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8日星期二

他反问:难道执政的从政者和家人,就该贫穷吗?

如果你不知道这个网址的存在,你自己看看吧!

当然,很多人,包括你最敬爱的民族英雄shitx3,变种mamak 的拥护者,还有一些沙巴土著政党的捍卫者,会大声的回呛问道:“难道,执政的从政者和他们的孩子,就应该贫穷吗?”

还有千千万万有投票权的人们,问问自己:“难道,执政的从政者和他们的孩子,就应该贫穷吗?”。没有问题嘛?

很多人在短短的数十年,学会了所谓的“资本主义,物质文明”的手段和成果,包括我们的政治人物和家族,却没有把这些主义背后的精髓也学会。

(1)不明白为什么欧美那么多的反垄断官司?是国家对垒这些意图垄断的公司;往往它们的罚款金额背后的零,是多得叫你陌生和一时读不出来。因为垄断和一切趋向垄断市场,是违反这个主义的核心的----- 需求和供应的自然配对。

我们的政治人物的家族生意,就是往往建立在这样的“独家垄断”事业上。

(2)在欧美社会,公司股东和公司营运的董事会或管理层明确的分开,是常见的。你把资本交托给营运的,是他们的法律和道义责任,把付托他们的资本得到回酬;当然,这些营运资本的执行者会根据契约,分享利润的回酬。因为守信托(trust) 不是选项,而是资本论里头的基本要求。在欧美,失信(Breach of Trust)是很严重的罪行,不单在商场,在政治也一样,是可以叫人永不翻身的。

而我们的政治人物和他们的家族生意,也恰恰建立在人民的信托上,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信,把财富转移到自己的名下。

哈!难道执政的从政者和家人,就该贫穷吗?这点,你自己决定吧!

2010年12月16日星期四

转载:形容513 是“种族灭绝”精确过“种族冲突”

May 13 more accurately ‘genocidal’ than racial riots — CT Wong
Source:The Malaysian Insider
December 16, 2010

DEC 16 — The Utusan deputy editor-in-chief Zaini Hassan had recently written that May 13 should be celebrated as “tarikh keramat” — an auspicious and sacred day. He opined that May 13 is a blessing in disguise, and without May 13 the Malays would not have enjoyed the benefits as what they are enjoying today.

From the Oxford Fajar bilingual dictionary, “keramat” means “place or object that is (believed to be) sacred with supernatural or magical powers.” The powers refer to the special ability to cure sickness or to provide protection.

So far, May 13 has not cured the malignant sickness of racism dating from colonial times — colonialism is a form of racism. Neither do the citizens feel more protected from its relapse. What we witnessed was not supernatural powers, but authoritarian powers that destroy the very foundation of democracy — separation of powers of the executive, the judiciary and the legislative.

I find it difficult to understand how May 13 might wish to be celebrated as sacred, as spiritual. The predators become heroes and idols. Where is the sacredness? When unarmed Malaysians who were non-combatants were sacrificed by those in the deadly pursuit of power and wealth, God or gods were also sacrificed. In fact, civilisation, if not God, abandoned us during those dark days.

To the Germans who are proud of their Einstein, Beethoven and Sigmund Freud, these names are forever linked to Auschwitz in the land of Germany. To many a Malaysian, “Islamic” civilisation and the “Malays” are eternally linked to the May 13 genocide.

The Germans do not celebrate the Holocaust, but to create a museum right in the centre of the SS headquarters and exposing all the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of Hitler and the Nazi party, lest the future generations forget. In this land of Malaysia, the ethnic minorities are repeatedly reminded of “May 13 or equality!”, lest they forget.

We can always look for a silver lining in our tragedies if we want to. However, the Utusan editor seemed to find the smell of death quite sweet and fragrant. This brings me back to the time how I lived through the days of May 13.

May 13 to me

I was an adolescent living in a rather isolated Chinese-owned rubber holding up north. Just a mile away was a formerly foreign-owned rubber estate with mostly Indian rubber tappers. And a few miles away was a Malay kampung. When the news or rumours of “racial riots” in KL reached us, we were shocked not only by the killings but the way they were carried out.

On May 13, life and death depended on skin colour; the skin that protects us as a biological organism suddenly becomes a death sentence and our vaguely friendly Malay neighbour could suddenly be a murderer. Such fearful thoughts disturbed me for quite a number of days.

My family and I were forced to move to the nearest small town to stay just in case we happened to be the victims.

As time went on, the traumatic memories and the rawness of receiving a rude shock out of the deep slumber of racial accommodation slowly faded. I moved on with my life. But, time and again, non-Malays like me are being reminded of May 13.

What is May 13 then? And why call it racial riots?

Social contract destroyed

To me, May 13 means that the Alliance government of the day failed to protect its citizens. It means that the social contract between the state and citizens was deliberately broken.

May 13 means the killing of civilians. It cannot be justified by any rules of war.

May 13 means the extension of politics by an unjust and immoral war.

The use of the phrase “May 13 racial riots” is constantly being circulated and recycled in all our narratives, including that from the opposition parties. It is understandable if we use euphemistic terms to describe something awful so that we can cushion off the emotional overwhelm. But the phrases “racial riots” or “racial clash” or “May 13 incident” only serve the purpose of bleaching the mass atrocities, the mass murders of May 13.

Dissecting the label

The word “racial” is quite a harmless term. You can use it for “racial harmony” also. It does not bring out the sense of cruelty embedded in racism. When killing based on race is so ruthless, you don’t call it “racial” anymore. It would be more appropriate to use “genocidal” instead.

From etymology of the word, “geno” refers to race and “cide” refers to killing (e.g. homicide, suicide, patricide, etc).

From a definition by the United Nations, genocide refers to the destruction in part or whole of an ethnic group based on religion, ethnicity and racial identity. It does not need to be total as the Final Solution of the Nazis; neither does it need to be deaths in the magnitude of the hundreds of thousands or millions as in the Rwanda genocide.

S.A. Budd, the British High Commissioner to Malaysia in 1969, was quoted as saying “...that of 77 corpses in the morgue of the General Hospital on 14 May, at least 60 were Chinese...” (Kua Kia Soong, 2007). The demography of ethnic identities is obvious.

Gregory Stanton, the president of Genocide Watch, argued that “the motive of the killer to take the victim’s property or to politically dominate the victim’s group does not remove genocidal intent if the victim is chosen because of his ethnic, national, racial or religious group.”

The intent was clearly genocidal in the case of May 13. So, May 13 may be more accurately redefined as the May 13 genocidal mass killing, or May 13 genocidal massacre, or genocidal mass atrocity, or if we retain the “riots” terminology, at least May 13 genocidal riots, lest we celebrate the historical events for the wrong reasons.

Riots as we understand it from the experience of the United States, Britain and Europe is that of an expressive act of hostility by the aggrieved and subordinate group or class. The American blacks, for example, were so marginalised economically and culturally that violence was used as a counterbalance against power inequalities. Rioting is often used defensively by the ethnic minorities to confront the authorities who are from the dominant group, in particular the police, to bring them to the negotiating table.

Riot is not usually an instrument employed by the state.

May 13 was not perpetrated by skinheads or a Chinese secret society. It was “a planned coup d’etat by the ascendant state capitalist class against the Tunku-led aristocracy.” (Kua, 2007).

In other words, it was state-sponsored, or at least state-tolerated with deliberate and conscious planning.

Nothing sacred to celebrate

Without the green light from the top and Malay power elites, the scale and magnitude of the destruction would not be possible within a mere few days. The Malaysian official statistics of casualties as of May 21, 1969 were: “137 killed — 18 Malays, 342 injured, 109 vehicles burned, 118 buildings destroyed, 2,912 persons arrested, mostly curfew breakers.”(Kua, 2007).

Time magazine (May 23, 1969) cited Western diplomatic sources as believing the death toll was closer to 600, with most of the victims Chinese. It also wrote that “... by the time the four days of race war and strife had run their course, the General Hospital’s morgue was so crowded that bodies were put into plastic bags and hung on hooks.”

Hence, May 13 may be re-conceptualised as the 1969 Malaysian Genocide, of which there is nothing sacred to celebrate. We, whatever our race and religion, would like to die with dignity in a spiritual or cultural sense. This desire is a human norm as only men bury their dead.

The violent deaths of May 13 were otherwise than dignified.

I could still remember those days when the adults were talking excitedly, at times with horror, under the rubber trees about the deadly slaughter happening hundreds of miles away in Kuala Lumpur.

There were the stories of the Chinese secret societies which were viewed as a nuisance in peaceful times but during May 13 becoming the protector of the community. Also, I heard that there were courageous soldiers who refused to be willing executioners. The truth, be it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perpetrators or of the massacre survivors or the conscientious objectors, is yet to be openly told.

Ian Ward of the London Daily Telegraph reported on May 23, 1969 that “the initial stages of the government crackdown produced glaring discrimination against the Chinese.” (Kua, 2007).

Minorities vulnerable to violence

I would celebrate May 13 if an anti-genocide standby unit is formed today in the armed forces or the police forces specifically trained and dedicated to handle racist malignant conflicts.

It is risky to pray for heroes to emerge or to hope that soldiers would act professionally rather than become willing executioners in ugly and brutalising times. On May 13, there were some heroes and some soldiers who valued professionalism. But we have a better chance of saving more lives if the prevention of massacres is taken as a professional duty of the armed forces.

Gregory Stanton in his “8 Stages of Genocide” proposed that genocide is also a cultural question. He wrote that “… a plan for genocide doesn’t need to be written out. An act of genocide may arise in a culture that considers members of another group less than human, where killing members of that group is not considered murder. This is the culture of impunity characteristic of genocidal societies.”

Those who use genocidal threats of May 13 are in fact operating in a cultural environment that condones or affirms a new moral code of behaviour: killing is not murder.

Killing is repulsive to many a human. Once it is rationalised, the normal moral restraint is removed. Police could kill suspects when they believe or justify that they are killing crime, and not criminals, real or imagined. Or a soldier could kill old people, women or children if he believes that he is killing ideological enemies and not human beings.

