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30日星期日

沙巴人,留一点给自己好不好?

这是 Frank C 的留言,在这里转载与大家分享和思考。

水电资源是属于公民的。
神山也是属于公民的。
土地是属于公民的。
港口也是属于公民的。
是沙巴人民自己不要的东西。

人权是属于公民的。
尊严也是属于公民的。
公民权是属于公民的。
留一些给自己好不好?

2009年8月28日星期五

乞求(2)


这是个很特别的地方,‘讨,你将会被供给’(ask,you shall be given)。乞丐当然不会有奢侈和非份的要求,没有讨,当然没有实现嘛。想想,非分要求的乞讨会被满足吗?才怪!乞丐只乞求一点点的零钱或食物的施舍,这是可以被满足的。

这里,你应该得到却欠缺的民生服务和权益,你不应该理直气壮的要求,没有人会对你的应得基本权益被侵犯,被耽误,被践踏而负责或歉意。落难讨乞的,谈政府效率施政,谈责任,谈完善公共事业递交系统,不是痴人说梦是什么?你要是乞讨,你是会得到的。他还是勤于拍照登报就是为了证明这点。

这里,他说“我们相信所有符合条件的申请皆会获得批准”!是的,不批准的当然是不符合资格啦!不符合资格不获批准是没有办法了,要如何帮你啊?他又说“在马华的协助下,首十宗公民民权申请正式批准,预计未来会有更多个案获得批准” 。哦!不符合资格不获准,符合资格就怎样?符合资格不代表批准你知道吗

符合资格也未必批准,政治必需要正确啦!符合资格也未必批准,要找对门路和协助啦!这个可以不乞求吗?什么门什么路,不能大字写明,清清楚楚列明吗?跑腿不是人不必吃饭吗!

你一定不要相信这样没有根据的说法:勤于走动教育部有没有要施舍华小的?卫生部有没有什么施医赠药的?内政部有没有什么公民权?地方政府土地测量部有什么延误15-20年的房屋地契?收集来一勺一勺的施舍给乞求的人们,受恩惠的人会比较感恩!

上天赐给沙巴人民的伟大政府!你一定要相信,人民对这类的好处,是真心诚意的感恩!看报道的人,备受感动和感染这个勤政爱民的好领袖。人民是没有半点的怀疑,没有半点的反感,没有半点的怨言。这样的政绩必定会使这个政府千秋万载的!

2009年8月27日星期四

乞求 (1)

这就是那么奇妙的地方,执政党的沙巴年轻才俊说:“你们反对党大喊大叫有什么用?根本改变不了沙巴电力干扰的事实!”

哦!反对党大喊大叫没有什么用,那请问你们执政了沙巴几十年,你又有什么用?好,远的不说,近年来你们够得势了,你们又做了什么?你们连叫也不敢叫一声哦!

只有等财雄势大的吸血企业,不胜其烦怜悯施舍一些小恩惠时,你会坚持要他们不好把冷饭冷菜一大勺的丢到沙巴人民要饭的破碗。你会跟他们要个人情,别浪费了一物二用,要了一整袋的饭头菜尾,慢慢的发放给长长的队伍,拍照,上报,邀功!

你又可以如何?

你为什么不去做?

难道你要人民对你行五体投地膜拜之礼,来要换取最基本的,30年也要不到的民生便利吗?

2009年8月26日星期三

1个调查提告和上诉的马来西亚


有势的,没有人报警,执法单位是不可以主动调查的,
对对对!就算给你人赃并获又怎样?
看你敢不敢动老子一根寒毛?你说调查吗?

没势的,捕风捉影的,就要保护你几天,漏夜调查盘问,
人非圣贤,把柄的东西,就像女人的胸,挤挤总是有一点的,
你不满意吗?

这就是有势没势的2个马来西亚!

有钱的,听到看到不顺意的就告吧,要个百万千万,
他有专人打官司,预备成箱的粪和钞票来付官司费和预订败诉的费用,
磨他10年8年,看谁怕谁?

没钱的,家里米缸还没明天的米,别说多余的私人时间,
妻儿眼睛看了又看,眨了又眨,为什么你就是要惹这些不必要的麻烦?
看你低不低头,还写不写,买不买帐?

这就是有钱和没有钱的2个马来西亚!

有后台的,败了官司的上诉,再上诉,终极上诉,
一关又一关,总有一天等到还我清白的一天。
大不了原判,他无所畏惧。

没有后台的,你有什么条件上诉?
你就不怕,不知悔改,罪加一等吗?

这就是有后台和没后台的2个马来西亚!

你就上诉吧卡小姐!妳大概不知道,政治正确与杀鸡儆猴展示肌肉是可以选择的!
你就上诉吧草原先生!哦!对不起!刑事案是由检察部代表,他们说不上诉了!
你们也上诉吧!活生生被前部长枪杀的孩子,遇警方技术错误败诉的家属!
你们也上诉吧!死在狱中的亡魂们!

你要知道,上诉不上诉,完全没有理论根据,这里只有1个要不要的马来西亚!

