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0日星期六

你还敢说践踏民主啊!



廖中莱炮轰安华是一名践踏民主的“大乱人”!

哇!你还敢学人家说践踏民主啊?

谁用钱买那些没有原则的青蛙议员跳槽?血淋淋把霹雳州大部分人民的意愿干掉?国阵不是吗!

谁709和428暴力镇压要求干净公平民主的几万人民?谁向医院发射水炮?是国阵的行政指令不是吗?

谁活生生引进非法移民变成土著,把沙巴变成你的固定票仓?是国阵不是吗?

马华不可耻!可耻的,是有你们这些不知礼仪廉耻的烂人!呐!

2012年10月19日星期五

真白痴还是真小人?


苦苦思考,为什么国阵大大小小的一众头目,就是爱说些叫人喷饭无厘头,极其愚昧,令人极度反感的话?比如说一定要控制媒体,要不然单纯人民会被误导!比如说一定不可有抗议反对,要不然就没有稳定了!比如说一定要巫统式的种族关系,不然国家就没有安宁等等。

报道说蔡细历引述一则来历不明的手机短讯,一旦大马严格实施伊斯兰刑事法,全国会有约120万人失业”。一则手机短讯,从蔡总的认真,漏夜做了一个视频,紧急公告全国人民要正视。我终于明白了,就两种可能性,选其一,

(1)国阵的伟大领袖和党员们,就实实在在的如此单纯得像个3岁孩子!天真无邪!洁白得如一张白纸那样纯真!没有怀疑心;他们是真心真意,以自己为蓝本,制定一个爱屋及乌的施政。其实我们都误会了他们狡猾,误会他们当人民白痴!加上反对党的煽动和仇恨文化,就是反对党故意丑化国阵嘛!如果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那我们就一定得出一个这样的结论:这帮国阵没有分辨黑白能力,幼稚无知,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真白痴,由他们来领导马来西亚,昨日孽,今日受;今日业,明日受。移民荷兰,指日可待!

(2)如果他们不是白痴,有高超的政治手段,高度认知孙子兵法法则,太极高手,指鹿为马,黑白颠倒,用来扭曲事实,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咳!由他们来领导马来西亚,昨日孽,今日受;今日业,明日受。国家能不破产吗?

白痴也好,政治枭雄也好,同样死路一条,就这样简单而已。

2012年10月5日星期五

你高兴什么?

这种计划通常也只会在大选前出现。

大老板宣布,政府大发慈悲,特别拨款5千万马币,给全沙巴的学校厕所设施提升!有人急不及待,又什么大好人啦!什么一言九鼎!什么关心教育啦!

算一算,50个选区每个YB1百万,就可以给50个Ketua Cawangan或区会,每个区会主席得到一个2万块的小工程。主席用2千做做戏,1万5千袋袋平安;什么?白做啊!?拿3千出来动员区会会员呗!每个人30,刚好100个人。算回头,100x 50=5000票。 这个算最基本的啦!

所以啊, 人家就是利益分赃吗!其他人30块,就好过你没有嘛!那你又高兴什么?

2012年9月14日星期五

他说有病的是人民!

在茶店吃午餐,来了个中国和尚“讨钱”,没有施舍。冷不设胜防,和尚说了一句: “合家平安,你不要平安啊?”就走开了。邻座的老太太,惊讶的问说,他跟我说什么?老太太说,没有施舍,这假和尚经然跟她6岁的孙子说:“身体健康,你不要健康啊?”匆忙就走开了。还来不及反应,这家伙就不见踪影了。

觉得不可思议,和愤怒。不过想了想,这算什么?比起我们厚颜无耻的政治人物和政府公务员,小儿科啦!

国阵团结党的百林说:“首相纳吉是个优秀的政治医生,到处拜访人民,对病人问诊,然后对病人开药方,药方包括1个马来西亚商店,一个马来西亚诊疗所,人民援助金,奖学金,赤贫援助金,甚至是现金津贴。”

对了,你没有看错,百林的的确确是说,有病的是人民!不是国阵政府病人膏肓。多么的高傲,执迷不悔,扭曲,与现实脱节啊!历史批判也无所谓,还有什么值得害怕的?

民联执政州属,担忧同步州选与全国大选同时举行,会有政党,一次落重本,用钱来左右成绩。同时乘大家忙,比较容易舞弊。如果全国看着一个州选举,舞弊就相对难多了。所以先申明要不同步选举的意愿。

搞笑的是,选举委员会的副主席说:“如果全国大选与州选不同时进行,会浪费公帑,会影响学校运作,会有安全的顾虑。”

为了不浪费钱,不如从此取消选举好不好?会影响学校运作,不如改50年选一次任何?
最有趣的是这个,“会有安全顾虑”!选举,管它全国大选州选或补选,总之就是要让人民来选择,对吗?如果有任何的势力,通过“安全”形式,来左右/威胁/影响人民自由意愿下选择自己的代议士;作为选举委员会成员,难道不是选举委员会最需要为人民,为民主制度把持着这道防线吗?

不是因为最大程度的人民意愿和民主考量,而是”有安全顾虑“,建议最好不要分开选举,避免多生枝节。妈的,这跟假心灵导师和尚,没得到施舍而诅咒和心理霸凌,没什么分别?

2012年9月7日星期五

你什么东西尊贵了?

从前,只听说过,人家的什么神像不可跨过或践踏。还听说过人家什么印有泰王大头像的钱币不能跨过或践踏。但在一些真正民主自由的国家,真的很不可思议。当然,我是不同意如在公开场合,对照片小便,露臀操和设灵堂,那种野蛮,挑衅,羞辱的行为。这只能反映出这些个人的肤浅,极端,狭隘;一句话,就是个人的修为不到家。

话又说回头,在马来西亚不说有9个皇帝,没有皇帝的州同样有个跟皇帝一样地位的代表,还有庞大的皇亲国戚家庭,个个身份超然,什么也没有贡献。吃人民的纳税钱,用人民的纳税钱,住的还不是人民的血汗钱;行,他妈的堵在车龙的时候,还要让他的车队,用几个交通警察开路让你,让你的宝马或奔驰像投胎般赶路。好,这个层次就不说了。

现在连“国家领袖"也自己爬上了神台!国家领袖?踩到你的像,要出动内政部,以涉及公众利益,煽动,颠覆国家罪名来调查。所以你做得不好,不可生气你咯?不可以骂你咯?要把你当成苏丹和神那样供奉在神台咯?要忍气吞声?呸!你是人民选出来的吖!人民是可以罢免你对吗?一个人凭什么东西要人家尊重你?被尊重是需要自己赚来的,不是你的身份和出身与生俱来的。好,再低一些的层次,这个也不说了。

一开始是扭曲国家的体系,扭曲司法执法,公器私用,来维护自己的政权和利益,也都不说。现在还沦落到,需要用国家体系来,维护你已经被人恨得入骨发泄出来,无存的颜面。真的很低级,很丢脸!你以为天天被叫尊贵的,最尊贵的,叫多了你就真的尊贵啦?