And the intelligentsia would have no qualms about justifying mass murders.

Brutalising ideology can kill

Of course guns or machetes kill. But it is the justifying words of a destructive racist ideology that direct the brain to give green light to the fingers to pull the trigger. Hence, ideology kills, be it in the print or electronic media.

Being conditioned by a coercive and brutalising ideology, the power elites rationalise unequal and oppressive treatment of the others when perceiving themselves as the victims due to historical injustices. This sows the seeds of genocide and waters its growth.

The threat of a repeat of May 13 is to suppress the raising of civil rights issues. May 13 is in actual fact democide, a mass killing because of democratic demands by the ethnic minorities. Genocide is justified because democratic demands pose a threat of the loss of power of the dominant race or rather the power elites.

May 13 is state-tolerated genocidal violence deeply rooted in cultural and social conditions.

May 13 is an unjust and immoral war against the ethnic minorities asking for legitimate democratic demands. The threat of its repeat is being used to legitimise social inequalities and to deprive citizens the freedom of thought and discussion.

The intelligentsia class is often guilty of complicity in mass murders. Our own intelligentsia class urgently needs critical self-examination and self-reflection, not celebration and not bleaching of mass murders. — cpiasia.net

* This is the personal opinion of the writer or publication. The Malaysian Insider does not endorse the view unless specified.

转载:「馬來主權」何錯之有?

大家还记得有部电影叫中国最后一个太监吗?你可以想象一个为了出人头地,几经内心挣扎取舍,而最后下定决心,毅然阉割,进入宫廷当太监。这时却遇到封建体系面临倒台瓦解,这太监压了自己一生的赌注,他这时的着急,多少人可以理解?他拼命贡献一份力量,试图保住封建体系,他的苦心多少人可以明白?

看了这位原本同样姓郑,现在恨不得自己,从头发到脚趾都纯真马来的仁兄;在这个追逐谁比较“马来”的竞赛里头,写的几篇鸡皮疙瘩,是非颠倒,精神错乱,逻辑矛盾的大作,觉得不可思议。

在这里先行转载做个记录,后头会做个详细的分析和解读。

********************************************************************************
东方外評選讀:「馬來主權」何錯之有?

多方對馬來主權發表了意見。他們大概都明白其含義,卻故意假裝不了解。馬來主權完全與主僕沒有關係,馬來人不是主人,非馬來人不是僕人。

馬來主權只不過是個顯示這土地本來屬于馬來人而已。閱讀任何一篇文章,問任何人的意見,對馬來主權的解釋都差不遠,除了馬華與其盟友之外。只有超級怕輸的人才會給相反的解釋。顯然,他們企圖剷除我國所有與馬來人有關的國家特徵。

語文出版局(2004)出版的中學歷史課本中,馬來主權被定義為熱愛一切馬來族群相關事物的精神,例如政權、語言、文化、傳統、習俗與國土。馬來半島是馬來人的祖傳國度,而各族群都擁有本身主權;雖然名稱不同,但他們所爭取的目標說明了一切。為何有些馬來領袖對這個詞那麼抗拒?他們在巫統時,從不曾抨擊這概念。為了政治利益,他們轉變得還真快。

如果問題在于「tuan」這稱呼,那我們都是僕人,因為在公事或書信中,「tuan」與「puan」早已普遍通用。難道他人叫我tuan,我就是主人,別人是僕人了嗎?這只是尊稱而已。

我時常呼籲一些非馬來人,尤其來自馬華、民政黨與行動黨的人,多瞭解馬來人文化,多交流國家才會進步,避免個人太自滿。我認識的馬來人都很尊重非馬來人。不少馬來人與華人交談時,還會特別學華人的口音說馬來話。

的確,《可蘭經》第49章《寢室》(al-Hujurat)第13節說:「眾人啊!我確已從一男一女創造你們,我使你們成為許多民族,以便你們互相認識。在真主看來,你們中最尊貴者,是你們中最敬畏者。」但真主依然創造了不同的民族,所以我們必須維護我們的民族身分。

因此,馬來主權有何錯呢?其他國家沒有特別強調主權,因為國名中已反映了誰是主人,如中國、印度、越南等。而大馬、新加坡等不一樣,國名改了,無法反映馬來人為主的事實,因此為了強調身分,才有必要這麼做。

純粹反映歷史淵源

馬來主權是種歧視,會影響友族地位嗎?巫統越提倡維護馬來主權,政策卻越開放。巫統總是四面受圍攻,毫無喘氣的機會。當局不斷滿足非馬來人的要求,馬來人權益早已望塵莫及。

國人不必把「阿拉主權」、「人民主權」等扯進來,因為這是毫不相干的。這就是非專家學者也想插一把話的結果。我們沒說「ketuanan Allah」,因為阿拉是「至大」(Maha Esa)的,「tuan」並不適合。

也因此,蘇丹的尊稱是「Duli Yang Maha Mulia」。的確,「maha」應只能形容阿拉,但馬來人的封建文化卻很崇拜君主。馬來君主是我國統治者,若皇室血緣中斷了,其他馬來人可以繼位。而在中國、印度等,當君主制中斷了,其他政治體系將取而代之。

19世紀至20世紀民族主義興起之時,儘管當時我國已是多元社會,只有馬來人挺身而出反抗殖民統治。馬來人極力爭取我國獨立,不單單為了族群利益,也是為了他們摯愛的宗教。

1882年,埃及穆斯林在Sheikh Muhammad Abduh領導下逐漸覺醒,展開捍衛民族與宗教的運動。當時Syed Sheikh Al-Hadi等在埃及的馬來亞留學生也受啟發,回國推動維護民族與宗教的復興運動。可以說,只要是為了捍衛宗教的地位,維護民族主權就沒有錯。

作者鄭全行博士是國防大學(UPNM)回教政治及文明研究中心講師,以及回教商會秘書長。
《馬來西亞前鋒報星期刊》 12/12/10

2010年12月14日星期二

马来西亚,真正的亚洲本色!?

每每提起新加坡的成就,马来西亚有一群叫国会议员的人,神经就会马上被挑动!

你可能不喜欢某些新加坡人的行为。先不说,人家可没有义务替马来西亚说好话,尤其是政治人物。我们尊贵的领袖也不是常常扭曲事实唱衰别人,不是吗?

唉!像刺猬那样武装起自己,反击!胡说八道啦!新加坡妒忌马来西亚啦!别人究竟要妒忌马来西亚什么?

妒忌你国家政经廉正清明?妒忌你社会歌舞升平?妒忌你社会安全?妒忌你法纪严明?妒忌你执法司法公正?妒忌你效率高?妒忌你偏高的人均收入?妒忌你国家有竞争力?妒忌你施政有远见?妒忌你优秀的大学排名?

还是你认为新加坡人妒忌你的高楼大厦和曾是世界最高大楼?最堂皇的机场?四通八达的私营高速大道?完善的公交和地铁系统?还是妒忌你有9个皇帝和皇室家庭?抑或他们妒忌你一尘不染井井有条的街道?妒忌你没什么多,就是托祖先的福,地多水多人多油多?

唉!走了世界好些地方,每每在马来西亚需要乘坐的士,除了机场独家垄断超贵的士不说。上车前就是要先问问的士司机,走不走这段路?标准答案,开口叫价,不算Meter,接受就上车吧!东亚国家就不说了,东南亚哪一些国家的士还这样啊?我看,新加坡大概是妒忌我们这个吧?

2010年12月13日星期一

马航的回应

基於公平原则,我先前对飞萤服务不满的投诉,今天收到了马航的回应说,这是Firefly Sdn Bhd 管理的航班,已经把不满的投诉信(中文的)发到Firefly那,会要求尽快回复。

飞萤的联络邮址是 contactus@fireflyz.com.my

至少马航客户对其子公司服务不满还是在乎的,接下来看看飞萤有什么解释和动作。

2010年12月8日星期三

哈哈哈哈!我终于明白了!


“人民必須至少在各種領域擁有一項額外技能以增加入息。 這是重要的,以便我國尤其是本州,於二零二零年轉型成為高收入經濟體系。 ”---------慕沙阿曼

要怎样才可能在2020年成为高收入国?经济转型?要如何从现在的4千美元,达到人均收入1万5千美元(约RM48, 000)以上?我苦苦思索多时,看见这个报道,当头喝棒,恍然大悟!

(1)在各种领域
(2)拥有1项额外技能
(3)增加收入

哈哈哈哈!那还不容易吗?

譬如说你下班后,去开个大排档,买烧鱼,烧鸡翼,就符合这个概念了!
如果你要学会按摩也可以,或者说你可以早上派报纸,晚上替人算命也可以。
不然可以替人做帐,替人看场,替人开车怎样?
再不然陪唱,陪坐,陪舞会吗?
唉,做多份工不是可以多收入,成了高收入国了吗?!多么聪明的见解阿!

**************************************************************************

 装载:华侨日报 (8/12/2010)首長籲人民擁額外技能增入息,積極朝轉型目標邁進

【亞庇七日訊】首席部長拿督斯里慕沙阿曼呼籲指出,人民必須至少在各種領域擁有一項額外技能以增加入息。 他說,這是重要的,以便我國尤其是本州於二零二零年轉型成為高收入經濟體系。 他今日在沙巴回教理事會大廈舉行的州級回曆新年慶典上發表演說,呼籲人民通過回曆新年自我啟發,積極朝轉型目標邁進。 其演詞由副首長拿督耶耶胡申代讀,出席者包括州旅遊、文化及環境部長拿督馬希迪曼俊、沙巴及聯邦秘書等。 慕沙指出,轉型必須全面化,涵蓋政府、經濟、社會或知識各層面。 他說,由於轉型需要龐大開支,明年州財政預算案開支高達卅億七千萬令吉,以確保政府的所有計劃順利落實。 在會上,耶耶代表慕沙頒發各種獎項表揚傑出宣教司和禱告室。

*********************************************************************************
Daily Express 8/12/2010: CM: Equip with extra skills to be relevant


Kota Kinabalu: Chief Minister Datuk Seri Musa Aman said the workforce need to be value-added and have skills in various fields to ensure the success of the various government's policies towards achieving developed status by 2020.

