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1日星期一

沙巴团结党自作孽


“分而治之” ---- 卡达山杜顺文化协会主席,沙巴团结党主席,沙巴国阵政府副首席部长,兼该族最高民族英雄,丹斯里百林吉丁岸。针对它主要政治盟友,也就是巫统,巫统兵南邦区部主席拿督安布鲁斯宣布成立一个新的嘉达山杜顺组织,做出如此的结论。
当沙巴巫统的首席部长,玩弄“妈祖神像课题”。假借宗教之名,实行打压,公报私仇,明目张胆霸凌章家杰。把完全民间自费,一切就绪,只剩没有组装上去的神像的计划压下,不准完工。
 
紧接,假借团结党之力,说是政府出资支持,要组团去大陆学习建庙。感恩沙巴巫统首席部长的开明,还有政府拨款。最搞笑的是,这庙也是在古达。当然,如果最终要能搞出两个妈祖庙,未尝不是好事,这是题外话。
 
但是,团结党啊!百林啊!你为什么当时没有大声呼号这是“分而治之”?相反的,团结党,以于墨斋为主的角色,落力配合演出,大搞文宣,颠倒是非黑白,推崇慕沙。这难道不是对沙巴华社的“分而治之”的卑鄙手段?
 
为什么这个时候,巫统要搞个卡达山杜顺组织,你会大喊“分而治之”?这个时候针刺到肉,知道痛了吧?以前助肘为虐,自己站在肆虐者这边,自己洋洋得意;轮到自己变成受虐者,你却会呼号正义,希望众人作正义的后盾。
 
记得著名牧师马丁聂莫勒(Martin Niemoller)针对德国纳谇党一个一个群体,逐一打破,其他群体保持沉默,使得纳谇党得以成功,说过这样著名的名句:

First they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最先他们来捉共产党人,
and I didn'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n't a communist.我沉默,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然后他们来捉职工会分子,
and I didn'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n't a trade unionist.我也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职工会的人。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子后他们来捉犹太人,
and I didn'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n't a Jew.我也没有出声,因为我也不是犹太人。

Then they came for me,最后他们来捉我,
and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for me.我看看周遭,已经没有剩下人可以替我说话了。

团结党,在你经年累月,一天复一天,与豺狼恶虎作伴,干做爪牙,鱼肉人民,为非。你不感到愧疚。当自作自受,自己将要埋葬在自挖的坟墓时,你喊破你的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了。

最后,送给沙巴团结党,Bee Gees 的“I started a joke”。

I started a joke, which started the whole world crying,
but I didn't see that the joke was on me, oh no.

I started to cry, which started the whole world laughing,
oh, if I'd only seen that the joke was on me.

I looked at the skies, running my hands over my eyes,
and I fell out of bed, hurting my head from things that I'd said.

Til I finally died, which started the whole world living,
oh, if I'd only seen that the joke was on me.

............我开了一个玩笑............那个玩笑竟是我自己.

--------------------------------------------------------------------------------------------------
转载:成立一个大马嘉杜族组织 百林指为分裂族群

2011-10-30 19:42:56

(本报讯)巫统兵南邦区部主席拿督安布鲁斯宣布成立一个新的嘉达山杜顺组织,嘉达山杜顺文化协会主席兼该族最高民族英雄丹斯里百林吉丁岸昨日直指该新组织言论政治化,其出现将造成该族群分裂。他表示,该族群老早就成立有嘉达山杜顺文化协会这个代表性的志愿母体组织,而且在团结整个族人向来做得很好,没有必要另组性质相同组织。

他说:「有句话说『分而治之』,也有句话说『团结则建立、分裂则倒塌』,我们已有太多的组织,这是否有助于推动整个族人的团结乃昭然若揭。」

百林也是副首席部长兼基本设施发展部长,他是在兵南邦的嘉达山杜顺文化协会礼堂主持团结党青年团及妇女组中央大会开幕礼后接受报访问,以嘉达山杜顺文化协会主席身份发言时这麽表示。他是受要求评论安布鲁斯宣布成立称为「一个大马嘉达山杜顺组织」,后者宣称是在获得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拉萨的祝福下这麽做。

百林表示,成立族群性的组织并非政治团体,不应将政治带来该些团体当中,但「一个大马嘉达山杜顺组织」的言论却是政治性的。

2011年10月28日星期五

无神主义者兼单纯的权力狂


常常听到这些人声嘶力竭的呼号;有前首相,有前警察总长兼前牢犯,有大马来人法西斯主义组织成员,有改信教的大学教授,有落魄前首长,有失意政客,有失意商人,有三级片导演,有走投无路政党等等。

他们说709洁净选举运动的用意,是推崇人权至上的精神,驾凌宗教信仰,变成一种变相的新宗教信仰,以自由主义为主导。恰恰就是这样主义质疑马来西亚的“君主制度”,质疑“社会契约”,质疑“回教的特殊地位”。

而质疑马来君主,马来特权和回教地位,就是推崇“共产主义”!总结说是共产主义,就是不必多说的滔天大罪了!哎呀!在马来西亚,有什么比”共产主义“更十恶不赦啊?这个“共产主义”,就是与“犹太人和以色列”一样,可以先杀后奏!可以格杀勿论!可以盲目的仇恨!可以一刀切的下结论!可以不审下判!可以认定“有罪直到证明无辜”!

所以他们说709洁净选举游行是共产主义!他们说安碧卡是共产主义者!他们说宪法专家兼法学教授Prof. Dr. Abdul Aziz Bari的君主介入宗教局是违宪论点是共产主义者!他们说林吉祥说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就是异曲同工,是共产主义者!他们说反对党提倡绩效制漠视特权就是共产党!他们说客观看待共产党反英的历史就是共产主义者!

你们如此热爱民主,仇恨共产主义,甚至可以做出比共产制度国家更专制,更不民主的行为,来维护民主!Abdul Aziz Bari 的言论自由呢?人民表达心声游行的权力呢?宪法下人人平等的权力呢?反对党选区的拨款和权益呢?人人平等而不分肤色和信仰的原则呢?你所捍卫的民主又有什么意义?还是这根本不信民主,连共产主义者也不是,就是纯粹的权力狂?

如果你们如此敬畏神,为什么做出严重违反神的一切戒律和教义,来“维护”神?允许偷窃别人的财产和监守自盗---贪污腐败,偷窃别人的生命---谋杀/冤枉政治敌人,偷窃别人知道真相的权力---说谎/扭曲报道打击政敌,偷窃别人对你的信任---通奸,偷窃别人的自由和意愿---选举舞弊。这样的捍卫神又有什么意义?

你允许盲目的仇恨,允许因为肤色的原罪,允许一刀切的下结论,允许不审下判,允许“有罪直到证明无辜”,允许官官相卫,允许选择性执法和提控,允许一切违反你的宗教严禁的主要罪行。敬畏神也可以置之不理,那还有什么更值得敬畏的?还有什么更可怕的?你是畏惧共产主义多过畏惧神吧?还是你根本就是一个不相信有神的无信仰者?

