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31日星期四

中学生语文课读本和必考本

描述中国清末民初人文的文学作品不少,赛珍珠 Pearl S Duck 的《Good Earth》,近代Jung Chang的《Wild Swans, 鸿》,描述当代中国人人性黑暗面的作品如老舍的《骆驼祥子》,鲁迅的《祝福》,甚至是张艺谋的电影《老井》,《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菊豆》,《菊豆打官司》,《活着》等等。

那年是1994年吧,在英国诺城学生宿舍里,大概所有的同学都在猛温习,准备考试的时候,我把什么液体动力学,什么热力学都放一旁,花了2天不眠不休的,把《Wild Swans》给一口气看完了。我只能说这样的作品的魅力,在于它片断的记载了一些人事物,让你穿越时空,进入那个时代,那个时空,亲自感受局部事情的发生。看完了留给我什么?惊叹那个年代的女人肩负的重担和坚毅。

同样的,上述说的所有作品,它只是一个时代下的记忆,但这绝对不是这个民族的全部精神面貌。那个时代,难道就没有就义成仁的?没有为孩子女儿遭遇悲痛的?没有尊重,专一,于太太的人?

企图通过这样的文学作品,与国家干训局的主张如出一辙,《Anak  Kecil Main Api》,贯彻大马来人主义的核心论调。以个别的遭遇(如果不是文学的创作人事物),刻画一道深深的仇恨和烙印。马来人是这土地的主人,其他外来者是侵略者,掠夺者,践踏马来民族的尊严者。

为什么不把,戳穿把霸权推倒,渐渐自己变成另一个霸权,George Orwell 的世界名著《动物庄园》列入必读本?

有人问过我,华文独中时代留给我什么记忆,其中一个不可磨灭的,是图书馆里,10万册书籍中,包括Harper Lee 的《To Kill a Mockingbird》,是那种超越民族伸张正义当主角的读本,还有老师和校长不停催足大家要多读多看,开阔视野的重要性。

说起中学马来文必读的课本《连环扣》,我还是感到不忿。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