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8日星期五

问题,问题

问题是无处不在,无处不有的。个人经验,一种米养百种人, 对于处理问题的态度,至少有几种层次。

最希望遇到‘问题解决者’。小至个人,家庭,工作,社团,大至国家,国际大事,最乐于看见的是‘问题解决者’。没有太多的个人情绪,非常专注;当然除了态度,独立思考的能力,明锐的思维。一般上他有个圆滑的外表,方方正正的内涵原则。在决策者身上,他目标明确;在秘书小姐那,她会告诉你‘这个我不确定,我一会打电话给你’,结果她会给一些地方或人的联络电话,这些人可能帮得上忙。

讨厌的是‘问题投诉者’。这大概是最常见的类型吧?这样不好,那个不对,谁错,谁非。来到这类人物,问题像是永恒,问题就是故事的结局。这一刻的世界,加上一些渲染和夸大,‘问题’证明了个人的存在价值,自己的对和自己的好。

等到你遇到‘问题逃避者’时,你会猛然觉得问题投诉者可爱多了。他不愿正视问题,他选择活在自己的天地。对他来说,一切没有对错是非;只要难堪人与人的对立,摩擦,对持,争端不要在他的面前发生就好了。他的适应能力出奇的强,可以在各种恶劣的环境生存。一切问题,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问题;但问题不会因而解决。

当你以为这些最坏的问题已经出现了,等到你遇到‘问题爱好者’吧!他往往也是‘问题制造者’。他们通常有个天大的问题,他常常‘发掘’更多的问题,来掩盖自己严重的问题,不愿自己的问题成为中心和焦点。在你还没有开口说话前,他已经开始数落其他问题的严重性。他不惜扭曲,不惜制造,不惜撒谎,只要买一些时间,一些空间,让自己的问题不知不觉间,轻舟已过万重山。

2011年11月17日星期四

旅客

原谅我诸事八卦。坐在拥挤的飞机座位,百般无聊,况且这4个穿着清凉,样貌娟好,20出头的美媚们的声量,要不听她们的港式口音粤语交谈也实在很难办到。

先是搞了一阵后头全是等待入座的客人,她们忙搞游说更换座位的事。

得意忘形的不多久,看着飞机上的杂志的照片,美媚说“没就系淫咯!”,一阵讨论。

过了一会,看着另一张照片,另一轮的热烈讨论,甚至是越过长廊传阅杂志的照片,“你睇系不系好空虚?”。听了一阵,原来是说,这照片的女士的胸围有点做假的坚挺“胸虚”。

又过了一会,大家把座位稍稍推后靠下。结果靠边坐的哪位的座位故障放不下了,这个时候,他们用的形容词是“忽凸”!哦,我是以为“忽凸”只用在形容难看和丑怪的事物,原来“忽凸”是可以形容差劲的服务和设施。

声量真的有点忘我的境界。看见四周金发蓝眼的游客眉头上的微皱,我当时的确有一闪而过的念头要轻轻的告诉这些人“这些不是马来西亚人,是香港游客”,但我最终没有这样做。

我始终在想,一群不得体和失礼的人们的行为举止,纵使有动人的美貌和潮流入时的衣着,是不是也可以叫“忽凸”?

2011年11月12日星期六

牛粪丑闻要命的是什么?

(1)一个部长,不避嫌,不回避利益冲突,至亲家族承接国家工程;而且是完全通过黑箱作业,不是公开透明的投标。继往开来,拉菲达的孩子,马哈迪的孩子,敦达因家族,泰益马末家族,慕沙阿曼家族,几乎所有国阵议员都这样做;但这不是最糟糕。

(2)比较糟糕的是,如果做得好工作还好,问题是,连国家稽查下结论“一团糟”。

(3)更糟糕的是,做错了事,被逮个正着,农业部长说“部长家族承包国家工程,有什么问题?”。这样的论调,国阵的历任议员部长早就说过了。就连土权的依布拉辛阿里,也为马哈迪的儿子辩护过“难道政治人物的家人和孩子就要贫穷吗?”。当然人们想:谁管你?只要你不是利用权势的影响力‘你帮我我帮你’得到工程!只要你不是利用地位之便干捞抽佣!只要你公开招标确保人民纳税钱发挥最大的效益!