包装在民主卫士宗教卫道者衣裳里的,无神主义者兼单纯的权力狂,你才是最可怕的东西!

2011年10月21日星期五

正在读《朱镕基讲话实录》

在郑州机场书店,刚好有最后3套,卖书的小妹说是到处缺货买不到。本来是想到深圳机场才买的,结果是千辛万苦,长途跋涉,把厚厚的一套4本,过了几个关卡。不过也的确如小妹说卖断市。

正在看第一本。我只能说,中国的成功,尤其在经济上的成就,绝对不是偶然的。那是小心的策划,艰辛的执行,还有好多好多的血泪铺成的。

我只能惊叹,某些中国领导人的素质,清白,廉正,智慧,有远见,有真知灼见,有魄力,踏实。

哎!马来西亚的政客们,买一本来读读吧!看了后,你大概在申请护照申请美国签证时,羞愧的写说自己是政治家(politician)吧?!

中国广东有句顺口溜“上正,中歪,下乱来”,据说是出自江泽民“上梁不正下梁歪,中梁不正倒下来”,说明中层领导和官员,在整个系统的庞大影响力。如果这是一面镜子,我们看到马来西亚是什么一个情况?

更何况是上梁不正,中梁很歪,下面嘛。。。。。哎!一个沉沦中的马来西亚啊!

2011年10月19日星期三

民联你最好也搞清楚

看了这样的文告,想象着这样一个搞笑的画面:你敢批评他个人,他就把家里的林吉祥的像搬出来,“你看不起和批评林吉祥了!批评我就是不妥林吉祥!”。理由是“林吉祥是正直不阿,清廉为国为民的人物。我们是向林吉祥学习的,所以我们也是好人;跟林吉祥的就是好人不可能是坏人。和好人作对,就是坏人!”。虽然搞笑,但他的真正要表达的,就是这么一个逻辑思维。

看见国阵一些人的困兽挣扎,可能觉得悲哀。

看见民联一些人脑袋日渐膨胀,一朝得志,语无伦次,不可一世的嘴脸,我由衷的怜悯。

我看这样说好了,民联你最好也搞清楚:

(1)作为一个选民,我痛恨国阵的霸道跋扈,腐败滥权,巴不得要用选票教训这些人。但不见得我们一定特别爱你民联,民联的一切,民联的领袖们。

(2)无论国阵如何说,反对党如何没有治国的经验。我还是会设法选择任何的反对党,推倒国阵。不是我特别爱你民联,公正党,伊斯兰党和民主行动党。

(3)当国阵被推倒后,反对党们最好记得这样东西。你执政的第一件事,不是复仇,不是搞民粹,不是搞小恩惠,不是不切实际的宣传,不是没完没了治标不治本的小动作。也是你可能有的唯一机会,你的首要任务就是设法回复,撤换不称职的人员,让马来西亚比这区域其他国家优越的条件,那就是一般英联邦国家比较完整的,但却已经被扭曲的行政管理系统。

(a) 回复民主真正的三权分立;各司其为,互相监督,互相制衡。
(b) 确保监控的单位,总检察官,依法独立执行任务,没有选择性检控。
(c) 确保执法的警察,反贪,海关,后备队,依法独立执行任务,没有选择性执法。
(d) 确保选举公平执行,民意不受扭曲的,得到表达。
(e) 最终权力,交还给国会,让代议的精神得到真正发挥。
(f) 确保负责任的文化在所有民事服务/人民公仆身上落实。

(4)当这些机关已经回复到它,本应该扮演的角色。谁做不好,本来就该被撤换,不是吗?民联做不好就该换回国阵啊!国阵不行就换反对党!谁没本事就该被撤换!谁滥权就该被控!行政机关作为人民公仆,扮演捍卫人民利益的另一道墙,就这样而已。

对! 我没有特别爱国阵,不见得我会特别爱你民联。只是这个关节上,看来非得要换政府,需要通过反对党来达到以上的目的,不是非要民联不可OK!

对!马来西亚人民要的,就是公平独立自由,人民作主,就这样而已。

拜托一下行动党,不要给我们垃圾议员好吗?


讨厌透国阵的滥权腐败,可是看到这样的行动党的议员,不禁要问:这就是民联可以给得最好的人选吗?当然,像这样的事情,在国阵已经发生了好几十年。可是,请不要问为什么选择上这个个案,用如此苛刻严厉的要求来审核。

行动党可以(一)不理,继续“要不要,随便你(take it or leave it)”的态度。二,趁人民还在乎,认真考量一下情况?

什么也没有学好,就是学会了国阵的那种廉价宣传。随便找些课题,上报纸;问题有没有解决次要;问题是不是治本根本不需要知道。宗罪(1)敷衍,不努力,不用心,得过且过,胸无大志,无能。

怎样证明自己有做工?最重要是去国会问一两道问题;问了问题得到了答案又做什么?问问就是,没什么特别意思;回来就把答案登报,表示自己有做工啊!宗罪(2)有负人民委托,失责。

随随便便,人云亦云,讲些空泛的话;搞些人民欢迎的课题,要求发展啦,要求拨款啦。宗罪(3)没有远见,没有真知灼见。

太过空泛,不知所云?看这个剪报真实案例。基本上就是国会来了,题一道问题。收到首相书面回答后,把整篇回答在报纸刊登。红线就是议员自己的“评论”。

你什么博士来的?你上学时逃课啊?还是你的老师没有教好你?你读什么狗X圈啊?

还是你是住在火星啊!?沙巴的情况你不很知道是吗?还是你很忙其他东西没有时间了解?总之随便说些向政府要钱的话,来给沙巴就不会错到哪里去?

邱庆洲,你错了。错得离谱。

沙巴的工商业是因为不够贷款所以办不好吗?有了足够的贷款,沙巴的工商业就能够发展起来?就那么单纯?给多你几十亿,沙巴的工业就能搞起来?

沙巴最不缺乏的,是资金和贷款。

沙巴的运输/船运费降不下来,Cabotage政策,竞争力别谈,工业免说!
沙巴的交通道路码头设施没搞好,基本的物资调运不顺畅昂贵,说什么竞争,说什么工业?
沙巴的基本水电天然气不足,系统老旧,不稳定,供应常受干扰,说什么合适工业发展?
沙巴的请不到非熟练工人,更不必说熟练工人;不必想熟练技工,别想高科技熟练人员。
沙巴没有支援工业,沙巴有少数的资源,沙巴没有竞争力。
沙巴有很高的做生意成本,有很多关卡,有很多门槛,有很多土地公要朝拜。
沙巴有太多的资源已经被垄断,钢铁,河沙,洋灰主要物资等等。
沙巴不缺好的点子,沙巴缺乏完善执行的能力。
沙巴没有完善的市场管道,没有储存设施,没有集体议价机制,所以没有讨价还价的筹码。
沙巴有太多不友善,不完善,灰色地带的政策和保护主义。

哦,如果有便宜利息的贷款,沙巴的工商业就可以搞起来?政府再变相的津贴?拐杖文化适合沙巴?这样的竞争力是真实的?