2009年8月25日星期二

一个假卫道的自言自语

赞美全能的神!一切荣耀归于全能的神,
直高无上的神,请您怜悯我这卑微虔诚的仆人,
倾听您的仆人的虔诚祈祷。

您的仆人只信奉您是唯一全能的神,没有其他的神,
您的仆人谦卑的执行了您要求仆人应尽的一切义务,
您的仆人严守着您的戒律,没杀人,没奸淫,没偷盗,没作伪证,没贪婪。

请您怜悯您的仆人的软弱,犯下一些微小的过失,
他没有杀人的滔天大罪,他只是不问自取了一些人的岁月,
他没有奸淫的不可原谅,他只是盗窃伴侣一点的信任,
他没有作伪证的猖狂,他只是盗窃了一些事情的真相,
他没有贪婪被人的财富,他只是瞒着别人的委托要了一些的不劳而获,
他没有取不义之财,他只是偷偷私用了一些公权,
他没有剥削自己弱势的弟兄,他只是偷偷拿走了一些公平,
他顶多就是干了些小小的偷窃罪而已,
祈望您的原谅,您的仆人坚守大戒律,在小事上的软弱。

神阿,您必定会原谅您的仆人,
为了卫道奋斗而需要“目的合理化手段”的时候,
您的仆人累积骄人的财富,
是为了可以彰显您的祝福,这样才可以有能力推广您的救赎;
您的仆人不惜一切抓稳权势,
是为了可以彰显您的威严,这样才可以保证您在被仰望的第一位;
您的仆人对弟兄行偏心偏好不公平的举动,
正是为了追求您的后世大奖励而行,因为一些人比另一些人更能做到。

您的仆人坚信死者复活和接受审判、以及您承诺的后世奖惩,
在审判日到来时,您的仆人会叫来所有的友好为他作证,
以及十来个律师的辩护队伍,让您的仆人阳光的心地,真实呈现,
神的审判日,就像是世俗人间法庭的审判一样大同小异吧?

神阿!愿您摧毁哪些反对和不敬这个伟大宗教的人们,
纵使他们反对和不敬的,恰恰就是您所痛恨的罪恶;
神啊!还有一些,毕竟是不相信您大能的愚蠢的人们,
您是会体谅您的仆人,在打击这些敌人时的顽强和千方百计,
神阿!这为的,就是捍卫您的荣耀。

神阿!看在您的仆人心甘情愿,众目睽睽下,
在人群显眼的地方五体投地的对您的大能膜拜,
歌颂彰显您的大能;
看在您的仆人,对一些您不欢喜的行为,在暗处行事,
为的是不损害您的荣耀;
这一切,请您宽恕您的仆人的过失。

2009年8月24日星期一

去除种族栏目与病态赌徒的戒赌承诺


一个病态赌徒的戒赌承诺,可以相信多少和期盼多久?戒赌的承诺,可以是他求生存的一个方式,管它是谎言,管它是更多的谎言来掩盖先前的谎言,管它是权宜之计买个喘息的空档。可以是他一次又一次消费哪些仅剩的家人老父母的期盼,直到他们心死绝望。像粤语残片中的情景,你可能笑骂,这些人怎么如此愚蠢和容易被骗?直到你有机会窥见白发苍苍的老者,擦干眼泪告诉你:“不是相信,是希望,期盼他回头。万劫不复后希望他重生而已”。你要知道,毕竟,这样的一个戒赌承诺,离成功浪子回头的故事,不就是十万八千里路外的第一步罢了。

建议部分官方表格去除种族栏目,的确也是好事一桩。真实实行和运作的决心暂时不谈,国家干训部的种族主义大本营不谈,况且,其他涉及种族特权的表格,填写种族的项目还是被保留。是一心一意要公平对待所有国民?虽然没有歧视 (discrimination) 其他种族,但有否决心去除“特别关照”(practice of favouritism)的运作方式?这样的承诺要不分肤色,离一个马来西亚民族,还有好远好远的路要走不是吗?

既然如此,领导国家超过半个世纪的国阵政府里,众多附属党的大小头目,偏爱奉承主子的沙巴太监们,大事的赞扬和歌颂,去除部分官方表格里的种族栏目,究竟如何有助民族建设?如何有助种族和谐?原来他是说:“其实不需要填写,光看名字就可以知道什么民族了!”。

不去除这个种族栏目,叫什么民族不和谐了?阻碍了什么人的民族建设?毕竟,这些人内心的盘算是,反正光看名字就知道了!原谅我悲观,看死十万八千里的人文主义(humanity)道路的第二步,是没有办法, 跨不出去了。

2009年8月22日星期六

拯救地球-3R方案


朋友电邮一封马来西亚塑料生产商工会(Malaysia Plastics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MPMA))制作的企业社会责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的电子宣导单张(短片)。觉得里头节能减炭的观点角度有可取的地方。

塑胶与很多的物质和工具一样,不该被冠上邪恶或天使的等号。这些物质和工具用法得当,同样能够不尽造福人类。物质本身是没有附带任何本性的,人类本身的滥用和无知才是最大的肇祸者。

3 R 方案的减少使用(reduce),循环使用(reuse)和再循环(recycle),我们自己做了多少?

2009年8月17日星期一

这可是块生金蛋的处女地噢!

沙巴的电供问题,不是一朝半日的事情,它是个数十年的老问题。这里的停电是长则7-8个小时,有时一天可以反复来回5-6次。停电问题说是人神共愤一点不为过,要说可以跻身世界纪录一定有资格。拖拖拉拉,推说是国能的主意,原来就是就是一开始大家怀疑的吻合,要建煤炭发电厂的, 就是沙巴州政府!

沙巴首席部长终于忍不住要说话了,“有什么好示威的,别人也不是故意要停你的电,就是不够电嘛!你们反对党咯!反对建燃煤发电厂,现在不够电又搞什么和平示威!”。今天的报章上,沙巴首席部长也正式要求人民表态支持燃煤发电厂。

哟!是不是故意停电,除了你沙巴首席部长知道,有谁可以与你争论?沙巴首席部长:为什么又一定要燃煤发电才能解决沙巴的电供问题?可以公开建议中的股份分配吗?什么人是什么人的代理人?人口煤炭是什么人包办?建发电厂是什么人的baby?

