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9日星期一

沙巴人民是应该要有透视眼!

这是昨天路经Jalan Lintas 与 Donggongon Bypass 交接的交通灯前,一时心血来潮,用手机拍下的。电灯住正好竖立在交通灯的前面,挡住驾驶者看交通讯号的视线。

大家千万别误会,沙巴是不是世外桃源,这样从蒜皮葱毛的问题都要小题大做?
事实是,沙巴各大城市的这类问题,多不胜数,小城镇就根本不用说了。

最讽刺的是什么?

如果我们这些平民百姓,闲杂人,吃饱了没事干,拍这些照片叫找麻烦!
那,沙巴的州议员还是乐此不疲的,每天在报章宣扬他,修烂路,通沟渠叫什么?
国会议员不干大事,天天给自己的选区喷驱蚊烟雾,大事宣扬,叫什么?

一个小小的地区,有地方议会,JKR,地方卫生署等等不说,难道这些人是盲的?聋的?还是这些人就是白吃人民的粮?不是吗?

难道,这些工程没有人监督的吗?什么人失责?这样还不明显吗?
难道,每天进进出出就没有发现交通灯,路灯,沟渠有问题?
难道,每天进进出出就没有发现马路上的大窟窿?
难道,每天进进出出就没有发现沟渠盖的洞洞,成了小孩老人的地雷?
难道,每天进进出出就没有发现该每个地区喷驱蚊烟雾?

为什么还要出动一大堆这个政府的什么人民发展领袖,要什么甲必丹,要什么州议员,还要加上几个州选区重叠的国会选区的国会议员,去干这些活?

因为,大家可以假假的做事交差,捞些宣传,当是服务人民的成绩单,浪费人民的纳税钱!羞耻!Shame on you all!

沙巴的人民是应该要有透视眼了!看透这个政府是真的没有办法治理,没有能力管理好当个称职的好政府!

2010年3月26日星期五

装载:东方名家:外評選讀:監守自盜的領袖

我在想,国阵里头的其他非巫裔土著,华裔和印裔的议员,看了这样的文章会有什么感想?国阵里头的知识分子和智囊人员,看这样的说辞,难道不够中肯吗?

反对特权,但我同意真诚的睦邻精神,
反对以肤色界定的保留固打,但我同意扶贫扶弱,
反对国家财富种族占有率学说,但我同意拉近贫富的鸿沟的必要性。

*************************************************************
Awang Selamant真的動怒了。

對不願意與土著權威組織(Perkasa)主席依布拉欣阿里及前首相馬哈迪在本週六土著權威組織首屆大會中同流合污的馬來人,幼稚的他竟然說:「若因恐懼就與要侵蝕族群權益的人隨歌起舞,不如別在我國當馬來人了。」假如我是雪蘭莪蘇丹,我肯定對如此無禮及愚蠢的諷刺感到不悅。

Awang這麼生氣,是因為他認為,在這個馬來君主體系被指正受侮辱的今天,積極捍衛君主體系的土著權威組織,應該受到大家的讚揚。

讓人不理解的是,我們的君主體系什麼時候被人侮辱了?我不曾看過或聽過任何方面企圖挑戰皇室的新聞報導。即使認為卡巴星的言論挑戰了霹靂蘇丹的權威,但那件案件不是還沒結束審理嗎?而且,那其實只是有關法律方面的問題而已。

為什麼Awang、依布拉欣阿里及馬哈迪這麼沒有耐性,要號召一萬名馬來人集會?如果只是要讓公眾在豪華的禮堂裡免費吃大餐,那即使是兩萬人也一定找得到。只可惜,當今的馬來群眾,才不像Awang想得那樣傻呢!

Awang何不列出名單,讓我們知道到底誰挑戰了我們的統治者? 我認為,新聞界人士應該是聰明的,文章不但有根據,而且更有追求真理的意願。這才是成為優秀記者的主要條件。

Awang也表示,馬來社群的權益在2008年大選后,受到了外界的威脅,而只有土著權威組織才能捍衛馬來人的權益。難道只要國陣、巫統在較多的議席落選,這就表示馬來人受侮辱了嗎?看來,這才是Awang生氣的根本原因。

其實, 這只是人民根據本身的判斷作出選擇,哪裡算侮辱馬來人?怎麼輸了幾個議席,就須要大發雷霆呢?大概我們可稱這為權力狂。這樣我們該如何落實民主?

Awang本身也曉得,在2008大選中,投選民聯的馬來人也不少。不僅是大選,之后的一連串補選中,也有很多馬來人投民聯一票。大選中,民聯在半島獲得的選票更比國陣還多。那Awang代表的到底是哪些馬來人?

是誰侵蝕族群權益?

Awang應該曉得,真正侵蝕馬來人地位的,是自獨立以來就統治我國的巫統高層馬來領袖。獨立至今,除了他們,從來沒有其他組合的人士有機會上檯執政。如果Awang認為馬來人的地位日益受侵蝕,那這些高層馬來領袖必須負全責。

可是,Awang只敢批評民聯,而不敢批評他的「政治上司」。他應該問問巫統領袖,為何馬來人依然落后?為何馬來保留地越來越少?為何馬來族群之間的貧富懸殊越來越嚴重?這到底是誰的錯?

馬來人及土著的問題,並非由地位的缺乏,或被挑戰所引起的。問題的關鍵,是多年來馬來群眾期望圍牆能夠保護稻米不被人偷,可是圍牆本身卻來偷吃米(Harapkan pagar, pagar makan padi)。直到今天,這個圍牆依然在偷吃馬來人的稻米。這才是馬來人落后的真正原因,Awang總不會連這一點都不懂吧?