邱庆洲!你知道有利的经商环境,合适的投资氛围,有利的条件,地理,资源,人力,市场,运输才是工商业竞争力的指标。许多是沙巴没有的,致命的是政府没有制造这些条件,这才是症结。

要发展沙巴的工商业,绝对不是如同国阵这几十年来的搞拨款,搞小好处,低息贷款哪套。可悲的是,邱庆洲你只有拾人牙慧的水平,而且是国阵已经被否定的那套。眼底手低。不懂就努力的学习一下,不要只忙着看工程嘛!

2011年10月18日星期二

沙巴反对党议员的素质


沙巴主要反对党间只要达到共识,一对一抗衡国阵,大概是大部分沙巴人民的意愿,至少是希望看到改变的人民,普遍这样企望。

沙巴民主行动党的邱庆洲是个异数,有机会听他私下讲演的,公开发表的文稿,全都是希望,行动党和进步党来个正面交锋,甚至公开挑战要进步党到亚庇与他一决高下。

邱庆洲是EQ不很高?容易冲动,过于个人情感,忘掉大局?我总是对邱庆洲有一些怀疑和保留,怀疑一个国会议员绝不可能那么冲动。那,如果不是低情感智商,还可能是什么?毕竟邱庆洲说过,做过很令人怀疑的事。我保留想象空间的权力。

反观,这个事情上,表现得顾全大局,避免反对党对决,让国阵得渔人之利;目标确定,制衡国阵半个世纪垄断的表现,会比较令人信服,不是吗?

沙巴团结党究竟怎么了?

沙巴团结党是沙巴巫统的第一守护大将是不可置疑的事实。如果可以打击对手,又可以顺便抬高主子,一举两得就最好不过了。

团结党的文告说“只是因为当时巫统不相信杨德利,而担心一向很会投机取巧的他,当上首长的他又不知会如何一手遮天滥权。。。。鉴于历任首长在土地课题的拦权事件繁多,修憲將土地權從首長手中轉到內閣,[是巫统足成这个削减首长过大权力,转移给内阁的]。”

说是巫统大公无私,处处为沙巴人民利益着想,时时刻刻捍卫者沙巴人民的利益。政治上运筹帷幄,有远大的政治目光,保护沙巴人民利益。迫使杨德利把土地课题的权力,从首席部长移交到内阁手中。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包子打狗,一去不回,还说是狗要保卫包子,这太扯了啦!
 
出报后,就是觉得这样的说辞不太有说服力。所以,在一些网上论坛/讨论,团结党的文宣组改称,是联邦政府要杨德利交出土地课题的权力。唉!联邦政府是谁当朝?是国阵吧?同样是巫统在主导吧?同样一批饥狼饿虎不是吗?沙巴越来越像砂劳越不是吗?巫统有能力和意愿阻止滥权吗?难道这样会比较有说服力吗?一个谎言掩盖另一个谎言!
 
再说,团结党说:“这五十年沙巴首席部长权力过大,时时有在土地资源课题上滥权”,这不是正正说明:
 
(1)什么人执政了整50年?国阵政府对吗!是国阵滥权对吗?
(2)这常常发生首席部长滥权土地资源,有没有包括团结党百林执政沙巴的9年?
(3)所以把这样的权力从首席部长转移给内阁,是不是比较好?
(4)转移了权力给内阁,沙巴的土地资源就不再有被滥权?不见得吧!
 
今天的沙巴首席部长,兼任州财政部,主导沙巴发展走廊机构(SEDIA)并在州议会通过拥有法律免控权,所有土地税收(Hasil Bumi)一切土地用途更换首席部长是顶头老板,兼任州安全理事会主席,兼任州水源理事会主席,州一切发展蓝图(包括任何一个房屋发展计划)不是地方政府批准而是首席部长主导的内阁和Central Board 审核。当然就不要说所有包揽各种主要资源,商品,准证,服务等,官联公司的主导权。沙巴首席部长的权力有没有过大?是不是滴水不漏?
 
团结党,请你不要在以后新政府,公开文件并揭发种种滥权事件里后,申述你的无辜,说自己在政府没有实权。因为你可是有两位副首席部长哦!

哇!出粮给粉丝冲场面!

一般巫统议员对这方面的忍耐度特别高,但他说是“Shameful (羞耻)!”。你就应该可以想象有多烂了。

但他说“我们要出来选,因为我们有很受欢迎的人选!”。

你如果天天派钱,看受欢迎不受欢迎?

钱难道自己印吗?其他人给献金,以后要不要还?要不要几倍奉还?天价工程,土地,木山,就这样分了。自己做什么生意,可以支付那么庞大的开销?

我要!我要!下次有派RM300扮支持者出席大会,这样的好康头,记得通知一下。RM300喔!当是临时演员咯!

投不投票给他,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
转载:Sabah Umno MP claims Gerakan hired crowd for launch

KUALA LUMPUR, Oct 17 — A Sabah Umno lawmaker today accused Gerakan of paying RM300 to members of the public to attend a launch of its branch office in Tawau by Tan Sri Koh Tsu Koon a few weeks ago.

Kalabakan MP Datuk Ghapur Salleh said this in Parliament today while telling the Gerakan president to forget about contesting in Sabah as the Chinese community there would not support the party.

“If (the money) is confined to just their own members then it would not be so bad. But they even had to bring Umno members, including those from Kalabakan.

“It is shameful,” he said while debating Budget 2012 today.

Gerakan secretary-general Teng Chang Yeow said yesterday that the party is in talks with Sabah Barisan Nasional (BN) to contest in three parliamentary and one state seat there in the coming general election.

On October 8, Koh had said in Tawau that the party is capable of serving effectively if allowed to contest in the constituency.

“We hope to be considered because we have a potential candidate who is popular in the area,” he said after opening the Sabah Gerakan annual delegates meeting.

Today, Ghapur said Gerakan should not look to contest in Sabah after having been rejected in the peninsula during the March 2008 election.

Gerakan was wiped out in its stronghold of Penang where it ceded the state administration to Pakatan Rakyat (PR). It also won just two federal seats nationwide.

One of their MPs, Liang Teck Meng, later denied Ghapur’s allegation and called for BN whip Tan Sri Muhyiddin Yassin to take disciplinary action against the Sabah backbencher.

“This is not the first time he has criticised his (BN) family,” the Simpang Renggam MP said.

Gerakan has struggled to recover from the mauling it took in Election 2008 and Koh, a minister in the Prime Minister’s Department, said yesterday he was willing to “sacrifice himself” for the good of the party. He stopped short, however, of confirming if this included resigning his post.

