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3日星期三

4岁孩子的天堂

医院是禁止儿童探访病人的,妹妹走的那天早上,小哥哥还是随着爸爸到婴儿加护病房(Neonatal Intensive Care Unit ,NICU) 探望妹妹,护士阿姨的通情达理和有人情味,我衷心感谢。

之后,小哥哥还是会不停的问,为什么不把妹妹带回家?爸爸妈妈没有把真相告诉他,是不忍心要一个4岁的小孩,那么快就要尝到失去至亲的滋味。所以告诉他说,妹妹是小天使,回到天堂了。小哥哥起初会哭闹,似懂非懂的,或许是隐约知道不寻常的气氛,责问为什么爸爸妈妈说妹妹是小鸟?小鸟才会飞上天空不是吗?

再过几天,小哥哥竟然对爸爸说:我们可以买一把楼梯,这样我们可以攀上天堂找到妹妹,然后我们可以用一根线,绑着妹妹,把她拉回家里。

我隐约看到妈妈又红了眼。

2009年9月17日星期四

天堂-- 给嘉恩祈祷

4个月来的忐忑不安和煎熬,我的女儿,嘉恩,来了这个世界就短短的6天,她回到主的怀里。
请为嘉恩祈祷。也为我太太经历丧女之痛祈祷。后述。

2009年9月11日星期五

一个(羣殴式自由搏击的)马来西亚

你的犀牛尾,他踩,他踩,他踩踩踩,
你的箭猪脚,他丢,他丢,他丢丢丢,
你的代讲猫,他抢,他抢,他抢抢抢,
你的硬汉子,他推,他推,他推推推,
你的小乌龟,他弹,他弹,他弹弹弹,
你的水果房,他铲,他铲,他铲铲铲,
你的狐狸毛,他查,他查,他查查查,
你的西洋镜,他藏,他藏,他藏藏藏,
你的忘情水,他鞭,他鞭,他鞭鞭鞭,
他的脱衣舞,他劝,他劝,他劝劝劝,
你们以为,只有你们才有娘生吗?

你要来顶替,证件我发,我发,我发发发,看你能怎样,
你要来代班,白米我派,我派,我派派派,看你怎样比,
把他的马子,他炸炸炸,看你还能怎样?
要清算他,他胁胁胁,看你们谁清白?
要关他50年老店,他再次冤他的背后又如何?
要违他30年老皇帝的意,他磨好刀秋后算账又怎样?
你们奈何我吗?

你别冤枉我,我为你们好,为了你们好,
你别说我,我喷你,我喷你,
你说学位开放,我示威,我示威,
你说皇帝不公,我生气,我生气,
你要羊咩咩搬来这,我强奸妳,我强奸妳,
你们以为,只有你们才有感受吗?

他叫我熊,你们看,他叫我熊,我告,我告,告告告,
你再说,我再告!
他说我们是找油水的,你们看,他说我们是找油水的,我控,我控,控控控,
你还说,我再控!
他说我没供奉,你们看,他说我没供奉,我一箱一箱的爆,我爆,爆爆爆,
他说我收纸宝蜡烛香,你们看,他说我三收纸宝蜡烛香,我诉,我诉,诉诉诉,
你们以为,你们的头上都有光环吗?

小股东告大股东,大股东鸟小股东,定定咚咚!
呛他二毛,呛他伪学,青青呛呛,一拳定终身!
你说我要红包,我说你拿到红包,比比粑粑!
章家神像有指示,海南来的争正统,来来回回!
你没有胆!他没有蛋!他乌龟!你王八!
何苦呢?人民呢?

大家一起告吧!你告我,我告你,你告他,他告你,他告我,我告他!
大家一起打吧!大家一起发狂吧!大家一起生气吧!
大家打成一团!骂成一堆!烂成一滩!
这样就可以变成一堆了!

当你赢了政治,败了国家,输了民心,你们开心吗?

纽约与后母

1994年暑假,背了背包,学生交换计划下,在美国打工自食其力去流浪3个月,把美国走了一圈。对不起,大概只有我们那个年代的人,对流浪这个字才有那么特别的偏好吧?在大苹果纽约,很多地方看见一段这样的文字:

If you love someone, send him to New York, for it’s Heaven
If you hate someone, send him to New York, for it’s Hell

如果你爱一个人,把他送到纽约吧,这里是天堂
如果你恨一个人,把他送到纽约吧,这里是地狱

经典的粤语片里头的后母,要毁掉正室的孩子,
她可以摆明车马,
毒打他的身体,劳其筋骨,饿他肚子,不让他上学。
她也可能,
对他百般溺宠,纵容挥霍任性,像王子办呵护得他失去独立生存的能力。

纽约是天堂还是地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相比后妈的阴险,纽约是太过仁慈了。

对!
给他特权吧!
给他拐杖轮椅吧!
给他天掉下来的财富来挥霍吧!
给他不必稳固能力基础的平步青云吧!
给他为非作歹为所欲为的纵容吧!
给他放大镜,看自己的照片自尊吧!
给他望远镜,看自己的梦想吧!
给他黑墨镜,看自己的欠缺和别人的尊严吧!

