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2日星期四

生活二三事

忙碌

近来生活忙碌,穿梭亚庇,拿笃和吉隆坡之间。上个星期到斗湖参加一个外家亲戚的丧礼,人生无常啊!刚过去的周末在广州, 忙碌,越来越没有写文章的雅兴。
*********************************************************

命运

在中国,你才会体会什么是命运。如果不是自己命好,可能你就是埋没在那茫茫人海中,数以千万计的农民工之一,唱着卖命和被拖欠工资的辛酸歌谣。一个不好命,可能你就是远走沿海城市出卖自己的唯一青春本钱的生活,万万千千中的一人。突围而出谈何容易?站着战胜命运的有几人?
***********************************************************

彩色的中国

我认识的中国是彩色的,
这里的黑,从内幕牢房到产品,处事手段,是彻底的,是没有止境的深和渊,
这里的白,容不下半点瑕疵和暗影,正大光明,
这里的灰,只要你能挪一步,线和规矩是伸缩的。

这里有红,是60年来,用几代人的青春铺成的中国特有的道路,
这里有黄,是一些人的地上天堂,是一些人的摇钱树,是一些人不见天日的地狱。

这里蓝,象征海洋的广阔和包容,多元,深厚,渊博,百花齐放,一切可能,
这里绿,青出于蓝的生生不息和人才辈出。山寨,从手机电池到 Ex6,没有边际。

紫色,帝王禁城珍贵的色彩,却出乎意料的与圣经描写最显赫荣耀者披风的颜色相同。

2011年5月11日星期三

诗华日报,要你道歉难道太为难吗?

看了山城客博友的《请尊重他人的作品》,诗华日报特写,一字不漏原段抄袭山城客原博文超过50%篇幅的事实,不容争议。

作为一个报章,什么公正独立报道,坚守原则捍卫自由,媒体的骨气就不多说了。诗华日报,难道要你对自己记者/特约作者,就这样原始且野蛮的掠夺和偷窃别人的知识产权,道歉认错,难道这样太为难你吗?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礼仪廉耻,就从这里开始。

2011年5月3日星期二

“一个猛来吓”

不做官就不做官啦,谁怕谁?!别老是天天,一个猛来吓,猛来唬!

不做官跟做不到官是有差别的!你要是得到委托,又坚持不入阁当官,是有负人民委托!你要是没有得到委托,是人民不要委托你,当然没有得做官啦!不是你不要,明白吗?

看看沙巴,你是要问问,还有哪个华裔州议员没有当过沙巴副首席部长兼华人最高领导人的?不用怕,就算挂完了,慕沙还是会找个人来当的。任凭他的喜好,任凭他觉得谁比较忠心耿耿,委任,收放。这样的官位和相关的利益,是对专业找吃的政客的最高奖赏和成就。

哦,沙巴华裔最高领导人,是应该你国阵巫统说了算,而不是华社自己亲自委托?

这样的关系,从本质上,从第一天起,就是没有合作伙伴关系,这是一个纯粹的政治包装,制造一种假象,各群体的主流意见,有各群体的代表真诚协商合作。实在的,是老板一个人说了算,一党坐大。既然这样,马华民政不做,可以有其它么华么华,么政么政,对吗?

没有巫统属意的华裔当选,就没有人入阁,所以就没有人照顾华裔的权益,不是猛来唬,是什么?

妈的!讲讲讲,喊到声音都沙哑了,首相啊首相,到底一个马来西亚是什么?巫统捍卫马来人权益,马华民政捍卫华人权益,MIC捍卫印度人权益?如果这样,跟之前没有什么分别,喊什么?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如常发生人神共愤的强奸奸杀案,马打会第一时间发表这样的伟论:一定是香港片情节的不良影响!

这样说,是受害者和受害者群体,需要负某个程度的责任? 这样,施暴者的责任会减轻一些?

“我是监狱总监哦!”

沙巴更安全了?马来西亚执法人员黑社会社团有限公司!

别给我看死你,调职当处分!

*********************************************************

转载:监狱官纠众狂殴青年致鼻青脸肿, 闭路电视拍下过程却仍未受对付

其他报道视频

一位沙巴根地咬的监狱局高官涉嫌与友人,殴打一名华裔青年,以致华裔青年被殴得鼻青脸肿、伤痕累累,而相关殴打过程全被闭路电视拍下,人证物证确凿,目前仅待警方采取行动!

受害者是23岁的谢平胜(译音),是受到该名监狱局高官,以及另三位同伴的攻击,他们用警棍、皮带和塑胶椅攻击受害者,并向受害者拳打脚踢。

根据受害者的说词,当时该名高官是在醉酒的情况下与他的朋友起冲突,他的朋友也是他被攻击的便利店的店主。

受害者代友人道歉反被殴

而在意外发生时,受害者与朋友是在便利店外,而当时该名监狱官冲向他们,并表明自己是根地咬监狱局总监再可古巴。

「我当时代我朋友向他道歉,但他非但不接受,反而变得很激动,并掌掴我。在看到这情况后,我的朋友和两名保安人员就即刻制止他,而我们其中一人也向警方求助。」

然而,该名监狱官在五分钟之后却召来朋友,而受害者其中一名朋友欲解释事件来龙去脉时也同样被打,之后相关人等就攻击受害者。

受害者当时跑进便利店寻求庇护,但却是走进了死胡同,而该名监狱官与其党羽就在便利店内任意攻击他。(点击相关闭路电视片段)

警察抵达现场却未及时阻止

「我的朋友试图要进来解围,但却被监狱官的一名友人阻挡在便利店门外,而在30分钟后,3名警察抵达现场。但警察并没有进去便利店阻止攻击行动,直到我被带出该店,警察之后把我带返警局,在录取口供后,我才被朋友带往医院。」

受害者的父亲谢友福(译音)受访时指出,他希望这事件不会有任何的掩饰,因为一切都有闭路电视的片段为证。

「现场也有很多人证。我希望警方展开专业的调查,他们的职责是维护法纪,保护平民百姓的生命财产,否则,最后只会造成一些人任意操纵法律。」

他也要求调查相关三名警员在抵达现场后,不即刻施救其儿子一事,而警方虽知道儿子被攻击,但却未当场逮捕涉案的人等。

根据了解,该事件于4月30日发生,但截至周一为止,仍未有任何人被逮捕,而该监狱官在当地的口碑也奇差,但却一直未受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