按:Awang Selamant 是《馬來西亞前鋒報》編輯群共用的筆名。

作者Zaid Ibrahim是前首相署(法務) 部長, 目前擔任公正黨中央理事。
myzaidibrahim.wordpress.com 21/03/10

文章出处:东方日报
 
**************************************************************************

2010年3月25日星期四

誓约石 (Batu Sumpah)

这是一张在面子书发表的一张照片,摄影者是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题材是一块石头,位于沙巴内陆区根地咬县公署办公楼范围内的誓约石。

当有人因为天主教刊物和基督教把神称阿拉,而示威时,你想想,
当有人焚烧基督教堂来发泄时,你想想,
当有人拖着牛头示威宣扬主权时,你想想,
当有人高举布条说Demi Bangsa dan Agama时,你想想,
当沙巴政府完全受命于中央政府时,你想想,
当包括沙巴民选议员,在国会州议会的表决,是听令于首相,你想想,
当沙巴其他宗教的小拨款,是一年一度的开明政府表扬大会时,你想想,
当沙巴人口40年来翻了5倍,M 计划不被调查时,你想想。

2010年3月23日星期二

时空倒流

片段一,199x年, 亚庇移民庭

挤得满满的申请护照柜台前方,一阵骚动,仔细听清楚,一个移民庭官员,面对一个70-80岁的华裔老者,向后方的同僚以马来语大声问道:“有没有人会说华语的?”。

一阵窃窃私语,有人大声说 :“Chin! 你不是一半华人吗?帮忙解释一下我们的手续!”。一个妇女马上尴尬的回话:“不会,我真的不会,我在家说卡达山话!”,又一阵骚动。

维持了不晓得多长的时间,正当我要跨前自告奋勇时。柜台后来了个头戴头巾的年轻马来少女官员,用她那生硬但诚恳的华语对老者说:“uncle。。。你要填好这个Form,还有,要两张passport 相片。。。。。。 明白吗?”

当年,那个时刻,心中感觉温暖。


片段二,2010年,沙巴中文报章

华侨日报:保佛六甲必丹輪流在縣公署協助華社解決問題

【本報保佛廿一日訊】保佛的六名華人甲必丹誠心爲華社服務,哪些需要彼等服務的華社人士可以在每日的辦公時間內,到保佛縣公署的底層,即舊土著法庭,會見他們。他們將會在賦予的權力範圍內爲人們解決問題。 據探悉,日前,保佛縣長與保佛的華人甲必丹舉行會議,共同討論了一些華社的問題。衆與會的華人甲必丹都同意以輪値的方式爲民辦事。換言之,在每個工作日,値日的甲必丹就在縣公署底層的的辦事處等待上門求助的人士,極力爲他們解決問題。 消息指出,保佛的華人甲必丹將在近日內,在個別管轄的地區展開戶口調查運動,從而確定有關地區的居民人數,並詳細的記録華裔住戶的資料。 據知,保佛目前共有六位華人甲必丹,他們爲曾明德、林添寶、黃瑞通、卓康成、張文振以及王桂芳。


没有半点不敬的意思,请问马来西亚究竟是什么回事了?

摆脱英国的殖民时代,马来西亚作为一个完全拥有独立主权的国家,做为一个君主立宪,奉行三权分立,自由选举的民主国家,我们还需要,通常由政党推荐,被州政府委任的华裔地方财主(Capitan)来管辖华裔的事物?我们需要印裔地方领袖来管印裔的事?我们需要华裔地方领袖来处理华裔事物,如,解决华裔的问题,解决华裔的治安问题,华裔的申请,记录华裔住户资料?

10年一次的全国性人口普查,难道不够好?难道没有包含华裔吗?需要劳烦华人甲必丹来普查人口?这是谁没有做好工作?还是谁浪费人民纳税钱?马来西亚的施政还是以种族为依据的?

求助,竭力争取为华裔解决问题!请问政府机构不该一视同仁提供给所有人民协助吗?为什么需要争取?人民应得的权利为什么需要争取?没有地方人士替你出头,关照,就会被欺负,请问这不是叫偏差边缘化荒蛮腐败,该叫什么?

民选的马来西亚政府,一个民主公民社会的马来西亚的公共服务(public service)和政府官僚机构,没有办法用一个标准行政程序来对待所有的马来西亚公民吗?还是行殖民历史上的方便,分而治之?

我以为,一个马来西亚,
大家应该爱惜这个国家,因为,我们就只有这个片土地叫国家,
这个国家,也应该对所有国民一视同仁,
一种申请标准,应得的就该得到,没有故意为难,
一种执法标准,所有的国民在法律下人人平等,
一种的民事服务态度标准,没有偏差,没有歧视,也没有偏好,
这样的要求太过分吗?

这个时空,为什么像是倒流?

2010年3月20日星期六

来吧!沙巴是片第三世界的处女地可以任人蹂躏

你有个员工,
你说一样,他做一样;你叫一步,他做一步;总是无心工作,
这样能不永远困在被动的“救火模式”(fire fighting)里头吗?

失火- 救火;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没有远见宏观的能力,
这样能不永远困在徒劳无功(rat race)吗?
这样能不沉沦在恶性循环(vicious cycle)吗?

