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0日星期二

一念之间的结论

昨晚在网上给父母买机票,付费就是停留在暂待(pending),刚刚只好到亚航亲自办。

到了机场的亚航买票柜台,长长的人龙,却见只有一个人工作。无奈只有亚航有这样的航线,很不愿意的排了很久,一边排队,心想,你们这些烂服务员,待我买了我的票,我肯定要批评一下;什么“now everyone can fly”!Ya, but before you can fly, you got to have a hell-long of waiting!

气着气着,就到我了,柜台小姐笑着表示歉意,其他人病了没人手,2点多了,她可还没机会吃午餐!从不忿,马上变成同情。当然错的可能还是亚航,要把气发在她头上就没道理了!

想起Steven Covey 说的 paradigm shift (谁帮帮忙,怎么翻?)

***************************************************

原谅我重复,一个毒贩一定是豪赌一场?死就死,判死刑,死有余辜吗?老实说,我真的不敢肯定。如果你愿意,请上网签请愿书,给这个孩子,一个死囚,一个活着的机会,

请愿书:给予杨伟光第二次机会

2 条评论:

西西留 说...

可以翻译成范式转变(paradigm shift)

其实比较早具体化提出的是托马斯·孔恩(Thomas Kuhn),这本畅销书如果是碰到有见识的大学教授都会叫学生去图书馆找来读一读。

其实这是西方学说,要追溯最早的说法,应该既是佛陀的唯识观点——念和实际物理状态之间的联系。

谢谢展兴的博文。

正掌心 说...

谢谢西西大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