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4日星期五

可以反过来,向曾对自己施暴的政权奉承献殷勤!其他的耻辱又算什么?


你可以不喜欢沙巴进步党,你可以不喜欢杨德利;同样的,你也有权利不喜欢团结党,不喜欢巫统,不喜欢国阵,甚至也不喜欢民主行动党。毕竟这是自由民主社会,每个人有自己选择的自由,政治倾向的自由;没有人可以把自己的政治喜好,强加在你的身上。所以这不关你喜好厌恶哪个政党或政治人物。这是关于是非黑白和对错的的问题。这是关于大原则的问题。

哎呀!告诉你,我爱死这个“此地无银三百两”!说得越多,只有更暴露出一个内心的不安,愧疚,想要掩饰的事情。不是记者误会咯!这可是个新闻稿哦!

第一个重点,杨德利昨天指名道姓民主行动党的邱庆洲,甘愿做沙巴巫统首席部长慕沙的政治棋子,陷人不义。今天你看到什么?是国阵的团结党,为自己的政治主人巫统喊冤,献媚!最妙的是,在国阵和敌对民联,恨不得把对方碎尸万段,那种局面的当而,团结党公然袒护邱庆洲,说是杨德利要打击民主行动党。这个,是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暧昧呢?

好啦,这个也算了。有些人会说:政治嘛,没有永远的朋友或敌人。只要有同样的利益,同气同声没有什么大不了。好,这个不好说。看第二个重点,绝对可以反映团结党的格调,素质和品格,重要的是团结党的核心价值观是什么?

楊德利發表文告,細說1996年九月十七日,
“州議會已經透過修改沙巴土地法典,將首席部長批准土地的權利轉移到州內閣手上,楊德利更是當時動議修憲及通過州議會的首席部長。 楊德利受委擔任首長三個星期後,鑒於歷任首長在土地課題的濫權事件繁多,決定修憲將土地權從首長手中轉到內閣。”
团结党的许某这样说:
“只是因为当时巫统不相信杨德利,而担心一向很会投机取巧的他,当上首长的他又不知会如何一手遮天滥权。。。。。[所以是巫统足成这个削减首长过大权力,转移给内阁的]。”
括号是我看了团结党许某前面写的,认定这就是他的结论,是不是这样,请读者自己决定。好了,让我们来检验推论一下,团结党的核心价值观是什么?

团结党的逻辑认定,巫统在领导政府,至少在领导沙巴政府时:巫统是正直的(没有半点的私心和越轨),巫统是公平的(没有半点的欺压偏帮),巫统是负责任的政府(没有半点的含糊推卸),巫统是精明的政府(治理得沙巴井井有条,制定好发防范滥权,良好执行),巫统和他所有的领袖是清廉自律的(没有监者自盗)。

按照团结党的逻辑,当时沙巴首席部长轮值制(各族轮流当首席部长2年)下,当时正直公平负责任,精明清廉和自律的巫统领袖们,在轮值到杨德利的时候,认定杨德利“投机取巧,会一手遮天”。所以巫统领袖为了保卫沙巴人民的权益,迫使过大的首长权力落入坏人的手里。所以把这样的权力削减,转移到内阁手里。

团结党的逻辑当然也确认了一点,当时所谓分享政权的首长轮值,其实也是假的,因为正直负责清廉的巫统哪里放心。所以还是暗中保卫着整个人民的利益,监督指导指挥着内阁运作。

按照团结党这样的逻辑,再站高一点,宏观一点看历史。团结党的核心价值观也认为:

当年是团结党彻底的错,因为巫统本来就是正直公平负责任,精明清廉自律和爱民的。退出巫统主导的国阵,是团结党小人,背叛,错误和拖累沙巴人民。

巫统统治沙巴或全国的合理性,正统性是不可质疑的。因为他们正直公平负责任,精明清廉自律和爱民的。

巫统害怕其他人的心怀不轨,投机取巧,所以不再相信除了巫统领袖外,出任财政部,外交部,内政部,教育部这些重大任务,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巫统领袖是正直公平负责任,精明清廉自律和爱民的,处处为人民利益设想,害怕其政客(所有非巫统的领袖)会占人民便宜。这样的逻辑,在联邦政府也一样的。

最后,因为巫统外的政治人物,都值得怀疑,唯独巫统领袖。所以在反对党州属,不发发展基金给反对党议员是对的。宁愿把拨款给落选的巫统领袖,因为他们是正直负责精明清廉自律爱民的。所以沙巴在团结党政府下的没有发展拨款是合理的,现在反对党州属,反对党获胜的选区没有拨款是合理的。

当然,如果我先前的推论团结党核心价值观是不对的,言过其实的,违背真相的,献媚的,奉承的,误导的,为了打压而说谎的,为个人上脂打粉的,歪曲事实的。。。。。那,这就可能要从这个党的党格,其党员的人格上检验了。

还有可能是怎样的结论?唯利是图,包括出卖自己的人格。奉承阿谀,擦鞋,为求实利,向政治权势低头。我帮你,你帮我。吃君之禄,担君之忧。他说,是的,去他妈的人格,正义公平,清廉,负责任,礼仪廉耻,忠孝仁义,值得多少钱?

哎!狐狸害怕狼狗会吃掉小鸡,特别把小鸡安置好,隔离狼狗,防止狼狗行恶。这是团结党最新的童话故事,买本给你家3岁到90岁的孩子看吧!

2 条评论:

大佬:“反秤复民” 说...

这家伙,听说在下届大选要当握手党候选人,叫它省点啦,屌!

正掌心 说...

是莫名其妙,颠倒是非,拼命PLP,以示绝对忠心,博求政治老板青睐,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