这样的员工,顶多是操作员水平;平庸,
你把公司交到他的手上,公司能不倒闭吗?
你把这样的基本人民日常需求(basic utilities)交在这样员工的手,能没有民怨?
就希望平庸无能的员工,不是心怀不轨。

沙巴人对政府作为主要股东的沙巴电供公司,这几十年频密停电的抱,不需要多说;沙巴人民抱怨沙电(SESB)这么多年的无能,停电没有间断过。沙电总是洋洋洒洒的大条道理,要不要,随便你,take it or leave it。

沙巴的土地辽阔,没有办法涵盖达标,难度不是一般!
20几年发电机老旧,没有更新,当然会故障啦!坚持要300兆瓦燃煤发电!
东西电缆连接,East West Grid西电东输;钱花了,他们说耗损量太高,行不通!
缺20MW,买来20部一兆瓦的流动性后备用,汽油发电机,当一般发电用;结果,烧了!

哦!二手的发电机,沙电可没说要买新的发电机哦!
这可是zero time machine,二手机,撤换关键的,新的心肺肝,什么问题?
他说:只要有保证,有什么问题?
保证几年?你们就别问了!

这就对了!这就是为什么沙巴总是缺电,发电厂总是故障,发电机总是老旧?
因为过了保证期,5年后,这几部发电机会迅速退化,又是30年老龄的古董了!
这就是第三世界,二手发电机的市场和游戏规则!
这就对了!把问题扫到地毯下,暂时缓缓就好,
几年后,问题撑不住,大家都安享退休生活,其他人还有机会可以“解决”问题嘛!

好吧!你们什么二手科技,一手的价格,给我们!沙巴有第三世界的欠缺!
来吧!Tenaga不要的三手发电机,统统都给我们!

怒吼沙电的部长和国阵的议员们,
你,固然比那些不出声的有点良知,
但,你身为老板,一边纵容,一边抱怨伙计无能,一边却没有改变的勇气魄力和能力,
你能怪谁?

人民老板,是时候看看你的经理是否称职咯!

2010年3月19日星期五

政客语言解读

不熟悉中文古文的朋友,大概都看懂每个字,但是它的意思,真要一点功夫。马来西亚的一些政客语言,也常常加了码,需要有解读的能力。这里提供一些参考,下回你遇到他,你知道他的真面目,叫谬论狡辩还是精神错乱?

希望大家把这种解读的能力,在平时就该普遍推广,大选来临才培养,实在没有办法了。对号入座,悉随尊便。


(1)捏造民意

报章上“一位选民来函”说:“我爸爸讲他是好人,隔壁的张妈,邻居陈伯说某某是大好人。剪报都这样讲,看到没有?很多人都这样说的,所以要选他!”。

他是说:因为我有管道和资源,我的一把口,可以化身很多人的口;我的一支笔就是民意!我没有办法证明给你看,因为该死的民主制度,只允许一人一票。所以拜托一下,我要你的一票!


(2)推卸责任

“护主先锋”说:“以前负责事务的部长没做好的事,不关他的事,他才当这部门部长1年,叫他负责不公平。错也是联邦政府的错,不关州政府的(部长的)错”。

他是说:“You see,过去47年来,由国阵执政的时间,来来往往的政客,那有人为失责而负责这回事的?集体负责集体领导,现在要单单我们负责,什么道理?你要,就去跟这些换了部门的部长追究,或是退休的部长问罪啦!嘿,我看他们睬你都傻!至于我以前当部长的部门嘛,哪个,已经不在我们的权限,你去问新任的部长啦!至于我现在的部门,我还在做嘛,你别那么快来追究我。总之,追究责任这回事,你就慢慢等吧!

无论如何,虽然我们是同一个政治联盟叫国阵;虽然我们党同治是内阁资深部长;虽然我们是有宣扬这是个分享政权的联盟;虽然我们是人民委托有义务对人民负责;虽然我们在国会议会是有自主选择权的;虽然我们是应该基以人民利益,在议会否决一切不利人民的决策,包括国阵的提议;我们的确有说这不是个大家长式的领导政权。但是。。。。就是一言难尽啦,事实可能不完全是这样的。。。。总之,千错万错,都是西马来的家伙压迫沙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没有理由惩罚我们沙巴部长的(放过我们吧!)。”


(3)自我加持

“政治债权人”说:“学会感恩和尊重,才有资格谈选举。我个人的做人原则就是感恩图报,饮水思源”。

他是说:“好了,你们这些受过恩惠的人民,是时候回报我的老板。呃,恩惠,你们知道啦,沟渠剪草喷蚊药,举办新春中秋晚会,庆祝教师节(虽然这些事情没有我们,你们也会办的)。我们这些高等人,是会感恩的(低等没有教养的,就不会了)。

选举,这个东西,呃,不是人民选伙计,不是选忠于民意的代议人,不是选人到议会国会制定国家政策的。呃,其实,也没有什么;重点是,你们看,我对主席和恩师的感恩,差不多是要每天行三拜九叩大礼的,我是有高尚品格的上等人,你们不是下等人,是会感恩的高等人,你们就看在这点,把票投给我吧!”


