绩效指标:修订《反贪污委员会法令》,重新赋予其独立性,并向国会负责。

即将上台满100天的纳吉仍抓不到执政重点,缺乏短、中、长期的具体计划跟愿景,所以尽搞些不着边际的花拳绣腿口号宣导与媒体包装,这些光从小处着眼、大处不着手的本末倒置,仅有的效果就是搏个媒体版面的花絮而已,完全不是国政上振衰起敝的做法。

美国开国元勋托马斯•杰佛逊将领袖分为两种:一种不信任人民,总认为自己知道的比人民多;另一种领袖相信人民,认为民众是帮助执政者了解公众利益的最佳指引。

纳吉应该认清:政治与经济自由并行,改革不可能建立在压制于否定公民民主权利的基础上。

我们希望,纳吉将会达致以上关键绩效指标,以涵盖民主化的真正改革在历史上留名。毕竟,长期而言,只有真正导正我国民主发展的领导,才能获得民众的掌声。

发起单位:
1.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 主席廖国华
2. 独立新闻中心(CIJ) 执行主任Gayathry Venkiteswaran
3. 政策倡导中心(CPI) 执行主任林德宜博士
4. 议会改革倡导会 (CSI@Parliament) 召集人Andrew Khoo
5. 公民关怀组织 (GCC) 协调员K, Arumugam
6. 雪州自强协会(Empower) 执行主任陈玛丽亚
7. 大马回教改革理事会(JIM) 主席Zaid Kamaruddin
8. 人民议会(People’s Parliament) 召集人Haris Ibrahim
9.. 大马人民之声(Suaram) 协调员郑文辉
10. 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WAMI) 主席黄进发

你丢尽马来西亚人的脸!

马航常会自吹自擂,得什么世界最好的空服人员奖;说马航是马来西亚少有的成功打入世界的本土品牌;说马航空姐的笑容任何的亲切和蔼。 马航,真的是马来西亚人的骄傲和自豪?

马航从人民的口袋拿来被私营化,挥霍后,又要人民纳税钱营救(bailout)的事故有检讨吗?总执行长和他的高级营运人员,每年拿了多少的薪金和好处?需要买那么数百万的画吗?一份飞机餐真的需要那么贵吗?合约外包给了什么人?利益冲突?关于许许多多久远的历史,这里不多说了,说说马航营运的烂!

马航1烂,烂不肯努力要用钱打倒对手!

别人提供百万个免费机位,与国外旅游团体结盟,开创路线,生意买得满堂红。 马航用人民的钱,也对拼免费机位,想狠狠的绊倒后来居上,白手兴家的对手,结果季度亏损天文数字。

马航2烂,烂独家垄断时零服务收垄断价!

沙巴州内城市间的一些航线,为了减低成本,改用福克飞机,叫MASWING; 一切简化得像对手,为求竞争和经济,力求廉价; 沙巴人民是享受了一阵子竞争带来的低价的好处。不久,对手退出,MASWING独家营运。这时,问题来了,来回一趟亚庇拿笃,要价RM410。 你要是幸运,这个价钱可以让你来回香港了!

马航3烂,烂偷龙转凤,把低等产品当高价产品卖!

马航竟然想到一个世界航空业独有的点子!喜欢不喜欢,马航是独家提供头等和商业舱的公司。来回亚庇吉隆坡或是亚庇拿笃的班机,就用普通的737-800旧飞机,或是福克飞机,全部是经济舱的座位,把前面5排用布帘一围,一行三个经济舱位,中间不坐人,这就算商业舱,收商业舱的价!

这不是最叫人气愤的,这福克机只从后门进出。下机时,商业舱要等所有人都下了机,才最后下机,这样的头等或商业舱是世界仅有的吧!没有商业舱就别卖,客人会体谅。马航是不是认为马来西亚人都是白痴啊?马航是不是认为沙巴人比较寒酸像人猿?

马航,你不妨把所有航线的头等舱都改成这样吧!连国际航线的头等和商务舱也一样,保证你赚得笑口常开!马航,在我的外国客人面前,你丢尽马来西亚人的脸!你是马来西亚的耻辱!

2009年7月9日星期四

这个30%早就不用了,你怎么就是听不懂?