为什么沙巴出产天然气,要把它输送到砂州液化,通过圆形的储存库,一船一船的远洋输出到日本去卖。沙巴首席部长说东海岸没有天然气,所以天然气发电行不通(not viable)。沙巴东海岸没有天然气,难道不可以用船输送过去?沙巴也没有产煤,要一船一船的从国外进口,这就是行得通!

比较清洁的能源,属于可以付给一些人白花花的钞票国家吧?他闭上眼睛,卖力的喊着:煤炭也ok嘛!现在的燃煤发电厂很洁净的!全世界都有燃煤发电厂,全马来西亚都有燃煤发电厂,为什么执着沙巴不要燃煤发电厂?除了是反对党的玩弄课题,还有什么解析?

为什么日本同样是进口能源,却愿意多花一些钱,多进口天然气?一定是这些人没有沙巴首席部长那么聪明!燃煤一样洁净的,这里,有人替我们卖天然气,却进口煤炭来发电,这是多么精明的政府啊!还是沙巴比较下贱,用不着这样昂贵洁净的能源吧?自认是这片土地儿女的人民!要拥护沙巴,就是要践踏它,要赚钱就好(虽然那钱不属于人民的),绿色环境,是白人阻止我们发展进步的谎言!

爱奉承的宦官也加入了“我们大家都是受害的,包括我身为部长的,包括沙电,说是阴谋迫使沙巴人就范的说法不对的!指责沙巴政府没有尽力是肯定不对的!”。忘八!难道你还要沙巴人民反过来逗你开心不成?对于这个,就不多作评论了,留着让历史来给他定论吧。

说来说去就是不理了,这可是块生金蛋的处女地叻!来噢!沙巴还没有燃煤发电厂噢!来噢!沙巴还没有收费的大道噢!来噢!这里还有好多没人认领的山河噢!

颠三倒四的反贪委员会

拥有独立执法权的反贪污委员会,调查组任苏克里日前宣布,“为了避免一再被特定人士[反对党]怪罪,已经指示,即日起停止调查所以涉及政治人物的案件,[也]包括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天晓得牵连执政党人员到什么程度,10亿报大数案,和千万政治献金]舞弊案”。当然,隔天内政部长说,“一定要查,反贪污委员会不可以推卸责任”。

完全与这个政权政党政客的一贯处事风格一致。永远不认错,永远没有道歉,因为他自己的尊严(Maruah)永远比别人的重要,纵使是同一个种族和宗教,管他是法官宗教师还是政治人物。他的尊严就是种族尊严,其他阻他去路的;为了种族尊严[其实就是他自己的尊严],大家别怪他心狠手辣!

中心思想是不单不需要道歉,最好是找个可以下台阶;最好是有了下台阶之余,可以占占别人的便宜,吃吃别人的豆腐!强奸了你,还要指控你过于暴露,害他犯罪!

喂!什么人让他执法部门自由选择查不查?哪一个法律赋予他这样的权力?他不敢,他不会,他不能,他不独立,麻烦下台,让敬业和尽忠职守的人来干吧!

哟!原来他们执法部门是那么在乎舆论压力的?原来压力是可以让他们就范的?警察可以说黑势力太强,以后不管持枪抢劫案可以吗?老师可以说某些学生难教怕被家长误会,不教可以吗?首席部长说治安扶贫和非法移民课题老是被人指指点点,以后不管了可以吗?医院面对危急的病患案件,家属埋怨多过赞许,以后不受理这样的病人可以吗?神经病!

嘿!原来是要听命于政治人物的?原来是要劳烦执政党的部长来指导大是大非吗?不是独立机构吗?不是有管理委员会吗?管理委员会是干什么的?

推卸责任的说法是太圆滑了!独立委员会,理应超越政党,超越政治;为什么反贪委员会要自贬身份,甘为工具?为政党政治人物当平衡杆?“大家都有尾巴,就别互扯了!”,人民的利益呢?如果反对党也有错,就该检举!但最好不是偏袒才好!千千万万不要是为了给烂透的执政党找个脱罪的理由!

2009年8月13日星期四

沙巴首席部长“心意已决”要“一个马来西亚”

沙巴州首席部长说自己“心意已决”,指示要沙巴民事雇员合作社大厦(Wisma Khidmat),1年内改建为私立医院。指示大夏的业主,沙巴信贷机构,马上动工!耗费超过1亿马币,建造拥有150床位的医院。哗!我以为只有封建时代的皇帝才有“心意已决”这玩意,沙巴首席部长真的不愧是全国国阵政府的典范!看看事态发展如下:

  1. 去年,最先说是为了解决亚庇没有中央医院危机,全力配合卫生部的方案。
  2. 年初,正当卫生部要拍板定案时,首席部长在一个公共假日,召集全体内阁成员,向到访的部长反对收购私人医院议案,拖延整个进程。极力推荐给卫生部丢空多年的Wisma Khidmat改建,说6个月内可以完工。
  3. 就很多已知的问题,和许多专业团体疑问,卫生部正式拒绝Wisma Khidmat 改建中央医院的建议。
  4. 首席部长说无论如何,沙巴州政府会为了沙巴人民的福利,进行这项政府拥有的私人医院计划,要拨款1亿,1年内改建成150个病床医院。到时可以租借给卫生部。收费将会是所有人民可以负担的价码,大约是低于或与中央医院收费同等。
  5. 卫生部长表示改建是州政府自己的权限,保养和营运一家医院的费用不是一个小数目,州政府要谨慎考量。
  6. 沙巴首席部长改了口吻,“多一家私人医院,有助提升本州医药旅游!亚庇私人医院屈指可数,多一家私人医院,人民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州政府设立私人医院并非要赚钱为目的,而是为人民提供所需的服务,以实践首相的一个大马,以民为先,即时表现的概念”。
  7. 连久违人格已经破产的政客也起来背书“兴建多一家私人医院是没有错,它可以为本州人民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

最尊贵的沙巴首席部长所说的每一句堂皇理由,叫沙巴人感动。但想深一层,倒想请教首席部长,可不可以为我这些无知的草民解解惑?