On Saturday, Wanita Gerakan chief Datuk Tan Lian Hoe had called for the former Penang chief minister to shape up or ship out.

2011年10月14日星期五

可以反过来,向曾对自己施暴的政权奉承献殷勤!其他的耻辱又算什么?


你可以不喜欢沙巴进步党,你可以不喜欢杨德利;同样的,你也有权利不喜欢团结党,不喜欢巫统,不喜欢国阵,甚至也不喜欢民主行动党。毕竟这是自由民主社会,每个人有自己选择的自由,政治倾向的自由;没有人可以把自己的政治喜好,强加在你的身上。所以这不关你喜好厌恶哪个政党或政治人物。这是关于是非黑白和对错的的问题。这是关于大原则的问题。

哎呀!告诉你,我爱死这个“此地无银三百两”!说得越多,只有更暴露出一个内心的不安,愧疚,想要掩饰的事情。不是记者误会咯!这可是个新闻稿哦!

第一个重点,杨德利昨天指名道姓民主行动党的邱庆洲,甘愿做沙巴巫统首席部长慕沙的政治棋子,陷人不义。今天你看到什么?是国阵的团结党,为自己的政治主人巫统喊冤,献媚!最妙的是,在国阵和敌对民联,恨不得把对方碎尸万段,那种局面的当而,团结党公然袒护邱庆洲,说是杨德利要打击民主行动党。这个,是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暧昧呢?

好啦,这个也算了。有些人会说:政治嘛,没有永远的朋友或敌人。只要有同样的利益,同气同声没有什么大不了。好,这个不好说。看第二个重点,绝对可以反映团结党的格调,素质和品格,重要的是团结党的核心价值观是什么?

楊德利發表文告,細說1996年九月十七日,
“州議會已經透過修改沙巴土地法典,將首席部長批准土地的權利轉移到州內閣手上,楊德利更是當時動議修憲及通過州議會的首席部長。 楊德利受委擔任首長三個星期後,鑒於歷任首長在土地課題的濫權事件繁多,決定修憲將土地權從首長手中轉到內閣。”
团结党的许某这样说:
“只是因为当时巫统不相信杨德利,而担心一向很会投机取巧的他,当上首长的他又不知会如何一手遮天滥权。。。。。[所以是巫统足成这个削减首长过大权力,转移给内阁的]。”
括号是我看了团结党许某前面写的,认定这就是他的结论,是不是这样,请读者自己决定。好了,让我们来检验推论一下,团结党的核心价值观是什么?

团结党的逻辑认定,巫统在领导政府,至少在领导沙巴政府时:巫统是正直的(没有半点的私心和越轨),巫统是公平的(没有半点的欺压偏帮),巫统是负责任的政府(没有半点的含糊推卸),巫统是精明的政府(治理得沙巴井井有条,制定好发防范滥权,良好执行),巫统和他所有的领袖是清廉自律的(没有监者自盗)。

按照团结党的逻辑,当时沙巴首席部长轮值制(各族轮流当首席部长2年)下,当时正直公平负责任,精明清廉和自律的巫统领袖们,在轮值到杨德利的时候,认定杨德利“投机取巧,会一手遮天”。所以巫统领袖为了保卫沙巴人民的权益,迫使过大的首长权力落入坏人的手里。所以把这样的权力削减,转移到内阁手里。

团结党的逻辑当然也确认了一点,当时所谓分享政权的首长轮值,其实也是假的,因为正直负责清廉的巫统哪里放心。所以还是暗中保卫着整个人民的利益,监督指导指挥着内阁运作。

按照团结党这样的逻辑,再站高一点,宏观一点看历史。团结党的核心价值观也认为:

当年是团结党彻底的错,因为巫统本来就是正直公平负责任,精明清廉自律和爱民的。退出巫统主导的国阵,是团结党小人,背叛,错误和拖累沙巴人民。

巫统统治沙巴或全国的合理性,正统性是不可质疑的。因为他们正直公平负责任,精明清廉自律和爱民的。

巫统害怕其他人的心怀不轨,投机取巧,所以不再相信除了巫统领袖外,出任财政部,外交部,内政部,教育部这些重大任务,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巫统领袖是正直公平负责任,精明清廉自律和爱民的,处处为人民利益设想,害怕其政客(所有非巫统的领袖)会占人民便宜。这样的逻辑,在联邦政府也一样的。

最后,因为巫统外的政治人物,都值得怀疑,唯独巫统领袖。所以在反对党州属,不发发展基金给反对党议员是对的。宁愿把拨款给落选的巫统领袖,因为他们是正直负责精明清廉自律爱民的。所以沙巴在团结党政府下的没有发展拨款是合理的,现在反对党州属,反对党获胜的选区没有拨款是合理的。

当然,如果我先前的推论团结党核心价值观是不对的,言过其实的,违背真相的,献媚的,奉承的,误导的,为了打压而说谎的,为个人上脂打粉的,歪曲事实的。。。。。那,这就可能要从这个党的党格,其党员的人格上检验了。

还有可能是怎样的结论?唯利是图,包括出卖自己的人格。奉承阿谀,擦鞋,为求实利,向政治权势低头。我帮你,你帮我。吃君之禄,担君之忧。他说,是的,去他妈的人格,正义公平,清廉,负责任,礼仪廉耻,忠孝仁义,值得多少钱?

哎!狐狸害怕狼狗会吃掉小鸡,特别把小鸡安置好,隔离狼狗,防止狼狗行恶。这是团结党最新的童话故事,买本给你家3岁到90岁的孩子看吧!

2011年10月13日星期四

什么东西那样好?

首相的2012预算案宣布下来,讲稿的确还没有说完,副首相自己率先卖花赞花香,说是有史以来马来西亚最好的预算案。接着下来,大家是知道发生什么事的。你说没有有最高指令,我怎样都不相信。大家口径一致,说辞用字都一样的背书。

哎呀!排山倒海啊,一波接一波的攻势,电台啦,电视啦,报纸啦,好不热闹啊!
政治人物啦,在位的,过时的!所谓地方领袖啦!各个执政党的大小头目啦!所谓企业领袖啦!所谓名嘴啦!把这预算案赞的天上有,地上没有,就差泪流满面的感恩啊!

咱家的首相,是世界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呐!诺贝尔奖也高攀不起咱们首相啊!咱家首相手轻轻一挥,像孙悟空的神奇法术,就可以化解全民生活的困苦,每个人受惠,皆大欢喜。同时又不失保持高度成长,人人可以就业,安居乐业,根本就是世界无可匹敌的天才预算案。

啊!什么世界的什么经济危机啦,各国的财政危机啦,有什么难啊?对阿!这样就是最好的方案!就叫冰岛啦,美国啦,葡萄牙啦,希腊啦,爱尔兰啦,学习咱家的首相就好了呗!是这样吗?

