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6日星期五

牢牢的记着这些政客在州议会的嘴脸

国阵资深部长于墨斋
国阵资深部长陈树杰
李生对这事情的形容是贴切不过的。你可能喜欢杨德利这个人,你也可能讨厌他,甚至憎恨他;可能是因为他的所作所为,可能是你的政敌,可能是你的前老板,可能是政治上本来就是势不两立!我同样的要告诉你,忘了杨德利,他不是重点。陈年老事一件,沙巴州政府主导运作的沙巴信托基金股价一阙不振,从马币一元跌到剩下十来仙,里头涉及5万5千沙巴人民的投资被绑死(如果还没有卖,卖了,叫亏损)。有几个问题要理解,

(1)涉及如此庞大人民利益的事情重要吗?如果重要,那事情来龙去脉的真相,有没有涉及失信?有没有利益冲突?如果有,是谁涉及?谁该负责?是需要理清的对吗?

(2) 如果理清责任是必要的,怎样才是最好理清如此庞大的责任问题的方法?
  • 报警,由警方调查。由警方宣布没有证据,或把证据一并交由检控部,把负责和涉嫌的人控上法庭。
  • 报案,由反贪委员会调查。由反贪部宣布没有证据,或把证据一并交由检控部,把负责和涉嫌的人控上法庭。
  • 沙巴州议会,做为一个代表全体人民利益的最高的力机关,要求成立独立皇家调查委员会,搜查物证,传召证人,理清事情真相和责任。如有发现违法,交由检控单位提控。
  •  沙巴州议会,做为一个代表全体人民利益的最高的力机关,自行监督,把一切相关的文献和资料,发表成册,发表--- 白皮书(一般上是解说政府政策取向的说明文件),青皮书(一般上是没有定案的文件,以取得人民的意见)。公开给全体人民检验,如有发现违法,交由检控单位提控。
  • 被指控的涉嫌者,在报章指名道姓,谁才是真凶就可?
  • 被指控的涉嫌者,在报章道歉,并且解释来龙去脉就可?

 (3) 身为博学多才的医生和资深部长,于墨斋提出好几个疑点和嫌疑值得追究。当然,往后的证据就该还原当时的决策有没有存在弊端。但是,要被指控者在报章指名道姓,谁是真凶,道歉和解释,是解决这个关乎几万沙巴人民利益的最好方法吗?这是完全解开这个案件的最佳方法吗?别开玩笑了!

(4) 于墨斋为什么不能准确,理智和系统化的看待这事情?

  •  于墨斋不是很聪明的人?
  • 于墨斋把个人政治恩怨(噢,沙巴政坛谁没有政治恩怨?根本就是错综复杂和纠缠不清!),发挥到沙巴州议会里头。妄顾公理和人民利益,超越个人得失和恩怨,超越政治,超越政党的大原则?
  • 于墨斋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吃君之禄担君之忧?
 (5) 那如果警方和反贪委员会,有过,在非常时期大动作,以服务某些政治团体的经验(当沙巴进步党宣布要对前首相,在国会题不信任动议时,杨德利马上被反贪会,就这基金的事,高调调查)!人民大概也不会信服,里头不会掺杂政治角力的元素!摒除掉一切可能影响真相大白的元素,剩下什么选项?

(6) 还有什么选项?成立独立皇家调查委员会,或是发表白皮/青皮书供人民检视,对吗?等到发现的确有舞弊失信和利益冲突发生过时;被检控,就不是你我要不要,想不想的问题了,对吗?但是陈树杰认为“发表白皮书,显然就是为了为杨德利洗清责任”,这是因为,

  •  没有发表白皮书之前,他已经知道杨德利无罪?
  • 白皮书这东西嘛,在国阵政府里头,就看你要怎样写罢了,那有真相这回事?
  • 马来西亚和沙巴的公务员都是番薯,那有能力提供如此完整的文献,所留下来的,已经肯定没办法证明舞弊了?
  • 白皮书,黑皮书,红皮书这些东西啊,在国阵政府就是万试万灵的金钟罩护身符,以后还得为大家开脱的,说不定自己也需要叻?
 (7)要是杨德利真的有罪,这可不是他可以骂骂人就可以解决的是吗?陈树杰在堂堂议会挖苦别人会被老板骂,是出自什么心态?

