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0日星期一

普世价值观?

当我们的大学排名跌出200名,我们会听见有人会这样辩护:马来西亚有自己特殊的国情,我们不必与别人比较,我们有自己的议程。有什么教育资格项目(criteria)是世界都看不到,唯独马来西亚眼光独到的?什么自己的议程?教育还有其他的捷径吗?拔苗助长不是老早被证明不可行吗?世界人才的竞技场,就像是一场奥林匹克运动会,能不经过同一个红炉,用普世的尺斗来检验吗?

当我们谈和谐社会,有人喜欢把我们与排华时期的印尼比较。说马来西亚的成就,有人说我们比非洲先进。说马来西亚的公共服务体系,有人说阿富汗那样才叫失败国家!这一切的行为和说辞,不是心灵退缩而产生对外武装的心态,是什么?

当我们的竞争力排名下降时,我们会听到同样的说辞,说有起有落,没什么好大惊小怪!我们不需要与别人如此比较。当然,你依稀还记得马来西亚不久前,追求一个又一个,世界最大,世界最长,世界最久,世界最高,不惜代价的虚荣。我们曾经多么引以为傲作为亚洲4小龙之一,是区域发展火车头的光环。

纳吉在916大马日的一段献辞,说得苦口婆心,说得很动人,大致上是这样说的:什么才是公平?所有SPM 9A 或以上的,不论宗教种族,遵照绩效,一律可以得到JPA 奖学金。但是城市与偏僻县镇的生活条件差别,学生能够得到的教育资源不同,成绩成就自然不同。顾及这些县镇孩子,虽然他们没有得到9A,可能比这样差一些的学生,他们也该得到奖学金。顾及这样的社会差异,社会公义,给以奖励,这样才是公平的。这样的说辞,完全符合普世价值观的。

这个事情,我想这样来看,

(1) 遵照绩效,不分背景,一律颁发奖学金,应该的。扶弱,给以弱势特殊考量,是可以接受的。到现在,是还没有什么问题的。他说这才是真正符合社会公义,公平的施政,好了,这里问题来了。

(2) 请问,马来西亚政府这以前和未来,会以绩效为主,扶弱为辅吗?还是以扶弱为主,绩效为辅?我这样来说明好了,20年前的沙巴基金会(Yayasan Sabah)的十大奖学金(top-ten scholarship)是沙巴学子最高荣耀,不分肤色信仰,每年SPM最好成绩的十位,州政府保送大学教育全免! 过了几年,国阵政府把一切都改变了,我们有十大top-ten (里头有你所谓反映社会公义的固打),我们有Bumi Top Fifteen (完全保留给土著)。

(3) 你看到了吗?道理上,首相说的社会平等和公义,是堂皇可以被接受的。若我们还是以绩效为主,奖赏努力的,奖励多劳多得,普世价值,公平的考试竞技和比赛,因为世界就是这样的。当然与此同时,我们不忘辅助,扶持弱势的,让他们有出头的机会。

(4) 但是在他们执行的时候,完全不是这样的一个氛围,我们的系统变成了扶弱为主,因为你弱,所以应该优先给你,在资源上这甚至是90%以上的比例。绩效变成了冰山一角的点缀,扮演辅助的角色。这变成了什么?歧视和偏帮(exercise of favouritisms)是同样罪恶的。当扶弱变成扼杀其他人的机会,压迫别人来提升自己,这是完全违反普世原则的。

(5) 我不如再把事情推得远一些来讨论。请问弱势里头,只有马来人和土著吗?为什么非马来人和土著的孩子,又不能享有马来西亚政府的扶弱政策下的种种优待呢?为什么不能不论肤色和信仰来扶弱呢?你看到了吗?绩效和扶弱的概念没有错,错的是扭曲的绩效和扶弱,错的是政策主要与辅助间的本末倒置。

(6) 同样的,社会扶弱政策不是问题。如果政府不问肤色信仰扶持40%的贫穷人口,没有什么好反对的。但是政府施政是怎样的?把30%国家资源财富分配(是不折不扣的配給)保留给什么人?金字塔上面最富裕的特定人群。这不外就是扼杀其他人的机会来成就自己,压迫绩效的空间。扶弱呢?难道其他肤色和信仰的人民就没有需要扶持的?

不论为什么,压迫绩效空间,选择性扶弱;这种一压一收蜡烛两头烧的施政,这是违反普世价值的。

2 条评论:

大佬:“反秤复民” 说...

它们搞到国家如此折堕,除了努力找借口,有为改变现状努力过咩。

正掌心 说...

这些人是在,挖洞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