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30日星期一

理想的政治氛围

有刺客,有刺客,护驾,护驾,保护皇帝!

国阵成员党之一的自由民主党,公开表示不能再与沙巴首席部长合作的事情,在沙巴政坛引发轩然大波。大大小小的国阵领袖列队发言明志!

你看看,你看看,
有人咬牙切齿,深爱得只有琼瑶小说才有的情节,
有人忠贞专一得,比起贞节牌坊的荣耀,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
有人忠诚不二,如娥扑火,在所不惜!

沙巴团结党主席百林不晓得什么时候当了实权领导,说陈树平发言不代表自由民主党。
民政党沙巴主席,为自民党的行为感到遗憾。
印度人国大党沙巴主席更可爱,他说“不妥慕沙就是对首相不敬”!哦,这样的。
哎!甭谈了!

请暂且把政治立场放下,想一想,国阵也好,民联也好!
马来西亚理想的政治氛围需要什么?
不平则鸣!
捍卫社会公义,不是捍卫某某人!
忠于人民委托,不是忠于某某党!

这点,我给自由民主党一个拇指!

One Malaysia 后的马来西亚

(1)高效能和进步的人民

国庆到了,爱国的马来西亚人,你们的大大小小的国旗叻?
挂越多就越爱国!
不挂国旗,马哈迪会批评现在的政府没有他那时的好,当时的旗海飘扬,人民多爱国啊!

一个马来西亚改革后,
执政的还是迷信物质和形式,而不是精神,
高效能,还是很形式的。


(2)民主社会的社会公义/法治精神

Ahmed Ismail 的寄居论后,没事,巫统内部假假的冻结党籍,内部处分!
结果报道的记者陈云清被扣留!因为她的报道其他人听得到,是煽动!
不久巫统颁给他Wira Bangsa!其他非马来人有感受的吗?谁在乎?

校长叫非马来人滚回去印度和中国!没事!
结果气愤的黄明志骂粗口比中指,唱骂校长泄恨,要被告侮辱祖国和煽动!

一个马来西亚改革后,零度容忍种族主义,就是巫统零度容忍你吭声!
一个马来西亚改革后,恢复法治,就是巫统治理你的异议!


国庆日快乐!这个国庆日,你快乐吗?

2010年8月28日星期六

祖国是她?

网友上议留了短短一句话,太精彩了,抄来跟大家分享:
“巫统女青年团长罗斯娜(Rosnah Rashid Shirlin,)炮轰黄明志重复,并出版足以煽动种族情绪的短片。
罗斯娜促请政府采取严厉行动对付黄明志,因为他对祖国完全没有崇敬之心。
罗斯娜没弄清楚,马來族沙文主义的校长不是黃的祖国,煽动种族情绪的正是校长和她本人。”

SHAME ON YOU, rOSNAH!

近来比较火大,尤其看见这种垃圾,真的想骂脏话!

巫统女青年团团长Rosnah炮轰黄明志的“反对种族主义”新歌,说他没教养,煽动,要求严惩!

Hello, 这位沙巴“师奶”,你的脑袋是装什么的?

你自己的烂校长,从印尼游泳过来的败类,就很有教养是吗?
就不伤害其他堂堂正正的马来西亚人的感受吗?
你有说过半句话吗?
你们就是人,其他人不是人吗?
你们有感受,别人没有吗?

Shame on you, rosnah!
You are not fit to be deputy health minister! You should resign!
You, SILLY COW!

2010年8月27日星期五

去你的沙巴国州议员们!



这是难能可贵的一篇报道。谢谢晨报,勇敢捍卫作为一个媒体的尊严,角色,坚守独立自主和向社会人民负责的原则。

沙巴国阵成员党之一的自由民主党,公开喊话,不能再与沙巴首席部长慕沙合作。有我没你,有你没我的地步。好了,据说新闻稿发了,至少马新社(Bernama)和星洲的新闻见报了。内容就不说了,我之前一篇已经谈过了。

沙巴怎样了?就只有这份在沙巴东海岸畅销的晨报,头条处理。其他3家中外,数份英文等的报章呢?在沙巴,有个至高权位的大人物,一个电话,很多新闻会消声匿迹的,而且是司空见惯的。一个非种族宗教敏感的新闻,为什么要被撤掉?只有一个解释,明目张胆的干预和左右媒体,来达到方便自己政治的目的。

各位人民代议士,或者你习惯了别人称呼你尊贵的,最尊贵的;你的老板是谁?
在你大大声宣称效忠这,效忠那的时候,你的老板是谁?
你不应该效忠人民广大福利和利益吗?你不应该效忠国家的长远利益吗?

谁让我们的媒体,倒退到今天这个田地?
谁让我们的媒体,失去作为监督功能的角色?
谁让我们的媒体,变成政治的工具?

那个打电话“至高权位”的政治动物,固然是卑鄙无耻,不多说。但是,谁应该负罪大的责任?是你们,这些向人民,拜票取得“人民委托”,成为一个人民代议士,作为一个立法者,是你们一步一步的让步,一步一步的纵容。为了自身的政治目的和利益,把媒体的角色给践踏,践踏民主。

如果说这是无形的谋杀,你们就是双手沾满鲜血的纵容者!是你们把“人民委托”来交换自身的利益!谁在乎你们自私自利去你妈的"现实的政治"!

别的不说,团结党的于墨斋,杨爱华和蒋国华。民政的陈书杰和区锦华。马华的邱克海。自由民主党的刘伟强,彭恩荣,张志刚和彭育民。你们在那么多的偏差弊端,践踏媒体独立自主事件中,有什么沉默的理由?

2010年8月26日星期四

“[慕沙]没资格领导沙巴国阵”

看见沙巴国阵一员的自由民主党,昨天公然拒绝出席沙巴国阵联系会议,并宣布,指该党已经无法再与沙巴首席部长慕沙继续合作一事;但强调会继续支持巫统,与巫统配合及合作,觉得很有趣。

在另一份新闻里,慕沙公开表示,对自由民主党还是不能对妈祖神像的事情释怀,感到失望。这个也很有趣。

自由民主党真的因为慕沙个人作风,无法与他合作?慕沙的什么个人特质让自由民主党吃不消?正如慕沙自己说的妈祖事件吗?还对自由民主党对国阵的作业方式不能认同?

今天,自由民主党,可以通过国阵大家长,来宣泄不满。因为你有“内部管道”来为自己不公平的待遇申诉。你是期望得到你要的东西,慕沙下台,打倒霸道的个人。

我想问问自由民主党,
慕沙个人特质的确是有很大的缺陷,但你的不满就只局限在慕沙的个人作风?
你认同国阵里其他土皇帝们的作为?
你认同巫统在处理许多国家大事的手法吗?
你认同霹雳州夺权吗?
你认同国阵向反对党州施行财政控制,惩罚,像沙巴曾经经历过的那样吗?
你认同政治干预司法吗?
你认同政治干预独立执法吗?
你认同国阵在沙巴社会再造(Social Engineering)吗?
你认同国阵政府施政的弊端百出吗?

马来西亚和沙巴人民呢?
人民有什么方法摆平一切的不公平,一切的不公正,一切的践踏民主的事情吗?
自由民主党有能力/会为沙巴带来改变吗?
自由民主党会像不认同慕沙这样,为沙巴和马来西亚人民站起来,大大声申诉吗?
为什么没有?
因为在其他问题上,你不是受害人?

人民除了手中的选票,去否决一个烂透的政权,别无他法!去拥抱你亲爱的巫统吧!

国民的素养






香港的朋友传来几张,823菲律宾挟持香港游客事件的相关照片。

命案发生后,警察和民众把命案现场当背景,面带微笑拍照留念,以示见证历史。很愤慨。看到许多的相关报道,真的很难过,也很愤怒菲律宾政府和警察的无能。今天不想再说菲律宾政府和警察的失误,无能,把人命当儿戏和荒唐。

这里要致上深切的哀悼。失去至亲和朋友的伤痛,感同身受。死者已矣,希望活着的要坚强。

从这样的小动作,就能显示出一个国家的国民的素养的优劣。请不要把这些素质推卸到贫穷或什么的;这,就不过是对另一个人最基本的尊重;和作为一个人,最基本的同理心。这样的要求过分吗?当然,这不代表全体的菲律宾人。但这样的二度伤害是很叫人懊恼的。

我只是在想,如果事情发生在马来西亚,马来西亚人民会做出同样鲁莽的举止吗?

与其让政治和教育政策来决定学校教什么道德,学那40个人生观。老师们和家长们,如果可以,用这个机会和你已经懂事的孩子谈谈这个吧。

2010年8月25日星期三

如此的狰狞

这是,宁愿我负世人,莫叫世人负我的翻版!

为了逃避个人的孽障,纵使要血流成河,纵使要撕裂整个社会,纵使要赔上整个国家,他毫不犹豫,义无反顾。

说到底马哈迪,最大的恐惧是什么?当年他不择手段加害的政敌,无以复加的污蔑,血淋淋的剥夺自由和清白,囚禁,践踏。如今,政敌政治力量与日俱增,执政中央,恐怕是迟早的问题。

他是打从心底最惊骇的恐惧,他不愿想象,有一天自己会被报复,经历人间最惨不忍睹的遭遇。他知道,当年的每一刀,是多么的狠,多么的非置他人于死地不可。

因此,危言耸听马来人分裂会失政权和宗教。他不惜制造舆论压力,在民族和宗教名义下,要迫使回教党和巫统谈合作。他搞土权会,明目张胆的煽动,制造种族对立和矛盾。他在族群间制造恐慌和对立,对非土著不停的给以精神恐吓,明示暗示如印尼的排华事件等,企图遏制非土著的离心。对土著不停的给以恐喝,他们将会被再次的被奴役,失去一切。他坚持要搞特权固打,因为唯有这样,他才能够驾驭资源,有了资源才可以巩固政权。他妖魔化行动党是反马来人的,他妖魔化政敌是犹太人的朋友。。。。

这一切,为的,只是确保政敌不会有一天当首相。一切堂堂皇皇的民族大义,长篇大论,为的,却是一个如此单纯的理由,他不愿在他有生之年,被报复,落得凄凉的收场。

在他说民族团结免受外人侵略时,他内心浮现的是,他自己用何等残酷的手段迫害自己种族兄弟,自己的战友,只因为名利的斗争。剥夺大法官们的尊严,只因为利益。残害与自己意见相左的族人。

在他说维护宗教的时候,他会想起神的戒律,自己如何的偷窃人民的知情权,偷窃他人的时间,偷窃人民的信任,偷窃真相。。。。。

就为了个人的理由,他不惜一切。

2010年8月24日星期二

对种族主义零度容忍

在政治观上,在处理一些国会事物上,在其他事情上,我未必同意纳兹里(Nazri Aziz)。 但是看了这篇报道,我必须说,纳兹里在这个事情上的坚定立场,是我们在政坛少见的,是我们政坛需要的清流。

立场重点是:

(1) 政府应该马上毫无迟疑的采取行动,对种族主义的教育工作者零度容忍。

(2) 任何肤色的教育工作者,都不应该,言行上“种族主义”

(3) 不同意内政部长说,这是“少数”,纳兹里认为,教育界里,对种族主义,要零度容忍。一个[种族主义者] 也不能有。

(4) 各族人民融合完全没有问题,是领袖间在兴风作浪。

对就是对,不因为同一个阵营,对错误沉默。我们需要这样的从政者。

我更期望,明天的全国报章,会勇敢的报道,而不是讲给少数人听。

***************************************************************** 

Source: The Malaysian Insider:

装载:Nazri pushes zero tolerance against racist principals

KUALA LUMPUR, Aug 24 — Datuk Seri Nazri Aziz stepped up today to fill the palpable silence of his Cabinet colleagues over the racial uproar caused by two school principals, saying that the government should take severe action and show “zero tolerance” for such “racist educators”.

