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4日星期四

关于我的烂文章的几件事

一位朋友对我博客先前就百林丰收节文告的观点颇有意见。刚刚上载一篇阐述我的政治功过观的稿。的确,我自知没有过人的文采,不敢勉强推销自己的烂博客,我的文章是九流以外,我认了,这点不必再讨论。但对于这朋友一些扭曲的政治功过观,我不敢苟同,这里做个讨论,没有半点冒犯和不敬的意思,请赐教。

1.“百林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如果有一天你不小心坐了他的位,我敢說你也說同樣的話,吃同樣的飯,拉同樣的屎”

这是说:百林处在一个乌烟瘴气的政治圈子里头,不得已,为了生存,为了自身和裙带的利益,说些言不由衷的话,做些不愿意的事。别忘了,百林可是协商精神,分享权力阵线的其中一个重要成员党,不是吗?还是协商分享只是说说而已的?团结党众议员为什么苟且?

像我这些平庸者,难免会随波逐流,追逐个人名利,而忘了人民为本,所以不敢苟且。当上人民代议士的,身不由己是对的,身为人民的声音权益,每事以人民利益为先;个人考量,门面功夫,衡量个人得失,就未免有负委托了。

平庸如我办不到,不代表其他人办不到。世界许多国家公民社会也走过黑暗,一路走向高度成熟;法国大革命如此,美国独立200年如此。谁说在他的位置,就要如他这样的举止行为言语?反对党的新政治氛围诉求,就是要改变这样的原始政治生态;我认为这是个伟大的远景。

2.“要怎麼講? 多元文化是和谐的拌腳石? 丰收节不認同‘一个马来西亚’理念,因為丰收节只是嘉族的節慶,輿他族無關? 一旦不同的背景和文化我們就打架? 希望年轻人能够放棄嘉达山杜顺和毛律人的习俗和文化來迎接全球化? 這樣的演讲稿好不好?”

不同意百林身不由己又应景应节却空洞的文告,不代表我要同意完全相反的说辞。“多元文化是团结的基石”--- 多元种族和文化背景的社会,一般上会有更多机会发生摩擦不和谐,必须有很多大原则来维系,如真正的平等尊重,没有欺压歧视偏帮,这些是基石。“多元文化是团结的基石”这样的口号,难道不是空洞庸俗不合逻辑吗?

“一旦不同的背景和文化,成为社会的力量,很多好的计划,将有效的被推行”---算我愚昧,我根本就不懂写这样的文字的人要说什么,希望不是他身旁滥竽充数的文笔。

3.“借用X的一段話----‘這個社會,本來就很虛偽;對和錯,沒有一套標準;法律和道德,也可以混淆。你認為對的,可以被推翻;你認為符合道德的,可以被否定。’後台、利益和權力,才是關鍵。”

所以你不相信,我们的社会,广义的包涵政治文化经济教育等,应该有一套大原则,放诸四海,超越种族宗教陆地或海洋,皆准的原则来维系?你不相信人必须诚实,谦虚,守信,公平,公正,正义等对待其他人,这样的国家社会会更好?

你相信后台利益和权力就是王道?你相信,今天只要你是施压施暴的一方就好了;明天一定要选对边站,永远站在强者一方,是一个人成功的求生之道!你认为什么道义黑白对错,没有比适者生存来得重要,求生存有什么错?包括背叛欺骗偷窃。你不相信会有高度成熟的公民社会,你认为世界永远是荒蛮的弱肉强食?

