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3日星期一

沙巴团结党的于墨斋,你有什么理由沉默?

沙巴团结党于墨斋在今年8月初的州议会,领着战旗,把发表沙巴信托基金白皮书的提案,奋不顾身,英勇的把议案拦了下来。一向在州议会嚣张霸道的巫统议员却个个噤若寒蝉。
你说“进步党方面今次不过是企图利用州议会机制来进行浪费时间的政治技俩和搏取廉价政治宣传,州议会不通过这项不负责任的动议是没有错的。”
这点,在这个时候,沙巴人民得知真相的权利,被你剥夺;让犯罪的可以逍遥法外,这历史责任,你逃不了!
你说:“不要以为会呼吁他人向警方或反贪委员会报案就没有事,须知世界上有许多干坏事的人,警方也不可能一一将之逮捕归案,但这些未被绳之以法者并不代表他们无罪!”
这点如果成立,它就必须是一个标准的。没有任何人得到例外,理应在白皮书公布后,摊开给世人检验,当年杨德利身为首席部长,有没有做出错误的决策?如果有,有什么导因让他做出错误的决策?他逃不了这样的历史责任。是你亲手把这个公开检验的机会,给干掉!

同样的,既然你也同意道义上的责任是不容推卸,一张很长很长的清单正在准备给你,容后再谈。

好了,你在州议会,在议会特权的保护下[免控权利],指名道姓李约民,在整个沙巴信托基金价位无法反弹上有责任。李约民马上召开记者会说明,还特别请来大马反贪委员会和警察政治部人员列席记者会,并提出更多的疑点,

(1) 他在报章说:“究竟谁才是幕后黑手?谁才是始作俑者?这些来龙去脉,于部长是没有理由不知道的,但为甚麽要指是我造成。”。这是公开的场合,指名道姓说于墨斋知道真相,你有责任公开让广大的沙巴人民知道,5万多名沙巴投资者有权利知道真相,你没有沉默的理由,你没有知情不报的权利。部长,大概不会要等,几百几千沙巴人们都去警察局备案,保留追究的权力,请你开口吧?

(2) 他说,他当年进行这项股票交换行动时以个人担保一旦股价下滑他就会购回,因此,他过后要履行这项协议,“试问一下,有谁在与政府交易时会有如此担保?我相信我是唯一这麽做的人。”既然有这样的保证,“股价下滑,有保证购回”,沙巴信托基金究竟这么在这个投资上亏损?这样的保证有没有履行?沙巴政府有没有责任,确定这样的承诺履行,以保护沙巴投资者的利益?究竟什么事情阻止了这个责任的履行?

(3) 他说:“一些政治人物说北婆木材不再值钱,我要说的是:北婆木材当时持有总面积达廿万英亩的森林管理单位执照第二区地段,后来获一名资深律师收购,而该地段目前在市场上叫价每亩三千元、总值六亿元。” 他呼吁有关方面公布有关北婆木材如何及为甚麽转入这名资深律师及友人名下,“我不要自己说明,以免别人说我的言论不中肯。”。这个很重要,李氏说有个政治人物[为了方便说明,我把这人叫“政治人物M”],有个律师[为了方便,我把这人称“律师R”]。

(a) 他说:当时有个“政治人物M”说,沙巴政府投资公司名下拥有的北婆木材不再值钱。

(b) 事实上北婆木材,当时拥有20万英亩的木山,每英亩RM3千算,市值至少得RM6亿。

(c) 后来,被“律师R”不知如何?怎样?什么价钱?买下。

(d) 是不是“政治人物M”把沙巴信托基金名下的20万英亩的木山给贱卖给“律师R”?谁是“政治人物M”?谁是“律师R”?

如果李约民在这个记者会上说的任何东西不正确,欺骗和误导,于墨斋,你有责任为沙巴人民纠正,举证,通过法律伸张正义!

沙巴团结党的大小领袖,于墨斋,你在沙巴信托基金亏损上可能没有责任;但在沙巴信托基金亏损的真相,未能真相大白上,你们逃得了责任吗?

各位沙巴人民,是时候要追根究底了!不要安逸于,在每次大选前政治人物拯救沙巴信托基金的承诺!谁是罪魁祸首?请大大声问于墨斋!是谁?

************************************************************************

附录

转载:对沙巴信托基金股价低迷争议事件李约民现身逐点澄清
2010-08-08 14:08:20
(本报讯)高度争议性的沙巴信托基金股价低迷课题又有新进展! 身份备受关注的殷商拿督李约民昨日挺身澄清本身并非导致沙巴信托基金股价低迷的人士,并揭露他曾献议可行方案解决华里山哈达有限公司股市亏损问题,惟遭州政府拒绝。

为何州政府拒绝他的献议 他也向州政府及有关政治人物提出责问:为何州政府拒绝其献议、倘其前公司即北婆木材有限公司真无价值何以还获一名资深律师购买、为何原本属于北婆木材公司的廿万英亩森林管理单位地段转入一名资深律师等人名下而非华里山哈达、北婆木材公司股权如何转让等。

