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6日星期四

转载:「馬來主權」何錯之有?

大家还记得有部电影叫中国最后一个太监吗?你可以想象一个为了出人头地,几经内心挣扎取舍,而最后下定决心,毅然阉割,进入宫廷当太监。这时却遇到封建体系面临倒台瓦解,这太监压了自己一生的赌注,他这时的着急,多少人可以理解?他拼命贡献一份力量,试图保住封建体系,他的苦心多少人可以明白?

看了这位原本同样姓郑,现在恨不得自己,从头发到脚趾都纯真马来的仁兄;在这个追逐谁比较“马来”的竞赛里头,写的几篇鸡皮疙瘩,是非颠倒,精神错乱,逻辑矛盾的大作,觉得不可思议。

在这里先行转载做个记录,后头会做个详细的分析和解读。

********************************************************************************
东方外評選讀:「馬來主權」何錯之有?

多方對馬來主權發表了意見。他們大概都明白其含義,卻故意假裝不了解。馬來主權完全與主僕沒有關係,馬來人不是主人,非馬來人不是僕人。

馬來主權只不過是個顯示這土地本來屬于馬來人而已。閱讀任何一篇文章,問任何人的意見,對馬來主權的解釋都差不遠,除了馬華與其盟友之外。只有超級怕輸的人才會給相反的解釋。顯然,他們企圖剷除我國所有與馬來人有關的國家特徵。

語文出版局(2004)出版的中學歷史課本中,馬來主權被定義為熱愛一切馬來族群相關事物的精神,例如政權、語言、文化、傳統、習俗與國土。馬來半島是馬來人的祖傳國度,而各族群都擁有本身主權;雖然名稱不同,但他們所爭取的目標說明了一切。為何有些馬來領袖對這個詞那麼抗拒?他們在巫統時,從不曾抨擊這概念。為了政治利益,他們轉變得還真快。

如果問題在于「tuan」這稱呼,那我們都是僕人,因為在公事或書信中,「tuan」與「puan」早已普遍通用。難道他人叫我tuan,我就是主人,別人是僕人了嗎?這只是尊稱而已。

我時常呼籲一些非馬來人,尤其來自馬華、民政黨與行動黨的人,多瞭解馬來人文化,多交流國家才會進步,避免個人太自滿。我認識的馬來人都很尊重非馬來人。不少馬來人與華人交談時,還會特別學華人的口音說馬來話。

的確,《可蘭經》第49章《寢室》(al-Hujurat)第13節說:「眾人啊!我確已從一男一女創造你們,我使你們成為許多民族,以便你們互相認識。在真主看來,你們中最尊貴者,是你們中最敬畏者。」但真主依然創造了不同的民族,所以我們必須維護我們的民族身分。

因此,馬來主權有何錯呢?其他國家沒有特別強調主權,因為國名中已反映了誰是主人,如中國、印度、越南等。而大馬、新加坡等不一樣,國名改了,無法反映馬來人為主的事實,因此為了強調身分,才有必要這麼做。

純粹反映歷史淵源

馬來主權是種歧視,會影響友族地位嗎?巫統越提倡維護馬來主權,政策卻越開放。巫統總是四面受圍攻,毫無喘氣的機會。當局不斷滿足非馬來人的要求,馬來人權益早已望塵莫及。

國人不必把「阿拉主權」、「人民主權」等扯進來,因為這是毫不相干的。這就是非專家學者也想插一把話的結果。我們沒說「ketuanan Allah」,因為阿拉是「至大」(Maha Esa)的,「tuan」並不適合。

也因此,蘇丹的尊稱是「Duli Yang Maha Mulia」。的確,「maha」應只能形容阿拉,但馬來人的封建文化卻很崇拜君主。馬來君主是我國統治者,若皇室血緣中斷了,其他馬來人可以繼位。而在中國、印度等,當君主制中斷了,其他政治體系將取而代之。

19世紀至20世紀民族主義興起之時,儘管當時我國已是多元社會,只有馬來人挺身而出反抗殖民統治。馬來人極力爭取我國獨立,不單單為了族群利益,也是為了他們摯愛的宗教。

1882年,埃及穆斯林在Sheikh Muhammad Abduh領導下逐漸覺醒,展開捍衛民族與宗教的運動。當時Syed Sheikh Al-Hadi等在埃及的馬來亞留學生也受啟發,回國推動維護民族與宗教的復興運動。可以說,只要是為了捍衛宗教的地位,維護民族主權就沒有錯。

作者鄭全行博士是國防大學(UPNM)回教政治及文明研究中心講師,以及回教商會秘書長。
《馬來西亞前鋒報星期刊》 12/12/10

2 条评论:

大佬:“反秤复民” 说...

上市公司要保留30%土著股、土著购地有5%回扣、土地、升学、公务员固打制...,全要非土著买单与牺牲,还说没有主仆之分。

正掌心 说...

还有很多很多互相矛盾的地方。迟些仔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