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6日星期一

需不需要,可不可以再谨慎一些?

还是有关亚庇国际机场填海与海岸侵蚀

看了这样的跟进报道,我觉得不可思议。

“该局[州土地测量局]曾批准机场发展商从必打丹的沃山(Bukit Vor)泵沙,为机场扩建计划进行填土工作,但否认此举引发甘榜尊多(Kg Contoh)的海岸线,被海浪侵蚀。”
差点要破口大骂,怎么在一旁泵海沙与海岸线被侵蚀会无关?土地测量局凭什么说否认“机场填土造成海岸线遭侵蚀”说法?怀疑之余,看另一份报章的报道,两份中文报章的报道,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差别?
“波爾山丘(Bukit Vor)被剷平,失去擋風作用,被認為是模範村如今飽受驚濤駭浪蹂躪的導因。 奧士曼表示,波爾山丘乃政府保留地,機場擴建計劃發展商擁有准證剷開波爾山丘,掘取沙石來填機場,但他不認為剷山會造成海濱泥沙侵蝕。 他說:「我們得先證明這一點,我不認為剷山取石會使風力加速,這不合邏輯。」”
报章的朋友阿!你看需不需要,可不可以再谨慎一些?虽然大老板常请喝Kopi O是行内公开的秘密,但是不要把责任全推卸到紧绑的媒体法令和政策好吗?难道作为一个媒体人,不该为自己敬业乐业,为自己的职业尽一份社会责任?没有公正无私,至少要准确是吧!

当然,人民也理应了解,沙巴首席部长回国,马上在机场听取土地测量局和环境局的汇报,是问题真的不小。不小心处理,恐怕会有太多的资信见报?

问题不在沙巴环保协会,问题不在铲海边的山填海会不会使海岸侵蚀恶化。问题是,谁允许承包商泵取20万立方米的海沙堤“方便填海工作”?泵海沙是土地测量局的权限吧?土地测量局基于什么准则给以泵沙许可?为什么在发现有人企图瞒天过海时,没有发出停工令阻止?土地测量局阿!土地测量局,你看工作是不是,可不可以,需不需要,再谨慎认真一些?

*******************************************************************


转载:诗华日报:机场填土造成海岸线遭浪侵蚀? 土地局否认此说法

(本报亚庇十四日讯)州土地测量局总监奥斯曼加玛承认,该局曾批准机场发展商从必打丹的沃山(Bukit Vor)泵沙,为机场扩建计划进行填土工作,但否认此举引发甘榜尊多(Kg Contoh)的海岸线,被海浪侵蚀。他说,他看不出沙丘的沙被泵起,跟甘榜尊多的海岸线被海浪侵蚀,有什么关连。「这只是他们(沙巴环保协会)的看法,有关看法有待证明。」

奥斯曼今日在亚庇国际机场,迎接从麦加朝圣回来的首长后,针对沙环保协会指机场填土计划,造成附近的海岸线受侵蚀一事,如是表示。「我们没有接获海岸线被侵蚀的报告,不过,我们将等待工程谘询顾问的报告。」他也说,他不能接受有关山坵被铲平后,失去挡风作用,风力加速,以致加速海岸线的侵蚀之说法。

沙巴环保协会研究主任温杰升则表示,甘榜尊多位于沃山山下,过去海风吹向海岸时,因为被高约十层楼的沃山所挡,风力反弹,冲向沙滩的海浪被反弹的风力所阻,造成缓冲效应,如今沃山已经被铲平,泥土都拿去为机场填海造地,风速和海浪自然加剧,导至海岸迅速被侵袭。

**************************************************************

装载:华侨日报:導致模範村村民飽受驚濤駭浪蹂躪州土地局矢追究禍首

【亞庇十四日訊】無論何方神聖導致亞庇國際機場對面沿海模範村(Kg Contoh)村民飽受驚濤駭浪蹂躪,將被依法處置。 州土地及測量局總監拿督奧士曼查瑪指出,他相信州環保局會召集一個成員包括土地及測量局和其他相關機構的委員會會議,以商討模範村發生海濱侵蝕問題。 他今日在亞庇國際機場迎接赴麥加朝聖歸來的首席部長拿督斯里慕沙阿曼後受詢時說:「我們會根據環保法令和土地法令採取行動,無論是誰犯錯。」 沙巴環保協會主席黃德今日拉隊到模範村瞭解實況及訪問受影響村民。

必達卡士河口一百米長沙堆被挖走,以開出十二點五米深的水道俾興建飛機降陸指示燈,加上波爾山丘(Bukit Vor)被剷平,失去擋風作用,被認為是模範村如今飽受驚濤駭浪蹂躪的導因。 奧士曼表示,波爾山丘乃政府保留地,機場擴建計劃發展商擁有准證剷開波爾山丘,掘取沙石來填機場,但他不認為剷山會造成海濱泥沙侵蝕。 他說:「我們得先證明這一點,我不認為剷山取石會使風力加速,這不合邏輯。」 他說:「風是在上空的,海濱泥沙侵蝕應該是填海工程造成因為用山石填海,海水向沖向海濱。」 無論如何,他表示該局會調查原因。

州環保局總監雅比央卡日前呼籲承包商繼續推行其他未完成的工程,包括在已填海地段興建十六盏飛機降陸指示燈,不必涉及挖掘畢達卡士河口的沙堆。他說,興建「精確的飛機降陸指示燈」祗不過是整個亞庇國際機場擴建計劃的一小部份次要工程,既然已有報導指尚有其他工程如停機坪和滑行道尚未建好,承包商應該繼續推行其他未完成的工程,包括在已填海地段興建十六盏飛機降陸指示燈。

他重申,該工程承包商與顧問公司末曾把「精確的飛機降陸指示燈」列入早前已獲該局批准的環境衝擊評估報告之中,該局乃經過進一步查詢才發覺興建該「精確的飛機降陸指示燈」將涉及掘取廿萬米河沙,以移走畢達卡士河口的沙堆。 他說,目前畢達卡士河口的模範村發生嚴重海濱泥沙沖蝕,再挖走河口沙推的話,恐怕泥沙沖蝕問題加激。

2 条评论:

大佬:“反秤复民” 说...

我就期待着那个臭博士的伟论,病得快要死就叫跟班发言啦,身为在野党连沙巴环保协会都不如,下届大选叫黄德顶替沙巴火箭吧。

正掌心 说...

outstation 刚回到,我也认为这个博士的素质有点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