The people need to have at least an additional skill to enhance their income potential and also be on par with their counterparts in developed countries. "This is important for Sabah, in particular, and Malaysia in general to become progressive with high income by 2020. "This is the rationale for the Government to stress on the importance of lifelong learning," he said at the State level Maal Hijrah at Wisma Muis on Tuesday.

In a speech read by Deputy Chief Minister, Datuk Seri Yahya Hussin, he said the process of transformation need huge expenditure so that it could be implemented successfully. Based on this factor, he said the State Government has allocated RM3.07 billion under the State 2011 Budget to ensure all projects and programmes by the Government could be fully implemented to fulfil the needs of the people.

Also present were Tourism, Culture and Environment Minister Datuk Masidi Manjun, Sabah Federal Secretary Datuk Abdul Hatta Abdul Aziz, State Secretary Datuk Sukarti Wakiman and State Mufti, Datuk Ahmad Alawi Adenan.

The Saiyidatina Khadijah Award went to Faridah Abu Bakar Titingan while Khalid Ibni Walid Award to Abdul Manaf Mahmud. There were no recipients for the Tokoh Pendakwah Award and Excellent Surau Award. On the other hand, the Abdul Rahman Auf Award went to Abdul Jamal Tun Sakaran while Special Award was given to Sabah Islam Medical Welfare Association and the Excellent Mosque Award to Ar-Rahim Mosque of Keningau. The Ar-Raudah Award went to Kampung Benoni Cemetery Mangement while Al-Burhani Surau of SMA Mohammad Ali, Ranau won the Excellent School Surau Award.

虾!你讲什么?

“由於政府諒解開通,我們得以歡慶不同節日”-----------于墨齋

装载自华侨日报 (7/12/2010)------ “國民應該時時警惕自己,目前所享有的和平與自由並不是必然的。 [沙巴]州資源發展及資訊工藝部長拿督于墨齋醫生表示,"在我國,由於政府的諒解與開通,讓我們得以歡慶各種慶典。" 他舉例説明,即將來臨的聖誕節對基督徒而言,是個非常重要的節日。"而我們的政府,仍致力於扮演其角色,在此節日期間,舉辦各類型的活動,讓各族人民一同歡慶。" "這一切證明了我們是多麽的幸運,因此,我們絕對不應將之視為理所當然,反之,應該好好珍惜這份禮物。"”

转载:非馬來人愛國嗎?

装载自:东方,外評選讀

讀了非馬來政黨黨報,《當今大馬》與《馬來西亞內幕者》關於愛國主義的最新報導後,我們在討論這課題時,已不理智,不專業了。

他們的狐狸尾巴逐漸顯露出來,包括採訪非馬來人退休軍人,再加以煽動,以從中得到政治利益。我們還是無法認清事實嗎?他們對愛國主義的瞭解已偏離原意了。他們想突現馬來亞人民抗日軍是愛國主義的象徵與證明。這顯然扭曲了歷史。抗日軍的成立不是為了保護國土,而是源於中日之間的仇恨。

以1971年之前多少非馬來人參軍的數據狡辯,就可看出我們是多麼怕輸。當時我們剛剛擺脫殖民統治,愛國主義還非常強烈。但40年後的數據為何相差那麼遠?

他們還認為愛國精神不能單以參軍人數來衡量,而應包括以是否守法、辛勤工作、努力建設國家,還有對抗社會與政府不公的勇氣。這也偏離了原意。

他們以實質物質來衡量愛國主義,但愛國主義包括了精神元素,以及願意交出生命的精神。人民應想想國防部長所說的話,愛國主義與參軍有什麼關係呢?參軍就是願意為國家與宗教犧牲。如果我們貪生怕死,我們願意這麼做嗎?

我們要分清楚愛國主義、民主主義與對國家忠誠的意義。對國家不忠誠,就是不愛國。

忠誠包括是否尊重與遵守憲法,不是說「我是大馬人」一千次就代表很愛國。愛國者是保衛國家自由與主權的人,這些人即使犧牲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問題是,如果不尊重憲法,包括規定回教為聯邦宗教的第3條,馬來語是國語的152條,以及馬來人特別地位的153條,還說什麼愛國呢?在挑戰憲法時,我們就喪失了效忠、民族與愛國精神了。

愛國主義需要很深的愛國情操,並認為保衛國土是一種必要,這包括發生戰爭時,舉起武器衝入敵陣。在安全部隊裏服務的只有一小部分人,還說什麼愛國呢?更傷心的是,還有人在外國不認自己為馬來西亞人。他們更喜歡使用族裔的名稱,因這突顯了本身源自的國家。

新聞部是時候清楚地向人民解釋何謂真正的忠誠、民族主義與愛國主義,至少這些概念必須成為歷史科的一部分。

2005年,公共服務領域里巫裔佔77.4%,華裔9.37%,印裔5.14%。1971年,華裔公務員的比例為20.2%,35年裏降了10%,是誰的錯呢?在責怪別人之前,先理智地想想吧。

馬華2007年的調查顯示,華裔不願擔任下層公務員。即使有興趣,也只要有高回酬的高職而已。對於警隊,250位受訪者中,比起普通警員,有超過80%要擔任警長。這也符合了他們怕死的心理。

作者鄭全行博士是國防大學(UPNM)回教政治及文明研究中心講師,及回教商會秘書長。《馬來西亞前鋒報星期刊》 28/11/10

2010年12月3日星期五

给亲爱的马来西亚旅游部长


看到媒体报道妳在国会大发雌威,说一些不爱国的国会议员,故意唱衰上海世博马来西亚馆,破坏大马的名声,让马来西亚蒙羞。从妳口中得知,反而人家慧眼识英雄,6家公司和中国省政府邀请大马馆迁到当地展览,妳是认定这是对大马馆场杰出表现的肯定和举动。对于这些破坏大马名声的,妳“真的很伤心,几乎要掉泪”;看了,有谁不为妳的忧国忧民动容的呢?我也是快要掉泪,给妳写这封信的。

旅游部长大人啊!我们这些没有什么知识,见闻有不是很多的山芭佬,真的有些事情,要跟您谈谈的,看看您的意见是怎样的?

(1)招商
你看,如果身份对调,我们是中国的商人或是省政府,我们是不是会向所有参展的公司或国家抓紧招商机会,招手力邀他们把展览馆般来我们的地方继续展览?妳说展览地点的租借,水啊,电啊,电话啊,住宿啊,吃的,用的,打的士啊,当司机的,运输的,当地人的工作机会什么的,是不是带来商机啊?当然,要力邀这些展览的来这继续展览,说些什么杰出的资讯传播啦!什么了不起的展览治之类,奉承客套的话是少不了的,不是吗?

当然,要真的换成马来西亚的政府和公务员,有没有这样的远见和魄力?有没有这样敏锐的商业触角?抛开高高在上的身段,让投资者感觉到我们的谦虚和认真的高效执行?我们错过了多少这样的机会?这个需要讨论是吗?

(2)卖点
对于这些什么漏水的问题啦,文宣册子的文法和笔误啦,是有点小题大作的。人非圣贤,孰能无错对吧?那对于为什么没有派出都熟韵华英语的说明员,您的看法是什么?这错位的民族骄傲重要,还是展览资讯传递成效重要?

展览由旅游部来主导,不是国际贸易主导,可见我们政府的用心良苦,反正没有必要“带威士忌去苏格兰”对吧!所以把我们国家最大的卖点推销出去,因该是很聪明的。所以旅游产品,旅游品种多元化,独特的旅游景点,人文景观自然是这次我们的主力推荐咯!

好了,马来西亚有3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证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地点,马六甲,槟城和沙巴的神山对吧?

这张照片是比较有出门的朋友在马来西亚馆拍到的。整个马来西亚馆提到沙巴的,就是这个穿着卡达山服装的木偶展示。那是为什么?沙巴的神山是东南亚最高峰,神山是世界十大多元物种地点(top 10 mega bio-diversity site),全世界仅有的人猿原居地,西巴丹岛是世界闻名的潜水地点,岛屿,海滩,太阳,值得慕名吧?为什么没有半个字提到呢?

(3)努力和成效
看见妳努力的说马来西亚馆只用了2千万,阿拉伯馆用了5千万等等,你是要说什么啊?代表说我们用少少的钱,就得到最大的宣传效果吗?哦!让我们从这个角度来看吧!

与其说花了多少钱打广告,得到多少收入,表示每一块花费得到多少的回酬。说自己亲自出国,花了100多万,来推广和说明,这样的回报率计算是不是有问题?马来西亚在全世界都有大使馆吧?基本上在很多的国家都设有马来西亚旅游部办公室吧?这些人的成本和工作表现呢?哦,就得要部长亲自出马才有效吗?不知道是不是该检讨一下?

(4)烂点子
You see, 我们这些没有见过世面的,说话就是土里土气的,不过我们乡村有这样的说法,不晓得妳要不要考虑一下。

妳晓得,现在世界各国很流行廉价航空对吗?听说啊,是这样的,某某国家的赌场和酒店,就是他们的政府和旅游协会什么的,就是变相津贴又好,回馈又好,给这些廉价航空公司,让这些廉价航空公司,用什么机票价,把一架又一架的游客载去他们的国家。这些游客要住吧?要吃吧?要赌吧?要消费吧?这样就旺起来啦?

我只是想啊,为什么就是我们的游客那样,一架一架的往外飞,却没游客如此飞进来?奇怪ho!

应该是我们老乡土没有见识啦!就不多说了。说太多了,就是只说不做。哎呀,没有利润的事情大概没什么好做的啦!

