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7日星期一

他不相信道歉

在国外,常会看到一些政治人物又好,公务员也好,公众人物(艺人演员),甚至是个人(商家,学生,平常人家)。因为自己犯法,犯错;或是下属犯错,在“权力下放,责任不可下放”原则下,向公众道歉,下台辞职,以示负责的例子,平常不过。可以做作如日本社会,但在高度民主社会如英美,道歉,坦诚错误,是可以做得很有尊严的。

看看马来西亚,多少个政治人物,公务员,公众人物和个人,相信道歉的?有,少数。我们的政治人物,没有一个人是犯错的,没有一个是贪腐的,没有一个是有缺失的。法律都会还他们清白。

发表寄居论的,有道歉过吗?
牛头示威案的,有为社会提供错误示范,公开道歉吗?

校长阿,校长!为人师表,你的身教在那里?你没有错而且错得透彻吗?虽然副首相说没办法惩罚你,或许扭曲的政策无法追究你犯的错误;这样你就不必作为一个人的尊严,向全体马来西亚人民坦诚错误,鞠躬道歉吗?

副首相阿!好的施政原则里头,还有一个叫,“权力可以下放,责任不可下放”的承担责任原则。当你的下属犯严重失误时,你的责任呢?你的道歉呢?

2010年9月24日星期五

慕尤丁,我鄙视你!

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说,他自己无权惩罚2名在较早前发表种族言论的国中校长!因为这两人的公务员等级属于DG48至52级的高级公务员,必须由公共服务局来定夺。

哦!记者报道你有办法保护,人家唱唱歌你可以控告,别人进回教堂你可以龙颜大怒要告。贵为马来西亚,一个奉行民主国家的第二号人物,你说你无权惩罚犯严重错误的中学校长?!你不是开玩笑吧?这不是民事案件,也应该是刑事案吧!

到底马来西亚120万公务员中,有多少DG48-52或更高级的公务员?这些人有免控权吗,无人可以管的脱缰野马?这样企不是天下大乱!

权高位重的副首相,你是告诉世人,你副首相没有权力惩罚犯错的公务员,那谁可以?公共服务局为什么又没有行动?

你是说,我们人民有责任纳税,然后养这些废物校长,在大庭广众前羞辱我们的孩子,来看不起我们的下一代,在孩子脆弱的幼小心灵埋下种族等级的种子,在孩子心中烙下次等公民的扭曲观念。

你说你没有办法惩罚她?她变成了神,变成纳税人的老板?所有非土著纳税人是变态的,自我作贱自己,要付钱养一些人渣来蹂躏自己的下一代?

慕尤丁,因为你的自私政治考量,和与敦马的右翼极端结盟,而维护这样的校长,说一些这样的烂理由。在压力达到不可承担的时候,还考量右翼盟友的感受,妄顾社会公义,不敢自己亲自把这些人革除,硬是推给下属动手,说什么自己没有权力惩罚!没有蛋的权力狂!Shame on you!

2010年9月20日星期一

普世价值观?

当我们的大学排名跌出200名,我们会听见有人会这样辩护:马来西亚有自己特殊的国情,我们不必与别人比较,我们有自己的议程。有什么教育资格项目(criteria)是世界都看不到,唯独马来西亚眼光独到的?什么自己的议程?教育还有其他的捷径吗?拔苗助长不是老早被证明不可行吗?世界人才的竞技场,就像是一场奥林匹克运动会,能不经过同一个红炉,用普世的尺斗来检验吗?

当我们谈和谐社会,有人喜欢把我们与排华时期的印尼比较。说马来西亚的成就,有人说我们比非洲先进。说马来西亚的公共服务体系,有人说阿富汗那样才叫失败国家!这一切的行为和说辞,不是心灵退缩而产生对外武装的心态,是什么?