话又说回来,我是很怕被铐,怕被警察捉,怕死。但是啊,我越看哪些什么部长,说什么公共利益啦,什么颠覆国家,什么仇恨文化,我越是讨厌。你鱼肉人民,吃钱人民的血汗钱,推人家下楼杀人,山埃和稀土荼毒人民,就是天经地义?我要逆来顺受?讨厌你就是仇恨文化?

所以啊,我是决定了,没有修为就没有修为了。家里有神台的,今天就把这些人的照片摆上神台去,早晚一炷香,符合国家法律恭敬的供奉,希望他早日去到极乐世界。再不然,就日夜祈祷他早日上天堂。没有信仰的,报纸找几张大头照,垫垫垃圾桶,捡捡狗屎。

去你他妈尊贵的!呐!山番!

2012年9月6日星期四

不上学的难民孩子与你我家的公主王子

常想,被过度保护的孩子是幸福还是不幸?你我家的孩子的被疼爱,是好事还是坏事?是辅佐他们一把,还是抹杀了他们的发展空间?

7 岁的孩子吃鱼,必须是鱼片,或是家长帮挑骨;在山芭的一些5岁孩子,可以自己吃煎小鱼,自己挑细骨。所以,富裕家庭的孩子是幸福还是不幸?

这个经典,在工地发现了这个东西,一个 IMM13 (难民身份)的11岁孩子,基本上没有上学的机会,这可是他亲手做的玩具。远看以为什么孩子的遥控玩具车,你细看是什么?空的洗头水瓶,瓶盖,废海绵,废弃的塑料喉。



孩子要怎样教育,真的需要智慧。

2012年9月2日星期日

正在读的书

《How the Mighty Fall 》by Jim Collins

很久没有读这类卓越企业管理的书,Jim Collins之前的《Built to Last》和《Good to Great》,是很多年前看的。

昨天一家大小到图书馆借书,发现了这译本。巨无霸是如何倒下?倒下前有什么症兆?一个企业这样,一个国家和政权好像也适用。

一个很有趣的概念,《吃水线》,一个企业可以接受什么程度的风险?企业像船,如果风险伤了企业,而这个洞洞是吃水线上,船可以慢慢的驶过这个危险的海域。但如果这些洞洞在吃水线下,海水恐怕不不客气的涌入,很快船身就会沉入海里。

2012年8月30日星期四

马来西亚人的尊严


在欧美和一些东亚国家的经验,一些人可以担当社会最肮脏的工作,譬如清洗厕所,倒垃圾,服务生等。在他们执行自己的工作时,他们尽责,敬业乐业的态度令人起敬。下了班,换了工作服,他们是与任何一个人地位平起平坐,哪怕你亿万富翁还是总统,态度不亢不卑。职业完全不会影响个人的尊严,一个人的称呼也不会侵犯个人的尊严。一个作为人,公认的基本大原则,所有人都很明白警惕,不必提醒。

反观在当今许多发展中国家,就说马来西亚,那种相敬罗衣后敬人,笑贫不笑娼的扭曲不说。坦荡荡对自己职业身份低的,对自己称呼身份低的,对自己穿着不如自己一身名牌金银宝钻的,那种不敬,藐视嘴脸的,真的叫人不敢恭维。当然,很多时候是一些人,自认卑贱,放弃自己的尊严。

人的肤色信仰长相高矮出身,贫富不会多得一些,或少一些尊严。是人的自重自爱,敬人尽责,奉行普世的大原则,如诚实公平正直,让人得到作为一个人的基本尊严。而他的所作所为,才会增加或减免他的尊严。

穿金戴银一身名牌,教育水平和职业,同样不会加多或减少人的尊严。洗厕所的不会比比较没有尊严,但常常是坐在厕所外,像是杀父仇人凶神恶煞的,跟你收两角方便费,像全部人欠了他似的;里头一塌糊涂的湿地,臭气冲天,污迹斑斑。尊严,早就被他自己踏在脚下了。这样的例子,我们这地方多不胜数。不懂得敬业乐业,不单做不好本分,跟你要kopi-o的交通警察,跟你要好处的文职,有没有尊严?

正当新加坡数百人因嫖雏妓被控,其中不乏精英,管他天皇老子,校长,亿万富豪,教授,通通锒铛入狱。马来西亚连续两个个案,把与未满16岁孩子发生关系的法定强奸案,这个不可逾越红色警戒线,随自己喜好就这样放了人,说是国家运动员,判入狱怕毁了他大好前途!一个法官理应被尊称,但是这样糊涂和不能自重的尊贵身份,公然践踏普世原则,有什么尊严可说?

称呼,也不会自动给人多一份尊严,但可悲的是,很多马来西亚人已经习惯淫浸在这种泛滥虚荣肤浅的封号中;马来西亚人白花花金银买个虚名的,满街都是。拿督就比较有尊严?就自动更有尊严?尊严必须自己靠自己的行为赚回来。同样的,脸也必定是自己丢,不是别人可以随随便便就可以践踏的。

一个人说看了批文没问题,叫大家见好就收的,结果被发现是批文大有问题,究竟是其实从来没有看过批文,谎说看了?还是看了批文,企图误导?无论哪一个情况,“拿督”封号也徒然,尊严已经冲到马桶里了!

当人们可以公然撒谎,当人们不再相信道歉这回事,当历史评价已经不再重要,当名声已经像罪犯那样无所谓,当人的基本尊严已经不再重要,这个社会就已经沉沦了。

当尊严不再重要,加上基本的尊重已经不再有,这样的社会,能有真正的包容吗?我认为,国阵里没有真正的包容,症结就在,这里没有真诚的尊重,这里也已经不再有尊严。

2012年8月28日星期二

难道你不怕千古骂名?

(指鹿为马图:百度)

很多年前,有个做直销的朋友很认真的要推销什么“白金能量水”,说是为了我“一家大小的健康”,他上刀山下油锅,就算被误会也在所不惜,就为了“你是我的朋友,好东西一定要你知道”!说了一大堆什么能量,什么健康,结果它跟白金完全无关,跟能量也毫无关系,这“白金能量”就是他的品牌。人们一厢情愿认为什么白金,什么能量,什么健康,他的事!最好误会,自我暗示!反正它就是过滤水嘛!