2010年12月2日星期四

没有愤慨,只为他的无知和埋没良知,感到悲哀

看到沙巴经济学学者Dr. Pang Teck Wai叙述,沙巴做为资源最丰富,却是最贫穷州属的最根本原因,我觉得是中肯的。

反观论坛里头,一些不晓得是真的无知愚昧,还是为了找口饭吃,替他的执政主子粉刷太平,妖言惑众,模糊焦点的“知识分子”,形成的对比是强烈的。

对于沙巴的困境,他说:

(1)“[你们这些人]不要只会埋怨,要改变心态,寻找生机!”------请放心,人类在再苦的环境,求生求出路的本能是不变的,包括沙巴人,包括批评执政政府的,大概不必他劳心。

(2)“为什么我们的生活那么苦?,别怪别人,要怪怪自己不争气。成功人永远看到机会,失败人永远看不到春天。我国我州天下太平,找吃何来会困难?如果我州人士生活苦哪只得怪“自己命生不好”自己无大志。借口多。”------ 阿!国家的施政和政策,就纯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再说,马来西亚的政策真的是那样吗?所以,他认为沙巴占马来西亚10%的人口,却占马来西亚的40%贫穷人口,是咎由自取?借口?We ask for it!? 好一个我国我州天下太平,找吃有什么难,为什么有50-80万学有专长的马来西亚人流失在外,在国外就业打拼?

(3)“说真的,在沙巴做生意利润都比别州高。西马砂州朋友来到都当这里是他们金矿,开拓事业的好地方。如果不,怎么这么多或越来越多外乡人来这里找吃呢?认为日子苦的人大多都是消极的,何不动动点头脑更积极把苦转甜,帮自己及家人转转运吧。所以说什么叫做消极思想?为何西马砂州人来到沙巴能改变自己生活而沙州子民不能?政府扶贫计划多的是,为何还改变不了沙穷人(消极)生活?如果说没机会,我还可引路。有时看看自己人都觉得可悲。不上进,偏激,消极,懒惰。西马砂州人民不断涌入沙州致富,我州子民还说没机会,环境不公平, 不平等。这不是消极是什么?”------ 看到没有,沙巴做生意的利润比别州高。请问谁为这些高利润付出代价?是沙巴人民对吗?这是什么意思?沙巴的生活成本要比别州高对吗?

很多人也喜欢把物资运到乡区和穷乡僻壤去买卖,为什么?少选择,可以垄断,比较有机会取得高一些利润对吗?沙巴的情况有什么值得你骄傲的?

我说,这是因为政府施政的偏差,政府的干预下的结果。为什么允许取自沙巴,却没有给于沙巴足够的拨款,发展基本建设,水电,道路,码头?为什么沙巴政府要允许SEDCO 垄断钢铁,洋灰和河沙开采,让沙巴在这些建材比半岛贵上15至30%?为什么允许Cabotage Policy 加重一切入口的成本至少10至30%?这不是积极消极的问题对吗?谁为州内昂贵的陆运,空运,海运和空航买单?是转嫁给沙巴人民的生活成本对吗?

(4)“为何拿失败例子而不拿成功例子呢?也很多商店成功营业及继续营业赚钱。像UPPERSTAR, 板面点,富源一间比一间多,丽都卖鱼卖鸡卖肉卖菜不是大多数称得上“有钱”吗?看看亚庇,兵南邦及各地乡村里不时印度及Pakistan帮踊跃开杂货店?我州子民呢?”------ 朋友,有时间看看书吧!或者去世界各地旅行走走,开开自己的眼界吧!从井底看天空,能有多广阔的视野?

(5)“政治客那里都一样民联政府政客也不都靠拿工程积富?我问你,民联各党大楼,党选费用那里来?雪州,槟岛工程丑闻牵涉谁?难道是国政政客?”------ 这才是他的重点,为执政的开脱责任。所以人民应该对暴政逆来顺受?保持沉默?任人鱼肉?放弃在民主制度下赋予人民的权力?

(6)“你得找点老外对华人的评语看看他们怎么看我们华人的经销做生意智慧。我看你是被环境同化了,或是资讯不助没能利用身边的方便来提升生活吧。如果你有能力何必手心一直向上呢?”------ 阿!都是你自己的错?所以新加坡和沙巴的环境都是一样的,是沙巴人比较苯?贫穷,人均一年收入4,000 美元,或相等人均每月RM1,000,是沙巴人被同化,变得愚蠢的结果?谢谢你,谢谢执政的,失责掠夺后,再反过来侮辱沙巴人民。

(7)“我其实只是点出阻碍沙巴汉/妞,及整个沙巴往前进步的“毛病”而已,不是在此胡闹,如有无理之处请见谅。我们沙巴人就爱抱怨和投诉把指头指向别人,当别人成功赚钱进步,我们就说他人抢了我们本地人饭碗,他人贪回来的,政府不对无能,不公平等。就是不认为问题其实就在我们身上。

全世界经济已变难道我们不擦觉吗。经济萧条,外国气候变迁天灾不时发生影响生产。原料物价腾起。这些也是本州进口物价不断起的其一原因。你日常消费的不是大多数是商人赚的吗?还难道是政府?扶贫持富是世界各国的治国方针。 是贫是富你是也有选择的吧!你要打工,要创业,市场是公开的。难道做生意你认为友族比华人多吗?每年中小型企业基金受惠的不是华人吗?”------ 这不是哪个民族得利的问题,这是政府无能,腐败,滥权,自肥,公器私用的问题!为什么:

(a)沙巴政府允许官营公司垄断钢铁,洋灰和河沙供应,比半岛贵30%,把房价推得更高?谁买单?
(b) 政府为了保护国产车公司,要人民这25年来买车时,与世界市场相比,多付成倍的代价?
(c)沙巴政府允许Cabotage,让人民买单?
(d) 糖业易手后,马上每公斤起价了RM0.50,让人民买单?
(e)沙巴州政府的官营公司,在Fomena外劳体检的每位干捞RM60,加重成本,你想谁买单?等等等

(8)“西马尤其在隆雪一代,新山 RM1000 用如RM400。所以进修,努力,创业能摆脱 RM400 薪金命运。人往高处爬,水往低处流。”------ 朋友,是吗?衣食住行,沙巴的生活成本是全国第二高的。一般在非冷气茶餐室,最便宜的午餐RM4.5,如果不是RM5.00 或RM5.5 对吗?加冰的饮料RM1.8。要说冷气,高级的就不说了。水电电讯是一样的。买的东西哪样不比半岛贵15-30%的?沙巴的公共交通,你就不要多说了。租房的算房价6%年租,比什么地方便宜?哦,我们不该与新加坡比较,我们是比津巴布韦好的!?


对于这样的人,我为他感到悲哀。当然,他生活得怡然自得,想着“俺非鱼,怎知鱼不乐?”,就随他便吧!我真的认为,一个人没有德,有再多的知识也徒然。我宁愿他是一个文盲,要饭的;也不希望他是个施暴肆虐的天才,鱼肉百姓。

****************************************************************************

装载:独立新闻在线:概念过多模糊经济政策方向 公务员不配合政府削弱成果
01/12/2010

【本刊梁志华撰述/摄影】区域与工业经济专家兼州政府官联机构掌舵人直言,纳吉政府推出太多概念把新经济模式(NEM)复杂化,导致政府的核心政策方向变得模糊,难在公务员与公众之间引起共鸣,与政府采取一致的步伐,这最终将削弱国家经济转型可以取得的成果。

与此同时,虽然政府积极推动经济转型计划下的12项国家关键经济领域(NKEAs),却没有深入了解,并真正解决经济领域内部的种种问题,包括区域不平衡发展、缺乏关键基础建设,再加上融资计划申请与审核程序不透明,这将导致经济转型计划的进度,比原本预期的成果来得低。

区域与工业经济专家,同时也是沙巴州官联公司——沙巴综合棕油工业私人有限公司(POIC)行政总裁的彭德维(PANG Teck Wai,左图),在今天出席由马来西亚经济研究院(MIER)举办的《2011-2012年度国家经济展望研讨会》时指出,新经济模式可以说是马来西亚过去这么多年来,最全面的一个经济发展计划,为国家经济提供明确的方向和目标。

“过去数十年来,我们推出很多的发展计划,包括新经济政策(NEP)、国家发展计划(NDP)等。新经济模式与过去这些发展计划最大的不同点,除了拥有一系列完善的发展项目,同时也涵盖全面性的融资。”

太多概念复杂化经济转型目标

无论如何,他坦言,类似新经济模式这样大型经济发展计划,除了面对社会经济挑战之外,最大的挑战则来自于执行阶段。

基于新经济模式极其复杂,如何与公务员以及公众有效沟通,转达新经济模式的讯息,让他们真正了解政府想要达到的目标和方向,是非常关键的问题,因为只有在取得公务员和公众的共识下,才会激起所有人对新经济模式的热情,与政府迈向同一个方向。

但是,政府在新经济模式下,推出了太多的概念,如经济转型计划(ETP)、国家关键成效领域(NKRA)、国家关键经济领域(NKEA)、先行计划(EPP)等,把整个新经济模式变得非常复杂化,导致政府的核心政策方向变得模糊,难以在公务员与公众之间引起共鸣,与政府采取一致的步伐,这最终将削弱国家经济转型可以取得的成果。

“我们要如何把这么多的概念和一个马来西亚(1 Malaysia)或者2020年宏愿(Vision 2020)连接在一起,并让公务员和公众完全了解这些概念与宏愿之间的关系,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

“政府通过媒体宣传更多的概念,只会造成更多的混淆,公务员和公众不仅难以消化,并无法真正了解政府想要在新经济模式下达到什么东西。这最终将影响将及转型计划所取得的成果。”

公务员是成败关键

他直言,政府是新经济模式或经济转型计划的策划人,但是真正的执行者却是公务员。如果公务员本身都不了解政府真正的目的,那么,这将导致经济转型计划无法有效地执行。

与此同时,虽然新经济模式下的首个五年计划——第十马来西亚计划(10th Malaysia Plan)采取与过去截然不同的融资项目申请程序,除了要求更多的计划细节,而且必须与新经济模式或国家关键经济领域挂钩,但是,整个审核和处理程序依然不透明。