30%固打早就不用了!不信吗?你甚至可以问问代表马来西亚308后新政治的吉打州务大臣吧!
他说任何房子发展计划那里有保留30%固打这回事了,
他说,要保留50%给土著比较合理啦!

首相说,甭再说长说短!
PLC上市公司的30%保留给土著的股权限制取消!
看你们这些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在建筑行业和供应商行业里头,
那有政府工程和供应招标是不要求PKK(Pusat Perkhidmatan Kontrator) 土著级执照的?
是每一个,连数百令吉的供应交易都要!
管他是什么组别,Class A, B, C, D, E 和F级的。
是的,什么30%固打,早就不存在了!
因为,这些行业,要拿政府工程,没有土著级执照不可的!
所以,政府工程是要100%给拥有土著执照的公司!

你看,这30%是不是早就不用了?你们想多了!

如果和国油 Petronas 打过交道!
他们也说,你们是多想了,没有什么30%固打这回事的!
因为要得到国油的工程和约,你公司Form 24的股权持有人,必须是100%土著!
99%土著,1%非土著,也休想!这叫100%!

这些人总是不明白,你们为什么那么在乎,新经济政策中说的30%固打?
因为,30%固打的事情,真的已经好久好久不用了!
当然,这都只是冰山一角!

在沙巴,你就算有执照,
要有投标的计会,会比你中头奖的机会来的低!
因为在这里的游戏规则不是这样的啦!

沙巴的沿海盗採珊瑚作业,你在乎吗?


沙巴人有一种带有一些无奈,又苦涩的说法:菲律宾虽是千岛之国,海岸线长得不得了,但菲律宾人在沿海地区捕不到鱼;偶尔能捉到的,也是小得不得了的鱼子鱼孙。为什么?

尤其是菲律宾南部的渔民,炸鱼是个很普偏的事情;不必渔网,通常在鱼群出没觅食的地方,通常是在一些珊瑚礁区域,鱼群聚集时,点燃一个装上燃料的瓶子,一扔,鱼儿都被炸得或昏或死,翻转漂浮在海面任人捞取。这些人来到沙巴之后,也大肆炸鱼来捕鱼。这样一来,沙巴沿海许多珍贵,耗时数十年生长成的的珊瑚礁,被炸得体无完肤!现在可以看到的,可是硕果仅存了。

撇开这些人给沙巴带来的随地丢垃圾,污染,偷电偷水,偷抢奸淫,胡乱随意搭建的违章木屋,为了建隐秘的房子随意破坏红树林,为了卖废金属的小钱切断盗窃昂贵的输电缆等等。最叫许多对环境稍有认识和爱护大自然的沙巴人痛恨的,这些人会把如此珍贵的珊瑚礁和红树林破坏,为的是小小的利益,根本就是无知和罪过!

沙巴最骄人且丰厚的旅游业资产,首数海底生态。西巴丹参选世界新7大奇景,说明沙巴在海洋自然生态方面的优势,珊瑚则是这个生态的保姆,好了,非法或外来的移民,才不管你!为了几只小鱼,破坏珊瑚礁又如何?大家人神共愤!当政的政治人物更是把它当是议题炒作,把矛头直指这些非法移民和外来人。但沙巴政府真的在乎吗?

江汉明先生多次在报章揭发数十年来,斗湖和仙本那沿海的盗採珊瑚作业,冒採海沙之名,实质是採取珊瑚内主要成分的钙(calcium) 加工成石灰粉末(lime powder)。 沙巴州政府究竟在乎吗?为什么没有任何行动不闻不问?是沙巴政府发执照?是政府首肯?还是有人违反指令?反贪是不是该介入调查?还是盗採?盗採为什么不马上取缔控告?是不是有势力在包庇?警方介入调查吗?

无论如何,珊瑚不该被保护吗?我们对菲律宾移民的炸鱼活动恨之入骨,因为它破坏了我们的珊瑚礁。就像为了毛利,把昂贵的电缆窃取当废金属一样愚昧。那,这些採海沙,顺便採走珊瑚礁的人呢?谁在消费我们和下一代的天然生活环境的资源?说起这个政府,我们的执法人员,你觉得苦涩吗?