但是其他过滤水没有能量,每天喝”能量“水[可以随意吧“能量”改成其他名字,因为他是一个水机品牌名称,不是形容词],就很健康啊!你看到它狡猾的地方了吗?好了,到此为止吧!这种具恶意误导的广告,在一些国家恐怕要被具体诉讼。但在马来西亚,没有媒体愿意纠正这概念。

界限模糊,灰色地带空间宽敞了。加上亦兵亦贼,亦正亦邪,量尺慢慢被一点一点扭曲来成全自己的私利;宗教这样,司法这样,执法这样,体制这样,善罚这样,媒体这样,对错黑白这样。人们习以为常,纵容沉默;凡事相信,凡事忍耐!只要相信,不要思考,不要怀疑,不要批判,不要反抗,就这样混沌的环境形成了。

许多人骨子里相信侥幸,希望这个人踩人的游戏,只要自己不是垫底垫尸,最后捞到一些好处占到一点便宜,何乐不为?于是刮刮乐,金字塔直销,电话诈骗,管你说什么,每天还是在上演。整个社会猖獗的诈骗事件在这里一发不可收拾。政治开始利用媒体之便,每天轰炸,尽是黑白颠倒,是非不分的舆论。久了,对于廉耻荣辱这回事,人们也麻木了;公众人物也练了一脸的厚脸皮。

最近关丹独中事件的新闻,我竟看到如此相似的事情。在马来西亚教育部的批文曝光后,暴露出的,尽是国阵政府为了选票权宜之计,敷衍,对华文独中的敌视。关丹[独中]的独中,就是一间学校的名字嘛!它没有说是“独中”这种精神,没有说是这种办学方式,没有说这种教育模式啊!

马华总会长说,“我不管你怎么说,对我来说,它就是一间独中”。像流氓那样,随手捉来一把泥土交给饭家老板,当是吃吃喝喝的付费。哦!我管你喜不喜欢,信不信,我反正就是付了钱,你最好给我闭嘴了!我说是给了你马就是马,那怕那就是一只牛,或羊,或是鹿!

窝囊的人说,别人施舍了一些的灰色地带让你华文独中生存,你就见好就收嘛!不禁让我想起很多年前,大选后,就华团“诉求”,巫青团递抗议信,当着全国媒体前,向接收信件的华团代表吐口水的画面。你忘了这些人的真正嘴脸?

2012年7月27日星期五

Paradigm Shift

当发现全部人和事,都容不下自己的尺寸的测量,
全部的角度,都与自己的直角尺度不成90度,
或许是时候看看,是不是自己用的尺有问题?

感谢T和J的一番直言,当头棒喝。

我惊骇的发现,原来问题在我自己。

不知不觉之间,我竟如此自视过高;如此的严以律人,宽以待己。

不敢说什么将功赎罪,能尽一份力处理留下的问题,我该心满意足。
对不起,我给大家制造麻烦了。

2012年7月3日星期二

信任

记得某某人有过类似这样的说法:

一个关系里头如果没有了“信任”,
就像一部手机没有通讯服务;
顶多,就是拿来玩玩游戏,
那是没有沟通的;坦诚,共识,真诚等等,根本就是奢求了。

有意思。

2012年6月18日星期一

心灰意冷

应该不是《庄子。田子方》的完全原意。

对于这个十年来, 除了家,花了我大部分心血的地方; 现在最能道出和反映我的心情的说法:

哀莫大于心死,而人死亦次之!


2012年6月11日星期一

沙巴的风土人情(照片)

没事,没事,还是好好的,只是少写,谢谢朋友的关心。
没有先进的摄影器材,只是沙巴各地一些随意的风土人情照片,一些简单的故事。

透过一点点的晨雾,在飞机上看这个北婆罗洲(North Borneo)其中早期的一个集聚点,英国人叫它Jesselton,的晨曦;它还是给人一些的神秘感,不是吗?亚庇这名字,时间回到一百年前的1912年,聚居在海岸的人们,可以看见成群的海盗在对面岛屿,晚上点起的零零星星,闪闪烁烁火把的火焰,Api-Api,任意烤肉饮酒作乐,慰劳自己一天掠夺得来的成果,因此由来。

千百年来,像是日落后漫漫长夜的沉睡,时间犹如冻结在百万年前。东南亚最高峰,却在这短短的2-30年间,见证了决大部分的改变。不再有印象中孩时冷风刺骨;只剩下一大清早,短暂片刻,吐出空气顿时变成白雾的寒冷;物植物物种像真的少了,是错觉和假象吗

 在沙巴西北部城镇古打毛律(Kota Belud),少有的平原,成片的稻田看神山,也很美。

在亚庇周边Penampang区的Kg Tanaki,遇到卡达山头人家办婚宴,在河边的房子塔起帐篷,摆上一个星期的流水宴席。人来人往的吃喝,祝贺和庆祝。5个大汉, 有光着上身,拿着把冷刀,正分工把120公斤的猪切好,给一旁的女士们下锅。没有大口大口畅快的喝,咬下去在嘴角流下的猪油,能是豪爽吗?

你会惊讶,卡达山人风味的Pin-Pin猪肉面,竟会与沙巴华人吃的生肉面如此相像。

2012年4月28日星期六

这回没办法出席428

人正在纳闽工作,内心很是煎熬,像是挂念家人一样,挂念将要出席428大马人民,要求干净公平选举集会的朋友们,因为这次自己出席不了了。

我祈求大家一定要平安出席,安全的回家。我祈求没有肤色或宗教的分别,只有那些被压迫起来反抗的人们,还有那些压迫者;祈求祂眷顾那些被压迫而起来反抗的人们。

2012年4月3日星期二

沙巴团结党的二度荒唐,是为何事?


去年说过这个《墨斋请愿 》的事情,一个执政政府,担任副首席部长的人,说以个人身份,搞请愿,叫人民上网联署,要求政府允许人民自由安装卫星广播接收器的权利,实现自由信息流通。这个第一次荒唐,也不多说了。

 

两天前,这新闻通讯部长来沙巴,听到有这样一件事惊讶的大发雷霆,丢下一句“于墨斋应该直接来找我”狠话。这说明什么? 

 

果然,在整个政府体系里,说得好听一些,这些人从来没有理论上力争,从来没有试图坚守正直的。但再说得坦白一些,除了几个身兼主要权位的核心人物外,其他所谓的执政党的人物,就是象征性意义,大概轮也轮不到他给意见吧! 

 

搞了什么联署,假假为民请愿,结果把本来就亏欠人民的,本来就不该侵犯人民权力的事情,拿来当功绩。一个转身,为了不得罪政治老板,怕老板责问为何多管闲事,这可不需要你来意见,吃太饱没事干呗!结果呢?自知之明,把这些“民意”连同廉耻,一起丢去垃圾桶,这叫二度荒唐!