“是的,政府为新经济模式的融资项目设定一个框架,但是,问题在于我们不知道整个处理和审核的程序是怎样运作的,到底负责的官员如何处理和鉴定融资项目。”

“我的经验是,当我们按照程序框架做好所有准备工作后,最终得到的成果并没有跟随新经济模式。”

没有解决根本性问题

另一方面,虽然政府积极推动经济转型计划下的12项国家关键经济领域(NKEAs),但是却没有深入了解,并真正解决经济领域内部的种种问题,包括区域不平衡发展、缺乏关键基础建设等。

他以沙巴州为例,虽然棕油和石油天然气领域被鉴定为沙巴州的国家关键经济领域,但是,政府在研究沙巴州的棕油和石油天然气领域的发展计划时,并没有把沙巴州最需要的元素,即基建设施纳入分析之中。


“如果沙巴州没有具备重要的基建设施,经济转型计划的进展速度,将不会如我们预期般那样快。”

比方说,在棕油方面,他一直向政府提出沙巴缺少一个货柜港口(container port) 来支援棕油下游出口领域,但是,政府至今都没有给予任何回应。他指出,在没有货柜港口的支援下,沙巴将难以发展棕油下游领域。


此外,政府在石油天然气方面的拨款,全部集中在西马半岛,并没有给予沙巴州任何拨款来发展石油天然气领域,这将导致沙巴州的石油天然气领域难以取得重大的成果。


除此之外,政府也必须解决区域不平衡发展的情况。基于沙巴缺乏主要的基建设施,而且65%的商品从西马半岛进口,在昂贵运输费的影响下,这导致沙巴州的物品价格比西马高出30%-35%。他指出,在成本价格偏高的情况下,沙巴州要如何吸引投资者,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同时,沙巴州人民的人均收入只有4000美元,明显比西马半岛来得低。如果无法解决区域不平衡的发展情况,沙巴州将无法达到新经济模式下,所制定的1万5000美元人均收入目标。

2010年11月30日星期二

这样的航空公司是马来西亚的耻辱

这是我的亲身经历。

原本行程是25/11/2010,乘坐Firefly, FY2093, 5.30pm起飞,从宾城飞吉隆坡。

3.30pm, 已经到了机场,check-in,进入候机室等待。在候机室就有一个离站资讯的电子显示荧幕,一直就坐在这看书。

5.00pm ,没有任何任何广播,荧幕闪着Calling?

5.15pm ,为什么没有任何任何广播,应该要有指示吧?荧幕还是闪着Calling?

5.30pm ,本来应该起飞了,为什么还是没有任何任何广播,荧幕还是闪着Calling?大家想找个人问问,但里头没有任何柜台,国内航线旅客是不可以越过国际航线区。

5.45pm,十来个旅客很不耐烦,问了几次看管关卡的警察叔叔。他们也过来看看这荧光幕。没有任何任何广播,荧幕还是闪着Calling.

6.00pm,班机航号旁还是写着17.30,荧幕写着delay,没有任何任何广播。

6.05pm, 班机航号旁还是写着23.00, 荧幕写着delay,没有任何任何广播, 没有服务人员。哇!大家慌了,找不到服务人员,大家都想到柜台问个究竟。

6.05pm,看管安检的大娘,竟然告诉十多个人,包括两个洋人。唉,你们是不可以出去的哦!你们在这里等,我打电话叫Firefly 的人过来!大家就站在闸口等,很不能理解这为什么不能出去,也没有人过来!10分钟后,这大娘看是按耐不了大家的怨恨的目光,让大伙通过安检闸口出去了。

6.20pm,在Firefly的服务台前面只有三个人工作,一个叫Wan的,自称是当班经理。没有道歉,没有理由。没有照世界航空惯例延误超过2个小时给食物饮料,超过5个小时给的士旅店住宿吃喝。“哦,没有人服务人员吗?我已经叫了人过去”你是说我们十多个人骗你吗?“你们有2个选择,10.30pm 或是8.35pm的马航班次”。大家埋怨一会,还是把原本的登机证给他换时间,他收了过去,一会退给了大家,各位,这是马航班次,你们自己去那里排队换吧!大家要昏过去了,那是一条有40-50人的长人龙。大家省得跟他吵,遥遥头走了。

-----------------------------------------------------------------------------------------------------------

Firefly 是马航完全拥有的子公司。作为一个航空公司,不是在街边卖菜,他是需要有很严密的工作程序和流程(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SOP) and Process Flow (PF))的。这里头有SOP 和PF吗?

航空公司是不可以半桶水和半专业的,毕竟它涉及大数量的生命安全。它只有达标或不达标,没有中间的。它还涉及要求高度平稳表现(consistency),可以被信赖(dependable),表现可以被预知 (predictable performance)。要不然,它大概连恶名昭彰的长途巴士也不如不是吗?

如果时间不是关键的,大家大可用其他交通工具是吗?乘客需要通知人接送对吗?别人可能赶去见躺在医院最后一面的亲人对吗?乘客可能要转机对吗?乘客可能是要出席会议对吗?你是完全当自己是街边卖菜的,ada, ada lah, tiada, tiadalah, apa boleh buat! Itu you punya masalah!

乘飞机的人知道,班机延误是有的!是可以接受的!但问题是这样的,

(a) 你的班机4.00pm 从KL没有起飞,在Penang这头在应该是知道了不是吗?为什么没有广播通知?时间对你来说没什么,对乘客是很关键的,这点你是知道吧?忘了,还是 tak apalah!

(b) 为什么没有即时在航班显示屏幕通知?至到过了起飞时间的半个小时才发现。哦,这什么系统,要来干吗的?有了即时公共传播系统又不即时播发正确信息,这比没有荧幕更困惑乘客对吗?还是 tak kisahlah!

(c) 为什么没有服务人员来处理。还是 tiada masalah bah!

(d) 进了闸口不能出去?马来西亚机场要解答。进了闸口你就可以阻止乘客出去?飞机要起飞不等乘客是航空公司的权利,但你不能阻止乘客进出关卡。你是说在进入关卡后,乘客的身份是暂时失去人身自由?法律上这是非法禁锢。还是这是suka-sukalah!

(e) 好了,你不来,我们来到你的柜台,你这什么态度?什么危机处理?连这样也不知所措,发生什么大事故,这航空公司究竟有没有能力反应?难道不是你的基本礼貌替乘客改登记证吗?乘客自己排队跟马航柜台解释!?

我就把这信电邮给马航和马来西亚交通部,是的,就这封中文的,你马来西亚交通部和马航认为中文书写的就可以不管不理,就悉随尊便吧!继续你的不劳而获,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2010年11月29日星期一

如果马来西亚没有石油和棕油

马来西亚石油产地在吉兰丹,登加楼,沙巴和砂劳越。马来西亚这几十年是个净石油出口国。那国家石油税收和分红去了什么地方?建了布城和国油双峰塔。先不说它的招标和企业管理诚信,国家得到这些利益分红后,做些什么?这些项目是创造更多的生产能力?投资在有利于降低生意成本,达到企业“最大利润回酬”?投资在人力资源?没有!

打个比喻,就像那个40年前的老故事。当Ah Kau 用苦力得到了第一桶金,他用这桶金创业,得到生产的机器,能力和知识。Ali干什么?他决定继续住在高脚屋,但他把这桶金买了一辆马赛第。石油的钱就是这样,花在没有生产价值,没有回酬的享受上。

如果没有石油和天然气,马来西亚是什么情景?就是现在的马来西亚,少了这些不切实际装饰,一群奢华的享乐和生活。

历史是忠诚的,沙巴的森林资源从一开始到今天近乎枯竭,所得的税收和回酬,几乎只有少部分投回沙巴,建立生产能力,提升知识,掌握资源和生产机器,和可以减低生产成本的建设。就是一般拥有资源,如开矿伐木的地方的刹那繁华,资源枯竭后的还原到穷乡僻壤。

如果沙巴州没有在这近10年来,向棕油领域额外征收5%的“暴利”税,沙巴州政府恐怕连法给公务员的薪金也没有。总稽查师报告说沙巴州政府在从州库负债在有盈余,是好的财政表现。

今天的沙巴占全国约1/3的棕油产量,占世界约1成的产量,我们的州政府在这方面的税收(整个领域)和分红(官营公司直接参与棕油业),做了什么?管理支出(administrative expenses)! 回到奢华不切实际的原点。

沙巴还有约20%的人民生活在贫穷线下,严重不足的水电电讯道路等基本设施。我看不到州政府的远见,看不到他的方向,看不见他的努力。就是另一个错失良机,埋葬掉多几代人的时间,恶性循环,受过高深教育的沙巴年轻人继续流失。

“为什么我们的生活那么苦?”

这是郎咸平教授评论中国社会的其中一个命题。同样的理论,我想,我们也要问问:为什么马来西亚人民的收入那么低,生活费又高得离谱?为什么我们生活得那么苦?至少沙巴的情况是特别显著的。

还记得在英国念书的时候,参加英国北美学生交换计划,暑假到美国打工旅游,当时一个小时最低薪金5.5美元。先不说你有本事一天干13个小时,1个星期做足7天。也不说美国人正规就业,比临时工好几倍的待遇。就说以一个打临时工的人来说,1星期工作5天,每天8小时,USD220,除了正常合理的房租吃喝电费水费交通费,排除一般留学生的极度节俭,要剩下一大堆的储蓄,是可能的。

大家应该也听过在欧美国家,汽车的价格是如何的低,平均食品消费是占收入的如何低的比例,买房子价格平均是3年多的收入等等。这样的说法,真的与事实相差不会太远。

马来西亚呢?
买汽车是分期付款9年!
买房子现在要两代人摊40年才可能付清贷款!
乘国内飞机航线,一个不小心,你来回吉隆坡伦敦也足够了!

为什么?
照郎教授的说法,没有藏富于民!太多的垄断和控制!