当我们的竞争力排名下降时,我们会听到同样的说辞,说有起有落,没什么好大惊小怪!我们不需要与别人如此比较。当然,你依稀还记得马来西亚不久前,追求一个又一个,世界最大,世界最长,世界最久,世界最高,不惜代价的虚荣。我们曾经多么引以为傲作为亚洲4小龙之一,是区域发展火车头的光环。

纳吉在916大马日的一段献辞,说得苦口婆心,说得很动人,大致上是这样说的:什么才是公平?所有SPM 9A 或以上的,不论宗教种族,遵照绩效,一律可以得到JPA 奖学金。但是城市与偏僻县镇的生活条件差别,学生能够得到的教育资源不同,成绩成就自然不同。顾及这些县镇孩子,虽然他们没有得到9A,可能比这样差一些的学生,他们也该得到奖学金。顾及这样的社会差异,社会公义,给以奖励,这样才是公平的。这样的说辞,完全符合普世价值观的。

这个事情,我想这样来看,

(1) 遵照绩效,不分背景,一律颁发奖学金,应该的。扶弱,给以弱势特殊考量,是可以接受的。到现在,是还没有什么问题的。他说这才是真正符合社会公义,公平的施政,好了,这里问题来了。

(2) 请问,马来西亚政府这以前和未来,会以绩效为主,扶弱为辅吗?还是以扶弱为主,绩效为辅?我这样来说明好了,20年前的沙巴基金会(Yayasan Sabah)的十大奖学金(top-ten scholarship)是沙巴学子最高荣耀,不分肤色信仰,每年SPM最好成绩的十位,州政府保送大学教育全免! 过了几年,国阵政府把一切都改变了,我们有十大top-ten (里头有你所谓反映社会公义的固打),我们有Bumi Top Fifteen (完全保留给土著)。

(3) 你看到了吗?道理上,首相说的社会平等和公义,是堂皇可以被接受的。若我们还是以绩效为主,奖赏努力的,奖励多劳多得,普世价值,公平的考试竞技和比赛,因为世界就是这样的。当然与此同时,我们不忘辅助,扶持弱势的,让他们有出头的机会。

(4) 但是在他们执行的时候,完全不是这样的一个氛围,我们的系统变成了扶弱为主,因为你弱,所以应该优先给你,在资源上这甚至是90%以上的比例。绩效变成了冰山一角的点缀,扮演辅助的角色。这变成了什么?歧视和偏帮(exercise of favouritisms)是同样罪恶的。当扶弱变成扼杀其他人的机会,压迫别人来提升自己,这是完全违反普世原则的。

(5) 我不如再把事情推得远一些来讨论。请问弱势里头,只有马来人和土著吗?为什么非马来人和土著的孩子,又不能享有马来西亚政府的扶弱政策下的种种优待呢?为什么不能不论肤色和信仰来扶弱呢?你看到了吗?绩效和扶弱的概念没有错,错的是扭曲的绩效和扶弱,错的是政策主要与辅助间的本末倒置。

(6) 同样的,社会扶弱政策不是问题。如果政府不问肤色信仰扶持40%的贫穷人口,没有什么好反对的。但是政府施政是怎样的?把30%国家资源财富分配(是不折不扣的配給)保留给什么人?金字塔上面最富裕的特定人群。这不外就是扼杀其他人的机会来成就自己,压迫绩效的空间。扶弱呢?难道其他肤色和信仰的人民就没有需要扶持的?

不论为什么,压迫绩效空间,选择性扶弱;这种一压一收蜡烛两头烧的施政,这是违反普世价值的。

不必你厚待提携,你公平不压迫就好了!

撇开政治立场和政见,纳兹里给《前锋报》集体社论作者的公开信

And yes I am a Malaysian first and Malay next Does any bigot have a problem with that?"--- Nazri Abdul Aziz
(“是的我首先认定自己是马来西亚人的身份,然后才是马来人的事实,有哪个老顽固有什么意见吗?”

比起许多马来政治领袖的,先认定自己是回教徒,后是马来人,最后才是马来西亚人的狭隘;纳兹里政治正不正确,会因政治立场而改变。但他是立场,是合乎自然公义的。

堂堂副首相就那样说过:“我是马来人,然后才是马来西亚人!”记得吗?

比起马华总会长,借维护华社的名义,盲目奉承讨好,不分青红皂白为巫统护航,不敢对不公不义吭声,连简单的是非分明的勇气也没有,是纳兹里相对优越,还是马华民政窝囊?!马华,你要敢替全体马来西亚人的利益坚定护航,我们已经感谢不尽了,什么华社权益就不必说了!

2010年9月15日星期三

马哈迪,你讲什么东西啊?

(1) 首先,请相信我,说这老者有老人痴呆症或是患有选择性失忆症,对他是莫大的仁慈。在法理上,在道义上,一个患病的老人,不多不少已经赢得宽容的裁决与批判。但是这个老家伙,绝对是脑袋清醒,神志正常的。他只是希望再次用他三寸不烂之舌,颠倒是非,妖言惑众,一来自保,二来稳坐右翼教父的地位!

