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30日星期二

这样的航空公司是马来西亚的耻辱

这是我的亲身经历。

原本行程是25/11/2010,乘坐Firefly, FY2093, 5.30pm起飞,从宾城飞吉隆坡。

3.30pm, 已经到了机场,check-in,进入候机室等待。在候机室就有一个离站资讯的电子显示荧幕,一直就坐在这看书。

5.00pm ,没有任何任何广播,荧幕闪着Calling?

5.15pm ,为什么没有任何任何广播,应该要有指示吧?荧幕还是闪着Calling?

5.30pm ,本来应该起飞了,为什么还是没有任何任何广播,荧幕还是闪着Calling?大家想找个人问问,但里头没有任何柜台,国内航线旅客是不可以越过国际航线区。

5.45pm,十来个旅客很不耐烦,问了几次看管关卡的警察叔叔。他们也过来看看这荧光幕。没有任何任何广播,荧幕还是闪着Calling.

6.00pm,班机航号旁还是写着17.30,荧幕写着delay,没有任何任何广播。

6.05pm, 班机航号旁还是写着23.00, 荧幕写着delay,没有任何任何广播, 没有服务人员。哇!大家慌了,找不到服务人员,大家都想到柜台问个究竟。

6.05pm,看管安检的大娘,竟然告诉十多个人,包括两个洋人。唉,你们是不可以出去的哦!你们在这里等,我打电话叫Firefly 的人过来!大家就站在闸口等,很不能理解这为什么不能出去,也没有人过来!10分钟后,这大娘看是按耐不了大家的怨恨的目光,让大伙通过安检闸口出去了。

6.20pm,在Firefly的服务台前面只有三个人工作,一个叫Wan的,自称是当班经理。没有道歉,没有理由。没有照世界航空惯例延误超过2个小时给食物饮料,超过5个小时给的士旅店住宿吃喝。“哦,没有人服务人员吗?我已经叫了人过去”你是说我们十多个人骗你吗?“你们有2个选择,10.30pm 或是8.35pm的马航班次”。大家埋怨一会,还是把原本的登机证给他换时间,他收了过去,一会退给了大家,各位,这是马航班次,你们自己去那里排队换吧!大家要昏过去了,那是一条有40-50人的长人龙。大家省得跟他吵,遥遥头走了。

-----------------------------------------------------------------------------------------------------------

Firefly 是马航完全拥有的子公司。作为一个航空公司,不是在街边卖菜,他是需要有很严密的工作程序和流程(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SOP) and Process Flow (PF))的。这里头有SOP 和PF吗?

航空公司是不可以半桶水和半专业的,毕竟它涉及大数量的生命安全。它只有达标或不达标,没有中间的。它还涉及要求高度平稳表现(consistency),可以被信赖(dependable),表现可以被预知 (predictable performance)。要不然,它大概连恶名昭彰的长途巴士也不如不是吗?

如果时间不是关键的,大家大可用其他交通工具是吗?乘客需要通知人接送对吗?别人可能赶去见躺在医院最后一面的亲人对吗?乘客可能要转机对吗?乘客可能是要出席会议对吗?你是完全当自己是街边卖菜的,ada, ada lah, tiada, tiadalah, apa boleh buat! Itu you punya masalah!

乘飞机的人知道,班机延误是有的!是可以接受的!但问题是这样的,

(a) 你的班机4.00pm 从KL没有起飞,在Penang这头在应该是知道了不是吗?为什么没有广播通知?时间对你来说没什么,对乘客是很关键的,这点你是知道吧?忘了,还是 tak apalah!

(b) 为什么没有即时在航班显示屏幕通知?至到过了起飞时间的半个小时才发现。哦,这什么系统,要来干吗的?有了即时公共传播系统又不即时播发正确信息,这比没有荧幕更困惑乘客对吗?还是 tak kisahlah!

(c) 为什么没有服务人员来处理。还是 tiada masalah bah!

(d) 进了闸口不能出去?马来西亚机场要解答。进了闸口你就可以阻止乘客出去?飞机要起飞不等乘客是航空公司的权利,但你不能阻止乘客进出关卡。你是说在进入关卡后,乘客的身份是暂时失去人身自由?法律上这是非法禁锢。还是这是suka-sukalah!

(e) 好了,你不来,我们来到你的柜台,你这什么态度?什么危机处理?连这样也不知所措,发生什么大事故,这航空公司究竟有没有能力反应?难道不是你的基本礼貌替乘客改登记证吗?乘客自己排队跟马航柜台解释!?