(1)为什么可以半价买到更好品质的车,马来西亚人逼迫买单贵一倍的次等货?普腾垄断!
(2)为什么亚行飞的时候,来回亚庇拿笃,只需马币120,现在Maswing 独营,要马币450?马航垄断!
(3)为什么沙巴的洋灰钢铁特贵,牵动房价高企?官营SEDCO是独家垄断幕后大股东!
(4)为什么沙巴的一切物资必定比西马半岛贵一成?沿海船运政策,外国外州船只,只能停沙巴7-8个正规港口其中一个,其他分散到沙巴各地的货物必须由沙巴的船运来承办!几家垄断!
(5)汽油,国油垄断!
(6)能源,国能, SESB垄断!
(7)衣食住行,柴米油盐;天然气,稻米,食油,糖,面粉,大道,飞机,那样不是独家垄断?
(8)验车,Puspakom 垄断!
(9)外劳体检,Fomema 垄断!
(10)金融银行业,汽车保险业,医疗业,通讯业,不是一步一步的走向垄断?独家或多家。

只要立法的执法的利益被照顾了,这里,垄断是允许的。要在这片土地成暴发户,取暴利,只要你能通过政府,随意的,偏私的,取得一纸执照,达到垄断,变相垄断,实行保护政策实为保护个别集团利益,让人民为你的高价暴利买单,你还怕钱不找上门?

不是的,最低薪金制不是唯一的途径。没有真正的市场需求和供应的自然平衡,没有自由经济,没有开放市场才是致命的。

为什么马来西亚人民的收入那么低,生活费又高得那么离谱?GLC的垄断就是可以被允许的?一切垄断,变相垄断,以民族骄傲为名实行的保护主义,最终谁买单?

槟城美食

匆匆忙忙的行程,只能在这个叫平安路的地方,尝些道地槟城小吃,槟城炒馃条,蚝煎,刨冰等等,太美味了。



2010年11月27日星期六

“怎样生活下去?”

从吉隆坡到机场路上和马来司机闲聊,原本想看看一般老百姓的收入和消费的对比,会不会逐渐吃紧。司机很感叹说起自己的孩子,“哎呀!750块一个月的收入,要怎样生活下去?”

虽然赞成藏富于民拉近贫富差距,但我想,正确的心态,才是可否跳出贫穷的决定性关键。

因为他的基本要求是住组屋,要有Astro,至少有一部车子。够不够?或许真的不太够的。

另一边,一个华人华人家庭,孩子因为真的不是念书的料子,读到中三就辍学了。结果做老爸的就是把这孩子送去一个修车厂去当学徒,唉,说是当苦力也没有什么差别。400块一个月,一做就做了三年多了。这小家伙竟然在一旁偷师,现在已经几乎可以独当一面了。

好了,你自己比较一下,月薪750 和400,要怎样生活下去,谁比较舒适?这3年谁比较苦?

好了,长远来看,谁会比较可能脱离贫穷的命运?

财富就是分配的问题?还是财富的根本,就是累积,知识和实力?

2010年11月22日星期一

The Justifications II

在一个越是自由民主的社会,越是有多元的声音。多元的声音,是源自不同的利益集团,代表各自的利益而有的主张。有不同的利益出发点而有不同的主张,不代表你要乱乱来,不代表你需要妖魔鬼化贬低其他集团团体的地位。

越是被利益蒙蔽,越是愚昧,越是被集权操纵的社会;越是有一些不可理喻,可笑,矛盾的言论,在媒体横行肆虐,没有被讨伐。一些,是如此的粗糙的伪装,打着堂皇的旗帜,却如何也隐藏不了那丑陋市侩的嘴脸。

**************************

山寨匪党的混混,是为了钱当贼。
当差的小捕快,大概主要也为了三餐温饱,是一种职业。

混混:来啦,加入我们的山寨啦!我们可以赚更多的钱。
捕快:谢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再说,我们是金饭碗,稳定生活啊!
混混: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做工就是要讲钱?生活就一定要稳定?
捕快:匪党的目的,不就是为不义之财,想不劳而获的安享生活?怎么反来责问我?

(但我們今天的政黨卻似乎非贏不可),谁不择手段,非要赢不可?

混混:为了人民的未来,安居乐业,国泰民安,我们可以谈谈;你不近人情,就拒绝,是不是要自私自利阿?

(如果繼續互相憎恨,互相傷害,我們將無止境地分裂,最後甚至互相殘害),谁制造憎恨?谁伤害?谁践踏?谁自私自利?

****************************************************************************
转载:(东方)外評選讀:回教黨應以回教徒團結為重

巫統宣傳主任阿末馬斯蘭曾邀請回教黨加入國陣,卻遭回教黨宣傳主任依德裏斯阿末硬生生地拒絕了。根據依德裏斯,回教黨不需要巫統,該黨將努力吸引馬來回教徒及巫統黨員加入民聯。公正黨秘書長還說巫統多管閒事。

我認為,這不是巫統是否多管閒事的問題,而是關乎回教徒的未來的重大課題。回教黨與公正黨切勿過於自信,認為一定能奪得中央政權。結果如何,我們就等著瞧吧。

只是,對於政黨的力量,不要過於自信。每個政黨都有其優點與影響力。我在此不是想說下屆大選誰將獲勝。選舉只是決定誰掌政,哪一個政黨執政的途徑而已。人民的選擇,我們必須尊重。比起這,宗教、民族與國家的未來,不是更重要嗎?

典當宗教與國家尊嚴換取大選的勝利,又有何用呢?大選對回教徒來說,並不是一切。在先進國,政黨在大選中得勝或落敗都非常平常。即使失敗,宗教與民族的地位絲毫不動搖。但我們今天的政黨卻似乎非贏不可。

我個人對今日的回教徒感到十分失望。我們無論屬於什麼族群、有什麼政治理念,不都是兄弟姐妹嗎?我們為何不從以往回教帝國的沒落吸取教訓呢?如果繼續互相憎恨,互相傷害,我們將無止境地分裂,最後甚至互相殘害。

為了回教的利益,對於阿末馬斯蘭的邀請,各政黨應先開會討論。回教不是提倡我們以開會方式解決問題嗎?會議中有數個議題是可以討論的。例如:為了回教徒的未來,各政黨可以達成什麼共識呢?回教黨加入國陣,能得到什麼黨職呢?

回教黨是否過於有信心在民聯掌權後,能得到要職呢?如果真的能得到要職,檳州政府一定會將要職分給回教黨的。但事實是否如此呢?民聯執政檳城後,回教黨處於什麼地位呢?即使在公正黨,黨員也正為黨職爭得頭破血流。理由無他,只是擔任黨要職,擔任州或國高職的機會就會更大而已,因此才會導致黨選發生種種紛爭。

《馬來西亞前鋒報》評論21/11/2010

2010年11月15日星期一

The Justifications

法官:你为何强奸?

犯人:谁叫她穿着性感呢?穿着性感一定是想引诱我啦,不然我会强奸她吗?

翻译:我是没有自我克制能力的,像动物一样,刺激造成反应,难道不是这样的吗?什么是法治社会?人人有自由,但不能妨碍别人的自由是什么来的?什么是基本的文明社会礼仪和原则?界上只有我,唯我独尊!

法官:你又为何口出恶言和放火?

犯人:哦,这个!那天,我看到一个地方的新闻,说他们有一个人,那天大概是,应该是,算是“质疑”我们的权利?所以,我像我们那么本性善良的人,怒不可泄,快受不了了,我们就随便找个他们的孩子,叫当众羞辱回他们!以泄心头不忿。我就找他们的建筑物来烧咯!他们有错在先,我们只是被动做反应。越讲,我们就会越不能控制情绪了!

翻译:还是像动物一样,没有克制情绪的能力的。所以,在原始世界,生气时,找他的家人,朋友,或是随随便便找个与他是同一种肤色,同一种信仰来发泄怨气就好。什么是罪不及他人?什么是一人做事一人当?什么法治?

法官:你是说,如果一个人“嘲笑”, “不尊敬”,“侮辱”,“挑战”,“挑衅”你,你就可以杀人?

犯人:是的!

法官:你是说,如果一个人“嘲笑”你,你就可以找一个第三者来杀人?

犯人:是的!

法官:“尊敬”,是必然?还是因为你的言行举止叫人信服而由衷尊敬?

犯人:没有讨论的空间,这是绝对的,必然的!你有别得意见,就是侮辱挑衅和嘲笑他的神圣!种族=宗教=神=神圣=绝对=不可丝毫侵犯。但是,“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but some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 ”《Animal Farm》,所以我们的比较神圣,所以不可侵犯。

2010年11月13日星期六

他说那是世代为奴的契约!

知道自己受压迫和剥削,是一种醒觉。一些人,到死也不自觉。

醒觉后,有些人选择忍受,到死也不出一句怨言。

当你乐于过自己写意安逸的生活,对于自己的中产阶级有些不经意的安慰,对于自己算是个知识分子而欣慰,有好的工作和收入,有个好的家庭,孩子上好的学校,前程美好,一年来趟一家大小出国旅游一次,人生是美好啊。

一天,你年幼的孩子一脸疑惑的看着你,问说:“爸爸,为什么我生出来就是奴隶?”你会从懒洋洋的卧躺,跳起来,惊讶,一阵晕眩,怎么啦?发生了什么事?什么东西让你的孩子变成了奴隶?成堆的疑问,你心中着急的想得到答案。

奴隶不就是得,
干苦活干得像头骡子,然后所得的成果,喜欢不喜欢也好,被别人取去大部分;
认命不可以有公平的待遇,哪怕是你多努力多用功,还有你的孩子;
自由是有限的,是别人画下的圈圈内的空间的自由;
身份是卑微的,处处该忍让,避讳;
权益是别人不要的,舍弃的,怜悯的,施舍的;
人生平等是不可触及的问题,甚至在梦里也不能,哪怕是闪过的念头也不能;
生命是卑贱的,任由权势利益关系的操纵,或是自生自灭。

难道,你不是吗?难道,你的孩子不是吗?

