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日星期二

荒唐中的蓝色荒唐

看了康华的《政府的蓝箱作业》,我非常同意,类似的事情,为什么没有人没有组织真的在乎,也没有人需要负责?

原来这样荒谬的理由是可以成立的!有关的官员承认是独家蓝色鱼箱供应商的董事,但是:

(1) 他是“基於監督的目的才加入的”。哇!原来当政府公务员还要负个人责任,需要当私人有限公司的董事,在法律下需负做为董事的法定责任!是自愿的?很伟大吗?多做了该做的?监督的疏失?还是没有利益回避?官僚体系指派?请问什么人下的指示?他向谁负责?谁监督?还是他就是政府?

(2) “亲自监督供应全国的鱼箱符合标准!并确保这公司不会胡乱起价”。哇!这样说,其他没有公务员当董事的公司的质量肯定没有单位可以监督啦?没有公务员当董事的公司肯定乱来起价啦?国内消费事务部的职责,讲讲而已?怪不得部长,国会议员需要当数百家或数十家公司的董事啦!

(3) “很多人以為X賺取暴利,實際上X正蒙受數百萬令吉計的虧損”。哇!这家公司实在伟大了!拿马来西亚政府的委托,要为马来西亚政府扛起这样的责任,要默默承担亏损的!这样的良心企业,世界上哪里找?有这样的企业吗?还是亏损是因为营运不当,里头大有文章?这个又另当别论了!

(4) 那有垄断?会有十家厂家供应给这X公司,没有垄断嘛!由这一家公司(没有,没有垄断阿)卖给鱼类入口商!“漁業局不容許鮮魚入口商直接向廠商購買魚箱,主要是擔心他們買到不符合規格的魚箱”。看到吗?那有垄断?尽心尽责叻!你们是小人之心,度他君子之腹啦!

(5) 他認為藍箱能杜絕走私!哇,这样还需要执法的海关吗?用这独家供应的蓝色鱼箱可以杜绝走私,这是什么逻辑,什么理论?又一项世界创举和发明!以后用蓝色的集装箱,世界还有走私吗?用蓝色的船,马来西亚就不会有走私了!

(6) “據我所知,反對使用藍箱的入口商及魚商都是沒有營業執照的,所以故意找魚業局麻煩”。哇,看来,与官府对抗的是黑势力,来头不小咯?这样算是向人民诉苦咯?执法单位是没有办法咯?这个我不想再写了,

错的,可能是这个荒唐的个人。

荒唐之余,最荒唐的是,官僚体系管理层(指公务行政单位),各个执法单位,民选的代议士,议员和部长们,你们以为人民是傻瓜吗?为什么没有马上停职调查?为什么没有马上被反贪机构调查?包庇之嫌,难道这样不是你们的错吗?

9 条评论:

· 康华 · 说...

展兴兄,

还是你骂得比较够力!这些人应该通通抓去枪毙!

Frank C 说...

把几十块的箱子卖几百,稳赚啦~

酱好的监督,去那里找?

当官的真的是发过猪头....

正掌心 说...

有靠山呗!?

大佬:“反秤复民” 说...

做渔行的人没有出来反吗?

正掌心 说...

报道说有,很激烈。

Frank C 说...

猪都知道钱进了谁的袋子啦~

正掌心 说...

Franck,

是的,这是完全颠覆良好管理(good governance practice)的原则。根本就是与民争利,鱼肉人民的行为(就是A钱进袋罗!)。还要理直气壮,说些自以为很完美的藉口!

只是这样的事情,50年来,在马来西亚太过普遍了,大家习以为常,好像都可以接受了!愚民政策!成功!

Frank C 说...

你去从政吧,A 少少钱我会 diam diam 的...

正掌心 说...

哈哈哈,不敢不敢。但是哦,出来混,拿了别人的,是要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