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3日星期四

对话

你说:政治是现实的,在一旁评论,说得倒容易正义凛然,你要真的参与,你就知道其中的身不由己,向现实低头。这里面本来就是血淋淋的你死我活,错综复杂的计算和关系。政治本来就没有清清白白的。政治就是在灰色地带一种平衡。
我说:政治是一种手段来达到目的,它的目的格局,可以很狭隘,可以很广阔。连最贫穷原始的群体也有政治,但,不是所有的政治,有一样的胸怀,有一样的高度和宽度的远见,有一样的宽容度。

你问:我要得天下,你可以助我一臂之力吗?
我问:你要得天下来干什么?

你说:得到平台出线,竞选,不计手段得到委托,得到权势掌握资源,是第一步。
我问:然后呢?

你说:主动权在握,总比时时处在被动好。一路走下去,利己利人。到时看需要做什么,就可以做。
我问:所以“得天下”本身就是目的? “得天下”是一种生存形态?“得天下”只是修身齐家的延伸?那治国和平天下该如何实现?治国和平天下的人,需要有明确的黑白观,明辨对错,坚守原则的气魄吗?

你问:参政,不做政府来干什么?
我说:志不同,道不合,不相为谋。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