The Minister in the Prime Minister's Department skewered the opinion of Umno vice-president Datuk Seri Hishammuddin Hussein who had said the two school principals were merely a minority, by pointing out that there should be a “zero” number of racists in the education service. “I agree with the public on this... it is frightening to see our educators behaving like that. Severe action must be taken – we cannot, in any way, tolerate this,” he told The Malaysian Insider today.

The issue exploded recently when the SMK Tunku Abdul Rahman Putra school principal in Johor allegedly said during a school assembly that the Chinese were not needed in the country and could go back to China. She was also alleged to have likened the Indians to “dogs” for wearing their prayer strings which were similar to dog leashes.

Although her statement had caused an uproar, Education director-general Tan Sri Alimudin Dom claimed that the incident was a mere misunderstanding and had been resolved. The school principal was not reprimanded for her actions.

On the very day that Deputy Prime Minister Tan Sri Muhyiddin Yassin finally broke the government's silence by ordering a probe into the issue, yet another school head in Kedah was accused of uttering similar derogatory remarks.

The SMK Bukit Selambau headmistress was said to have accused the Chinese pupils of being insensitive to the Muslims for eating in the school compound during the Ramadan month and ordered them to return to China if they could not respect the cultures of other races.

Prime Minister Datuk Seri Najib Razak has remained elegantly silent on both incidents, sparking insult from the opposition that he was as meek as his predecessor Tun Abdullah Ahmad Badawi and was “afraid” to upset his own Umno men.

Hishammuddin, in the meantime, brushed off the matter by saying that the two principals were merely a “minority” and did not represent the majority of the country's school teachers. “Minority? That is not the point. I don't care about that. It’s not about whether it is a minority — not even one person in the education service should be a racist. “There should be zero tolerance for this,” said Nazri today.

He said he was “shocked” by the two incidents and was of the opinion that it did not matter if the two teachers were Malays or Muslims. “Who cares about their skin colour? So what if they are Malays? So, we protect them then? No way. It is what they said that should be our concern. When they cross the line, severe action must be taken,” he suggested.

Nazri however admitted that the matter was not under his jurisdiction and would not say if he meant that he wanted both principals to be sacked from the service entirely. “I do not want to interfere but to my personal opinion, this is unforgiveable. That is why I say – severe action, whatever it is, must be taken. We cannot have these kinds of people in our community.

“If it had been my teacher, I would have smacked his face. You are a teacher and you are supposed to be teaching us right things but yet, you talk like this,” he said.

Nazri noted that the government's failure to respond quickly and appropriately on the matter would only encourage more acts of racism by others. “Yes, of course they would be encouraged. That is why I said I want zero racists in the teaching service. No teacher, not a minority but not even one person, should be behaving like this.

“And it is not about the skin colour... if anyone, whether Malay, Chinese or Indian, behave like this, it is still wrong,” he said.

Nazri would not comment on the Prime Minister's silence on the matter.

When asked for his opinion on the status of the country's race relations, Nazri was quick to point out that the only problem lay with the nation's leaders. “Nothing wrong with the rakyat... only the leaders are getting all racial with one another. On the ground, the people are mixing well,” he said.

The Padang Rengas MP pointed out that in his constituency, there were no problems between the different racial communities. “They work well together. Only the leaders are talking a lot and behaving badly. That’s why I always believe that it is better for them to shut up and just go and work,” he said.

Umno, MCA and Malay rights groups like Perkasa and the Malays Consultative Council (MPM) have been openly squabbling with one another recently after MCA demanded for the abolishment of the 30 per cent Bumiputera equity target. Nazri had earlier stepped in to scold all sparring parties, chastising them for washing their dirty linen in public.

2010年8月23日星期一

沙巴团结党的于墨斋,你有什么理由沉默?

沙巴团结党于墨斋在今年8月初的州议会,领着战旗,把发表沙巴信托基金白皮书的提案,奋不顾身,英勇的把议案拦了下来。一向在州议会嚣张霸道的巫统议员却个个噤若寒蝉。
你说“进步党方面今次不过是企图利用州议会机制来进行浪费时间的政治技俩和搏取廉价政治宣传,州议会不通过这项不负责任的动议是没有错的。”
这点,在这个时候,沙巴人民得知真相的权利,被你剥夺;让犯罪的可以逍遥法外,这历史责任,你逃不了!
你说:“不要以为会呼吁他人向警方或反贪委员会报案就没有事,须知世界上有许多干坏事的人,警方也不可能一一将之逮捕归案,但这些未被绳之以法者并不代表他们无罪!”
这点如果成立,它就必须是一个标准的。没有任何人得到例外,理应在白皮书公布后,摊开给世人检验,当年杨德利身为首席部长,有没有做出错误的决策?如果有,有什么导因让他做出错误的决策?他逃不了这样的历史责任。是你亲手把这个公开检验的机会,给干掉!

同样的,既然你也同意道义上的责任是不容推卸,一张很长很长的清单正在准备给你,容后再谈。

好了,你在州议会,在议会特权的保护下[免控权利],指名道姓李约民,在整个沙巴信托基金价位无法反弹上有责任。李约民马上召开记者会说明,还特别请来大马反贪委员会和警察政治部人员列席记者会,并提出更多的疑点,

(1) 他在报章说:“究竟谁才是幕后黑手?谁才是始作俑者?这些来龙去脉,于部长是没有理由不知道的,但为甚麽要指是我造成。”。这是公开的场合,指名道姓说于墨斋知道真相,你有责任公开让广大的沙巴人民知道,5万多名沙巴投资者有权利知道真相,你没有沉默的理由,你没有知情不报的权利。部长,大概不会要等,几百几千沙巴人们都去警察局备案,保留追究的权力,请你开口吧?

(2) 他说,他当年进行这项股票交换行动时以个人担保一旦股价下滑他就会购回,因此,他过后要履行这项协议,“试问一下,有谁在与政府交易时会有如此担保?我相信我是唯一这麽做的人。”既然有这样的保证,“股价下滑,有保证购回”,沙巴信托基金究竟这么在这个投资上亏损?这样的保证有没有履行?沙巴政府有没有责任,确定这样的承诺履行,以保护沙巴投资者的利益?究竟什么事情阻止了这个责任的履行?

(3) 他说:“一些政治人物说北婆木材不再值钱,我要说的是:北婆木材当时持有总面积达廿万英亩的森林管理单位执照第二区地段,后来获一名资深律师收购,而该地段目前在市场上叫价每亩三千元、总值六亿元。” 他呼吁有关方面公布有关北婆木材如何及为甚麽转入这名资深律师及友人名下,“我不要自己说明,以免别人说我的言论不中肯。”。这个很重要,李氏说有个政治人物[为了方便说明,我把这人叫“政治人物M”],有个律师[为了方便,我把这人称“律师R”]。

(a) 他说:当时有个“政治人物M”说,沙巴政府投资公司名下拥有的北婆木材不再值钱。

(b) 事实上北婆木材,当时拥有20万英亩的木山,每英亩RM3千算,市值至少得RM6亿。

(c) 后来,被“律师R”不知如何?怎样?什么价钱?买下。

(d) 是不是“政治人物M”把沙巴信托基金名下的20万英亩的木山给贱卖给“律师R”?谁是“政治人物M”?谁是“律师R”?

如果李约民在这个记者会上说的任何东西不正确,欺骗和误导,于墨斋,你有责任为沙巴人民纠正,举证,通过法律伸张正义!

沙巴团结党的大小领袖,于墨斋,你在沙巴信托基金亏损上可能没有责任;但在沙巴信托基金亏损的真相,未能真相大白上,你们逃得了责任吗?

各位沙巴人民,是时候要追根究底了!不要安逸于,在每次大选前政治人物拯救沙巴信托基金的承诺!谁是罪魁祸首?请大大声问于墨斋!是谁?