他说:“事实上,这些人不愿意让这些课题获得解决,以便有课题来批评其他人……(州资源发展及资讯工艺部长)拿督于墨斋医生在州议会中影射我与沙巴信托基金股价低迷课题有关,我必须作出澄清。

强烈反对歪曲事实的说词 “他(于氏)在州议会特权下提及我的名字,是要让公眾以为是我造成沙巴信托基金股价低迷;这是此课题出现十二年来第一次公开提到我的名字,我要强烈反对这种说词,因为这是不确实及歪曲事实的。

“究竟谁才是幕后黑手?谁才是始作俑者?这些来龙去脉,于部长是没有理由不知道的,但为甚麽要指是我造成。”

李氏是在亚庇某著名酒店举行的记者会上这麽表示,他在费时近卅分钟的记者会上详细道出他如何涉及华里山哈达股权交换事件、如何提出该解决方案但遭到州政府拒绝以及出示大堆的文件、来往函件及公司注册局资料佐证其言论等。

在记者会一开始时,他率先强调沙巴信托基金股价低迷并非由他造成,并指出沙巴信托基金并未因为购买北婆木材公司股票而蒙受钜大亏损,因为它在当年股市崩溃之前,就已脱售该股票。

其实哈山奥杜已说明原因 他说,在二零零四年时,当时的沙巴信托基金有限公司董事经理拿督哈山奥杜曾公开说明沙巴信托基金股价下滑的原因,各报已作清楚报导,公眾可加以翻阅。哈山奥杜当时指是市场因素造成该股价下挫。

他表示,沙巴信托基金当时却在投资其另一家公司即舒戈邦有限公司股票行动中获得钜额利润,“我知道他们当时购了多少,这全是公开文件,大家可自由查阅。”

列举股票交换行动数据 李氏表示,沙巴信托基金及华里山哈达是两间不同的公司,沙巴信托基金是一家信托基金,而华里山哈达则是由州财政部拥有的州营公司;而他当时拥有的两家公司,即北婆木材及舒戈邦祗与华里山哈达交易,进行股票交换。

他说,在该项股票交换行动中,华里山哈达以每股五元七角、即比市价五元要高的价格,将大马国际船务机构的三千两百万股交换五千万元现金、总值九千六百万元的北婆木材三百万股(每股卅二元、比市价四十五元二角五分低)及总值三千六百四十万四千元的舒戈邦四百七十九万股(每股七元六角、与市价相同),于一九九七年杪至九八年初完成的这宗交易总值一亿八千两百四十万四千元。

他指出,在发生亚洲区域金融风暴导致吉隆坡股市崩盘后,北婆木材验舒戈邦的股票也受到影响;因此,他当时同意付还前后的九千六百万元差异,惟华里山哈达过后却兴讼向他追讨一亿七千九百八十二万五千元,双造过后持续磋商如何解决问题。

会见首长提出解决方案 他说,在他于二零零七年七月会见首席部长拿督慕沙阿曼,向他提出解决此问题的方案后,他于同年十一月正式致函有关方面提出该献议,即以经过独立估价公司评估为总值三亿五千万元的婆罗洲磨石机构有限公司脱手予华里山哈达。

李氏表示,其这项献议获得华里山哈达的同意,却于随后遭州财政部及慕沙的拒绝。

他说,他当年进行这项股票交换行动时以个人担保一旦股价下滑他就会购回,因此,他过后要履行这项协议,“试问一下,有谁在与政府交易时会有如此担保?我相信我是唯一这麽做的人。”

他说:“一些政治人物说北婆木材不再值钱,我要说的是:北婆木材当时持有总面积达廿万英亩的森林管理单位执照第二区地段,后来获一名资深律师收购,而该地段目前在市场上叫价每亩三千元、总值六亿元。”

促公布北婆木材如何转名 他呼吁有关方面公布有关北婆木材如何及为甚麽转入这名资深律师及友人名下,“我不要自己说明,以免别人说我的言论不中肯。”

他表示欢迎有关人士就其言论提出责问,到时他会作进一步回答,“我还有一些资料等著公布。”

在回答一项问题时,李氏表示赞同由州政府针对该课题发表白皮书的建议,以让公眾得悉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无论如何,他表示,有关方面是否愿意针对此事发表白皮书是另外一个问题。

6 条评论:

keykok 说...

对东马政治比较不了解,以后要多来......

正掌心 说...

刘兄,欢迎。

大佬:“反秤复民” 说...

鱼墨仔,不愧为沙巴一流的政棍,都不懂为何还会中选。

正掌心 说...

沙巴有这样的政客,沙巴人民的确需要付一些责任。自食其果!

山城客 说...

墨鱼仔本性应该不会沉默的,
你瞧他出钱做了些烂凳子后,
就会在烂凳子的后面大书YB于的贡献云云!

沙巴信托基金是块难啃的骨头,也许噎着了吧?

正掌心 说...

李兄,的确。他当反对党的时候不是这样子的,自从加入国阵后,就变得,虚伪,伪善,只愿意lip service, 不愿老实的干点事。我想看他要怎样为“真凶”辩护和隐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