(2) 老家伙在他的博客写道,李光耀提出的Malaysian Malaysia (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后来被民主行动党捡来用,是马来西亚‘大华人种族主义’的原型。哦,Malaysian Malaysia (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是华人种族主义;那怎样讲才不是种族主义?Malay Malaysia? Chinese Malaysia?India Malaysia?Kadazan Dusun Murut Malaysia? BN Malaysia? UMNO Malaysia? 这样说比较恰当吗?

(3) 照老家伙的逻辑,美国人的美国,英国人的英国,日本人的日本,埃及人的埃及都不对咯?应该说什么?马来人的美国咪?阿富汗人的英国吗?还是爱基思摩人的埃及比较恰当?太强词夺理了吧!

(4) 他说“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口号,暗示华裔得不到与马来人平等的权益。如果这样的华裔情绪对待马来人不是种族主义,我不晓得什么才是种族主义”,这个很重要!(Of course the slogan was "Malaysian Malaysia" which implied that the Chinese were not having equal rights with the Malays. If this appeal to Chinese sentiments against the Malays was not racial, I do not know what is racial)

(5) 老家伙和他的伙伴不是才刚刚严重警告,非土著要求与土著平等权益,就是违法宪法精神吗?违法社会契约吗?Biadap!忘恩负义!唉!照你的逻辑,究竟马来西亚的非土著(华印裔)到底可不可以,有没有与土著同等的权益啊?马来西亚究竟什么时候有过平等权益啊?

(6) 撇开不说土著非土著,马来西亚的头等土著与次等土著有平等权益吗?马来西亚半岛与东马有平等权益吗?执政党与反对党州属马来人有平等待遇吗?

(7) 你怎么可以把自己的失败,没有做好的本分,归咎到别人的言语上,说是种下种族主义的祸根?

(8) 这样的逻辑下,自己把持不住强奸别人,转过来指责当年立法强奸是刑事罪的举动,种下人权与法制思维的祸根!没有提起过,现在强奸就不是罪啦!还指责别人不该出现害你把持不住!这样说得过去吗?

(9) 你是真心相信,如果当年没有‘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今天的华印裔会彻底认同你的施政,没有丝毫感到不平等欠公平?你还想为自己辩护到什么时候?历史可以是你可以随便扭曲的吗?

2010年9月14日星期二

马游记

孙悟空头上有个金箍,观音菩萨和唐僧会念紧箍咒,并不可悲。要是会念咒语的是猪八戒,那就惨不忍睹喇!

<可以乐园>的马友随和,善良,坚贞,天真与乐天知足并不可悲。念咒的是什么角色?你自己决定啦。

马精和衣不拉紧:“<可以乐园>里头的马友多么幸福,多么进步啊!自己当家作主,自己的语言,自己的宗教。你们看看,你们看看,隔壁的<加了波>的马友多可怜啊,一无所有,被欺负,在自己的土地不能当家。你们要是不珍惜感恩,就会变得一无所有!马里马里弘!心胸封锁起来,面向自己的窝!马里马里弘!神经紧绷起来,情绪敏感起来,对一切异类的采取排外!”。

好了,<加了波〉的马友同乡也看不过眼了,回呛说:“<加了波〉的老乡的生活素质和收入未必比你们差,随随便便赢你<可以乐园>几条街没什么好意外的;最重要的是,我们肯定是腰可以挺得直直的做人的,不必别人来搀扶,我们脑袋里的真材实料是我们的堂堂正正做人的骄傲!马精,你就speak for yourself 吧!”

<加了波〉的阿光伯那里肯由得你乱嚎,当然也指指点点你<可以乐园〉的弊病啦!

哗!那还得了!牛津王那里受的了这样的屈辱,人家可是世界最顶尖儿童乐园的屎片系的高材毕业生叻!说一大堆屎话,屎桥来狡辩,拿自己跟屎来比,说以屎比屎才是公平云云,屎学学以致用得淋漓尽致,你还期望他会做什么?当然,牛津王说完,自卑作祟下的疑神疑鬼,还是不忘自己念紧箍咒的能力:“外人的言论充满攻击及侮辱,更是处心积虑的要分裂<可以乐园〉,马里马里弘!你们不要听别人的批评,封闭自己,我们是不同的!我们是绝对的真理和正道!”