我就把这信电邮给马航和马来西亚交通部,是的,就这封中文的,你马来西亚交通部和马航认为中文书写的就可以不管不理,就悉随尊便吧!继续你的不劳而获,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2010年11月29日星期一

如果马来西亚没有石油和棕油

马来西亚石油产地在吉兰丹,登加楼,沙巴和砂劳越。马来西亚这几十年是个净石油出口国。那国家石油税收和分红去了什么地方?建了布城和国油双峰塔。先不说它的招标和企业管理诚信,国家得到这些利益分红后,做些什么?这些项目是创造更多的生产能力?投资在有利于降低生意成本,达到企业“最大利润回酬”?投资在人力资源?没有!

打个比喻,就像那个40年前的老故事。当Ah Kau 用苦力得到了第一桶金,他用这桶金创业,得到生产的机器,能力和知识。Ali干什么?他决定继续住在高脚屋,但他把这桶金买了一辆马赛第。石油的钱就是这样,花在没有生产价值,没有回酬的享受上。

如果没有石油和天然气,马来西亚是什么情景?就是现在的马来西亚,少了这些不切实际装饰,一群奢华的享乐和生活。

历史是忠诚的,沙巴的森林资源从一开始到今天近乎枯竭,所得的税收和回酬,几乎只有少部分投回沙巴,建立生产能力,提升知识,掌握资源和生产机器,和可以减低生产成本的建设。就是一般拥有资源,如开矿伐木的地方的刹那繁华,资源枯竭后的还原到穷乡僻壤。

如果沙巴州没有在这近10年来,向棕油领域额外征收5%的“暴利”税,沙巴州政府恐怕连法给公务员的薪金也没有。总稽查师报告说沙巴州政府在从州库负债在有盈余,是好的财政表现。

今天的沙巴占全国约1/3的棕油产量,占世界约1成的产量,我们的州政府在这方面的税收(整个领域)和分红(官营公司直接参与棕油业),做了什么?管理支出(administrative expenses)! 回到奢华不切实际的原点。

沙巴还有约20%的人民生活在贫穷线下,严重不足的水电电讯道路等基本设施。我看不到州政府的远见,看不到他的方向,看不见他的努力。就是另一个错失良机,埋葬掉多几代人的时间,恶性循环,受过高深教育的沙巴年轻人继续流失。

“为什么我们的生活那么苦?”

这是郎咸平教授评论中国社会的其中一个命题。同样的理论,我想,我们也要问问:为什么马来西亚人民的收入那么低,生活费又高得离谱?为什么我们生活得那么苦?至少沙巴的情况是特别显著的。

还记得在英国念书的时候,参加英国北美学生交换计划,暑假到美国打工旅游,当时一个小时最低薪金5.5美元。先不说你有本事一天干13个小时,1个星期做足7天。也不说美国人正规就业,比临时工好几倍的待遇。就说以一个打临时工的人来说,1星期工作5天,每天8小时,USD220,除了正常合理的房租吃喝电费水费交通费,排除一般留学生的极度节俭,要剩下一大堆的储蓄,是可能的。

大家应该也听过在欧美国家,汽车的价格是如何的低,平均食品消费是占收入的如何低的比例,买房子价格平均是3年多的收入等等。这样的说法,真的与事实相差不会太远。

马来西亚呢?
买汽车是分期付款9年!
买房子现在要两代人摊40年才可能付清贷款!
乘国内飞机航线,一个不小心,你来回吉隆坡伦敦也足够了!

为什么?
照郎教授的说法,没有藏富于民!太多的垄断和控制!

(1)为什么可以半价买到更好品质的车,马来西亚人逼迫买单贵一倍的次等货?普腾垄断!
(2)为什么亚行飞的时候,来回亚庇拿笃,只需马币120,现在Maswing 独营,要马币450?马航垄断!
(3)为什么沙巴的洋灰钢铁特贵,牵动房价高企?官营SEDCO是独家垄断幕后大股东!
(4)为什么沙巴的一切物资必定比西马半岛贵一成?沿海船运政策,外国外州船只,只能停沙巴7-8个正规港口其中一个,其他分散到沙巴各地的货物必须由沙巴的船运来承办!几家垄断!
(5)汽油,国油垄断!
(6)能源,国能, SESB垄断!
(7)衣食住行,柴米油盐;天然气,稻米,食油,糖,面粉,大道,飞机,那样不是独家垄断?
(8)验车,Puspakom 垄断!
(9)外劳体检,Fomema 垄断!
(10)金融银行业,汽车保险业,医疗业,通讯业,不是一步一步的走向垄断?独家或多家。

只要立法的执法的利益被照顾了,这里,垄断是允许的。要在这片土地成暴发户,取暴利,只要你能通过政府,随意的,偏私的,取得一纸执照,达到垄断,变相垄断,实行保护政策实为保护个别集团利益,让人民为你的高价暴利买单,你还怕钱不找上门?