香港政府因为整个财政年度国库有盈余,平均退换人民;所有每个18岁以上的居民,一律得到港币6千退税。你乞丐又好,李嘉诚又好,人人有份,人人平等。马来西亚是怎样?预算赤字,不够钱,没有那么多收入,借钱来派发每个月入少过马币3000的家庭,一次过,马币5百大元!

只能说这借来的救济金,先发下去,什么时候填回去就以后再说。借就借吧!借来起占5%人口的公务员的薪水7-13%,有的起薪40%。借来派发给退伍军人马币3000。先用未来钱,以后填回去的时候,难道不会少了这笔吗?

这笔钱大不了大家卖些日常用品,带动市场消费。像一场细雨,不是给快渴死的人一口水,只湿湿干旱土地的表面,能下秧吗?能养活作物吗?恰恰是救穷不救急的白费心机。不如意的,大家左手拿来,右手还给银行信用卡债,完全起不了半点作用。生活成本还是不断的飚高,财富和收入没有增加!解决了什么?

这样的格局,恰恰像刘备交托诸葛亮辅佐刘禅,要阿斗至少做到的最低标准。是什么呢?勿以恶少而为,勿以善少不为。结果是什么,做的尽是小恩小德!我不是经济学家,没有什么术语。什么格局?方圆千里的疆土却只有区区的一寸深度,小善意大范围,但完全没有深度。远景?大格局?宏观?经济发展的火车头在那里?没有。

请你告诉我,这样的预算案,究竟怎样有史以来最好?好在那里?

预算案这个时候不建大楼高塔礼堂,华而不实的建设,固然是在不该有的奢侈浪费。而沙巴首席部长执意,在这样困难的时候要建3亿8千万的大楼,就像是落魄落难的大户少爷,没有钱也要找个小姐来陪陪才吃得下饭般,荒唐!

但是路桥码头,机场,水电等基本设施的建设,总得进行吧?没有基本设施,发展是怎样也做不起来的。这恰恰,尤其是沙巴这几十年来缺乏的。没有路怎样把物资运进去?就算进得去也贵得要命!产品怎样运出来?只有把这些基本建设都做好,一切经济活动的成本才能降下来对吗?路通了,私人界就自然会发展。这一切过去几十年政府是怎样做?基本建设如路和桥,是交给私人企业来做,做了给他们一面倒的合约,包赚的生意:留下买路钱!

这样还好,沙巴连这些都没有,怎样发展?到处是车辆不能到达的土地。去问问作为全世界10%棕油产地的沙巴。问拿笃的人,那条运输原棕油的单道路,为什么不能加大加宽,让一切运输顺畅吗?问山打根人,为什么10哩到32哩要花上1-2个小时?为什么运输费那么贵?为什么每天排着车队运送肥料到原丘,排队运送到码头的油罐车那么吃力?这几十年来,都没有改进过,就别说开发替代公路,连贯公路。有什么难?如果有心解决,只要在这段路,每隔3-5公里,加上一段超车道,就解决一半的问题了。

但是没有,几十年没有做!在那所谓有史以来最好的预算案,也没有做!没有做什么?方便经商的建设,降低成本增加竞争力的建设,做为经济动力火车头的建设。最好的时候,本来100万马币一公里的路,变成400万马币一公里,路就这样被啃掉,就这样沙巴远远落在后头。

请告诉我?究竟这个预算案什么好?好在什么地方?尤其是50年前,沙巴总人口42%的主要民族,现在变成10%少数民族的卡达山杜顺人最高领袖,团结党主席百林。在你说这是有史以来最好的预算案,告诉我,什么好?好什么?

的确,我对国阵的腐败嫉恶如仇,不代表我可以接受行动党的烂!

事实的确是这样的,沙巴民主行动党的邱庆洲是什么角色?

拼命批评团结党的于墨斋通沟渠部长(固然有他不妥之处);于墨斋不再如此幼稚的博取肤浅廉价宣传了。结果邱庆洲做什么?邱庆洲接受这个空缺,到处找小问题,路有洞啦,沟渠烂了,水泵坏了什么的,一来天天上报都是这些小事情,二来说不定可以拿到工程。哦,毕竟那是他的本行。

记者揭发亚庇海旁街的填海计划,人民哗然声讨,连沙巴旅游兼环境部长大为震惊,少有的,马上喊停工。结果邱庆洲说了什么话?邱庆洲像是这工程的主人或工程顾问,大大声斥责反对填海者无知。搞笑的身份对调,执政怒斥填海计划,邱庆洲独当一面支持。

邱庆洲什么博士?哦!是工商管理博士,而且“与现任联邦副部长拿督拉津奧津獲得「榮譽博士」,还有拿督楊忠勇博士獲得頒發「教授」”是同一家大学同学。对不起咯!就是这样才更加让人怀疑咯!

有关当局还没有确定Karamunsing 商场建筑物的安全,人心惶惶,邱庆洲像代言人抢先宣称没有问题!专业工程师团对沙巴伊丽莎白医院诊断为危楼,邱庆洲指责不专业,结果要道歉收场。

的确,最重要的是,他绝对不会也批评沙巴巫统首席部长慕沙阿曼。只要是慕沙建议的,邱庆洲可以不顾一切的复议。像为了解决沙巴民事职员合作社拖欠沙巴发展信贷的钱,首席部长的如意算盘是,把抵押的Wisma Khidmat卖给联邦卫生部2-3亿,就可以把这条不是很光彩的账清了。结果是要对卫生部 Hard Sales,要把这建筑物改建为医院。结果伊丽莎白医院全体医生医务人员反对,全国公务员职工总会反对,专业人士反对,很多人反对。邱庆洲呢?他赞成慕沙的天方夜谭!

最觉得气愤是,你邱庆洲是什么东西?你凭什么宣布沙巴的709取消了?别人勇敢的在709穿着黄衣搞活动,变相支持公正选举诉求,邱庆洲干什么?在报章刊登这些新闻的同时,发新闻搞,说沙巴没有支持Bersih的活动!是什么?就不过是小眼睛小鼻子的政客。

如果行动党认为自己在沙巴的地位,像是皇帝嫁女儿,“不必愁”;所以可以随便找些人渣来充数。Take it or leave it? 那你就尽管看看沙巴人会怎样唾弃这些政治垃圾吧!

你是说,一个是强奸的,一个只是上下其手的,勉强咯!只好张开双手欢迎那个咸猪手的咯!?

哎!我对国阵的腐败嫉恶如仇,不代表我可以接受沙巴行动党的烂!

-----------------------------------------------------------------------------------------------------
转载:华侨日报, 2011年 10月 12日 (星期三)

楊德利斥邱慶洲
與巫統勾結圖毀人政途


【亞庇十一日訊】前首席部長,沙巴進步黨主席拿督楊德利今日舉證說明州內多項重大濱岸土地工程都並非他任內所簽發,更指責民主行動黨籍亞庇國會議員邱慶洲與國陣巫統勾結,企圖毀其政途,還力促邱慶洲不要繼續被國陣巫統首長所利用!