就这样,牛津王把因自己的自卑而疑神疑鬼,因自卑而武装起自己嘲笑别人邮票国;不看不听不想不分析的诅咒,强加在全体<可以乐园〉人民身上。

马精和屎缸大大小小头目,常常方便自己,信口开河,踩别人来抬高自己,就不是不怀好意?就不是攻击和侮辱?就不是企图分裂<加了波〉?别人说了两句,就是“充满攻击及侮辱,更是处心积虑的要分裂<可以乐园〉”!

鬼才得空分裂你!好,人家是邮票国!比富裕比不上别人,比竞争力落后别人,比排名差别人十万八千里,比革新门都没有。。。。。。那比邮票还小的是什么?鼻屎国吗?这可不是我诬蔑国家哦!是屎片逻辑推理得出的结论哦!

马力马里弘!

2010年9月13日星期一

阿伯,俭地啦!

沙巴斗湖选区因落在反对党手中,对于许多国阵成员当来说,是兵家必争的议席。形形色色的谬论,为求出位,博得大老板青睐死而无憾,纵使是自相矛盾的,比比皆是。关于政党政见自相矛盾的事情,在马来西亚的政坛不不稀奇。但是这样夸张的“党格”分裂症,不把这些文献记录下来,实在太对不起历史了。

(A)沙巴团结党的小头目大标题宣扬:在反对党没有出路,就算多努力也没有用,不在“体系”里头,没有办法有效反映民困,执政的掌握资源的大权!最终是人民吃亏!

(B)刚刚发了新闻稿,报章还热烘烘,哗!另外一个沙巴团结党华人甲必丹,是“华人甲必丹”ok!就发这样的新闻稿的:不如这样吧,洋洋洒洒十大理由,反对党议员辞职制作斗湖补选吧!什么反对党再次中选可以证明人民拥戴啦!什么再次中选可以带来发展啦!云云。

(C)沙巴首席部长前阵子大标题宣扬政绩:斗湖区是沙巴第一个没有赤贫的县

这三者有什么逻辑关系和矛盾?

(1) (A)说明沙巴团结党的政治斗争目标是什么?甭管什么社会公义,什么是自由民主和公平,那是吃不饱的!打不过恶政权,就参加恶政权吧!牟利是唯一目的!所以照(B)的逻辑,沙巴人民在团结党执政的9年里头没有辞职,是团结党议员眷念自身权位名利得失,妄顾人民的利益!哦 come on!谁欠沙巴人民一个交代和补偿?

(2) (B)说的反对党辞职,人民可以得到最大利益,反对党若再中选,可以夸耀,证明受欢迎,可以加速两线制,什么道义上亏欠沙巴人民啦,等等。这些(A)不是刚刚才说,这不是最重要的吗?他说是在的选区修马路,治水患,小仁小义,牟利最实际。还是保卫纳税人血汗钱,善用每一份钱,杜绝大大小小的贪污舞弊最重要?换掉政府啦!换掉谁?谁比较烂,就换谁啦!照(B)的逻辑,你需要我写下一千个国阵腐败和应该辞职的理由,全体团结党议员才辞职吗?

(3) (B)认为斗湖的逢雨必浸的责任必须由选区的议员负责,都怪是反对党在这里得到委托,不是执政政府的责任。(A)说在执政体系才有用,执政的掌握资源和一切发展实权,不是吗?神是你,鬼又是你;给发展又是你,不给发展又是你!哎呀,阿伯,这样不是叫颠倒是非,欺善怕恶叫什么?不声讨施暴者,反过来指责受害人!看你这些恶政可以猖狂到什么时候,你也不必叫嚣啦!就是你们够烂,人民就是不给你委托,你吹咩!

(4) 斗湖是不是全州第一个零赤贫的地区先不说,为什么会是斗湖区?是反对党议员能干?执政党特别在乎斗湖,企图赢回选票?如果(C)的说法成立,那(A) 和(B)就是放狗屁呗!

2010年9月6日星期一

那这样算不算是煽动?


Syed Azidi Aziz 一个曾经客观对国阵政府提出尖锐责问的吉兰丹回教党支持者。自从他在网页倒挂国旗,被内安法令被关了几天获释后,他的文笔一转,变成了主吹马来人大团结的博客。请问《最后的开斋节》的指名道姓反对党华裔议员,配合BTN的重头教材《Anak kecil main api》,这样的文笔,又算不算煽动民族情绪,煽动民族仇恨呢?