不是的,最低薪金制不是唯一的途径。没有真正的市场需求和供应的自然平衡,没有自由经济,没有开放市场才是致命的。

为什么马来西亚人民的收入那么低,生活费又高得那么离谱?GLC的垄断就是可以被允许的?一切垄断,变相垄断,以民族骄傲为名实行的保护主义,最终谁买单?

槟城美食

匆匆忙忙的行程,只能在这个叫平安路的地方,尝些道地槟城小吃,槟城炒馃条,蚝煎,刨冰等等,太美味了。



2010年11月27日星期六

“怎样生活下去?”

从吉隆坡到机场路上和马来司机闲聊,原本想看看一般老百姓的收入和消费的对比,会不会逐渐吃紧。司机很感叹说起自己的孩子,“哎呀!750块一个月的收入,要怎样生活下去?”

虽然赞成藏富于民拉近贫富差距,但我想,正确的心态,才是可否跳出贫穷的决定性关键。

因为他的基本要求是住组屋,要有Astro,至少有一部车子。够不够?或许真的不太够的。

另一边,一个华人华人家庭,孩子因为真的不是念书的料子,读到中三就辍学了。结果做老爸的就是把这孩子送去一个修车厂去当学徒,唉,说是当苦力也没有什么差别。400块一个月,一做就做了三年多了。这小家伙竟然在一旁偷师,现在已经几乎可以独当一面了。

好了,你自己比较一下,月薪750 和400,要怎样生活下去,谁比较舒适?这3年谁比较苦?

好了,长远来看,谁会比较可能脱离贫穷的命运?

财富就是分配的问题?还是财富的根本,就是累积,知识和实力?

2010年11月22日星期一

The Justifications II

在一个越是自由民主的社会,越是有多元的声音。多元的声音,是源自不同的利益集团,代表各自的利益而有的主张。有不同的利益出发点而有不同的主张,不代表你要乱乱来,不代表你需要妖魔鬼化贬低其他集团团体的地位。

越是被利益蒙蔽,越是愚昧,越是被集权操纵的社会;越是有一些不可理喻,可笑,矛盾的言论,在媒体横行肆虐,没有被讨伐。一些,是如此的粗糙的伪装,打着堂皇的旗帜,却如何也隐藏不了那丑陋市侩的嘴脸。

**************************

山寨匪党的混混,是为了钱当贼。
当差的小捕快,大概主要也为了三餐温饱,是一种职业。

混混:来啦,加入我们的山寨啦!我们可以赚更多的钱。
捕快:谢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再说,我们是金饭碗,稳定生活啊!
混混: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做工就是要讲钱?生活就一定要稳定?
捕快:匪党的目的,不就是为不义之财,想不劳而获的安享生活?怎么反来责问我?

(但我們今天的政黨卻似乎非贏不可),谁不择手段,非要赢不可?

混混:为了人民的未来,安居乐业,国泰民安,我们可以谈谈;你不近人情,就拒绝,是不是要自私自利阿?

(如果繼續互相憎恨,互相傷害,我們將無止境地分裂,最後甚至互相殘害),谁制造憎恨?谁伤害?谁践踏?谁自私自利?

****************************************************************************
转载:(东方)外評選讀:回教黨應以回教徒團結為重

巫統宣傳主任阿末馬斯蘭曾邀請回教黨加入國陣,卻遭回教黨宣傳主任依德裏斯阿末硬生生地拒絕了。根據依德裏斯,回教黨不需要巫統,該黨將努力吸引馬來回教徒及巫統黨員加入民聯。公正黨秘書長還說巫統多管閒事。

我認為,這不是巫統是否多管閒事的問題,而是關乎回教徒的未來的重大課題。回教黨與公正黨切勿過於自信,認為一定能奪得中央政權。結果如何,我們就等著瞧吧。

只是,對於政黨的力量,不要過於自信。每個政黨都有其優點與影響力。我在此不是想說下屆大選誰將獲勝。選舉只是決定誰掌政,哪一個政黨執政的途徑而已。人民的選擇,我們必須尊重。比起這,宗教、民族與國家的未來,不是更重要嗎?