(4)别在我的碗撒沙

“准候选人”说:“你们这些党内的,对政府大政策不满的,对政府的无能为力,不要像反对党那样在外叫嚣,最重要的是服务人民,确保重新获得委托!”。

他是说:“唉,你们这些其他准候选人人选,我在努力向老大示忠诚灌迷汤时,你们投人民所好,细数不对的施政,谈大原则,追究问题的根本,进谏直言不是,让我看来像个傻瓜叻!你们先打个招呼嘛,别让我一个人衝在前面。

服务人民,服务人民,只要给人民一些好处,几十年都没问题,没有理由行不通的(我的父辈祖辈行得通,一定是,一定是现代的人越来越不懂得感恩,忘八)。没有理由的 。。。

2010年3月12日星期五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一)沟渠

没有当选前,当反对党议员时,他没有公职权势,他为人民民生发声,他深受沙巴亚庇丹容亚路区的人民爱戴。他成也沟渠垃圾。

成为执政党议员,当了执政政府部长,他有了公职,有了行政权,他还是常常通过报章,或是他的马仔,频频为人民建沟渠倒垃圾。他败也沟渠垃圾。

他成也沟渠,败也沟渠。干脆让别人当选在体系内彻底改革,让他败选在体系外发声施压!人民有两线保障!

(二)怒号

他没有执政行政权时,他当众大声怒号不平施政。 他成也怒号。

他当了部长,有权有内阁管道执政时,他还是在报章怒号停电,怒号停车场收费员。他败也怒号。

他成也怒号,败也怒号。干脆让别人当选在体系内,行使行政权彻底改革,让他败选在体系外发声施压,到市议会到能源公司去拍桌子怒号!人民有两线保障!

(三)功过

他在野,为人民发声,为人民怒号,是没有门路足使良好施政,他别无管道!是功!

他在朝,没有善用行政权;或是虚有其表的结盟,实质上被一党一族或一人坐大;人民一人一票下委托的代表权被侵蚀,没有办法在体系内行使良好施政!不能争取公平公正,不能争取大多数人的共同福泽,是过!

(四)贤能

先生,你不差,但是那是你的最好吗?当你的最好,不够好时 (when your best is not good enough),人民只好另选贤能者了。

2010年3月11日星期四

地方议会选举流水账

1.地方议会是个肥缺,门牌税执照等等的税收,停车场市场土地租用等收入,民生服务,各类如广告告示牌收入,各类营业执照许可等等。但这也是与人民最为接近的官僚机构。

2.沙巴绝大部分县市乡议会村民委员会,会把民生项目如倒垃圾,剪草,通沟渠,维修街灯,花草美化等等承包出去,并且,服务永远是达不到令人满意的程度。

3.世界到目前为止,公认最有效的方法,承包合约公开招标被舍弃,宁愿自己摸索。为什么不施行良好施政里头的自由市场公开竞投,竞争,最具实力和竞争力得到,让纳税人的钱发挥最大的价值?还是像分议席那样,你一份我一份?就算有人强坳是固打特权,人民每天的生活民生课题对上固打特权,何者为重?

4.就不说承包商的背景好了。当这些承包商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责,不能有效执行被赋予的责任,制造出民怨时,这些地方议会做什么?遵照合约责问问责?奖励良行惩罚恶行?违反义务撤销合约?当这些承包商没有能力咽下时,为什么还要包庇?因为政治利益关系,于是,地方议会是完全没有能力自我督促了。因为一不小心,每一步都会踏到别人的饭碗。怎么办?

5.也不说执政政府没有能力,制订一套有效的公共服务交递系统的责任,并监督他的有效施行了。执政的更想出一个自以为天衣无缝,一举数得的妙计。委任什么社会发展委员会,人民领袖,什么华人地方头家,利用特殊拨款来为人民倒垃圾通沟渠。一可以制造多一些职位,二可以多养一些人,三可以把原先没有做好的工作的错误,变成功劳邀功,四叫地方的人民欠这些人的人情,大选时,叫人民感恩图报,确保胜利。这叫人恶心,叫人看到执政的无心改进和力图掩盖,袒护的印象。

6.地方议会选举会使整个事情政治化,无助提升服务,这是首相说的。这样说,废除选举就好了嘛!没有选举,就没有好搞政治了,省钱又省时,可以永远执政,控制资源,这样说得过去吗?“无助提升服务”?如果人民有机会可以选择,你看看那些烂承包商还有没有机会拿到工程?你看看那些靠政治关系得到工程的还有没有机会肆虐?你看看那些人民的老板市议员还有没有机会狂妄?

7.首相先生,人民未必“讨厌”国阵,但是身为执政党,却包庇这些人的烂服务,不但没有能力执政(立法,监督施行,交递服务),并且要像反对党这样,从体系外来争取本来就应该享有的权益,宣扬提供额外服务,宣扬额外为民请命,捞取一些政治本钱。这是执政党自找的麻烦!这是你的团队的烂,你看到吗?

8.执政的,本来就应该坚持确立一个公正有效的体系,来维持运作。确保当有一天,你不再执政,当有一天你在野,当有一天你的后代只是普通人民,这个系统得以发挥正常公平合理的运作,和享有最基本的资源福利。不论谁执政,不论你是强者还是弱势。你不去占别人便宜,你也得到保障,以后没有人可以占别人的便宜,包括你和你的后代;这不是身为执政党的历史使命吗?讨厌,是讨厌你这种逃避神圣的责任。

2010年3月10日星期三

猪栏

大家要同吃这桶馊水,兄弟同捞同煲,
臭味相投,那有互相数臭,自相残杀的道理,
投名状!

他心里盘算,

一个接一个,
寄居的!外来的!滚回去!
别惹我,我忍耐有限!
来乞来卖的!
欺我者,我必群起欺他!
大家至少说过血腥一句了,紧紧在黑暗依靠共生。
慢慢的人数多了,大家血液澎湃了,
他们不再躲在阴暗的角落。

接下来,大家争相投名状!
不是兄弟者是敌人,每个人都投了!
最后,大家不再忌讳了,
弟兄者不可伤害,非我弟兄者任刀刃之。

什么民主公民社会?谁跟你公民社会?
这是“一个投名状的猪栏”!
我们就是这样的,你不服气吗?