(4)当你以为这样够糟糕时,农业部长干脆说“哎!养牛是件苦差事,你愿意全家养牛吗?”企图告诉大家,人家不是白拿你的。当然人们知道,你我可能不懂也不愿意,但这机会公开给这行业的数以万计的牛农,谁说没有人愿意?说得像是人们强迫部长家人干牛粪活,很委屈那样,大概是自欺欺人吧?



(5)糟糕透的是,当丑闻进一步恶化,这样的政府特殊目的机构,被揭发把政府贷款来买8千300万豪宅时。那个自命非凡,自认才智辩才了得,标榜世界名校毕业,在执政党里备受排挤失意的前首相女婿,搞笑的辩护说‘哦!因为这笔钱放在银行回酬没多少,炒地产可以赚多一点’。

(6)最糟糕的是,国阵议员,部长,执政党的大大小小头目觉得‘说得对!那有什么问题?’


什么不对?我们这样看事情好了,

国家最先要设立这些特殊机构的目的是什么?单纯就是保障国家粮食足够和价格稳定。作为一个有生产和库存能力的机构,供应少时释放货品,供应过剩时吸纳,来平稳市场价格;也给国家做储备的角色。他连赚钱这个目的也不在考量里。

结果是怎样?举例说马来西亚稻米局现在变成了独家垄断,变成与民争利,变成了赚大钱的机构,结果有没有扮演好原本的目的?不知道。但它肯定是推高物价,贡献统膨的原因。

这个养牛机构,连牛也没养好,确保供应稳定价格,是肯定没做好了。这个时候却因为国家还有剩下近亿的贷款,于是他们私自挪用这个特殊目的的贷款,去投资在更高回酬的地产市场。


这是个什么概念?

再用稻米局为例,政府设立稻米局,结果他觉得稻米种植和买卖太薄利多销,太没意思;反正种的稻不是很理想,结果拿钱去炒楼炒股!

首先,种不好稻可已经是任务失败了,这对国家来说已经是个大问题了!难道国家不认为这样有需要马上纠正?

不单没有纠正,这机构还可以自由选择,投资在高回酬的领域,地产投资!那为什么不选择炒股票?为什么不炒黄金?为什么不炒外汇?我是说,你这机构凭什么拿这‘特别使命的贷款’来炒高风险的投资?你有这些专业领域的投资知识和能力吗?没有!就是拿政府的钱狠狠的赌一铺!赚了进自己帐,亏了进公家数。


最要命的是什么?

全世界千方百计试图把房价和产业价格压下来,为什么?就是单纯的确保人民可以在能力范围置业买房。高房价和高产业价格的结果是什么?租金暴涨,带动物价高涨,通货膨胀!

唯独马来西亚的糟糕笨蛋部长,脑满肠肥,一脸看不到鼻子的赘肉,不停的添着油腻的嘴唇,还骄傲的向市场说‘马来西亚’产业还有上涨的空间,就是差没有叫大家来炒楼!

想象一下,马来西亚几十家特殊目的的公家机构,财粗气大,大家不务正业,齐齐来炒楼,把楼价推到天边,让租金狂飙,让物价飞上天,让通货膨胀推向九霄云外。这可以不是政府的无知无能和腐败吗?

2011年11月11日星期五

窝囊废典型

(马华丘克海,沙巴Kepayan区州议员)

沙巴人民呐喊了几十年,控诉马哈迪的‘国家建设,社会再造’(Nation Building & Social Reengineering) 是造什么?再造什么?是重新改造人口的结构,创造一个新的社会国家的权力平衡!

1970年沙巴总人口653,600人,卡达山杜顺人(215,811)33%,巴焦(77,271)12%,华人(139,217) 21%,马来人(18,262) 3 %, 其他土著29%,其他人口2%

2000年人口达2,600,000人,卡达山杜顺人(564,600)22%,巴焦(343,200)13%,马来人(303,500) 12%, 华人约10%,其他土著约13%,其他人口5%,非公民约25%

这就是‘社会改造’的精髓了。

好了,反对党和社会活跃人士呐喊了几十年,甚至出版书本公布外来移民变成公民的证明。今年10月UPKO代表大会,顾不了以下犯上,顾不了内部协商,顾不了秋后算账,当着副首相的面,要求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RCI)彻查沙巴人口不寻常增长,还记得隔天马华的副内政部长说没有身份证计划,设法为副首相挽回一点面子吗?接着下来,团结党的卡达山姆录人领袖说支持设立RCI;一时,是少有的朝野同声同气,沙巴进步党和行动党有了共同的立场。马华这个时候,终于敢一字排开,让记者拍一张照,说马华也支持设立RCI。

我暂且顾不了这些政党是真诚还是权宜的举动,当然马华最终还是站起来,把缩在龟壳里的头伸出来,说句人民的心声,这是毕竟是好事一桩。但是对于沙巴马华的观感是什么?