典當宗教與國家尊嚴換取大選的勝利,又有何用呢?大選對回教徒來說,並不是一切。在先進國,政黨在大選中得勝或落敗都非常平常。即使失敗,宗教與民族的地位絲毫不動搖。但我們今天的政黨卻似乎非贏不可。

我個人對今日的回教徒感到十分失望。我們無論屬於什麼族群、有什麼政治理念,不都是兄弟姐妹嗎?我們為何不從以往回教帝國的沒落吸取教訓呢?如果繼續互相憎恨,互相傷害,我們將無止境地分裂,最後甚至互相殘害。

為了回教的利益,對於阿末馬斯蘭的邀請,各政黨應先開會討論。回教不是提倡我們以開會方式解決問題嗎?會議中有數個議題是可以討論的。例如:為了回教徒的未來,各政黨可以達成什麼共識呢?回教黨加入國陣,能得到什麼黨職呢?

回教黨是否過於有信心在民聯掌權後,能得到要職呢?如果真的能得到要職,檳州政府一定會將要職分給回教黨的。但事實是否如此呢?民聯執政檳城後,回教黨處於什麼地位呢?即使在公正黨,黨員也正為黨職爭得頭破血流。理由無他,只是擔任黨要職,擔任州或國高職的機會就會更大而已,因此才會導致黨選發生種種紛爭。

《馬來西亞前鋒報》評論21/11/2010

2010年11月15日星期一

The Justifications

法官:你为何强奸?

犯人:谁叫她穿着性感呢?穿着性感一定是想引诱我啦,不然我会强奸她吗?

翻译:我是没有自我克制能力的,像动物一样,刺激造成反应,难道不是这样的吗?什么是法治社会?人人有自由,但不能妨碍别人的自由是什么来的?什么是基本的文明社会礼仪和原则?界上只有我,唯我独尊!

法官:你又为何口出恶言和放火?

犯人:哦,这个!那天,我看到一个地方的新闻,说他们有一个人,那天大概是,应该是,算是“质疑”我们的权利?所以,我像我们那么本性善良的人,怒不可泄,快受不了了,我们就随便找个他们的孩子,叫当众羞辱回他们!以泄心头不忿。我就找他们的建筑物来烧咯!他们有错在先,我们只是被动做反应。越讲,我们就会越不能控制情绪了!

翻译:还是像动物一样,没有克制情绪的能力的。所以,在原始世界,生气时,找他的家人,朋友,或是随随便便找个与他是同一种肤色,同一种信仰来发泄怨气就好。什么是罪不及他人?什么是一人做事一人当?什么法治?

法官:你是说,如果一个人“嘲笑”, “不尊敬”,“侮辱”,“挑战”,“挑衅”你,你就可以杀人?

犯人:是的!

法官:你是说,如果一个人“嘲笑”你,你就可以找一个第三者来杀人?

犯人:是的!

法官:“尊敬”,是必然?还是因为你的言行举止叫人信服而由衷尊敬?

犯人:没有讨论的空间,这是绝对的,必然的!你有别得意见,就是侮辱挑衅和嘲笑他的神圣!种族=宗教=神=神圣=绝对=不可丝毫侵犯。但是,“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but some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 ”《Animal Farm》,所以我们的比较神圣,所以不可侵犯。

2010年11月13日星期六

他说那是世代为奴的契约!

知道自己受压迫和剥削,是一种醒觉。一些人,到死也不自觉。

醒觉后,有些人选择忍受,到死也不出一句怨言。

当你乐于过自己写意安逸的生活,对于自己的中产阶级有些不经意的安慰,对于自己算是个知识分子而欣慰,有好的工作和收入,有个好的家庭,孩子上好的学校,前程美好,一年来趟一家大小出国旅游一次,人生是美好啊。

一天,你年幼的孩子一脸疑惑的看着你,问说:“爸爸,为什么我生出来就是奴隶?”你会从懒洋洋的卧躺,跳起来,惊讶,一阵晕眩,怎么啦?发生了什么事?什么东西让你的孩子变成了奴隶?成堆的疑问,你心中着急的想得到答案。

奴隶不就是得,
干苦活干得像头骡子,然后所得的成果,喜欢不喜欢也好,被别人取去大部分;
认命不可以有公平的待遇,哪怕是你多努力多用功,还有你的孩子;
自由是有限的,是别人画下的圈圈内的空间的自由;
身份是卑微的,处处该忍让,避讳;
权益是别人不要的,舍弃的,怜悯的,施舍的;
人生平等是不可触及的问题,甚至在梦里也不能,哪怕是闪过的念头也不能;
生命是卑贱的,任由权势利益关系的操纵,或是自生自灭。

难道,你不是吗?难道,你的孩子不是吗?

