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30日星期五

苏醒的巨龙

C说要吃好的海鲜燕窝虫草什么的,现在尽情吃吧,多几年要吃好的也大概没得吃咯!要用好的,就尽情的买一些来用吧,多几年要也大概没有机会了。他说因为中国崛起富裕后,好的还轮到你吗?看了中国的富裕起来,你大概会由衷的同意。

从安徽的合肥飞到河南的郑州,中原之地,异常的,没有笼罩大部分城市的烟霾,有不错的能见度。可以想象连绵700公里都是平坦的土地,没有半点被荒芜的土地吗?这样能不富裕起来吗?

历史书上一些贤明的皇帝登基或什么的,都会宣布不加税,或是免税10年什么的,或不征战什么的,好让人民可以养息。不出那十年,就往往能看见小盛世,或是盛世的基础。可以想象这30-40年来的中国累积的财富吗?可以想象到近几年来中国对农业的完全免税政策可以制造多少的小康之家或中等收入家庭吗?

托老板们的福,这趟尝到(其实是被灌)的,是鼎鼎有名的正品五粮液,香醇得不得了,但52%的呛毕竟不是盖的;尝过真正的黄河野生鲤鱼美味;想吃又怕死的内心挣扎,尝到一人一只的浓汤河豚,鲜嫩。

不好意思现场拍照,这些是网上找来的。



2011年9月22日星期四

酷?酷你的头!


“jib, jib, ya! you're real suck!!"

马来西亚什么都一团糟,执法的自己犯法,选择性执法;立法的听命,唯唯诺诺;司法的靠边站。马来西亚政府什么都是说钱,工程计划要分钱;豪华浪费的工程照跑,管他景不景气。

马来西亚人民不怕流氓不怕见鬼,人民最怕在路上见到警察,最怕在黑暗后巷的暗探,最怕无端端出现在你的车的巴冷刀和毒品,最怕上门的税务局官员,最怕反贪会的盘问,怕恶法,怕朝令夕该。

马来西亚人不怕工作辛苦打拼,最怕所得税,路税,消费税;最怕还要再付亚行的方便税(用信用卡方便谁?),怕Astro起价,怕电话预付卡6%服务税,怕白糖换了巫统企业家后起了5次的价,怕变相的汽车进口税(汽车AP,每张赚3-5万给AP大王,不是给国库)。

忍屎忍尿不是问题,就是忍不住PLP,抬大脚,察鞋议员。

酷什么酷,呐!

2011年9月21日星期三

这是什么东西啊!“除非你老爸飞你老母,或你老母挂老乘了,就得!”

如果这是正确无误的话,这些自以为是的东西(不要,你们不要侮辱动物),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还得多谢国阵政府多年来的栽培!谢谢BTN!谢谢宗教老师们!谢谢Mamak!

最了不起的那句,还是“居于安全理由”不能聘请你这有个华裔母亲的回教徒。

哗!什么世界来的?!

*******************************************************************

转载“除非你妈离婚或离世” 医院警局拒聘混血硕士

24岁混血女回教徒考获西悉尼大学第一荣誉硕士,到吉隆坡中央医院觅职面试时,院方竟表示除非其华裔母亲离婚或离世,否则她将永远不被接受!

院方录取员工的标准,竟是以面试者的父母肤色作标准,导致这名成绩标青的女硕士生回国求职时,不得其门而入。同时,从澳洲大学毕业的她,于今年二月前往玻璃市的警察学院应征鉴证职务,官员竟也告知其母是华裔的关系,因此无法录取她。其母亲赖玉明女士指出,警察学院的官员竟对其女儿说“我们不收华裔,你是华人”。

“而中央医院也告知阿妮莎说不会录取华裔,除非我这名华裔母亲和她父亲离婚,才有可能录取她。即便这名母亲如何向院方总监解释,对方还是以安全理由(Under Security)拒绝阿妮莎到医院工作。“我不清楚所谓的‘安全理由’是什麼,院方没有多加解释就拒绝女儿的申请。”

她说,有一名在警队工作的朋友获悉此事时,也劝她死心,也未解释原因。

详文:南洋

2011年9月19日星期一

You Idiot! Is Called Jasa Dan Budi OK!

 “这不是(源于)任何方面的压力,而是国阵政府一贯争取的功劳和恩惠(jasa dan budi)。”--- 纳吉,18/9/2011, 重申宣布废除内安法令措施是国阵政府的功劳和恩惠。


就像一个独霸某个山头的枭雄,以前会抢你的钱,强迫你贡献3成的收成;欺压你,不给你表达不满;你要是敢反抗就不需审讯无限期扣留你,限制你自由。

他现在说,好啦!以后不再没审讯扣留和限制居留啦!

“这不是源自那一方的压力,不要归功他们,这是我们一向向人民争取的功劳和恩惠OK!
you know! Jasa dan Budi OK"。

你们会不会的,拍手!拍手!欢呼!笨蛋,你们知道吗,这叫是恩惠,OK!

以前他鸟了你,给你两巴掌!现在只是鸟你,没有打你,这样叫恩惠OK!

2011年9月17日星期六

Apanama tu

“马来亚从来没有被英国(大不列颠帝国)统治,英国官员只是以顾问的身份,提供意见给苏丹”--- 马来西亚大学教授联合会,2011年9月


对不起啊!原来一直误会了你们,让你们背负了帝国主义,掠夺世界弱小贫瘠的国家的罪名。

原来你们是天使,原来你们怀着救世的伟大情操,千里迢迢,把自己国家的各领域的精英,包括治理国家行政体系的,包括测量土地的,治理国家安全的,专业种植园丘开矿的。。 。。无私的奉献给世界弱小的国家,提供免费的咨询服务,给这些落后国家的皇帝提供顾问。

去查查马来西亚的矿物分布图,会发现,早在100多年前,你们已经有了全马来亚和北婆罗州的矿物资料。这些资料源用至今,是整个矿物局的根基。你们真的好无私哦!