二度荒唐是为何事啊?子曰: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孔子说:好学接近智慧,力行实践接近仁,知道廉耻羞愧就接近勇。

一句话,再贴切不过的,总结了整个沙巴团结党,于大人,甚至是所有国阵附庸党人的一个事实 ----- 因为不再知廉耻,不再懂得羞愧,所以完全不再有勇气和果敢。就这样而已。

正在读的书


不晓得是翻译得差,还是作者的风格,肯定不是容易读的书。
老老实实,读了一半,真正看懂的部分,不晓得有没有百分一。
大概是没有什么慧根吧?

2012年3月21日星期三

人之患,在好为人师

(诗华,20/3/2012)

虽然昨天我们在文行字间,已经很清楚知道看透透朋友的政治取向,但我们今天不谈政治!不谈政治人物!不谈政党!看透透朋友的“稀土教育”倒不是第一回,第一次是在226后,在华侨发表过类似意见;经过一翻修饰,在诗华发表,以达到覆盖全沙巴的“稀土教育”。

很怀念高中中文老师,叶树坚先生。想起他那时已经70古来稀的年纪,对我们几个黄毛丫头,在老师家,听他说中国文革时期的荒唐,听得我们如痴如醉。不能忘记,‘阿叶’常在他的述说的间隔,大家沉默的那些空隙,用他港式广东话自言自语的感叹孟子名句: ‘唉!人之患。。。在好为人师啊’! 年岁越大,我越是体会到,所谓“为师”者不是指当老师,而是指一种生活的态度,一种心态心境。

综合作者两次来稿,让我们来尝试了解作者的‘稀土教育’核心信息是什么?

 (1)从原本的‘科学家已经证明无害’,到这篇的‘你们说有害,但也有科学家说无害’;反对稀土, 上街游行的人们,你怎样解释?

(2)稀土是高科技产品的必要原料,没有稀土,就是等同禁止别人使用电话汽车电视等高科技产品的权力,这样公平吗?既然世界包括马来西亚人,肯定不能不使用高科技产品,不使用稀土来保护地球是行不通的,所以稀土的开采和提炼是必要的。标既然稀土开采和提炼是必须和必要的,标榜环保那些自认清高上街游行的人们,你们不是也用智能手机和高科技产品吗?一边用稀土带来的好处,一边反对稀土的祸害,你们不是虚伪,自相矛盾吗?你怎样解释?

(3)标榜环保反对莱纳斯稀土厂的人们,反对在马来西亚设厂,难道在别的国家设厂,就是环保,爱护地球吗? 马来西亚人要用稀土的制成品,就必须做出承担,不然我们就是只爱马来西亚不爱地球!不要说是环保爱地球。结论是,“在稀土厂设立事件上,我们在反对的声浪中,却不懂得反省,真可悲,我们只看表面,却不能晓得如今只是治标不治本”。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要虚伪和伪善,马来西亚要做出承担!

今天就不谈一些政客为了政绩(外来投资)饥不择食的失误,不谈只顾眼前卖地的利益不顾后代死活的自私。让我们严谨的约束在这几个核心论调,来解剖论述。

(1) 请问,那几位科学家?什么名字?他们确确实实说什么?他们切切实实怎样写?
谁说莱纳斯稀土提炼厂的废料保证没有微量的放射性元素Thorium或Uranium?
谁说保证莱纳斯稀土提炼厂没有放射性元素泄漏风险?
谁说长期累计暴露在,即使微量的放射性元素下,是安全的?
什么科学家保证莱纳斯厂的运作肯定不出错?
记得吗?我们说今天政治人物的保证不算数的!
政客可以保证阿拉伯人变成马来人,不是马来西亚人哦,是基因程度的改变保证哦!算啦!

权威的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对Lynas计划的报告(http://www.iaea.org/newscenter/news/pdf/lynas-report2011.pdf),绝对没有就科学家或科学意义上的保证莱纳斯稀土提炼厂和废料无害,报告事实上提出11项必须改进/跟进的项目。这11个项目,包括废料如何处理,如何循环废料二次萃取放射性元素,还只是说说而已,怎样保证?马来西亚有没有能力确保这11个项目没有半点缺失,严格谨慎,近乎零失误的执行?

像小学生的,‘我爸爸是警察,我叫他捉你’;你可以说他天真无邪,一些时候,那是叫幼稚无知。‘科学家说无害’?!对不起,我——没——有——信——心。

(2)照看透透的逻辑,如果要过文明生活,
要用电,你就没有资格反对核能发电,煤炭发电?
要用水,你就没有资格反对建立水坝沥水厂?
要高效捷运,你就没有资格反对拆除历史价值的地标建筑物?
要用智能电话,你就没有资格反对稀土开采和提炼? 
要用戴金饰,你就没有资格反对山埃采金?
要警察保护你,你就没有资格反对警察使用内安法令不经审讯扣留嫌疑人?
要发展,你就没有资格反对政府的政策?
要残疾人士援助金,就除非你听话顺服?
要被公平对待,就除非大家被同化?等等。
你开车用汽油说什么减炭?除非你骑脚踏车啦!?你一身都是文明生活,那样生产不污染环境?那样化学物品不污染?除非你隐居深山,过原始人生活啦!不然没有资格批评和反对!?

是这样的吗?可以有其他选择吗?可以多元思维吗?可以用洁净的太阳能或生物能吗?能够换地点建水坝吗?道路可改道吗?可兼顾发展和人文,尊重人民的权力吗?可以有替代吗?有压力就有新的研发动力,对吗?谁敢肯定说,未来那一天不会有替代,对吗?

(3)看透透说反对莱纳斯在马来西亚设厂的人不懂得反省!反莱纳斯的人悲哀呀!反稀土厂的人只看表面呀!因为在马来西亚以外建厂,还不是一样治标不治本!他的结论是,马来西亚人需要用到稀土的制成品,所以我们必须承担,在马来西亚建稀土提炼厂。因为到其他国家建厂,还不是一样在污染地球!如果是真环保,爱地球,地球那里被污染,还不是一样!除非反稀土厂的这些都是虚伪和假爱环境的人呗!

啊!这样硬拗, 如此强词夺理,如此扭曲的思维,指鹿为马,黑白颠倒,颠三倒四,我是首见,大开眼界啊!