时空和表面让你视线迷糊了!又或者你选择接受,在你啃下这一切后,被夺去辛勤得来的大部分收获后,你说,还OK,不是吗?于是,你继续那安逸,愉快,欣慰和美好的生活。

想起以法国大革命为背景的舞台剧,Les Miserable 里头有句歌词写得很澎湃,“……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the song of angry men, it is the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 again!......”,歌声越来越微弱。。。。。

自食其果

是谁把这个国家搞得如此乌烟瘴气一塌糊涂?践踏着马来西亚人的尊严?

我告诉你,

不是眷念权势荣华富贵,贪污滥权的政客,
不是那像吃了兴奋剂,高潮时一脸红彤发麻,发表种族偏见的枭雄,
不是那吃得一脸痴肥,自命民族护者,出口成粪的政治投机者,
不是那自认机智过人,以为可以愚惑世人,避重就轻扭曲数据和事实的部长,
不是那个颠三倒四,为求自保,不择手段恐喝煽动的糟老头。

不是宗教狂热或是虚伪的宗教分子,
不是因为不信神明,为了个人目的,而斗胆扭曲神,勾画卫道的无神论者。

不是贪婪财富官商勾结,大大小小的官员,
不是那个穷得就剩下钱的,不问是非黑白,像太监般恭维权贵的商会会长,
不是贪婪财富假公济私的执法者,警察,海关,移民官员,法官,反贪官员。

践踏马来西亚人尊严的,让我们自己和下一代,贱如粪土的,正是,

可以为了50-100元,出卖自己选票,选出自己的代表,来奴役自己的人民!
可以为了小便利,甘愿行贿,造就这个局面的人民!
为了自己一点好处和方便,放弃大家和未来的大好处和方便人们!
无知浑沌蒙昧愚蠢,却不自觉者,不愿学习,不愿进步的人们!
自私自利,自扫门前雪的大众!
把自己对活着的基本责任,交托给别人承担,像孩子般活着的人们!
对不公不义不仁的大小事,逆来顺受,选择沉默的国民!
太多太多秉持着,识时务者为俊杰,明哲保身的学者们!

是的,活该!

转载:外評選讀:請勿挑釁馬來人

东方

「為何從前不會這樣,現在卻會呢?」,這問題其實來自我母親,一位信奉回教的華裔。雖然已信奉回教超過30年了,但她依然是個華人。第一,帶豬肉到學校而被鞭打的孩子到底犯了什麼錯?第二,為何現今許多馬來校長都是種族主義者?

對於第一個問題,我認為:該小孩沒錯,只是受害者。他這樣的經歷,會讓他憎恨大馬一輩子。第二個問題的答案,將解釋為何馬來人,做出被視為種族主義的言行舉止。

對「為何從前不會這樣,現在卻會」的答案是現在的華、印裔敢於質疑馬來人與君主的權利。還有華人與印度人公開挑戰回教的神聖,如阿拉課題,黃明志嘲弄回教堂喚拜聲,譴責政府不讓Lina Joy把回教從身份證刪除,丟豬頭,發放賭博稅收給回教徒,指回教徒是恐怖分子,展開族群滅絕等。

他們並沒被對付。他們的選票對各政黨,尤其是回教黨來說是「上帝」。

政府則被迫跟隨回教黨的步伐,在華裔與印裔前顯得軟弱,放任挑戰回教的人。難道馬來人沉默不語就是在害怕嗎?

由於反對黨的回教領袖無法維護回教的神聖,因此身在柔佛及吉打的校長、放火燒教堂的兩兄弟等人,就自己採取行動。每當華、印裔侮辱阿拉、先知與回教時,他們就會更憤怒。

為何校長從前不這麼做呢?從前,回教黨是維護回教的先鋒,政府也會嚴厲對付挑釁的人。如果黃明志、蔡細歷、把神稱為「阿拉」的教會,進入回教堂的華裔議員不首先做出挑釁,本性善良的馬來人會這麼反應嗎?

每當馬來人發言,他們就被對付,而當友族或華印報章這麼做時,回復卻是「正在調查中」。華人、印度人、馬來人,捫心自問吧!我們的方向在哪裏?讓我們共同學習尊重法律,以及法律規定的馬來人權益,尊重我國所有宗教,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作者是來自雪州黑風洞的Mustaqim Abdul Rahman。
《馬來西亞前鋒報》評論 12/11/10

2010年11月11日星期四

阿里巴巴的秘密温室

活在温室的贵族,把温室以外的一切,叫“吃人的世界”。走出温室的贵族们,看见过真正温室以外世界的,大概都泾渭分明。一半的人,恍然大悟,不再愿意回到温室里,每天活着同一个生活方式,不劳而获的颓废,等待被汤匙送到嘴边的自我残障,掠夺别人辛勤汗水后收成。

但却是有那么一半的贵族,夹着尾巴,匆匆忙忙的从外躲回到这片温室,边舔着受伤的自尊,边像是自言自语的对其他没有勇气,没有机会踏出温室的同伴,讹传着,那个吃人的世界的故事。“吃人的世界”的黑影和幻觉,就这样,每天在长大,在茁壮。

于是,走出温室的人们,努力的活着,靠着劳力也好,靠着脑袋也好,遵循着因果循环的规则活着。他们相信多劳多得,像松鼠那样为冬天的来临而储备,为自己负责;督促下一代在谋生技能和智慧上装备,为下一代储备出发的奠基石,希望一代比一代优越和昌盛。

现实的世界,就像孩子的教育,你能永远秉着慈母的名,永远护着孩子,怕他跌倒,而不让他自己踏出一步?怕他吃苦,不让他苦学?慈母可以为孩子承受学习,长智慧,学习人际关系,成长的苦涩吗?还是赶快让孩子能够独立思考,肩负解决问题,独立谋生的能力呢?“吃人的世界”,的确对不事生产的寄生动物感到厌恶,讨厌那些只顾面前享乐,把善后和责任留给别人承担的人。讨厌那些,当是下一季下秧的稻谷,也一并,不顾明天的,享乐,吃光的人们。厌恶,包括那些制造出许多残缺下一代的慈母们。当然,在现实的世界中,少部分活在颓废是有的。

回到温室,对于贵族,养份,水,空气和阳光不是理所当然吗?于是,温室里的贱民必须把部分辛劳得来的收成上缴,他们还需要对贵族的衣食住行贡献,供养,提供不不劳而获的梦幻。当温室的绝大多数,依赖着少部分劳动的人们的时候,已经到来一个瓶颈,他们说难道不能是要更多吗?

温室,慢慢变成一大片蓝天草原下“吃人的世界”中,生物腐坏,发出霉菌和污浊空气,不见天日的一个空间,至少,它是朝这个趋势发展的。

2010年11月10日星期三

亲爱的,welcome to the wonderland!


看见马华蔡先生信心十足,欣然公布说华裔选票已经在回流,

看见民政许先生,是得意忘形?还是像孩子面对突变情况的异常举止?打起螳螂拳,

看见一众执政华裔议员坚定的认为,只要服务好自己选区的人民,就可以再次当选,

看见黄大娘,不惜"公布商业机密",来说明自己花的每分人民纳税钱,得到多少多少的回报云云,

我真的要衷心恭喜你们!

因为,似乎数据已死!似乎明辨黑白是非的能力已死!似乎历史已死!

这样说,干国际贸易的,可以天天环游世界,然后把总投资额除总旅游开支,每一元花费得多少收入,可以吗?这样说,干工业发展的,可以天天坐头等舱,住5星酒店,吃最贵的,然后把总国内生产额除总旅游开支,每一元花费得多少收入,可以吗?干农业的也这样,等等。

哎,该不该这样花钱?有没有浪费公款?有没有吃阿公的?才是这里要问的问题。你这“多少花费得到多少收入”是不是太过牵强了点?难道你带伴侣,多花点钱买机票,喝最贵的红酒,喷多些香水,在5星级酒店做爱,就能带来多些旅游收入,你这是怎样吸引游客啊?

当首相喊一个马来西亚时,你们迫不及待的,像刚入世的愤慨青年,高举拳头,声嘶力竭的回应一个马来西亚。你是看到,总人数占比例达20%的华小,只有可怜的2.7%拨款?为什么?

这就是公平施政?这就是扶持弱势政策?这就是改变了的政权?这就是你不再低调后的成果?这就是转型后的政府?这就是KPI?这就是人民为先?这就是为马来西亚的下一代打算?

非土著的孩子们的教育,应该在资源上被截断,边缘化,枯竭。这样就可以一举两得,一来把跑得快的脚砍掉,大家可以重新在一个起点出发;二来大家在一个源流学校上课,同化。告诉你自己,这不是巫统主导的政府长久以来的目的!这不是马哈迪主义的精髓?

啊!被牺牲掉的,不是你的孩子没关系是吗?哦!你的孩子都在国外留学吧?!

我该先假设,你不是存心把人民当白痴。但你认为你的说辞得过去吗?假使在突然间你就要死去,你可以过得了自己的良心检视吗?

噢,或许你们都不在乎吧?反正就是50-100的问题而已,钱可以解决的,就不是问题了!

2010年11月8日星期一

转载:翁诗杰专栏的《前方吃紧,后方紧吃》

他写的,是血淋淋的事实!