时空和表面让你视线迷糊了!又或者你选择接受,在你啃下这一切后,被夺去辛勤得来的大部分收获后,你说,还OK,不是吗?于是,你继续那安逸,愉快,欣慰和美好的生活。

想起以法国大革命为背景的舞台剧,Les Miserable 里头有句歌词写得很澎湃,“……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the song of angry men, it is the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 again!......”,歌声越来越微弱。。。。。

自食其果

是谁把这个国家搞得如此乌烟瘴气一塌糊涂?践踏着马来西亚人的尊严?

我告诉你,

不是眷念权势荣华富贵,贪污滥权的政客,
不是那像吃了兴奋剂,高潮时一脸红彤发麻,发表种族偏见的枭雄,
不是那吃得一脸痴肥,自命民族护者,出口成粪的政治投机者,
不是那自认机智过人,以为可以愚惑世人,避重就轻扭曲数据和事实的部长,
不是那个颠三倒四,为求自保,不择手段恐喝煽动的糟老头。

不是宗教狂热或是虚伪的宗教分子,
不是因为不信神明,为了个人目的,而斗胆扭曲神,勾画卫道的无神论者。

不是贪婪财富官商勾结,大大小小的官员,
不是那个穷得就剩下钱的,不问是非黑白,像太监般恭维权贵的商会会长,
不是贪婪财富假公济私的执法者,警察,海关,移民官员,法官,反贪官员。

践踏马来西亚人尊严的,让我们自己和下一代,贱如粪土的,正是,

可以为了50-100元,出卖自己选票,选出自己的代表,来奴役自己的人民!
可以为了小便利,甘愿行贿,造就这个局面的人民!
为了自己一点好处和方便,放弃大家和未来的大好处和方便人们!
无知浑沌蒙昧愚蠢,却不自觉者,不愿学习,不愿进步的人们!
自私自利,自扫门前雪的大众!
把自己对活着的基本责任,交托给别人承担,像孩子般活着的人们!
对不公不义不仁的大小事,逆来顺受,选择沉默的国民!
太多太多秉持着,识时务者为俊杰,明哲保身的学者们!

是的,活该!

转载:外評選讀:請勿挑釁馬來人

东方

「為何從前不會這樣,現在卻會呢?」,這問題其實來自我母親,一位信奉回教的華裔。雖然已信奉回教超過30年了,但她依然是個華人。第一,帶豬肉到學校而被鞭打的孩子到底犯了什麼錯?第二,為何現今許多馬來校長都是種族主義者?

對於第一個問題,我認為:該小孩沒錯,只是受害者。他這樣的經歷,會讓他憎恨大馬一輩子。第二個問題的答案,將解釋為何馬來人,做出被視為種族主義的言行舉止。

對「為何從前不會這樣,現在卻會」的答案是現在的華、印裔敢於質疑馬來人與君主的權利。還有華人與印度人公開挑戰回教的神聖,如阿拉課題,黃明志嘲弄回教堂喚拜聲,譴責政府不讓Lina Joy把回教從身份證刪除,丟豬頭,發放賭博稅收給回教徒,指回教徒是恐怖分子,展開族群滅絕等。

他們並沒被對付。他們的選票對各政黨,尤其是回教黨來說是「上帝」。

政府則被迫跟隨回教黨的步伐,在華裔與印裔前顯得軟弱,放任挑戰回教的人。難道馬來人沉默不語就是在害怕嗎?

由於反對黨的回教領袖無法維護回教的神聖,因此身在柔佛及吉打的校長、放火燒教堂的兩兄弟等人,就自己採取行動。每當華、印裔侮辱阿拉、先知與回教時,他們就會更憤怒。

為何校長從前不這麼做呢?從前,回教黨是維護回教的先鋒,政府也會嚴厲對付挑釁的人。如果黃明志、蔡細歷、把神稱為「阿拉」的教會,進入回教堂的華裔議員不首先做出挑釁,本性善良的馬來人會這麼反應嗎?

每當馬來人發言,他們就被對付,而當友族或華印報章這麼做時,回復卻是「正在調查中」。華人、印度人、馬來人,捫心自問吧!我們的方向在哪裏?讓我們共同學習尊重法律,以及法律規定的馬來人權益,尊重我國所有宗教,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作者是來自雪州黑風洞的Mustaqim Abdul Rahman。
《馬來西亞前鋒報》評論 12/11/10

2010年11月11日星期四

阿里巴巴的秘密温室

活在温室的贵族,把温室以外的一切,叫“吃人的世界”。走出温室的贵族们,看见过真正温室以外世界的,大概都泾渭分明。一半的人,恍然大悟,不再愿意回到温室里,每天活着同一个生活方式,不劳而获的颓废,等待被汤匙送到嘴边的自我残障,掠夺别人辛勤汗水后收成。