************************************************************************

附录

转载:对沙巴信托基金股价低迷争议事件李约民现身逐点澄清
2010-08-08 14:08:20
(本报讯)高度争议性的沙巴信托基金股价低迷课题又有新进展! 身份备受关注的殷商拿督李约民昨日挺身澄清本身并非导致沙巴信托基金股价低迷的人士,并揭露他曾献议可行方案解决华里山哈达有限公司股市亏损问题,惟遭州政府拒绝。

为何州政府拒绝他的献议 他也向州政府及有关政治人物提出责问:为何州政府拒绝其献议、倘其前公司即北婆木材有限公司真无价值何以还获一名资深律师购买、为何原本属于北婆木材公司的廿万英亩森林管理单位地段转入一名资深律师等人名下而非华里山哈达、北婆木材公司股权如何转让等。

他说:“事实上,这些人不愿意让这些课题获得解决,以便有课题来批评其他人……(州资源发展及资讯工艺部长)拿督于墨斋医生在州议会中影射我与沙巴信托基金股价低迷课题有关,我必须作出澄清。

强烈反对歪曲事实的说词 “他(于氏)在州议会特权下提及我的名字,是要让公眾以为是我造成沙巴信托基金股价低迷;这是此课题出现十二年来第一次公开提到我的名字,我要强烈反对这种说词,因为这是不确实及歪曲事实的。

“究竟谁才是幕后黑手?谁才是始作俑者?这些来龙去脉,于部长是没有理由不知道的,但为甚麽要指是我造成。”

李氏是在亚庇某著名酒店举行的记者会上这麽表示,他在费时近卅分钟的记者会上详细道出他如何涉及华里山哈达股权交换事件、如何提出该解决方案但遭到州政府拒绝以及出示大堆的文件、来往函件及公司注册局资料佐证其言论等。

在记者会一开始时,他率先强调沙巴信托基金股价低迷并非由他造成,并指出沙巴信托基金并未因为购买北婆木材公司股票而蒙受钜大亏损,因为它在当年股市崩溃之前,就已脱售该股票。

其实哈山奥杜已说明原因 他说,在二零零四年时,当时的沙巴信托基金有限公司董事经理拿督哈山奥杜曾公开说明沙巴信托基金股价下滑的原因,各报已作清楚报导,公眾可加以翻阅。哈山奥杜当时指是市场因素造成该股价下挫。

他表示,沙巴信托基金当时却在投资其另一家公司即舒戈邦有限公司股票行动中获得钜额利润,“我知道他们当时购了多少,这全是公开文件,大家可自由查阅。”

列举股票交换行动数据 李氏表示,沙巴信托基金及华里山哈达是两间不同的公司,沙巴信托基金是一家信托基金,而华里山哈达则是由州财政部拥有的州营公司;而他当时拥有的两家公司,即北婆木材及舒戈邦祗与华里山哈达交易,进行股票交换。

他说,在该项股票交换行动中,华里山哈达以每股五元七角、即比市价五元要高的价格,将大马国际船务机构的三千两百万股交换五千万元现金、总值九千六百万元的北婆木材三百万股(每股卅二元、比市价四十五元二角五分低)及总值三千六百四十万四千元的舒戈邦四百七十九万股(每股七元六角、与市价相同),于一九九七年杪至九八年初完成的这宗交易总值一亿八千两百四十万四千元。

他指出,在发生亚洲区域金融风暴导致吉隆坡股市崩盘后,北婆木材验舒戈邦的股票也受到影响;因此,他当时同意付还前后的九千六百万元差异,惟华里山哈达过后却兴讼向他追讨一亿七千九百八十二万五千元,双造过后持续磋商如何解决问题。

会见首长提出解决方案 他说,在他于二零零七年七月会见首席部长拿督慕沙阿曼,向他提出解决此问题的方案后,他于同年十一月正式致函有关方面提出该献议,即以经过独立估价公司评估为总值三亿五千万元的婆罗洲磨石机构有限公司脱手予华里山哈达。

李氏表示,其这项献议获得华里山哈达的同意,却于随后遭州财政部及慕沙的拒绝。

他说,他当年进行这项股票交换行动时以个人担保一旦股价下滑他就会购回,因此,他过后要履行这项协议,“试问一下,有谁在与政府交易时会有如此担保?我相信我是唯一这麽做的人。”

他说:“一些政治人物说北婆木材不再值钱,我要说的是:北婆木材当时持有总面积达廿万英亩的森林管理单位执照第二区地段,后来获一名资深律师收购,而该地段目前在市场上叫价每亩三千元、总值六亿元。”

促公布北婆木材如何转名 他呼吁有关方面公布有关北婆木材如何及为甚麽转入这名资深律师及友人名下,“我不要自己说明,以免别人说我的言论不中肯。”

他表示欢迎有关人士就其言论提出责问,到时他会作进一步回答,“我还有一些资料等著公布。”

在回答一项问题时,李氏表示赞同由州政府针对该课题发表白皮书的建议,以让公眾得悉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无论如何,他表示,有关方面是否愿意针对此事发表白皮书是另外一个问题。

2010年8月21日星期六

真真切切地做点事,少吹牛啦!

“根据一项报告显示,大马阅读风气提升,人民一年读12本书,比三年前人民平均一年,只阅读二本书多出数倍,由此可见,社会阅读风气趋向良好提升。”
----- 沙巴州资源发展及资讯工艺部长于墨斋

哦,部长可以说“根据一项报告”,就把数据当真啰?什么报告?谁的报告?

马来西亚什么时候的人均读书量超越了美国的5本?超越韩国的11本

过去3年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改变了马来西亚人,从平均人均1年看2本书,提升到1年12本书?6 倍耶!

要请问部长大人:问问你自己有没有1个月看1本书?你身边的人有没有1年看12本书?不然,你要替他们看,才可能有人均1年看12本书的数据吧?

根据联合国UNDP 2009的报告马来西亚人的识字率(literacy rate)91.1%,以2千8百万人口计算,意思是约有2百50万人是文盲!这些人算在内吧?除了约10%婴儿孩童等,没有阅读能力的,平均1年每个马来西亚人要阅读15本书才可以达标!有吗?

少来了!自吹自擂可以为马来西亚,为沙巴得来什么好处?

2010年8月20日星期五

沙巴州首席部长和内阁很忙!

各位,别以为只有周杰伦的牛仔很忙!在沙巴执政的国阵政府,沙巴州内阁,从首席部长到部长们,其实也很忙的啦!

先说120万人的马来西亚公务员人数,比率是世界各国间的翘楚,基本上,每20个人民就有一个人民公仆。好了,那么多公务员是为什么?(1)马来西亚有很多公务要做,所以需要很多公务员?(2)马来西亚要保持领先世界最有效的公共传递系统?(3)马来西亚人智商比较低,所以需要2至3倍的人员?还是为了制造铁饭碗?Kerajaan akan bagi nikmat, kamu bersyukurlah!

算了,给他们疑点利益(benefit of doubts),假设庞大的公务员阵容是必要的。照沙巴首席部长慕沙的话,沙巴的任何一个发展蓝图(Development Plan,DP)需要耗时2年的批准程序?现在好一点了,他希望,希望可以把批准时间缩短到6至12个月!

天啊!外资怎么就是不来投资啊?

为什么在如此庞大的公务员阵容里,历经所有十多个相关部门,历时6-24个月抽丝剥茧的研究,永无止境的来来回回和煎熬;还是会出现几个如慕沙自己说的 “缺乏规策和低品味的建筑物,将为亚庇和沙巴勾画出错误的印象”?

(1) 职责所在的部门官员,是不够能力和资格来执行相关工作?
(2) 职责所在的部门官员,没有足够的法律和指令(directives)来执行工作?
(3) 职责所在的部门官员,是不可信的?不需问责的?
(4) 沙巴州首席部长和内阁部长是能者多劳?
(5) 沙巴州首席部长和内阁很喜欢工作,凡是喜欢亲力亲为?
(6) 沙巴州首席部长和内阁,可以在五指山范围内牢牢控制每一个发展?

没有拜拜管事的神明,你想工作会顺利吗?当然,已经得到祝福的,就算是再丑的设计,“设计过于靠近大马路,而且结构破坏了我们宜人的滨海景色”,就像是Suria的计划,也轻舟已过万重山了!哦,谁是Suria,新布兰的海港城,加拉文星购物中心和亚庇亚庇计划的老板?指令下过没有?需要下指令吗?

呵!你要敢为难!天也帮不了你!但是同样的,章家杰的妈祖神像不是已经建好了,只剩把神像组装起来就完工的计划吗?结果还不是在内阁至高无上的权力下,给停了工吗?请问最尊贵的首席部长,为什么不把这些计划(一些是没有准证扩建的)给要求拆除和还原呢?为什么?

好啦!这一切都不要说了。

最叫人不能理解的是,长篇大论一番后,要如何收拾残局?防止以后再发生类似的事情重演?英明的沙巴首席部长慕沙决定说:好了,以后历经6-24个月的批准程序的私人和政府发展计划,一律给沙巴内阁过目,才可以发出最后的批准信!当然,地方政府还是批准的机构!哦!你想他过目后,“不喜欢”的计划还可以批准吗?花了24个月折腾的申请,一切都条件都符合了,可以一分钟给否决了,你觉得怎样?

这样的话,沙巴治安不靖,首席部长和内阁可以兼任保安吗?每天交通阻塞,首席部长和内阁可以兼任交通警察吗?防水灾特工队,消防员,防偷木巡逻队,非法移民特工队,米价纠察员,入住医院床位注册员,工程品质管理员,公路管理特工组,剪草通沟渠特工队。。。。。

各位,我们沙巴首席部长和内阁是很空闲吧?我宁愿相信这些是一群平庸的政客,我祈求,这不是一群无可救药贪婪自私的吸尘机!

***********************************************************

装载:地政部受促批准发展项目前 先让州内阁过目

(本报亚庇十八日讯)地方政府受促在批准一项发展项目前,先让州内阁过目。首长拿督斯里慕沙阿曼今日表示,此举是为了了解有关发展项目,是否适合城市发展。

「我们不要再看到一些糟糕的建筑物出现在州首府,就像位于新布兰的海港城(丝绸湾对面),还有加拉文星购物中心和亚庇亚庇,有关设计过于靠近大马路,而且结构破坏了我们宜人的滨海景色。」

拿督慕沙今日在州内阁会议后举行的记者会上说,州政府担心,这些缺乏规策和低品味的建筑物,将为亚庇和沙巴勾画出错误的印象。他也强调,亚庇市政厅作为地方政府,是批准本市发展项目的团体,而不是州内阁。然而,他说,地方政府与房屋部将为地方政府,如亚庇市政厅制定一些新措施,让市政厅可以遵守。

至于批准发展项目,首长说,本州希望能够将批准期限,从目前的2年,缩短至6个月至1年。无论如何,他说,批准程序须依照标准规格,包括亚庇市政厅的条例、消防与拯救局条例,以及环境冲击评估报告。「我们希望能够提高有关制度,加速批准程序。」

2010年8月19日星期四

中国食品安全和马来西亚政府的信誉

昨天在飞机上无心听到前排乘客的英语对话,觉得有意思,对话如下:

A:中国的产品品质在进步中,但是说到中国食品,还是别搞我。

B:哦![马来西亚]卫生部长不是说xx牌的米粿没事,可以安全食用吗?

A:都是别搞,我没有信心。

B:我也是!今天说这样,明天说这样;早上说不起价,隔天敢敢起价;今天说要执照,明天说不用。谁知道?今天说安全,明天吃了有事情后,会不会说别的,都是别搞我!