2009年7月6日星期一

内阁成员打高尔夫球,加强关系及归感

6/7/2009 亚洲头版报道,国家元首(队伍有登州摄政王,甲州元首,普腾董事经理等)与首相(队伍有正副首相,外交部长,工程部长和体育部长)举行了一场高尔夫球友谊赛,首相之后对媒体如此表示:“内阁成员打高尔夫球,加强关系及归属感!重要的是,我们在高尔夫球场展现高超技术,能展现在各部门的工作能力。”

1. 在高尔夫球场展现高超技术,能展现在各部门的工作能力?
2. 谁在乎内阁成员有没有归属感?关系好不好?
3. 内阁成员没有归属感,就可以不表现,低KPI情有可原?

全体内阁成员和家人一起去法国度假更能加强关系叻!或者整班人去按摩怎样?一起上卡拉ok也不错吧?又或者三五人去蒙古草原看美女也能加强关系啊!大家难兄难弟,互相支援,“你为我捉背,我为你瘙痒”(you scratch my back, I scratch yours),你说好不好嘛?!

打高尔夫球要多少钱?买个会员证要多少钱?买球杆和配备要多少钱?说是少数人的高档玩意大概不为过吧?本来打打球有什么好批评的,不就是一场休闲活动吗?偏要说什么加强归属感!表现部门工作能力!不就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景象吗?

欠阿窿不还上电视!

一大清早还迷迷糊糊,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张大眼再看
诗华头版新闻写[ 内长:连累家人,欠阿窿不还上电视!]

我以为阿窿一夜间,为何猖狂如此,财力雄厚如此?
你知道上电视广告要很多钱的
阿窿再猖狂也不敢这样大胆吧?

以前把不还钱的借贷人的身份证复印A3张贴
“大老千,借钱不还!通知此人下落者,备有奖赏!”

现在连累家人欠阿窿不还的,要把资料照片上全国广播的电视!
羞辱你!看你敢不敢欠阿窿钱不还!

看清楚没有?不是阿窿威胁你,这是内政部长对阿窿课题采取“零度容忍”
看见这样多的“跑数”,连累家人
超过80%的欠债者都是赌徒
一气之下做的宣布

内政部长阿!内政部长
你是被你的顾问给开导了?
还是决定把企业最大的困境-----收账的难度给彻底解决?
你是帮谁啊?

你考不考虑把
开赌场的资料照片天天上电视?
开老虎机的资料照片天天上电视?
开妓院的资料照片天天上电视?
做阿窿的资料照片天天上电视?
把飚车党掠夺匪的资料照片天天上电视?
把强奸犯的资料照片天天上电视?
把贪污的资料照片天天上电视?

什么?你不知道谁才是真的幕后老板和天王级人马!
什么?你就是专门管良好市民的,坏人不在你的管辖范围?

照你这样的逻辑
以后被强奸者的照片要上电视,谁叫她不留在家?谁叫她被人看见脚趾?
以后被抢的要上电视,谁叫她不小心?
以后被偷的要上电视,谁叫你有?

马来西亚的政府和部长们!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干什么的?!

2009年7月1日星期三

偏见和去人性化

上个星期天到古达(沙巴北部)走走,有个朋友问问有没有兴趣看看一个待沽的种植地,好奇的随他走。

走了一段小路,一个不足500方尺的老白锌木屋,看是风雨中随时要倒下了。叫了一阵门,没有回应,心中好奇,把整片的木板窗掀开,一阵柴火的味道,里头没有人;但看来是有人居住的,用简陋来形容大概是太过乐观和粉刷。没有电流,没有电器,没有桌椅,几乎没有家当,整个地方最新颖的东西,是一个外头盛雨水的水缸旧塑胶水缸。到处看看这片荒废多年的椰林,许多没有照顾的果树,处处是荒芜的小径。

回头到这个小木屋,发现两个消瘦皮肤棕黑十来岁的少年,门牙已经发黑和脱落。看来应该是上中学的年龄的他们,全程少年讲的马来语极为“巴刹”,我问起不上课吗,兄弟俩尴尬的笑笑摇头。不久,少年的妈从大路走近回来,手里拉着一个6-7岁的女儿,口里咬着红红的槟榔的龙谷斯(Rungus)大娘,从几公里外的每个星期天的露天市集(Tamu)回来,先生大概是和别人聊久了,落后在后头。