1. Khidmat大厦,地点处于交通死角,每天交通高峰时段的寸步不移,更不要说星期5的祈祷日时的交通堵塞。上班时间,大家开车经过不妨注意,在khidmat大厦丢空的这段时间,没有任何人在Khidmat上班,单单在附近上班的车辆,几乎要塞满Khidmat大厦所有的停车位。Khidmat改为医院时会是什么情景?

2. Khidmat大厦机构的安全与否的疑问,众多团体组织质疑和提出建筑物本身不合适改建为医院的意见。一意孤行的沙巴首席部长,您是怎样做决定和克服这样的难度的?

3. 亚庇人民是控诉什么?沙巴亚庇是缺私人医院还是缺政府医院?全沙巴多少个城镇有富丽堂皇的政府医院,却没有足够的医务人员?亚庇中央医院宣布为危楼撤出后,受影响的是可以负担私人医院的中上收入人家吗?这些人没有足够的选择吗?不是的,是中下收入的人民所缺乏的,是“免费”的政府医院,亚庇不缺私人收费的医院!

4. 究竟这样的政府拥有的私人医院,是提供支援,补卫生部不足,提供廉价医疗服务?还是要锦上添花的,为沙巴医药旅游添佳话?沙巴首席部长说:“不以营利为目的”建私人医院该不是为了排除人民的不良观感而设的谎言?骗取没有太多的反对后,后头又偷偷邀请大的医疗集团来运作?拿人民纳税人的钱,打着要救人民出水深火热的机遇,建政府拥有的私人医院,结果是要涉足医药旅游的大饼,想与私人领域分一杯羹?万一有任何闪失,这一切的风险由政府(人民纳税钱)垫底买单,这样的如意算盘也未免太目中无人吧?

5. 建沙巴政府拥有的新私人医院工程的顾问团,好久好久以前已经委任了,是著名的御用建筑师突然冒起坐拥价值数以十亿计的丝绸港,也是沙巴巫统大厦计划的建筑师。沙巴首席部长,这是巧合吗?在Khidmat建新沙巴政府拥有的新私人医院,承包工程会公开招标吗?还是直接聘用御用承包商?据说是承建沙巴巫统大厦的其中一个承包商。沙巴首席部长,这是巧合吗?

6. 为什么沙巴民事雇员合作社大厦的拥有者不是沙巴民事雇员合作社?而是沙巴官营的沙巴信托机构?里头有没有隐瞒什么事实?或是制造工程为什么人开脱?沙巴信贷机构不是应该鼓励中小企业而放贷?为什么拥有一所大厦?为什么变成私人医院投资者?沙巴信托机构是慈善团体吗?以非营利为目的吗?还是一般营利为主导的公司?沙巴信托机构大概不会用这个机会偷偷把营运方针改成“慈善社会关怀和非营利”,来方便日后,光明正大合理化,许多不知道怎样已经放贷出去,却怎样也无法要回来的贷款?

7. 一亿马币是不包括土地和建筑物吧?一亿马币包括什么东西?150 病床与所有相关需要的设施?这是间完整的中央医院?这包括所有的专科?不会有完整的心脏专科和手术设施对吗?不会有完整的癌症发射治疗设施和仪器对吗?会有完整的放射性透视设施和仪器吗?会有中央消毒系统器材吗?会有中央洗涤部门吗?会有中央紧急急救部和救护车服务吗?会有直升机紧急降落坪吗?这样的医院能独当一面吗?这样的私人医院能给亚庇人什么样的好处?

8. 沙巴政府拥有的私人医院,请问工作的医护人员是公务员还是私人公司雇员?医生和护士从哪里来?不是打算向政府医院挖角吧?结果沙巴人民还是没多增加没少的医疗人员啊!还是打算要重金从国外聘请医药转才?这又怎么可以是非营利医院可以做到的吗?

9. 马来西亚政府医院的医疗费廉价免费,根本就是一个长期的误会!政府医院的开支直接由国库人民纳税钱所支付罢了!根据马来西亚卫生部的平均医疗营运开支平均花费(人员,药物,资源,设施,配备等),每天每张病床平均要耗费约RM380的开销。沙巴政府愿意长期倒贴?还是要建一家给皇公贵族,部长议员,高官显要的私人医院?

10. 沙巴州政府,把一切可以私营化的和不该私营化的,赚钱和亏本的,要不是免费,就是廉价送了!沙巴的海港,沙巴的神山公园,沙巴的水供,沙巴的石油天然气资源,沙巴的电供,沙巴的公共泊车收费,沙巴的外劳体检,沙巴的商用车辆验车,沙巴的机场,沙巴的道路常年维修,沙巴的官用车辆,沙巴的林业。。。。。 哪一样不是已经私营化了?因为这样才可以“切除亏损”!哪一个不是鱼肉人民,遗漏百出的计划?这回沙巴州政府怎么突然有承建和良好营运私人医院,这样天大的勇气,和雄心万丈?

