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8日星期二

你还想怎样?这样说你看懂了吗?


那些有过对待自己有问题的亲人经验的人,尤其像有病态赌徒家人经验,那种永无止境的希望,100次,200次,n 次的改过承诺和决心,换来的是欺骗再欺骗,一次又一次失望告终的经验,直到你的心冷却成钢铁的,就会明白其中的苦,光听起来就够折腾了。你也大概会明白在‘还能怎样?’万般不舍心情下,学会放手,学会放下,让自己解脱的智慧。

回头来看看这些人的一次又一次的历史和言行举止,我也想问问你,你还想怎样?你还奢望什么?你为什么像对亲人般的给自己虚假的希望?你看不懂,还是故意逃避?揭破了,你愿意面对现实吗?你愿意忍痛切割吗?

公交委员会SPAD拒插手捷运苏丹街改道,巫统赛哈密称对下台呼声习以为常-----[别奢求了,我对你们的声音没有兴趣;随便喊和批评说我不称职,我不会在乎,你能怎样?],看到他的高高在上骄傲到什么程度吗?

民政党的丁福南认为,林冠英应为昨天的暴力事情负上全责,因为林冠英没有事先并未预先知会警方-----[这些人没有问题的,就是妳来了,谁叫你有几分姿色,身材又那么惹火,这些人轮奸妳,妳自己要负上全责。妳要过来先通知一下嘛!这个人身自由,唉!总之人家可以自由,妳就不可以啦!],看到他为了追求权势,颠倒是非黑白不分,几近到达疯狂的程度吗?

槟巫青领袖斥中文报记者挑衅,“功夫男子点燃马来青年怒火”-----[是这样的咯,没有讲法制,没有讲道理,没有讲文明的咯!你大声跟我说话,你弄到我不爽,点燃我们青年那把火,我们就可以打你,扁你,踢你,砍你的咯!是这样的咯!],你看到他的霸道野蛮吗?

蔡总会长说莱纳斯是地方议题,反对党政治化课题捞取政治资本----- [哎呀!人家关丹的事,关你们什么屁事?你们集会,像做英雄是不是?赵明福案件是个人问题嘛!PKFZ案件是商业问题嘛!这个建华小的事,关你什么事?这个拨款华校,你们要了解政治大环境咯],你看到这些人自认受西方教育,思想比酱缸还要腐朽,明哲保身自私,市侩和奴性吗?

至于首相说,同意反贪会应该有更独立更大的权力,如果来届大选得到2/3议席,就赋予反贪会更大的权力-----[呐!我同意我上班偷懒,吃里扒外,没有做好,如果你可以在公司这个新的超级大项目,委任我当不可被替代执行董事,赋予我绝对决策权,不可过问我的决定,不可稽查我;我答应不偷懒,不偷吃,不骗你!],把自己的失责,来当自己的筹码,叫别人对自己加码,不是精神错乱神经病,是什么?

好了,你还想怎样?你会意而不觉,觉而不醒吗?

6 条评论:

老槟城 说...

最好笑的是民政党丁福南的厚颜维护污桶。他似乎已忘了几年前(即使当权时)多次给污桶羞辱到连人格都没了的好笑档案?就连那Gemuk Ali的污桶小喽啰也当面叫他anak-haram啦!

anakmalaysia 说...

Cowards !

匿名 说...

姓丁和那个螳螂高手一样,看来他们俩应该退休了。

正掌心 说...

老槟城,匿名,我是越来越觉得民政这些人的人格素养有问题。

Anakmalaysia, not only cowards, but shameless too.

大佬:“反秤复民” 说...

这就是大马政客的素质,奸贼当道,恶势横行。在西马和砂拉越,支持反对党的选民没有选择,因为只有民联。在沙巴,我们有两个反对党势力选择,沙巴进步党与民联,我们当然要有素质的反对党。

正掌心 说...

大佬,我是希望看到良性的竞争!香港人的“比白还要白”,不是在烂中,选一个比较不烂的。