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2日星期一

哗!文革鬼魂啊?

我痛不痛恨国阵的贪婪腐败,不择手段,欺凌恶霸是一回事。我对“主流”平面媒体报章的贪生怕死,见利眼开,沦为当权者的喉舌,咬不咬牙切齿,又是另一回事。我痛恨,我反感,我咬牙切齿,霸权和他的喉舌爪牙;不代表我可以接受诬赖,胡乱套帽子,盲目的冤枉别人。断章取义,不说黑白对错的手段,你,跟你原本痛恨的又有什么分别?

在这里就不说两篇文章的主题,关于子文华小改名风波。单单看看这个被借来发挥的议题好了。

有个叫吴乾伟先生的,是什么首邦市发展华小工委会宣传组的,写了一篇叫《余慕莲看到男人就流口水?──再回应郑丁贤》。指责郑丁贤“将莫须有且极具侮辱性的言词,强加于一个热爱奉献教育的女士身上!”,讨伐星洲日报的郑丁贤。

郑丁贤提的这个例子,与他支持子文易名的立场恰恰是反面教材。但他竟然突如其来地写出了这么一句有失其身份的轻佻语句:“余慕莲是一个看到男人就流口水的欧巴桑”!语出惊人!这既然不是余慕莲的真实品行,也不是她在电影里给观众的一贯形像,但郑丁贤竟然以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将这莫须有且极具侮辱性的言词,强加于一个热爱奉献教育的女士身上!真是荒唐透顶!
星洲贵为大马第一大报,居然有如此“第一贱笔”(唐南发原词为“第一健笔”,今纠正如此),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逆民意而行,一而再地出言不逊,其背后是什么样的力量在纵容他如此胡来?!公道自在人心,可以预见的是,在不远的将来,他将自甘堕落为评论界的一丁点尘埃。
好奇这郑丁贤写了什么?看看他的专栏原文《華社民粹怪象》,
余慕蓮不是甚麼英雄,只是香港一位甘草演員;她的角色不是花木蘭或秋瑾,而是看到男人就流口水的歐巴桑。

但是,余慕蓮出自善心誠意,捐錢給這間小學;取“余慕蓮小學”,而不是“毛澤東小學”,有問題嗎?
哟!我前看后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郑的原文是指余女士是个卑微的小演员,没有扮演主角英雄的机会,演的尽是一些丑角卑小的角色。这样的一个人物“出自善心诚意”捐钱,怎样看,郑都是在肯定余的功绩,不是吗?是我的中文不好,美化了郑的意思吗?

是谁“莫须有”?谁“极具侮辱性”?谁“强加”别人身上?谁荒唐透顶?谁出言不逊?别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逆民意而行,就允许你如此胡来?。“公道自在人心,可以预见的是,在不远的将来,他将自甘堕落为评论界的一丁点尘埃”,你自己写了,不感到羞惭吗?

幸好这个郑丁贤,跟我这个姓郑没有什么关系,要不然不知道会不会被人说是自家人冒死维护,给人家郑丁贤添麻烦。

善哉,善哉!

6 条评论:

大佬:“反秤复民” 说...

骂郑丁贤含家铲,也不会中到展兴兄你。

· 康華 · 说...

兩報的恩怨....

匿名 说...

大國動車慘劇後,群情洶湧.
老頂有令,不許報'負面'消息,要播報'感人故事"後.
南方都市报頭條: 他媽的奇蹟 !!

身在大國5年多,真係一份報紙都無幫襯過.
[他媽的奇蹟]後, 我淨係想講:
南方都市报, 我要十份!!!!!

大馬709, 吉隆坡街頭, 數萬愛國人士身體力行上街和平請願遭遇非法不合理暴力對待.
大國報當日晚報頭條: 說好的和平呢 ?
他媽的!!!!!!!!


大陸有黑心奶,黑心油,黑心食品,黑心乜黑心物..
大馬有數黑心'精神糧食', 慢性毒你數十年!!


JockMatGuy

正掌心 说...

大佬,你说的是没错。如此明目张胆的行径,不会太过分吗?被政党占便宜就要反抗,被同族的人“屈”吃死猫就没关系?Sorry, 我不同意。


康华兄,我也认为是个人/历史恩怨。这样扭曲诬赖的手法,真的要不得。


JockMatGuy,
因为大陸有黑心奶,黑心油,黑心食品,黑心乜黑心物.所以大陆一切的人事物,都该死。都是妖魔鬼怪,活该?不需要说道理,不需要公平,不需要证据,不必审就该定罪,罪该万死,永不超生?

大馬有數黑心'精神糧食', 慢性毒你數十年!所有报章,所有记者,所有专栏作家,全是黑心的?一切偏见就这样开始。

我认为凡事,任何的情况,要独立思考,就事轮事,实事求是。

匿名 说...

所以大陆一切的人事物,都该死。都是妖魔鬼怪,活该?不需要说道理,不需要公平,不需要证据,不必审就该定罪,罪该万死,永不超生?

所有报章,所有记者,所有专栏作家,全是黑心的?一切偏见就这样开始。


----> 一頭霧

JockMatGuy

正掌心 说...

先前西方媒体把中国,社会主义下的人民描绘成没有血,没有泪,没有情感,唯钱是图的社会。到处黑心,的确是吓人的。

因为这样“妖魔化”和“去人性化”特定的群体,这样,当在美国种种不人性政策对待中国,美国人民会感觉好些。因为中国人民因而受苦受难,或死几千人,美国人没有感觉。

至到汶川大地震后,西方看到原来中国人也有血有泪,有大爱,流着与美国人一样红的血。这时美国人把中国人当人看待。像美国人一样,一个中国人受不公平对待,也一样不得了。

在没有偏见下看事情,会比较公平,是吗?或许我们也该避免“stereotype"人和事情;而是每件事事实求是,这样会更客观和宏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