2010年3月9日星期二

惯犯

近日沙巴来了一位,自马五甲的, 化身为风度翩翩大公无私的代言人。

他近日频频对媒体发稿,歌颂这里是天堂,
歌颂这小霸王的英明领导下成人间天堂,
说他党势力日益壮大,说狼群要来沾污她清白是不可能的任务。

喊给谁听?
沙巴那一处土地资源不被奸得体无完肤?
他不来加一脚,大家就谢天谢地了!

小霸王大概是想了想,自己歌颂自己好像不是很好吧?况且是言过其实的,
所以,还是叫别人说好些。什么人说话还有一点的价值?

所以,马七甲马八甲的都来吧!
他那儿的猪栏都被关闭完了,
他在赞叹沙巴的宗族和谐!
并且为小霸王邀功!

2010年3月4日星期四

关于我的烂文章的几件事

一位朋友对我博客先前就百林丰收节文告的观点颇有意见。刚刚上载一篇阐述我的政治功过观的稿。的确,我自知没有过人的文采,不敢勉强推销自己的烂博客,我的文章是九流以外,我认了,这点不必再讨论。但对于这朋友一些扭曲的政治功过观,我不敢苟同,这里做个讨论,没有半点冒犯和不敬的意思,请赐教。

1.“百林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如果有一天你不小心坐了他的位,我敢說你也說同樣的話,吃同樣的飯,拉同樣的屎”

这是说:百林处在一个乌烟瘴气的政治圈子里头,不得已,为了生存,为了自身和裙带的利益,说些言不由衷的话,做些不愿意的事。别忘了,百林可是协商精神,分享权力阵线的其中一个重要成员党,不是吗?还是协商分享只是说说而已的?团结党众议员为什么苟且?

像我这些平庸者,难免会随波逐流,追逐个人名利,而忘了人民为本,所以不敢苟且。当上人民代议士的,身不由己是对的,身为人民的声音权益,每事以人民利益为先;个人考量,门面功夫,衡量个人得失,就未免有负委托了。

平庸如我办不到,不代表其他人办不到。世界许多国家公民社会也走过黑暗,一路走向高度成熟;法国大革命如此,美国独立200年如此。谁说在他的位置,就要如他这样的举止行为言语?反对党的新政治氛围诉求,就是要改变这样的原始政治生态;我认为这是个伟大的远景。

2.“要怎麼講? 多元文化是和谐的拌腳石? 丰收节不認同‘一个马来西亚’理念,因為丰收节只是嘉族的節慶,輿他族無關? 一旦不同的背景和文化我們就打架? 希望年轻人能够放棄嘉达山杜顺和毛律人的习俗和文化來迎接全球化? 這樣的演讲稿好不好?”

不同意百林身不由己又应景应节却空洞的文告,不代表我要同意完全相反的说辞。“多元文化是团结的基石”--- 多元种族和文化背景的社会,一般上会有更多机会发生摩擦不和谐,必须有很多大原则来维系,如真正的平等尊重,没有欺压歧视偏帮,这些是基石。“多元文化是团结的基石”这样的口号,难道不是空洞庸俗不合逻辑吗?

“一旦不同的背景和文化,成为社会的力量,很多好的计划,将有效的被推行”---算我愚昧,我根本就不懂写这样的文字的人要说什么,希望不是他身旁滥竽充数的文笔。

3.“借用X的一段話----‘這個社會,本來就很虛偽;對和錯,沒有一套標準;法律和道德,也可以混淆。你認為對的,可以被推翻;你認為符合道德的,可以被否定。’後台、利益和權力,才是關鍵。”

所以你不相信,我们的社会,广义的包涵政治文化经济教育等,应该有一套大原则,放诸四海,超越种族宗教陆地或海洋,皆准的原则来维系?你不相信人必须诚实,谦虚,守信,公平,公正,正义等对待其他人,这样的国家社会会更好?

你相信后台利益和权力就是王道?你相信,今天只要你是施压施暴的一方就好了;明天一定要选对边站,永远站在强者一方,是一个人成功的求生之道!你认为什么道义黑白对错,没有比适者生存来得重要,求生存有什么错?包括背叛欺骗偷窃。你不相信会有高度成熟的公民社会,你认为世界永远是荒蛮的弱肉强食?

4.“我相信你們大部份也曾投他一票吧, 也知他敢出賣老馬, 可能不知還拿過大馬第一 (第一個州政府真接撥款給獨中)。不管好醜, 他曾當沙巴一哥九年, 他日正當頭的時候,你敢在報章喊'百x, 你冇料'嗎? 我敢說你不敢。”

政治只是公民社会的一环,政治的确可以是群体通过这个管道,去争取,得到更多的利益和资源的一种社会现象。但除了官位利益外,政治还需要解决很多的问题,立法,民生,福利,外交,教育,安全等等,所以政治不该是有谁亏欠谁,谁该感恩谁所以必须得到回报。你可以曾经票选他,但,只要他不能实现赋予的期望,另选他人,政权更替是完全正常的,这也没有什么好羞耻的。反之,有人说你不选他,没有发展,被制裁,才是民主制度的耻辱!

人民的政治意识,公民社会意识逐渐成熟,以前不对不敢说的,现在未必要这样。数落以前的不是,不如把当前的问题提出,纠正,这样会好一点吗?

