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2日星期一

The Justifications II

在一个越是自由民主的社会,越是有多元的声音。多元的声音,是源自不同的利益集团,代表各自的利益而有的主张。有不同的利益出发点而有不同的主张,不代表你要乱乱来,不代表你需要妖魔鬼化贬低其他集团团体的地位。

越是被利益蒙蔽,越是愚昧,越是被集权操纵的社会;越是有一些不可理喻,可笑,矛盾的言论,在媒体横行肆虐,没有被讨伐。一些,是如此的粗糙的伪装,打着堂皇的旗帜,却如何也隐藏不了那丑陋市侩的嘴脸。

**************************

山寨匪党的混混,是为了钱当贼。
当差的小捕快,大概主要也为了三餐温饱,是一种职业。

混混:来啦,加入我们的山寨啦!我们可以赚更多的钱。
捕快:谢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再说,我们是金饭碗,稳定生活啊!
混混: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做工就是要讲钱?生活就一定要稳定?
捕快:匪党的目的,不就是为不义之财,想不劳而获的安享生活?怎么反来责问我?

(但我們今天的政黨卻似乎非贏不可),谁不择手段,非要赢不可?

混混:为了人民的未来,安居乐业,国泰民安,我们可以谈谈;你不近人情,就拒绝,是不是要自私自利阿?

(如果繼續互相憎恨,互相傷害,我們將無止境地分裂,最後甚至互相殘害),谁制造憎恨?谁伤害?谁践踏?谁自私自利?

****************************************************************************
转载:(东方)外評選讀:回教黨應以回教徒團結為重

巫統宣傳主任阿末馬斯蘭曾邀請回教黨加入國陣,卻遭回教黨宣傳主任依德裏斯阿末硬生生地拒絕了。根據依德裏斯,回教黨不需要巫統,該黨將努力吸引馬來回教徒及巫統黨員加入民聯。公正黨秘書長還說巫統多管閒事。

我認為,這不是巫統是否多管閒事的問題,而是關乎回教徒的未來的重大課題。回教黨與公正黨切勿過於自信,認為一定能奪得中央政權。結果如何,我們就等著瞧吧。

只是,對於政黨的力量,不要過於自信。每個政黨都有其優點與影響力。我在此不是想說下屆大選誰將獲勝。選舉只是決定誰掌政,哪一個政黨執政的途徑而已。人民的選擇,我們必須尊重。比起這,宗教、民族與國家的未來,不是更重要嗎?

典當宗教與國家尊嚴換取大選的勝利,又有何用呢?大選對回教徒來說,並不是一切。在先進國,政黨在大選中得勝或落敗都非常平常。即使失敗,宗教與民族的地位絲毫不動搖。但我們今天的政黨卻似乎非贏不可。

我個人對今日的回教徒感到十分失望。我們無論屬於什麼族群、有什麼政治理念,不都是兄弟姐妹嗎?我們為何不從以往回教帝國的沒落吸取教訓呢?如果繼續互相憎恨,互相傷害,我們將無止境地分裂,最後甚至互相殘害。

為了回教的利益,對於阿末馬斯蘭的邀請,各政黨應先開會討論。回教不是提倡我們以開會方式解決問題嗎?會議中有數個議題是可以討論的。例如:為了回教徒的未來,各政黨可以達成什麼共識呢?回教黨加入國陣,能得到什麼黨職呢?

回教黨是否過於有信心在民聯掌權後,能得到要職呢?如果真的能得到要職,檳州政府一定會將要職分給回教黨的。但事實是否如此呢?民聯執政檳城後,回教黨處於什麼地位呢?即使在公正黨,黨員也正為黨職爭得頭破血流。理由無他,只是擔任黨要職,擔任州或國高職的機會就會更大而已,因此才會導致黨選發生種種紛爭。

《馬來西亞前鋒報》評論21/11/2010

2 条评论:

大佬:“反秤复民” 说...

谈判不成,就赖对方自私自利,污桶不愧为混混风范。如果一定要成,还谈什么判,直接劈友定输赢啦,污桶敢不敢来乱的。

正掌心 说...

是的,满口是为民,为教,指责别人眷权,只顾搞政治。话还没有讲完,来不及伪装,忘了开口就是叫人家参加自己的政党!真的有点低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