11. 沙巴州政府需要把中央政府管辖的卫生问题扛上肩膀,是证明中央政府的无可救药?既然中央政府无法解决非法移民涌入,沙巴政府打算成立自己的军团,保卫沙巴的领土完整吗?沙巴人民对警察,反贪,廉政,公平选举,教育等等服务更加不满!沙巴州政府可以扛起责任,为沙巴人出头吗?还是没有钱的事,你们不干的?“一个马来西亚”是这样的吗?

是的,没有一个沙巴人民会嫌弃太多的政府医院或是私人医院的。请那些要奉承的厚颜政客,不要拼命把罪名套在别人的头上,质疑怎么会有人反对建医院。与自己的影子交锋,向人民邀功的投机者,谁不要医院了?人民是不愿看到太多疑问,太多私人利益,利益冲突,太多未知,太多的公款由私人公司调配,太多的没有透明度的花费人民纳税钱!沙巴首席部长,执意要制造这工程的理由究竟有没有“太牛”了一点呢?

“州政府设立私人医院并非要赚钱为目的,而是为人民提供所需的服务,以实践首相的一个大马,以民为先,即使表现的概念”。噢!为沙巴人民提供服务吗?一个马来西亚吗?为什么沙巴人要忍受电流不足,几乎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首席部长,为什么不服务人民一个正常的电供?为什么允许沙巴产的天然气输送到外地,沙巴却没有天然气发电,要沙巴人硬啃350兆瓦的煤炭发电?沙巴人民的生命比较贱,比较好欺负是吗?一个马来西亚!

服务啊?首席部长大概出入私人飞机和有警察开路,吃好的,睡的是高床软枕吧?为什么不看看沙巴的公共交通,看看那十年如一日的烂道路,看看沙巴的贫穷,看看沙巴的治安问题,看看沙巴奄奄一息的经济!好堂皇的口气哦!“服务人民,多一个私人医院可以选择,一个马来西亚!”

2009年8月11日星期二

转载:余畑龙客家专辑发布会

记得余畑龙吗?很鬼马,沙巴出品的客家创作歌手。他要发片了,有时间的,去支持一下吧!
[余畑龙客家专辑发布会]
地点:CITY MALL
日期:8月23日 (星期天)
时间:1:30PM

1. LIVE BAND 演出
2. 凡现场购买专辑可享折扣, 另赠高达RM800或RM900赠劵! (赠劵有限,送完为止) (*T&C)
3. 简单游戏, 丰富奖品高达RM1500赠劵等你来拿! (*T&C)
4. 无需入场卷

2009年8月8日星期六

你捉什么狂?就是一脉相传的思维而已嘛!

“鸵鸟头埋沙堆”心态和“斩脚趾避沙虫”的思维和施政,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这一切,就不过是展现它的始终如一,一贯性传承,一脉相传的本色吗?马来西亚本来就是这样的唯一,独一无二,一个马来西亚!

缺乏竞争力?压制别人,不就可以相对提升本身的的竞争力啦!
成绩不好?降低水平,不就可以相对提升整体的水平咯!

飚车党猖狂?禁不了,就参加他们,建特别用来飚车的场地!
掠夺匪猖獗?禁不了,人民没必要别出门小心就是!
罪案增加?不是叫你们避免到罪案黑区活动吗!
强奸案?谁叫女生到处活动不怠在家!

“一切的罪恶是撒旦的杰作,你被诱惑, 情不自禁, 无罪!”

他们情不自禁喝酒?禁酒啦!
他们情不自禁性冲动和乱伦?禁女生露脚趾,禁露出脸面,强制戴头罩嘛!
他们情不自禁看色情网站?控制网站资讯呗!部长说孩子的脑袋一定不能被污染!

禁猪肉,禁养猪,禁公开摆卖叉烧,禁其他宗教的刊物,禁迷你裙,禁欲,禁一切不神圣的-----只因人是没有意志力的动物,只会像动物一样对外来事物而反应。没有诱惑没有犯错,只有这样,人才能够得到神的欢喜!

如果忍不住都爱贪污怎样?加薪啦!
如果忍不住都爱入不敷出怎样?加额免息贷款啦!
如果忍不住都爱不劳而获怎样?不用做就有30%免本钱的股份条例啦!
如果忍不住懒惰怎样?援助啦!
如果忍不住不神圣怎样?捉去宗教改造啦!

被激怒就会失理性,烧你的房店车?你们最好别挑衅,忍耐,别说什么道理!
言论自由会真相大白,事实叫人难堪?不可以提起!
民主自由由人民作主,没有绝对优势?这个世界不可以有绝对的自由!

你的神允许你偷窃吗?偷窃别人的自由,偷窃别人的权利,偷窃别人的生命,偷窃别人的财富,偷窃别人的公平机会,偷窃别人的尊严,偷窃事情的真相?

2009年8月7日星期五

另一个盗採珊瑚礁事件

上天对沙巴是很特别眷顾的,恩赐给沙巴人民的,是那么辽阔的疆土,丰沛的矿物资源,丰沛森林和海洋资源,多元生植物物种生态。奇特的地理和物种结合,造就了多个世界级独一无二的景点。

无价且宝贵的珊瑚礁,是无可比拟的海洋生态的保姆。任何一个脑筋正常的从政者,政府和执法者,大概都知道它的重要和珍贵性,不可能也不应该纵容盗採这样天大的罪过。难道这些人10来年间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在发生?执法的不是应该在实地走动?还是坐在冷气房,等看不过眼的人民来投报?投报后怎样?

续江汉明先生揭发沙巴斗湖远海盗採珊瑚礁的事件,我们看见部长,执法单位类似包庇的言论。不禁要问:这些人是不在乎?失责?还是平庸得近乎无知?这些人是不知不觉?还是后知后觉?又或是意而不觉,觉而不醒?

