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4日星期四

“ 所有的动物,与生俱来皆平等!”

动物庄园》里头的猪只,在把压迫者(人类)赶出庄园的最初,他们对庄园里所有的动物宣称:“所有的动物,与生俱来皆平等!”。

过了一些时候,他们宣称:“所有的动物,与生俱来皆平等,但有一些动物,会比其他,更平等!”。这就是赶走压迫者后,自己渐渐变成了压迫者的开始。

赶走了日本蝗军和殖民的英军,在独立的最初,
他们说:“全体的国民平等!”
从此全体国民独立,不受压迫。

过了一些时候,
他们说:“全体的国民平等,但有一些国民,比其他国民更平等!”
因此,有些人,他们说是外来者,变成了第2等国民。

再过了一些时候,
他们又说::“全体的国民平等,但有一些国民,比其他国民更平等!”
结果,有些不信教土地的孩子,变成了第2等国民;原本第2等变成第3等国民。

又在过了一些时候,
他们又说::“全体的国民平等,但有一些国民,比其他国民更平等!”
结果,一些不是党员的信教土地孩子,变成了第2等国民;原本第2等变成第3等国民;原本第3等变成第4等国民。

就这样,动物庄园回到了原点!

*********************************************************************************
转载:土著股权分配黑箱作业, 公正党吁公布受惠名单


【梁志华撰述】人民公正党呼吁国阵政府,透明化处理土著特别股权分配机制(Special Bumiputra Share Distribution),包括公布受惠土著名单,以避免多年来高达96%土著股权“不知所踪”的情况继续重演。同时,该党也认为,应该摒弃已被滥用的30%土著股权政策,改以40%低收入家庭为扶持目标,才能真正协助贫穷的土著家庭。


人民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Saifuddin Nasution,左图)今天发表文告,针对国际贸易与工业部长慕斯达法(Mustapa Mohamed)在上周宣布政府通过土著特别股权分配机制,成功协助土著股权提高至22%一事,批评巫统与国阵只懂得为土著股权有所提高“邀功”,却刻意掩饰土著股权持有率只达到22%水平,凸现出21年来土著扶持政策失败的事实。

他指出,真正令人担心的是,国阵政府过去多年来采用同样的土著股权分配管理方式,已导致该土著股权分配机制下,原本应该分配给土著的马币540亿元股票中,高达520亿元或96%的股票“不知所踪”。

仅仅2010年,贸工部从18项首次公开售股计划(IPO)中,把总数15亿股的股票,分配给所谓的“土著投资者”。此外,去年两宗最大的首次公开售股计划,来自国油旗下的子公司——国油化工(Petronas Chemical Group)与马来西亚海事与重工业(MMHE)。

估计上述15亿股土著特别股权,绝大部分来自这两家公司。这意味着,数以亿计的股票已经通过这个管道,分配给以“土著”为名义的投资者。

透明化处理土著股权分配

他强调,同样的土著股权分配机制,不仅已证明失败收场,同时还形成一种恩庇政治(Political Patronage)的文化,让寻租人借用30%土著股权之名,走捷径获取这些股权。这最终导致价值上亿元的股票落入马来精英手中,他们通过立即转售快速致富,牺牲了广大马来人的利益。

因此,他呼吁国阵政府必须立即纠正这个滥用30%土著股权目标,导致总值520亿元的土著股票流失的土著股权分配机制。

同时,他也呼吁贸工部长透明化处理土著特别股权分配机制,包括在土著股权分配机制下,于2010年的15亿股土著特别股权分配中受惠的土著名单。此外,他也吁请贸工部向公众透露,如何改善土著股权分配机制,并追踪这些股权的去向,以避免多年来高达520亿元土著股权“不知所踪”的情况继续重演。

最后,他透露人民公正党对土著经济扶持政策的立场是,应该摒弃已被滥用的30%土著股权政策,更专注于如何提高土著家庭的收入,因为在1100万户每月平均收入低于马币1500元的贫穷家庭中,有高达75%是土著家庭。30%土著股权并无法真正解决土著贫穷家庭的问题。

赛夫丁的文告是由该党策略局主任莫哈末拉菲兹南利(Mohd Rafizi Ramli)在今天召开的记者会上代读。

摒弃30%土著股权政策

拉菲兹(右图)在记者会上也表示,人民公正党早在2007年时已经表明立场,新经济政策已经宣告失败。以30%土著股权固打目标为基础的扶弱政策,实际上无法达到扶持土著的目标,因为最终只有那些精英份子从新经济政策中受惠。

“我们早就应该摒弃30%土著股权的政策,更专注于如何提高40%低收入家庭的收入水平。只有通过这个方式,才能真正看到低收入家庭,尤其是土著家庭的生活获得改善。国阵政府的资料也显示,40%的低收入群中,有高达75%是土著家庭。”

因此,他认为即使纳吉宣布成立土著议程推动单位(TERAJU),专门落实土著经济议程,包括继续追逐30%土著股权的政策,但是,最终结果还是一样,因为30%土著股权已经被滥用,最后得益的人都是那些巫统区部领导人,而不是广大的马来人。

他直言,尽管巫统与国阵政府一再强调如何通过土著股权分配机制,来达到提升土著股权持有率的目标,不过,这么多年来,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个土著股权分配机制是如何运作,包括谁获得股权、如何获得股权、几年后这些股权去了哪里等,只有几个“高层人士”掌控这些资讯。

他认为,只有透明化处理这个土著股权分配机制,才能确保土著股权政策不会被滥用。

2 条评论:

大佬:“反秤复民” 说...

连那些从对面岛国和隔壁番国游水过来的菲虫番虫也成为一等公民。

正掌心 说...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