5.“我尊重他是政壇元老。就象尊重自已阿公或老爸一樣,你不會因為阿公或老爸老了,周身病又失禁,你就踢他二腳,叫他快快去死吧? 但是我相信還是大有人在吧。不過不到最後一刻,你不知會怎樣變化, 卧薪嚐膽? 或蛇鼠一窩?”

这样的比喻放在政治上似乎不太恰当。看如果我这样说如何?一个曾经立功的政治人物,年老后,身任大位,没有魄力昏庸,该争取权益没争取,该维护大原则的时候选择沉默,还成为一个严重偏差的政权的定期存款,该怎样?供奉他到死,以示感恩?

卧薪尝胆是一个承诺,一个落空的承诺是欺骗! 话也说回来,我们痛恨违背人民意愿跳槽的政治青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同样不同意另一个方向的背叛。因为,另一方的,也是人!背叛是违背大原则的。

6.“不當的言论? 月漏論, 寄居論, 華人賣, 印度人乞這些才叫不當, 會引起公憤, 他的演讲冇引起公憤吧? 認為不當的我的手指頭都能算出, 報章也冇說他的演讲不當呀!他的演讲是中肯, 普通看了就算不會去找喳的。只有某些有心人例外。”

个人认为,我们的社会国家,尤其是在沙巴,最缺乏的是批判文化,以及提供给社会大众提出批判和质疑的平台管道。“普通看了就算不会找喳”恰恰是问题的症结。太多的政客,太少的政治家;太多的信口开河,太少的深思远虑;太多的谎言,太少的承担;太多的废话,太少的具体。

7。“你是因為他是跟著兇手領導就全部是走狗, 跟屁蟲, 兇手同謀, 冇一個好人, 如果是的話這才叫盲從,沙文主義,我們是有智彗, 知道對錯好壞,看一下魚墨子,如果他在我的選區我還是支侍他的,支侍他好過支侍反對黨的某位豬頭。”

为什么苟且?

8. “批评有分多種,建设性的,善意的,惡意的..... 善意嘛我冇看到一針見血的激勵性, 惡意嘛倒有一點,強人所難的倒有很多(平等公平待遇(equal opportunity),杜绝特权和压迫(oppression),没有偏激,没有偏见(biases),没有歧视(discriminations), 没有偏好(exercise of favoritisms) 清廉施政,严厉执法,尊崇法治, 需要一点技术专业知识和很高的逻辑学,人类学,种族学,社会学。。。这还可能需要物理学,搞不好这是个伟大理论的诞生)。你就算找個紅底褲穿在外面的超人也辨不到吧!”

要求政治人物,为公正公义发声,为平等斗争,要求纠正一切偏差不正当,拥抱做为人的大原则,难道叫苛求?我们还可以要求什么?

9. “我不是在寫文章,我是在辦論,玩過辦論嗎?辦論是冇分多少流的, 辦論是用最快,最短,最有力,最尖锐的句子把你的論點辦倒,釘死,使你百口莫辦, 啞口無言,就得分了。”

马来西亚的国会州议会的确太多这样的辩论,只求赢得口舌或文章,且没有真的把所有数据观点角度利弊说明,“钉死辩倒”不允许经历考证,也恰恰是我们国会议会的败笔。哲学大师苏格拉底的辩论是为什么?希望真理,能够越辩越明,就这样而已。

我愿以一颗谦卑的心,永远走在真理的道路上。希望我这样说,少一点尖锐和冒犯,多一份求真理的决心。

愿共勉之。

看沙巴团结党的百林历史,论政治功过观

以一个活过这段岁月的人,来看这样的一段历史:

1. 说百林,必须要提到他处在,人民倦厌人民党的腐败和专制的历史点上,团结党提供一个替代,政权交替下,被推上台执政沙巴。这点是个时间时空的叙述。

2. 当时百林还在国阵时,治理的沙巴是盛世吗?未必。贪污舞弊也频传,政治种族裙带风炙热,大小通吃,家天下治国,是个不争的事实。没有与中央政府交恶前的政绩斐然吗?未必,同样的庸俗。这点,是不必等到盖棺是可以下定论了,没有美化也没有丑化。

3. 百林有没有特殊的举动值得尊敬?团结党或是百林的坚贞支持者,必定会举出,百林对教会的拨款,对华文独中的拨款是承先启后,有前瞻和开明的种族观。这点必须有明确心态,较后会交代。

4. 百林在宣布脱离国阵,与中央交恶的历史,常常会被“沙巴被打压,中央惩罚沙巴人民,叫沙巴人民苦不堪言,短短几年,倒退数十年的萎缩”这样的论述来盖过。是不是这样?活过那几年的沙巴人,都会同意有一定的正确在里头。这是历史的全部?罪恶的全是他方吗?这时的木山资源,几乎是唯一支撑沙巴的经济来源,这个时期木山被盗伐的情况也是空前绝后的。什么人得益最大最多?这时百林的弟弟杰斐里干什么的?这点,需要更多的文献来揭开。

5. 百林会怒恨政治青蛙,让一个合法的政权,被少数背叛民意的政客推翻。同样的,整个团结党,同样背着民意,打着“不愿族人再受苦受难,愿意背负罪人十字架”的旗号,回到国阵。这点是选择,对错可能言之过早。

我个人的政治功过观,

(1)我看林肯解放美国黑奴时,我是这样看的:林肯的个人道德观是值得后人敬仰的,林肯的有个很广阔的心胸和伟大的人格,林肯是个中坚的人道主义信仰者。解放黑奴的根本性意义是什么?绝对不是因为一个为了政治受欢迎,绝对不是怜悯,绝对不可以是换取效忠的条件;它,关乎一个“人生平等”的大原则。

所以我绝对不能认同,被解放的黑奴,必须要“感恩饮水思源”而亏欠林肯,把林肯推举为世世代代的新主人,视林肯为祖父父亲,效忠他。我认为心怀感恩是可以的,但争取回应得的权益,不该再次的被奴役化。

同样的,百林拨款教会,拨款华文独中,是基于什么?政治受欢迎?讨好选民?这样的行为有点很面善是吗?