但却是有那么一半的贵族,夹着尾巴,匆匆忙忙的从外躲回到这片温室,边舔着受伤的自尊,边像是自言自语的对其他没有勇气,没有机会踏出温室的同伴,讹传着,那个吃人的世界的故事。“吃人的世界”的黑影和幻觉,就这样,每天在长大,在茁壮。

于是,走出温室的人们,努力的活着,靠着劳力也好,靠着脑袋也好,遵循着因果循环的规则活着。他们相信多劳多得,像松鼠那样为冬天的来临而储备,为自己负责;督促下一代在谋生技能和智慧上装备,为下一代储备出发的奠基石,希望一代比一代优越和昌盛。

现实的世界,就像孩子的教育,你能永远秉着慈母的名,永远护着孩子,怕他跌倒,而不让他自己踏出一步?怕他吃苦,不让他苦学?慈母可以为孩子承受学习,长智慧,学习人际关系,成长的苦涩吗?还是赶快让孩子能够独立思考,肩负解决问题,独立谋生的能力呢?“吃人的世界”,的确对不事生产的寄生动物感到厌恶,讨厌那些只顾面前享乐,把善后和责任留给别人承担的人。讨厌那些,当是下一季下秧的稻谷,也一并,不顾明天的,享乐,吃光的人们。厌恶,包括那些制造出许多残缺下一代的慈母们。当然,在现实的世界中,少部分活在颓废是有的。

回到温室,对于贵族,养份,水,空气和阳光不是理所当然吗?于是,温室里的贱民必须把部分辛劳得来的收成上缴,他们还需要对贵族的衣食住行贡献,供养,提供不不劳而获的梦幻。当温室的绝大多数,依赖着少部分劳动的人们的时候,已经到来一个瓶颈,他们说难道不能是要更多吗?

温室,慢慢变成一大片蓝天草原下“吃人的世界”中,生物腐坏,发出霉菌和污浊空气,不见天日的一个空间,至少,它是朝这个趋势发展的。

2010年11月10日星期三

亲爱的,welcome to the wonderland!


看见马华蔡先生信心十足,欣然公布说华裔选票已经在回流,

看见民政许先生,是得意忘形?还是像孩子面对突变情况的异常举止?打起螳螂拳,

看见一众执政华裔议员坚定的认为,只要服务好自己选区的人民,就可以再次当选,

看见黄大娘,不惜"公布商业机密",来说明自己花的每分人民纳税钱,得到多少多少的回报云云,

我真的要衷心恭喜你们!

因为,似乎数据已死!似乎明辨黑白是非的能力已死!似乎历史已死!

这样说,干国际贸易的,可以天天环游世界,然后把总投资额除总旅游开支,每一元花费得多少收入,可以吗?这样说,干工业发展的,可以天天坐头等舱,住5星酒店,吃最贵的,然后把总国内生产额除总旅游开支,每一元花费得多少收入,可以吗?干农业的也这样,等等。

哎,该不该这样花钱?有没有浪费公款?有没有吃阿公的?才是这里要问的问题。你这“多少花费得到多少收入”是不是太过牵强了点?难道你带伴侣,多花点钱买机票,喝最贵的红酒,喷多些香水,在5星级酒店做爱,就能带来多些旅游收入,你这是怎样吸引游客啊?

当首相喊一个马来西亚时,你们迫不及待的,像刚入世的愤慨青年,高举拳头,声嘶力竭的回应一个马来西亚。你是看到,总人数占比例达20%的华小,只有可怜的2.7%拨款?为什么?

这就是公平施政?这就是扶持弱势政策?这就是改变了的政权?这就是你不再低调后的成果?这就是转型后的政府?这就是KPI?这就是人民为先?这就是为马来西亚的下一代打算?

非土著的孩子们的教育,应该在资源上被截断,边缘化,枯竭。这样就可以一举两得,一来把跑得快的脚砍掉,大家可以重新在一个起点出发;二来大家在一个源流学校上课,同化。告诉你自己,这不是巫统主导的政府长久以来的目的!这不是马哈迪主义的精髓?

啊!被牺牲掉的,不是你的孩子没关系是吗?哦!你的孩子都在国外留学吧?!

我该先假设,你不是存心把人民当白痴。但你认为你的说辞得过去吗?假使在突然间你就要死去,你可以过得了自己的良心检视吗?

噢,或许你们都不在乎吧?反正就是50-100的问题而已,钱可以解决的,就不是问题了!

2010年11月8日星期一

转载:翁诗杰专栏的《前方吃紧,后方紧吃》

他写的,是血淋淋的事实!