对,这样的复仇的滋味是甜的?没关系的,有一整个国家来为你哭泣!

她的名字, 赫。依斯蒂美娃!

---------------------------------------------

附录:部分, 独立新闻在线---国民企业贷款独肥大财主,百亿国民股权或步其后尘

“一批以马来土著为主的特许经营加盟业者(Franchisee)在周二踢爆,由政府投资臂膀之一的国民企业有限公司(Perbadanan Nasional Berhad,PNS)一手扶持的特许经营计划,只顾发放贷款,不理经营者是否具备条件与能力,也不管成果。这不仅无法创造出更多的土著企业家,反而导致这些涉及人士陷入严重的财务危机,甚至徘徊在破产的边缘。”

2009年9月9日星期三

血债血偿的荒蛮

内政部长说:“这些人是无心冒犯某个社群的,他们只是对鲁莽的政府决定表达不满”。

苦恼,为什么你变成这些人的代言人,
这样,偏袒的印象把你的动机给折扣了,
因为,你理应是国家法律的捍卫者,
因此,不该把司法裁决和法官慈悲的判词也抢着说。

但是,我认同你对事对人的宽容,
但愿,你的宽容是阳光普及每个人事物。

如果,这是一时鲁莽的人们的道歉:我们无心冒犯,对错误表达方式,请求宽恕,
结果,是比较让人感觉到诚恳和文明的,不是吗?

内政部长接着说:“也发生过有人把x动物的头,丢到y教堂,但是没有闭路电视录影,没有办法把涉案人绳之以法”。

原来,你最终还是相信血债血偿,一眼赔一眼的古老教条,
惊讶,你还是相信两个错误,会使第三个错误变成正确,
因为,是你把司法不能伸张正义的思维恶果种子栽种下去的。
这个,你必须对历史负责。

(照片:部分土耳其和西亚地区的人叫这东西 evil eye, 人们相信佩戴了他,会看透别人的邪恶念头,从而避开邪恶,有点与华人的照妖镜相似)

翻开历史书籍,
哪一个盛世王朝是梦醒间就有了?
难道罗马帝国是一天就建成吗?
难道整个罗马帝国又在一转眼间就瓦解了吗?

从无限的时空看漫漫的历史洪流,
一切,的确像是朝生暮死的轻。

于是,他们说为了大我,没关系了,咬一咬牙根已是百年事,
于是,结果是可以合理化手段,
于是,扭曲,偏好,阶级,特权,压迫和所有的偷窃,
于是,人变成了东西,妖魔鬼怪,物质和工具,
最终,人变成了神。

当哪根刺就刺在脚下,
当作为一个的尊严自由被大步小步的践踏,
当声音被消灭了,
当不公不义发生在身上,
当时刻受苦受难的是朋友,
当被推下躺下的是亲人,
你会逆来顺受吗?

原来,帝国和一栋栋的宏伟建设没落荒芜之前,它们开始烂,
烂,是一个过程,一个迹象,
它就从一个如此宏伟不可一世,如此渺小的的一个角落开始。

你可以选择不理,纵容,切除或改变。

2009年9月6日星期日

痴人说鸟话

他说沙巴2010年就达到零贫穷了!
他说沙巴昔日富裕偏地黄金的光辉就要重临了!鸟!

他的拥护者说他把州库从接任时的空虚,变成今天的20亿的丰盛,
过去6年棕油的黄金机遇,州政府每年收取约10亿的暴利税,说成他的功劳!
他的拥护者说沙巴的救世主就是他了!鸟!

所以正当这个世界性的金融风暴时刻,
沙巴州政府主导的州议会核准内阁部长和州议员10-61%起薪!
沙巴的长途巴士本月起,被允许起价30%!
水电问题快要被解决了!

他是认为沙巴人民该叩谢他的恩典!鸟!