哎呀!看来中国的朋友看了肯定要骂我了。但有怪莫怪,希望中国食品业要发奋图强。至于马来西亚执政的,当部长和当官的,当你连中国食品都不如时,哎。。。。。。!

2010年8月16日星期一

需不需要,可不可以再谨慎一些?

还是有关亚庇国际机场填海与海岸侵蚀

看了这样的跟进报道,我觉得不可思议。

“该局[州土地测量局]曾批准机场发展商从必打丹的沃山(Bukit Vor)泵沙,为机场扩建计划进行填土工作,但否认此举引发甘榜尊多(Kg Contoh)的海岸线,被海浪侵蚀。”
差点要破口大骂,怎么在一旁泵海沙与海岸线被侵蚀会无关?土地测量局凭什么说否认“机场填土造成海岸线遭侵蚀”说法?怀疑之余,看另一份报章的报道,两份中文报章的报道,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差别?
“波爾山丘(Bukit Vor)被剷平,失去擋風作用,被認為是模範村如今飽受驚濤駭浪蹂躪的導因。 奧士曼表示,波爾山丘乃政府保留地,機場擴建計劃發展商擁有准證剷開波爾山丘,掘取沙石來填機場,但他不認為剷山會造成海濱泥沙侵蝕。 他說:「我們得先證明這一點,我不認為剷山取石會使風力加速,這不合邏輯。」”
报章的朋友阿!你看需不需要,可不可以再谨慎一些?虽然大老板常请喝Kopi O是行内公开的秘密,但是不要把责任全推卸到紧绑的媒体法令和政策好吗?难道作为一个媒体人,不该为自己敬业乐业,为自己的职业尽一份社会责任?没有公正无私,至少要准确是吧!

当然,人民也理应了解,沙巴首席部长回国,马上在机场听取土地测量局和环境局的汇报,是问题真的不小。不小心处理,恐怕会有太多的资信见报?

问题不在沙巴环保协会,问题不在铲海边的山填海会不会使海岸侵蚀恶化。问题是,谁允许承包商泵取20万立方米的海沙堤“方便填海工作”?泵海沙是土地测量局的权限吧?土地测量局基于什么准则给以泵沙许可?为什么在发现有人企图瞒天过海时,没有发出停工令阻止?土地测量局阿!土地测量局,你看工作是不是,可不可以,需不需要,再谨慎认真一些?

*******************************************************************


转载:诗华日报:机场填土造成海岸线遭浪侵蚀? 土地局否认此说法

(本报亚庇十四日讯)州土地测量局总监奥斯曼加玛承认,该局曾批准机场发展商从必打丹的沃山(Bukit Vor)泵沙,为机场扩建计划进行填土工作,但否认此举引发甘榜尊多(Kg Contoh)的海岸线,被海浪侵蚀。他说,他看不出沙丘的沙被泵起,跟甘榜尊多的海岸线被海浪侵蚀,有什么关连。「这只是他们(沙巴环保协会)的看法,有关看法有待证明。」

奥斯曼今日在亚庇国际机场,迎接从麦加朝圣回来的首长后,针对沙环保协会指机场填土计划,造成附近的海岸线受侵蚀一事,如是表示。「我们没有接获海岸线被侵蚀的报告,不过,我们将等待工程谘询顾问的报告。」他也说,他不能接受有关山坵被铲平后,失去挡风作用,风力加速,以致加速海岸线的侵蚀之说法。

沙巴环保协会研究主任温杰升则表示,甘榜尊多位于沃山山下,过去海风吹向海岸时,因为被高约十层楼的沃山所挡,风力反弹,冲向沙滩的海浪被反弹的风力所阻,造成缓冲效应,如今沃山已经被铲平,泥土都拿去为机场填海造地,风速和海浪自然加剧,导至海岸迅速被侵袭。

**************************************************************

装载:华侨日报:導致模範村村民飽受驚濤駭浪蹂躪州土地局矢追究禍首

【亞庇十四日訊】無論何方神聖導致亞庇國際機場對面沿海模範村(Kg Contoh)村民飽受驚濤駭浪蹂躪,將被依法處置。 州土地及測量局總監拿督奧士曼查瑪指出,他相信州環保局會召集一個成員包括土地及測量局和其他相關機構的委員會會議,以商討模範村發生海濱侵蝕問題。 他今日在亞庇國際機場迎接赴麥加朝聖歸來的首席部長拿督斯里慕沙阿曼後受詢時說:「我們會根據環保法令和土地法令採取行動,無論是誰犯錯。」 沙巴環保協會主席黃德今日拉隊到模範村瞭解實況及訪問受影響村民。

必達卡士河口一百米長沙堆被挖走,以開出十二點五米深的水道俾興建飛機降陸指示燈,加上波爾山丘(Bukit Vor)被剷平,失去擋風作用,被認為是模範村如今飽受驚濤駭浪蹂躪的導因。 奧士曼表示,波爾山丘乃政府保留地,機場擴建計劃發展商擁有准證剷開波爾山丘,掘取沙石來填機場,但他不認為剷山會造成海濱泥沙侵蝕。 他說:「我們得先證明這一點,我不認為剷山取石會使風力加速,這不合邏輯。」 他說:「風是在上空的,海濱泥沙侵蝕應該是填海工程造成因為用山石填海,海水向沖向海濱。」 無論如何,他表示該局會調查原因。

州環保局總監雅比央卡日前呼籲承包商繼續推行其他未完成的工程,包括在已填海地段興建十六盏飛機降陸指示燈,不必涉及挖掘畢達卡士河口的沙堆。他說,興建「精確的飛機降陸指示燈」祗不過是整個亞庇國際機場擴建計劃的一小部份次要工程,既然已有報導指尚有其他工程如停機坪和滑行道尚未建好,承包商應該繼續推行其他未完成的工程,包括在已填海地段興建十六盏飛機降陸指示燈。

他重申,該工程承包商與顧問公司末曾把「精確的飛機降陸指示燈」列入早前已獲該局批准的環境衝擊評估報告之中,該局乃經過進一步查詢才發覺興建該「精確的飛機降陸指示燈」將涉及掘取廿萬米河沙,以移走畢達卡士河口的沙堆。 他說,目前畢達卡士河口的模範村發生嚴重海濱泥沙沖蝕,再挖走河口沙推的話,恐怕泥沙沖蝕問題加激。

2010年8月14日星期六

各位沙巴部长和国阵党要,你这回要怎么说?

转载《西西留博客站》的《巫统反对三语招牌》。如此重大的事件, 什么小事?麻烦人家70多位有为青年“和平集会”,还小事啊?!差点就让他无声无息过了,谢谢西西翻译。各位,定期存款,请多多装载;有必要可能要打印,去派咯!

备忘录:
1。大山打根选区,国阵主席--巫统沙巴首席部长慕沙
2。大山打根选区,Karamunting区州议员--国阵自由民主党,沙巴副首席部长彼特彭
3。大山打根选区,Batu Sapi 区国会议员--国阵团结党蒋国华
4。大山打根选区,Elapura区州议员--国阵民政党,区锦华

************************************
2010年8月13日 星期五 
巫统反对三语招牌

在前日下午二时三十分,因为不满山打根市议会的这项建议,巴都沙比区巫青团在该区团长凯鲁.费道斯的率领下,协同七十人集中在山打根市议会大厦,抗议这项使用三语的决定。

两个月前,山打根市议员慕斯达法.哈山(Mustaffah Mohd Hassan)建议把所有设立在民众会堂,包括里巴兰大礼堂(Dewan Libaran )的招牌必须以三种语文,即是马来文、中文和英文书写。这项建议引发巴都沙比(Batu Sapi)区巫青团的各种争议。

在前日下午二时三十分,因为不满山打根市议会的这项建议,巴都沙比区巫青团在该区团长凯鲁.费道斯(Khairul Firdaus Datuk Akhbar Khan)的率领下,协同七十人集中在山打根市议会大厦,抗议这项使用三语的决定。

费道斯自称为『和平聚会的领导人』,他将一份备忘录呈交给山打根市议会主席秘书韩沙.苏佩因(Hj Mohd Hamsan Hj Awang Supain),该市议会主席黄占士(James Wong)当时人在外地出差。

在聚会解散后,费道斯在阿兹曼(Azman)的陪同下前往市区警局,对这项反对向警方报案。

《今日沙巴》总编在事后继续事态发展,并会见了韩沙寻对此事要求回应。

根据韩沙表示,在山打根民众会谈所使用的三语招牌始于沙统(USNO)、人民党(BERJAYA)和团结党(PBS)的时代,当时并没人提出反对。

「此外,现在提倡『一个大马』口号,因此,间接的,如果每个政府建筑物使用和书写三语的确是适宜的,」韩沙解释。

尽管如此,韩沙的解释必须归于政府的即刻决定,而山打根市议会只是跟随州政府的指示办事。

「如果这成为一项错误,并根据领导层对各民众会堂中那些已经张挂了很久的招牌的决定行事,」韩沙表示。

目前《今日沙巴》正安排访问,以听取公众对上述事件的看法,尤其是国阵成员党和巫统。

于此,《今日沙巴》欲告知诸位读者,在这项抗议活动的新闻刊出后,《今日沙巴》总编接获来自多个国阵成员党领袖的电话,以要求对上述事件给予解释。

来源:今日沙巴
原题:PEMUDA UMNO BANTAH PAPANTANDA 3 BAHASA
作者:西门.S.祖玛迪(SHAIMON S JUMADI)
日期:30.07.2010
翻译:西西留

2010年8月12日星期四

那他们都在干什么?

一个朋友看了《沙巴国际机场扩建工程与环境,看谁怕谁的经典!》, 问说,那么执政的,对这样的困境有什么表示?

哦,我这位朋友大概身在异乡太久了,他们,他们在干什么?

首席部长忙着在中东度假朝圣,顺便用纳税人的钱,在开罗买下另一栋建筑,充当沙巴留学埃及的第二栋学生宿舍。有什么问题?愿首席部长一路平安!

马华吗?马华在沙巴议决,要高调问政,不要再偷偷摸摸不唱高调只问成效的为人民做事!要做给人民看,大声讲给人民听!耶!他们说“这个时候最可行的,就是争取出任沙巴副首席部长一职”!什么困境?支持马华代表,出任沙巴副首席部长!众望所归!