环保意识和生活方式,在现代人的生活,已经不是要不要,而是什么程度的参与。环保概念里头注重的的是R。从重复使用(Reuse),来达到减少(Reduce),可以循环(Recycle),必要时要替代(Replace),要时时再思考(Rethink)。在我们生活里从能源,水资源,树木资源,金属资源,包括对高科技产品的使用态度等等,每一种环保举动,加起来,就是减少对地球的一点伤害,多一点的美好。环保的行为,是不必永那种近乎圣人道德标准,来一一检验和审判的。

事实上,一些国家是比另一些国家更有条件,有科技,有经验,更符合环保原则,来发展某些高风险生产和工业。比如说,在地处理,可以减少运输的炭足迹,可以减少攀山越海过程的节外生枝。有经验有科技,从而来把多少千万份之一机会,多少百年一遇的灾难性浩劫(catastrophic)风险降到最低。或者直接这样说,在澳洲在地处理稀土加工,是更低炭足迹,更符合环保原则,更安全,更可能把百年不遇灾难性浩劫风险降到最低,理性化数据化科学化的决定。

相反的,如果莱纳斯来马设厂的首要考量,不是以这个安全环保原则出发,而是因为马来西亚政府为了得到外来投资,提供12年免税奖掖,造成莱纳斯历经如此困难,出口人口船运的高昂成本,成本还是比在澳洲加工的低,决策以经济收益为首要考量,收益驾凌科学化安全环保考量,而选择来马设厂,这个是所有症结的所在。

看透透朋友,这是您的盲点,还是您最需要掩饰事实?

我还是一样,愿以一颗谦卑的心,永远走在真理的道路上, 如有冒犯请您原谅。

2012年3月20日星期二

有政治立场不可怕,可怕的是扭曲的逻辑思维


(星期天的华侨日报读到这个小小格的读者来函,今天在FB看见有朋友传阅,借来用一下)

今天早上翻开报纸,看到这作者写关于稀土的读者来函(容后再写),我毅然把昨天晚上委婉含蓄写了大半的稿删掉了。让我用我没有文采可言,最烂的文笔,直接这样说好了:对这样水平的政治枪手,我是觉得可悲,悲哀这样一个黑白是非颠倒的思绪。

在马来西亚有政治立场,很多时候会被上色,会被归纳归类和会被标签,活生生的框在一个定格里头。然而,我个人认为,在马来西亚真正有政治立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扭曲的逻辑思维,最恼人的是不经大脑的政治反射动作,最悲哀的是掺杂着理不清的个人利益考量。让我们这样看事情,


(1)董教总要诉求什么东西?事实是什么?

马来西亚独立了快50年了,华小生占总小学人数约25%,每年得到的拨款却少过1%。谁家的孩子在华小,父母不必由自掏腰包补贴学校维修广建的?不谙华语校长和老师被派到华小引起风波,不需几年都在发生,没有间断过。 临教的问题解决过吗?华小师资严重缺乏,不是今年才有的问题,历届来自马华的副教育部长,那个不曾斥责华教组织没有报告反映这个问题?那个不承诺过?那个解决过?

哪个新上任的副教育部长被问到这个问题,不是一张白纸,惊讶?说自己不知道这个问题,要求一个详细的报告?旧的报告呢?难道没有交替连贯吗?马华到今天不知道华人社会在教育方面的诉求?

这个就是事实!那个华人父母不知道?那个马来西亚华裔需要提醒?我不需要!马华需要一份诉求才知道华社要什么?我想不是这样的,一切就是一个面子的问题。


(2)董教总把诉求交给现任执政的 马来西亚政府,也就是国阵(BN)政府,是个什么动作?

想问问啊,这个马来西亚政府是谁啊?巫统马华民政国大党等等组成的国阵联盟,不就是执政政府吗?哦!这个诉求没有交到马华的手,马华就没有办法说话吗?马华不是执政政府一员?

看到什么影响团结,分裂华社啦!什么失德啦!这类的文革批斗式的用字很反感。反感这些小人式的人格谋杀!反感这些企图!反感这些躲在人群中的政党枪手!反感这种小格局,小气度,小眼睛小鼻子!

事实是什么?事实是没有交一份给马华蔡总会长,马华很没有面子!马华本来在巫统面前已经没有什么尊严好说,现在连一向做事怕死怕被标签,明哲保身的董总也没有先跟马华先通报,好让马华在巫统面前留一点地位,马华很不爽!很没有面子!这个是事实。拜托!没给马华和蔡总会长一些面子,就是分裂华人社会?

至于说蔡先生什么无私奉献,你就自便吧,歌颂功德毕竟是文革式手段中重要的一环。


(3)把诉求副本交给行动党有什么目的?

唉! 诉求是向拥有分配国家资源行政权的单位提出申诉和哀求,最直接,最有效的管道。给执政的,也给在野反对党的,不管谁,就是最终执政的诉求就是了,还能是什么目的?

如果是向全体华社人民诉苦和要求,国阵领袖恐怕又会说不要求,怎么知道不给?巫统的右翼恐怕会说搞煽动人民情绪。哎呀!你这样不是有你说,没有别人说的份吗?华教的问题可以给你马华当是要面子的工具吗?华教问题可以你马华拿来吃酸葡萄的事吗?你马华的荣辱比华人教育问题重要?


这位看透透朋友,

当然谁都可以关心国家任何事物,比如说,

(1)有很多人很关心武吉公满山埃采金的课题,马华可以选择不关心,黄燕燕可以选择讽刺。
(2)有很多人很关心稀土厂安全,马华可以不关心,可以认为大家无知。
(3)有很多人很关心国家选举制度的不透明不公平,马华可以选择不以为然。
(4)有很多人很关心国家执法机关变成执政党的工具,马华可以不关心。
(5)有很多人很关心反贪会不独立,让证人‘被自杀’,马华可以不关心,等等。

我关心的事情要向马华负责吗?
我关心我的事,你关心也是你的事;
我有我关心的方法和表现方法,你也可以有你自己的方式。
我的方式怎么妨害了你吗?没有吧?

如果要顺便利用别人的关心,让你乘一趟免费捞政治资本的顺风车,就别想了!

你可以自己搞个比董教总更撼动人心的活动啊!你可以争取啊!你就给华社争权会来吧?啊,没有,你没有啊!你不敢啊!你不原意啊!你不能做决定!你帮不上忙啊!你的方式我不认同啊!所以没有人跟你的方式,这个你明白了吗?那你凭什么要大家知会你,呈诉求给你?50年了,马华没有把事情办好啊!就是没有信心了,行吗?

那不如这样嘛,325和平游行表达诉求,你也来关心华教嘛!没有人说你不可以关心华教啊!