4.“我相信你們大部份也曾投他一票吧, 也知他敢出賣老馬, 可能不知還拿過大馬第一 (第一個州政府真接撥款給獨中)。不管好醜, 他曾當沙巴一哥九年, 他日正當頭的時候,你敢在報章喊'百x, 你冇料'嗎? 我敢說你不敢。”

政治只是公民社会的一环,政治的确可以是群体通过这个管道,去争取,得到更多的利益和资源的一种社会现象。但除了官位利益外,政治还需要解决很多的问题,立法,民生,福利,外交,教育,安全等等,所以政治不该是有谁亏欠谁,谁该感恩谁所以必须得到回报。你可以曾经票选他,但,只要他不能实现赋予的期望,另选他人,政权更替是完全正常的,这也没有什么好羞耻的。反之,有人说你不选他,没有发展,被制裁,才是民主制度的耻辱!

人民的政治意识,公民社会意识逐渐成熟,以前不对不敢说的,现在未必要这样。数落以前的不是,不如把当前的问题提出,纠正,这样会好一点吗?

5.“我尊重他是政壇元老。就象尊重自已阿公或老爸一樣,你不會因為阿公或老爸老了,周身病又失禁,你就踢他二腳,叫他快快去死吧? 但是我相信還是大有人在吧。不過不到最後一刻,你不知會怎樣變化, 卧薪嚐膽? 或蛇鼠一窩?”

这样的比喻放在政治上似乎不太恰当。看如果我这样说如何?一个曾经立功的政治人物,年老后,身任大位,没有魄力昏庸,该争取权益没争取,该维护大原则的时候选择沉默,还成为一个严重偏差的政权的定期存款,该怎样?供奉他到死,以示感恩?

卧薪尝胆是一个承诺,一个落空的承诺是欺骗! 话也说回来,我们痛恨违背人民意愿跳槽的政治青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同样不同意另一个方向的背叛。因为,另一方的,也是人!背叛是违背大原则的。

6.“不當的言论? 月漏論, 寄居論, 華人賣, 印度人乞這些才叫不當, 會引起公憤, 他的演讲冇引起公憤吧? 認為不當的我的手指頭都能算出, 報章也冇說他的演讲不當呀!他的演讲是中肯, 普通看了就算不會去找喳的。只有某些有心人例外。”

个人认为,我们的社会国家,尤其是在沙巴,最缺乏的是批判文化,以及提供给社会大众提出批判和质疑的平台管道。“普通看了就算不会找喳”恰恰是问题的症结。太多的政客,太少的政治家;太多的信口开河,太少的深思远虑;太多的谎言,太少的承担;太多的废话,太少的具体。

7。“你是因為他是跟著兇手領導就全部是走狗, 跟屁蟲, 兇手同謀, 冇一個好人, 如果是的話這才叫盲從,沙文主義,我們是有智彗, 知道對錯好壞,看一下魚墨子,如果他在我的選區我還是支侍他的,支侍他好過支侍反對黨的某位豬頭。”

为什么苟且?

8. “批评有分多種,建设性的,善意的,惡意的..... 善意嘛我冇看到一針見血的激勵性, 惡意嘛倒有一點,強人所難的倒有很多(平等公平待遇(equal opportunity),杜绝特权和压迫(oppression),没有偏激,没有偏见(biases),没有歧视(discriminations), 没有偏好(exercise of favoritisms) 清廉施政,严厉执法,尊崇法治, 需要一点技术专业知识和很高的逻辑学,人类学,种族学,社会学。。。这还可能需要物理学,搞不好这是个伟大理论的诞生)。你就算找個紅底褲穿在外面的超人也辨不到吧!”

要求政治人物,为公正公义发声,为平等斗争,要求纠正一切偏差不正当,拥抱做为人的大原则,难道叫苛求?我们还可以要求什么?

9. “我不是在寫文章,我是在辦論,玩過辦論嗎?辦論是冇分多少流的, 辦論是用最快,最短,最有力,最尖锐的句子把你的論點辦倒,釘死,使你百口莫辦, 啞口無言,就得分了。”

马来西亚的国会州议会的确太多这样的辩论,只求赢得口舌或文章,且没有真的把所有数据观点角度利弊说明,“钉死辩倒”不允许经历考证,也恰恰是我们国会议会的败笔。哲学大师苏格拉底的辩论是为什么?希望真理,能够越辩越明,就这样而已。

我愿以一颗谦卑的心,永远走在真理的道路上。希望我这样说,少一点尖锐和冒犯,多一份求真理的决心。

愿共勉之。

16 条评论:

Frank C 说...