马华说,噢,我们在沙巴有3万党员,困什么境?要争取进步党遗留下来的,一国一州议席!支持马华争取一国一州议席!不负众望!

团结党吗?唉,唉,唉!众党要高举手臂,大喊“悲啥肚!”,他们说,进步党遗留下来的里卡士和路阳区的空缺由团结党补上,是“理所当然”!有问题吗?支持团结党理所当然得到这两个议席!民心所向!

巫统吗?他们说要友党在古达的议席!那是回教徒占多数的议席,支持!

各位,我搞个特别网上联署,你们看,来支持支持怎样?

毫无保留支持!支持沙巴州政府在全世界买建筑物,当沙巴学生的宿舍!
毫无保留支持!支持马华代表当沙巴的华裔副首席部长!
毫无保留支持!支持马华重望所归,得到所有进步党留下的议席空缺!
毫无保留支持!支持团结党理所当然,得到所有进步党留下的议席空缺!
毫无保留支持!支持巫统取回所有让出来的议席!

恭喜!恭喜!支持沙巴国阵!国泰民安,太平盛世,民族福祉!定期存款!

沙巴国际机场扩建工程与环境,看谁怕谁的经典!

说看不入流媒体的新闻胡乱,就算了。看到沙巴最老最权威最大流通量的报章报道这样的报道,大概不能说读者诬赖政府,冤枉政府了吧?

沙巴国际机场扩建的工程3-4年前已经开始,搞了好几年,怎么就是不能完工?原因是填海扩建跑道,填到一半,发现邻近的海岸线发生超乎想象的严重侵蚀,环境顾问公司做环境冲击评估报告(EIA)有严重瑕疵。

好了,交通部长来巡视了一回,大概是大动肝火,追究起责任,找人来当替死鬼,“你被人骂,好过我被人骂,反正你被人骂骂也不会死的!”。

官爷对部长喊冤,没有发出过停工令,只是叫这两家环境顾问公司重新评估,不是为官的,造成工程延迟的同时时。人民想知道,既然是已知环境冲击评估报告(EIA)有严重错误,与事实不符,严重海岸侵蚀已经造成;官爷没有权力责任和使命去停止一个,从计划核准的第一天开始,就存在误导人民,隐瞒着一个决定性关键的计划?环境冲击评估报告本来就不该核准,这样的扩建规模和建设方法。(#1)

作为一个拥有执法权力的部门,作为一个审核机构,某公司可否成为合格的环境评估顾问公司的执照发出部门。当发现,这家顾问公司的评估,预测冲击,与实际的填海的环境冲击,完全相反(“total contradicted”)时,难道这部门没有义务,权利,责任和使命去纠正吗?这是喊冤的时候吗?是计划的背后利益团体动不得吗?人民的权益不是完全交托在你的手上吗?这不是你的失责吗?(#2)

顾问公司为什么会在评估报告,完全没有提及这个河口村庄,会发生严重侵蚀?(#3)
(1) 是顾问公司根本不符合资格,那是这部门的审核出现滥权舞弊吗?
(2) 是顾问公司,碍于计划背后利益团体庞大的政商压力而屈服?
(3) 这专业顾问公司是不是失信于官方机构的委托,和失信于人民的权益?这大概不是民事纠纷,这可是刑事失信(CBT),应该给以刑事提控吧?

哈!作为负责沙巴州环境保护部门(EPD),作为评估核准(the authority)“计划环境冲击评估报告”的机构,核准的基础(basis of approval),竟然是选择相信它准确无误(believing…… were accurate),而不是独立评估。这可以为你减少,哪怕是任何一点点的失责的愧疚吗?(#4)

来啦!戏肉来了!当环境冲击评估报告核准后,计划要建额外的600米填海跑道,EPD只是像普罗大众那样听说(hear unofficially)!在通过向环境顾问公司求证,才确认此事!当要求环境顾问公司重新评估时,环境顾问公司拒绝了! 这是什么东西?(#5)
(1) 顾问公司凭什么决绝做新评估?
(2) 作为其中一个核准计划的单位,当发现批准A,要建B,不应该马上要求停工?不该由建设雇主(project client)负责通过顾问公司的新评估(reassessment),寻求许可吗?并且向EPD展现新单元的完全合符要求吗?
(3) 为什么是EPD要求顾问公司做新评估?谁是老板,谁怕谁?
(4) 有没有其他利益集团势力干预,阻止作为一个负责环境保护的政府机构,执行它所被委托的使命和责任?

同样的,既然EPD认为额外的工程单元(600米的跑道)所牵涉的,必须有新的环境冲击报告(a fresh EIA),为什么不坚持专业要求?为什么让步?让步求其次,允许比较片面的水力研究(hydrological study),并呈交水力假想模式(hydrology model)为第一次环境冲击评估报告的附件(appendum)。(#6)

其实也不必你多报告了,这样的结局,难道不在大家的意料之内?环境冲击评估报告的附件(appendum),里头的水力假想模式(hydrology model)根本没有涉及侵蚀的问题,造成整个天然沙堤屏障完全消失。(#7)

是的,我们知道,经过这一切,EPD没有发出停工令,一切的工程延误,与你无关!你究竟为谁服务?谁是老板?(#8)

这根本就是一齣活生生的欺骗,失信,无能,横行霸道的戏码!难道顾问公司,官员,背后的利益团体,监督工程单位,顾问公司,部长,首席部长等等,不该马上被警方,反贪委员会,州廉政委员会,国家关键绩效领域管理单位,公务员纪律委员会,专业工程师组织等等调查吗?

************************************************************

转载:DAILY EXPRESS:Dept 'not to blame for delay'
Published on: Wednesday, August 11, 2010

#1 Kota Kinabalu: Th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Department feels it is being unfairly implicated in the KKIA extension project delay. EPD Director, Yabi Yangkat, stressed that it never issued any stop work order except to ask the two 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 (EIA) consultants to do a reassessment of their report after severe unanticipated erosion hit the adjacent coastal village of Kg Contoh.

#2 According to him, some of the predictions in the original EIA report on the impacts of the Kota Kinabalu International Airport reclamation "totally contradicted" what actually happened in terms of coastal erosion. "But the fingers began pointing squarely at the EPD," he said. Feeling the need to clarify the background issues, Yabi said it had to call on the EIA consultants and contractors to make necessary amends.

"Twice we were implicated for blame in Parliament, first upon being questioned why the EPD failed to identify the erosion after villagers complained to their MPs about losing houses to waves. "Secondly, we were named by Federal Ministers for delaying the approval of the Reassessment Report which they said contributed to the delay of the extension project," Yabi said. Yabi cited a reply in Parliament in July by Deputy Transport Minister, Datuk Abdul Rahim Bakri, who when questioned by DAP Member of Parliament for Kota Kinabalu, Dr Hiew King Chew, on the delay, said that apart from delay in possession of the land formerly owned by Royal Sabah Turf Club, there was "also delay in the approval of the Supplementary EIA Report on the Petagas River Mouth, because of the work carried out there." The approving State agency in this case was the EPD.

#3 Explaining the events, Yabi said the EPD received and approved the original EIA for the KKIA extension project in 2007. "In the original EIA report, there was no specific statement that Kg Contoh (on the southern beach of the Petagas rivermouth) will be badly eroded. "But when reclamation was undertaken, very severe coastal erosion occurred, particularly in Kg Contoh, partly because the 100-metre long bar at the mouth of the Petagas River was removed during the reclamation process. Hence the waves began to hit the village directly," Yabi said. The kampung folks lodged complained to Putatan MP Datuk Marcus Mogigoh, who posed the question to Federal Minister of Natural Resources and Environment, Dato' Douglas Unggah Embas.

#4 Yabi said EPD approved the original EIA on the KKIA extension project on the basis of believing that the recommendations provided in the EIA consultants in their report, were accurate. "But in the original EIA report, there was no mention of the Landing Approach Light project component," Yabi claimed.

#5 "As time went by, we heard unofficially from various sources that they would be building the Landing Approach Light facility which would extend 600m out to sea from the terminal end of the reclamation."Upon further enquiry, the two consultants confirmed this. To facilitate this, they said they would dredge sand from the Petagas River mouth but didn't say the volume nor how they planned to carry it out. "It was then that we asked the consultants to undertake another EIA study but they declined." Yabi said the beach erosion in Kg Contoh presently is very severe. "Our worry is that if they dredge a very deep 600m channel right in front at Kg Contoh, the coastal village may even collapse.

#6 "The latest we heard is that in order to build the Landing Approach Light they would need to dredge two channels and excavate 200,000 cubic metres of sea sand from the project site," Yabi said. The EPD felt that excavation of that scale would needed a fresh EIA. But since the consultants declined, a hydrological study which involves modelling was agreed to and in March 2010, they submitted this additional report called the appendum to the EIA report, Yabi said. "We duly approved this Reassessment Report three months later after meeting with the relevant technical departments and getting additional information from the EIA consultant," Yabi said.

#7 "It was during a second meeting with the EIA consultants and the contractors on July 22 that the consultants verbally told us that the channels would be 12.5m deep, arguing that such depth was needed for the construction barge to access the area to carry out work. "That's 40ft deep almost equivalent to a four-storey high building (approx 40ft) deep but the figures are not specified in the Reassessment Report," Yabi claimed. "A site visit on 30 July by three of our senior officers also confirmed that the 100m sand bar in front of the Petagas River mouth had been removed but the Reassessment Report or Appendum to the EIA report failed to take this (disappearance of sand bar which originally provided a buffer against waves) into account and we are worried about the consequences of such deep channels dug so close to Kg Contoh ," Yabi said. "Since barges are normally flat-bottomed which might have a displacement of say just eight feet, it also raised questions on why they need to excavate a 40ft deep channel," Yabi said.

#8 Nevertheless, Yabi said no stop work order was issued but the EPD issued directives that there be no dredging of sand at the site and that the contractors would have to find a more environmental way to build the Land Approach Lights facility. "Secondly, they will have to inform the EPD what method they are going to use to get the job done," Yabi said.

2010年8月11日星期三

大大老板,大老板,老老板,老板,我,我们,神像I,神像II

“你们在背后对我指指点点,就是批评我们!”
多么有智慧啊!

大老板因为海岛度假屋的事很不爽老老板,
一声令下,把老老板建到一半的神像I喊停。

大大老板告诉大老板,别把私事搞到像针对C社群,
大老板找了老板,说老老板的神像I不给建,给老板建神像II。

一来可以安抚不是针对C社群!
二来就是明目张胆霸道你老老板,看你奈我什么何?
三来就给老板和我来个顺水人情,廉价政治宣传,捞点C社群的政治资本!
一石三鸟啊!何乐而不为?