蔡细励,魏家祥,在你公开指责黄民志的粗俗是种族主义时,你认为这些怎样?

********************************************************* 
附录:Kickdefella

Aidil Fitri Terakhir?

06/09/2010

Mungkin Aidil Fitri kali ini adalah Aidil Fitri terakhir bagi kita. Tahun depan, mungkin masa depan kita sebagai umat Islam di negara ini dan masa depan budaya kita sebagai orang Melayu akan ditentukan oleh Khalid Samad, Dr Dzul dan Dr. Hatta setelah hanya berunding dengan Lim Kit Siang, Lim Guan Eng, Teresa Kok, Tian Chua, Ronnie Liu, Chua Jui Ming, dan lain-lain pimpinan bukan Islam yang menguasai majoriti Kerajaan seterusnya.

Semata-mata kerana ada pihak yang terlalu takut untuk menyebut kalimah Melayu.

视频:Anak Kecil Main Api

2010年9月3日星期五

代理人扭曲的两线制谎言

很多国阵的朋友常用这样一个理由和角度,来看马来西亚的政治前景。近日来,也有许多网路新兵,领着使命般,在各个网络论坛等,吹捧这一类的观念:

“1。虽然国阵的确有很多的问题,民联也正迅速崛起,但民联执政短短的一阵子,同样有很多的弊端;所以天下的乌鸦一样黑,世间的政治人物都是贪腐的。都是一样的啦!选国阵啦!”

“2。与其换人当政府,新政府上台,要照顾自己和自己的朋友和支持者,什么时候轮到人民,换政府更死。不如给机会现在的政府,让他们改变;大部分已经上了轨道,人们更能得到好处。选国阵好!”

“3。好了,你说的一切关于国阵的问题都是事实。但在我们批判国阵的许许多多的舞弊的同时,马来西亚人民要有政治智慧,保留308过后的政治平衡。如果全部人唾弃国阵选民联,民联就会得到超过2/3的绝对优势,这就会打回308前原形。所以不可以完全唾弃不选国阵,要有人制衡,保持两线制,要选一些国阵的。”

这样的类似论调,大家大概有都有遇到和听过吧?我们也不妨来检验一下这样的论调,可不可以耐得住考验。

谁说天下乌鸦一样黑?谁说世间的政治人物一定是同样贪腐的?这样一句话,就可以让我们黑白对错不分?这样一句话,就可以让政客避重就轻逃过历史的评价?商肘与尧与舜武文周可以同一而论?依不拉辛阿里,许月凤,邦莫达,基尔之辈可以与国父东姑一概而论?

雪州民联的支持信就是与国阵的PKFZ弊案,查宫,基宫,潜艇弊案,更早的合作社弊案,马来亚银行弊案一概而论?说民联会与国阵毫无差别的烂,是不是有点太过武断呢?谁比谁清廉,谁比谁愿意敞开来不包庇纠正行政偏差,谁比谁愿意马上把肿瘤切除,总有一个定论。对事情对错黑白是非,要实事求是,不要就随便接受这样一个谬论。

选举的目的,还包括选择我们要怎样的社会运作,譬如说,开阔有远见的立法,公正独立的执法和公平无私的司法等等。但是谁允许“政治轮流上阵侵权侵蚀国库鱼肉人民”?谁允许了执法与司法对贪腐滥权不闻不问?人民陷入水深火热,无奈任人鱼肉的窘境,恰恰是国阵政府执政半个世纪的最大败笔和亏欠马来西亚人民的。

不论谁主马来西亚中央,民联还是国阵,我们需要恢复民主制度的原本面貌对吗?惟有这样,马来西亚人民的权益才会得到绝对公正,整个社会系统运作下得到自然的保障,对吗?不必等待政治人物的恩赐,因为这是人人应当得到的待遇。

好了,现在马来西亚人民的责任是什么?国阵的代理人忙得不可开交,他们会告诉你:“别辜负了308后开创的新局面,如果你们一窝蜂选民联,它就会回到一面倒,打会原形,民联会像国阵那样,为所欲为。我们要保持政治平衡;一定要选一些国阵的来制衡民联!”。错!谬论!

不要苟且忍受!不要跪求我们本来就应得的权益!不要逆来顺受!不要当奴隶,要做政治代议士的主人!