  • 心有余悸,被旧老板骂的噩梦还没有完全忘掉?
  • 州议会,作为人民权益最高机关,不正视问题的核心,却是借题发挥你的私人恩怨,把昔日把自己骂得狗血淋头的老板,今天的落水狗,加一脚,吐一口口水,泄心头的恨?
  •  就说5万5千沙巴人民的血汗钱,难道不该超越政治立场和政党,为沙巴人民求一个真相?不该把涉及舞弊的人绳之以法?这样的理由不该超越“只有部长才有权发表白皮书”吗?
  • 还是,没有猛打落水狗,新老板会骂得他狗血淋头?
 (8)最后于墨斋说,就算警方和反贪会不能将一些人归案,也不代表他清白无罪!道义上是这样的,除非他可以证明自己没有罪是吗?哦!guilty, until proven innocent!

  • 作为执政党一份子,沙巴非法移民变合法居民,你清白吗?
  • 作为执政党一份子,沙巴从最富裕沦为最贫穷州属,你清白吗?
  • 作为执政党一份子,沙巴天然气送民都鲁,强迫沙巴接受燃煤发电,你清白吗?
  • 作为执政党一份子,沙巴544架老虎机,来吸取沙巴病入膏肓病人仅剩的一些血,一句中央政府发的执照,同是国阵政府,你清白吗?
  • 重作执政党一份子,整十来年,以前执政政府没有理清的责任;你没有责任搞明白吗?你可以只批评以前政府的不是,却不追究与为人民讨个真相,不做些什么吗?你清白吗?
 ***************************************************************
装载:参与辩论沙信托基金股价低迷动议 于墨斋开足火力猛轰杨德利 只一味要求白皮书不透露真相2010-08-04 18:08:45

(本报讯)州资源发展及资讯工艺部长拿督于墨斋医生昨日参与辩论“要求州政府针对沙巴信托基金股价低迷问题发表白皮书”动议时,开足火力猛轰前任首席部长拿督杨德利祗会一味要求发表白皮书,却不向外透露真相。他也指亦是沙巴进步党主席的杨德利还欠股民一句道歉和解释,“进步党方面今次不过是企图利用州议会机制来进行浪费时间的政治技俩和搏取廉价政治宣传,州议会不通过这项不负责任的动议是没有错的。”

他说:“今天是州议会里伤心的一天,因为又提醒大家有关有五万五千股民的沙巴信托基金股价狂泻的痛苦往事。“沙巴信托基金由每股一元狂跌至每股一角七分,投资者所蒙受的财政损失有多严重,眾所皆知,许多人在受到一些人的鼓励下,把他们的终身储蓄投资到这个基金,甚至还向银行借贷及抵押屋子以筹集资金来投资,但最终他们面对沙巴信托基金价格崩泻的局面。

“沙巴信托基金于一九九四年推展后,在一九九五年时曾经上升至每股近一元五角,但当杨德利担任首长后,即于九六年开始下挫,并于九七年、也就是他担任首长的第二年,掉至谷底,甚至比一块香蕉饼的价值都不如。”

也是团结党署理主席兼亚庇亚庇州议员的于氏表示,令人伤心的是,沙巴信托基金股民经历了这些年来重重恶梦,杨德利却从未说过一声道歉或同情的话,而同样来自进步党的州议员还向州议会提呈该动议。他表示,杨德利个人还厚颜无耻地把华里山哈达有限公司及苏尼旺控股有限公司和沙巴信托基金于一九九七年及九八年发生的股票交换事件连接起来,由于沙巴信托基金当时抛售了手头上的一批蓝筹股如大马国际船务机构,而将有关资金用来购买了目前已在除牌的北婆木材公及舒戈邦公司股票,导至沙巴信托基金损失了一亿一千四百万元,而这两个股其实和李约民有密切关系,而李氏和杨德利之间的关系更加不会陌生。

他说,根据一九九八年一月十六日在英文《婆罗洲邮报》引述杨德利的谈话谓“华里山哈达将把从该股票交换中取得的五千万元扶持沙巴人民所投资的股项,这可让沙巴信托基金从中得益。”他表示,但是,经他前日向沙巴信托基金管理层查证,他们从未收到这笔款项,这意味著,在那非常时期,杨德利从来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扶持沙巴信托基金。于氏说,倘里卡士州议员拿督刘德泉真的那麽关心沙巴信托基金课题,为何在一九九六年至九八年间,也就是沙巴信托基金蒙受最严重损失期间,也是拿督杨德利担任沙首长期间,不要求发表白皮书来调查这起股灾。他说:“杨德利那时担任首长,若他那时很有诚意关心沙巴信托基金,我肯定他那时要发表多少白皮书(WhitePapaer)都没有问题,甚至甚麽黑皮书、粉红彼书、厕所纸(toiletpa鄄per)、卫生纸(tissuepaper)都可以,为甚麽那时他没有要求?”