香港粤语残片里头,描写中华5000年‘酱缸文化’淋漓尽致的,大概要首数官场场景。怕事窝囊,独善其身;墙头草,见风使舵,唯利是图;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欺善怕恶,见高就拜,见底就踩,这不就是官场那些无能窝囊废的典型吗?

最黑暗时期最需要人站起来打抱不平时,时不利兮,他龟缩明哲保身,打死保持沉默。见大势已定,大大力炮打落水狗,他不遗余力,这就是马华给我的印象。

好了,大选要到了,怎样?沙巴马华唯一的议员和部长丘克海干什么的?先到选区的兵南邦花园大力指责发展商失责,没有提供突涨洪水缓冲池(Flush Water Rentention Pond),地面水一律流到一条小出水沟,不必问,简单算一算就知道排水量不足,必定造成突涨(Flush Floor),大小雨人心惶惶。今天到钻石园,誓必为居民解决逢雨必浸的窘境。

钻石园浸水,浸了30年,国阵议员每5年承诺一次,选后人影也见不到。

兵南邦花园,暂时也不问,当时地方政府批准发展计划(Development Plan)时,为什么会允许这样明显的失误?这入住合格证是怎样发的?况且,地方政府还是马华管辖的项目!市议会议员全是国阵成员党的固打配额,别说不关你事!

都不说这些,来了,登了报纸,宣传了,捞了政治资本,结果做了什么?有跟进吗?没有。居民就等等哪一天雨下得再大一些,再久一些,浸水嘛!他的指定关心民困动作,他会再来一次,报章刊登,他站在水深至小腿,慰问受灾人民。

丘克海,你就来吧!我的扫把等着你!

2011年11月10日星期四

我的理想马来西亚愿望列表(二)

与其永远处在被动,对外来事情做反应和埋怨;或许是时候更换自己的态度,自己做主动了。
不分先后,不分轻重;想到什么写什么,看到什么写什么;慢慢的累积成一个列表。这是我的理想马来西亚:
----------------------------------------------------------------------------------------------------

(2)地方政府/市政局/城市议会

经历了那么多政治震荡和民主变迁,马来西亚靠搞政治糊口,吃政治饭的人物,翻开报章,还是停留的国家独立初期的原始。没有行政权的,成天唠唠叨叨的指着垃圾没有倒,沟渠没有通,野草没有剪。

全国所有市议会议员,完全是遵照分猪肉的原则,完全有执政党的成员党来配额,说分享权力又好,分享利益又好,说是分工服务人民也好。不时,执政里头的部长啦,什么发展领袖啦,还是会在报章表扬自己“帮忙”维修啦,动用议员基金维修公共设施,街灯,坍塌的沟渠等等。

这是个什么情况?执政的人,先本身失责没有做好自己的工作(市议员配额全是执政党成员党间分配)。转过头来,执政党的部长议员发展领袖,来用公款来维修,又上报自我表扬。收拾自己的烂摊子,是什么值得表扬的?

(a) 我在想,为什么马来西亚不能够立法,让所有的地方和城市议会议员民选,向人民负责?没有能力的议员和公务员,本来就不该白吃人民的纳税钱,该被撤换。

(b) 我在想,马来西亚的地方政府和城市议会,为什么不能够有一个简单明了的值日表,在每个住宅区/商业区/公共设施如公园等,有个明确的倒垃圾剪草通沟渠和维修的时间表,另外有人独立核准工作完成无误?连小学生每天的班级清洁值日可以完美执行,为什么市政府不能?非要投诉才行动?非要等议员部长,或是见报后才行动?

(c)我在想,市政府委任三两个巡逻员,到处巡察,报告有问题的设施,报告遗失的沟渠铁盖,报告哪里失灵的街灯,报告违规的违建,这样有什么难?