你们没有把珍贵的资源运回帝国,没有把被顾问国的资源吸干,造就了欧洲数百年来,因为这些资源富裕繁华;至到这40-50年来,把仅剩的资源用完,而开始困入绝境。没有,从来没有。

你们尊重地方人民,你们只是顾问,绝对的权力在皇帝手上。那些反抗分子,是因为皇帝的沦落暴政,是,他们有绝对的权力,你们只是顾问。

没有,没有,你们从来没有殖民马来亚和北婆罗州。我们该谢谢你,歌颂你!歌颂大不列颠帝国!

咳!Apanama。。。。。

2011年9月16日星期五

Apanama ni


“能获内政部发出出版报章准证是“特权”而非权利,更与言论自由无关。”---内政部 16/9/2011


很多人还为他昨晚的甜言蜜语,一次又一次的性高潮后的梦醒时分,原来躺在身边的,还是猪八戒。

Apanama



“谨慎处理废除内安法令,因为国内依然存在极端种族主义分子”---- Ibrahim Ali

2011年9月14日星期三

殖民地与政治正确

他们说马来亚/北婆从来没有被殖民!

这些人迫害世界所有殖民地的人民;但从没有迫害马来亚/北婆的人民!
这些人掠夺世界所有殖民地的资源,一船一船的运送回他们的国家;但从来没有掠夺马来亚/北婆的资源!

所以攻击马来亚(荷兰顾问)政府的一切利益,就是攻击马来土地!攻击马来统治者!
这些人不是反抗荷兰殖民英雄,他们是叛徒!

所以攻击马来亚(葡萄牙顾问)政府的一切利益,就是攻击马来土地!攻击马来统治者!
这些人不是反抗葡萄牙殖民英雄,他们是叛徒!

所以攻击马来亚(日本顾问)政府的一切利益,就是攻击马来土地!攻击马来统治者!
这些人不是反抗日本3年08个月统治英雄,他们是叛徒!

所以攻击马来亚(英国顾问)政府的一切利益,就是攻击马来土地!攻击马来统治者!
这些人不是反抗英国殖民英雄,他们是叛徒!

Mat Salleh啊!神山游击队的阴魂啊!
还有那些因为政治不正确,却为这片土地牺牲的人们啊!
你们不会要从坟墓里跳起来吧?

他们说,马来西亚退伍军人的感受最重要!他们才是唯一的英雄!
因为在马来西亚,被册封,被表扬,当英雄,必须是政治正确的!

2011年9月12日星期一

哗!文革鬼魂啊?

我痛不痛恨国阵的贪婪腐败,不择手段,欺凌恶霸是一回事。我对“主流”平面媒体报章的贪生怕死,见利眼开,沦为当权者的喉舌,咬不咬牙切齿,又是另一回事。我痛恨,我反感,我咬牙切齿,霸权和他的喉舌爪牙;不代表我可以接受诬赖,胡乱套帽子,盲目的冤枉别人。断章取义,不说黑白对错的手段,你,跟你原本痛恨的又有什么分别?

在这里就不说两篇文章的主题,关于子文华小改名风波。单单看看这个被借来发挥的议题好了。

有个叫吴乾伟先生的,是什么首邦市发展华小工委会宣传组的,写了一篇叫《余慕莲看到男人就流口水?──再回应郑丁贤》。指责郑丁贤“将莫须有且极具侮辱性的言词,强加于一个热爱奉献教育的女士身上!”,讨伐星洲日报的郑丁贤。

郑丁贤提的这个例子,与他支持子文易名的立场恰恰是反面教材。但他竟然突如其来地写出了这么一句有失其身份的轻佻语句:“余慕莲是一个看到男人就流口水的欧巴桑”!语出惊人!这既然不是余慕莲的真实品行,也不是她在电影里给观众的一贯形像,但郑丁贤竟然以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将这莫须有且极具侮辱性的言词,强加于一个热爱奉献教育的女士身上!真是荒唐透顶!
星洲贵为大马第一大报,居然有如此“第一贱笔”(唐南发原词为“第一健笔”,今纠正如此),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逆民意而行,一而再地出言不逊,其背后是什么样的力量在纵容他如此胡来?!公道自在人心,可以预见的是,在不远的将来,他将自甘堕落为评论界的一丁点尘埃。
好奇这郑丁贤写了什么?看看他的专栏原文《華社民粹怪象》,
余慕蓮不是甚麼英雄,只是香港一位甘草演員;她的角色不是花木蘭或秋瑾,而是看到男人就流口水的歐巴桑。

但是,余慕蓮出自善心誠意,捐錢給這間小學;取“余慕蓮小學”,而不是“毛澤東小學”,有問題嗎?
哟!我前看后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郑的原文是指余女士是个卑微的小演员,没有扮演主角英雄的机会,演的尽是一些丑角卑小的角色。这样的一个人物“出自善心诚意”捐钱,怎样看,郑都是在肯定余的功绩,不是吗?是我的中文不好,美化了郑的意思吗?

是谁“莫须有”?谁“极具侮辱性”?谁“强加”别人身上?谁荒唐透顶?谁出言不逊?别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逆民意而行,就允许你如此胡来?。“公道自在人心,可以预见的是,在不远的将来,他将自甘堕落为评论界的一丁点尘埃”,你自己写了,不感到羞惭吗?

幸好这个郑丁贤,跟我这个姓郑没有什么关系,要不然不知道会不会被人说是自家人冒死维护,给人家郑丁贤添麻烦。

善哉,善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