楊德利今日發表文告,細說1996年九月十七日,州議會已經透過修改沙巴土地法典,將首席部長批准土地的權利轉移到州內閣手上,楊德利更是當時動議修憲及通過州議會的首席部長。 楊德利受委擔任首長三個星期後,鑒於歷任首長在土地課題的濫權事件繁多,決定修憲將土地權從首長手中轉到內閣。

 "如團結黨政權末期將一塊三百四十七英畝的濱岸土地批給一家在英屬處女島的公司,也就是後來著名的絲綢港。當時在1993年申請的土地,在同一年內神速簽發地契。這片當年只繳付地稅七百萬令吉,過後卻能銀行收取四千萬美金。另一片海邊地,就是丹容亞路第一海濱對面,香格里拉酒店度假村鄰近的土地,是1993年的首長批給一家吉隆坡公司。就是馬廖盆地這個現在的世界遺產,也曾批准探勘採煤準證給一家澳洲公司。這些事情發生時,當時的內閣都一無所知。所以有需要將土地權利轉到內閣手上,以便未來的首席部長,包括我在內,都沒有辦法在土地、森林及礦業上濫權。

" 楊德利也澄清,1996年六月十七日之前,批准丹容亞路第二及第三海濱的所謂政府公務員宿舍地給一項聯營計劃,有關協議也是在他擔任首長前數星期所簽署的,那時是拿督沙禮敦賽擔任首席部長。

 "但是團結黨與民行黨等人卻聯合起來譭謗我,說這些工程都是我批准的。團結黨與民行黨邱慶洲是爲了保護巫統領袖,要毀我政途。" 楊德利呼籲邱慶洲這位民行黨前沙巴主席不要再為國陣巫統首長所利用,以達到巫統的利益。

"三腳石國會補選已經證明,邱慶洲與民行黨與巫統勾結,只攻擊進步黨,而沒有批評巫統,特別是沙巴巫統首席部長。而巫統欲民行黨邱慶洲的勾結依然進行中。"

(1)楊德利也指沙巴民主行動黨從未提及任何土地剝奪危機等課題,"尤其是那些與沙巴州首席部長有關聯的工程。

(2)如人們投訴亞庇市濱岸工程計劃,邱慶洲就去工地宣佈濱岸工程是"海中填土"而不是"填海工程"。難怪人家問邱慶洲究竟怎樣獲得他的博士學位?"

(3)楊德利也指邱慶洲是唯一一人,在市政廳或工程局都沒有被要求檢查事件前,就自告奮勇發表看法說加拉文星購物商場是安全且穩固的。

"這讓人們想邱慶洲是不是有隱形議程?所以,邱慶洲應該不要在為巫統首席部長所利用。" 無論如何,楊德利表示進步黨將會繼續為本州發生的土地剝奪事件為民請命。

2011年10月10日星期一

什么是礼仪廉耻和对错是非,许子根你还分得出吗?

许先生,

看了这篇关于民政党的新闻,想不吐槽两句,我真良心过意不去。

第一,世界上自古以来,成功者执政党掌握行政资源,是无可厚非的。你是认为执政政府(国阵)发放选区拨款给所有议员,唯独故意不发放给反对党议员(斗湖区),来发展和维持选区突发需要的做法,是应该的?是正直的?是合乎普世大原则?

像沙巴经历倒退20年的那9年黑暗年代,像对待虽然是血浓于水的吉兰丹,像现在的槟州。惩罚,泄恨,利诱威迫,为了重新得到自由民主下的委托!

还是这样的行为,根本就是牵连到一个更大的层面问题?国阵公然贱踏人民民主选举的权力,漠视民主制度下人民的选择意愿,公然惩罚人民的选择。这就是马来西亚不公平选举的明证。

第二,沙巴州议会的反对党议员可能是由其他政党过档的,用你的话“不是亲生的”。先生大概不记得民政党的3个议员,也不是“亲生”和是过档,或许他们才是违背了人民的选择?谁敢说人民不是选择沙巴进步党/自由民主党,多过选择国阵和个人?

重点是,人民可以批评和挖苦这个“过档”的议题,但作为有直接利益关系的人,你没有权力做这样的评论。一个被告或原告,要在自己的案件作独立公正证人,可以吗?

第三,或许先生可以花些时间到斗湖亲自了解一下,为什么一个没有被委任上阵?问问这些人的真面目是什么?问问这些人做些什么勾当?

用钱来买,派钱来养,当然可以有更高的胜算。难道国阵说的,不管如何,重要的是胜算高(winnable)的候选人?胜选才是搞政治唯一的王道?包括不惜把人民治安推向水深火热?不惜把公平正义干掉?不惜整个公民社会的倒退和沉沦?

历史会记载你的所作所为。

相信吧!对错是非在这个年代,还是清清楚楚的。

--------------------------------------------------------------------------------------------

转载:

民政党争取来届大选上阵斗湖
许子根批反对党无法履行委托

民政党主席许子根表示,若该党获机会在斗湖区上阵,他有信心该党能为这个选区提供良好服务。他说,目前斗湖区的2名代议士分别来自反对党和独立人士,他们并无法有效的履行选民的委托。

“其实,斗湖在过去3年都是由反对党和独立人士代议,但他们显然无法有效的为民服务,因此,斗湖的选民正是时候作出改变,在来届大选支持国阵的候选人,以取代这些没有效用的代议士。“有鉴于此,我们非常希望能成为一个考量,因为我们是有组织的政党,我们在这个选区也有备受欢迎的人选。”

国阵议员可获中央拨款

他今日为民政党沙巴州第15届代表大会主持开幕后,对记者这么说。斗湖国会议席共有一国三州,其中国会议席是由退出国阵的沙巴进步党蔡顺梅控制,而旗下斯里丹绒州议席是由行动党黄仕平胜出。许子根说,国阵的代议士有能力提供服务,他们也可获得及处理中央政府发放的拨款。

坚信3议员有很大胜算

针对民政党在沙巴州的3名州议员,他说,这3名州议员会继续在各别选区服务。他有信心这3名代议士在来届大选上阵会有很大的胜算。民政党在沙巴州目前拥有3个州议员,但这3个州议席都不是“亲生”的,其州议员是从其他政党跳槽过来。

2011年10月7日星期五

以民为先个屁

是啊!
为什么原油USD110 一桶,RON95 RM1.90 一公升,
现在原油USD82一桶,RON95 还是RM1.90 一公升?
原料降价了25%,汽油至少降20%吧?
哦!以民为先个屁!

你的车,你老婆老公的车,你孩子的车,加油全部有津贴,多一毛少一毛对你来说没关系。
你的水电费,你的合家,多少家的水电费,也有津贴,你没有感觉。
你的电话单,全家大小电话单有人买单,你不觉有什么问题。
小小的税务,你不解人民吵什么东西?
对,什么是以民为先?