同一家大量供应碳酸钙,石灰粉给本地市场的公司这回,这回在仙本纳的加伦邦沿岸又涉嫌盗採珊瑚礁。当然,在事情曝光后,业者已经改用陆地开采的石灰岩取代。大家看看江汉明先生提供的实地拍摄到的一些照片,大家不妨自己判断。




从这一切的怀疑中,人民只想知道真相!是不是有人光天化日掠夺?是不是有人工作不称职?是不是有人失责?是不是有人辜负了人民的委托和期待?是不是有人意图包庇?有没有贪污舞弊滥权的成分?这个责任追不追究?

或许这回,也就像批准在原始森林保留地的缓冲区伐木,有关机关言辞犀利的纠正批评的人们,“那是可以被现有法令所接受的!”当他词穷时,权威代表或有关的执法单位也许会出来高分贝的告诉你 "採集一些是完全可以被接受的啦, 不就是烂石头呗?!"

*****************************************************

附录:江汉明揭发另一个在仙本纳海岸盗採珊瑚礁的活动

Datuk Kong Hong Ming today disclosed another allegedly illegal limestone or land coral mining operation at Semporna following his recent exposure of illegal sea coral mining operation at Kalumpang off shore Semporna, which Kong claimed million of tones of seal coral were destroyed and mined over a period of more than 10 years without being detected by the relevant enforcement agencies thereby causing irreversible and irreparable damage and loss to the State and its people.

“I have new evidence showing that since sometime at the end of this July, the same operator of the illegal sea coral reef mining operation off shore Semporna or its related company has started another mining operation at Segarang Smallholders Scheme nearby a catchment reserve and oil palm plantation in Semporna quarrying limestone or land coral and generally known as calcium carbonate since the end of July this year.

“Obviously, due to the recent exposure of the illegal mining of sea coral reef at Kalumpang off shore Semporna, the operator has halted mining of sea coral reef and has now shifted their base to land mining calcium carbonate as a raw material for their commercial products described as activated lime, biolime, calcium carbonate 9002 and other product names.

“As a concerned citizen without any investigative authority, I call upon the relevant Ministry and its enforcement agencies to carry out an immediate and comprehensive investigation urgently whether such mining operation is properly licenced or licenced at all. It is of public interest for the relevant authorizes to disclose whether or not any 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 had been conducted before commencing the mining operation for calcium carbonate.

“As I see it, it is an open and clear challenge to the obviously incompetent and ineffective leadership and enforcement agencies in their ability to protect the gifted heritage and resources of the State and its people. Since they are incompetent and ineffective, it is perhaps worthwhile the risk for some to venture into and be enriched from illegal activities, such as mining of coral and timber logging” Kong claimed.

“Having been alerted with such illegal activity supported with abundantly clear evidence, the relevant Ministry failed to grasp the root of the problem to have a thorough investigation, but instead, chose to sweep the matter under the carpet relying on questionable and flaw report. In so doing, the State Government has further caused more doubts than explanation.

“As suggested by the Minister, to lodge a complaint with MACC is an option. Obviously, the Minister knew that if an official complaint is lodged with MACC, then concerned citizen including myself will not be able to voice out freely matters concerning the issue through the media, which may be accused of jeopardizing the investigation by MACC, if any.

“It is time for the government to provide and improve effective checks and safeguards proactively and vigilantly against all illegal activities which have been destroying our environment, heritage and resources and deteriorating our quality of life other than causing massive damage and losses to the State.

“向警方和大马反贪委员会举报吧!”

(Maliau Basin, photo source: Sabah Tourism Board)

沙巴首席部长在州议会挑战反对党,就不负责任分子偷伐森林木山并将它改为油棕园,批评他或政府的人,“向警方和大马反贪委员会举报吧!”。是的,有没有人可以帮帮沙巴人民的忙,上警察局和反贪委员会举报,要求理清沙巴人民内心的许多疑问和怀疑?

我有几个疑惑,看看这样的逻辑思维最终得到什么结论:

沙巴首席部长挑战:“向警方和大马反贪委员会举报吧!"。我们不应该以小人之心,认为是尊贵的首席部长是傲慢和跋扈。我猜想,他应该是认为,沙巴没有发生包括发生在保留森林盗伐木山的事情;在盗伐后的保留或州土地种植棕油的事情,根本就是误谬和恶意的批评,才会这样的反应。

不然,如果说沙巴事实是有盗伐,首席部长这样说,单纯要撇清与他无关。这样也未免太过不负责任吧!什么人当政?什么人是被委托照顾沙巴人的利益?沙巴人的资源被掠夺得不堪入目,沙巴首席部长这个集所有权利于一身的角色,可以下放责任吗?可以推卸责任吗?没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也没有看他提起阿!当然这样的可能性是很低的。

假设一切砍伐木山活动,都是在沙巴州政府森林资源管理机构精密思考,首席部长知情下批准,且合法的情况下进行的?没有盗伐!那么,沙巴原始森林枯竭,是州政府,首席部长知情下进行的。

假设沙巴原始森林和木山资源枯竭是个不争的事实。放纵砍伐原始林,造成原始生态的根本改变,重生林的生态不可能取代原始林的生态条件的事实。那这个处境就是州国阵政府过分放纵一手造成的问题。

州政府在放纵砍伐原始森林后,才把部分土地重新归纳为1级保留森林,请问有什么值得沙巴首席部长他呼小叫的,要全体沙巴人民向他的大恩大德叩头致谢的?

“向警方和大马反贪委员会举报吧!”除了是傲慢,跋扈还可能是什么?“看你能奈我如何”!

每根1万6千马币的电灯柱?