(图片:土耳其卡巴多切亚(Kapadokia),火山石经年累月的腐蚀,近百米高,状似男性生殖器官的奇观,1995)

2009年9月5日星期六

关于稻田的一两个记忆

日前看到一篇关于兵南邦的报道,兵南邦位于亚庇的郊外,一个稻田区将会改为污水处理厂的地点,感触良多。稻田一天一天的减少,景物每一刻在变迁中;儿时许多对于这里稻田的印象,已经慢慢的消失。乘在没有完全遗忘前,就把一些些模糊的印象纪录下来。

小时候的家住在兵南邦的禾田芭(稻田),邻居都是耕田为生的卡达山家庭。每当在稻田的插秧期完成后,收割前,往往有一两个月的空档期,大家的生活比较悠闲。这个时期,会常见到卡达山妇女,穿着以黑色为主系的传统服装,戴圆锥形的竹帽,背上一个大竹篮,手里通常拿着蚌形的竹筲箕,在稻田里,在田垄旁的小水沟边寻寻觅觅。

要是遇上幸运的一天,会在水沟钓到,或遇上几条躲在禾稻根部,卡达山人叫“果母丹”gomutan 或gombui,一些人叫它ikan keli。不是什么,就是泥鳅了,用筲箕一捞,就放到大竹篮子里,上面放一两片的大树叶覆盖。清理后,随意涂上一些盐,用油煎至金黄色,就是一家的丰盛晚餐了。

当然不是每天都那么幸运的,大部分的时候,她们会在田里找到,叫 “兰堆”landui 的东西,“兰堆”者,就是蝌蚪了。在那些年代,交通和物资不太发达的年代,这些田乌溜溜的东西,可是 一种蛋白质来源了。妇女们会选择一些有成年人拇指大小的家伙,捞起来放到篮里。这东西真的没有尝过,但据一些卡达山朋友的回忆,这些兰堆被清洗后,放到锅里,放很少量的水,放入类似“亚叄”会释放酸性的果子,放一些辣味霸道的“指天椒”,据说吃起来香滑,没有骨头,但有浓浓的肉味。

在水沟和田垄旁,采摘一些水蕹菜,也几乎是必定的动作。在水稻生长期间,稻田也会长出一种叫“干谷段”kankudon的水生植物,妇女们会采摘它们的嫩芽,这菜清洗后清炒,美味,且有点像羊角豆的滑溜口感。

这一切,大概就要随着我们这个年代的过去,不再有了。

2009年9月2日星期三

沙巴红太阳的大反扑

历经多月的期待,传闻中的沙巴州国阵政府的电子媒体喉舌Insight Sabah终于开张,其实更精确的说法是沙巴首席部长的个人政治宣传和歌颂的平台。

是不是歌颂功德?像不像50-70年代红色中国,歌颂伟大人民领袖!毛主席万岁!毛主席是中国人民的红太阳似的政治宣导?抄一段,大家自己看看,自己判断:

[Musa Aman, the chief minister, views the statistics disdainfully. After taking office six years ago, he set himself the unenviable, but altruistic, task of wiping out poverty in his state and making it Malaysia’s most developed in six years time. The countdown to zero has already begun in earnest and he has only a few months left to achieve his goal.

More than three billion ringgit ($860m) of state and federal money has already been spent to help villagers farm their land with vegetables, fruit, rice, oil palm and rubber; raise cattle, goats, poultry and fish. The government also trains villagers in vocations: tailoring, hairdressing and bakery. A microcredit scheme modelled on the success of the Bangladeshi Grameen Bank, offers low-interest loans to help villagers set up small businesses. Cash is given regularly to old people, orphans and the very poor. Roads and bridges are built in remote villages to allow farmers to transport their produce to Tamus (Sabah’s version of a flea market) in towns. Thousands of low- and medium-cost houses have been built for the rural people. “The aim,” says a state official, “is to reduce Sabah’s squatter colonies to zero.”

This year, the federal government has given Sabah 580m ringgit to spend on development projects to rid Sabahans of poverty while the state is spending almost 160m ringgit. Such huge spending shows that the path from rags to riches is not easy, considering that Sabah is the size of Scotland and more than 70% of the state is rural.

Mr Musa has been fair and magnanimous in bringing wealth to his people. The poor will not be poor anymore but they must now learn to stand on their feet. The rich will get richer but not at the expense of the poor. Next year, Sabahans will see glory return to their state when it is taken off the poor list. And the man who has made this happen is Musa Aman.] ----- Insight Sabah,Poverty-- Countdown to zero

看吧!那些在网上搜寻Musa Aman 50万个项目中,找到的这些:25个指控81个控诉障眼术香港风云跑腿无辜与否调查中调查了;有时间地点人物的指控,是不是恶意的抹黑呢?结论是什么?

最权威有公信力的反贪委员会和信誉卓越的大马皇家警察,是不是该还给清白的人一个清白?给罪犯绳之以法?首相先生,你要是认真的要清廉,沉默绝对不是你有的选择之一,清白抑或是烂苹果?是不是该给沙巴人民一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