道出的,是很多马来西亚政治人物,一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试图合理化自己不合理的行为,口里所谓的“政治相实”。
--------------------------------------------------------------------------------------------------------


前方吃紧,后方紧吃

人类一直重蹈历史的覆辙,虽说“以史为镜”,可多少人却认为历史的发展规律惟独会对他格外的宽容。古往今来,每个朝代的沦亡都摆脱不了“物必自腐而后虫生”的发展规律。然而当权者在利欲权位的考量驱使下,往往皆会不自觉的前仆后继走进同一个死胡同。

有人说,太平盛世容易产生贪腐,因为社会的政经条件趋向安逸富足。但事实上,即便政经不上轨道,贪腐非但不见稍减,反而是变本加厉,由台底浮上台面。而国贼党贼更是肆无忌惮,在民怨四起时,对党国资源还是照样予取予夺,视法纪为无物。

当权政客的末世焦虑

上世纪卅年代中国抗战期间有句话说:前方吃紧,后方紧吃。它固然道尽了当时战乱社会的畸形写照,却也同样适用于新时代里政治生态的描绘。

在没有战乱的社会里,“前方吃紧”指的自然不是敌军压境,但在朝野政党的角力博奕中,当在野党挟着民怨,所攻陷的国州议席日增,甚至酿成改朝换代之势时,执政党当会倍感“前方吃紧”的压力。

可另一边厢,环顾“后方紧吃”的众生相,不难察觉他们吃的正是无价的民脂民膏,所体现的是一副垂死前的馋相。这时候的狠劲与粗野,以及吃相的难看,当比太平盛世时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些举止所蕴含的迫切感,反映出一些当权政客的末世焦虑。它切合了大陆官场的顺口溜:“有权不用,逾期作废”的心态,势要抢时在下野前捞个盆满钵满归故里,才善甘罢休。

党内人脉经营成当务之急

于是,个人与党团在坊间的民望风评,即便坠进了谷底,也是等闲视之。党团改不改革已无关重要,反正真正的关键乃在于个人能否在党内掌权主政,进而全面操控党产资源及人事布局。以此为出发,任何足以改变现状或损及既得利益的改革,自然是避之则吉。

如此一来,党内的人脉经营便成了当务之急,而利益甜头的分配犒赏更是人人称道的硬道理。这与其说是活络组织、支援活动,不如说是笼撂人心、巩固支持更为贴切。

通过3P笼络党内势力

虽说粮草已发,地方党部的大军还是悄无声息、麻木如故,但这并不重要,反正当权头子的主战场不在坊间,而是党内。地方头目哪怕是个窝囊废或是过街老鼠,都没啥大不了,只要他接受领导和操控,并能有效控制麾下党代表的票源,形形式式的犒赏均可商议。这些用以满足虚骄与物欲的勋衔、金钱与权位,概可归入3P(Payroll,Projects & Pingat)的范畴,即:按时发薪的长期供养、个别工程或买办项目的赐赏,以及有功勋衔的推荐。

与此同时,民众的鼓噪和民怨的累积,当然不能完全视若无睹。偶而为之的高调务虚毕竟还是剧情所需的。说白了,缺乏理念、创意和机制的政治教育,又能在一潭死水中激起什么样的涟漪?不讲求方向感的领航人又焉能不把整体引入一个迷航之旅?视道德与尊严为草芥者,要在权势的罩顶淫威下,挺得起腰杆,毕竟是不切实际、强人所难之事。因此高调务虚是唯一,也是必然的选项,反正以当权之便,自然不怕没有媒体的唱和炒作。

“天兵”对付异议党部

党团陷入如斯的境地,绝非偶然。长期因派系角力而对本党组织所做的自我颠覆,不单引进了黑金政治(即黑帮和金权政治的两结合),也制造了几许“有其人却不得其心”的“人头党员”。这一切固然造就了党组织的臃肿虚胖,也满足了当权政客意欲壮大己方党代表人数的渴求。这在在都等同戕害党团的生机。

目睹多年来的党团怪现象,值得一提的是:任何杠上中央当权派的地方党部,最终势必难逃备受所谓“天兵”蚕噬的厄运。哪怕你在地方上的民望再好,人脉奇佳,能为本党注入新血,可你心存异志,入党表格一到组织部,焉有不受挡驾之理?另一方面,组织部手握党籍注册大权,为防你坐大,可随时趁你不备,为你的地方党部注入若干来路不明的“天兵”,用意至为明显,就是要将你一举扳倒。

有此奇遇,你空有“人和”也要注定大败。有志之士遇此奇耻大辱,筒直叫他情何以堪!最终还能硬撑到底而不退下阵来者,堪称是异数。

白蚁一族来到马华了吗?