少年和妈妈用土话急促的交谈了一回,她有点焦虑的问道,“这土地你买了吗?什么时候要我们搬”,我赶紧解释只是看看。交谈了一会,原来他们在这里住了两年多,不是自己的土地,地主看他们没有地方落脚,就让他们住下,算是帮忙看看这个椰林,要嘛可以在这土地栽种,免费不必缴租。先生和两个孩子,给附近的一些人做一些田里的散活,赚点现钱,割割树胶,摘摘油棕,遇到就干,没有固定的活,没有活干就闲着。

交谈了一回,就告别了这个家庭,心想他们可能看见和可以走到文明的世界,那么近,却又那么远。赤贫就存在离代表文明世界的泊油公路和电线不到一公里处,却始终每天回到这个破屋。学校是什么?报章是多么多余的东西?电视是匪夷所思,自来水水龙头是神话,一切的用水是天上通过下雨来的恩赐。

心想,难道这些人不能勤奋些吗?贫穷大概真的与民族的习惯有关吧?懒惰,今天有酒今天醉,工作一天,休息两天,发了薪就休息几天,这大概都是许多人对土人的评价。边走心中这样想着,没有努力的耕作,就是要注定贫困了,这就是因果吧?一大串的问号,这样的人占沙巴1/4人口,这样能要求票选出优秀的议员?还是更容易被利诱?人穷志短?这样的解释,符合了我一向的认知,这样才叫我比较释怀。

就在小路上遇见她的先生,这位先生说了几句,竟然开口跟我讲起客家话,这先生却是道道地地的华裔,与土著女子通婚,在这里活了大半辈子。这样的突如其来,叫我震撼不已,久久不能忘怀。谁说贫穷是与民族有关?什么民族都有贫穷吧?华裔就没有贫穷吗?里头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原因和故事?为什么会走进一个没有回头路的恶性循环漩涡?我们对弱势的人群有怜悯吗?还是这些怜悯是有附带条件的?是视肤色政治立场信仰而定?

很多时候,自己会用习惯性的认知和眼光,偏见来评论一些个人,一些民族和一些国家的国民。我们是这样笼统的归类,某些民族是比较天生天养,这些人的命比较贱?某些族群比较乐天懒惰,“贫穷是因为他们天生懒惰”?淡淡的一个解释,把人,把族群,把这个事情看成立理所当然和麻醉自己的恻隐之心。同样的,一些人会认为某些民族比较贪心,往往会掠夺全部。更多的时候,民族间的偏见是有双向交流的,总之把别人非人性化,理所当然的省略掉人与人之间的人性和怜悯。

西方媒体会把中东的人们,刻画成宗教极端的画面,合理化,麻木作为人对同类的怜悯之心,死多少人就不过是个数目罢了。把中国朝鲜彩绘上社会主义的万恶不赦,去掉人性化,合理化一切的制裁和非人性的政策。直到那一下天摇地晃的汶川大地震,一个一个动人的画面,告诉世人,每一个生命都值得拯救和珍惜,原来每个人都有妈妈和家人,爱的人,每一个人都是有血有肉,有亲情,有情感。一个美国人,一个中国人,跟一个中东人,又或是一个马来西亚人的生命,不是同样的珍贵吗?

我的一个老师常说:不要神化一个人,但也不要妖魔化一个人,这样才会有人性,这样才是公平平等的人与人交往的平台。有试过落难荒山野岭,在你最无助时,友族不计较的相助到底的经验吗?“去人性化”的事情不是在我们身边一再的发生吗?这些人贫穷真的活该?华裔都是有钱人不需要奖学金?又或者每个友族得奖学金都是偏帮?等等等。

每个人,不管什么肤色宗教和地位,不是动物,不是妖魔鬼怪,本来就不该受到不公平的看待与偏见。人与人之间,本来就应该要有人性吧?先检验自己,改变自己,然后再把这样的精神扩散出去,或许这样的马来西亚会跟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