马来西亚人民的责任,是在制度还有很多缺失的时候,全面衡量得失,首要的目的是推翻霸道政权,把妨碍践踏民主的政党,贪污滥权的的候选人给推下来,重建已经被糟蹋得体无完肤的民主制度。少数服从多数,少数的基本权益受到保障,是民主制度不变的定律,你管得了两线制,三线制,多党制吗?当我们的民主制度走向逐渐健全时,这一切就会自然而然的牵制,监视,达到平衡。

成熟的民主社会是可以达到的!文明法制的公民社会是可以达到的!一个符合人权,符合普世大原则的法治社会是可以达到的!

Shame on you, Khairy! 自大背后的极度自卑

巫统青年团团长凯利说:

“Namewee exposes himself as the racist when he says ‘You tak baca? Siapa buat Malaysia kaya?’, the implication being that the Chinese are the reason for Malaysia’s prosperity”
翻译:“黄明志露出他种族主义的真面目,当他说‘你没有阅读吗?是什么人让马来西亚富裕起来?’,这影射说华人是马来西亚富裕起来的原因”

你可以不认同黄明志的低俗语言,但是勉强要说他种族歧视和煽动,我是怎样也不能苟同。比起血淋淋的阿默依斯迈,校长西蒂爱莎,依不拉辛阿里,牛头案,前锋报的阿旺斯拉默等等,黄明志算是什么种族主义和煽动?欲加其罪,何患无辞?

最叫人不能理解的是高学历,英国牛津大学毕业的凯利,社会佼佼者,理应领导全体马来西亚人民走向法治,公民社会者,却做这样的解说:“you tak baca? siapa buat Malaysia kaya?”(你没有阅读吗?是什么人让马来西亚富裕起来?),这样就是大华人主义,影射和邀功华人是唯一造就马来西亚富裕者?

(1) 凯利,你肯定你不是把话塞去黄明志的口吧?你的语言逻辑有没有问题? “you tak baca? siapa buat Malaysia kaya?”,可以意思说:马来西亚的富裕是3大民族打拼得来,叫华人滚出马来西亚,于理不符!对吗?

(2) 难道,华裔马来西亚人,不是在马来西亚在这半个世纪蓬勃发展背后,的主要贡献者之一吗?这样说有什么问题吗?怎么自己又和要求NEP的说辞矛盾起来了?

我怀疑,是不是你自己自大背后的极大自卑作祟下,认为责问“谁造就马来西亚的富裕?”,就是“煽动和华人种族主义者的完全邀功”。

我更希望你不是, 广东人说的“崩口人,忌崩口碗”!

2010年9月1日星期三

团结党的《投机主义》

近来看见许多全职的论坛/网路新手,开始卖力的吹捧,政治牟利目的论,我今天要谈谈这个。

沙巴团结党在沙巴又或马来西亚的政治历史,有着很特殊的遭遇。有兴趣的可以看这简述。但是,今天我不是谈历史,今天要谈谈,沙巴团结党和他的坚贞支持者的政治理念,思维和中心思想。附录一份沙巴团结党新闻稿供参考。

当年沙巴团结党突然退出国阵,马哈迪说背后插刀,9 年后,又重新投回国阵的怀抱。据文告看来,沙巴团结党现在对这段历史的说法是:“反对党选区计划没有呈上,只有靠各政府部门的报告,没有执政人民代议士的反映和争取,在各地争取有限资源下,很难得到落实,在反对党没有作为” 。从这样的说法,让我们来检验一下团结党的整体政治思维。

沙巴在团结党执政的9年里,“被边缘化”,“无法参与大型发展计划”,沙巴犹如大地的孤儿,自生自灭,遍地哀鸿,惨不忍睹,说沙巴倒退20年,也不为过。

3种可能性,(1)团结党没有呈上报告也没有争取,加上毫无节制的,滥权舞弊普遍存在。(2)团结党呈上了计划和预算,但国阵联邦政府,变相的被政治迫害,拨款被延迟,发展被边缘化。(3)两者皆有。

我相信,团结党哪9年里头,肯定不会是团结党的议员们没有认真办事吧!事实上,那么多年来,在反对党执政的州属,美其名是害怕反对党州胡乱使用拨款,国阵联邦政府会委派人,往往是那些被人民唾弃的国阵候选人,管理财政收放大权。联邦另外委派人,领着资源当地方领袖村长等。