朋友,有政治立场不可怕,作为一个马华人不可悲,秉持马华原本的斗争精神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可怕的是你那扭曲的逻辑思维,和躲在大义凛然背后的个人得失。

粗俗的文字如果有冒犯请原谅,没有冒犯的本意。愿共勉之。

2012年3月13日星期二

来自沙巴的声音


谈论到政治,常会有一些半岛的朋友会埋怨沙巴人愚昧,只懂得眼前利益,不懂得大局。是这样吗?我觉得这样是很偏见的。沙巴肯定也有一些很优秀,很有抱负的年轻人,泓缣就属于这个组别的年轻人。

缣的书《沙巴民主攻略》出版了,3月20日在吉隆坡会办推展会,接下来应该会在全国其他地点办与读者见面会之类的。撇开政党政治,如果你也对大马的民主进程也同样有期许,希望看到大马公民社会趋向成熟,买一本,听听来自沙巴年轻人的声音。

------------------------------------------------------------------------


新书推介书名:"沙巴民主攻略"(Democracy in Sabah)
作者:陈泓缣(Chan Foong Hin) 
出版:众意媒体
年份:20123
ISBN978-967-10648-5-6
页数:262
售价:RM 25.00
 
作者陈泓缣,生于1978年,沙巴州斗湖人。马来亚大学化学工程系毕业,目前在沙巴从事水务与废水处理化学品及工程行业,从卡拉巴干(Kalabakan)、京那巴当岸(Kinabatangan)到根地咬(Keningau)的棕油厂,都留下其四轮驱动车轨迹。大学第二年起,开始撰写时评,2002年至2009年期间曾经是《南洋商报》之《时潮:初生之犊》和《时潮:以蠡测海》,以及《星洲日报》之《六日谭:兼容并蓄》专栏作者,目前继续供稿给《火箭报》,主要评析沙巴局势。2007年加入民主行动党,翌年代表该党出征斗湖国会,然无功而返。现为民主行动党沙巴宣传秘书。

推荐

在众多行动党青年论者当中,能让我搁置一目十行阅读习惯的,唯有陈泓缣的文章!他笔下没有“党八股”的烙印,更不讲“阿妈是女人”的废话,我喜欢他逆向思考下的精辟见解,让我从中获得不少阅读上的欢愉!     ——超人丘光耀

沙巴和砂拉越是全马著名的贪腐政权统治的边疆。这里除了种族矛盾,更为重要的阶级矛盾潜伏在贪腐政权所造成的贫富悬殊之下。在这片民主极度贫瘠的土地上,要为民主播种诚属不易。泓缣愿意在故乡耕耘,主要为了贯彻理念,而本书的文章则贯穿这些理念,值得一读。  ——星洲日报总主笔罗正文

自审阅泓缣文稿,常感其文具时评少见之“思想性”。本书总论两篇,不少段落乃从当年文句而来,可见泓缣所思,十数年仍具时效。沙州时评不多,理性感性兼备,更属少见。历练经年,泓缣自然增值,愈趋醇厚。泓缣受训化工,专业之余却密切关注民生国运,忧国忧民之情,正是知青可贵之处,特此致意。——前任南洋商报论坛编辑刘务求

马来西亚在来届大选变天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沙巴政治的变化。然而,深刻剖析沙巴的著作少之又少,中文著作更是近乎于零。陈泓缣的文字,以学人的认真和细腻,以及参与者的激情与愤怒,为沙巴和马来西亚的前途勾勒路线图。  ——民主行动党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刘镇东
 
初次和泓缣会面时,我太太对这位其貌不扬、短小精悍的年轻人之办事能力感到怀疑。我当时说,邓小平20岁就正式参政,加入中国共产党旅欧支部。我们何必对年轻人的才能担心呢?事后证明,泓缣是沙巴行动党不可多得的智囊!  --行动党沙巴主席兼斯里丹绒州议员黄仕平

开始知道陈泓缣其人是通过其文,注意到沙巴有这么样的一个评论人。2007年,当我担任沙巴事务主任时,在吉隆坡一顿夜宵吃下来,泓缣就加入了行动党。现在他将多年来的对沙巴的思考结集成书,特此推荐。若要了解沙巴新生代领袖的思维和见解,可读此书。  --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雪州高级行政议员兼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

2012年3月8日星期四

好书推荐


刚刚看完,上下两集《别这 是大清正史》,作者雾满拦江。


天啊!我中学3年的中国历史老师,已经是出神入化了。这作者把整个朝代历史,写得如此人性化的,如此画面性呈现的读本,比神还高一等的叫什么?读了保证你不会搞错和忘记。

感触啊!感触自古以来,一将功成万骨枯不变的定律,无权无势的人民老百姓,永远是历史悲剧里被轻轻带过,可有可无的一笔。

感概啊!感概伴君如伴虎,共患难易,共富贵难,一个不变的规律。

2012年3月6日星期二

要求政治迫害者下台!

砂州国阵议员Mong Dagang助理部长发信指示福利局,停止援助一名有残障人士,理由是这名残障者是反对党的忠实支持者。

事情被揭露后,人赃并获,他大方的承认,并宣称 “我是一名有原则的人,我不会改变我的决定。我们不能继续向他发出福利津贴与协助,因为他是一名坚贞的在野党支持者。”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 这里有几个关于原则的问题,需要严正的思考和检验一下。

(1)做为马来西亚公民,残障或没有残障,会影响你的权利吗?在宪法下你会因为残障而少一点权利吗?不会。

(2)因此作为一个公民,残障或没有残障,你的基本权利和义务是什么?
      一,投票是你绝对的权利自由选出你属意的代议士(除非你暂时被剥夺了这个权利)
      二,缴税是作为公民不可逃避的义务 (如果你达到缴税的收入)
      三,享有国家为人民提供的一切福利和方便

(3)既然公民有权利挑选自己属意的人选,这人强迫威胁利诱来夺取人民的选项,否决人民选择的权利,不是侵害别人权利公然违法吗?

(4)同样的,你今天缴税给国家,是给特定的一个政府吗?是给特定的一个政党吗? 国家公民是不可改变的,民选政府是可以根据人民的意愿下更换的。因此缴税,是给国家,不是给特定政府或政党的。难道我可以选择不缴税,因为我不支持这个政府?

作为一个残障/没有残障的公民,没有责任一定要是政府的支持者。政府也不能因为这公民的政治信仰和选择,而被惩罚和被拒绝应得的福利方便与保护。违反这个大原则,只有一个说法,政治迫害

这个国家是属于这个政府和某个政党?像世界其他独裁国家那样,党就是国,反对“党”就是反对国家;反对“党领袖”,就是反对国家!不要笑,我们已经来到这个田地。

政治迫害,是多么遥远,多么封建,多么落后,多么与我们毫不相干的事;像是在非洲,像是在缅甸,像是60年代恐怖的共产国家。但是,政治迫害普通人民,却的的确确,在这活生生的上演!

你认为这个事情没有什么问题?你是沉默的认可政府可以任意制裁一个反对党执政的州属,像沙巴9年的反对党执政期间,吉兰丹与其他反对党州;可以任意切断应得的拨款,光明正大的惩罚人民行使自由选择的权利?