他表示,但是,杨氏那时只给了一个不全面的答案,却没有想到要发表白皮书,“我希望里卡士州议员可以向我们厘清这点。”于氏表示,最令人感到费解的是,事过六年,杨德利又改变主意,并于二零零四年在每日快报上发表一番话,指当年沙巴信托基金股价剧挫一事与华里山哈达无关,并谓“要把一九九七年沙巴信托基金股价狂跌一事与华里山哈达之间扯上关系的企图,是不会有成果的”;“这不过是杨氏在选择性失忆。”

他指出,沙巴进步党很会在不同时间选择说不同的话,把沙巴信托基金持有人当政治足球般踼,没有人还会认为他们有诚意关心这项课题。他说,进步党如今可做的,就是向沙巴信托基金购买者致歉,为这些股民所损失的金钱,所蒙受的痛苦和创伤致诚道歉,而不是在二零零四年过后一直提出要公布白皮书,那不过是在侮辱信托基金股民,人民并不会因此而被愚弄。他说:“不要以为会呼吁他人向警方或反贪委员会报案就没有事,须知世界上有许多干坏事的人,警方也不可能一一将之逮捕归案,但这些未被绳之以法者并不代表他们无罪!”

于氏说,当时身为州议员的他要求杨德利针对沙巴信托基金股价崩泻一事作出解释时,竟然遭后者起诉,虽然这项控状较后被撤销,但可见杨德利的狂傲态度。他说,杨氏迟至今日仍然未向大家解释有关那一亿一千四百万元的损失,以北婆木材及舒戈邦股票当时的交易关系,“他还欠大家一个解释。”他说,现任的州政府采取了实际行动来拯救沙巴信托基金,投资了二亿元,二零零九年沙巴信托基金的淨资产提升了五十五巴仙,投资者也从中受惠;虽然沙巴信托基金现有的价格和原价仍相差很大的距离,但至少证明政府把人民的利益放在心上,而不像一些人利用沙巴信托基金股民来搏取廉价宣传。

较早时,同属团结党的州社会发展与消费人事务部助理部长拿督赫柏拉加丹在参与辩论时表示,沙巴信托基金股价当年狂泻一事,应交由大马反污委员会进行调查。他声称,沙巴进步党州议员要求州政府发表白皮书,事实上并无助于解决沙巴信托基金的问题。他也出示大量剪报来批判杨德利,认为后者才是应该针对沙巴信托基金股价狂泻一事作出解释的人,“即然一名拥有敦衔头的前联邦部长都可以被调查,没有理由一名州领袖不能被调查。”

*************************************************
装载:沙巴州议会经逾二小时激烈辩论后驳回刘德泉要求就沙信托股发表白皮书动议
2010-08-04 14:08:46

(本报讯)州议会昨日在辩论由在野的沙巴进步党籍里卡士区议员拿督刘德泉提呈之“要求州政府针对沙巴信托基金股价低迷问题发表白皮书”动议后,由一眾议员表决驳回该动议。州议长拿督朱哈马希鲁丁在经过费时二小时廿五分钟的五名朝野议员辩论及总结并进行非點名表决后,宣布州议会驳回该动议。这意味著,在过去多次州议会会议中均无法达成辩论该动议、包括于今年四月间史无前例地遭州议长以“时间已过”为由拒绝辩论该动议的进步党议员,今番动议虽然成功登堂并端上会议桌,依然未能得偿所愿。整个辩论与表决始于口头问答环节于早上十一时结束之后,刘氏率先起立,再以六大理由、包括“来自团结党的拿督于墨斋医生等领袖,不论身在反对党或目前身在国阵时都不断地针对沙巴信托基金提出疑问”要求辩论该动议。