老板交代我,把事情做得妥妥当当,
于是,我宣布大老板不单没有针C社群,还拨地让我们来建神像II,
老老板建不完的神像I,不关大老板,不关政治,不关霸道,是老老板的问题!
没有没有,大老板没有政治霸道老老板,大老板没有法理霸道老老板。

大老板和老板要的信息就是,别对抗,听话顺服,也可以得到(神像),
是啊,重要的是,要得到要的东西,代价又不会太高,这就是政治智慧和手段,
老老板没有的政治智慧和手段,我有!
于是,我可以向老板交差,老板可以向大老板交差,大老板可以向大大老板交差。

一年过去了,神像II呢?
哦,我们快要出发去取经,看看要如何建神像!
大老板说,别急别急,反正如常,好事多磨,
一件事先说来爽,再来等待拨款患得患失才可以驾驽,
第一次选举拨款,第二次选举开幕,这才叫经济!

你们,就别指责我,当大老板的杀人政治工具和奴才。。。。
我捅老老板的哪一手政治刀。。。。能全怪我吗?
对,对,对!
你们批评我当政治工具,就是批评我们整个h社群,批评我们h社群的信仰!

他们说:
当初你捅哪一刀时,难道不政治吗?今天你躲在h社群后面阿!
你要不政治,你当初会说,我们会努力建神像II,希望神像I可以有朝一日竖立起来,
而不是卖弄你自以为是,所谓的政治智慧和手段!
还有,你那一副助纣为虐,神像I不能建起与人无尤的姿态!

2010年8月10日星期二

歌颂伟大人民领袖慕沙阿曼!

看了沙巴州政府主流正统媒体的报道,
我心中一股热血澎湃和惊觉,
懊恼我们过去多么的无知和不懂得感恩!
党是人民的保姆,慕沙是我们的红太阳!
每天照耀着我们,指引着我们,走向世界第一,走向光明前程!

英美西方帝国主义的妖魔鬼怪,去死的什么联合国,
搞什么脱贫都50年了,却不见效果!
“我们在今天已创造了历史!”
沙巴有一个零赤贫的县叫斗湖!
家庭亲,不及党亲;父母亲,不及伟大的领袖亲!
慕沙是沙巴子民的父母,慕沙是我们的希望,慕沙是沙巴的红太阳!

当我们的母鸡生了十多粒蛋,全孵出小鸡,每只鸡再生十粒蛋,孵化。。。
古打毛率的稻米,每亩年盛产9万公斤,
不上几个月,沙巴将会成为世界最强大的州属!
赶上帝国主义的新加坡英美!
“我们的计划不仅在斗湖开花结果,在州内其他地方也同样取得成绩”!
邪恶的西方列强,你休想来挑拨离间!
“沙巴首席部长慕沙安曼办到了”
慕沙是我们的再生父母!党是我们的明灯!

歌颂我们党“完美的首相夫人”,
歌颂伟大领袖派发每人USD738给393名特选的农民!
党万岁!伟大人民领袖慕沙万岁!

我喊口号时,鸡皮疙瘩也在所不惜!
唉,要什么年代了?

天啊!请救救我吧!

**************************************************  


转载:寫下新的里程碑,斗湖達零赤貧人士

沙巴首席部長慕沙安曼辦到了。如今沙巴這個位于東馬的州屬正積極朝向消除貧窮方面前進,斗湖更在州政府推行的一系列消除赤貧人士社會經濟計劃下受惠,成爲沙巴州内首個沒有赤貧戶的縣。他在8月1日當天分發2400令吉(約738美元)予393名在卡拉巴干,一個距離斗湖約50公里(約31英里)的城鎮作從事農耕的居民。該筆金錢相等于最低薪金的三倍半。

“我們在今天已創造了歷史,”也是財政部長的慕沙如是表示。“我們所推行的計劃不僅在斗湖開花結果,在州内其他地方也同樣取得成績。” 慕沙指出,全靠州與聯邦政府兩者互相合作,始能讓這一切變成可能。“透過這些計劃,我們不僅能為赤貧人士提供就業機會,同時也能付予他們可觀的分紅,”他補充道,州政府一直設法協助他們脫離貧困。政府不僅給予當地的居民屋子,還撥出土地讓他們得以在州機構如Sawit Kinabalu有限公司的農業計劃下受惠,種植油棕和橡膠等具有商業價值的農作物。此外,他們也能在該土地上畜養牲口以獲取肉類和牛奶,以及種植蔬果。

在政府的社會經濟計劃下,他們將會教導赤貧人士縫紉、製作服裝、理髮和烹飪等技能,讓他們得以自力更生,養活自己。與此同時,政府亦提供諸多如微型貸款的資助,協助他們經營小本生意。慕沙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他所推行的種種政策,包括在州内30個地點推行迷你園坵計劃,讓村民籍種植具有高商業價值的農作物賺取高收入,成功令州内赤貧人士從去年的1萬8294人,下降至截至今年7月21日的1萬4770人。他透露,政府將會在靠近斗湖的西巴迪的拉巴河增設30個迷你園坵,為當地居民帶來財富。“今年,聯邦政府會撥出1億300萬令吉的撥款作爲在赤貧人士房屋援助計劃的用途。” 他也披露,爲了確保政府能更有效率的推行消除貧窮計劃,他們經已成立“焦點小組”(focus group)作爲觀察用途。 Insight Sabah, 登載於 02-08-2010 03:32 pm

2010年8月9日星期一

如何得出这个数据和结论?

数据分析,大概是这几年的工作重点。但我左看右看,怎样也看不明白。结果花了一整天的时间,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相关报告,也找一些比较主流如华盛顿邮报的报道,看一些英美的调查

联合国和许多国家的国民年均阅读数据,是加上抽样问卷方式,得出结论的。马来西亚又是怎样得出,国民年均阅读8至12本书的?这可是超越美国叻!

我一向以为,自己大概在阅读这个数据上,贡献不少给马来西亚;怎么突然之间,自己差点变成负贡献?这个很吓人哦!几个问题值得思考:

(1) 马来西亚的政府和私利图书馆,什么时候开始有记录进出人数?

(2) 2008年总进入图书馆的人数3千8百万人次,代表什么意思?

(3) 算你每进入图书馆一人次,读一本书,除2千8百万人口,也是1.4本书对吗?

(4) 又或者,3千8百万人次上图书馆,每人次的平均借书量,得有9册,才可能有这样的成就对吗?

(5) 又或者,估计全国大约7-8百万学生,至少得贡献,每年阅读30-40本书。把必读参考书也算进去,大概也未必有这个数量吧?

无论如何,我希望这是对的数据和结论,马来西亚人迈向知识社会真的不远了。

但如果,连这个数据也搞不对,不论是官员们的无心之过,还是故意被政客夸大。马来西亚!阿!马来西亚!叫神救救你吧!

********************************************************

转载:沙大︰年均8至12本书 大马阅读文化渐扩散

(本报亚庇五日讯)沙大图书馆长鲁吉娅阿蜜今日表示,大马阅读文化已在民众间逐渐扩散。她说:「根据2009年大马图书馆数据显示,2008年约有3千8百万人去图书馆,而2007年则约有2千1百万人。」「比起过去三年(平均每年阅读2本书),如今多数大马人平均每年阅读8本至12本书。」沙大图书馆长鲁吉娅阿蜜是于今早,在沙大图书馆为「2010年沙大阅读风气计划」开幕仪式致词时,这么表示。

她也说,根据2004年马大教育刊物里的「教育者阅读兴趣」研究报告显示,教授们比较喜欢阅读报纸以及教学书籍。「该研究报告也证实,透过阅读,教育者可增强工作领域范围里的知识。」补充,教育者需成为学生的模仿,向学生们展现阅读的乐趣。

*********************************************************

转载:Book reading a big hit among Malaysians
Tuesday, March 2nd, 2010 15:10:00

KUALA LUMPUR: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 and Culture Minister Datuk Seri Rais Yatim is all smiles with more Malaysians taking up the book reading habit. He said the ministry recorded a whopping 38 million visitors to libraries nationwide, including those in public and private universities, exceeding the 28 million Malaysian population.

Rais said this at the launch of the "Mari Membaca 1Malaysia" programme this morning at the National Library in Jalan Tun Razak. Also present were Deputy Information Minister II Senator Heng Seai Kie and Malaysian National Library director-general Datuk Raslin Abu Bakar."Reading has become an enveloping habit for Malaysians with most reading an average of eight to 12 books per year," said Rais. He said his ministry was stepping up efforts to balance computer literacy and book reading habits as "the personal computer has become a competitor in the conventional knowledge seeking process". "It is good that people are going online to read but we must balance it out with book reading habits because we don't want our younger generation to be slaves to the computer monitor. Every three hours of computer usage should be balanced out with an hour of reading books."

The ministry plans to identify several personalities, such as former Prime Minister Tun Dr Mahathir Mohamad, Angkasawan Negara Dr Sheikh Muszaphar Sheikh Shukor and local celebrities, to find out their reading habits and portray them as icons for the book-reading programme. Dr Rais said it would be a good idea to get celebrities, such as actress Datuk Michelle Yeoh, to host a book club, just like America's top talk show host Oprah Winfrey. "We also want to encourage the growth of local book publishers, which in turn, will encourage the emergence of new local writers."

2010年8月6日星期五

牢牢的记着这些政客在州议会的嘴脸

国阵资深部长于墨斋
国阵资深部长陈树杰
李生对这事情的形容是贴切不过的。你可能喜欢杨德利这个人,你也可能讨厌他,甚至憎恨他;可能是因为他的所作所为,可能是你的政敌,可能是你的前老板,可能是政治上本来就是势不两立!我同样的要告诉你,忘了杨德利,他不是重点。陈年老事一件,沙巴州政府主导运作的沙巴信托基金股价一阙不振,从马币一元跌到剩下十来仙,里头涉及5万5千沙巴人民的投资被绑死(如果还没有卖,卖了,叫亏损)。有几个问题要理解,

(1)涉及如此庞大人民利益的事情重要吗?如果重要,那事情来龙去脉的真相,有没有涉及失信?有没有利益冲突?如果有,是谁涉及?谁该负责?是需要理清的对吗?