正因为拨款教会和不同源流的教育机构,根本上是符合公平公正的大原则的。因为我们相信没有人是寄居,因为我们相信没有人是二等公民,因为我们相信没有人应该身负“原罪”—因为你是与生俱来的某某族而应当奴仆。我认为心怀感恩是可以的,但争取回应得的权益,不该再次的被奴役化。

(2)一个政治人物,能因为曾经做了公德,而可以抵消小失误?比喻说,一个人救了很多人,他杀一两个人,是可以的?津巴布韦的穆加贝,当年推翻暴政,所以他年老时的民不聊生,无论如何必须被尊敬,大功可以抵小过?百林当年的丰功伟绩,可以抵消他年老时的窝囊不敢为正义发一声?不能因为他曾经历经不平(暴动图谋夺权)所以他可以不论表现,永远得到尊敬!一个政治人物的所有功和过,都必须被清清楚楚被记录,盖棺定论,就留给后人来评说。没有人可以给他涂黑,但也请不要为他上彩色。

(3)百林没有提过寄居阿!百林没有举吻过弯刀!百林没有极端的言论!没说行乞卖身论!报纸没有说他极端嘛,所以没有什么大罪过?说这些话,做这些事才是罪大恶极?历史上很多时候,昏庸才是最大的罪过!因为他的明哲保身,造就了暴政贪污腐败夺权的肆虐;他的沉默,造就宗教和种族偏激的横行;助纣为虐。百林毕竟是联盟里头的一个重要成员,不是吗?如果这是个烂透的联盟,留在那,是百林可以向历史求饶的?身为人民代议士和小头目!他凭什么沉默?

当然,百林这样的人物和历史,不是,也将不会是独一无二的。

2010年3月2日星期二

荒唐中的蓝色荒唐

看了康华的《政府的蓝箱作业》,我非常同意,类似的事情,为什么没有人没有组织真的在乎,也没有人需要负责?

原来这样荒谬的理由是可以成立的!有关的官员承认是独家蓝色鱼箱供应商的董事,但是:

(1) 他是“基於監督的目的才加入的”。哇!原来当政府公务员还要负个人责任,需要当私人有限公司的董事,在法律下需负做为董事的法定责任!是自愿的?很伟大吗?多做了该做的?监督的疏失?还是没有利益回避?官僚体系指派?请问什么人下的指示?他向谁负责?谁监督?还是他就是政府?

(2) “亲自监督供应全国的鱼箱符合标准!并确保这公司不会胡乱起价”。哇!这样说,其他没有公务员当董事的公司的质量肯定没有单位可以监督啦?没有公务员当董事的公司肯定乱来起价啦?国内消费事务部的职责,讲讲而已?怪不得部长,国会议员需要当数百家或数十家公司的董事啦!

(3) “很多人以為X賺取暴利,實際上X正蒙受數百萬令吉計的虧損”。哇!这家公司实在伟大了!拿马来西亚政府的委托,要为马来西亚政府扛起这样的责任,要默默承担亏损的!这样的良心企业,世界上哪里找?有这样的企业吗?还是亏损是因为营运不当,里头大有文章?这个又另当别论了!

(4) 那有垄断?会有十家厂家供应给这X公司,没有垄断嘛!由这一家公司(没有,没有垄断阿)卖给鱼类入口商!“漁業局不容許鮮魚入口商直接向廠商購買魚箱,主要是擔心他們買到不符合規格的魚箱”。看到吗?那有垄断?尽心尽责叻!你们是小人之心,度他君子之腹啦!

(5) 他認為藍箱能杜絕走私!哇,这样还需要执法的海关吗?用这独家供应的蓝色鱼箱可以杜绝走私,这是什么逻辑,什么理论?又一项世界创举和发明!以后用蓝色的集装箱,世界还有走私吗?用蓝色的船,马来西亚就不会有走私了!

(6) “據我所知,反對使用藍箱的入口商及魚商都是沒有營業執照的,所以故意找魚業局麻煩”。哇,看来,与官府对抗的是黑势力,来头不小咯?这样算是向人民诉苦咯?执法单位是没有办法咯?这个我不想再写了,

错的,可能是这个荒唐的个人。

荒唐之余,最荒唐的是,官僚体系管理层(指公务行政单位),各个执法单位,民选的代议士,议员和部长们,你们以为人民是傻瓜吗?为什么没有马上停职调查?为什么没有马上被反贪机构调查?包庇之嫌,难道这样不是你们的错吗?