但是,州工业发展部长拿督陈树杰跟著“劝告”刘氏收回该动议,因为议会常规并无条文可供州议员援引指示州政府发表白皮书。他说,根据议会常规第十七(二)条文,祗有部长才有权发表白皮书。

他说,如果刘氏需要有关沙巴信托基金股价低迷问题的相关资料,可以透过书信方式向州政府索取,“我相信透明化的州政府愿意提供相关资料。”

无论如何,刘氏坚持辩论该动议,州议长逐询问可有议员附议,同属进步党的路阳区州议员谢秋菊随即起立附议,州议长逐宣布州议会开始辩论该动议。团结党籍的州社会发展及消费人事务部助理部长兼卡达迈安区州议员拿督赫柏拉加丹先行参与辩论,接下来的是谢秋菊,然后是团结党籍州资源发展及资讯工艺部长兼亚庇亚庇州议员拿督于墨斋医生,以及民主行动党籍斯里丹绒区州议员黄仕平,最后由陈树杰代表州政府作总结。

陈树杰在总结时表示,进步党议员错误援引议会常规提出要求,因为不仅议会常规并无条文可供州议员援引指示州政府发表白皮书,根据英联邦国会注释,所指的白皮书乃“政府在寻求修正法令或推动新计划前通报州议会及收集民意”文件。他说,显然的,进步党州议员提出该动议乃要政府透过该文件让杨德利无须负起沙巴信托基金股价滑落的责任。

黄仕平此时打岔询问州政府是否愿意设立皇家调查庭,来徹查沙巴信托基金股价滑落问题,惟未获陈氏的回覆。陈氏继续指出,其实,谢秋菊已在其辩论中提及该股价滑落的原因;此时谢氏马上询问陈氏是否同意她所说的“该股价滑落乃因一九九七年区域金融风暴造成”,陈氏在停了数秒鐘后回答:“但是,人民并不信服于此说法。”

陈氏随即揶揄刘德泉及谢秋菊二人,表示“非常同情他们的处境”,因为倘无法完成在州议会提出该动议,“回到进步党总部就会遭该党主席拿督杨德利责罵”,“因此,他们要求政府发表白皮书,是为了他们的党主席。”他说:“白皮书并非为他(杨德利)谋求开脱政治责任的文件……就算我们要发表白皮书,也是为了说明沙巴信托基金未来发展方向与计划,而不是‘回到’一九九七年。“如果说国阵州政府不关心沙巴信托基金的未来,我们就不会有那麽多的努力(谋求推高其股价)。”陈氏在结束总结前表示要求州议会驳回该动议。

7 条评论:

· 康华 · 说...

自从加入国阵,他就开始变了....。

正掌心 说...

是的,当年他在反对党,没有资源,却能为人民认真请命,坚持社会公义,追求民主精神,真的可敬。那时候我的叔父辈,对他的评价是一时无两的。自从加入国阵。。。。

匿名 说...

当反对党议员时为人民服务,当部长时为首长服务。
那瘦的更可悲,他爸爸给他读这么多书,好像没部长做就会饿死的酱,眼泪都流出来,可怜!
他们常常强出头,来对付华人政治人物,讨好老板,但只要有部长做,做走狗都不要紧。

大佬:“反秤复民” 说...

人民在此要铭记这个教训,不要去买国阵政府发出的任何基金。

正掌心 说...

匿名朋友,的确有同感。

大佬兄,这SAS里头真的不寻常,就算是市场拖垮,为什么其他的基金已经反弹,反亏为盈?SAS没有能力反弹?客观来看,ASB,ASN,ASM 每年的回馈还好,至少比EPF 和FD 高,当然,投资还是要量入为出,自量小心为上。不要只听别人说.

VICTOR LEE SATU ANAK MALAYSIA 说...

dana johor的情况也是一样,柔佛州很多华人亏到怕.....也是由国阵州政府发出的!

到今天为止,一令吉变18分......

国阵就是不要以一元对一元方式处理...投资者只有暗谷!当年是要排队几个小时才能买到的DANA JOHOR原来是上了"迟早丸号"---必死无疑!

正掌心 说...

Victor, 听起来,Dana Johore 也很腥。

如果国阵政府是有诚意负责,或是愿意摊在太阳底下给人民检查的话,早就应该公开发表公开文件。但事实上,就是不愿意也不敢!

最难得,是要有这样白痴的部长,说这样白痴的话,为那些赚了很多人民血汗钱的政客们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