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0日星期四

我的理想马来西亚愿望列表(二)

与其永远处在被动,对外来事情做反应和埋怨;或许是时候更换自己的态度,自己做主动了。
不分先后,不分轻重;想到什么写什么,看到什么写什么;慢慢的累积成一个列表。这是我的理想马来西亚:
----------------------------------------------------------------------------------------------------

(2)地方政府/市政局/城市议会

经历了那么多政治震荡和民主变迁,马来西亚靠搞政治糊口,吃政治饭的人物,翻开报章,还是停留的国家独立初期的原始。没有行政权的,成天唠唠叨叨的指着垃圾没有倒,沟渠没有通,野草没有剪。

全国所有市议会议员,完全是遵照分猪肉的原则,完全有执政党的成员党来配额,说分享权力又好,分享利益又好,说是分工服务人民也好。不时,执政里头的部长啦,什么发展领袖啦,还是会在报章表扬自己“帮忙”维修啦,动用议员基金维修公共设施,街灯,坍塌的沟渠等等。

这是个什么情况?执政的人,先本身失责没有做好自己的工作(市议员配额全是执政党成员党间分配)。转过头来,执政党的部长议员发展领袖,来用公款来维修,又上报自我表扬。收拾自己的烂摊子,是什么值得表扬的?

(a) 我在想,为什么马来西亚不能够立法,让所有的地方和城市议会议员民选,向人民负责?没有能力的议员和公务员,本来就不该白吃人民的纳税钱,该被撤换。

(b) 我在想,马来西亚的地方政府和城市议会,为什么不能够有一个简单明了的值日表,在每个住宅区/商业区/公共设施如公园等,有个明确的倒垃圾剪草通沟渠和维修的时间表,另外有人独立核准工作完成无误?连小学生每天的班级清洁值日可以完美执行,为什么市政府不能?非要投诉才行动?非要等议员部长,或是见报后才行动?

(c)我在想,市政府委任三两个巡逻员,到处巡察,报告有问题的设施,报告遗失的沟渠铁盖,报告哪里失灵的街灯,报告违规的违建,这样有什么难?

2 条评论:

大佬:“反秤复民” 说...

亚庇的市政府,会让听话的在野党国会议员的公司包工。

正掌心 说...

很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