“哦,奢侈品免税好啊!LV, Gucci, Prada.......”
“这些可以为吸引外国人来买货啊!”
“但免税呐!政府税收得到什么?”
“哎呀,人家来旅游买货,肯定会买点kacang putih,本地小商人也收益咯!”
“最重要的是,老婆大人们买的名牌,一年下来,可以省很多啊,你们哪里会懂!”
以民为先?哈哈哈,讲讲,大家不要太认真咯!

各位!虽然最后你没有买成;但你敢跟人家借个7千7百万的戒指戴戴看,考虑要不要买吗?
那个人如果觉得你没有能力,没有可能买,会借给你试戴吗?
你没有心,你会要试戴3天吗?
这个谁优先,你们就自己知道咯!

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又怎样?
先是肯定先啦!缴税先,做水鱼先,穷先,死先就有你份啦!还做白日梦?!

2011年10月6日星期四

国阵确立世界管理者品格新准绳


证明了直属的下属/单位犯错,

不必道歉,不必负责,不必有半点的愧疚。要理直气壮的提醒其他人,他们的指责有欠公平,以偏概全。比受害人凶,比人民大声,老羞成怒大大声骂,就过关啦!记得要用舌头舔舔两边嘴角,因为说太多话的口沫。

再不然可以找来身份德高望重的,不可冒犯的,同等神明身份的人物,说是被冒犯龙颜大怒,摆平啦!

类似的管理者品格,谁说不是世界独一无二,独领风骚?具备领导第三世界,比如说津巴布韦等国家的潮流;开创前所未有的新风格,作为一种新的世界管理者品格准绳。前瞻性足以得到诺贝尔管理奖!

恭喜国阵,再次在国际管理者品格舞台,大放异彩!如此功德,希望国阵快点成仙成道!请请!

2011年10月5日星期三

给内政部长的公开信

你说责难大马皇家警察对医院发射催泪弹和水炮的错误是“小题大做,是跨大的”(making a mountain out of molehills--- 把地鼠的小土丘,说是高山)。

言下之意,你是说警察做了1000件好事(我有所保留),就可以干几件坏事?一个人做了1000件好事,就可以干几件不太好的事?你们别鸡蛋里挑骨头,夸大?

你是说政府做了1000件好事(再一次我有所保留),一两件坏事是没有问题的?你是说警察和军队保卫人民的财务和安全,他们之后杀几个人是可以的?别只看一两件事,要看全部事情?

所以你是相信石器时代的以人命或处女奉献给鬼神的信仰者?你相信为了保护整个部落的安全,每年把一两个处女推下山崖,奉献给鬼神是可以接受的?那些有权势的人,就可以扮演神的角色,决定谁牺牲,谁被推下山崖,谁被罚与不被罚。

这个年代,如果杀人抢窃违法,为得是他们的无知,而把人推下山崖,奉献给人鬼神,已经很叫人不能接受。更何况是,令人怀疑,是不是有人为了权势,为了控制,为了自身的利益而这样做。

所以以你的逻辑,因为他们干了很多好事(是吗?),死一些人,推一些人下楼,要一点贿赂,在机场抢百万元等等,做一点不对的事,大家别夸大嘛!大家不要只因为一两件事,否定他们做过的所有好事?

你是说:违反国际公约,向医院发射催泪弹和水炮;赵明福,Sarbini,古甘的死,一点点不对的事,大家别夸大嘛!用ISA扣留几个人ok的?死几个人ok的?栽赃是ok的?冤狱是ok的?大家不要只因为一两件事,否定警察和执法人员做过的所有好事?

这你叫法治社会?这是你所为马来西亚宪法下赋予人人在法律下平等,拥有与生俱来平等权利?这是民主自由国家?

为什么要国家发展,为什么要国家进步?为什么国家安全那么重要?为什么国家安稳那么重要?为什么竭尽所能追求?我们于是立法,执法司法,为了达到这些,花了很多纳税钱养很多公务员。我们希望平安,安居乐业,家人齐齐全全。但是,哪几个被牺牲了的权力呢?他们在法律下被赋予的平等呢?

对阿!找几个小警察替死鬼,把责任下放嘛!在马来西亚什么是不可以的。

证明自己的下属做错了事,却叫人民不要以一两件错误,就否定过去的努力;不是道歉,而是对人民说教。这样的部长,真的很令人羞愧!你应该下台谢罪!

Open Letter to the Internal Security Minister

Hello Mr. Internal Security Minister,

Now you are saying firing tear gas into the Hospital is making a mountain out of molehills.

So you are saying, come-on guys, police did 1,000 good jobs (that I have my reservation), they must be allowed to do few bad things!? Are you saying, if a person has done 1,000 good deeds, he can do some bad things?

So you are saying, look, the government has done 1,000 good things (again I have my reservation), doing few not-so-good things are perfectly fine? So you are saying, the police officers and the soldiers had defended the safety of the people. After they have done so, they can kill some as they wish, and this is perfectly alright; don’t make a mountain out of molehills?

Therefore you do believe in the stone-age old tribal rituals of human sacrifices right? You think for the safety of the whole tribe, let’s find 1 or 2 virgins and push them done the cliff, in order to please the god, are perfectly fine? And those in power can indeed play God! They decide who to scarify, who get punishes and who’s not.

Making it worse, you see, in Malaysia, I am not even too sure now if they kill, they rob and they bend the rules were due to their ignorance, superstitious to unknown, therefore they push people down the cliff, or for merely their conveniences, grip to control and self-serving.

Therefore in your conclusion, having done your part to enforcement to defend the rules of laws, anti-corruption (I am not sure if they really did), policing to defend safety & properties of the people, and serving justice to many, they themselves take some duit-kopi, kill some people, rob people millions in the airport, steal some are perfectly ok, don’t make a mountain out of molehills!?

Firing tear gas into the Hospital is making a mountain out of molehills!
Teoh Beng Hock and Sarbini deaths are making a mountain out of molehills?
Kugan death is making a mountain out of molehills?

Ya, ISA-ed few person is ok,
Ya, murder few people also ok,
Then, falsify evidence to prosecute few person must be ok too,
Frame few persons up, must be ok too,
Steal some wealth and truth should not be problems too,
Ya, don’t make a mountain out of molehills ok!

You call this Rules of Laws under Malaysian Constitutions? This is how Malaysian Constitutions have promised Fair and Equal for all under the Laws? You call this democratic and free country?

Ya, go find one or two junior officers as scapegoat, delegate all the responsibilities to them. What is not possible in Malaysia?

Instead of appology for subordinate wrong-doings, take responsibilities for it, you are telling the people how to behave. I am real disgusted by your regime.


From a disgusted Malaysian

2011年10月3日星期一

马华,你真的很烂

马华副部长,大概是吃惯好的,住惯好的,开车有人开路,住家有警察站岗,坐飞机有特别通道,水电费是政府出钱,娱乐消遣有津贴,所以不知人间疾苦,你说人民饥饿慌吃树根,他问那为什么不吃肉羹?知道什么是阿谀奉承,信口开河吗?