道出的,是很多马来西亚政治人物,一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试图合理化自己不合理的行为,口里所谓的“政治相实”。
--------------------------------------------------------------------------------------------------------


前方吃紧,后方紧吃

人类一直重蹈历史的覆辙,虽说“以史为镜”,可多少人却认为历史的发展规律惟独会对他格外的宽容。古往今来,每个朝代的沦亡都摆脱不了“物必自腐而后虫生”的发展规律。然而当权者在利欲权位的考量驱使下,往往皆会不自觉的前仆后继走进同一个死胡同。

有人说,太平盛世容易产生贪腐,因为社会的政经条件趋向安逸富足。但事实上,即便政经不上轨道,贪腐非但不见稍减,反而是变本加厉,由台底浮上台面。而国贼党贼更是肆无忌惮,在民怨四起时,对党国资源还是照样予取予夺,视法纪为无物。

当权政客的末世焦虑

上世纪卅年代中国抗战期间有句话说:前方吃紧,后方紧吃。它固然道尽了当时战乱社会的畸形写照,却也同样适用于新时代里政治生态的描绘。

在没有战乱的社会里,“前方吃紧”指的自然不是敌军压境,但在朝野政党的角力博奕中,当在野党挟着民怨,所攻陷的国州议席日增,甚至酿成改朝换代之势时,执政党当会倍感“前方吃紧”的压力。

可另一边厢,环顾“后方紧吃”的众生相,不难察觉他们吃的正是无价的民脂民膏,所体现的是一副垂死前的馋相。这时候的狠劲与粗野,以及吃相的难看,当比太平盛世时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些举止所蕴含的迫切感,反映出一些当权政客的末世焦虑。它切合了大陆官场的顺口溜:“有权不用,逾期作废”的心态,势要抢时在下野前捞个盆满钵满归故里,才善甘罢休。

党内人脉经营成当务之急

于是,个人与党团在坊间的民望风评,即便坠进了谷底,也是等闲视之。党团改不改革已无关重要,反正真正的关键乃在于个人能否在党内掌权主政,进而全面操控党产资源及人事布局。以此为出发,任何足以改变现状或损及既得利益的改革,自然是避之则吉。

如此一来,党内的人脉经营便成了当务之急,而利益甜头的分配犒赏更是人人称道的硬道理。这与其说是活络组织、支援活动,不如说是笼撂人心、巩固支持更为贴切。

通过3P笼络党内势力

虽说粮草已发,地方党部的大军还是悄无声息、麻木如故,但这并不重要,反正当权头子的主战场不在坊间,而是党内。地方头目哪怕是个窝囊废或是过街老鼠,都没啥大不了,只要他接受领导和操控,并能有效控制麾下党代表的票源,形形式式的犒赏均可商议。这些用以满足虚骄与物欲的勋衔、金钱与权位,概可归入3P(Payroll,Projects & Pingat)的范畴,即:按时发薪的长期供养、个别工程或买办项目的赐赏,以及有功勋衔的推荐。

与此同时,民众的鼓噪和民怨的累积,当然不能完全视若无睹。偶而为之的高调务虚毕竟还是剧情所需的。说白了,缺乏理念、创意和机制的政治教育,又能在一潭死水中激起什么样的涟漪?不讲求方向感的领航人又焉能不把整体引入一个迷航之旅?视道德与尊严为草芥者,要在权势的罩顶淫威下,挺得起腰杆,毕竟是不切实际、强人所难之事。因此高调务虚是唯一,也是必然的选项,反正以当权之便,自然不怕没有媒体的唱和炒作。

“天兵”对付异议党部

党团陷入如斯的境地,绝非偶然。长期因派系角力而对本党组织所做的自我颠覆,不单引进了黑金政治(即黑帮和金权政治的两结合),也制造了几许“有其人却不得其心”的“人头党员”。这一切固然造就了党组织的臃肿虚胖,也满足了当权政客意欲壮大己方党代表人数的渴求。这在在都等同戕害党团的生机。

目睹多年来的党团怪现象,值得一提的是:任何杠上中央当权派的地方党部,最终势必难逃备受所谓“天兵”蚕噬的厄运。哪怕你在地方上的民望再好,人脉奇佳,能为本党注入新血,可你心存异志,入党表格一到组织部,焉有不受挡驾之理?另一方面,组织部手握党籍注册大权,为防你坐大,可随时趁你不备,为你的地方党部注入若干来路不明的“天兵”,用意至为明显,就是要将你一举扳倒。

有此奇遇,你空有“人和”也要注定大败。有志之士遇此奇耻大辱,筒直叫他情何以堪!最终还能硬撑到底而不退下阵来者,堪称是异数。

白蚁一族来到马华了吗?

纵观当权政客挖空心思做此布署的动机,无非是为他一己的私利服务。诚然,对一个不相信从政须有理念的党棍型政客来说,处心积虑的将党库通私库,不外是要加速充实自己的金库账户而已。它的运作,有人喻为五鬼搬运,也有人笑谑的将之贴上“蚂蚁精神”的标笺。

念及当时蔡细历以此作为竞选党职的口号,马华党同志当会有另一层的感悟。敢情再大再多的党产基业,凭着蚂蚁的紧吃紧噬的劲儿,最终能够不受蚕噬殆尽者,近乎是不可思议。可当时一众同志失察的是,彰显蔡氏“蚂蚁精神”的蚁兵蚁将,到底是不是白蚁一族?

吃在广东---东莞

在奉行社会主义的土地,东莞体现的资本主义,是足以让世人大开眼界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在残酷和严峻的环境,找到自己生存的方式和空间;多劳多得,努力的活着和储备,大家伺机一个机会,出人头地。

没有到过东莞,怎样知道什么是花红酒绿?什么是五光十色?没有到过东莞,怎么知道,钱是如此的无所不能。东莞,可以让人看见,贫穷和债务是可以那样吞咽人的理想,热忱和梦想,它无情的消磨着人的青春,尊严和自我的价值。

唉!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品赏着桌上的美食。螃蟹,虾子,田螺,猪血,萝卜,烧饼,烤羊肉。。。。。 真实?还是飘渺虚幻?真的说不清。




祭饱了五脏庙,该办些精神粮食咯! 另外要了6本当红的韩国探险漫画册给孩子。大概足够一两个月的储备吧!

2010年11月4日星期四

吃在广东---番禺

这个餐厅叫番江渔市,里头的装潢,有池塘养了鸭子和鹅,有渔市场,有仿古的街道。


 食材方面,当然是少不了多元化啦!

4-5尺的鳄鱼,2尺多的鳖,3尺多的大石斑,狮头鱼,白饭鱼,剥皮牛(鱼),龙虱(池塘蟑螂),各类当季的新鲜瓜果蔬菜,螃蟹虾类等等。










 吃了这些,传统的焖牛肉,牛肉和白萝卜配搭的味道,永远就是那么天衣无缝;鹅肉很嫩;清远鸡果然名不虚传,不肥,有点像马来鸡,但味道口感真好。至于是不是真的阳澄湖的大闸蟹,还是吃得没剩下什么。






吃在广东---佛山市南海区

这趟的5天出差,头尾两天在旅途,实际只有3天的工作时间。但这回比较多忙里偷闲的机会。

街边老农夫的三轮车载了柿子,甘蔗和柑。要了一根现剥皮的甘蔗,就在街旁边走边咬,过瘾!要了一斤的柿子和一斤的柑,挺甜的!

  

在这家很潮州的食店,啃了2碗加了地瓜的潮州粥。

看到那几个卤大猪蹄吗?不必看了,我告诉你,就是只有肥油没别的,肥肉被卤得没有半点腻。大口大口的把它塞进口中,少许的油汁在唇边滴下,加上那鲜甜的卤汁,结果要了2碟。

沸滚热水川烫过的鲜鱿鱼,沾着中国的酱油吃,也不晓得是鱿鱼的鲜,还是大豆酱油特别甜,一口接一口不能自拔。再加了一点日本的青芥末,轻轻的撩动你的味蕾,天啊!

潮州味的炒蛤,也只有一个说法,鲜美!其他人不敢试,老板娘给了我几颗血蛤尝尝,蛤是生的,用了各类调味浸泡,味道鲜甜,爽脆的口感,好吃。

还有一道,是炒鹅肠。别被他卑微的样子给骗了,同样是爽脆的口感,好好味啊!

3个人,一轮厮杀后,见笑了。

种什么因,得什么果!

有时不得不惊叹,佛家说的因果循环,是如此的科学,如此严谨的遵循着逻辑的规律。

有愿意为了50-100马币出卖自己和下一代权益的,你期望当选的政府会给你怎样的回报?
有投票前的修桥补路拨款和公民权,你期望当选的政府有什么远见和诚意?
有如此变相光明正大的派发贿赂金,你期望国家可以有怎样踏实可实现的宏图大志?
有如此纵容明目张胆的妄为,你期盼国家的法纪执法可以严正到什么程度?

有这样的果,正就是我们亲手种了那样的因!
慈悲的,你可以说阿弥陀佛!
说是活该!也不过就是"因果"的另一种说法罢了!

2010年10月25日星期一

上画囖!

先进落后的国家,总有一些稳若金汤的政治世家,世世代代的处于统治集团。欧美也有,东方常见,但政治世家在东南亚,几乎成了趋势。

撇开政治信仰,看到朝鲜的家天下政权交替,金日成到金正日,再到金正恩;朝鲜人民的满腔热血,在这个21世纪网络时代,我觉得不可思议。选举在菲律宾,根本就是一场政治世家间的较量而已。反观马来西亚的政治世家,世世代代在权力圈子打滚的,也大有人在。

当处在金字塔顶端的极少数精英集团,掌握了国家的大部分财富,垄断了政治,这个是家天下的开始。

习惯,成为不明文的契约,政党于是有了地方主义和山头主义;这是什么党的地盘选区,不关让贤禅让能力的问题。要在现实政治里头生存,就要“埋堆”!选对了边,得到出选的机会才是王道。

不管是不是真的有功名显赫和丰功伟绩,当山头主义已经足够成熟时,当利益集团的利益超越一切,稳定和巩固利益集团,成了首要的工作,它升华成家天下!这是某某家族的选区,爸爸下台孩子上阵;老公意外死了,老婆上阵,政坛永远为这些家族留一个位。

每天意外死的马来西亚人不少?同情吗?当大家对他的政绩盖棺定论时,都像外交官似的,赞许他是个好人,顾家的好先生好父亲,是个忠心于党的政治工作者,大家心照不宣。他忠于人民吗?他为人民的利益斗争?力争人民应得的权利?

朝鲜更替领导人的讽刺和不可思议,怎么悄悄也在这片土地上开演了?

亚庇的涂鸦艺术(3)

人物

Photos by : Chu K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