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6日星期五

装载:东方名家:外評選讀:監守自盜的領袖

我在想,国阵里头的其他非巫裔土著,华裔和印裔的议员,看了这样的文章会有什么感想?国阵里头的知识分子和智囊人员,看这样的说辞,难道不够中肯吗?

反对特权,但我同意真诚的睦邻精神,
反对以肤色界定的保留固打,但我同意扶贫扶弱,
反对国家财富种族占有率学说,但我同意拉近贫富的鸿沟的必要性。

*************************************************************
Awang Selamant真的動怒了。

對不願意與土著權威組織(Perkasa)主席依布拉欣阿里及前首相馬哈迪在本週六土著權威組織首屆大會中同流合污的馬來人,幼稚的他竟然說:「若因恐懼就與要侵蝕族群權益的人隨歌起舞,不如別在我國當馬來人了。」假如我是雪蘭莪蘇丹,我肯定對如此無禮及愚蠢的諷刺感到不悅。

Awang這麼生氣,是因為他認為,在這個馬來君主體系被指正受侮辱的今天,積極捍衛君主體系的土著權威組織,應該受到大家的讚揚。

讓人不理解的是,我們的君主體系什麼時候被人侮辱了?我不曾看過或聽過任何方面企圖挑戰皇室的新聞報導。即使認為卡巴星的言論挑戰了霹靂蘇丹的權威,但那件案件不是還沒結束審理嗎?而且,那其實只是有關法律方面的問題而已。

為什麼Awang、依布拉欣阿里及馬哈迪這麼沒有耐性,要號召一萬名馬來人集會?如果只是要讓公眾在豪華的禮堂裡免費吃大餐,那即使是兩萬人也一定找得到。只可惜,當今的馬來群眾,才不像Awang想得那樣傻呢!

Awang何不列出名單,讓我們知道到底誰挑戰了我們的統治者? 我認為,新聞界人士應該是聰明的,文章不但有根據,而且更有追求真理的意願。這才是成為優秀記者的主要條件。

Awang也表示,馬來社群的權益在2008年大選后,受到了外界的威脅,而只有土著權威組織才能捍衛馬來人的權益。難道只要國陣、巫統在較多的議席落選,這就表示馬來人受侮辱了嗎?看來,這才是Awang生氣的根本原因。

其實, 這只是人民根據本身的判斷作出選擇,哪裡算侮辱馬來人?怎麼輸了幾個議席,就須要大發雷霆呢?大概我們可稱這為權力狂。這樣我們該如何落實民主?

Awang本身也曉得,在2008大選中,投選民聯的馬來人也不少。不僅是大選,之后的一連串補選中,也有很多馬來人投民聯一票。大選中,民聯在半島獲得的選票更比國陣還多。那Awang代表的到底是哪些馬來人?

是誰侵蝕族群權益?

Awang應該曉得,真正侵蝕馬來人地位的,是自獨立以來就統治我國的巫統高層馬來領袖。獨立至今,除了他們,從來沒有其他組合的人士有機會上檯執政。如果Awang認為馬來人的地位日益受侵蝕,那這些高層馬來領袖必須負全責。

可是,Awang只敢批評民聯,而不敢批評他的「政治上司」。他應該問問巫統領袖,為何馬來人依然落后?為何馬來保留地越來越少?為何馬來族群之間的貧富懸殊越來越嚴重?這到底是誰的錯?

馬來人及土著的問題,並非由地位的缺乏,或被挑戰所引起的。問題的關鍵,是多年來馬來群眾期望圍牆能夠保護稻米不被人偷,可是圍牆本身卻來偷吃米(Harapkan pagar, pagar makan padi)。直到今天,這個圍牆依然在偷吃馬來人的稻米。這才是馬來人落后的真正原因,Awang總不會連這一點都不懂吧?

按:Awang Selamant 是《馬來西亞前鋒報》編輯群共用的筆名。

作者Zaid Ibrahim是前首相署(法務) 部長, 目前擔任公正黨中央理事。
myzaidibrahim.wordpress.com 21/03/10

文章出处:东方日报
 
**************************************************************************

2 条评论:

大佬:“反秤复民” 说...

是时候探测下再益的开明是否受全民特别是马来人的接受,乌鲁雪兰莪补选,希望再益能够上阵。

正掌心 说...

不被边缘事情偏移视线,没有个人情绪左右思维,明确无误把事情真相整理出来,这是Zaid 当律师多年的功力,这点真的要学。

能不能被人民接受,的确是需要一点心胸和远见的。至于政治决定,要留给搞政治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