这个西马半岛马华的副部长叫李志亮的说:那里有,没有证据证明沙巴有M计划,没有证据证明身份证计划存在!

最搞笑的是这个道道地地,出身沙巴名门的什么助理部长,丘克海,平时就是剪剪彩,什么也没有做;就是什么节日时,到处是他的大头照看板祝贺大家快乐国泰民安。有什么西马来的部长拍照,少不了站在旁边拍照出镜。什么也没有学会,就是学会台湾选举那样的包装,穿著年轻健康,找来几个青春年少貌美的男女,做状跑步的造型照,在选区长年展示。连告诉中央沙巴的真实情况也没有勇气吗?丘克海,你也站起来大大声告诉沙巴人“没有证据”证明身份证计划存在吧!

最讽刺的是,在他们说这个的前2天,同样是国阵的卡达山为主,沙巴民统(UPKO)的常年代表大会上,其党主席,也是联邦种植与原产业部部长Bernard Dompok在,副首相与沙巴首席部长也同时出席的代表大会上,公开要求政府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调查沙巴人口在1990至2000年,非比寻常暴增的真相。根据Bernard Dompok在大会的引述显示,

沙巴的人口从1960年的454,561人,其中42%是卡达山杜顺人
1970年人口是653,604人
1980年人口飙升到1,307,582人
1991年人口已经暴长到1,936,902人
2000年人口达到2,449,389人
2005年时更是写下3,313,000人之多
令人不安的人口成长数据显示,沙巴的人口增长率达3.1%, 而全国同时期的平均只是2.3%。

唉,连没有受过儒家思想的友族也知道什么是可忍,什么不可忍!什么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什么是羞耻!什么是适可而止!马华的部长们你有吗?你懂吗?

我看不起你!我鄙视你!我唾弃你!


******************************************************************
转载:李志亮:外来移民不易获公民权身份证 否认有计划身份证


(本报讯)内政部副部长拿督李志亮昨日驳斥反对党一眾领袖长期以来的说词时,截然否认有本州外来移民在「计划身份证」行动下获得大马公民权身份证,并反促反对党提出证据。


他表示,大马联邦宪法及其他法律甚是严谨,外来移民并无途径可让轻易获得公民权,「他们不可能简单地进来及在这里居住,然后就取得公民权。」

绝不随便发出公民权。 他说:「每一项申请程序都必须遵循法律,我们绝不能随便的发出公民权给他人……我们曾要求反对党出示有关证据,但迄今并无下文。」

李氏是在亚庇的联邦行政中心剧院颁发公民权证书后在记者会上受询时这麽表示,在场的有首席部长助理部长兼沙巴马华主席拿督丘克海、沙巴国民登记局总监依斯迈阿末等人。

反对党一眾领袖长期指责当局在「计划身份证」行动发出大马身份证予州内大批外来移民,而《维基泄密》网站也于日前「揭露」美国大使馆讯息显示,九十年代时任选举委员会主席的丹斯里阿都拉昔曾涉嫌参与发放六万大马身份证给本方外劳以推翻当时的团结党州政府。

通婚需住五年才可申请永居权。 李氏指出,根据大马联邦宪法,外国人纵然与本地人通婚亦需在我国居住五年才得申请永久居留,待批准后国民登记局将发给他们红色身份证,然后才能申请大马公民权。

他表示,与本地人通婚的外国女性和男性分别可在我国居住二年及十二年后申请公民权,「以前这些女性亦需待十二年后才可申请公民权,惟目前已缩减为二年,只有男性仍保持需待至十二年。他说,一些非政府组织批评此举存在性别歧视时,因此,有关当局正在研究他们的诉求。

符合规定可獲永居及公民权。 依斯迈阿末于日前指出,政府有权力发出我国公民权及永久居留权予在我国久居的外国人。他表示,祗要有关外国人依法符合规定如在我国居留逾三、四十年或投资,皆可申请成为大马的永久居民,进而申请公民权。

《维基泄密》网站引述马来西亚公平与自由选举组织的前行政人员马力胡先的谈话指出,阿都拉昔曾于二零零六年十月廿五日在自家的私人会议中承认他曾进行该项行动。无论如何,阿都拉昔随后已否认此事。
 
****************************
转载:Dompok calls for RCI into Sabah’s population growth


September 25, 2011PENAMPANG, Sept 25 — A Sabah BN leader has called for a Royal Commission of Inquiry (RCI) to investigate the drastic population growth in his state, especially between 1990 and 2000.

United Pasokmomogun Kadazandusun Murut Organisation (UPKO) president Tan Sri Bernard Dompok said yesterday that the steep rise was accounted by the presence of foreigners, Bernama Online reported.

The Plantation Industries and Commodities minister revealed details during his party’s triennial delegates congress at the Penampang Cultural Centre which was officiated by Deputy Prime Minister Tan Sri Muhyiddin Yassin and attended by Sabah Chief Minister Datuk Seri Musa Aman.

He said that the National Registration Department failed to provide the actual number of Malaysians in Sabah to the Parliament Select Committee on Integrity in 2007. Dompok added that the prevailing perception of Sabahans is that the government is unaware how many Malaysians are there in Sabah.

He related that Sabah’s 1960 population was 454,561, made up 42 per cent by Kadazandusun. The figure went up to 653,604 in 1970. The numbers really shot up to 1,307,582 in 1980 and then 1,736,902 in 1991.

These were all overshadowed by the 2,449,389 registered in 2000, and as of 2005 it stands at 3,313,000.

Dompok said that the 3.1 per cent growth outpaced the national average of 2.3 per cent.

马华啊马华!你当沙巴是乞丐吗?

不需再怀疑,你肯定不是白痴,你肯定不会少了媒体顾问啥的!你就是简简单单,老老实实的平述直说,你是承认,马华的高官部长们,是那么的尊贵,天天在文明的世界吃香喝辣,香车美酒。对于沙巴这种穷乡僻壤,你们是真心的由衷的嫌弃,百般不愿意。沙巴像是你那患了麻疯病的亲戚,像是寒酸穷得要饭的亲戚。

为了选票,又迫不得已,要你们降贵纡尊,必定好委屈你们马华尊贵的部长大人吧?!

哦!是人民的纳税钱,请你坐头等舱,带着你整班的“搵吃kaki”;大费周折,机场红地毯,特别通道,夹道欢迎你来;住5星级酒店,吃好的喝好的。晚上住connecting room,方便安全嘛!到处信口开河。

沙巴是乞丐吗?沙巴很稀罕你的大家光临吗?你的到来了,像观音神仙下凡广降甘露,沾了你的衣角会长生不老,富贵荣华吗?还是看了你们这些真人,男的金枪不倒,女的天天晚上穿透明装喷香水变潘金莲?

好委屈你们咯!?

看了这样的新闻,真的很愤怒;我必尽我一份绵力,确保你马华扑街,跌得焦头烂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