根本上,国阵政府一再做的,是践踏民主的事,违反着民主的大原则。民主制度下,少数服从多数,在立法与政策上,遵循大多数人的意愿来决策。但这并不代表占多数而执政的可以为所欲为,爱怎样就怎样,侵犯反对党的地区,占少数的基本权益。

是的,国民基本权益是不能够被剥夺的。在世界上任何一个正常成熟的民主国家,作为人民,纳税人,一个选区,一个州属,无论你选举选了什么人,选了什么党派,你是绝对被保障,得到基本应得的利益保障,公共设施建设如水电供设施,桥梁马路建设,学校医院等等。

事实是什么?在马来西亚这数十年来的大大小小选举,国阵什么时候不明目张胆的告诫利诱威迫,要发展投国阵,投反对党自讨苦吃?最著名的有“你给我,我要的(选票),我给你拨款和发展”言论。这是1个什么东西? 一个不成熟,侵犯民主,违反社会公义,违反公平大原则的政治氛围。

好了,面对“一个不成熟,侵犯民主,违反社会公义,违反公平大原则的政治氛围”的时候,面对这样一个腐朽落后荒蛮的政治局面时,身为马来西亚人民,沙巴州的人民该如何选择,有什么选择?如何为自己和下一代做一个正确且负责任的抉择?

团结党鼓吹的,它的支持者到处宣扬的,不外是一个《投机主义》;又或者在不同的形式呈现,变成中国老祖宗的明哲保身不强出头主义;又像是老头们的实利主义;又或者说这是现实的政治,血淋淋的生存和争夺资源的事实。他的中心思想是,政治不是你我的事,不是你我可及的事,不是你我该干涉的事。我们应该在整个事情上,看看怎样可以得到最大的实际利益好处,一起发大财。我们应该时时思考牟利,尤其是奇货可居,左右逢源,可以[短期]做为墙头草决定大局的机遇,更是可遇不可求,千载难逢发大财的好机会。

人如果你今天同意,可以为牟利出卖一切,你今天处在一个有利的位置所以可以敲诈一大笔,不顾什么是民主理念里的社会公义和公平社会。你要准备有一天,被别人牟利而出卖,被别人敲诈;或者别人占尽优势时,可以把你践踏得如粪土,为所欲为。你准备好这样吗?这样的恶性循环,要循环到我们的下一代?我们要在这样的缝隙间生存,靠政治人物的恩典到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才能堂堂正正当家作主?永远处在被动的位置?

所以,面对今时今日的马来西亚政治局面,我们还有什么选择?政治的确是有分配资源的动机,但它绝对不是政治的全部。政治还包括,我们要什么怎样的法律?要怎样的社会面貌?要怎样的教育氛围?要怎样的人文面貌?要怎样的执法?要怎样的社会治安?要怎样的经济景象?要怎样的国民素养?要怎样的宗教信仰氛围?要怎样的下一代?要怎样安享晚年?

你期望一个进步,祥和,和谐,自由,文明,法治的社会吗?

你期望一个律法严明,执法公正严谨,司法独立公平的国家吗?

你期望一个扶持弱势,却具备条件和空间给强者的生态环境吗?

9年的耻辱(实实在在的是沙巴人民吃尽苦头),团结党选择一口气吞进肚子。最叫人能所不能的,是把历史逆转来叙述:“身在反对党没有作为”。说“斗湖是反对党区,与必然会要失去发展的机会”是可悲的。这恰恰凸现团结党拥抱“投机主义”,并且达到内部升华的境界。逆来顺受又恰恰是长久处在投机主义的弱势者的自然反应。这就像是一个柔弱女生被性侵,一天她站起来为宣扬:女生是不该走出家门,不然会引诱别人性侵你!扭曲的心智和自我矮化的事实!

把“华人陷入危机”和“带罪羔羊”这样的说法带入一个腐朽落后荒蛮的政治局面,是悲哀的。难道马来西亚,沙巴的人民不该开始面向更成熟的民主体系和社会?给我们的下一代留一片清澈蓝天?

做为一个总结,卜学亮的《子曰》写得精彩绝伦。解说《投机主义》也可以同样铺陈:

投机的中心思想是个利
利的表现是
己欲利曰牟利给人
己欲权曰固权给人
己所欲利他取之于人
如以利为本体
表现在具体的行为上
Come on everybody 一起来
对不公为默
对权贵为恭
对压迫为忍
对选票为沽
对人则曰政治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