纵观当权政客挖空心思做此布署的动机,无非是为他一己的私利服务。诚然,对一个不相信从政须有理念的党棍型政客来说,处心积虑的将党库通私库,不外是要加速充实自己的金库账户而已。它的运作,有人喻为五鬼搬运,也有人笑谑的将之贴上“蚂蚁精神”的标笺。

念及当时蔡细历以此作为竞选党职的口号,马华党同志当会有另一层的感悟。敢情再大再多的党产基业,凭着蚂蚁的紧吃紧噬的劲儿,最终能够不受蚕噬殆尽者,近乎是不可思议。可当时一众同志失察的是,彰显蔡氏“蚂蚁精神”的蚁兵蚁将,到底是不是白蚁一族?

吃在广东---东莞

在奉行社会主义的土地,东莞体现的资本主义,是足以让世人大开眼界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在残酷和严峻的环境,找到自己生存的方式和空间;多劳多得,努力的活着和储备,大家伺机一个机会,出人头地。

没有到过东莞,怎样知道什么是花红酒绿?什么是五光十色?没有到过东莞,怎么知道,钱是如此的无所不能。东莞,可以让人看见,贫穷和债务是可以那样吞咽人的理想,热忱和梦想,它无情的消磨着人的青春,尊严和自我的价值。

唉!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品赏着桌上的美食。螃蟹,虾子,田螺,猪血,萝卜,烧饼,烤羊肉。。。。。 真实?还是飘渺虚幻?真的说不清。




祭饱了五脏庙,该办些精神粮食咯! 另外要了6本当红的韩国探险漫画册给孩子。大概足够一两个月的储备吧!

2010年11月4日星期四

吃在广东---番禺

这个餐厅叫番江渔市,里头的装潢,有池塘养了鸭子和鹅,有渔市场,有仿古的街道。


 食材方面,当然是少不了多元化啦!

4-5尺的鳄鱼,2尺多的鳖,3尺多的大石斑,狮头鱼,白饭鱼,剥皮牛(鱼),龙虱(池塘蟑螂),各类当季的新鲜瓜果蔬菜,螃蟹虾类等等。










 吃了这些,传统的焖牛肉,牛肉和白萝卜配搭的味道,永远就是那么天衣无缝;鹅肉很嫩;清远鸡果然名不虚传,不肥,有点像马来鸡,但味道口感真好。至于是不是真的阳澄湖的大闸蟹,还是吃得没剩下什么。






吃在广东---佛山市南海区

这趟的5天出差,头尾两天在旅途,实际只有3天的工作时间。但这回比较多忙里偷闲的机会。

街边老农夫的三轮车载了柿子,甘蔗和柑。要了一根现剥皮的甘蔗,就在街旁边走边咬,过瘾!要了一斤的柿子和一斤的柑,挺甜的!

  

在这家很潮州的食店,啃了2碗加了地瓜的潮州粥。

看到那几个卤大猪蹄吗?不必看了,我告诉你,就是只有肥油没别的,肥肉被卤得没有半点腻。大口大口的把它塞进口中,少许的油汁在唇边滴下,加上那鲜甜的卤汁,结果要了2碟。

沸滚热水川烫过的鲜鱿鱼,沾着中国的酱油吃,也不晓得是鱿鱼的鲜,还是大豆酱油特别甜,一口接一口不能自拔。再加了一点日本的青芥末,轻轻的撩动你的味蕾,天啊!

潮州味的炒蛤,也只有一个说法,鲜美!其他人不敢试,老板娘给了我几颗血蛤尝尝,蛤是生的,用了各类调味浸泡,味道鲜甜,爽脆的口感,好吃。

还有一道,是炒鹅肠。别被他卑微的样子给骗了,同样是爽脆的口感,好好味啊!

3个人,一轮厮杀后,见笑了。

种什么因,得什么果!

有时不得不惊叹,佛家说的因果循环,是如此的科学,如此严谨的遵循着逻辑的规律。

有愿意为了50-100马币出卖自己和下一代权益的,你期望当选的政府会给你怎样的回报?
有投票前的修桥补路拨款和公民权,你期望当选的政府有什么远见和诚意?
有如此变相光明正大的派发贿赂金,你期望国家可以有怎样踏实可实现的宏图大志?
有如此纵容明目张胆的妄为,你期盼国家的法纪执法可以严正到什么程度?

有这样的果,正就是我们亲手种了那样的因!
慈悲的,你可以说阿弥陀佛!
说是活该!也不过就是"因果"的另一种说法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