学者和土匪


空下来,把堆积起来,还没机会看的新书开始翻阅,这本《林语堂散文经典全集》/林语堂著,2007, 北京出版社,是2008年在深圳机场买的。

林语堂的文章,中学已经开始看。大学时,诺郡的一个郡图书馆,竟然收藏这一代幽默大师的中文书籍,看了其中一本,《远景》,描写他的理想国度,应该说是震撼和启蒙。

转载他其中一篇散文,看今天所谓的文人学者,看今天的文棍枪手文化,也看看自身,值得玩味和自省。




------------------------------------------------------------------------------

转载:《祝土匪》,林语堂著

莽原社諸朋友來要稿,論理莽原社諸先生既非正人君子又不是當代名流,當然有與我合作之可能,所以也就慨然允了他們,寫幾字湊數,補白。

然而又實在沒有工夫,文士們(假如我們也可冒充文士)欠稿債,就同窮教員欠房租一樣,期一到就焦急。所以沒工夫也得擠,所要者擠出來的是我們自己的東西,不是挪用,借光,販賣的貨物,便不至於成文妖。

於短短的時間,要做長長的文章,在文思遲滯的我是不行的。無已,姑就我要說的話有條理的或無條理的說出來。

近來我對於言論界的職任及性質漸漸清楚。也許我一時所見是錯誤的,然而我實在還未老,不必裝起老成的架子,將來陞官或入研究系時再來更正我的主張不遲。

言論界,依中國今日此刻此地情形非有些土匪傻子來說話不可。這也是祝莽原恭維《莽原》的話,因為莽原即非太平世界,《莽原》之主稿諸位先生當然很願意揭竿作亂,以土匪自居。至少總不願意以「紳士」「學者」自居,因為學者所記得的是他的臉孔,而我們似乎沒有時間顧到這一層。

現在的學者最要緊的就是他們的臉孔,倘是他們自三層樓滾到樓底下,翻起來時, 頭一樣想到的還是拿起手鏡照一 照看他的假鬍鬚還在乎,金牙齒沒掉麼,雪花膏未塗污乎,至於骨頭折斷與否,似在其次。

學者只知道尊嚴,因為要尊嚴,所以有時骨頭不能不折斷,而不自知,且自告人曰,我固完膚也,嗚呼學者!嗚呼所謂學者!

因為真理有時要與學者的臉孔衝突,不敢為真理而忘記其臉孔者則終必為臉孔而忘記真理,於是乎學者之骨頭折斷矣。骨頭既斷,無以自立,於是「架子」,木腳,木腿來了。 就是一副銀腿銀腳也要覺得討厭,何況還是木頭做的呢?

托爾斯泰曾經說過極好的話,論真理與上帝孰重,他說以上帝為重於真理者,必以教會為重於上帝,其結果必以其特別教門為重於教會,而終必以自身為重於其特別教門。

就是學者斤斤於其所謂學者態度,所以失其所謂學者,而去真理一萬八千里之遙。說不定將來學者反得讓我們土匪做。

學者說講道德,士風,而每每說到自己臉孔上去,所以道德,士風將來也非由土匪來講不可。

一人不敢說我們要說的話,不敢維持我們良心上要維持的主張,這邊告訴人家我是學者,那邊告訴人家我是學者,自己無貫徹強毅主張,倚門賣笑,雙方討好,不必說真理招呼不來,真理有知,亦早已因一見學者臉孔而退避三舍矣。

惟有土匪,既沒有臉孔可講,所以比較可以少作揖讓,少對大人物叩頭。他們既沒有金牙齒,又沒有假鬍鬚,所以自三層樓上滾下來,比較少顧慮,完膚或者未必完膚,但是骨頭可以不折,而且手足嘴臉,就使受傷,好起來時,還是真皮真肉。

真理是妒忌的女神,歸奉她的人就不能不守獨身主義,學者卻家裡還有許多老婆,姨太太,上坑老媽,通房丫頭。然而真理並非靠學者供養的,雖然是妒忌,卻不肯說話,所以學者所真怕的還是家裡老婆,不是真理。

惟其有許多要說的話學者不敢說,惟其有許多良心上應維持的主張學者不敢維持,所以今日的言論界還得有土匪傻子來說話。土匪傻子是顧不到臉孔的,並且也不想將真理販賣給大人物。

土匪傻子可以自慰的地方就是有史以來大思想家都被當代學者稱為 「土匪」「傻子」過。並且他們的仇敵也都是當代的學者,紳士,君子,碩儒……。自有史以來,學者,紳士,君子,碩儒都是中和穩健,他們的家裡老婆不一,但是他們的一副蠢苯的尊容,則無古今中外東西南北皆同。

然而土匪有時也想做學者,等到當代學者夭滅傷亡之時,到那時候,卻要清真理出來登極。但是我們沒有這種狂想,這個時候還遠著呢,我們生於草莽,死於草莽,遙遙在野外莽原,為真理喝彩,祝真理萬歲,於願足矣。

只不要投降!

《莽原》半月刊第1期1926年1月10日

2010年3月1日星期一

对林吉祥先生的第一印象

政治人物部长议员和高官,老实说,近距离交流也见过不少,林吉祥先生是第一次。他没有架子,朴实和立场坚定。坚持不移一个30-40的信念,不如意的日子,远远多过一帆风顺的时候,被打压的时候远胜意气风发的时候;在最低潮的时候,甚至要赔上自己和孩子,锒铛入狱。

多少人可以坚持到底?多少文人学者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要陪上自己和家人的安逸,生存,荣华富贵,又有多少人愿意?天下太平出来做官,乱世明哲保身,谁不会?他坚持的,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不可捉摸的信念,民主自由和公正公义的国家。

比起很多左YB右YB, 茶室喊拿督丹士里JP,至少十来人以为你叫他!难道这些人会更加实至名归?难道政治真的就是选码头,站边,找靠山?难道是非黑白对错在政治是没有绝对的?难道历史真的是成王败寇?

这30-40年的默默工作,平心而论,能叫人不动容?马来西亚的历史,会为他的一生留下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