(2) 如果理清责任是必要的,怎样才是最好理清如此庞大的责任问题的方法?
  • 报警,由警方调查。由警方宣布没有证据,或把证据一并交由检控部,把负责和涉嫌的人控上法庭。
  • 报案,由反贪委员会调查。由反贪部宣布没有证据,或把证据一并交由检控部,把负责和涉嫌的人控上法庭。
  • 沙巴州议会,做为一个代表全体人民利益的最高的力机关,要求成立独立皇家调查委员会,搜查物证,传召证人,理清事情真相和责任。如有发现违法,交由检控单位提控。
  •  沙巴州议会,做为一个代表全体人民利益的最高的力机关,自行监督,把一切相关的文献和资料,发表成册,发表--- 白皮书(一般上是解说政府政策取向的说明文件),青皮书(一般上是没有定案的文件,以取得人民的意见)。公开给全体人民检验,如有发现违法,交由检控单位提控。
  • 被指控的涉嫌者,在报章指名道姓,谁才是真凶就可?
  • 被指控的涉嫌者,在报章道歉,并且解释来龙去脉就可?

 (3) 身为博学多才的医生和资深部长,于墨斋提出好几个疑点和嫌疑值得追究。当然,往后的证据就该还原当时的决策有没有存在弊端。但是,要被指控者在报章指名道姓,谁是真凶,道歉和解释,是解决这个关乎几万沙巴人民利益的最好方法吗?这是完全解开这个案件的最佳方法吗?别开玩笑了!

(4) 于墨斋为什么不能准确,理智和系统化的看待这事情?

  •  于墨斋不是很聪明的人?
  • 于墨斋把个人政治恩怨(噢,沙巴政坛谁没有政治恩怨?根本就是错综复杂和纠缠不清!),发挥到沙巴州议会里头。妄顾公理和人民利益,超越个人得失和恩怨,超越政治,超越政党的大原则?
  • 于墨斋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吃君之禄担君之忧?
 (5) 那如果警方和反贪委员会,有过,在非常时期大动作,以服务某些政治团体的经验(当沙巴进步党宣布要对前首相,在国会题不信任动议时,杨德利马上被反贪会,就这基金的事,高调调查)!人民大概也不会信服,里头不会掺杂政治角力的元素!摒除掉一切可能影响真相大白的元素,剩下什么选项?

(6) 还有什么选项?成立独立皇家调查委员会,或是发表白皮/青皮书供人民检视,对吗?等到发现的确有舞弊失信和利益冲突发生过时;被检控,就不是你我要不要,想不想的问题了,对吗?但是陈树杰认为“发表白皮书,显然就是为了为杨德利洗清责任”,这是因为,

  •  没有发表白皮书之前,他已经知道杨德利无罪?
  • 白皮书这东西嘛,在国阵政府里头,就看你要怎样写罢了,那有真相这回事?
  • 马来西亚和沙巴的公务员都是番薯,那有能力提供如此完整的文献,所留下来的,已经肯定没办法证明舞弊了?
  • 白皮书,黑皮书,红皮书这些东西啊,在国阵政府就是万试万灵的金钟罩护身符,以后还得为大家开脱的,说不定自己也需要叻?
 (7)要是杨德利真的有罪,这可不是他可以骂骂人就可以解决的是吗?陈树杰在堂堂议会挖苦别人会被老板骂,是出自什么心态?

  • 心有余悸,被旧老板骂的噩梦还没有完全忘掉?
  • 州议会,作为人民权益最高机关,不正视问题的核心,却是借题发挥你的私人恩怨,把昔日把自己骂得狗血淋头的老板,今天的落水狗,加一脚,吐一口口水,泄心头的恨?
  •  就说5万5千沙巴人民的血汗钱,难道不该超越政治立场和政党,为沙巴人民求一个真相?不该把涉及舞弊的人绳之以法?这样的理由不该超越“只有部长才有权发表白皮书”吗?
  • 还是,没有猛打落水狗,新老板会骂得他狗血淋头?
 (8)最后于墨斋说,就算警方和反贪会不能将一些人归案,也不代表他清白无罪!道义上是这样的,除非他可以证明自己没有罪是吗?哦!guilty, until proven innocent!

  • 作为执政党一份子,沙巴非法移民变合法居民,你清白吗?
  • 作为执政党一份子,沙巴从最富裕沦为最贫穷州属,你清白吗?
  • 作为执政党一份子,沙巴天然气送民都鲁,强迫沙巴接受燃煤发电,你清白吗?
  • 作为执政党一份子,沙巴544架老虎机,来吸取沙巴病入膏肓病人仅剩的一些血,一句中央政府发的执照,同是国阵政府,你清白吗?
  • 重作执政党一份子,整十来年,以前执政政府没有理清的责任;你没有责任搞明白吗?你可以只批评以前政府的不是,却不追究与为人民讨个真相,不做些什么吗?你清白吗?
 ***************************************************************
装载:参与辩论沙信托基金股价低迷动议 于墨斋开足火力猛轰杨德利 只一味要求白皮书不透露真相2010-08-04 18:08:45

(本报讯)州资源发展及资讯工艺部长拿督于墨斋医生昨日参与辩论“要求州政府针对沙巴信托基金股价低迷问题发表白皮书”动议时,开足火力猛轰前任首席部长拿督杨德利祗会一味要求发表白皮书,却不向外透露真相。他也指亦是沙巴进步党主席的杨德利还欠股民一句道歉和解释,“进步党方面今次不过是企图利用州议会机制来进行浪费时间的政治技俩和搏取廉价政治宣传,州议会不通过这项不负责任的动议是没有错的。”

他说:“今天是州议会里伤心的一天,因为又提醒大家有关有五万五千股民的沙巴信托基金股价狂泻的痛苦往事。“沙巴信托基金由每股一元狂跌至每股一角七分,投资者所蒙受的财政损失有多严重,眾所皆知,许多人在受到一些人的鼓励下,把他们的终身储蓄投资到这个基金,甚至还向银行借贷及抵押屋子以筹集资金来投资,但最终他们面对沙巴信托基金价格崩泻的局面。

“沙巴信托基金于一九九四年推展后,在一九九五年时曾经上升至每股近一元五角,但当杨德利担任首长后,即于九六年开始下挫,并于九七年、也就是他担任首长的第二年,掉至谷底,甚至比一块香蕉饼的价值都不如。”

也是团结党署理主席兼亚庇亚庇州议员的于氏表示,令人伤心的是,沙巴信托基金股民经历了这些年来重重恶梦,杨德利却从未说过一声道歉或同情的话,而同样来自进步党的州议员还向州议会提呈该动议。他表示,杨德利个人还厚颜无耻地把华里山哈达有限公司及苏尼旺控股有限公司和沙巴信托基金于一九九七年及九八年发生的股票交换事件连接起来,由于沙巴信托基金当时抛售了手头上的一批蓝筹股如大马国际船务机构,而将有关资金用来购买了目前已在除牌的北婆木材公及舒戈邦公司股票,导至沙巴信托基金损失了一亿一千四百万元,而这两个股其实和李约民有密切关系,而李氏和杨德利之间的关系更加不会陌生。

他说,根据一九九八年一月十六日在英文《婆罗洲邮报》引述杨德利的谈话谓“华里山哈达将把从该股票交换中取得的五千万元扶持沙巴人民所投资的股项,这可让沙巴信托基金从中得益。”他表示,但是,经他前日向沙巴信托基金管理层查证,他们从未收到这笔款项,这意味著,在那非常时期,杨德利从来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扶持沙巴信托基金。于氏说,倘里卡士州议员拿督刘德泉真的那麽关心沙巴信托基金课题,为何在一九九六年至九八年间,也就是沙巴信托基金蒙受最严重损失期间,也是拿督杨德利担任沙首长期间,不要求发表白皮书来调查这起股灾。他说:“杨德利那时担任首长,若他那时很有诚意关心沙巴信托基金,我肯定他那时要发表多少白皮书(WhitePapaer)都没有问题,甚至甚麽黑皮书、粉红彼书、厕所纸(toiletpa鄄per)、卫生纸(tissuepaper)都可以,为甚麽那时他没有要求?”

他表示,但是,杨氏那时只给了一个不全面的答案,却没有想到要发表白皮书,“我希望里卡士州议员可以向我们厘清这点。”于氏表示,最令人感到费解的是,事过六年,杨德利又改变主意,并于二零零四年在每日快报上发表一番话,指当年沙巴信托基金股价剧挫一事与华里山哈达无关,并谓“要把一九九七年沙巴信托基金股价狂跌一事与华里山哈达之间扯上关系的企图,是不会有成果的”;“这不过是杨氏在选择性失忆。”

他指出,沙巴进步党很会在不同时间选择说不同的话,把沙巴信托基金持有人当政治足球般踼,没有人还会认为他们有诚意关心这项课题。他说,进步党如今可做的,就是向沙巴信托基金购买者致歉,为这些股民所损失的金钱,所蒙受的痛苦和创伤致诚道歉,而不是在二零零四年过后一直提出要公布白皮书,那不过是在侮辱信托基金股民,人民并不会因此而被愚弄。他说:“不要以为会呼吁他人向警方或反贪委员会报案就没有事,须知世界上有许多干坏事的人,警方也不可能一一将之逮捕归案,但这些未被绳之以法者并不代表他们无罪!”