忍耐,忍让是美德,对于过分的不合理沉默忍让是懦弱。对于如此不合理不公平的事,在大街大巷,光天化日发生,路过的行人,却冷漠的没有发出声音,因为事不关己?你确定这样不合理不公平的事情不会发生在你的身上?你不是下一个受害者吗?等到发生在你的身上,还会有人为你的苦难,委屈,不公平待遇而打抱不平吗?

所以当有一天,
他说你的孩子不可以念书了,因为你支持反对党,不配得到政府的福利!你必须接受!
他说你不可以得到医疗服务,因为你支持反对党,不配得到政府的福利!你必须接受!
他说你不可有马路,不可有电供,不可有街灯,不可有清洁的自来水,不可有安全的家园,因为你支持反对党,不配得到政府的福利!你必须接受! 

为什么我们要沉默,允许践踏民主,政治迫害人民的事情,在马来西亚发生?
我强烈要求Mong Dagang辞职谢罪!控告他政治迫害罪!
请大家一起把他请下台!

2012年2月28日星期二

你还想怎样?这样说你看懂了吗?


那些有过对待自己有问题的亲人经验的人,尤其像有病态赌徒家人经验,那种永无止境的希望,100次,200次,n 次的改过承诺和决心,换来的是欺骗再欺骗,一次又一次失望告终的经验,直到你的心冷却成钢铁的,就会明白其中的苦,光听起来就够折腾了。你也大概会明白在‘还能怎样?’万般不舍心情下,学会放手,学会放下,让自己解脱的智慧。

回头来看看这些人的一次又一次的历史和言行举止,我也想问问你,你还想怎样?你还奢望什么?你为什么像对亲人般的给自己虚假的希望?你看不懂,还是故意逃避?揭破了,你愿意面对现实吗?你愿意忍痛切割吗?

公交委员会SPAD拒插手捷运苏丹街改道,巫统赛哈密称对下台呼声习以为常-----[别奢求了,我对你们的声音没有兴趣;随便喊和批评说我不称职,我不会在乎,你能怎样?],看到他的高高在上骄傲到什么程度吗?

民政党的丁福南认为,林冠英应为昨天的暴力事情负上全责,因为林冠英没有事先并未预先知会警方-----[这些人没有问题的,就是妳来了,谁叫你有几分姿色,身材又那么惹火,这些人轮奸妳,妳自己要负上全责。妳要过来先通知一下嘛!这个人身自由,唉!总之人家可以自由,妳就不可以啦!],看到他为了追求权势,颠倒是非黑白不分,几近到达疯狂的程度吗?

槟巫青领袖斥中文报记者挑衅,“功夫男子点燃马来青年怒火”-----[是这样的咯,没有讲法制,没有讲道理,没有讲文明的咯!你大声跟我说话,你弄到我不爽,点燃我们青年那把火,我们就可以打你,扁你,踢你,砍你的咯!是这样的咯!],你看到他的霸道野蛮吗?

蔡总会长说莱纳斯是地方议题,反对党政治化课题捞取政治资本----- [哎呀!人家关丹的事,关你们什么屁事?你们集会,像做英雄是不是?赵明福案件是个人问题嘛!PKFZ案件是商业问题嘛!这个建华小的事,关你什么事?这个拨款华校,你们要了解政治大环境咯],你看到这些人自认受西方教育,思想比酱缸还要腐朽,明哲保身自私,市侩和奴性吗?

至于首相说,同意反贪会应该有更独立更大的权力,如果来届大选得到2/3议席,就赋予反贪会更大的权力-----[呐!我同意我上班偷懒,吃里扒外,没有做好,如果你可以在公司这个新的超级大项目,委任我当不可被替代执行董事,赋予我绝对决策权,不可过问我的决定,不可稽查我;我答应不偷懒,不偷吃,不骗你!],把自己的失责,来当自己的筹码,叫别人对自己加码,不是精神错乱神经病,是什么?

好了,你还想怎样?你会意而不觉,觉而不醒吗?

2012年2月27日星期一

事实与科学证明无害?

我绝对同意,我们不该为反对而反对;我祈求你也不要为了任何原因,为支持而支持。

我同意,任何人对Lynas稀土厂有意见,而你可以理解技术说明的,请你自己花一些时间,细细阅读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对Lynas计划的报告。部分报告这样说的:

(1)国际原子能机构:“大部分的设施运作,符合国际安全标准”。
 Most of the facilities involved are operated in compliance with the international safety standard----- Page 2 , IAEA report, 29 May- 3 June 2011
(2)国际原子能机构:“勘查队无法找出不符合国际f辐射安全标准的地方。但列出10个需要改进的项目。第11个附加观察是,马来西亚原子能机构必须确保这10个项目如何有效执行的建议”。
The review team was not able to identify any non-compliance with international radiation safety standard。 However, the review team identified 10 issues for which it considered that improvement were necessary before the next licensing phases of Lynas Project----- Page 4,  IAEA report, 29 May- 3 June 2011

国际原子能机构证明了Lynas稀土厂无害?你也可以挑战我不是这个方面的权威。我是这样认为的:

(1)它只是说大部分设施和运作符合标准,没有保证“事实和科学化保证无害”,它没有保证(已知和还未知)不可能出错,它没有说保证所有设施和运作(已知和还未知)绝对符合标准。

(2)勘查是对事情的抽样检查,不是完全检测。这10个需要改进的项目是不争的事实,需要人为因素的介入是不争的事实。人为因素不是纯科学。报告没有说这是一个绝对安全无害的计划。

你首相又怎样?你可以保证吗?你怎样保证?科学和数据是可以为人民做决定吗?

2012年2月25日星期六

赴一场绿色的约--沙巴

(照片从奶茶的博借来用)

我以一个学化学工程的个人这样看:

为什么澳洲公司要劳师动众,面对如此庞大的反对,还是执意要把稀土从澳洲运来马来西亚加工?原因只可能是这样的:

(1)稀土加工的后续处理,的确存在放射性元素泄漏的风险。

(2)澳洲在稀土加工的设施建设,运送,后续处理方面有极端苛刻的要求,这公司无法下咽。澳洲政府在Continuous Monitoring & Reporting(持续监督和报告)方面的要求尤其苛刻至‘不可能’的任务。

(3)反观马来西亚人的反对运动,比起澳洲和国际反核组织的强烈,就是小巫见大巫。加上马来西亚政府执法方面的知识匮乏,无能,好商量,伸塑性特强。在马来西亚加工,可能不一定比在澳洲便宜,但肯定可以容易轻松通过监督。

(4)连严谨如日本这样的国家,在处理福岛核泄漏都如此无能为力。马来西亚政府和执法部门有能力吗?