在山打根出差,一个山打根的朋友,坚持要我看看,在山打根北部连环公路(Northern Ring Road)传说要每根1万6千马币的电灯柱。疑问还是疑问,传说还是传说,因为没有当权的愿意理清。

一个马来西亚的沙巴国阵政府,难道人民没有知道的权利吗?难道不是执政者的责任理清事实吗?不如把这账目摊开让公众检阅吧?难道人民不可以有合理的怀疑?就当是一个疑惑吧,让事实自己证明,来揭开这个谜底吧!

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执政就只会喊冤,说别人造谣。为什么不能大大方方的就公开这个工程的账目,让事实自己说话,到时是事实还是说谎就无可遁形了!

这样的要求也叫恶意吗?

2009年8月6日星期四

“《国家地理》电视频道也赞扬[沙巴]州政府,你[们这些愚民]也该感谢州政府!”



沙巴首席部长,昨天在州议会会议,对沙巴森林资源枯竭和盗伐问题上,做出“愚蠢”指责的反对党人士,大义凛然,言辞正色,一展半个百年老店国阵大家长当家本色,教训反对党的议员。更重要的信息就是:你们这些沙巴人民算是什么东西,就是笨!愚昧!不知道好料!“《国家地理》电视频道也赞扬[沙巴]州政府,你也该感谢州政府!”!谁会在乎你们这些愚民的观感?国家地理频道叻!你们该感谢政府!

看到了吗? 《国家地理》频道肯定没错了!报道沙巴国阵政府的森林管理系统,就是天大的认可,超越你们这些笨人民,笨议员!MACC,马来西亚皇家警察,监控部,法庭,要来干什么?以后就看CNN,看CNBC,看National Geography, 看Discovery Channel 就好啦!但是阿!外国媒体的报道,不认同沙巴国阵政府的,就必定是有恶意的,一定是反对党的同情者,意图破坏伟大的首席部长的名誉!不可相信。

《国家地理频道》,请你们确认一下,你们是不是嘉许沙巴州政府的森林保育的工作?你们是不是可以代表全体沙巴人民,认为这个政府在保育婆罗洲的森林上无可厚非?你是不是替沙巴人民认定了,沙巴森林枯竭的问题沙巴政府不必负任何责任?你们是不是在《国家地理》电视频道上扮演法官,裁定沙巴没有盗伐森林,裁定沙巴所有的政治人物是清清白白?还是我们最至高荣耀的首席部长,你自己想太多了?

National Geography,as a Malaysian residing in Sabah, we beg your explanations, if National Geography has indeed reported that the conservation effort of the Sabah State Government worth merit? National Geography endorsed and certified that that the State Government of Sabah has no part and responsibilities in the depletion of North Borneo Virgin Forest, and people of Sabah should thank the Government for their conservation effort? By the virtual of your reporting, National Geography also allowed any politicians to claim innocent of any involvement or responsibilities in illegal log activities of Sabah?

沙巴首席部长,你是说,我们该谢谢这样枯竭的沙巴森林资源?

沙巴首席部长,你是说联合国食物和农业组织(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FAO)2005 年的这个报道 Case study: Sabah forest ownership 没有任何值得你汗颜的?什么地方有让贪婪政治人物可以遮荫的地方? 你做了什么东西,值得让你如此自豪和骄傲?

**************************************************************

附录:慕沙严词驳斥谢秋菊黄仕平引发激烈争论州议会火药味浓
亚洲时报2009-08-04 14:08:02


本年度第二次州议会会议昨日甫展开即爆出首席部长拿督慕沙阿曼与反对党议员之间的强烈言词交锋局面,一度使得该立法殿堂传出浓浓火药味。也是财政部长的慕沙数度斥责在野的民主行动党籍斯里丹绒区议员黄仕平,在州议会内说谎、误导州议会、言论自相矛盾、祗为一己政治私利,而黄氏在反唇否认之际亦指慕沙视自己为“大哥大”,一味指反对党议员说谎。

慕沙也斥责沙巴进步党籍路阳区议员谢秋菊,在州政府将原民事雇员合作社大厦(WismaKhidmat)改建为私立医院计划问题上,发表自相矛盾及不真诚的言论。有关交锋始于二零零九年第一附加供应法案辩论及总结时段,其时进步党籍里卡士区议员拿督刘德泉及谢秋菊批评该私立医院计划,慕沙即在为该辩论作总结时指谢氏等言论自相矛盾。他表示,谢氏等人过去一再批评亚庇中央医院设施差劲要政府加以改善,如今州政府推行该私立医院计划时却又加以批评。他说:“我们是真诚要解决本州医疗问题,而不是去计交金钱问题;你是否真诚希望问题获得解决,抑或祗为在此事件上沽名?”

谢氏在作出回应时表示并非反对政府推行医疗计划,祗是必须清楚交待有关计划,“受州政府指示推行该私立医院计划的沙巴贷款机构是官方机构,但这次供应法案下的却是直接拨款,沙巴贷款机构是否须摊还?” 她责问为何该供应法案寻求拨款数目如此庞大,是为本年度财政预算案的十一巴仙之强,显示州政府在做预算方面无效率。她也责问为何拨予沙巴水务局的附加拨款亦是庞大,且目前州内许多地方依然面对严重缺水的问题。