掌心,

写的很好。

任他说一百句,我还是觉得应该是时候换换政府了.
国阵领导下的政府 A 了这么多钱,还不够吗?
换政府,我的理由只有一个: 为了下一代着想。

而我们,是这一代,最强大的革命动力。

我希望,两线制是在我有生之年形成,而不是下一代。

加油~

· 康华 · 说...

我觉得,不管是在政坛,社团,甚至是公司里面,当你再也无法领导,或提出贡献,你就要很识相的呈辞,让另外一个人去领导。

毕竟,没有人是不能被取代的;也不要因为自己过去曾经怎样怎样,而整天挂在嘴上。

问题是,很多人只知道怎样上台,却不懂得下台。该下台的时候,还是要下台。

正掌心 说...

Frank, 谢了,大家做好本分就是第一步,是该发奋努力的时候了。

康华兄说的最贴切,不会识相的退下,这是马来西亚或是沙巴常见的问题。上台靠机会,下台要靠智慧。

上议 说...

展兴兄
感谢您为我免费上了一课.
但有些草包对文字所認識有限,以他的水平是没法明白字裡行间的意思,就像本鸟人戏稱他的"文章"....

正掌心 说...

上议兄,

你和几位活跃的朋友在风下之乡的众多讨论,水平很高,实在是难得。希望能更加推广给多一些年轻朋友。

山城客 说...

哈哈,郑兄,飙那么大的火,少见喔。
也许他是团结党的文宣喉舌呢?护主心切嘛。
我以前也疯狂支持过该党,现在已不是了,环境不同,激情已过……

正掌心 说...

李兄,我是顺便要把自己的概念整理检查一下的。近来李兄多写人情事务,少评政策政治,是不是可以多写一些?当然李兄笔下的人情乡情是我童年的所在,怀念。

Frank C 说...

话说回来,我还是满欣赏魚墨子的。

我妈妈也是少有的常常赞赏他的。。。。

山城客 说...

谢谢郑兄赏识。
近来是少写批评政府的了,怕被马打拉呀。^_^
对我国的现政府感到灰心,所以也没什么心情去写了,不过,我偶尔还是会写写的,因为有些事是不吐不快,哈哈!
这批评你文章的人,用了很多粗俗的话语,看来他的文笔也仅如此而已。你的回复就文雅多了,我很欣赏!

Frank C 说...

那篇批评你的文章在那里?

我倒是很想见识。

大佬:“反秤复民” 说...

也许那位老兄是团结党的。

大佬:“反秤复民” 说...

Frank C:
http://www.e-sabah.com/thread-45941-1-3.html

正掌心 说...

李兄,谢了。

Frank,我认为他的素质不差,但是当执政议员或部长,就是少了一些政策上的远见和改革的硬骨头。

大佬,我希望他是,吃君之禄。如果真的是一般大众的普遍观点,就麻烦了。

Frank C 说...

新年期间,我回了沙巴,亚庇.

在年初五,我去了Kampung Air 的 May Bank 拿钱.一件让我很惊讶的事情是,Kampung Air 的后巷全都是菲里兵人.有个纹身的菲人还买了包烟给那里巡逻的警察.

我拿了钱,匆匆的离开了. 可以连接的一个景象: 亚庇的治安,其实是这些菲人维持的......

正掌心 说...

这些人的心态:非法的,领了IC就合法了,那里还有非法移民课题? 百林近日努力为自己重新加入国阵辩护,指解决了非法移民课题是这些年来的主要功绩。

Frank C 说...

可怜的沙巴,可怜的亚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