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5日星期六

赴一场绿色的约--沙巴

(照片从奶茶的博借来用)

我以一个学化学工程的个人这样看:

为什么澳洲公司要劳师动众,面对如此庞大的反对,还是执意要把稀土从澳洲运来马来西亚加工?原因只可能是这样的:

(1)稀土加工的后续处理,的确存在放射性元素泄漏的风险。

(2)澳洲在稀土加工的设施建设,运送,后续处理方面有极端苛刻的要求,这公司无法下咽。澳洲政府在Continuous Monitoring & Reporting(持续监督和报告)方面的要求尤其苛刻至‘不可能’的任务。

(3)反观马来西亚人的反对运动,比起澳洲和国际反核组织的强烈,就是小巫见大巫。加上马来西亚政府执法方面的知识匮乏,无能,好商量,伸塑性特强。在马来西亚加工,可能不一定比在澳洲便宜,但肯定可以容易轻松通过监督。

(4)连严谨如日本这样的国家,在处理福岛核泄漏都如此无能为力。马来西亚政府和执法部门有能力吗?

站在一起,告诉世界,我们不要稀土加工厂!

丹容亚路第一第二海滩
星期天26/2/2012,下午4点

Tanjung Aru 1/2 Beach near STAR (Shangri-la)
4 p.m. Sunday, 26th February

7 条评论:

大佬:“反秤复民” 说...

去示威?

本州也曾有反燃煤发电厂运动。

正掌心 说...

是226,反对莱纳斯在关丹进行稀土提炼,全国同步进行盛会的其中一个地点。黄德和SM Muthu同样是这活动的主崔人。

oic 说...

will be there after meeting

正掌心 说...

Pls try make it!

oic 说...

made it...

匿名 说...

出席了 ^_^ ~ Fifi

正掌心 说...

我大约4点45分就离开了。给大家一个大拇指!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