2011年11月9日星期三

我的理想马来西亚愿望列表(一)

我在想,如果大家继续像发疯的,追着一个人民自己选出来的烂政权所作所为来批评讨伐,实在的,像是一只疯狗,追着要咬自己尾巴一样的滑稽。没有意思。太过被动,太过消极了。

我在想,如果抛开这个包袱,像是切割了这个肿瘤般;你要如何重新活出自己的生命?你要怎样的生活?你的理想马来西亚又是什么?我想,所有在乎的朋友们,是不是可以大家来制作一张“我的理想马来西亚愿望列表”?我想这样会不会主动一些积极一些?

不分先后,不分轻重;想到什么写什么,看到什么写什么;慢慢的累积成一个列表。这是我的理想马来西亚:
----------------------------------------------------------------------------------------------------

(1)交通警察

翻开报章,看见死亡率奇高的交通车祸;看见每逢节庆时的“态度行动”,就沦为一个每天累计车祸死亡率数据的报道,我觉得很不解,

(a) 我在想,为什么马来西亚不能够立法,酒醉驾驶的法定惩罚,是强制坐牢,而不是罚款?

(b) 我在想,为什么马来西亚不能像台湾那样修改法令,醉酒驾驶造成人命伤亡的,坐牢7年,不可用罚款代替。

(c) 我在想,为什么交通警察要在偏僻角落检查车辆?为什么不能每天晚上夜深时,在主要夜生活周边设立检查站,把任何喝酒后驾驶的人,全部检举提控?

(d) 我在想,为什么不能杜绝贿赂最频繁和猖獗的项目-----交通罪行/交通警察?为什么索取和给与Kopi-O/喝茶钱/贿赂金RM50/100的事情普遍存在几十年不能根治?为什么不能硬起心肠,杀一儆百,把这样的行为革职查办,并且提控上法庭,而不是调职了事?为什么不能树立一个正直清廉负责任的交通警察?以今天的反贪团队警察本身的人力物力,要监督这样的行为大概不难,只是有没有决心的问题。

2011年11月4日星期五

恭喜马来西亚,将得到诺贝尔人文精神奖!


马来西亚预料未来几天,将正式向联合国通报,与向世界各国宣布,马来西亚已经杜绝贪污,达到“零”贪污。而且会就这项壮举,据说明年的诺贝尔,颁发特别杰出人文奖给马来西亚国阵政府,会由首相为代表领奖。

从此,马来西亚只有两种东西:

(1)买东西买服务,尤其是公家的东西,绝对不会有贪污。最多会特别贵,但可能不单贵几倍,也可能贵20倍!

(2)“哎呀!我不知道原来我做了水鱼!”-------这是马来西亚政府规定的特效,终身受用的特赦,免责口令。念了,你就不是贪污,最多只是说你苯,ok.(当然,其实是他帮你和纳税人做了水鱼!是他帮你苯,ok!)

但是对于这样的言论,为什么大家大惊小怪?国阵政府的行为,是始终如一连贯性一致的:

(1)补选时,掌握行政资源的政府说“你帮我,我帮你”;不是贿赂,是什么?

(2)大选时的礼篮,国阵候选人,变相的付RM100-200给选民,说这些选民是都是自己竞选工作人员;不是贿赂,是什么?

(3)当人们揭露原来很多工程和AP,落到拉菲达孩子手上时,她在报章咆哮,马哈迪儿子也是这样,为什么只针对我?不是涉及有利益冲突,是什么?

(4)所以,扎利扎的家人,得到政府养牛工程有什么大不了?早10年前,扎希哈密迪担任副部长,同时担任40多家上市公司董事或主席,每个月收入惊人的事情,人们忘了吗?那又有什么了不起?告诉你,这不过就是冰山一角,不是没有利益回避,是什么?

当一个独立执法的政府机关,已经对这样的行为麻木,袒护,甚至是为这样的行为开脱,选择性执法到了明目张胆,你还企望什么?你还对这样的政府企望什么?

于是,反贪会把头埋在沙堆里,他说“没有啊!这个国阵政府和他的团队没有贪污啊!”

他把那把尺不停的扭曲,来量身定做,确保国阵政府没有越界;来测量党政者和政府官员的清廉度。

天啊!马华啊!民政啊!号称国阵良心和党鞭们,你们为什么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