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3日星期二

时空倒流

片段一,199x年, 亚庇移民庭

挤得满满的申请护照柜台前方,一阵骚动,仔细听清楚,一个移民庭官员,面对一个70-80岁的华裔老者,向后方的同僚以马来语大声问道:“有没有人会说华语的?”。

一阵窃窃私语,有人大声说 :“Chin! 你不是一半华人吗?帮忙解释一下我们的手续!”。一个妇女马上尴尬的回话:“不会,我真的不会,我在家说卡达山话!”,又一阵骚动。

维持了不晓得多长的时间,正当我要跨前自告奋勇时。柜台后来了个头戴头巾的年轻马来少女官员,用她那生硬但诚恳的华语对老者说:“uncle。。。你要填好这个Form,还有,要两张passport 相片。。。。。。 明白吗?”

当年,那个时刻,心中感觉温暖。


片段二,2010年,沙巴中文报章

华侨日报:保佛六甲必丹輪流在縣公署協助華社解決問題

【本報保佛廿一日訊】保佛的六名華人甲必丹誠心爲華社服務,哪些需要彼等服務的華社人士可以在每日的辦公時間內,到保佛縣公署的底層,即舊土著法庭,會見他們。他們將會在賦予的權力範圍內爲人們解決問題。 據探悉,日前,保佛縣長與保佛的華人甲必丹舉行會議,共同討論了一些華社的問題。衆與會的華人甲必丹都同意以輪値的方式爲民辦事。換言之,在每個工作日,値日的甲必丹就在縣公署底層的的辦事處等待上門求助的人士,極力爲他們解決問題。 消息指出,保佛的華人甲必丹將在近日內,在個別管轄的地區展開戶口調查運動,從而確定有關地區的居民人數,並詳細的記録華裔住戶的資料。 據知,保佛目前共有六位華人甲必丹,他們爲曾明德、林添寶、黃瑞通、卓康成、張文振以及王桂芳。


没有半点不敬的意思,请问马来西亚究竟是什么回事了?

摆脱英国的殖民时代,马来西亚作为一个完全拥有独立主权的国家,做为一个君主立宪,奉行三权分立,自由选举的民主国家,我们还需要,通常由政党推荐,被州政府委任的华裔地方财主(Capitan)来管辖华裔的事物?我们需要印裔地方领袖来管印裔的事?我们需要华裔地方领袖来处理华裔事物,如,解决华裔的问题,解决华裔的治安问题,华裔的申请,记录华裔住户资料?

10年一次的全国性人口普查,难道不够好?难道没有包含华裔吗?需要劳烦华人甲必丹来普查人口?这是谁没有做好工作?还是谁浪费人民纳税钱?马来西亚的施政还是以种族为依据的?

求助,竭力争取为华裔解决问题!请问政府机构不该一视同仁提供给所有人民协助吗?为什么需要争取?人民应得的权利为什么需要争取?没有地方人士替你出头,关照,就会被欺负,请问这不是叫偏差边缘化荒蛮腐败,该叫什么?

民选的马来西亚政府,一个民主公民社会的马来西亚的公共服务(public service)和政府官僚机构,没有办法用一个标准行政程序来对待所有的马来西亚公民吗?还是行殖民历史上的方便,分而治之?

我以为,一个马来西亚,
大家应该爱惜这个国家,因为,我们就只有这个片土地叫国家,
这个国家,也应该对所有国民一视同仁,
一种申请标准,应得的就该得到,没有故意为难,
一种执法标准,所有的国民在法律下人人平等,
一种的民事服务态度标准,没有偏差,没有歧视,也没有偏好,
这样的要求太过分吗?

这个时空,为什么像是倒流?

4 条评论:

上议 说...

英殖民时代的甲必丹制度,本就是分而治之政策.

今日受委任还沾沾自喜,根本就是民主社会的耻辱.

· 康华 · 说...

好像本州才有?

大佬:“反秤复民” 说...

西马是以卖华公会来取代。

正掌心 说...

上议兄,就民主公民社会而言,这的确是严重扭曲。

康华兄,大佬兄,我猜想是这样的。半岛的朋友可以确定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