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3日星期四

什么东西那样好?

首相的2012预算案宣布下来,讲稿的确还没有说完,副首相自己率先卖花赞花香,说是有史以来马来西亚最好的预算案。接着下来,大家是知道发生什么事的。你说没有有最高指令,我怎样都不相信。大家口径一致,说辞用字都一样的背书。

哎呀!排山倒海啊,一波接一波的攻势,电台啦,电视啦,报纸啦,好不热闹啊!
政治人物啦,在位的,过时的!所谓地方领袖啦!各个执政党的大小头目啦!所谓企业领袖啦!所谓名嘴啦!把这预算案赞的天上有,地上没有,就差泪流满面的感恩啊!

咱家的首相,是世界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呐!诺贝尔奖也高攀不起咱们首相啊!咱家首相手轻轻一挥,像孙悟空的神奇法术,就可以化解全民生活的困苦,每个人受惠,皆大欢喜。同时又不失保持高度成长,人人可以就业,安居乐业,根本就是世界无可匹敌的天才预算案。

啊!什么世界的什么经济危机啦,各国的财政危机啦,有什么难啊?对阿!这样就是最好的方案!就叫冰岛啦,美国啦,葡萄牙啦,希腊啦,爱尔兰啦,学习咱家的首相就好了呗!是这样吗?

香港政府因为整个财政年度国库有盈余,平均退换人民;所有每个18岁以上的居民,一律得到港币6千退税。你乞丐又好,李嘉诚又好,人人有份,人人平等。马来西亚是怎样?预算赤字,不够钱,没有那么多收入,借钱来派发每个月入少过马币3000的家庭,一次过,马币5百大元!

只能说这借来的救济金,先发下去,什么时候填回去就以后再说。借就借吧!借来起占5%人口的公务员的薪水7-13%,有的起薪40%。借来派发给退伍军人马币3000。先用未来钱,以后填回去的时候,难道不会少了这笔吗?

这笔钱大不了大家卖些日常用品,带动市场消费。像一场细雨,不是给快渴死的人一口水,只湿湿干旱土地的表面,能下秧吗?能养活作物吗?恰恰是救穷不救急的白费心机。不如意的,大家左手拿来,右手还给银行信用卡债,完全起不了半点作用。生活成本还是不断的飚高,财富和收入没有增加!解决了什么?

这样的格局,恰恰像刘备交托诸葛亮辅佐刘禅,要阿斗至少做到的最低标准。是什么呢?勿以恶少而为,勿以善少不为。结果是什么,做的尽是小恩小德!我不是经济学家,没有什么术语。什么格局?方圆千里的疆土却只有区区的一寸深度,小善意大范围,但完全没有深度。远景?大格局?宏观?经济发展的火车头在那里?没有。

请你告诉我,这样的预算案,究竟怎样有史以来最好?好在那里?

预算案这个时候不建大楼高塔礼堂,华而不实的建设,固然是在不该有的奢侈浪费。而沙巴首席部长执意,在这样困难的时候要建3亿8千万的大楼,就像是落魄落难的大户少爷,没有钱也要找个小姐来陪陪才吃得下饭般,荒唐!

但是路桥码头,机场,水电等基本设施的建设,总得进行吧?没有基本设施,发展是怎样也做不起来的。这恰恰,尤其是沙巴这几十年来缺乏的。没有路怎样把物资运进去?就算进得去也贵得要命!产品怎样运出来?只有把这些基本建设都做好,一切经济活动的成本才能降下来对吗?路通了,私人界就自然会发展。这一切过去几十年政府是怎样做?基本建设如路和桥,是交给私人企业来做,做了给他们一面倒的合约,包赚的生意:留下买路钱!

这样还好,沙巴连这些都没有,怎样发展?到处是车辆不能到达的土地。去问问作为全世界10%棕油产地的沙巴。问拿笃的人,那条运输原棕油的单道路,为什么不能加大加宽,让一切运输顺畅吗?问山打根人,为什么10哩到32哩要花上1-2个小时?为什么运输费那么贵?为什么每天排着车队运送肥料到原丘,排队运送到码头的油罐车那么吃力?这几十年来,都没有改进过,就别说开发替代公路,连贯公路。有什么难?如果有心解决,只要在这段路,每隔3-5公里,加上一段超车道,就解决一半的问题了。

但是没有,几十年没有做!在那所谓有史以来最好的预算案,也没有做!没有做什么?方便经商的建设,降低成本增加竞争力的建设,做为经济动力火车头的建设。最好的时候,本来100万马币一公里的路,变成400万马币一公里,路就这样被啃掉,就这样沙巴远远落在后头。

请告诉我?究竟这个预算案什么好?好在什么地方?尤其是50年前,沙巴总人口42%的主要民族,现在变成10%少数民族的卡达山杜顺人最高领袖,团结党主席百林。在你说这是有史以来最好的预算案,告诉我,什么好?好什么?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