站在一起,告诉世界,我们不要稀土加工厂!

丹容亚路第一第二海滩
星期天26/2/2012,下午4点

Tanjung Aru 1/2 Beach near STAR (Shangri-la)
4 p.m. Sunday, 26th February

2012年2月21日星期二

受薪族

如果你是受薪族,在你的打工生涯里,必定有过这样的经验,
某些时间点,当你的最好,你的老板认为不够好时,
或许是时候大步的迈向前了。

是的,岂能尽如人意,唯求无愧于心;
没有苦涩,没有埋怨,不必回头,不必不舍,迈进吧!

2012年2月20日星期一

看辩论赛后的对话

看了马华蔡主席和民主行动党林秘书长的电视直播辩论。这是7岁孩子与父亲的对话。

孩子:爸爸,为什么这个阿姨那么凶的骂哪个叔叔,是不是叔叔做错事?

爸爸:。。。。。。儿子,爸爸必须郑重的告诉你,不是很凶就是对的,有些人是做错了事也很凶。这样的行为,不论如何是不对的,这是个错误的示范,不要学ok.

孩子:阿姨说,晚上10点半后,叔叔还叫人家拖别人的车,结果害到别人打架流血,是不是叔叔做错事?

爸爸:孩子,第一,如果乱停车/做犯法的事,不论什么时候还是犯法的,车是应该被拖的。第二,没有人说被拖车,就可以打架,就要打到头破血流。为弱者/没有机会发言的人们出头和发声,是正义的表现;但是如果不问青红皂白,要为胡作非为,以暴力作为权力归依的人们发飙,那是包庇,助长地方恶势力。这个阿姨的脑袋有问题,可以不要理会她说的。

孩子,我说,你真的要记得,辩论不是越多人叫喊鼓掌就是赢了,辩论不是越多支持者站起来就是对的,辩论不是越多人拍打桌子就是胜利者。那样,叫打擂台。你就不要学那些,没有什么修养的大人好了。对!爸爸说过,有些大人,小时候没有学好,长大了,还是会做些失礼的事的。

突然惊醒,原来坐在懒椅睡着了。

哎!我想,到孩子会问这些问题时,做为爸爸,的确有责任给他辅导。孩子,不要让这些黑白颠倒似是而非的谬论给迷惑!迷惑自己,试图迷惑别人。

我说,是的,作为选民,我要求公正和公义,我要求废除违反自然的特权主义;
但是我并没有要求特权,我不需要犯法免控权,我不需要晚上10点半后可以‘话事“街头叻!

我说,是的,作为人民作为选民,我要求权益被保护,尊严被尊重;
但是我并没有要求自己被检举时,可以使用武力的权力啊!
 
马华!我要你争取的,你没有去争取。我不要的东西,你七情上面的争取。妳狰狞的表情,比哪个撕许子根照片的家伙的面目更可怕。你究竟要为我争取什么?
 
唉!在孩子的面前是不是太失礼了?我祈求没有人的孩子,看了你的举止,学习了你的态度和行为才好!不然,你误人子弟的罪名,你可担当得起吗?善哉善哉!

2012年2月7日星期二

新年清单

今年的新年,家人从各地回来团聚,
全体到齐了,也有第一次团聚的小成员。

要特别感谢姐夫,嫂嫂们,还有太太,
今年牺牲在这时段回各自家的团聚,大家留的时间得以相对的长一些。

看到父母欣慰和愉悦,这是我开怀的,
看见大家快乐,我的幸福是大家快乐的总和。

或许是新年前工作比较操劳,胃口不太好,
所以一如往常,今年也没有大鱼大肉。
也有家人是吃素几年了,所以没有大吃大喝的新年,还是一样快乐的。

不知不觉,就这样跨入不惑之年,
什么是生命中比较重要的?比较该放下的?
或许,老花眼不再是开完笑的;
但对生命的这些疑问,轮廓是越来越清晰的。

2012年1月20日星期五

临过年还是要被x一场才开心的猪八戒


新年都跨到门前了,大家都说点好话,尽量不骂人了。

这条猪八戒说:大马的华人富裕和成就,是应该感谢国阵和国阵领袖的英明领导!真的顶不顺了!操泥马!临过年就是要被人毒骂一顿你这奴才才甘愿是吗?!你要自贬为奴才你的事。

我读书你BN不出钱就好了,还丢蕉皮!
我工作打拼,你BN不来做寄生虫吸血就好了,还要打压!

谢谢你国阵?扑街,死远一点啦!
新年新愿望,祝愿马华民政巫统国阵关门大吉!回乡下种木薯!丢。。。。。!

2012年1月5日星期四

做蠢事的人

的确是这样的,做蠢事的人,大致上有两个类别,

一种,用最原始的例子,就是天真小孩般,对新鲜事物反复试验与失误纠正(trial and error)。同样的概念,做科学研究的,做企业的,考试的,第一任为人父母者,等等,做蠢事是因为天真,无知,没念好书,没有经验,或没有从经验中学习。一般上,这些事情经过后,或者被纠正后,会马上改正,鲜少会重犯。

另一种,一般涉及比较复杂的心理状态和层次。有时他是侥幸的心理,有时他会不知道自己的愚昧并认为自己聪明,有时他甚至认为别人比自己蠢。

侥幸型--- 他大概知道,自己没有特别聪明或别人特别蠢,他他还是做了,因为他希望自己侥幸。最常见的例子,就是在长长的车龙里头耐心的龟速驾驶,这时候从你左边紧急通道一辆一辆飞驶而过的车辆。侥幸没有警察和闭路电视吧!有就是做蠢事,被检举咯!一般上,没有适身处地,没有将心比心,不是他做蠢事的原因。

自以为自己聪明型---最经典的就是政治人物和执法部门主管,一次又一次,说一大堆扭曲,不符合逻辑的理由和藉口,狡辩等等,试图说服别人。事实上,是与小丑一样的滑稽;不同的是小丑的愚昧是假装的,这些人的愚昧是真的。等到自己的愚蠢被指正,他还是有点难为情的。

认为别人比较蠢---同样是狡辩,籍口,扭曲,只是在他内心里,他确确实实认为别人比较蠢。于是,他拿别人的便宜,捞别人的好处,占别人的利益后;他力争到底,坚信自己原本的狡辩;坚信别人没有办法看得透说得明;认定别人百口莫辩,别人没有能力争辩。这类做蠢事的人,让他付付贵学费就最好不过了。同样,没有适身处地,没有将心比心,不是他做蠢事的原因;因为他潜意识里,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才是王道。

2012年1月3日星期二

我正在读的书


看了这书,它开启一个更大的思考空间;许多已经不必思索,以为是理所当然且绝对的事情,或许是时候重新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