来到二零零九年沙巴森林(设立及修正保留区)修正法案辩论时,黄仕平表示虽然支持设立森林保留区,但州政府更应解决过去四十年来无节制伐木活动所遗留下来的问题,“本州木山一如卖淫活动般。”他说,州政府也不应随意烧焚本地人在政府地段兴建的房屋,虽然这些房屋的兴建并不合法,但州政府应基于人道立场来处理。他也批评州政府未对砍伐木山并将之改为油棕园的某些不负责任份子采取行动。谢氏在参与论此法案时也呼吁政府基于“一个大马”精神来处理那些在森林保留区内居住的本地人,并另行拨出适当土地予他们生活。慕沙随即除了挑战黄氏就不负责任份子砍伐木山并将之改为油棕园一事报警或向大马反贪委员会投报,也指黄氏在州议会内说谎、误导州议会、言论自相矛盾。 他说:“所谓的烧焚不过是棚子……本州近年来保育森林成果是有目共睹的,就连《国家地理》电视频道也赞扬州政府,你也应该感谢州政府。”

黄氏也不甘示弱作出反驳,他指慕沙不能一味指责反对党议员说谎,“我们跟你的地位是一样的,你是人民代议士,我们也是代表人民发言,你不该动不动就指责我们说谎,自视为‘大哥大’。”在两人争执过程中,有多名国阵领袖包括副首席部长拿督百林吉丁岸及拿督耶耶胡申加入战围或指责黄氏离题、或批评他蓄意不了解实况,苏高区议员沙迪阿都拉曼甚至建议州议会采取行动对付黄氏。无论如何,先后主持会议的州议长拿督朱哈马希鲁丁及副议长拿督张友志,则一再提醒议员们集中精神于辩论有关法案,从而让紧张气氛获得缓和。州议会于较后时一口气通过三项法案,并将在今日(星期二)继续进行口头问答后宣告无限期休会,惟预料不会在第二天会议中提呈任何法案。


亚洲时报2009-08-04 14:16:00

州议会昨日三读一致通过二零零九年森林(设立及修正保留林)修正法案,在本州设立十二片新的森林保留区。 与此同时,该法案也同时将两片原本为二级森林保留区(商业林)修改为一级森林保留区(保护森),以及将另四片森林重新在宪报上颁布为保留区。 首席部长助理部长拿督纳斯伦曼梳在提呈该法案二读时指出,该十二片保留区总面积为九千七百零六点七九公顷。

他说,该十二片森林包括位于古达县的古曼东区(五百九十公顷)、兰瑙县的韩布安区(一千两百五十三公顷)及保佛县的亚庇亚庇巴高区(两千零九十五公顷)。其他森林为曾是沙巴森林工业公司伐木区的干内区(三百卅公顷)、京那巴丹岸县的拉当岸流域(五十六公顷)、拿笃县的达本及沙拉卡两岛(共卅四公顷)、山打根拉卜的卡查纳区(八点五三公顷)、纳巴湾县的巴都本固(一百五十公顷)、古达岸外的玛拉华里岛(七百九十一公顷)、拿笃县的玛鲁华流域(三千八百五十六点五六公顷)、山打根拉卜的达拉西必洛区(一百零六点七公顷)及横跨纳巴湾与京那巴丹岸两县的卡朗卡斯区(共三百八十公顷)。

至于原本为二级森林保留区修改为一级森林保留区的则位于丹南县的伦顿区(九百公顷)及因柏峡谷(一万六千七百五十公顷)。

纳斯伦曼梳表示,至于另另四片森林重新在宪报上颁布为保留区者,乃因为要对这项工作进行必要的协调。他说,这四片森林分别位于拿笃县的诗南区(六百九十八公顷)、山打根的华人山园(一百四十八点六公顷)、瓜拉班尤县的伦比亚区(三点一一六公顷)及卡拉华森林保留区(两百廿九点一七公顷)。

他表示,随著这些修正,本州将拥有卅六万四千七百九十四点一七公顷的一级森林保留区、两百六十六万五千八百八十六公顷二级森林保留区、两万一千两百八十四公顷的四级森林保留区、卅二万零五百廿一点五六公顷的红树林以及九万两千四百公顷的处女林。 他说:「这项调整符合州政府要扩大保留区的目标,以更有效保育本州的天然资源,以致本州至少有四十七巴仙土地是森林。」

*********************************************

附录:Case study: Sabah forest ownership
By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pdf file
November 2005
Authors: Su Mei Toh and Kevin T. Grace

[Conclusion
Although (Sabah Forestry Department) SFD is on the right path with its prescriptions and emphasis on long-term tenures and SFM through the shift to SFMLAs, forest management has not improved significantly over the past eight years, apart from in the FMUs under SFD management, which are subject to third-party verification assessments. The main obstacle for SFMLA holders may be financial, but there is still a lack of vision among the private enterprises and the state to make SFM achievable.

SFM and SFMLA look likely to lead to better tenure security for communities, if recent developments in the use of OPs are successful and can be scaled up. The combination of improving tenure security within forest reserves (instead of relocating communities) and community agroforestry programmes seems likely to improve the economic livelihoods of indigenous communities in the medium term. These are very new developments, which SFD has carried out in part to fulfil the requirement for certification, but which SFMLA holders have not attempted.

Although it is still early, this development by SFD is acknowledged as an important and positive step in addressing social issues in forest management. One common feature emerges from this discussion: the best practices achieved so far under Sabah’s SFM approach to forest management are found in SFD-managed FMUs. This has been possible through the pursuit of SFD certification as an objective. Unless certification becomes a goal for the remaining FMUs, far more needs to be addressed at the policy level for SFM to be possible, e.g., through supporting the forestry industry over agriculture, particularly oil-palm, and creating incentives for CF systems to thrive. Without a change of mindset, suitable incentives and the right regulatory environment, it is unlikely that SFMLA holders can significantly improve the state of Sabah’s forests and the livelihoods of indigenous communities in the foreseeable fu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