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8日星期三

转载:非馬來人愛國嗎?

装载自:东方,外評選讀

讀了非馬來政黨黨報,《當今大馬》與《馬來西亞內幕者》關於愛國主義的最新報導後,我們在討論這課題時,已不理智,不專業了。

他們的狐狸尾巴逐漸顯露出來,包括採訪非馬來人退休軍人,再加以煽動,以從中得到政治利益。我們還是無法認清事實嗎?他們對愛國主義的瞭解已偏離原意了。他們想突現馬來亞人民抗日軍是愛國主義的象徵與證明。這顯然扭曲了歷史。抗日軍的成立不是為了保護國土,而是源於中日之間的仇恨。

以1971年之前多少非馬來人參軍的數據狡辯,就可看出我們是多麼怕輸。當時我們剛剛擺脫殖民統治,愛國主義還非常強烈。但40年後的數據為何相差那麼遠?

他們還認為愛國精神不能單以參軍人數來衡量,而應包括以是否守法、辛勤工作、努力建設國家,還有對抗社會與政府不公的勇氣。這也偏離了原意。

他們以實質物質來衡量愛國主義,但愛國主義包括了精神元素,以及願意交出生命的精神。人民應想想國防部長所說的話,愛國主義與參軍有什麼關係呢?參軍就是願意為國家與宗教犧牲。如果我們貪生怕死,我們願意這麼做嗎?

我們要分清楚愛國主義、民主主義與對國家忠誠的意義。對國家不忠誠,就是不愛國。

忠誠包括是否尊重與遵守憲法,不是說「我是大馬人」一千次就代表很愛國。愛國者是保衛國家自由與主權的人,這些人即使犧牲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問題是,如果不尊重憲法,包括規定回教為聯邦宗教的第3條,馬來語是國語的152條,以及馬來人特別地位的153條,還說什麼愛國呢?在挑戰憲法時,我們就喪失了效忠、民族與愛國精神了。

愛國主義需要很深的愛國情操,並認為保衛國土是一種必要,這包括發生戰爭時,舉起武器衝入敵陣。在安全部隊裏服務的只有一小部分人,還說什麼愛國呢?更傷心的是,還有人在外國不認自己為馬來西亞人。他們更喜歡使用族裔的名稱,因這突顯了本身源自的國家。

新聞部是時候清楚地向人民解釋何謂真正的忠誠、民族主義與愛國主義,至少這些概念必須成為歷史科的一部分。

2005年,公共服務領域里巫裔佔77.4%,華裔9.37%,印裔5.14%。1971年,華裔公務員的比例為20.2%,35年裏降了10%,是誰的錯呢?在責怪別人之前,先理智地想想吧。

馬華2007年的調查顯示,華裔不願擔任下層公務員。即使有興趣,也只要有高回酬的高職而已。對於警隊,250位受訪者中,比起普通警員,有超過80%要擔任警長。這也符合了他們怕死的心理。

作者鄭全行博士是國防大學(UPNM)回教政治及文明研究中心講師,及回教商會秘書長。《馬來西亞前鋒報星期刊》 28/11/10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