于氏说,当时身为州议员的他要求杨德利针对沙巴信托基金股价崩泻一事作出解释时,竟然遭后者起诉,虽然这项控状较后被撤销,但可见杨德利的狂傲态度。他说,杨氏迟至今日仍然未向大家解释有关那一亿一千四百万元的损失,以北婆木材及舒戈邦股票当时的交易关系,“他还欠大家一个解释。”他说,现任的州政府采取了实际行动来拯救沙巴信托基金,投资了二亿元,二零零九年沙巴信托基金的淨资产提升了五十五巴仙,投资者也从中受惠;虽然沙巴信托基金现有的价格和原价仍相差很大的距离,但至少证明政府把人民的利益放在心上,而不像一些人利用沙巴信托基金股民来搏取廉价宣传。

较早时,同属团结党的州社会发展与消费人事务部助理部长拿督赫柏拉加丹在参与辩论时表示,沙巴信托基金股价当年狂泻一事,应交由大马反污委员会进行调查。他声称,沙巴进步党州议员要求州政府发表白皮书,事实上并无助于解决沙巴信托基金的问题。他也出示大量剪报来批判杨德利,认为后者才是应该针对沙巴信托基金股价狂泻一事作出解释的人,“即然一名拥有敦衔头的前联邦部长都可以被调查,没有理由一名州领袖不能被调查。”

*************************************************
装载:沙巴州议会经逾二小时激烈辩论后驳回刘德泉要求就沙信托股发表白皮书动议
2010-08-04 14:08:46

(本报讯)州议会昨日在辩论由在野的沙巴进步党籍里卡士区议员拿督刘德泉提呈之“要求州政府针对沙巴信托基金股价低迷问题发表白皮书”动议后,由一眾议员表决驳回该动议。州议长拿督朱哈马希鲁丁在经过费时二小时廿五分钟的五名朝野议员辩论及总结并进行非點名表决后,宣布州议会驳回该动议。这意味著,在过去多次州议会会议中均无法达成辩论该动议、包括于今年四月间史无前例地遭州议长以“时间已过”为由拒绝辩论该动议的进步党议员,今番动议虽然成功登堂并端上会议桌,依然未能得偿所愿。整个辩论与表决始于口头问答环节于早上十一时结束之后,刘氏率先起立,再以六大理由、包括“来自团结党的拿督于墨斋医生等领袖,不论身在反对党或目前身在国阵时都不断地针对沙巴信托基金提出疑问”要求辩论该动议。

但是,州工业发展部长拿督陈树杰跟著“劝告”刘氏收回该动议,因为议会常规并无条文可供州议员援引指示州政府发表白皮书。他说,根据议会常规第十七(二)条文,祗有部长才有权发表白皮书。

他说,如果刘氏需要有关沙巴信托基金股价低迷问题的相关资料,可以透过书信方式向州政府索取,“我相信透明化的州政府愿意提供相关资料。”

无论如何,刘氏坚持辩论该动议,州议长逐询问可有议员附议,同属进步党的路阳区州议员谢秋菊随即起立附议,州议长逐宣布州议会开始辩论该动议。团结党籍的州社会发展及消费人事务部助理部长兼卡达迈安区州议员拿督赫柏拉加丹先行参与辩论,接下来的是谢秋菊,然后是团结党籍州资源发展及资讯工艺部长兼亚庇亚庇州议员拿督于墨斋医生,以及民主行动党籍斯里丹绒区州议员黄仕平,最后由陈树杰代表州政府作总结。

陈树杰在总结时表示,进步党议员错误援引议会常规提出要求,因为不仅议会常规并无条文可供州议员援引指示州政府发表白皮书,根据英联邦国会注释,所指的白皮书乃“政府在寻求修正法令或推动新计划前通报州议会及收集民意”文件。他说,显然的,进步党州议员提出该动议乃要政府透过该文件让杨德利无须负起沙巴信托基金股价滑落的责任。

黄仕平此时打岔询问州政府是否愿意设立皇家调查庭,来徹查沙巴信托基金股价滑落问题,惟未获陈氏的回覆。陈氏继续指出,其实,谢秋菊已在其辩论中提及该股价滑落的原因;此时谢氏马上询问陈氏是否同意她所说的“该股价滑落乃因一九九七年区域金融风暴造成”,陈氏在停了数秒鐘后回答:“但是,人民并不信服于此说法。”

陈氏随即揶揄刘德泉及谢秋菊二人,表示“非常同情他们的处境”,因为倘无法完成在州议会提出该动议,“回到进步党总部就会遭该党主席拿督杨德利责罵”,“因此,他们要求政府发表白皮书,是为了他们的党主席。”他说:“白皮书并非为他(杨德利)谋求开脱政治责任的文件……就算我们要发表白皮书,也是为了说明沙巴信托基金未来发展方向与计划,而不是‘回到’一九九七年。“如果说国阵州政府不关心沙巴信托基金的未来,我们就不会有那麽多的努力(谋求推高其股价)。”陈氏在结束总结前表示要求州议会驳回该动议。

2010年8月4日星期三

躲在懵懂后面的厚颜无耻与市侩

你说:我是为了解决沙巴电供不足问题,沙巴人民一同安居乐业,一同发财,我也是为了下一代!

什么样的政客还敢讲这样颠倒是非的话?
什么样的领袖还敢粉刷这样愚昧空洞的太平盛世?
什么样的官员还敢讲这样大言不惭的使命?

唯利是图小人,市侩商人,厚颜无耻的无赖,不但历史有;
沙巴有!沙巴华社有!沙巴活生生的有,沙巴的华人商会有!敢敢讲!

这是典型厚颜无耻! 此人最拿手功夫是,在一些场合清楚明快的说了老板要听的话,制造华社代表的意见,合理化已经征询华社意见,制造计划经各方同意推行的假象。然后马上回复老人痴呆状态,扮老懵懂,对于外界声讨,然后躲在懵懂的后面,完全不必回应任何问责,不当一回事, 如此厚颜功夫,非常人可及!

非常时期,此人总会“代表”沙巴华社说几句话,向当权的大抛媚眼,尽显忠心奴才本色。纵使是违背所有代表的意愿,纵使是违背大部分会员的意见。无耻到这个地步,不是每个人可以做到!

当然,每个人都有发表意见和选择的权利,包括你。什么为了商家好!什么冰箱没有电谁来赔!堂堂皇皇的大条道理!但是,我们郑重请你说话代表他自己,我自己会说我想要说的话。SPEAK FOR YOURSELF!

我只是想,为什么沙巴华人商会,十多二十年来,就是要选这样的一个角色当会长?此人是沙巴最出色的华人商会人才,无人可及吗?此人的确代表大部分华人商会成员的意见和主流思想吗?此人的说话,基本上是代表决多数商会成员的意见和看法吗?整个沙巴的华人商家的心态值得进一步检验,真的是普遍上市侩如此吗?

你说:没鱼虾也好!没名,利也好是吗?没主,仆也好是吗?不能当家作主做自己的主人,只要发财,当娼卖笑做奴才也好吗?

你凭什么解决沙巴电供问题?你凭什么要沙巴人民接受洁净的天然气送往民都鲁,沙巴用肮脏的煤炭发电?你凭什么让沙巴人民安居乐业?建燃煤发电厂大家发财?发财是真的,什么人发财?独立发电站,整个煤炭供应链,看来你很清楚!

这不是没有电,商家冰箱内食物坏了谁赔的问题。这不是你的话语,这是国能主席廖莫基,两年前在沙巴公然刊登全版广告,威胁沙巴人民,不接受燃煤发电,后果自负的延续!

一个只问利益,不问社稷公义的商家,我会宁可选择杯革!我选择不用你的服务,我选择不买你的东西!我鄙视你!

********************************

建燃煤電廠計劃課題黃德猛烈炮轟陳友仁「沒魚蝦也好」談話

【亞庇卅一日訊】沙巴環保協會主席黃德今日猛烈炮轟日前呼籲州人『暫時接受在本州興建燃煤發電廠計劃』的沙巴中華大會堂總會長拿督陳友仁。 他說,陳友仁身為本州華人及商會領袖,應該很清楚知道拿篤商會八十多巴仙會員已表明不接受燃煤發電廠計劃,如果還有一絲絲的民主概念的話,他應該考慮拿篤會員的感受。 他說:「不過,社會裡總有一些已經沒有辦法改變的人,或因某些原因或私人利益而不願意去面對、不願意向前邁進、見光淺短、繼續停留在六、七十年代思想,習慣了這種"大石壓死蟹"(以勢壓人)的處事態度,所以他們繼續在原地踏步。可是沙巴人民已經有了新的方向,他們的環保意識已經開着快車要追上全球步伐。」 「所以我們也不要對這種已經遲暮的所謂領袖浪費太多時間。」黃德表示這是他一直沒有回應陳友仁的原因。 他說:「很多人怪我怎麼不回應陳友仁的言論,我本來已決定不答這種無聊的言論,既然你們(媒體)問了我,我不回答就等於不負責任。」 他說,像陳友仁這種"沒魚要吃蝦"的人,哪會想到以後孩子連蝦米也沒得吃。 他說:「這種人在我們的孩子們將來面對沒有食物的挑戰時,還是會講魚講蝦。」 陳友仁日前以潮州俗語『沒魚蝦也好』呼籲各造退而求其次,暫時接受在本州興燃煤發電廠計劃。

************************************************

回应黄德谈话“你有权谈环保,反对煤电厂”陈友仁:我有权赞成
2010-08-03 17:08:12

(本报讯)沙巴中华大会堂(华堂)总会长拿督陈友仁昨日指出,他有权呼吁州人暂时接受兴建燃煤发电厂计划,沙巴环保协会主席黄德不应就此对他个人作出批评。他说:“我知道你(黄氏)为了环保而多努力,你有权谈环保、反对煤电厂,我也有权表示赞成;你的考量是环境污染,我所顾虑的是商家的利益,我们的冰箱没有电、找谁来赔?“大家应该对事不对人,不要罵到我个人来,这是没有意思的……你(黄氏)说我是‘迟暮之士’,我不过是比你年纪大一点点而已;大家都会老,要懂得尊重别人,罵人之前要先照照镜子。”

陈氏也是亚庇中华工商总会会长,他是在亚庇接受报界访问,回应黄氏炮轰他为“思维停留在六、七十年代的迟暮之士”时这麽表示。黄氏上周末炮轰陈氏呼吁州人暂时接受兴建燃煤发电厂计划乃极度不负责及目光浅短,“他(陈氏)说‘没鱼虾也好’,我说他要‘大石压死蟹’的态度逼使别人接受其意见。”陈氏表示,黄氏指他是思维停留在六、七十年代,但他要反问黄氏,是否知道甫发表的二零一零年国际能源机构报告中有提及,全球目前最便宜的电力就是用煤及水力。

他表示,既然黄氏多谈论环保,他可曾提出如何解决沙巴电力短缺的问题,以及如何解决使用天然气等能源发电导致成本高昂的问题。他说:“其实,在中国、美国、澳洲甚至西马及砂拉越也有煤电厂,怎麽不见他(黄氏)去反对?如果大家为了环保而不用任何发电机、祗点汽油灯也会出黑烟啊。“本州东海岸因缺电,许多家庭都自备发电机,这些发电厂也不是一样会发出黑烟?”陈氏表示,黄氏口口声声说环保为了下一代,但他是否也关注新生代如今得挤在一个课室内上课。他说:“我的用意祗是为了解决本州电供不足的问题,沙巴人民一同安居乐业、一同发财,我也是为了下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